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虐俠傳 第四十二章 李淫魔與韓鉤子不得不說的故事

仙劍虐俠傳 第四十二章 李淫魔與韓鉤子不得不說的故事

——————————————————————————-

"關於這個故事的起因。是這樣的。。。。。。"一隻老狼從幕後爬出來。

用爪子抓抓腦袋。慢吞吞的說道。

"在很久很久之前。。。。。。"

"啪!"

"咚!"

一群人衝上來將某狼打暈之後拖走。

——————————————————————————-

 

"智修大師。你幹的太好了。哇哈哈哈哈。"在白河村附近某個隱蔽的樹林

中。韓鉤子看著面前的三人狂笑道。

"阿彌陀佛。韓施主幫助我良多。報答是應該的。"小石頭宣了口佛號。一

本正經的說道。要說這傢夥九百九十九歲也沒完全活到狗身上,明明心裡已經狠

不得把韓鉤子生吞活剝了。可表面上卻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嘿嘿,那裡那裡。應該的。"韓鉤子含糊應了兩聲。一臉淫笑的搓著手。

看著小石頭身後的林月如與阿嬌兩女。

此時的兩女都已經被脫到一絲不掛。雙手被粗麻繩緊緊捆綁在背後。胸前呈

倒八字型的繩索讓兩女的乳峰更顯突出。赤裸在外的蓓蕾隨著她們急促的呼吸不

停起伏著。上面晶瑩的汗滴在陽光的照射下令氣氛越發淫霏起來。一紅一黑兩個

不同顏色的項圈分別套在兩女雪白的玉頸上,連著跟項圈同樣顏色的鎖鏈被小石

頭拿在手裡牽著向前走。兩女都是一副驚怒交加的樣子。如果不是因為嘴巴被布

條塞住。可能早就破口大罵了。林月如原本烏黑流亮的秀髮此刻卻沾了不少白稠

的液體。如果湊近一些的話。還可以聞到一股腥臭的氣味走。而阿嬌的雙腿間則

是一片狼籍,大腿內側還能看到液體的劃痕。很明顯。兩女已經被人踐踏過了。

不過像韓鉤子這種連親生女兒都XXOO的傢夥自然不會在乎這種小問題。

他淫笑著伸出雙手將兩女拉進懷裡。抓住胸前的蓓蕾把玩起來。

"嗚嗚嗚!∼"兩女都搖晃著身體想要掙紮。但剛被踐踏過的身體本來就沒

有力氣,如今又被小石頭特製的繩索捆綁住。實在是無能為力了。

"極好的乳房∼柔軟又富有彈性。放心。我會好好疼愛你們兩個的。"韓鉤

子揉弄著兩女的胸部。繼續說道:"阿嬌小姐身材嬌小可愛,又那麼有性格。我

會將你的牙齒全部拔光。然後將你訓練成專用的口交奴隸和肉體便所。而林小姐

身材高挑。骨骼勻稱,又長期習武練氣,體質極佳。除了要將你訓練成專用的器

具奴隸外。我還打算擴張你的後庭。讓你變成十足的肛交狂。嘿嘿嘿。不知道兩

位小姐對我的設計是否滿意呢?"

"嗚!!!!!!"

"不滿意也沒辦法。奴隸是不能反對主人的。以前你們在小李子手裡真是暴

殄天物。這麼好的素材也不知道利用。嘿嘿嘿。他根本算不上一個好主人。奴隸

就應該有奴隸的樣子。奴隸是不能慣的!"韓鉤子哼了一聲。抓住還在柔弱掙紮

的林月如的右乳狠狠一擰。

"嗚!!!!!!!!!!"林大小姐吃疼之後。一雙美麗的鳳眼終於湧出

了淚水。

"說到這個。智修啊。那個姓李的死了沒有。這小子雖然不是東西。但還有

點腦子。可別讓他混過去。"韓鉤子淡淡的問道。那一聲智修啊的口氣,就跟叫

看門狗沒什麼區別。

"阿彌陀佛。韓施主放心。那人入了貧僧的幻像界中早已喪命。屍體再此。

不知道韓施主是否想看看。"小石頭雙手合拾。憑空將一具蒙著白布的身軀招了

出來。

"嗚!!!"這身軀剛一出現。兩女就跟發了瘋似的。瘋狂的掙紮起來。可

才一動作。捆著兩女的繩子突然發出一股紅光。立刻將兩女的掙紮壓了下去。

"看是一定要看的。我一向只相信自己眼睛所見的東西。"韓鉤子說著。俯

下身來。掀開身軀上蓋著的白布。入目之下。果然是李逍遙慘白的面容。韓鉤子

仍不放心。又將手掌放到李逍遙胸前。見果然沒了心跳。這才呼出口氣。道:"

小李子啊小李子。咱們也算是相識一場。如果不是你的奴隸實在太好。老夫還真

不忍心害你性命。不過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只前咱們探討過調教之樂。不過你

還不知道吧。這調教的最大樂趣。是要將別人手中的奴隸佔為己有。你不懂。你

也不會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嗯?!!!!!!!!"韓鉤子狂笑兩

身。突然雙目突出。就跟見鬼了一樣。

"說的對。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

李逍遙"屍體"的右手如同閃電一般擡起。食指跟中指飛快的在韓鉤子胸前

連點七下。李家絕學飛龍探陰手。原本是用來調教女人。激發慾望增加樂趣的絕

技。可被李大淫魔一番改良。變成了男女通殺的禁錮手法。這種奇特的點穴方式

除了他本人外。其他人根本別想解開。配合小石頭特別傳授的龜息大法。雙管齊

下。這才把韓鉤子制住。

"嗚?嗚!!!"兩女的表情最初也跟韓鉤子差不多。不過這兩位都是絕頂

聰明的人。自然知道李大淫魔根本就沒死。

"啊。抱歉抱歉。之前沒跟你們兩個說。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之前就告訴你

們兩個。這戲可就演不下去了。"李逍遙一腳將全身僵硬的韓鉤子蹬到一邊。爬

起來跟小石頭擺擺手。只見小石頭點點頭。隨便一揮手。兩女身上的繩子布條頓

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還換上了平時穿的衣服。真是神妙無比。

可以想見。如果不是因為韓鉤子利用精神印記令小石頭無法做出傷害他的動

作的話。滅掉這傢夥根本就是擡擡手的事情。

經歷了大起大落的兩女自然撲進李大淫魔懷中一番傾訴埋怨傲嬌甚至動有肢

體動作。各中滋味。各自體會。這裡略過不提。

"這調教的最大樂趣。是要將別人手中的奴隸佔為己有。你不懂。你也不會

懂了。"李大淫魔蹲在韓鉤子身邊。十分搔包的將他之前的台詞又念了一遍。還

一邊念一邊搖頭。看上去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

韓鉤子苦於穴道被點。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連連眨眼。看上去到一點都不

生氣。而是有話想說的樣子。

"主人。先別著急殺他。我還想問問他關於精神印記的事情。"小石頭在一

旁說道。

"也好。那就。。。。。。"李大淫魔點點頭。伸出手來解了韓鉤子的啞穴。

道:"韓兄啊。我們剛才說的你也聽到了。如今你想活命的話。最好把知道的全

說出來。不然的話。。。。。。"

"是是是。李大人。李爺爺。我說。我全說。求求您別殺我啊。可憐我我上

有老母,下面還有嗷嗷待育的小孫子。啊。。。。。。不對。可憐我七老八十的

人了。沒幾年活頭了。您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我看。還是殺了他得了。這人根本沒一句真話。"林月如站在李大淫魔身

後。一臉鄙視的看著韓鉤子。那神態就跟看條噁心的蟲子差不多。

"我也是這麼覺得。"阿嬌也幫腔道。

"別別別。兩位姑奶奶。我之前那些話都是扯蛋的。我怎麼會對兩位姑奶奶

有非份之想呢。兩位姑奶奶國色添香。沈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城傾國。手如柔

荑。膚如白脂。紅袖添香。幽香襲人。芳馨滿體。芳香襲人。粉妝玉琢。貴體香

肌。蘭熏桂馥。。。。。。"

"殺了他得了。說的我都覺得噁心。。。。。。"李大淫魔搖搖頭道。

"別啊!!!我全說。這不是我的錯。全是赤鬼王那傢夥。當初就是他暗算

智修大師的。給我精神印記的也是他。就連黑水鎮那邊的殭屍也是他弄出來的。

"韓鉤子叫道。

"你有什麼證據。"

"李大人。李爺爺。您看我這模樣。也就是個淫賊而已。哪裡懂什麼精神印

記啊。再說了。殭屍這種東西我怎麼可能控制的了。這一切都是赤鬼王那個烏龜

王八蛋搞出來的。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

"真的真的。要說這赤鬼王啊。他三歲就不學號逃課。五歲猥瑣小女孩。七

歲偷窺村裡女人洗澡。十歲就XXOO。十二歲得花柳。十四歲。。。。。。"

韓鉤子繼續說道。

"。。。。。。"

"。。。。。。"

"你們覺得呢?"李大淫魔回頭問道。

"除了中間那幾句。剩下的肯定都不是真的。"阿嬌回道。

"同意。"林大小姐點頭。

"赤鬼王當年偷襲那筆帳。我自然是要算的。"小石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