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浪婦02

東北浪婦02

俗話說,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女人到了中年,對性生活的需要越來越強烈。

俺也不例外,如今沒二驢子肏俺了,俺屄里倒空出火來了。俺的服裝生意還算順,開始賺錢了。上面的嘴一吃飽,下面的嘴就餓了,天天想男人。俺乾脆偷偷買了個自慰棒,沒事的時候就自己在家插屄。客戶里有跟俺看對眼的,俺也跟他們睡,又解饞又套交情。

后來,俺跑生意時認識了小莊。小莊是個24歲的健壯小夥子,從南京來上海做生意好幾年了,他對中年女人特別喜歡。俺長的模樣還算可以,雖然比不上那些街上的上海小野雞,可俺奶子大屁股肥,身子也白淨滑溜,所以小莊每回一見到俺,那大雞巴準挺起來,俺們倆孤男寡女的,乾脆就經常一起肏屄玩了。

剛過了國慶節,俺從東北回來,小莊接俺到俺在上海租的房子。到家一進門,小莊就急吃巴火的從後面抱住俺,說:“我的浪大姐,你可回來了,想壞我了。”說著就掏出大雞巴從後面頂俺。俺笑著打了他一下,說:“你想俺?是想和俺肏屄吧?”小莊淫笑著說:“你快讓我肏肏吧!你這幾天沒在,我都快憋死了!”說完,就扒俺的褲子,俺一邊阻擋一邊說:“大兄弟,大姐剛回來,你讓大姐喝點水、歇歇腳,大姐讓你肏個夠。”小莊脫下褲子,說:“都急死人了,先肏一炮再說吧!”說完,把大雞巴挺起來,一手按著俺的後背,讓俺扶著床沿趴俯下去,一手把俺的褲子扒下來。

三十多歲女人的屁股格外的肥,又白又嫩,小莊急的把手揚起來,沖著俺的屁股就啪、啪的幾下,抽的俺的屁股蛋子直顫。俺頓時一陣激動,浪屄里的淫水馬上就冒出來了,嘴裡浪浪哼哼:“呃!大兄弟,抽的大姐騷屄里流水了。”小莊一聽更來勁了,下手更狠,啪、啪的一陣接連不斷的脆響,打得俺屁股蛋子都紅了,俺說:“別打了,快進來吧。”小莊猛的從後面把大雞巴一挺,撲嗞一聲!

就肏進俺的屄里去了。

小莊的雞巴可是特大號的,比原先二驢子那條驢鞭大多了,又粗又常,大雞巴頭、和小孩子的拳頭差不多,兩棵大雞巴蛋在下面當啷著,一肏屄就拍在俺的大腿上,特帶勁!特來勁!。

小莊這麽狠狠一杵,正杵到俺的花心上,俺唉呦一聲,叫:“大兄弟,你慢點,等大姐屄里滑溜了你再肏狠的。”小莊可不聽,挺起大雞巴就死命的來了幾下,直入直出,俺屄里的淫水就流的更多了,屄里一滑溜,大雞巴進出就更帶勁,滑不流丟的,肏起來還帶著啪嗞啪嗞的水聲……小莊越拚命肏俺,俺心裡就越發騷,浪淫淫的說:“大兄弟,使勁肏你大姐的浪屄!把你大姐肏的嗷嗷的叫!你快肏大姐!俺浪死了!俺就欠你的大雞巴肏!

肏到俺心裡去了!你肏俺,俺給你報數!一,二,三,四,五。……”這是小莊教俺的,他說:“我肏你一下,你就叫個數,最後我射精的時候告訴我,一共肏了你多少下。”俺也喜歡這麽來,挨肏還要報數,挺有意思的。

俺一邊報數,一邊把橡膠的自慰棒找出來,遞給小莊。小莊先讓俺用嘴把自慰棒舔濕了,然後撲滋的一聲,插進俺的屁眼裡,下面用大雞巴肏俺的騷屄,上面用自慰棒肏俺屁眼,肏的俺別提多爽了!

倆人肏了有一刻鍾,小莊要換個姿勢玩,他往床上一躺,大雞巴沖天挺立著,然後讓俺背對著他,蹲下去用騷屄去套大雞巴,可俺屁眼裡還插著根橡膠棒呢,小莊就讓俺自己拿著棒子,捅俺自己的屁眼!他正好從後面看著俺。俺一邊喊數,一邊肏屄,一邊還捅屁眼,心說:這大城市的男人怎麽這麽會玩女人呢?!

玩了一陣子,小莊就來勁了,翻身坐起來,抽了俺兩下屁股蛋子,說:“騷貨。趴那。”俺連忙趴在床上,把大屁股稍微掘起來。小莊把俺屁眼裡的橡膠棒拔出,沖著屁眼裡吐了口唾沫,然後把大雞巴頂著俺的屁眼,慢慢往裡擠。雞巴頭太大了,怎麽也弄不進去,急的小莊直抽俺的屁股蛋子。俺浪叫:“大兄弟,慢慢玩,別著急。你抽俺也沒用呀!俺的屁眼就是口太小,你的雞巴又那麽大,雖然不好進,可慢慢肏進去就舒服了。”俺還沒說完,小莊猛的一用力,撲的一聲,楞是把大雞巴肏進去了,然後往裡來回抽送,直插到雞巴根子。俺覺得屁眼好象讓人堵住了,大雞巴插到俺的肚子里。俺笑著說:“大兄弟,今天又走大姐后門了,別著急,慢慢玩,你大姐浪著呢。”小莊年輕力猛,在俺後面像公狗鬧春似的快速狠肏。

小莊又折騰了二十來分鍾,再也忍不住了,把大雞巴從俺的屁眼裡拔出來,對俺說:“躺下!張大嘴,我喂你奶吃!”俺忙翻身躺下,把嘴張大了等著。小莊順勢騎在俺胸脯上,屁股壓著俺的大奶子,俺清清楚楚的看見大雞巴在俺面前直晃當,大雞巴頭上,已經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大雞巴棍子上還沾著俺屁眼裡的髒東西。

小莊一邊有節奏的擠俺的大奶子,一邊把大雞巴舉到俺的臉上,問俺:“想喝奶嘛?”俺說:“俺想喝。”小莊憋的臉紅脖子粗的,又問俺:“我肏你,肏的舒服嗎?”俺說:“舒服死了,尤其是俺的小屁眼,讓你的大雞巴狠捅捅,真爽!”小莊終於忍不住了,撸了幾下,大雞巴一陣猛挺,咕嗞一聲!從雞巴眼子里射出一股濃濃的精液,茲的老高,可是精液沒落在俺的嘴裡,卻落在俺的臉上了。俺撒嬌的哼哼著,緊接著小莊又射出一股精液,這次正好掉進俺嘴裡,這就算餵了俺一口奶。小莊渾身哆嗦著,手裡使勁攥著大雞巴,一下下的射出精液,讓俺喝了好幾口奶。

最後小莊的雞巴縮成了個蔫蘿卜。看著他疲憊的躺在床上,俺下地打來熱水,把小莊的雞巴清理干淨,俺也洗了洗。倆人抱著睡了一覺,晚上小莊請俺下館子吃的飯,回家來又接著和我肏屄,一直鬧到大半夜。

小莊跟俺睡了三天,幫著俺把從東北帶來的土産發出去了,俺手頭上回來了現錢,就去七浦路服裝批發市場上貨。可誰知道路上堵車太嚴重,到市場時,批發商泰哥兄弟正好鎖店門,他們看見俺來很高興,非要拉著俺去他們的朋友家玩,還說這回給俺個低價,俺只好跟著去了。

泰哥開車,俺和慶哥坐後座上,慶哥摟著俺,拉開褲鏈,掏出雞巴,說:“來,芳姐,先幫我吹吹箫吧。”俺看看車窗外,說:“叫人看見多埋汰呀!”慶哥一笑,說:“別怕,車窗不透光,你就來吧。”說完,將俺的頭按到他的雙腿間。俺只好張嘴,將軟蔫蔫的雞巴含進嘴裡,上下吞舔,又用舌尖勾雞巴眼子。

慶哥舒服的哼出聲來,伸手把俺的裙子撩起來,隔著內褲挫揉俺的大屁股,還時不時的摳俺的屁眼。俺裝作騷媚,輕咬了慶哥的大雞巴一口,說:“你們男人呀,沒一個好東西!”到了浩哥家,開門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叫玉妞,人長的很白淨水嫩,浩哥說她是老家的一個外甥女,父母都沒了,剛到上海來投奔他。可俺看玉妞坐在浩哥懷里,卻咋也不像外甥女。

泰哥也問:“真是你外甥女?”浩哥摸著玉妞的胸脯,笑著說:“都是女人,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慶哥說:“我說浩哥你怎麽最近天天早關門,原來家裡有個小美人等著呢。”浩哥說:“趁著鮮活不吃,等放爛了吃呀!待會叫玉妞好好跟你們玩玩。”慶哥說:“這怎麽好意思。”浩哥說:“女人嗎,開了苞就是大家的了。何況玉妞正在幫我跑服裝廠的門路,天天叫人肏,我要吃醋,早他媽酸死了。”俺看玉妞跟俺閨女差不多大,就叫男人玩,還有點替她可惜,可玉妞卻全不在乎,嬌笑著在浩哥身上擰了一把,說:“表舅,我一個怎麽對付倆,那不成輪奸了。”晚飯后,俺們三男兩女都脫光了衣服。浩哥頭回見俺,想嘗個新鮮的,所以先拉著俺上床,壓著俺嘬大奶子,又摳俺的屄,俺也來了騷勁,屄里開始流浪水。

旁邊的泰哥和慶哥坐到床沿上,叫玉妞輪流給他們舔雞巴,玉妞雙手分別托著兩人的卵蛋,左右來回吃,泰哥和慶哥十分來勁,雞巴很快在玉妞的嘴裡脹挺起來。泰哥說:“行啊,你還真會吹。”玉妞騷媚一笑,說:“表舅叫我天天看黃盤,學著外國女人拿香蕉練。”泰哥說:“我說呢,來!”說著,把大雞巴直往玉妞嗓子眼裡插。玉妞難受的”呃了一聲,吐出大雞巴,乾咳了幾下,抱怨說:“泰哥,你這麽大的雞巴,誰吃的下啊。”慶哥在旁笑著說:“看來你的火候還不夠,看你芳姐的,那才叫好本事呢,雞巴一口吞!”浩哥問:“是嗎?”泰哥說:“芳姐可是三項全能,肏嘴肏屄肏屁眼,樣樣精通。”浩哥聽完很高興,起身叫俺跪著,然後站到俺面前,將大雞巴送到俺嘴邊。俺的性慾也上來了,看著浩哥的大雞巴,乾咽了口唾沫,張嘴含住,賣力的來回吞套,上下舔弄。

浩哥等我弄了幾個來回,大雞巴完全硬挺起來了,主動扶住俺的腦袋,前後挺動屁股,使勁用大雞巴往俺的嗓子眼裡扎,把俺的嘴當屄肏。

俺張大嘴,好讓大雞巴肏得更深。浩哥的大雞巴頭沖撞著俺的嗓子眼,俺鼻子里哼哼,嘴裡直流哈拉子。

玉妞看得吃驚,說:“這樣我可玩不來,要是我,還不非把剛吃的飯都吐出來。”泰哥說:“沒關系,我陪你慢慢練。”泰哥也要學著浩哥的樣子去肏玉妞的嘴,玉妞挨了幾下,一陣干嘔,再也不肯弄了。泰哥只好拉起玉妞,壓倒在床上,粗暴的將大雞巴頭擠入了玉妞的鮮嫩小屄,然後猛的一用力,插進去大半根雞巴。玉妞哎喲喲的痛叫,說:“泰哥,別那麽使勁,人家小屄疼死了。”泰哥不理玉妞,又一下,將整根大雞巴全肏進去了,才笑著說:“你這樣的極品小騷屄,不這麽肏,那可就太浪費了!”說著,一陣急促的狠抽猛捅,把玉妞肏得尖聲驚叫起來。

慶哥挪到俺身後,伸手抓俺的大奶子,又掏俺的屄玩。俺被弄得屄里發癢,恨不得立刻有根大雞巴能塞進去才好,於是乾脆撅起屁股蛋子,把騷屄露給慶哥。

慶哥知道俺的意思,扶著大雞巴從後面肏進俺的屄里,一下子就把整根大雞巴都捅進去了。俺鼻子里哼哼得更浪更騷,慶哥雙手抓著俺的一對大奶子使勁亂揉,下面拚命的肏俺的騷屄。俺被他們兩根大雞巴一陣前後夾攻,渾身都軟了,屄里和嘴裡的浪水、哈拉子也流的更多了。

旁邊的玉妞被泰哥壓著狠肏,哎哎喲喲直叫喚,向浩哥求救:“表舅,你看泰哥,想肏死我。”浩哥笑著說:“你泰哥屬豬八戒的,看見人參果就想一口吞下去,你就讓他肏呗,又少不了你一塊肉。”說完,浩哥從俺嘴裡拔出大雞巴,要跟慶哥交換。於是慶哥挪到俺面前,而浩哥挪去俺屁股後面。慶哥坐在床上,叫我給他舔雞巴。

浩哥看了看俺的屁眼,將大雞巴頂上去。俺這才知覺,回過頭騷聲騷氣的說:“浩哥,你幹啥?不肏屄,咋肏俺的屁眼子呀?”浩哥說:“我還沒肏過女人的屁眼,先拿你的嘗嘗滋味。”說著,浩哥的大雞巴頭已經頂到了俺的屁眼上,一點一點的往裡擠。俺實在不好受,叫:“慢點,浩哥,俺的屁眼裡邊太干,不好進,你還是先肏屄吧,把大雞巴磨滑溜了,再肏屁眼。”浩哥笑著說:“不行。

客隨主便,我今天就想肏個原汁原味的屁眼。”說完,浩哥也不管俺難受不難受,使勁把大雞巴往俺屁眼裡狠捅。真虧得俺平常給小莊的驢雞巴肏慣了,雖然有點疼,但還是叫浩哥肏進去了。

浩哥高興叫:“真他媽爽!沒想到肏屁眼比肏屄過瘾!”泰哥說:“要不怎麽說,三個扁屄不如一個圓眼子呢。”浩哥大笑,使勁在俺屁眼裡快速抽送。浩哥的雞巴不是十分粗壯,俺被他捅了一陣,也就慣意了,隨著他的大雞巴一進一出,俺淫蕩的哼哼:“浩哥,你真厲害,肏死俺了!使勁肏,大雞巴全捅進去。

啊!俺浪死了。”此時,玉妞的小嫩屄里好像也滑溜了,被泰哥兇狠的肏著也不疼了,跟俺的大聲浪不同,玉妞只是嬌嬌柔柔的呻吟,那騷聲更讓男人著迷,逗得泰哥越肏越狠,俺覺著整個床都在前後逛蕩。

過了一陣,泰哥先在玉妞屄里射精,玉妞鬆了一口氣,滿臉紅潤的喘著說:“哎呀,死泰哥,想肏死人呀!”泰哥嘿嘿奸笑,說:“女人被男人肏死,那是福氣。”說完,抽出雞巴離開,坐到一邊抽煙。慶哥緊跟著火急火燎的撲上去。

玉妞攔住慶哥,叫:“啊,你們太壞了,也不叫人家喘口氣。”慶哥淫笑,叫玉妞跟俺相反方向的用同樣姿勢跪趴在床上,慶哥從身後、把被俺舔得鐵硬的大雞巴一下子肏進玉妞的嫩屄里。玉妞大叫一聲媽呀!慶哥一笑,扇了玉妞的屁股蛋子一巴掌,隨后開始猛烈的抽送。

浩哥看玉妞的臉就在俺屁股旁邊,扳過玉妞的臉,淫笑著說:學著點,回頭表舅也給你的小屁眼開苞。玉妞瞅著大雞巴在俺的屁眼裡來回進出,有點傻眼了,說:我的媽,我可不幹這個。浩哥說:賊船上來下不去,干不幹可由不得你了。

此時,慶哥已經肏了玉妞好幾十下,抽出大雞巴又送入俺的嘴裡,叫俺舔幾下,又去接著肏玉妞,來回交換著玩。浩哥說:“你還真會玩。”說著,也抽出大雞巴遞到玉妞面前。玉妞呀的一聲驚叫,慌忙閃開身子,說:“表舅!肏完屁眼的雞巴,叫人家怎麽吃,髒死人了,臭死人了。”浩哥哈哈大笑,也不強求,又把大雞巴捅進俺的屁眼裡。

沒幾分鍾,浩哥吼叫著,身子一陣亂哆嗦,大雞巴頂在俺的屁眼裡射出好多精液。又過不一會,慶哥也在玉妞的屄里射精了。接著,泰哥歇足精神,又來跟我肏屄,俺們三男兩女一直折騰到半夜兩點多……轉天,俺跟著泰哥和慶哥回到市場批服裝,叫他們肏了一晚上,其實俺才省下三百塊錢,俺知道他們嫖妓、花的都比這多,可誰叫俺本錢少,批發量小呢,只好能省就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