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武記

天武記

作者:紫屋魔戀

第一章

嚇得雙腿發軟,跌坐在地上,一身青衣的小書僮牙齒打著顫,連逃開的力氣也沒有了。

眼看著一直以來盡力服待著的公子爺,竟被一刀橫劈成了兩段,血泊之中的下半身僵死

在那兒,只剩下伏地的上半身以雙臂努力地爬著,拚命地想要爬出山賊的眼。可是已經來

不及了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兒,所做過最累的事就是在護院的陪襯下練武,打著好玩而已,

連汗也沒曾流過,在這血腥的情況下,怎麼跑得遠呢?很快的他就動也不動了,只留下那

看來還頗順眼的書僮軟癱著。

「不壞嘛!」手中的大刀插在地上,那看來為首的山賊嘻笑著,身材高壯的他連手也比

常人大得多,大手輕輕一扯,包袱就給扯破成了兩半,掉出了金光耀眼的珠寶,在日光照耀

下光亮環生,格外誘人心魄。

「這一票可賺了真不少。喂!大家都來看看,光這串珠子…嗯,難得難得,都一樣大小

,只怕光這個就可賣個三五百兩銀子喔!好肥的傢夥,喂,小子,乖乖得在那兒不要跑,很

快妳就可以去陪你家公子了。」

「不..不要..」嚇困了的小書僮連站也站不地來,光只是山賊的眼神彷佛就可以將

他釘死在地上,那些護院們閒著無聊時也教過他幾手,但看著這些人凶神惡煞的樣子,就算

有幾分武功也早嚇飛了。

「別玩了。」一個冷冷的聲音響了起來,那身材高壯的山賊好像聽到了雷鳴似的,整個

人登時直挺挺的站穩,其他人也像是回過了神來,連手上的珠寶落到地上也不管。另一邊的

山道上,一個山羊鬍的老人慢慢走近,那書僮原想告訴他這兒有山賊,叫他走遠些,奈何聲

音到了嘴邊就是說不出來。

「可別留下活,走上了這路子,可是隨時有性命之憂的,像你們這樣不當回事,怎麼可

能活得久?」

連句是都不說,那高娙的山賊舉高了大刀,逼向小書僮,刀上的血不斷地滴下來,小書

僮嚇得兩眼發直,連動也不敢動一下,眼看著就要被一刀兩段了。

看那小書僮嚇得癱在那兒,完全沒有掙扎或者逃走的動作,那山羊鬍老頭向著他,眼神

微微一瞥,只當這小子已經嚇破膽子,死了七八成了,別過臉去檢視著戰利品,似乎對他已

經完全沒有了興趣。

突然間,那山賊手上的刀落了下來,砸在石上橫跌開去,迸起的金星之中,小書僮只覺

眼前突地一陣腥風血雨,山賊們好像被雷劈過一般,在一陣劍風飄飛過後都倒了下去,只剩

下那山羊鬍的老頭子惡狠狠的看著來人,按著左手上臂的右手指間,汩汩的鮮鮮正向外流著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挨的劍。

「姑娘是華山門下的孫香吟。」手中沾血的長劍映日生光,閃得那女子的臉上一片亮,

英氣逼人而威風凜凜,若她方才不是一聲不吭,突然出手,而是逐一對戰那批山賊,大概

也不可能會輸吧!

揀回一命的小書僮摒住呼吸,一口氣也不敢出,倒在地上,臉都半埋在沙土之中,裝

成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帶著劍的好子,但他可不敢好奇,只想等著兩

人打完,離開現場之後,再趁夜偷偷的爬出去。

「算你們運氣不好,小小的一批山賊,原也不配由本姑娘手動,只是可惜..姑娘我

已經碰上了。」

那山羊鬍老頭聽到孫香吟之名,自知已無幸理。她是華山門下的高手,威名只在華山

掌門傅敏華之下,不只人美,劍法更是出神入化,武功之高、出手之狠早已揚名武林,黑

道份子聞之色變,他雖然武功也是不弱,卻絕不是她的對手,偏偏在幹事時遇上了她,真

是只能怨老天爺不保佑了。

陡地,那老人腳一踢,一股塵土飛向了孫香吟眼前。其實,那老人也知道,這招絕不

可能傷得到她,只是想趁她分心之際,抓了那個軟縮地上,已經嚇破膽子,離死不遠的小

鬼做人質,先逃得一命再說吧!

沒想到孫香吟雖是年輕,武林經驗的確不足,卻也不是這種小手段可已撂倒的,她身

形微動,當那老頭發現時,孫香吟已閃在那小書僮身後,只待俯身衝來的老頭子一到,一

劍就向著他胸口刺下去。

那老頭子這可是奮力一搏之下的全力施為,加上孫香吟的行動又快,待得他看到時,

劍尖距他胸口已不過三尺之遙,劍失雖還未至,但劍風所及,胸前已痛得像是被刺穿了,

要逃開已經來不及了。

眼見已經無幸,那老頭惡向膽邊生,對飛來的長劍竟連避也不避了,手揮處漫天紅霧

飛出,瞬時就將孫香吟給罩在其中。

說時遲,那時快,孫香吟眼看已來不及閃開了,她情急生知,腳下一挑,已將那小書

僮挑了起來,讓那紅霧整個打在他身上,同時皓腕一振,長劍化做一條長虹疾飛而出,將

那老頭穿喉而過,釘到了遠遠的樹幹上。

「你..你殺了我又有什麼用..」喉中鮮血噴出,聲音急速嘶啞,那老頭的眼睛卻

發著亮,孫香吟這才發覺,方才出手太疾,兩相距又太近,雖說她反應極快,但右腕上已

沾上了些許紅霧,而且那紅霧不知是什麼藥物,一沾上手竟是立刻就消失了,一股熱燥登

時從皙白如玉的皓腕傳了上來。

「那【夢仙散】可是老夫窮盡一生心血所研製出來的,一旦沾上,不管你是三貞九烈

的烈女也好,甚至是小孩子也罷,立刻都會慾火焚身,纏綿情慾至死方休。這裡全都是死

人,連我也要死了,哈..哈哈!」

「看你..看你要找誰來解毒?老夫倒要在鬼門關前等著,看武林出名的冷艷魔女,

給慾火煎熬到脫陰而亡到底是什麼模樣?」咳聲之中,最後的幾個字已經是聲若遊絲,還

沒說清楚,那老頭便已斷氣了。

冷冷的哼了一聲,孫香吟點了手上的幾個穴道,將那燥熱之氣止於小臂,從那熾熱之

氣看來,藥力絕對不弱,但以她孫香吟的功力,無論什麼絕頂仙藥,要壓抑個一時三刻甚

或硬是逼出,絕非難事。

「姑..姑娘..仙姑..救我..」小書僮似是呆傻了,直到這時才敢說出聲來,

他看到那女子一身白衫,皎潔白淨清冷高雅,竟當成了下凡仙女,也不知哪兒來的勇氣,

他抱住了孫香吟的腳,拚命的懇求著,「我好..好熱..那壞老頭..的毒藥..弄得

我..好熱...」

看著他乞憐的模樣,孫香吟心中一軟,沒有一腳踢開他。

「你幾歲了?叫什麼名字?」孫香吟蹲下了身子,輕輕扶起了那癱軟的小書僮,如果

不是他擋住了大半的藥霧,只怕孫香吟也要遭殃,因此孫香吟的聲音極其溫暖柔和,完全

不像她以往的樣子。

只是孫香吟的冷艷魔女之名絕非幸致,她一向冷麵冷顏慣了,要擺出溫和神色真是困

難,那種僵硬模樣使得小書僮退了幾步,怯生生的是動彈不得。

「我..我十六了..還沒有名字..公子都叫我小子..」

心中苦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難不成練武久矣,她真變成了夜叉樣兒,怎

麼連這麼一個小孩子都會怕成這樣?

孫香吟慢慢步向那老頭子,拔回了長劍,拭了拭劍上血跡,轉身慢慢走向那小書僮時

,突然身上一熱,渾身一陣虛軟,差點站身不住,靠著長劍拄地才不至於倒下,一股強烈

無比的熱流,奇快無比地在身上盤旋著,本來被孫香吟以高絕功力壓制住的藥力,沒想到

竟會這麼快就爆發開來,而且來勢是這麼火烈,竟是完全抗禦不住。

「仙..仙姑..神仙姐姐..」看著孫香吟拄著劍,額上汗珠一顆一顆地落下地來

,那小書僮鼓地了勇氣,爬了起來,走到孫香吟身前三尺才停住,發顫的手想伸出去,想

要扶住搖搖欲墜的她,卻又不敢。

「你怎麼了?有沒有..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

「扶..扶我一把..這些..這些山賊的賊窩子應該..就在那兒..麻煩你..

先扶我過去暫休一下...」

將纖纖素手伸給了小書僮,脫離了長劍的孫香吟整個人幾乎是登時軟癱,靠著那小書

僮攙扶著才不至於倒下。

「我..我中了毒..不能走路麻煩你..能..能不能背我一下..對了,你中的

毒怎麼樣?」

「還是..還是很熱..不過還好..」摸到孫香吟皙白如玉琢的素手,小書僮吃了

一驚,畏怕的神色減了幾分,擔心的表情倒佔了大半,「怎麼..怎麼這麼燙?我都沒什

麼感覺呀..神仙姐姐你別用力..我背著就好..」

他看似小孩,背起人來倒還有幾分力氣,孫香吟只覺他的背上舒服之極,體內如同火

燎般的她被灼得嬌慵無力,真想就這樣軟癱著算了。

一邊運功壓藥力,孫香吟一邊尋思,這才想到了其中關節:這毒藥想必是那老頭子煉

來專門對付武功高手用的,中毒的人不運功壓抑則已,一旦運功,雖然可以暫時壓制住,

但隨著藥力逆功而入一旦爆發時便更為難抑,孫香吟也不是不曾遇上此道高手,只是沒想

到山賊群中竟有如此人物。

睜開了眼睛,看著背著她的那小書僮小小心心的走著,生怕震到了她,孫香吟心中一

陣歎息,沒想到一時大意,竟造成如此結果,那藥力爆發的力道之強,顯然不是孫香吟的

功力可以壓得住的,看來自己的貞濼之軀,是註定要給這小書僮佔上大便宜了。

孫香吟成本是想強壓著藥力,趕快回華山去,將自已的身體獻給一直和她相戀著的大

師兄博敏華,不過現在看來已經不可能了。一思及此,孫香吟不禁一陣嬌羞,若不是那藥

力的影響,大概自已還不會這麼快就投降,只希望這小書僮是個憐香惜玉之人就好了。

短短的路似是走上了好久,當走入山賊那小小的山村時,孫香吟已被體內藥力煎熬得

玉體酥軟,若不是那小書僮緊緊抱著她的腿,而她又抱得他那麼緊,怕才在半路上,孫香

吟就要滑下來了。

「再..再扶我一把吧..走到那間..那間屋裡去..」

孫香吟喘息得很辛苦,這藥力實在太強烈了,加上從未和男子觸碰過的胴體被這小書

僮緊緊地背著,初次接觸的男性體味也強烈得教孫香吟心生蕩漾。

幸好孫香吟中毒不算太深,這小書僮又是老老實實的,對她又敬又怕,一路上連話也

不敢多問一句。

已耐不住嬌喘噓噓的孫香吟很清楚,只要這小書僮有那麼一點兒想頭、那麼一點兒膽

量,在半路上就對她上下其手地挑逗的話,孫香吟一定會在路上就懇求著他的侵犯,一定

會的,即使到現在,孫香吟也不曾丟下想被他強姦的心情,只希望自已不要成為光天化日

下需求男人的淫婦就好了。

「神仙姐姐..他們的屋裡有解藥嗎?」怯生生地問著,小書僮的言語之中擔憂的神

色是那麼明顯,孫香吟一路上喘息噓噓,連話都說不出口來。

不知怎麼的小書僮就是知道,這下凡的神仙姑娘,現在可是在辛苦地忍耐著毒藥的煎

熬,她那火熱的呼吸、灼燙的肌膚,使得一路背著她的小書僮也是心癢癢的,卻沒想到自

己怎麼會這樣沒什麼事情。

「不..不會有的..」心慌意亂的孫香吟嬌滴滴地呻吟著,她已經熱得受不了了,

如果不是最後一絲理智作崇,她真的好想他把自已剝得光光的,至少也涼快一點。「這種

毒..非常害人..絕對不會有解藥..」

「那..那怎麼辦?我現在還沒什麼事,可是神仙姐姐你..你燒得好厲害..而且

還好難過的樣子..要不要到山下去看醫生?」

「醫生沒有用的..」看那小書僮轉回頭來,擔心地看顧著她,孫香吟只覺得羞赧,

整個臉兒都埋在他背上,溫溫涼涼的,好舒服好舒服。

雖然孫香吟實際上極為不舒服,難過得真想好好發洩一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孫香

吟現在只想安慰這善良的孩子。

「你..嗯..放..放心好了..你不會有什麼事的..這種毒藥只..唔..只

是用來..用來害女人而已..」

「那你怎麼辦?」小書僮急得快哭了,若不是還背著她,不敢亂轉,只怕他已經慌得

到處亂跑了,「神仙姐姐...」

「放心..呃..我..我知道該怎麼解毒的..所以要你抱..抱我進去..放我

下來吧..慢慢扶我進去...」

孫香吟頰上一陣甜美的暈紅,美得讓小書僮差點止住了呼吸,從來濡看過這麼漂亮的

女孩子,尤其是她方才聖潔得像仙子一般,手握長劍、睥睨四方,感風凜凜的像神仙一般

,現在卻又是這麼虛弱。

「那麼..我能不能幫上忙,神仙姐姐?只要可以..我一定幫忙的..」

「你..你當然幫得上忙..」孫香吟軟在他肩上,住他半扶半抱的走進了房間裡去

,看來這孩子還年幻,全然不解人事,恐怕..恐怕還得要自已來指導他呢!「唯一的解

方...就是你這個人而已...」

「嗯..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會幫上你的,神仙姐姐..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辦..

你一定要教我才行...」

走進了還算可以的房間,孫香吟轉過身去,慢慢地褪去了衣物,將白淨的衣裳鋪到床

上去,再轉回頭來的她不禁退了幾步。

「神仙姐姐...你怎麼了...唔...我又...好熱喔...」

不知就裡的小書僮拭著滿頭滿臉的汗,但不知道為什麼,汗水仍一直冒出來怎麼都擦

不乾淨。

不過,小書僮仍然沒有移開目光,和他裸程相見的孫香吟真的好美好美,她白嫩的臉

蛋兒一片暈,紅嬌美無比,櫻桃般的小嘴半開半闔,又好像想說話又好像在要求著什麼,

胸前那雙白玉球兒又高又挺,上面兩點櫻桃色的紅點,脹得好艷,隨著她的呼吸輕微地抖

動著,雪白的玉腿輕輕地夾著,股間那柔潤的烏黑,像是有點濕氣在上頭似的。

也不知是為什麼,一看到眼前仙女這麼美艷的模樣,小書僮就感覺到有一股衝動,好

想要做些什麼,自已的陽具已經高高地挺了起來。

天哪!怎麼會那麼大?孫香吟真的吃了好大一驚,她雖不曾真的見識過,不過那麼大

應該算是異常的吧?看起來又硬又挺,前頭還抽絲般地吊著一絲液體,至少大概有個十來

寸長,難不成為了解毒,自已要承受這種兇器插進來嗎?

「嗯..這個..」看著孫香吟似燃著火的眼光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腿間,小書

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師父在教公子爺武功的時候順道也教了我幾招,像什麼呼吸吐納的方法,還說..

還說什麼天賦異稟,不可以荒廢的話...」

看來自已真的是在劫難逃,躲不過被這般異物佔有的命運了,深知自己身上的淫毒已

經慢慢開始發作,孫香吟緊咬著牙,忍耐著火熱的慾望爆發前的難受,她非常渴望被這男

人給佔有,卻又害怕那般異約會把含苞初放的自已給弄壞了。

「你..」口乾舌燥的孫香吟感到自己體內愈來愈熱了,就好像有一把火正灼燒著自

己週身一般,尤其是練武者要害的丹田處,彷佛已被火焰給融化了,連想以深厚功力強加

壓抑都沒有辦法。

運功本就是心中存想,將內息慢慢導引,偏偏孫香吟只要一想到丹田,那灼熱便似火

上加油似的更形強旺,孫香吟才試了一次,就已經慾火如焚,再也不敢試了。

嬌羞地走到他的身邊,孫香吟雙手摟上了他的背,將自已整個火燙的身子貼了上去,

邊在他耳邊說著,要他該怎麼樣為自己解去淫毒的肆虐。

天啊!怎麼會這樣的?一夜的瘋狂歡愛後,被暖暖的日光映上身來,赤祼著的孫香吟

好不容易才張開了眼睛,往旁一瞧,身邊的小書僮已不知到哪兒去了,只留得枕畔的體溫

還暖洋洋地熨著她。

一邊想著昨夜的種種,孫香吟嘴邊湧起了嬌媚的笑意,昨夜的他是那麼溫柔聽話又不

知要領,逼得孫香吟強抑羞意,以纖纖玉手將他那火熱的陽具引領著,慢慢地帶入了自己

已是水滑潺潺的穴中。

那灼燙的異物一開始便灼疼了她,要不是之前在孫香吟的引導之下,他的手已不知在

孫香吟乳上巡遊了多少次,遏得強抑慾火的孫香吟春心蕩漾不已,直到快要承受不住的時

候,孫香吟才一面將他炎入自已胴體和自已做最親密的結合,一面運功到丹田處,讓那慾

火在體內體烈無比的爆發,弄得孫香吟穴口處濕濘無比,使他輕易深入,否則孫香吟武功

雖高明,但以嬌嫩柔弱的處子之軀,怎麼承受得起那超乎想像的弱物的進入呢?

才一突入,那被撐裂的疼便讓孫香吟枊眉緊皺,還疼的連眼浪都流出來了,幸好體貼

她的小書僮懸崖勒馬,否則,破瓜之痛該更是難受。

想到他那麼的溫柔,一旦孫香吟稍露痛楚,立刻就懸崖勒馬,直到得到了孫香吟的首

肯才肯再動作,孫香就忍不住甜笑。到後來她實在受不住那藥力的煎熬,終於將他完全納

入體內時,痛楚和脹滿的飽實感也達到了最高峰,超過她所能承受的感官衝擊,讓孫香吟

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結果小書僮竟也一直忍著本能的鼓動,就那樣插著不動,只是溫柔地搓撫著孫香吟已

被慾火烘得高挺的雙乳,直到孫香吟酥得受不了,才開始輕緩的抽送。偏偏這種溫柔頂挺

,正適合為嬌弱的處女開苞,加上強忍之後,爆發的藥力又弄的孫香吟情難自禁,雖然是

他的巨偉異物,也能承受,很快孫香吟就稚拙地動作起來了。

偏偏在春心方動、熱情難抑的情況下,孫香吟完全不能控制自已的感官,連說的話也

是亂七八糟,小書僮原本還聽著她的話慢慢抽送著,到後來實在受不了她的捐說八道,加

上那藥力也逐漸起了作用,小書僮慢慢順著本能動作起來,雙手扣著孫香吟的纖腰,讓她

再也離不開自己,陽具在孫香吟穴內幹得愈來愈狂猛,愈來愈大力了。

那樣強烈的衝擊,穴裡頭雖然疼得孫香吟實在難過,但那本能的愉稅,使得孫香吟也

忘了形,順著蕩漾的春心、騷治的本能,媚態百出的頂挺迎送,享受著被他姦淫抽插的過

程,直到在那美妙無比的快感之中崩潰洩陰,承受著男人那烈火般滾燙精液的衝擊。

偏偏那小書僮年輕,雖然已經在她體內一洩如注,轉瞬之間卻又復剛硬,竟能鼓起力

氣再戰,將淫毒未盡的孫香吟再次擺平。

大難剛過的孫香吟雖然難忍羞意,勉強想要抗拒,但那快感仍盤踞未退,本能的渴求

仍強烈無比,再加上又不忍拂他的意,只得摟抱著他,任他盡情拖為,再次勇猛抽送,將

她再度奸得舒爽已極。

才微微一動就疼得難以忍耐,身子好像快要裂開一樣,一想到這是自已昨夜瘋狂淫蕩

所致的後果孫香吟忍不住不羞紅了宜嗔宜喜的俏臉。

微微環視了四週,自己身上的薄被雖然輕暖,薄得像是不存在那樣,孫香吟卻是一點

兒揭開的勇氣也沒有。

原本床上並沒有被子,看來是那小書僮事後找來,為自已蓋上的,他真的好善良體貼

偏偏陽具又那麼大,那麼能征服女性的身心,一想到日後的夜裡,每次都要承受那快樂,

孫香吟想得心裡又甜滋滋起來。

嬌媚地歎了口氣,孫香吟真沒想到,自己竟發出這麼嬌甜的聲音出來,只是比起昨夜

初嘗的,身為女人的感覺,這種初次體驗又算得什麼呢?

鼓起勇氣,揭開了被子,暈紅登時燒得孫香吟整張仙般的臉蛋兒全燙了,雪白的雲臂

玉股間儘是落紅和淫液不用說了,墊在身下的潔淨衣裳竟也沾滿了昨夜的戰績,那面積之

廣、沾染之深,幾乎整件衣裳都沾遍了,她昨夜到底浪成什麼樣子啊?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