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亂情第一章03

鄉村亂情第一章03

再說陣玉娟,她和司機弄完了后,見司機給她500塊,她這才知道這個男人不是小雷,還是個陌生的男人,嚇了一跳,慌忙中接過錢急忙忙的往家裡走,內心暗想:是怎麽回事呢,這個男是誰呢,怎麽也在樹林內?不如明天問問小雷,她邊想邊回到自已的房子前院內,見大兒子李金存和兒媳婦趙麗紅還在院子內坐著涼爽,5歲的小孫子在他們身邊玩耍著,“媽,你回來了?”

兒子和兒媳婦對她說道。

“嗯,你們還沒睡啊,”

陣玉娟應道。

“奶奶,奶奶!”

5歲的小孫子不停的叫著。

陣玉娟來到他的身前,彎下身伸手摸了一他的頭:“真乖!”

說著就回到自已的房間。

這時她彎下身拿起洗澡盤內的毛巾往雪白的肌膚上洗著……

她的房子是三間老舊的平房,大兒子已分家了住在東邊那間,前面是住房,後面是廚房,而中間這間前面算是吃飯的大堂了,後面是廚房,這是陣玉娟與小兒子李金亮用的,由於她的老伴李克龍一直在市內一家工廠內看門的,所以家裡只有母子倆了,西間就是住房了,前間是陣玉娟睡的,后間就是李金亮睡了。

再說20歲的李金亮,這小子好吃懶做,早已不上學了,成天在家與一些小混混胡搞在一起,這時的他正一個人躺在後間的床上,手裡拿著一本黃色畫報正看的入迷,突聽前面的房間內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水聲,知道是母親在洗澡了,忙放下畫報,轉身把床南邊牆上的一張畫報欣了起來,當下露出了一條細縫,原來他家前間與后間的牆是用木板隔的。

他忙把眼睛對準板縫一看,正好能看見前面房間內的一切,只見母親正一絲不掛的在洗著那雪白光滑身體……

原來他在一年前就開始偷看他的母親洗澡了,這不是第一次了。

早上,陣玉娟與兒子李金亮吃了早餐,李金亮就出去找他的一班狐朋狗友去玩了。

陣玉娟收拾了飯碗,見今天天氣不錯,就進入兒子的房間想把他的被子給洗了,伸手欣起被子,突見床上有一本畫報,她拿起來一看,只見畫報上全是赤裸裸的男女,她不由的看的滿臉通紅,心想:這小子怎麽這樣,唉……她是拿這個兒子沒有辦法了,從小就不聽話,長到現在沒少讓她操心,她無奈的搖了搖頭……

“媽,媽,起床了啊……”

正在熟睡的胡秀英被房間外面的女兒小彩叫醒,她忙看了一下床頭的鬧種,啊的一聲,睡過頭了,都早上7點多了,她平時每天都6點不到就起床的,就今天睡過頭了。

原來,是昨晚她失眠了,她昨晚睡在床上怎麽也睡不著,想起在樹林內與小雷的事,怎麽也想不通,還暗暗哭了一會,到半夜才睡著了,所以早上睡過頭了,她起床,見一家人正在吃早飯,又一看不見兒子小雷,發呆了一下。

這時小剛對小志說:“小志,你去把小雷叫起來吃飯,他要上課呢。”

“嗯”小志應了一聲就去叫來了小雷,只見小雷低著頭一聲不響的坐在椅子上吃了起來,胡秀英一見,想起昨晚的事,內心一陣不安,又生氣又羞愧,也就慌慌張張的吃了飯騎著自行車上班去。

進入紙盒廠內,只見虎仔對她打招呼:“大姐,你今天怎麽這樣晚來啊?”

胡秀英一聽應道:“哦,早上有點事,所以來晚了點,”

邊說邊訂起紙盒來,她這工作其實很輕松的,訂訂就可以了,她邊訂邊想著心事……

“大姐,我看你又有心事啊?”

虎仔見平時不是這樣的大姐一下子就看了出來,胡秀英忙道:“沒……沒有啊。”

“沒有就好,那我對你說件事好嗎?”

虎仔紅著臉說。

“什麽事呀,說吧”胡秀英忙道。

“大姐……我……我想……你……你……”

虎仔吞吞吞吐吐的不好意思說出來。

胡秀英看他這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你什麽呀,吞吞吐吐的,什麽事快說吧!”

虎仔紅著臉低著頭輕聲說:“大姐,你能給我一次嗎?”

“給你什麽啊?”

胡秀英聽不懂他的意思,“陪……陪我一次好嗎?”

虎仔終於大著膽說了出來。

胡秀英一聽,大吃一驚:“你說什麽啊虎仔?你還是個孩子啊,我平時對你象對我兒子一樣看待的,你……你怎麽說出這樣的話來啊?”

胡秀英氣的滿臉通紅。

虎仔被說的紅著臉低下了頭,口內卻說道:“你不是都陪過廠長和那個王經理了嗎?我……我想你也可以陪我的呀……”

胡秀英一聽,羞的也低下了頭,原來虎仔以爲我是讓男人亂玩的女人,想想也對,自已這兩天和廠長還有王經理他都知道的,這樣一想,她對虎仔就不怎麽生氣了。

這時只見虎仔從口袋裡拿出500塊給她:“大姐,我知道你家裡缺錢用,這錢你先拿去用吧。”

胡秀英一見,忙道:“你干什麽啊,我怎麽能拿你的錢呢,你快收起來!”

虎仔苦笑了一下:“大姐,你放心吧,剛才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啊,你不用放在心上啊,這500你就拿去用吧,”

胡秀英一聽,心內一酸,虎仔對我這麽好,我明天不正要還楊大爺800嗎,不如先收下,想著就伸手接過錢:“那我以後再還給你好嗎?”

虎仔見大姐收了錢,心中亮了起來,笑道“這錢我也用不著,你不用還了,”

其實他說這話是多餘的,小小年紀就出來打工,不就爲了多掙點錢嗎?但是他心內的另一邊不是這麽想的,收了我的錢,大姐總不能沒有一點點回報吧!

胡秀英看他這樣說,內心過意不去,看他出來打工也不容易,怎麽好意思白白拿他的錢呢?不覺看了他一眼,見他低著頭正在認真的訂著紙盒,還不是很成熟的臉上紅朴朴的,她沈思了一會,就下定決心了,當下低聲對他說:“虎仔,你真的喜歡我嗎?”

“嗯”虎仔也沒擡起頭輕輕的應了一聲,看上去很是不好意思的樣子。像做錯了什麽事一樣,但他內心一陣狂喜,胡秀英見他比小女孩還羞答答的樣子,到是十分可愛,也很同情他,這麽小就一個人出來打工,再說他也已19歲了,天天在廠上班,掙了點錢也會想女人的,現在小青年不都是這樣嗎?如果自已不答應他,他也會去找別的女人的,再說他不是學生了,已步入社會玩個女人也不算什麽啊?我反正不是清白身子了,不如答應他,這樣我拿他的500塊內心也不覺得愧對他了,算是還了人情了,她想到這里,咬了咬嘴唇對虎仔說:“虎仔,我答應你,可你以後不要再到外面亂玩女人了好嗎?”

虎仔一聽,激動的擡起頭好象還相信一樣的問:“真的!”

“嗯,”

胡秀英臉一紅應道。

“哪……我們……我們……”

虎仔興奮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胡秀英見他這樣子,知道他想說什麽話,紅著臉問:“廠長今天在不?”

“哦,出差了,不在。”

虎仔忙說,胡秀英白了他一眼,低聲說:“那你還不去把門關了。”

虎仔一聽大喜,忙關了車間的門,他們這個訂紙盒的房間平時是不會有人進入的,一般整天到晚就他們倆,所以胡秀英就想在這里把身子給他,她知道虎仔住的地方是與別人同租的不方便的,這時胡秀英見虎仔關了門,又見他傻傻的站著不知道怎麽樣才好的樣子,就紅著臉對他說:“你還不把衣服脫了?”

虎仔一聽反問她:“那你呢?”

胡秀英見他真是傻的可以,紅著臉笑道:“你先脫了我再脫呀”虎仔一聽,忙用最快的速度一下子脫光了衣服,胡秀英這時也是很難爲情的,紅著臉瞄了一下他的下身,只見他的兩腿之間挺著一根早以殺氣膝膝的“陽具”正向著她警禮呢,“大姐,我脫光了,你也脫呀?”

虎仔對她說,邊想著就要看到自已日思夜想的大姐裸體了,興奮與激動在他的內心互相鬥爭著,又想著天天與自已在一起的大姐身體到底是什麽樣子的,她的奶子大還是小?下面的毛多還是少?這個迷底馬上就要實現了……

胡秀英見虎仔這樣色迷迷的樣子,到底還是很難爲情,忙轉過身子,背朝著他,紅著臉伸手慢慢脫下了上衣,白色的乳罩露了出來,她是背向虎仔的,所以虎仔只能看到她的後背,只見她的後背肌膚雪白光滑,白色乳罩後面的細帶在她的後背肌膚上形成了一個‘共’字型,由於胡秀英生的很豐滿所以使細細的乳罩帶子都陷入她那兩腋下面雪白的肉里,看上去非常誘人。

又見她彎下身子脫下長褲,一條淡黃色的褲衩露了出來,一雙雪白豐滿的大腿看上去另人眼花,虎仔看的差點連心髒也快跳了出,原來大姐的身體是這樣的白,胡秀英又把兩只雪白的手臂反伸到背後,慢慢用手指解開乳罩的扣子,就拿下了乳罩,她這時早已羞的滿臉通紅,當著一個比自已兒子還少的男孩脫衣服,怎麽不叫羞愧呢,她狠下心,雙手抓住褲衩,彎下腰就脫了下來,只見一個豐滿雪白滾圓的屁股露了出來,中間一條深深的屁股勾把那雪白的屁股分成兩辨半圓形。這樣她一絲不掛了,天哪,大姐的屁股這樣美啊,虎仔雙目緊緊盯住這個豐滿的屁股看的發呆。

胡秀英這時羞的連脖子也紅了,畢竟虎仔比自已的兒子還小,自已都45歲了,真是難爲情死了,但已脫光了醜媳婦總要見婆婆的,就慢慢轉過身體,正面對著虎仔,紅著臉含羞的的低下頭,不好意思看虎仔。

這時的虎仔激動的忍住呼吸,興奮的滿臉通紅,一雙眼睛睜的老大,首先看到的是大姐一張因爲含羞而通紅臉,雪白的胸前是一對由於年齡與生過孩子的關系而有點下垂的乳房,一對潔白的奶子上兩棵紫紅色的乳頭,與雪白的乳房一對比特別顯目,乳頭四周是一圈淡紅色的乳暈,迷人極了,雪白的小腹稍稍有點隆起,三角區上是一大片又黑又濃的陰毛,兩條滾圓雪白的大腿誘人極了,啊,原來大姐的裸體是這樣的美,乳房這樣豐滿,陰毛這樣多,虎仔看的發呆了,站在地不知怎麽辦才好,胡秀英低著頭,把女人最神秘的部位全裸露在虎仔的面前,不覺羞的滿臉通紅,見虎仔沒有動靜,慢慢擡起頭一看,只見虎仔雙目緊緊盯著自己兩腿之間上的陰毛看,不覺被看的連脖子也紅了,低聲道:“虎仔,傻呆著幹嘛啊,還不快過來呀?”

虎仔一聽,才回過神,紅著臉道:“大姐,我……我……”

胡秀英看他這樣子,紅著臉問:“我我什麽樣?”

“我在想,一會我把你壓在身下,而你比我大這樣多,我想,我想會不會對你不敬呢。”

虎仔紅著臉說,雙目還不停的在她的身上盯著看,胡秀英一聽。被他說的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啊,叫我怎麽說你才好呢,一會大姐不會怪你的,你放心好了,”

虎仔一聽,忙走了過去,一下子抱住了她那雪白豐滿的身體,只感到她的肌膚柔軟,光滑。張嘴在她的粉臉上亂親亂吻,胡秀英也忙伸出一雙雪白滾圓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臉對著臉的迎吻著,一對柔軟無骨的奶子緊緊貼在虎仔的胸膛上,又感到自已的小腹被一根硬硬的東西頂住,這根東西還停的在自已的陰毛上磨擦著,弄的她嘴內呻吟著:“嗯……嗯……”

下面也開始有點難受起來,知道自已的陰道也有點濕了。

胡秀英閉著上雙目,兩張嘴對在一起深吻著……虎仔反手抱在她那光滑的後背上不停的撫摸著那雪白背部,胡秀英被弄的非常難受,下體不停的用力磨擦虎仔的小腹,口內含糊不清的呻吟著“唔……唔……唔……”

這時虎仔把雙手慢慢往下摸,摸在她那雪白光滑的屁股上,雙手分別抓住兩辨柔軟的半圓屁股不停的摸著……

胡秀英這時已渾身發熱,含糊不清的說:“虎仔,我……我們到那邊去……”

邊說邊把虎仔擁到車間東邊一個空地方,虎仔一看,問:“大姐,怎麽搞啊?”

你去把紙盒拿幾個來放在地上。“胡秀英邊說邊推開了他。虎仔忙拿來紙盒放在地上,胡秀英忙躺在紙盒上,把一雙雪白滾圓的大腿分開,當下兩腿之間露出了女人最神秘的”

陰道“,只見兩片紫黑色的大陰唇四周長滿了細細的陰毛,由於這時的胡秀英已動情了,使得陰道已張開了,裡面紅東東的早已濕潤了,虎仔一見,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壓到在她的裸體上,雙手抓住她前胸那對柔軟無骨的奶子上又摸又抓,早已堅硬的‘陰具’找到了那個已很濕潤的‘肉洞’很順利的一下子插了進去。”啊……你輕點……痛啊……“這一下子整根插入痛的胡秀英大叫一聲。嚇得虎頭蛇仔就停了下來:”

很痛嗎?那我先不動了“胡秀英美目白了他一眼,嬌聲道:”

你一下子就插到底了怎麽不痛呢,“”對不起大姐,我可能是太激動了,那我不動可以嗎?“虎仔說,胡秀英用手指點了一下他的臉,嬌聲說:”

你啊,誰叫你不動了,你先輕輕的動啊。“虎仔一聽,又慢慢開始動了,”

嗯……嗯……嗯……“胡秀英也開始輕輕呻吟起來。

虎仔感覺大姐的‘陰道’越來越濕潤了,就不停的上下挺動起來……”啊喲……嗯……快點……再快點……嗯……好舒服啊……嗯……“胡秀英舒服的呻吟著一下緊接一下,虎仔已大汗淋淋了,呼吸緊促。只聽的”

撲滋,撲滋‘的聲音,胡秀英不時的把小腹往上挺配合虎仔的動作,嘴裡不斷的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嗯……好舒服啊……嗯……虎……虎仔……你好棒呀……嗯……”

一雙手臂反抱在虎仔的後背上不停亂摸亂擦著……

虎仔越見她這樣子他就越用力的抽插著……

這樣抽插了十分種,虎仔只覺下腹一熱,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白色精液沖進了胡秀英的“肉洞內。身體一下子軟倒在胡秀英的裸體上。

胡秀英也正要快到高潮了,突覺下身一熱,激動的流出了陰精,雙臂緊緊抱住虎仔的身體。”大姐,我好舒服……“謝完精的虎仔感覺全身舒服。胡秀英這時大腦也理智了,紅著臉含羞的說:”

還不快下來。虎仔一聽,忙離開了她的身體,兩人起來穿了衣服,這時兩人心理都得到了滿足,人也理智起來,都不好意思的一聲不響的又開始訂著紙盒。

胡秀英內心很矛盾,現在自已已和他發生了關系,以後還要與他天天在一起上班,平時雖然他喜歡叫自已大姐,可是自已都把他當成后輩看的,平時總是關心照顧他的,以後在他的面前自已哪還有那種上輩的威嚴,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