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法戰02

艷法戰02

內容簡介:

美女安吉麗娜想要報復史威恩,不料大學城中傳出其被史威恩強奸的傳聞,

反而被史威恩所要挾,鬥智斗勇中,兩人維持著某種微妙的平衡。

史威恩開始對魔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圖書館自學了一段時間,出人意料

地把埃文打敗。大學城外的高級妓院裡,前去瀟灑的史威恩無意中救了一個頭牌

花魁,這個迷人的女人卻有著神秘的背景……危險正在逼近,而史威恩卻毫不在

意,他征服了初戀,讓老對手斯科特慘遭羞辱,但卻引起了對方的仇恨……

且看史威恩怎樣扭轉局勢,收服美女……

目次:

第一章 魔法學徒

第二章 嬌小姐與臭小子

第三章 紅房子的合法訪客

第四章 漂亮小妞

第五章 初戀情人

第六章 又一個處女

第七章 花酒伶人

第八章 圈套

第九章 傲慢的修城

人物介紹:

侯公子:來自帝都的貴公子,為人好色。

海絲特:史威恩的老鄉,初戀女友,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

蘭 迪:一個有著神秘身分的頭牌花魁,欲藉助史威恩的力量完成心願。

雷 特:侯公子的保鏢,實力不可預測的高手,用的兵器是一柄極寒寶劍。

綠 蒂:蘭迪的小侍女。

第一章 魔法學徒

史威恩愣了一下,「闖禍,我闖了什麼禍?」

「少爺,你是不是還見過安吉麗娜小姐?」

梓琴提到了那個女人,史威恩頓時明白過來,於是不再說話。

「少爺,我提醒過您的,她可是伯爵的女兒!」梓琴憂心仲仲地說。

「哦!」史威恩看起來有氣無力,懶洋洋地回答。

其實,在史威恩的心裡,伯爵的女兒又怎麼樣呢?伯爵?嘿,他還真的沒有

見過,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他卻明白,安吉麗娜恨自己是理所當然的。

梓琴盡管嘴裡責怪,但也只是提醒史威恩而已。見他毫不在意,也就只能頹

然地作罷。不過,她的小少爺總算回來了,眾人心裡都安定許多。

當夜,史威恩就在酒樓過夜,梓琴把他安置在酒樓的閣樓中。

第二日,潘迪特先生再一次到酒樓來,將諸多手續和契約書一一交付給史威

恩。

作為契約人,潘迪特總算解了心頭一件大事。

「潘迪特先生!」史威恩突然說道。

「有事嗎?」

「是這樣的,我想委託你繼續做我的契約人;帝國的法律規定,在沒有找到

新的契約人之前,原契約人不得擅自離職。我說得對嗎?」史威恩笑咪咪地問道。

「少,少爺!」潘迪特艱難地咽下口水,畢恭畢敬道:「您難道不準備再重

新找一個新的契約人嗎?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個……」

「不用了,我決定繼續讓你做我的契約人!」

史威恩小少爺在昨晚詢問梓琴後,便有了這個打算;既然有潘迪特這麼一個

老好人給自己看著攤子,幹嘛再找一個呢?而且,這老頭兒似乎想快點擺脫自己

,嗯,嘿嘿,那就讓他繼續擔任好了!史威恩不懷好意地想。

史威恩交代完這番話,便自行離開了。

潘迪特看著小流氓瀟灑的背影,兩腿差點站不穩倒在地上了。他翻著白眼,

頭暈目眩的感覺直往腦袋上湧,止不住打著哆嗦重復說道,「光明神,天哪,你

不會要這麼折騰一個可憐的老頭吧……」

胖子羅伯特的圖書球還在史威恩這裡。那個胖子既然一直沒有向自己要,看

來自己也沒必要給他。

史威恩自行進入了圖書館。

再次找到了《魔法入門》,史威恩將上次看過的篇章溫習一遍,又多了幾分

心得。

史威恩心中浮現昨日和安吉麗娜「決斗」時的場景。

無意之中,居然使出了「火焰龍虎爪」,讓「決斗」起了戲劇性的變化,安

吉麗娜最後落荒而逃。

想到安吉麗娜一臉羞憤、差點哭出來的表情,史威恩心中一股成就感油然而

生。

 

「魔法,這玩意還挺好用的!」

他喃喃自語之時,一團火焰在手中如同剎那芳華般悄然盛開。殷紅、燦爛,

讓人心神激蕩,這就是力量。

對於魔法,花花公子慢慢有了興趣,而且越來越濃厚。

時間流逝如水,光陰荏苒之間,由於突然萌發的興趣,史威恩居然一連數日

都泡在圖書館中。昔日小混混的影子在他的身上似乎消失了,反而圖書館那個看

門老頭對這個「好學」的新生青睞有加,因為這名學生在每日清早便踏著晨曦而

來,直到日已西下,圖書館要關門的時候,才不捨地離去。

「年輕人,刻苦學習可真不容易啊!」老頭有一次這麼當面誇獎史威恩。史

威恩很少被人當面如此誇獎,他覺得這種感覺真是新鮮。刻苦學習?這樣的字眼

竟然能用在自己身上!

不過,這也是種十分不錯的快樂。

 

「老頭,我可會成為大魔法師!」史威恩這麼回答。

泡圖書館看魔法書的日子過了大約有一個月,生活平靜而充實。至於安吉麗

娜,自從上一次被史威恩狠狠得罪了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

史威恩很想再去看看她,但又回想起上一次贏了安吉麗娜的情形,不過是自

己運氣好而已;如果再次碰到這個兇巴巴的娘們,不見得能有上次的機會,更不

知道她會怎麼報復自己。

所以,還是老老實實提高自己的實力,等到有足夠把握的時候,再去會會她。

至於那本《魔法入門》,史威恩已經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邊看邊學,掌握

得十分熟練。

只是有幾點讓他始終想不明白。

那就是他可以不用吟誦任何咒語便直接使用所有的初級魔法!

一個人,或者說一個有修習魔法天賦的人,一般來說,只能擅長使用一種元

素系的魔法。

火,冰,雷,作為三種最強大的魔法,各自有其傑出的優秀魔法師,而且在

學習初期可以體現。

但史威恩以為自己無論對哪種魔法都得心應手,並沒有感覺到自己擅長哪一

種系別的魔法。

若是以前,史威恩不會對這種問題動腦筋。。

但現在,史威恩的魔法修為可謂一日千裡,對於魔法的癡迷程度,也隨著自

己能力的提高而一日比一日加深。

這兩個問題,他在《魔法入門》中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一個月之後,史威恩認為《魔法入門》已經沒有可學之處,他打算從明天起

,換一間圖書室繼續「偷學」魔法。

東二和東三教室也涵蓋了一年級課程的內容,當然,部分范圍可能超出了他

們的所學。

史威恩終於換了地方,花了一上午的時閒,他翻遍了東二的線裝魔法書,感

到十分失望。

「太無恥了,這些玩意完全是抄襲《魔法入門》嘛,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史威恩氣呼呼地離開如同一個巨大鴕鳥蛋的圖書館,在京雲酒樓附近的一個

小酒店吃了中飯。

下午,他就直奔胖子羅伯特的小套房中。

胖子果然在家,他開門看到史威恩,驚訝而興奮地說道:「嘿,史威恩,我

的兄弟,你總算想起我來了。好一陣子沒有看到你,都去哪裡快活了?」

史威恩翻了翻白眼:「胖子,我可不快活,這段時間我都在圖書館待著呢。」

胖子早就將借給史威恩圖書球的事情忘到九霄雲外,聞言驚訝說道:「老兄

,你說你這一段時間都在泡圖書館……」

這可真是個讓人難以相信的消息,這個花花公子難道不是一時興起,去圖書

館胡亂逛逛?

見史威恩重重點頭,胖子總算相信了這一點,不過,他還是相當吃驚。

「史威恩,莫非你對魔法這玩意有些興趣。哈哈,那可真是有意思!」

 

「別說那些閒話了,胖子,我有件事想問你!」

史威恩便將自己在東二看到的資料都來自《魔法入門》這件事告訴了胖子。

 

「抄襲?」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氣,作為魔法學院的準二年級學生,他自然知

道抄襲對那些知名的魔法師們意味著什麼了。

 

「你確定是這樣嗎?」他疑惑地看著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琢磨著他的意圖。

史威恩肯定地說道:「即使不算抄襲,也大部分是來自這本書。我可以肯定

!」

胖子見狀便不再說話,過了好一會,他才說道:「這樣吧,我去問問米勒老

師,他對魔法的造詣很深,應該可以判斷到底是不是抄襲!」

史威恩點點頭,離開了胖子的住所。

連續幾日的學習被打斷,史威恩一時也不想再回去圖書館,就回到了京雲酒

樓。

這個時候已經過了吃飯時間,酒樓沒什麼人。

史威恩和幾個夥計打著招呼,上樓到紅月和梓琴常常待的房間。

 

「少爺,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開門的紅月看到史威恩不無驚訝地說道。

史威恩走進門去,在紅月的豐臀上捏了一把,笑道:「我這可不是想你了嗎

?就早早趕回來了!」

紅月心中一蕩,啐了一口說道:「沒正經!是不是太累了,我就說嘛,每天

那麼辛苦學習那個什麼魔法呀,多累啊!」

史威恩走到房中,在梓琴和紅月中間坐下。梓琴站了起來,說道:「少爺,

你要喝茶嗎?」

史威恩見狀說道:「梓琴,我不是說過,沒人的時候叫我史威恩就可以了嗎

?」說完在紅月身上揩了一把油,「就像紅月這樣!」

紅月又啐了一口,臉上卻浮起了紅雲,顯得又驚又喜。

梓琴微微笑了,知道史威恩並不在乎什麼禮儀尊卑之類的東西,便在他身邊

坐了下來,似乎漫不經心地說道:「少爺,你在圖書館學得怎麼樣了?」

「還不錯!」史威恩感覺梓琴似乎有什麼話要說,問道,「怎麼了?」

「今天中午,安吉麗娜小姐來店裡吃飯了!」

「安吉麗娜!」史威恩脫口叫道,立即意識到了自己失態,但仍然有些好奇

,「她來酒店吃飯,奇怪,她怎麼還願意來照顧我的生意呢?」

「少爺長得俊嘛,人家當然想過來!」紅月帶著一絲酸意說。

史威恩得意地笑道:「紅月,哈哈,還是你比較聰明!」說完又要在紅月身

上揩油,卻被輕輕避開。

梓琴則顯得有點憂愁。她自然知道安吉麗娜和史威恩之間的過節,尤其少爺

一副滿不在乎的口吻,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事情。

史威恩內心遠沒有表面看起來這麼漫不經心,不過他卻說道:「梓琴,你別

擔心那小妞。嘿嘿,告訴你吧,她對我有意思呢,所以才若即若離地在我附近轉

!」

紅月立即做出了一副不要臉的表情。梓琴歎道:「希望真的如此。雖然約克

先生以前在帝都有一些朋友,但他去世後,那些人都沒有聯系了,如果安吉麗娜

小姐對少爺不利,恐怕我們很難翻身啊!」

這些話讓史威恩心中暗暗心驚。他沒想到梓琴想得這麼深遠,但他還是安慰

梓琴:「放心好了,伯爵小妞絕對不敢聲張這件事!」

兩個少女都是不信,史威恩便將那日洗澡時佔了安吉麗娜一個大便宜的事情

全盤托出。

兩女越聽越心驚,尤其聽說安吉麗娜居然裸體躺在史威恩這個「肉墊」上毫

無知覺,並且還用手「測試」過他那兒時,無不面紅過耳,大為害羞。

紅月眼神迷醉,如同喝了酒;梓琴忸怩不堪,眼神閃爍不定。

兩女心中自然浮現出那日同時「服侍」史威恩的艷景,一時情難自禁,三人

之間頓時多了一分誘人的春意。

史威恩說完,梓琴這才對他說道:「這件事,可不能再讓別人知道了!」神

色中更是多了幾分擔憂。

紅月自然也知道名節對於這些貴族女子的重要性。即使是她們,光想像史威

恩說的那些「下流場景」便感覺難為情,更何況一個出自名門富貴的大小姐。她

們實在沒想到自己的少爺和那高傲的大小姐之間還有這樣一層過節,這件事似乎

更難善了!

如果讓她知道整件事的真相,恐怕會想殺了史威恩洩恨。

「你們不說,自然不會有人知道!」史威恩笑著說,「除非她自己說出去。

不過,我如果將這件事告訴了安吉麗娜小姐,想必她再也不會為難我了!哈哈!」

在兩女的眼中,史威恩臉上的笑容霎時變了形;這個少爺也太……太那個了

。不過,她們操心那麼多也無濟於事。至於史威恩所想也有幾分道理,安吉麗娜

有此把柄在他手裡,是不會明目張膽地下手,可是背地裡呢?誰也無法預料。

「少爺,隨安吉麗娜小姐一塊來的還有幾個男生,似乎是她的追求者!」紅

月提醒道。

史威恩點點頭,忽然有人敲門;紅月開了門,卻是一個侍者。

「梓琴姑娘,下面來了幾個京雲學院的學生!」那侍者看起來有些驚恐,小

心看了史威恩一眼,「他們好像,好像……」

「好像怎麼了?」史威恩不滿地問道,瞪了侍者一眼。

侍者小聲說:「好像是沖著少爺您來的!」

梓琴和紅月頓時面色一變,史威恩笑道:「是嗎?那我可要去看看,是哪幾

個家夥找本少爺!」

史威恩一副巴不得有人惹事生非的表情,看在梓琴的眼裡,又是一臉擔憂。

侍者隨著三人下樓,果然看到了幾個年輕人在酒店的大廳裡坐著,一臉不耐

煩和不屑。

「少爺,你先別沖動,我去和他們先說說……」梓琴小聲說。

話沒有說完,史威恩就已經朝幾個年輕人走去。

其中一個年輕人也看到了史威恩,眼睛頓時一亮!

「哈哈,原來是幾位老朋友,怎麼有空來店裡看我啊!」史威恩大聲地打著

招呼。

這幾個人赫然就是埃文和他的朋友菲斯特,另外兩個生面孔想來應該是埃文

的同伴。

「就是這家夥!」

史威恩說話的時候,菲斯特對同伴低聲說。

埃文看了史威恩一眼,覺得這小子的表情還是那麼囂張。

「少臭屁了,小子!今天要讓你知道厲害,待會不把你打得滿地找牙,老子

把名字倒過來寫!」

埃文滿嘴火藥味的話語讓史威恩摸不著頭腦。

「兄弟,我們之間難道還有什麼過節嗎?」

「呸,別叫老子兄弟!我問你,你是不是曾經去過小紅房?」

「去過!」雖不明白對方為什麼發了這麼大的火,史威恩還是老老實實地回

答。

「嘿嘿!那就不要怪我了!」埃文臉上抹過一絲厲色,「史威恩,有種出去

跟我決斗!」

史威恩感到更加奇怪了。上一次在酒吧中和埃文他們有過一面之交,這小子

被自己耍了一道,難道是為了這件事?但那次可是他先惹上自己。

「我為什麼要和你決斗呢?」史威恩不屑看了埃文一眼,轉身便欲離開大廳

回到二樓。

「站住!」埃文大喝一聲,同時他身邊的三個同伴迅速將史威恩等人包圍起

來,這讓梓琴和紅月兩女無不臉色大變。

史威恩冷眼看著四個年輕人,神色泰然。

「埃文,我勸你最好讓開!」

史威恩的話聽起來有幾分冷酷。雖然知道這廝並沒有修習過魔法或者任何武

技,只不過是普通人一個,但埃文還是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涼意。

「讓開!嘿嘿,少做夢了!史威恩,我告訴你,如果今天你不和我決斗,我

絕對不會走的!」

埃文想到那些關於史威恩和安吉麗娜之間的流言,心如刀絞。這可是他們家

攀上貴族的一次大好機會,而且自己這一個多月來對安吉麗娜的感覺也發生了巨

大的變化,除了當初的利益關系,居然多了一些愛慕和佔有慾。

史威恩看著眼前快要失去理智的家夥,忍不住發笑。他不想惹上無謂的麻煩

,也不想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時就糊裡糊塗打一個無厘頭的架。

「那麼,埃文,你到底為什麼想要和我決斗呢?給我一個充足的理由,我便

答應你!」

史威恩笑著說道,他語氣是那麼平淡,讓身邊的人有些怪異的感覺。對方可

是要來和他決斗來著,他的反應卻似乎他們只是來吃一頓便飯一樣。

埃文雙眼通紅,聲音沙啞,看起來如同一頭發怒的狼,但他的氣勢卻絲毫沒

有將對方嚇著,反而史威恩的輕描淡寫,讓他看起來有一點滑稽可笑。

 

「混蛋——」埃文死死盯住了史威恩的眼睛,「我不知道世界上居然有你這

樣無恥的小人,雖然我非常不願意說,但是我還是要說出來:你這個禽獸居然在

安吉麗娜睡覺的時候,將她,將她——」

埃文說到這裡,竟然像有一個硬物塞住他的喉嚨,說不出來。

周圍的人都好奇伸長耳朵,急切想知道下文,史威恩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對安

吉麗娜做了什麼,就連隨同埃文一塊來的三個同伴,事先也只知道部分原因,所

以也很好奇。

終於,埃文雙眼赤紅說道:「你這個禽獸居然將她奸汙了!」

這句話一說出來,不光其他人大吃一驚,就連史威恩也震驚無比。他詫異地

盯著埃文,問道:「你聽誰說的?這種話可不能亂說!」

埃文見狀,以為史威恩默認此事,臉孔因為妒忌和痛苦扭曲得變形。他大聲

說道:「是誰說的不要緊,混蛋,今天我不殺了你,我不叫埃文。」

他的三個同伴,瞪著史威恩的眼神瞬間變得冷肅起來。

史威恩心中卻琢磨起來,這個傻蛋不知道從哪裡聽到小道消息,居然不問青

紅皂白地相信了,還怒目相視地要和自己決斗,笑詁,這不是搞笑嗎!

「哦,是這件事啊!」

在所有人的眼神注視下,史威恩滿面春風地開口了,似乎在回憶一件愉快的

往事。

「埃文,你說我把安吉麗娜給奸汙了,呵呵——我可沒有做過這件事,雖然

聽起來很有意思!」

史威恩的話讓埃文一愣,他的好友菲斯特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埃文,他在

譏諷你呢!」

埃文臉色變得青黑,「你這個無恥的小人,看我今天廢了你!」

話才說完,只見埃文眼簾低垂,嘴唇不住抖動。

史威恩見狀知道對方正在吟誦咒語,而下一刻,必定是恐怖的魔法攻擊!

史威恩立刻擡起右手,一團金色的火球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突然出現在他的

手心上方,如同變魔術似的。

 

「去吧!」

那團金色火球在埃文瞳孔中不住放大,他微微一驚: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魔

法?而且,他剛才居然偷偷吟誦咒語,準備對付自己!

心頭一陣狂怒,但是埃文只來得及倒地滾身躲開火球,盡管沒有受傷,但卻

十分狼狽,在自己幾個同伴面前,丟盡了面子。

那團火球失去目標,轟中了一張木桌,整張桌子被掀翻起來,直往牆壁飛去

,「轟」的一聲撞在牆壁上,成了燃燒中的木片,落在地面。

四個學院男生經歷這無恥的偷襲,俱是大怒。

魔法師是大陸最高尚的職業之一,怎會有如此卑鄙的偷襲呢!

狂怒的埃文來不及思索史威恩什麼時候學會了魔法,就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

,森然道:「有兩下子,但也只是一年級那些小屁孩的水準,老子讓你見識一下

什麼才是真正的魔法!」

史威恩剛才釋放的火球,埃文自然識得是最基礎的魔法——最低級的控火術

。如果實力進入了第二階,火球速度不光會快上三倍,威力更是會增加三倍左右。

一般來說,魔法師和勇者的七個級別,每晉升一個級別,威力便會增加大約

三倍,當然,在全力施為的情況下,每個人的天分各自不同,威力也自然不同。

埃文的話聲甫落,只見兩團火球已經分別從史威恩的左右手如同惡魔般往自

己的面龐轟來,頓時嚇得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