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淫術煉金士10

淫術煉金士10

第十部 花都闖蕩篇 第一章 暗湧四起

帝國歷一八零九年八月,夏末,夜。

帝國南方豪城對開二十海哩。

「公子,對方來了。」

「嗯。」

黑漆漆的大海之上,一艘平凡得很的細小商用船內,端坐著一名面容沈著的男子,他一身藍色的粗衣便服,跟普通水手的打扮沒兩樣。然而他的皮膚卻很滑溜,一點也不像是干粗活者,而且他那眼神的銳利,當中夾雜一份只有貴族名士才有的傲氣及自信。

在他身旁有一名須長及腹的白髮老人,與及六名神光烔烔的壯漢,除了安坐著的老人和藍衣男子外,四名壯漢儘是站立著,雖然夏天的海風猛烈,小船晃動不斷,可是他們六人卻站得隱如山嶽。

遠處另一艘同樣不起眼的木船駛過來,船上打起火燈,閃了三短一長的訊號。其中一名壯漢拿出火燈和黑布,向駛來的船隻打出二長二短的訊號。確認過後,兩艘船輕拍水花緩緩駛近。

藍衣男子點點頭,在兩名壯漢的扶持下老者到船首跟來人接觸。交涉良久,老人才回船艙跟那男子悄悄說:「公子,那班天殺的傢夥居然坐地起價,要求三千六百個金幣,我們不如……」

男子沒有憤怒或不悅,平靜的目光落在對方船下,黑暗的海面冒出肉眼難察的細小水泡,他輕輕搖頭,惜字如金地說:「大局為重,錢照付。」

對藍色男子這懦弱似的反應,老人暗暗奇怪,但卻不敢反駁道:「公子說的是。」

白髮老人再次跟來人洽談,付錢過後他招來四名壯漢將一個大鋼箱擡進小商船內。四名壯漢皆曾習武,手臂比常人粗兩圈不止,但他們勉強擡起箱子時,竟連額角亦現起了青筋。鋼箱過船後,小商船的吃水位竟因而暴降,可知那個才不過十二尺長的鋼箱,內裡的東西重量極不尋常。

擡過鋼箱,藍衣男子打手勢離開,可是對方又再打出燈號。老人跟他們說了幾句後,回船艙報告:「公子,他們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多花兩百金幣買兩則消息?」

男子微笑著毫不猶豫地點頭,老人將錢帶過去,聽過消息後才回來。當對方的小船駛走後,老人不解道:「西爾愚鈍,為什麼我們要花那筆錢,憑我們的實力足以搶貨滅口。」

藍衣男子長身而起,望著已遠去的小船慢慢消失在黑夜當中,才歎口氣道:「別小看「海虎」,船底之下有人。」

被稱為管家的西爾大吃一驚,其他六名偽裝僕人的魔劍士亦為之汗顏,西爾冷呼口氣說:「「飛魚」華素爾?!」

男子兩手負後,心中暗讚海虎的調配。根據他的資料,「飛魚」華素爾是海虎兩名心腹手下之一,雖然不擅武技,卻擁有人魚的血統,能在水底潛行一日一夜不必上水,在海裡就連鯊魚亦追不上他。經這男人暗暗忖度,除非魔導士。天美親臨,否則誰也捉不到潛在海中的華素爾。

今晚的交易從中介人接洽,因為見不得光,海虎一方不曉得他們是誰,但若是胡亂出手搶貨殺人,觀看過這一幕的華素爾必會回去報告一切,甚有可能暴露出他們的身份。海虎派了這條飛魚來,比起派個大劍師來更具威脅,這就是所謂的以柔制剛。

這名跟海盜交易不能見光的男子,就是豪城三萬水師的總領,掌管帝國南方海域交通的顯貴人物,宰相赫魯斯的長子-「夜鷹」尤烈特。

管家西爾和六名跟隨的家臣,都因尤烈特的才智和觀察力肅然起敬,此人雖然出身豪門,但能執掌豪城重兵絕非依靠父蔭,他從陶拉裡亞學園以優異成績畢業,劍術、魔法及軍事才能只有同屆的亞加力。拉德爾可作比較。

尤烈特不單成績斐然,實戰功積亦不弱,敗於他手中的海盜多不勝數,南方海路順通,這男人功不可沒。他雖及不上亞梵堤。拉德烈的豐功偉積,但他一直抱持為將者無赫名的原則,恰如他本人不喜說話的低調個性,由於他特別喜愛晚間作戰,更被軍中冠以一個「夜鷹」的外號。

「打開鋼箱。」

兩名魔劍士打開鋼箱,內裡放著一柄全身烏黑髮亮的巨劍,劍身連劍柄共長八尺過外,劍身及外型粗糙。尤烈特蹲下身虛按巨劍,當他凝聚魔法力時,劍身立起反應,發出一陣霸道刺耳的震動頻率,近處的船身木材亦被震裂。

這是一柄神器鉾。

此巨劍重量過噸,以尤烈特之能也不敢貿然拿起,他輕輕點頭,魔劍士將巨劍合上蓋子,還加上了封條。六名魔劍士合力將巨劍擡走,西爾笑道:「太好了,神鉾「霸道」終於到手,如此一來天美大人一定很高興!」

想到魔導士。天美,尤烈特不禁泛起憧憬之色,道:「嗯,老師應該會喜歡,剛才買了什麼消息回來。」

西爾在尤烈特耳邊道:「相當不妙,他們說海盜王得到一個寶藏,加上收納了兩萬海龍遊卒,現在正積極造船買兵器,很快將會捲土重來。」

「嗯,「海盜王」真洛夫……」尤烈特沒有太多說話,只仰首欣賞天上月色。真洛夫真是個辣手貨色,一年前珍佛明出兵十五萬,赫魯斯出兵十二萬,號稱三十萬的水師聯手討伐真洛夫,雖然消滅了他過半的兵力,可是始終被他逃走成功,想不到事隔才一年,他已能重整旗鼓回來。同時他又想到,海虎其實故意將這消息洩漏出來,好等帝國能牽制真洛夫的行動。

「第二件是關於海龍,聽聞奧干查在罪惡之島戰敗身死,但這個可能是假消息,他本人很大機會投到亞梵堤的旗下。」

尤烈特眼中閃過光芒,嘴巴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低吟著:「「戰場法師」亞梵堤。拉德烈,他具備了統帥應有的智慧和魅力,這樣看來罪惡之島一役應該是他所策劃,當晚的戰役一定很精采,只可惜我無緣目睹。」

西爾暗暗驚惶,一方面是驚奇平時總默沈不語的尤烈特忽然說出這麼多話,另一方面卻是因為他的內容而驚訝,急急道:「公子千萬別在老爺面前說這種話!」

「嘿嘿嘿嘿……「天空鏡」有線索嗎?」

「公子請放心,已確認「天空鏡」在珍佛明的國境內。」

「好,將「霸道」和兩則消息帶回去,我會隨後前赴帝都會合。」

「西爾遵命。」

尤烈特笑而不語,靜看著天空的月亮,今晚的月色真的迷人,然而佔據他腦袋的卻不是這月,而是另一個更要迷人的月。靜水月啊靜水月,你是否已起程前赴帝中呢?

同一時間,帝都碼頭。

「辛苦你了,培俚先生!」

「要陛下親自接風,老臣實在過意不去。」

「老師你太客氣,馬車已準備妥當。」

半夜時間的碼頭,原本應該很平靜,然而身為一國之君的威利六世卻在此時此地出現,在他身後的還有金獅軍的副元帥仙文迪和魔導士。柯文。剛剛乘船抵達的則是一名銀髮斑白,眼光卻威嚴的老者,而他身後則有三男二女,雖然穿著普通,卻每個皆有特別的氣質形相。

威利六世拉著培俚的手,仙文迪親自為他們開車門,柯文也跟著一起上去。威利六世笑道:「有勞培俚大策士了,一切順利嗎?」

「托陛下鴻福,花費了六年時間和無數金錢,現在終於有成果了。」

仙文迪和柯文皆互望一眼,心知軍政界將有重大的人事變動。這位身居大策士之職,為威利六世獻策的智囊首腦培俚,六年前帶著百名聰明機智的少年男女到「傭兵之國」安道聯邦精心訓練,今日卻只有四人能順利回來,可見全是經過戰爭洗禮,貨真價實的人材。

培俚道:「陛下身體無恙嗎?」

威利六世露出苦笑,搖頭說:「大策士的眼睛仍舊銳利,人老了真沒用,才啟動了一次「皇者之劍」而已,竟然元氣大傷,半年也無法回復過來,唉……。上次多得老師的奇謀妙計,讓南北兩軍硬拚,而我也終於消滅了托利倫和海姆兩口眼中釘。」

培俚微微一笑,說:「嘿嘿嘿嘿……並非什麼妙計,只是亞梵堤和安菲愚蠢而已,才送兩個人頭給他們,他們就認定是赫魯斯所為,還說什麼「戰場法師」,真不怕笑死人,哈哈哈哈哈……」

仙文迪悄悄說:「培俚老師千萬別小看亞梵堤此人,他……」

培俚伸手阻止仙文迪,說:「將軍別太高估亞梵堤,像他這種小子,我帶回來的人隨便挑一個亦比他優勝。」

威利六世咳嗽兩聲,道:「可是此子已成氣候,不但掌握了北方十一郡的兵權,手上更有破嶽、艾華、利比度等具威望經驗的猛將。加上伊美露商族的財力,薔薇會的勢力,與及他跟各族的關係,對我們帝中和皇室權威不無影響。」

「嘿,區區小醜何足畏懼,其實此子仍有相當多弱點,只要擊中要害,他自然沒有威脅。」

「啊?!請老師指教!」

嘴角掛起一個奸笑,培俚摸摸鬍子說:「首先,亞梵堤跟家族的關係並不和逵,尤其跟二哥亞沙度各懷鬼胎,只要利用公主招親,再利用二皇子收買亞沙度,要挑起他們之間的鬥爭簡直易如反掌。」

「嗯,此事並不困難。」

「第二件是伊美露商族,安菲跟亞梵堤關係非淺,要拉攏她恐怕白費心機,但反過來說她卻是亞梵堤的至命弱點。只要利用她對赫魯斯的仇恨心,我們將可以誘使亞梵堤跟赫魯斯互相殘殺,我們則坐享漁人之利。」

「可是赫魯斯亦非省油燈,如果太著跡……」

「難道陛下忘了西翠斯和龐美拉之事?現在先等龐美拉分娩,以此討好赫魯斯,其後才下命令逼他交出龐美拉再轉送給亞梵堤,我們當然扮成一副無奈的樣子。」

「好計!皇室既能面面俱圓,又能催化他們的爭鬥。可是茜薇之事卻叫我頭痛,本王今次真是棋差一著,想不到托利倫的女兒如此可怕,不過半年時間已建立起比乃父更強大的地下勢力,她的影響力在帝中已不容忽視。」利威六世頭痛地說,仙文迪表情卻很尷尬,當日正是他親手斬下托利倫的首級。

「陛下不用心急,茜薇始終是皇室之後,她和亞梵堤只屬利害關係,只要等待時機,一定可以分化他們。聽聞茜薇跟一名女幹部關係特殊,或者我們可以加以利用。」

「嗯……拉德爾家族的勢力亦不能輕忽,如果十萬黑龍軍落入亞梵堤手中,後果真是難料。」

培俚沈吟良久,首次長歎道:「十萬黑龍軍的確是一個禍根,但真正要留心的其實是法特。拉德爾。六年前,亞梵堤被送到邊境對抗獸人族,當時他竟連一句反對的話也沒有,之後卻毅然為伊美露家平反,又指派亞梵堤進帝都述職,今時今日的局面其實是他一手做成。」

提到法特。拉德爾,威利六世的表情無比複雜,他們跟金蒂詩的三角戀已長達三十年。仙文迪則露出敬畏神色,法特不但是黑龍軍元帥,更是兩國大戰時代的三劍俠之一,他們父子倆人都沒有戰敗的紀錄!

培俚繼續道:「亞梵堤好大喜功,貪圖便宜,我們可以加大他的榮顯,加速他們莊閒難分的局面,只要北方盟聯和拉德爾家族分開,他們還有什麼好害怕。」

威利六世滿足地笑道:「好計謀,培俚老師真不愧大策士,就算「智者」波哥坦在世也比不上老師。」

「陛下過譽了,唉……波哥坦……可惜他死得早,真想再跟他比試謀略。」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