淫乳皇4-6

淫乳皇4-6

第四章—侍女服是觸手做的!?

張開沈重的眼眸,绯慢慢的坐起身子。

這次又昏睡多久了呢?似乎自從答應那個魔女的條件之後,自己常常陷入昏厥狀態。

看著熟悉的房間景象,绯無法確定自己究竟昏厥多久,但他可以知道自己並沒有離開剛才那個房間。

最令他頭痛的,並不是這種昏倒的情形,而是被那兩個附在身體上幽靈改造成的人妖身體。

绯在內心裡祈禱,希望有朝一日能回複「男兒身」啊!

然而當他看到鏡中的自己時,他整個人又愣住了。

接著,就是一聲慘痛的哀嚎聲…「不!!!!!!!!!!!!!!!」這聲慘絕人寰的哀嚎聲確實的傳到了門外正在閑聊的一人一牛耳中。

緊閉的門扉被這聲慘叫聲驚嚇過度的莉特打開,接著連莉特整個人都陷入石化狀態。

「怎麽了啊?莉特?我記得契約很成功啊?發生了什麽事…」還沒說完,蜜兒也看到了慘叫的绯…兩人在這之前已經有看過第一階段變化的绯,所以並不會對绯女性化的外表感到吃驚,但是她們發現,當初唯一留下來的「東西」,現在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不會吧…绯哥哥的『牛奶産生器』不見了…」莉特發出彷佛呓語般失望的聲音,可見這個打擊確實很大…沒錯,绯身爲男性的最後一道特徵已經消失了,現在則是一道未開拓過的幽谷秘境,被粉紅色的美麗色澤花瓣掩蓋,這也就是爲什麽绯會發出尖叫般的哀嚎聲。

就在绯驚慌失措的時候,一道銀色的光芒從她的身後冒出來,伸出纖纖細手敲了绯一下。

「小傻瓜,閉上眼睛感受一下吧!我們會舍的把她給弄掉嗎?嘻嘻…」光芒緩緩的化成雅娜的模樣,她笑嘻嘻的說。

「你要叫我怎麽冷靜…我、我、我…」露出惡作劇般的壞笑表情,雅娜笑著說:「看不到就冷靜不下來喲…嘻嘻…露琪,讓她感受一下吧!」「嗯啊!這是怎麽回事…唔喲…」在雅娜說完沒多久,绯的神經立刻感受到,自己那根不存在的肉莖彷佛被一層層溫暖的肉襞所包圍,溫熱的液體潤滑著肉襞與肉莖之間的摩擦,但同時也帶來無法比擬的愉悅感受,靜靜蠕動的肉襞不停的催促著陷在中間的肉莖,渴望著儲存在裡面的精液…「嗯哈、嗯喔…究竟是、是怎樣啊…噫嗚、嗚啊…」就好像整根肉莖陷入女子的蜜穴中,绯的神經又再度受到強烈刺激的打擊,發出誘人的呢喃聲。

「其實很簡單啊!因爲你之前說過這個『觸手淫妖』若被別人看到的話,你可能會被抓去研究之類的,我跟露琪考慮了很久〈其實不到一分鍾〉,決定用第二階段魂契的力量來約束,也就是利用我們的靈魂,幫你的『觸手淫妖』創造了一個適合的容身之所。

「其實要引發第二階段魂契的力量,我與露琪的能力根本不足,所以只好用了露琪的靈魂作爲『軀殼』,強行的把這個小東西給封進去,讓小東西處在另一個地方,但是它依然存在著,不過我們無法以肉眼或者是觸摸的方式來確認存在,除非我跟莉特將小東西給解放出來,否則的話你是不需要擔心會被其他人發現的。

「而且我覺得若封住你的『觸手淫妖』之後,那裡就整個光禿禿的好難看,所以我就用我的靈魂作爲塑造的『軀殼』,讓你擁有我們的生理構造,這樣我們不但能感受到你的快樂,我們也能讓你感覺到這種你沒有經曆過的感覺喲!」「你的意思是說,現在、現在我那個東西被封在露琪的蜜穴里嗎?嗯啊、露…不要這樣啦…嗯呀、唔嗚…我、我會受不了的…」粉嫩的雙頰染上一片紅色的雲彩,兩團碩大豐滿雪峰峰頂的兩朵花蕊也昂然挺立著,向所有人表示自己動情的證據。

「大姊姊,你的意思是說我如果想要喝绯哥哥的牛奶時,都要經過你們的同意喲?莉特不喜歡這樣啦!绯哥哥是我先找到的,你們不能搶、不能搶啦!」莉特拉著雅娜的手,用著略帶哭音的語氣說。

「放心啦…大姊姊才不會獨占這麽好玩的玩具的,莉特你想想看喲…如果『绯哥哥』的好東西被其他人看到的話,莉特佔有的時間是不是會變少呢?」只見雅娜一臉壞笑,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的表情…「嗯嗚…如果被希雅知道的話,她一定會跟我搶…」天真的莉特根本沒想那麽多,只是在心中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現在蜜兒姊姊已經知道了,而且還有大姊姊…時間已經變少了,莉特能喝牛奶的時間都被你們占走一大部分了啦!」「所以啊!莉特你想想看,若是這小東西再被其他人被發現,莉特能用的時間是不是變的更少了呢?」「沒錯…莉特不要這樣…绯哥哥是人家最先發現的耶…」「所以大姊姊才用魔法把绯哥哥的東西給隱藏起來啊!這樣的話绯哥哥就不會被其他人發現啦!」「可是莉特也不能喝牛奶啊!莉特不要!莉特不要啦!绯哥哥答應我每天喂我一次的…不見的話莉特不能喝啦…」『你不是已經改成我問一個問題喂你一次嗎…何時又追加每天喂你的條件啊…』聽著兩人的對話,绯現在的心裡可以說是五味雜陳…不過現在绯根本說不出口,自己被隱藏起來的肉棒正處在火熱潮濕的蜜穴中遭受著歡樂的對待,舒服的感覺令她的喉嚨只發出歡娛的呢喃聲…「莉特放心啦!嘻嘻…姊姊我當然有想到你啊!不然的話姊姊自己是不是也沒辦法享受嗎?聽好喔…其實要暫時解除這個魔法契約非常的簡單,只要你的绯哥哥肯合作,莉特一定喝的到她的牛奶喲!」「合作?」「對啊…嘻嘻嘻嘻…其實方法不難喲!而且還好多方式,所以莉特不用怕說沒辦法完成。

「我先說明一下原理,基本上這個契印是將露琪與绯的觸手淫妖封印起來,所滿足兩個條件之中的一個都可以暫時的解開契印,而這兩個條件,就是讓绯或者是露琪高潮。」「莉特不懂?」莉特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雅娜,沒注意到在一旁偷笑的蜜兒。

蜜兒拉住莉特,忍笑的說:「雅娜姊,說高潮莉特聽不懂啦!她的實際年齡也不過四歲而已,怎麽可能知道?」「簡單的說,莉特你在讓你的露娜姊姊擠牛奶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呢?一種很舒服、很快樂的感覺?會讓你失神的那種感覺,然後下面叫蜜穴的地方都會濕掉,大姊姊這麽說你知道嗎?」「嗯嗯…莉特知道!每次露娜姊都跟我說那時候我擠出來的牛奶最好喝,所以手都會放在蜜穴那裡,說是看我的濕潤度夠不夠…」純真的乳牛說著讓蜜兒都爲之噴飯的秘辛,還帶著天真的笑容…『原來露那私底下都是這樣調教這小乳牛啊…還都不跟我說…呵呵!有把柄就要好好利用…嘻嘻…』蜜兒心底竊笑著。

「那就對啦!你只要讓露琪姊姊也産生高潮的話,那麽就會把莉特你最想要的東西給放出來喲!」「可是我看不到露琪姊姊啊!莉特也不知道要怎麽辦讓她高潮耶?」「這個你放心好了,大姊姊會毫不藏私的教你,而且你也可以問你的露娜姊姊啊!或者蜜兒姊姊都行喲!」聽在绯的耳中,這個宣判分明是宣告自己已經成爲眼前所有女性的所有物…當然,只有自己的肉棒被充公了…「那另外一個方法呢?」好奇寶寶的基因完全被雅娜挑起來,莉特锲而不舍的追問說。

『嗚嗚…莉特你難道沒有聽你媽媽說過,『好奇心會害死一頭乳牛』嗎?』绯的心靈在哀嚎。

「另一個方法就要你的绯哥哥爭氣一點羅!當然也可以借用外界的力量啦!不然就枉費我用我的靈魂幫她製作的小蜜穴了,嘻嘻!

「因爲你的绯哥哥如果興奮的話,還是會讓封印在露琪體內的觸手淫妖感受到刺激,只要她把儲存在觸手淫妖裡面的牛奶給射出來的話,契印依舊會解開,那時候莉特當然就可以好好享用羅!」「莉特懂了!莉特會好好的跟大姊姊學的!」用著飽滿元氣十足的口氣,莉特對著雅娜說。

「好啦!绯你現在應該稍微習慣一點了吧?還是說要露琪再多給你一點刺激呢?嘻嘻…」一道銀色的光芒從绯的身後射出,緩緩的形成露琪的模樣,她現在整個臉頰染上紅暈,突起的乳頭說明她正處在興奮的狀態。

「還不是姊想出來的馊主意,現在人家這個樣子很難想事情啦!都會想到走神去…」用著抱怨的口氣對著雅那說,但是蜜兒可以聽出來那隱藏在抱怨的口氣中,有一絲絲滿足的快感…「以前你就常常這樣玩,我現在只不過實現你的夢想而已,不好嗎?嘻嘻嘻嘻…」「以前是以前,現、現在不一樣啦!」「好啦!不然我跟你換,到時候可別跟我說你想換回來喲!」「…不要…」「嘻嘻…愛吃又不敢承認。绯…你稍微習慣了嗎?你可是要長時間處在這種狀態喲?不習慣也得習慣…嘻嘻…」望著绯蜷曲的身子,雅娜笑著說。

「嗯哈、嗯喔…能、能不能變回來…唔喔、嗯哈…我、我很難講話…噫呀…」「慢慢來啦!多喂露琪幾次牛奶之後你就會適應了。」輕輕的扶起绯輕盈的身子,雅娜微笑的說著令绯毛骨悚然的話語。

這次露琪並沒有說出反駁的話,只是臉紅的看著她。

蜜兒仔細的打量一下绯現在的模樣,只能用贊歎的眼光來看著她。

彷佛凝脂般雪白無暇的皮膚,柔嫩又有彈性的雙乳,纖不盈握的小蠻腰,挺俏圓滑的臀部,細嫩纖細的玉手,穠纖合宜的雙腿,再加上修改過後的五官,绯原本那種柔弱少年的感覺完全被打掉,變成一位楚楚可憐的「爆乳」少女…那掛在眼角的淚珠,櫻桃般的紅豔嘴唇,彷佛黑瀑般的烏黑長發,蜜兒看著看著都有點羨幕她…「雅娜姊,你們應該下好多功夫吧…」「其實也沒有啦…都是把我們二十一人以前最令人贊美的地方,用绯的身體作爲雛型修改而成的。這可要歸功於她本身的麗質天成喲!嘻嘻…」绯苦笑著聽著對話,她似乎沒有注意到雅娜口中的「二十一人」。

「不過現在讓她赤裸著身子會受風寒的,我們去幫她挑選一套適合她的衣服吧!绯,這樣好嗎?」「唔噫、嗯、嗯呀…我、我沒意見…」用著模糊不輕的語氣,绯含淚對著蜜兒說。

既然有衣服穿,縱使是蜜兒身上那種绯也認了。

總比現在這樣好吧!

這項決定,被往後绯自己列入人生的十大錯誤選擇之一,而且還註明是最大的錯誤…如果說擁有女性的身軀帶給绯的吃驚程度是百分之一百的驚嚇度,那麽眼前所見的一切所帶給她的震撼絕對超越這百分之百。

彷佛深沈黑夜的深闇,點點銀光點綴在這黑闇的房間,猶如浩瀚銀河般的美麗。

「這個房間就是過去『曝乳王國』的儲藏室,專門放置重要物品的房間。」蜜兒微笑的說。

「你們現在所見到的那些好像星光的亮點,每一個都代表一樣封印的物品,只有她們的主人才有資格打開封印,取出裡面的東西。」蜜兒輕輕念出咒文,一顆彷佛星星般的光點飄到她的手上。

在接觸到蜜兒的手掌瞬間,光點發出刺眼的光芒,緩緩的漂浮了起來。

光點的下方慢慢的浮出一個銀色的魔法陣,十二道銀色的光芒從魔法陣的十二個方位射出來,全部射向上方漂浮著的光點。

十二道光芒就好像十二道銀色的緞帶,連結住光點的瞬間,一個巨大的衣櫃就這樣浮現在魔法陣的中央。

「這些像星星的亮點,我們稱之爲『凝』,你們現在看到這麽多的『凝』幾乎都是無法開啓的,有很多『凝』都隨著主人的逝世而無法開啓。

「開啓『凝』的關鍵是靈魂,『凝』可以辨別碰觸它的靈魂是否爲主人的靈魂,這是無法抹滅以及更改的絕對存在,所以即使『曝乳王國』滅亡了,這些寶物依然不會因此而失落,它們會一直等待著,等待它們主人的靈魂。」「它們的主人逝世的話,那就意味著我們永遠無法開啓羅!」绯詢問說。

「沒錯,除非我能找到這些『凝』的靈魂轉生體,不然這些『凝』是永遠無法開啓。我只能看著這些『凝』猜測裡面究竟放置了多少珍貴的物品,而無法觸及。」蜜兒微笑道。

「好啦!我們先來看著個比較現實的問題吧!你打算穿哪套衣服呢?绯?」把绯的目光從那堆星光中拉回來,蜜兒打開衣櫃詢問說。

當绯把注意力轉到衣櫃上的時候,即使他已經做好最壞打算的心理準備,他依然愣住了。

衣櫃中琳琅滿目無數件的衣服,绯這樣望過去大略估算一下,裡面至少有上百件…衣服很多早在绯的預料之中,但是他從來沒想到會多到這種程度…「不滿意嗎?還有很多櫃子喲!只不過這個是我之前沒多久設計好的,我都還沒穿過,所以我想先給你挑一挑。」蜜兒微笑著說出驚人的話。

「你的意思是說…你還有很多衣櫃嗎?」绯終於理解不管哪個世界,衣服對女性而言,永遠是最重要的東西…只見蜜兒輕輕的念出咒文,又有四個光點飄到她的面前,在绯的面前打開四個超級大的衣櫃…「蜜兒姊好多衣服喲…莉特都沒有…」看到這麽多套衣服,莉特用著羨幕兼崇拜的眼神看著蜜兒說。

「莉特你這樣就很漂亮了啊…不用羨幕蜜兒唷!」摟著莉特的嬌小身軀,雅娜笑嘻嘻的說。

绯稍微翻翻衣櫃里的衣服,她赫然發現這些衣服的尺度,根本只是把自己裸露度百分之百的身體,降低到裸露度百分之九十左右而已…基本所使用的布料都是少的可憐,大概只把三點遮住而已,至於其他部分都近乎沒有…「蜜兒,這是不是你內衣褲放置的櫃子啊?如果是衣服,我覺得會不會太…太裸露了點?」蜜兒搖搖頭,笑著說:「不是啊!這是衣服沒錯,你說的『內衣褲』我並不清楚喲!我們的身上都只穿一套衣服,除非是複合式的衣物,像是侍女服那才要穿較多一點,不然的話我們都只穿這樣而已。」若蜜兒沒解釋的話,绯還以爲自己打開的櫃子是內衣褲放置的櫃子,但是蜜兒的回答很明確的告訴绯,這些都是「衣服」。

绯又得到了一個結論,這是一個沒有內衣褲概念的世界…叫绯穿女裝已經是在挑戰她理智的界線,而現在這些衣服給她的感覺絕對又是一記令她暈頭轉向的攻擊。

『叫我穿這些衣服,不如叫我去死算了…』绯苦笑的看著這些衣服。

『哎呀呀…沒那麽嚴重啦!绯你似乎很不喜歡這種類型的衣服喔!』在心靈的深處響起露琪溫柔的詢問,令绯嚇了一大跳。

『咦咦咦咦!?』『姊沒跟你說呀?魂契一但締結之後,你內心的想法都會傳到我們這些契約人的心靈里呀!我們一樣可以用心靈語言來告訴你,不需要藉著交談的動作,所以你不用那麽吃驚喲!嘻嘻!』『那我不就沒有秘密可言了?』遇到這樣的事情,绯已經無話可說了。

『基本上你只要不胡思亂想,我並不會去翻箱倒櫃把你的記憶翻出來看,不過雅娜姊不一定就是了…』『…算了,我先不要討論這個問題,剛剛蜜兒說她只有這類的衣服,有沒有可以遮住較多肌膚的那種衣物啊?像現在蜜兒穿的那種,至少還遮住的大部分的身體,我還能接受。』『你可以問她看看啊!如果真的不行的話,我再來幫你想辦法吧!』露琪微笑的向绯點點頭。

「蜜兒…我想問你,你有沒有像你現在穿的這套衣服這樣款式的啊?我…我不太喜歡穿這種布料較少的衣服…」绯腼腆的對蜜兒說。

「你說這類款式的喲?是有啦…不過這是工作時在穿的,所以幾乎全部我都有穿過了,而且我也一直沒設計新的款式,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你可以開右邊數來第三個櫃子,那裡面都是這類的,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不知道爲什麽,蜜兒把臉低下去,面紅耳赤的說。

這樣的舉動引起绯的疑問,正當她感到不解的時候,她眼光撇到雅娜壞笑的眼光,是彷佛狐狸般的壞壞笑容肯定有事情瞞著她…『露琪…爲什麽雅娜她在偷笑啊?』『因爲、這是因爲…』連露琪都顯示出支支吾吾的表情,這更是令绯的懷疑感大增…『到底是怎麽回事啦?露琪你告訴我吧!』绯用誠懇的語氣對著露琪詢問,她知道現在這種時候問雅娜,根本是徒勞無功。

『其實是這樣的…若有人願意讓你穿著她曾經穿過的衣物,表示她喜歡你、她默許你進入她的世界,如果你在她的邀約下穿上她的衣服,那表示你也承認這段感情,你願意接納她、與對方一起生活…』露琪羞紅了臉,靜靜的說。

『但是相同的,如果你拒絕的她,那表示你並不喜歡她,那不但會嚴重的打擊對方的心靈,而且說不定還會造成不可抹滅的後果喲!』正當绯打算拒絕的時候,雅娜用心靈語言傳進來的話,令绯把將說出口的拒絕話語給硬生生的收了回來。

現在绯根本陷入的進退兩難的地步。

她現在很後悔自己當初提出這麽愚蠢的問題,看著蜜兒那面紅耳赤的臉,她也知道對方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向她說出這宛如告白的話。

而身爲提出這項請求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拒絕,即使自己真的真的真的很想…雖然,绯一直很懷疑,蜜兒真的有把她當人來看嗎?還只是純粹想滿足她個人的佔有慾…绯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所有櫃子里的衣服,她靈機一動,挑出一套粉紅色蕾絲所構成的丁字褲跟胸罩,咬緊牙根對蜜兒說:「這、這套可以嗎?」對蜜兒來說,她剛剛所提出的邀約,她早就已經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但是她根本沒想到绯在人情壓力下,間接的答應了她的請求…也因爲這樣,蜜兒只是點點頭,根本沒有注意到绯所拿的那套衣物是從第二個櫃子所拿出來的。

當她從發呆的空檔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绯已經在雅娜跟莉特的淫威之下穿了那套衣服。

「啊!那、那是…」看到绯所穿的衣服,蜜兒整個人獃住了。

「咦?怎麽了嗎?」绯因爲穿著這看似女性的內衣褲而正面紅耳赤,發現到蜜兒的異狀後,趕緊詢問。

「绯…請你一定要冷靜…」蜜兒用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绯。

「到、到底怎麽了啊?蜜兒你可別嚇我…」「這套衣服是過去『曝乳王國』時期,侍女們所穿的複合式衣服的內里部分。」「那你的意思是說,這套不是你的衣服嗎?」「是這麽說沒錯…不過,現在重點不在那裡…你如果穿上特套衣服,那我還必須要準備另一套侍女服來搭配,而且…」「那很好啊!」绯正在慶幸自己有聽雅娜的話選這套衣服,這樣再加一套侍女服的話,自己就不會用近乎全裸的姿態到處跑了。

「這是用來訓練侍女們的專屬衣物。」蜜兒扔下了一顆大炸彈。

「喔…那很…等等!你說訓練侍女的專屬衣物,那、那是訓練什麽?」绯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訓練、訓練侍女們的敏感帶。」又是一個大炸彈。

「你說什麽!!!!!!」绯整個人愣住了。

「不只是過去,現在也是一樣,侍女本身除了她們基本工作之外,還必須要服侍皇后陛下,學會各種技巧取悅皇后陛下,而同時皇后陛下也會恩賜侍女們,讓她們處在高潮的歡娛狀態。

「但是,過去曾經有幼年皇女就繼位成爲皇后,她本身的技巧與能力無法與比她年齡大的侍女們相比,所以皇室就開發出這套衣服,提高訓練侍女們的敏感度,讓年幼的皇女也能令她們高潮。

「在訓練完成前,是不可能脫下來的…」绯聽到這樣的話,差點翻白眼昏過去…「這套衣服基本上製作的時候,是利用觸手淫妖來製作,所以她一般的模樣非常的普通,根本無法看出她與其他衣物的不同。但是當有人穿上她的時候,她的機制就會啓動…」話還沒說完,绯身上那套衣服就産生了令她抓狂的變化…仔細觀察那件內褲,是粉紅色的蕾絲所織成的丁字褲,一小塊碎布就這樣遮掩住蜜穴的出口,順著臀溝系在身後,兩條細細的粉紅色絲繩就在腰際打個蝴蝶結,彷佛隨手一拉就掉似的,最大限度的將蜜穴整個裸露在外。

頂住蜜穴的地方以及陰核的所在之處,長出粉紅色的觸手淫妖,其中一個是圓滾狀的跳蛋型,緊緊的貼附在陰核上緩緩震動,而另一個則是陰莖狀的長條觸手,上面布滿了無數的纖毛,輕輕的刺入蜜穴之中,緩慢有規律的來回抽插。

從背後看過去,粉紅色蕾絲丁字褲是緊緊的夾在兩片臀瓣中間,除了前面的按摩棒型態與跳蛋之外,肛門外的布料産生珠狀的長條觸手,鑽進肛門裡面緩慢的進出。

「至於蜜穴所流出的蜜液,則會被觸手所吸收成爲讓牠生存的養分。所以不用擔心清理愛液的問題,這是設計者高明的地方。」雅娜笑嘻嘻的看著變化的衣服,壞笑的說。

「而且在關於菊門的部分,這個設計是打算讓你將排泄的感覺與快感混雜在一起,用來訓練你利用肛門達到高潮的最佳方法喲!」原本只有下緣部份的胸罩,它將绯巨大的乳房給整個上提,然後向內擠壓,讓兩顆乳球夾出一道深邃的乳溝,胸罩下緣中央會長出一條粉紅色的觸手穿過乳溝,然後在碰觸頸部之後分支,變的略爲扁薄,然後環過整個頸部。

附著之後會顯露出粉紅色的蕾絲花紋,而中間陷在乳溝之中的觸手則分泌粉紅色的的潤滑液,然後緩慢的來回抽插,感覺就像是在乳交似的蠕動。

另外緊貼左右乳房下源部份的胸罩,各分出一條細小的粉紅絲線,順著外圍直到碰觸乳頭部分,末端轉化特化成方形的粉紅布質物體,中央會形成一顆跳蛋,整個附在整個乳頭以及乳暈的部分。

「停、停下來…噫呀、嗯啊…」忍受著自己從未體驗過的陌生感受,那陌生的飽足感充斥在充滿蜜液的小穴里,绯發出模糊不輕的呢喃呓語。

緩慢有規律的震動刺激著發情而腫脹的乳頭,那對漂亮的碩大乳球産生的動情的紅暈色彩。

在乳溝中緩慢移動的觸手,帶著潤滑的粉紅色液體,每蠕動一次,绯就發出彷佛滿足的淫蕩嬌喘聲。

雙手放在蜜穴外,試圖把不停刺激自己的觸手給拉出來,但是身軀似乎在這觸手的攻擊下喪失了力量,軟綿綿的無法提起一絲力量,只能繼續承受著緩慢的愉悅刺激…绯終於能理解,爲什麽他過去在商店看到女性被觸手侵犯的遊戲,都沒有看過能從裡面掙脫的。

「嗯哈、嗯呀…停啊!唔嗯、嗚啊…不要…」費盡身體的每分力量,試圖從這快感的幸福地獄中爬出來,但是身體卻很誠實的告訴她,自己非常渴求的慾望…绯根本沒有想到,在不久之前自己還是「攻擊方」,現在則成爲了「防守方」。

「找到了!這件侍女服的『皇徽』!」撥開绯遮在私處的手,發現那件單薄的粉紅色蕾絲丁字褲,用著白色的蕾絲構成精緻的徽章,繡在遮住私處的碎布之上。

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绯充滿淚珠的模糊眼眶中,看見另一位嬌喘的雌獸…露琪軟坐在地上,腫脹的粉紅色乳頭上沾滿了分泌的晶瑩乳珠,還能看見被大腿夾緊的內側上,有被液體染濕的痕迹。

略顯無神的晶瑩藍色眼眸,閃爍著處在極度歡愉的色彩,口中不停的呓語著刺激神經的淫蕩嬌喘…绯這才知道,爲什麽自從自己穿上這套衣服之後,露琪之所以未曾表態的緣故…『第二階段契約是你跟小露妹妹締結的,所以你的感覺他都能感受的到,不過她比你更有趣的,她的蜜穴還封印著你那調皮搗蛋的小東西,你難道都沒注意到,你都沒有感受到嗎?嘻嘻!』『而且爲了讓你先感受到我們興奮的感覺,我還特意封印你的觸手淫妖與身體的連結,所以你的觸手淫妖根本沒有讓你感受到呦!現在該還給你羅!嘻嘻…』在雅娜的說明之下,绯這時才注意到,肉莖彷佛被緊密的箍住,溫熱的液體不停的沖刷著敏感龜頭的感覺、還有肉襞與肉莖的摩擦所帶來的愉悅,自己似乎都無法感受到…『那麽,我現在就把這個封印解開羅!好好感受吧…嘻嘻…』雅娜的手指輕輕一挑,接著绯立刻感受到,令她窒息的波濤快感席捲而來…如果說剛剛被觸手侵犯的感覺,那可以用娟娟細流來形容的話,那現在肉莖上傳回來的快感,可以用洶湧的浪潮來形容…令人失神的強烈快感一波波的沖擊著绯的神經,無法阻止的淫叫聲就這樣從喉嚨溢出…「噫啊、嗯喔…唔呵、唔唔唔…嗯哈、啊哈…咕唔、唔呀呀呀…」無法拼湊出完整的言語,愉悅的感覺令她只能用叫聲來表示她現在的感受。

似乎在回應绯所承受的感覺,蜜穴以及菊門里的觸手順著每一波蜜液對肉棒的攻擊,逐漸加強抽差的深度及速度…原本的娟娟細流,現在猶如暴漲的河水般,徹底的染濕那件蕾絲丁字褲,雙重的刺激深深的烙印在绯的心坎上。

「唔哈、嗯哈…射、射了…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在解開封印不到三十秒的時間,绯立刻在這雙重攻擊下徹底的解放。

精液朝著彷佛無底洞的蜜穴深處射進去,露琪緊密的肉襞不停的收縮,彷佛想絞出更多的精液般,貪婪的汲取生命的精華。

大量的乳汁順著高聳的雪峰流下來,在歡娛的強烈刺激下,甚至用噴的方式來宣洩…帶著濃郁雌性賀爾蒙的蜜液,以觸手淫妖無法吸收的速度,宣洩在蜜兒等人的面前。

「不、不要看…嗚嗚…」不知道爲什麽,在蜜兒無暇的晶瑩雙眼注視下,绯的內心突然産生一種羞人感覺,就好像在衆人面前偷尿尿般,有一種強烈的羞恥心深深的攫住绯的內心。

驚訝的視線灼燒著绯的私處,夾雜在羞人的感覺之中,強烈的羞恥心似乎變成更強烈的快感,令湧出的蜜液更加的多…在歡娛的感覺中掙紮的绯絲毫沒有注意到,在一旁笑嘻嘻的雅娜用著隱藏在笑意中的一種特殊的目光,靜靜看著他…『果然…繼承了啊…嘻嘻嘻嘻…『嗯…集合我們二十一個人所塑造的軀體,似乎沒有經過刺激的話就無法把隱藏在底下的感覺給挖掘出來嗎?哎呀呀…那我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要怎麽好好的『開發』這具身體呢…』當雅娜正在思考如何『調教』的時候,绯的身體以及衣物也産生了變化。

那套衣服似乎感覺到主人已經滿足慾望的心情,所有的觸手緩緩的回複成最初的模樣。但是,這僅僅只限於內褲的部分,胸罩部分則依然保持著觸手在進行乳交的模樣,只不過抽送的速度變的彷佛在按摩般的緩慢。

照理應該消失的肉棒,似乎因爲露琪的高潮而再度現形,從那件幾乎無法遮蔽的丁字褲中裸露出來,赤裸裸的暴露在蜜兒的視線之下。

努力的把沈浸在高潮余韻中的神志給拉了回來,忍受著緊貼在乳頭上跳蛋規律及緩慢的震動,對著蜜兒說︰「蜜兒…你知道這個徽章是代表誰的了嗎?能、能不能幫我把這件衣服拿掉呢?咦咦!莉、莉特…你做什麽…嗯啊、嗚啊…」就當绯正在跟蜜兒詢問的時候,莉特迅速的動作彷佛像看見獵物的雌豹般對著绯飛撲而來,快速的完成「逆推大業」。

雖然說被女性「逆推」是绯的美夢,不過絕對不會是現在被一頭眼神透露出饑渴的發情乳牛「逆推」…迅速的掏出绯的「牛奶産生器」,莉特輕輕的含住腫脹的肉棒,口中濕滑溫熱的感覺沖擊绯的神經,令他無法把拒絕的話語給說出口,只能發出呢喃的語音。

「蘇噜、噗蘇…」舌頭彷佛滑溜的小蛇般,充分的將唾液用舌頭塗抹在绯的肉棒上,淫穢的聲音充斥在绯的耳邊就像是催淫劑般,令原本才射精沒多久的肉棒,又再度勃起。

「莉、莉特…嗯啊、嗯喔…現、現在不是時候啦…咿呀!嗯哈…」拚命忍耐著彷佛溶化般的愉悅感,绯試圖用言語來阻止莉特的行爲,但是所發出的呢喃呓語,卻透露出被撩起的慾望。

感覺到口中的肉棒已經完全的挺立之後,莉特輕輕的吐出沾滿唾液肉棒,接著她緩緩的捧起自己胸前的碩大乳球,溫柔的包住绯挺立的肉棒。

挺立的乳頭與潮紅的雙頰,白皙的乳球染上淫蕩的粉紅色彩,莉特輕輕擡起頭來,驚訝的對著绯說︰「咦…這樣的話,看不到耶…這樣很難舔耶…奇怪,之前我怎麽都沒發現呀…」绯很想跟她說,原因應該是出在莉特你發情之後,胸部似乎會膨大的原因吧…濕潤的肉棒被夾在莉特乳房之間,彷佛被包裹在溫暖的肉襞中,舒服的感覺令绯不禁發出愉快的叫聲…兩手輕輕的從乳房的兩側向內擠壓,接著抓著自己一手無法掌握的兩團雪膩,上下來回的搓弄起來。

緩慢有規律的搓弄,與莉特第一次幫绯乳交的感覺完全不同,這次莉特的動作明顯的慢下許多,兩顆肉球緊密的壓住绯的肉棒,藉著唾液的潤滑,代給绯有別於性交時的另類快感。

龜頭在乳溝中若隱若現,視覺上的震撼以及感受沖擊著绯的神經。

莉特輕輕的吐出溫熱的氣息,接著她又從可愛的嘴唇中低垂一絲唾液,緩緩的落入深遂的乳溝之中。

上下搓滑的速度明顯加快,但是快感似乎也不斷的攀高,濕黏的肉棒在兩顆乳房的中閃爍著濕亮的光澤,看著悶哼的绯,莉特的眼睛發出光彩。

「嗯呼、哈唔…咕唔、嗚啊…嗯、嗯嗯…」似乎從绯的呻吟聲中察覺到,莉特乳交的動作變的分外激烈。

「嗯哈、嗯啊…胸部變的濕濕滑滑的,好熱喔…呼嗚嗚、嗯呀…」莉特將臉輕輕的低到乳房的上方,伸出丁香小舌,撥弄著埋在乳溝之中肉棒的前端,開始糾纏舔舐。

慢慢變的急促的喘息聲,代表莉特也從乳交之中獲得極大的快感,兩座高聳山峰的頂端慢慢流下香甜的雪水。

溢出的白色乳汁變成了潤滑液,帶著濃郁香味的液體加快了乳交的速度,也令绯感受到無法言語的歡愉…混雜著對著绯「牛奶」的迷濛眼神,輕嗅那帶有迷人香味的味道,莉特陶醉的表情彷佛毒品重度上瘾的患者,用行動來表現對「牛奶」的渴望…雪白的乳汁揉合晶瑩的唾液,沈積在乳峰所夾出的乳縫之中。浸泡在其中的肉莖,好像在吸收混合兩者的精華似的,腫脹的龜頭在乳白色水澤中浮載,勾引著莉特的香舌去挑弄。

「嗯哈、嗯唔…咕唔…咿唔、唔、唔啊…不、不行了!嗚啊啊啊啊!!

」莉特察覺到即將爆發的肉棒,立刻用嘴唇輕輕的含住,明明在幾分鍾前才剛射過的肉棒,竟然不爭氣的再度噴出濃綢的精漿,。

不過這次射精的時間,竟然持續近乎十秒之久,彷佛要在這次把所有的庫存給噴出似的,來不及咽下的精液從她的唇邊溢出,绯的肉棒奮力的離開莉特溫暖的小嘴,但是持續噴射的精液依舊灑在莉特的臉頰上,甚至染上了額前的發絲。

「嗚哈、唔、呼…」體力彷佛在這次射精中被抽乾似的,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不聽使喚,只能呆在原地任由莉特擺布。

用手指把沾在臉上的精液給刮下來,莉特滿足的把這些濃綢的「牛奶」送入口中,然後再把沾滿了唾液、精液、與乳汁的肉棒給舔拭乾淨,染著紅暈的雙頰與滿足的表情,莉特非常滿意這頓豐盛的「牛奶佳肴」。

在一旁的蜜兒早就已經看呆了,從绯的肉棒出現到被莉特搾出精液的一系列動作,蜜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莉特以迅速的行動來完成,完全不給自己有思考…不不不…應該是插手的機會…看著莉特用著勝利的眼神瞧著自己,蜜兒苦笑一聲,她的內心給了莉特一個全新的定義。

『佔有慾還真是強呀…是對食物的佔有慾呢…還是對她本身…』蜜兒不打算去思考追究,畢竟自己理虧在先,莉特這樣的示威行爲就某方面而言,是對蜜兒自己引起的…強烈的敵視。

輕輕的扶起軟弱無力的绯,蜜兒驚訝的發現到,绯那輕盈彷佛無重量的身軀,不只胸前的豐滿乳房、挺俏的肥臀、以及纖細的腰身,這都令她心理感到一絲忌妒。

神真是不公平呀…不過令蜜兒唯一感到高興的,大概是绯所表現出來的氣質,根本不像是一位擁有這樣身材與容貌的人表現出來的樣子。

看到莉特閃爍的目光,蜜兒知道她似乎還想在品嘗一頓美味的「牛奶佳肴」,不過看到绯香汗淋淋的模樣,也知道剛剛的「餵食行爲」花了她很多的體力,蜜兒笑著說:「莉特,吃太多可是會變胖的唷!而且绯她現在很累,先讓她休息一下,不然的話不能保證『牛奶』都能這麽好喝唷!莉特也不希望再也喝不到吧?」「不對不對…我記得露娜姊說過,牛奶是越擠越多的呀…只要適當的刺激與擠壓,牛奶就會嘩啦嘩啦的噴出來呀!」莉特委屈的眼神看著蜜兒,從她的口氣中可以知道,莉特還不打算放過绯的肉棒…「哎呀呀…莉特你聽好唷…你要學著抑制自己的食慾,不然的話再多的牛奶還是有可能被喝完的,莉特不吃東西的話也是沒有牛奶對不對?绯她也是一樣的呀!讓绯好好的休息,這樣莉特才有最高級的牛奶可以喝唷!

「況且蜜兒姊現在正在研究,讓绯能産更多牛奶的方式,只要姊姊研究成功,相信莉特每天都能喝的飽飽的唷!」安撫天真無邪的乳牛族可是非常容易的,蜜兒笑嘻嘻的丟出這顆沒有保證的美夢果實。

「想想看,每天都有這麽好喝的牛奶可以喝,莉特不是很幸福嗎?所以绯借給姊姊一段時間呀…莉特,想想剛剛的美味唷…」蜜兒突然覺得有一種罪惡感,自己正在昧著良心欺騙這頭天真的小傻瓜乳牛娘。

只見莉特眼睛發光,笑容滿面的大力點頭,之前怒氣早就在飽餐一頓,外加蜜兒的迷湯下煙消雲散了…在一旁的绯本來想拆穿蜜兒的西洋鏡,不過她的眼神所稍過來的心靈訊息,立刻令绯閉上嘴巴…『莉特的食量是…一天五餐…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以及宵夜。

』雖然很爽,但是绯不認爲自己有那個本錢給她這樣揮霍…「不過蜜兒姊,我還是想每天喝三次耶…三次就好了…拜託…绯哥哥,你會應對不對?對不對?」拉著蜜兒的衣角,莉特用著濕潤的大眼睛看著绯,現在的莉特就像是一隻可憐兮兮的小乳牛,用著溫柔軟膩的口氣撒嬌。

無聲的爭執開始了…『照三餐吃!?我辦不到!』『嘻嘻…難不成你打算恢複成五次?』『呃…』『你認爲你的心腸真的能忍受莉特的『大眼睛裝可憐』攻勢嗎?我不這麽認爲唷…嘻嘻…她可是人見人憐的『我見猶憐』體質唷…』『唔…』『既然不反對,那就成交羅…嘻嘻嘻…』蜜兒溫柔的摸摸莉特的頭,對她說:「我想你的绯哥哥也會同意的,對不對?」莉特那淚汪汪的大眼睛攻勢,立刻令绯點頭投降…而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幕的雅娜,則是壞笑的對著露琪耳語說:『哎呀呀…我們的小笨蛋被賣了還不知道…人家她們答應一天喂三次沒錯,可是真的會只喂三次嗎?我的心底有一百萬個問號,嘻嘻嘻嘻…』『姊…你怎麽不跟她說呢?這樣…不好吧…』心軟的露琪似乎不希望绯受這種快樂的折磨,向姊姊提出憂慮的疑問…『她要喂那頭乳牛娘之前,可都必須先喂飽我們兩位唷…我可是爲了你我的性福著想,嘻嘻嘻…瞧你剛剛的樣子,她餵乳牛幾次,意味著也是要喂你幾次唷…想讓那可愛的東西從你身上出去,先付點租金才行…呵呵…』雅娜心理的小算盤打的很響的。

『而且,經過我們塑造的身體,可沒這麽容易被吸乾。不然我們花這麽多心思,不就付之流水了嗎?姊姊我才不會做傻事,我只不過適要把她的潛力給挖掘出來而已,嘿嘿…』雅娜壞笑的表情,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的說服力…露琪歎了口氣,只能任由自己的姊姊擺布了…瓜分「牛奶」的談判談妥之後,蜜兒又再度把話鋒轉回剛才绯所詢問的問題。

「既然都說好,莉特可別再鬧了!剛剛绯所問的問題,我想…這里有兩位應該比我更適合回答,您說對不對,兩位皇女大人?」蜜兒微笑的看著雅娜與露琪說。

「雖然不清楚兩位的身分,但是我相信兩位應該是『曝乳王國』里很有名氣的皇女,對於『皇徽』的研究應該是比我來的深才對…」「哎呀呀…這一點我跟露琪可就幫不上什麽忙羅!我跟她是『曝乳王國』的第四任女皇,被稱爲『聖淫雙子』、是『曝乳王國』曆史上唯一一次出現『雙皇』的局面,對於之後三十多位女皇的皇徽,我們真的很不熟悉,畢竟那都算是我們『後世』的東西了呀…」「姊姊說的沒錯,我們認得的皇徽並不多,不過一些基礎的辨別方式還是懂的,因爲皇徽的變化性應該不會太大…」露琪接著說。

「變化性?你的意思是說稱號都是大同小異的嗎?」绯好奇的詢問說。

露琪點點頭,只見她念了串簡短的咒文,手掌中就浮現出一個圓形、閃爍的乳白色光芒的徽章。

徽章上面是一位雙手交叉放置在胸前的少女,背後則是擁有的漆黑的深邃之翼,並非是蝙蝠那種黑色的蝠翼,而是代表淫慾墮落的墮天使之翅。

「嘻嘻…露琪的『皇徽』,被稱爲『魅乳的墮天使』,而我的則是『恥悅的淫皇』,就如同你看到的,徽章上面會刻有代表自己的人物,很好辨認的唷!」「其實我一直很想問,你們的徽章與稱號…是誰所賦予你們的啊?」绯好奇的看著徽章。

雅娜笑嘻嘻的說:「經過一個『儀式』。」「儀式?」「在貝莉雅山脈的最高峰,每一位繼任爲皇的女子都必須前往那裡的一座洞窟,與主神貝莉雅締下『光輝之契』,在那裡你會獲得『刻紋之力』,也就是運用徽章的能力。每一個徽章所能運用的能力都不同,像是我的『魅乳墮天使』徽章,與姊姊的『恥悅淫皇』徽章,能力是完全不同的。」露琪解釋說。

「我的皇徽是屬於召喚系別的,能召喚出黑翼墮天使;姊姊的則是具有『分解』與『重組』的能力,她能將一切盔甲、衣物等東西給分解掉,然後再別的地方組成。」「這樣很好呀!只用一個徽章就能辦到這麽多事情…『刻紋之力』真是好用…」绯用羨慕的眼光看著發光的徽章。

「哎呀呀…難不成你以爲運用這些徽章,是不需要代價的嗎?」雅娜笑嘻嘻的說。

在绯的眼裡,雅娜的笑容里帶有一種奇怪的涵義…而露琪則是脹紅了臉,紅的像是要擰出水來了。

「怎麽可能會沒代價呢?嘻嘻嘻…想知道需要什麽代價嗎?」「不了…從你的表情我可以猜的到,絕對沒有好事情…」绯苦笑的說。

「那…你們能大約猜測,我身上這個皇徽所代表的稱號嗎?」绯扭扭捏捏的指著縫在自己丁字褲上面的徽章,面紅耳赤的詢問說。

剛剛莉特這頭吸精乳牛吸出一炮的肉莖,已經被露琪又再度封印起來,現在绯私處的模樣就跟一位少女完全相同。

蜜兒與雅娜相視一笑,接著就撲了上來。

「呀!」绯被兩人突然的行爲嚇了一跳,發出了可愛的叫聲,接著就被兩人壓在地上。

軟綿綿的沈重觸感,帶有女性特有的香味,令绯掙紮的動作逐漸緩和下來。

並不是绯沒有反抗的想法,而是蜜兒除了把手放在繡在內褲的徽章上之外,她不安分的手指頭則是悄悄的入侵绯最私密的地方…「蜜兒…別再玩羅!嘻嘻…」雖然雅娜勸阻,但是臉上所帶的笑容彷佛在鼓勵蜜兒的手更深入…「哎呀呀…好啦!讓我先把徽章給釋出…」看到身邊莉特越來越不善的臉色,自覺到一頭略呈現狂暴的乳牛可不是好惹的,蜜兒趕緊把手指頭伸回來。

嬌豔的紅唇頌詠著無法理解的艱澀文字,隨著咒文的音節,那繡在內褲上面的徽章,慢慢的發出金黃色的光輝。

構成徽章的金色細絲,變成一顆顆金色的泡泡,將整個房間染上耀眼的金色。

無數的泡泡在空中凝聚成一顆顆晶瑩的金色水珠,流倘著美麗的光澤。

蜜兒伸出手變化無數的姿勢,而散布在空中的水珠也逐漸靠攏,凝聚成一顆無比巨大的金色珠子。金色的外殼上,浮現著無數的銀色文字,蜜兒聚精會神的看著這些銀色文字,毫不停歇的念著未完成的咒文。

突然,金球發出耀眼的刺眼光芒,那一刹那,所有的銀色文字全部沈入金球的身處而消失,而金球則是逐漸縮小、凝聚。金色的刺眼光芒逐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乳白色光芒。

蜜兒深深的吐了口氣,她知道這次的儀式非常的成功,接下來就是令徽章隨著绯的特質而定型。

「感謝貝莉雅…終於完成羅!绯,請你去觸碰一下那顆光球,這樣儀式就成功了!」绯點點頭,她試探性的伸出手指頭,輕輕碰觸那顆漂浮在面前的光球。

此時,乳白色的光球發出奇異的光輝,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一種東西,隨著碰觸而流了出去…「呀!」而身旁的雅娜突然發出尖叫聲,接著就軟軟的倒了下來。

莉特趕緊攙扶住雅娜,蜜兒則是睜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光球竟然在這時候産生異變!

乳白色的光球變換的無數的顔色,有時是紅色、有時是黑色,無法穩定的呈現…不知道經過多少時間,光球逐漸緩和下來,原本的乳白光輝在混雜著許多要素之後,呈現出一種亮麗的銀灰。

昏迷的雅娜,也在這時消失在空氣中。

蜜兒驚訝的看著銀灰色的光球,她簡直不敢相信…『不會吧…銀色…是主神貝莉雅的顔色!』蜜兒吃驚的看著光球在绯的手中破裂,一條精美的銀色項鏈出現在衆人的眼前。項鏈緩緩的飄到绯的面前,輕輕的系在雪白的脖頸上,配著白皙的胸脯,項鏈末端的徽章閃爍著迷人的光彩。

『這件衣服是主神貝莉雅的衣服!?怎麽可能…不對…原本的『皇徽』在接觸到绯的身體之後已經産生變化,原來的徽章代表過去某位皇女的專屬侍女長的衣服,而剛剛的儀式則是令這個徽章捨去舊有的型態,以適合绯的方式呈現…難、難不成…』蜜兒簡直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自己所想像的,那在最初締結『魂契』的那道異樣銀色光芒,該不會就是…銀色光芒逐漸轉變的柔和,項鏈末端的圖樣也緩緩顯示出來。

徽章的圖騰,刻印著一座巨大的銀色神殿,精美輝煌的皇座上坐著一位少女,無數的少女彷佛簇擁著她,環繞在她的身邊。中央的少女左手持著刻印著無數咒術的銀色圓球,右手則是拿著一把十字型的法杖,但這十字的上方卻有個中空的圓環。

她的眼神環視著身旁的少女們,兩位姿麗的少女跪在她的左右,面容帶著欣喜與歡娛,輕捧著她豐滿的碩大乳球,吸吮著這兩座雪峰頂端所流下的雪水。

皇座面前的大廳上,不同種族的少女們或坐或臥,帶著羨慕與渴望的神情,靜靜的凝視著中央的少女。

在蜜兒的眼中,她在這群姿態豔麗的少女們中,看到令她訝異的種族們。

常見的魔乳牝牛、掠乳虎娘、嗜精母犬、爆乳蘿莉熊…近乎絕迹的蜜乳狐娘、慾乳人魚、月夜淫狼、侍女魔蛟…還有稀有的夜魅吸精鬼、天照、瑪娜一族…生存於東方黑暗中的妖魔族,連見識淵博的蜜兒都只能認出其中的座敷童子、雪女、山鬼,白狐…互相仇視的闇妖精與白妖精、天使與惡魔,以及在旁守護神殿的魔導人型,構築成奇異且淫靡的畫面。姿色豔麗的少女們,用著淫靡具挑逗性的姿勢,彷佛百花競豔似的,綻放給中央的少女觀賞。

蜜兒已經完全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