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法戰06

艷法戰06

內容簡介:

神殿中的高手究竟是誰,史威恩和艾麗雅將如何與之周旋?

歸途中,艾麗雅好奇心大發,突然提出要去一處神秘之處,史威恩頭痛之下

唯有答應,這個名叫「魔窟」的神秘所在,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而史威恩

和艾麗雅的關系,在合力打鬥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天之嬌女佳絲麗終於按捺不住,開始在人類世界尋找史威恩,可憐而狡猾的

主角溜到了帝都,居然對光明教會的聖女一見傾心。在光明教會的大教堂中,史

威恩做出了一件驚人之舉,不過,接下來他發現了更讓人吃驚的秘密。

教會之中,竟然隱藏了一件超神器,失落的世界,而這個超神器,竟然真的

是一個危險與安全並存,華麗與沈重的奇異世界,史威恩何去何從……

目次:

第一章 光暗魔法的對峙

第二章 亡靈法師

第三章 蛟龍

第四章 探險魔窟

第五章 實力超強的上古魔獸

第六章 史威恩的爆發!

第七章 佳絲麗猜疑

第八章 帝都驚見聖女

第九章 失落的世界

人物介紹:

保 羅:神秘的光系魔法師,在神殿中合力圍攻蛟龍,實力強悍。特點是常

年穿著一件不透風的斗篷,模樣古怪。

維爾特:帝國光明教會,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未來教皇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為人城府很深,在神殿圍攻蛟龍的高手之一。

卡納斯:用劍高手,來自北部行省,在年輕時名聞天下,年歲已高,不過為

人熱忱正直。在神殿圍攻蛟龍的高手之一。

卡 農:百餘年前的亡靈法師,實力超強,在神殿修行,可惜碰到了好奇心

重的龍族少女,功敗垂成。

阿 古:魔窟中的地獄三頭犬,鎮守第九層,不過在艾麗雅攻打魔窟時和第

八層的魔獸交換了位置。昔日脾氣暴躁的種族,現在已經變得心平

氣和,就像一個慈祥和藹的長者。

 

諾 科:鷹王,實力強橫。鎮守第八層,死於艾麗雅和史威恩的圍攻之下,

臨死前重創兩人。

愛麗絲:史威恩的寵物,本是魔窟第十層的魔獸,可惜黴運當頭,正值萬年

一次的蛻變,實力歸零。在史威恩的「威逼利誘」下,無奈滴血認

主。

費德勒:京都四公子之一,和修城齊名,維爾特的侄兒。實力一般,不過為

人驕縱,持著權勢橫行無忌,暗戀聖女克蕾曼。

克蕾曼:光明教會的聖女,對人冷漠,內心深處孤獨寂寞。實力不詳。

第一章 光暗魔法的對峙

「藉著光明神的名義,壓制住這股邪惡的黑暗氣息吧!」

身穿白袍的斗篷人面色一變,突然大聲喝道。

光魔法師!史威恩一顆心忍不住亂跳了起來,這是一個在大陸十分罕見的光

魔法師,與亡靈魔法師對立的光魔法師。一個光魔法師的產生機率實在太小,他

們必須擁有罕見的天賦,驚人的意志,以及龐大的財富,這幾個因素缺一不可。

因此他們的身價非凡。

光魔法師比起普通的魔法師,除了魔法的威力大上許多,哪怕他們的低級魔

法也往往具備可怕的攻擊力,而且數量稀少。而一個光魔法師的難得之處更在於

他們的力量對於普通魔法師來說太過陌生,讓人不知道該如何防禦。

不過,此時的史威恩並不是驚訝光魔法師的出現,他對亡靈法師的力量更加

擔憂。因為這個看起來挺厲害的光魔法師嚴肅的表情告訴史威恩,他對這個亡靈

法師十分忌憚。

看來,這家夥應該十分厲害,不知道艾麗雅是不是他的對手。

史威恩擔心地看了艾麗雅一眼,這丫頭似乎對光魔法師的魔法十分感興趣,

一雙美目中閃動著奇異的光彩。

「無知的後輩,如果你的光魔法進化到了七階頂端,還是有希望和我一拚,

真可惜啊,你才區區六階。嘿嘿,似乎又有幾個不怕死的家夥進入了神殿,我數

數,喔,一共有七個,加上你們這四個無知的小輩,一共十一個人。哈哈,今天

可真是個大日子,五階以上,在大陸就是超級高手了,今天竟然一共來了三個,

實在讓我太興奮了。」

「可惡,這是在說我們嗎?」

光魔法師突然痛苦地呻吟道,他的光魔法在強大的黑暗魔法面前,完全無法

施展本身的威力,這令他痛苦不堪。

「這是個陰謀!一個徹徹底底的陰謀!神殿的消息,就是這家夥自己傳出去

的!他想利用探險者吸收他們的魂魄,增強自己的黑暗力量。」光魔法師說完了

這句話後,神殿內的光線突然全部消失,大殿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而漆黑帶來的恐懼感,頓時將幾個人包圍起來。史威恩突然感覺到一個柔軟

的東西猛地拉住了自己的手,他嚇得汗毛倒豎,正要叫出聲的時候嘴巴一緊,被

一陣溫香包圍。史威恩一顆跳起來的心又平靜下去,他明白過來,是艾麗雅抓住

了自己。

手中輕輕握著龍族少女的小手,史威恩心裡一蕩,不過激動轉瞬即逝,他暗

暗地告誡自己:這個小妞是個十足的惡魔,千萬不要胡思亂想。

史威恩這麼一想,心裡頓時冷卻了下來,而與此同時,他感覺到從艾麗雅手

中傳來了一股溫熱的氣息,這股氣息給史威恩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是龍氣!史

威恩心裡頓時砰砰跳了起來,艾麗雅想干什麼?

很快,他就知道了艾麗雅的用意:自己竟然可以看清神殿裡的景象。

 

一根根結實高大,纏滿了怪異植物的石柱,半空中漂浮著看不分明的團團霧

氣,還有那凹凸不平、堆積了一層厚厚灰塵的地面——這是一個許久沒有人清掃

的地方,有種陳年留下的腐朽氣息。史威恩感覺奇怪,自己幾個人才剛剛進入神

殿,怎麼就看不見大門的方向了?外面明明晴空萬裡,不可能一絲光亮也照不進

來啊。

 

「吱呀!」

 

一隻不知名的動物突然從黑暗中竄了過去,消失不見。

而光魔法師和老者此刻就像兩個瞎子,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剛才那個亡靈法師似乎也說過,還有七個家夥進入了神殿之中,他們應該到

了才對,不過現在不光連個人影都看不見,就連腳步聲都聽不見。

史威恩心裡亂跳,除非,這個神殿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進入其中就像

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啊呀,我、我的腿!」突然有一個人大聲慘叫道,淒厲的叫聲在黑夜中顯

得十分恐怖。

光魔法師和老者皺眉道:「這家夥開始攻擊了!」

緊接著,居然連續有幾個慘叫聲發出,還聽到了一個人氣急敗壞的大叫聲:

「邪惡的亡靈法師卡濃,你竟然敢傷害教會的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卡農!史威恩記住了這個亡靈法師的名字。

教會的人都牽扯進來了,看來帝都那邊也有消息啊。

「卡農,就是這個家夥的名字。看來,他比以前更加厲害了,那些教會的人

只怕抵擋不住。我們趕緊去救人。」光魔法師忽然說道。

說完,他和那個老者往聲音方向疾奔而去。而艾麗雅似乎對他們的行為感到

十分有趣,緊隨其後跟著他們。

五分鍾後,四個人到了另外一間房間,只見七個身穿教會衣裝的家夥在自己

周身結成了一個結界,苦苦支撐。不過,他們卻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果然是教會的人!」光魔法師皺眉道。他雙手合十,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從

他的頭頂射向了教會中人。而老者在動手之前猶豫了一下,選擇了觀望。

果然,光魔法師的光芒是暗魔法的天敵,那些進攻教會中人的黑色霧氣被光

芒照射後,逐漸消散,最終消失不見。神職人員已經精疲力竭,壓力突然一松,

幾個人頹然坐在地上,

「你是聖路易斯帝國的神職人員?」光魔法師掃視七人,他們的衣裝顯示出

了高貴的身分,其中有一個中年男子衣服顏色和其他幾個人有異,他的是紅色,

而其他人是深黑色。光魔法師就是對那人說話。

 

「是的,梵·維爾特。如果我沒有猜錯,帝國天賦驚人的光魔法師,又是如

此年輕,除了和教會來往密切的保羅大人,沒有別的人了。」那個中年男子森然

的說道,他的眼睛盯著光魔法師,帶著一點異樣的色彩。

 

「梵·維爾特!你就是維爾特。」光魔法師對維爾特知道自己的名字並不顯

得奇怪,不過對於對方的身分卻有些感興趣。維爾特,教會年輕一輩最傑出的高

手,有望繼承現在教皇的人選。

保羅好奇打量著對方,紅色的寬大外套,高高的衣領讓面容瘦削的他看上去

有一種高傲神秘的感覺,他的眼神裡帶著一絲倨傲和自信,不過因為剛才吃了亡

靈法師的一點小虧所以流露有些懊惱的神色。

而維爾特對保羅抱有相同的好奇,兩人互相打量了片刻,保羅問道:「你們

見過那個亡靈法師沒有?」

「沒有見到卡農那家夥,不過我們的人卻已經受傷了。」維爾特的身後,兩

名神官臉色蒼白,看上去已經受了點傷。而另一個神官更是癱軟倒在地上,看來

傷得不輕。

史威恩冷眼看著這個神色倨傲的家夥,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帝國的神職人員,

在遙遠的維利爾小鎮,他們可是非常有名。能夠坐上神官的職位,在小鎮是一種

巨大的榮耀。而現在他看到的這個高級神官,似乎也不過是個驕傲但窩囊的家夥

而已。

如果史威恩這種想法被維爾特知道了只怕會氣得發瘋,自己「高大威風」的

形象在一個來自小地方的家夥心中居然如此不堪,他做夢都不會這麼想。

 

「保羅,我想,我們兩個人應該團結一起,那個家夥十分厲害,只怕憑著我

們一個人的力量對付不了他。」維爾特並不傻,事實上他十分聰明。

他心裡此刻其實正在暗自竊喜。這一次來尋找神殿是他自己向教皇提出,如

果能夠藉著這個機會把百多年前的亡靈法師幹掉,他維爾特在教會中的威信將會

得到進一步的鞏固,理所當然地成為教皇的下一個人選。

而天賦驚人的他,剛剛突破了六階魔法師的大關,放眼帝國,能夠到達這個

境界的魔法師屈指可數,加上從教會中帶來了六個四階以上的高手,他並不覺得

對付這個亡靈法師會有什麼問題。但事實上,他錯了。不過,碰到了帝國罕見的

高級光系魔法師:保羅大人,卻是意外的驚喜!兩個絕世高手,對付一個過氣的

亡靈法師,勝負難道還需要擔心嗎?

 

「維爾特,我正有此意。」保羅欣然笑了,事實上,他也並沒有把握對付亡

靈法師,不過高傲的他覺得加上一個教會年輕一代最傑出的高手維爾特,勝算大

大增加。

 

「至於其他的人,我想為了安全著想,現在就應該自行離開。」維爾特神色

倨傲看了史威恩幾個人一眼:兩個少年和一個老人,簡直就是廢物。

拿劍老者的臉色頓時一變。這種侮辱,他很久沒有經歷過了,不過他看來深

知教會人的脾性,盡管心裡大怒卻沒有表現出來。他把心中的怨氣漸漸壓下去,

臉上不過淡淡一笑:「也是,一把老骨頭了,還是趁早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小夥

子,我們走吧。」

最後一句話沖著史威恩說,不過艾麗雅似乎對光系魔法師和教會的這群人很

感興趣,她願意留在這裡。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們現在最好還是在一起。」保羅淡淡說道。

他並沒有對維爾特解釋拿劍的老者可能就是帝國傳說中的高級劍士,讓他們

兩人之間產生矛盾對他來說可不是一件壞事。

「史威恩,這個劍士是他們中最厲害的一個。」史威恩忽然聽到了艾麗雅的

聲音在自己心中響起,他驚詫地望著身旁的艾麗雅。

「不用大驚小怪,我這是通過一種龍族的魔法和你說話呢,他們聽不見。你

也可以對我使用,我教你這個魔法,以你的龍脈之血,知道咒語就可以使用了。

」艾麗雅解釋道,她將咒語告訴了史威恩。

 

「艾麗雅!」

 

「嗯!我可以聽到你的聲音了。史威恩,那個老者的實力可能已經快到七階

劍士,比以前我見過的任何人類都要厲害,嗯,京雲大學的那兩個老頭子可能和

他差不多吧。」艾麗雅說道。

兩個老頭?史威恩想了一下才明白過來,艾麗雅指的是兩位老校長。他們的

實力接近七階他知道,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老者竟然這麼厲害。

史威恩還想仔細問問艾麗雅,艾麗雅卻不再用魔法咒語搭理史威恩,或許這

個小姑娘現在並不想暴露實力,所以她在這幾個人面前盡量地低調。艾麗雅也不

使用魔法在神殿裡到處溜達探視,只是乖乖跟著教會的高手移動。

 

「等等!」保羅忽然大聲喝道。

幾個人忙停了下來,而艾麗雅似乎早知道有問題,在保羅說話之前就停下來

了,幸好其他人並沒有注意到史威恩和艾麗雅這兩個年輕人的異樣舉動。

 

「你也察覺到了這個神殿有問題?」維爾特轉過身問保羅。

頭顱在斗篷之下被遮住的光系魔法師顯得十分神秘,只聽得到他的聲音,「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神殿中已經布置了一種暗黑魔法的法陣。如果沒辦法破除

掉這個法陣,我們恐怕找不到那個家夥。」

「是的。」維爾特也點點頭,幾個人在神殿走走停停已經接近一個小時,四

周依然一片漆黑,而且所有的建築似乎沒有任何特徵,到任何地方都感覺一模一

樣。

 

「不過,卡農那個家夥想要強行撐住這麼大的一個陣法,他能量的消耗也不

會少啊,哈哈,看我們誰比較有耐性吧。我們留在這個地方和他耗著。」維爾特

繼續說道。

「和他耗?只怕我們會吃虧,不如這樣,我布置一個光系魔法陣,和這個暗

黑魔法陣抗衡,我們一共有十一個人,這個小姑娘恐怕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魔法

師,可以利用的,只有我們十個人。」

保羅的聲音十分冰冷:「如果我沒有看錯,這個年輕人的實力也不可小覷啊

,這麼年輕就有這種實力,想來也算是天縱奇才。我和這個小兄弟,加上這位拿

劍的前輩。維爾特,你們七個人一塊,以光魔法陣為原點攻擊這個暗黑魔法陣吧

。」

「史威恩,你們人類的魔法陣挺奇妙的,和神器有點像,不過,這個亡靈法

師布置了這麼大的一個陣法,只怕經不起這個戴著帽子怪家夥的攻擊。喔,還算

這個怪家夥有點眼力,居然看出來你的實力不可小覷,嘻嘻,在人類裡面,史威

恩,我想你恐怕也勉強算是一個四階到五階之間的魔法師了。而在這一群人裡,

除了那三個家夥,就數你最厲害了。」

艾麗雅對史威恩說道,充滿了調笑的味道。

史威恩知道自己的進步其實非常快,在修城、勞拉這些人類中,他可以非常

清楚感覺到自己的改變。只不過在艾麗雅出現後,自己的實力遠不如她,而且那

條怪物龍的出現更加讓他感覺到絕望。在那種強大的力量下,史威恩哪敢妄自尊

大認為自己是高手呢?

被欺壓久了,史威恩聽到艾麗雅這麼調侃自己,也唯有苦笑而已。

 

「以光明神的名義!」

保羅黑色的斗篷忽然無風飄揚了起來,一陣帶著淡淡紅色的光暈在他的頭頂

閃現,光芒閃爍,似乎花朵瞬間開放,以保羅為圓心,周圍十餘米為半徑的地帶

都充滿了暖意的光芒。

 

「聚光陣!」

一聲大喝,淡紅色的微光形成了一個弧形的半圓,將幾個人包圍在中間,而

在半圓的頭頂,一個拳頭大小的光柱源源不斷正流動著液體狀的光源。

 

「為這裡注入你們的力量!都將轉化為純正的光系能源!」保羅那低沈的男

聲響起,餘下的人對視一眼,保羅剛才特別指定教會的人馬出力,七個教會的人

系出同源,七個人結合起來,將自己的力量輸進光柱中。

頓時,光柱的直徑加大了三倍不止。而當光柱發生變化的一剎,神殿似乎整

個突然一顫,隨後變成死一般的平靜。

老者看了史威恩一眼,「年輕人,你還是保存實力,待會兒對付亡靈法師的

時候有力氣自保比較好,你的女朋友可是不會什麼魔法的普通人呀。」說完,他

伸出了單手,一道強大的光源隨著他的手流向了光柱。光柱比起最開始,增大了

五倍不止。

這讓維爾特忍不住一陣心驚,看老者的眼神也變了。只見這張平和的臉上布

滿了皺紋,看上去和普通人無異。

「史威恩,既然他們這麼說,那你就別去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吧,還是乖乖留

下來保護我。」艾麗雅順著老者的話說道,她似乎並不了解女朋友是什麼意思,

否則肯定要興風作浪。

 

「嗯。」史威恩心裡對老者有一點感激,心不在焉地回答艾麗雅。這個頑皮

的龍族少女他再了解不過,她說的話哪能當真?

老者貢獻了一份力量之後,神殿再次震動了一下,而且,這一次並沒有停頓

下來,震動趨勢越來越強,周圍發出了吱吱呀呀的聲音。片刻,細小的石塊和灰

塵傾瀉而下,一時間紛紛揚揚,可以看到神殿竟然開始搖晃。

 

「這力量真恐怖!」史威恩看得目瞪口呆,在外面他看得到這神殿是多麼雄

偉的一座建築,沒想到居然被人類的力量逼得搖搖欲墜。

 

「轟隆!」

十來分鍾後,史威恩只覺得地面晃動得越來越厲害,一些大塊的石頭居然從

神殿的屋頂落向了地面,砸出一個又一個大坑。

 

「我們就在離大門不遠的地方,如果暗黑魔法陣被破壞,很快就可以沖出大

門,大家不要慌。巨石的力量也沖不開這道光屏障。」保羅及時提醒了大家一句

,事實上,有幾個神官額頭已經開始出汗,臉上露出了擔心的神色。

「三個六階的高手加上六個高級神官,我不信卡農你實力比這還強。」

保羅心中默念,他想起了幼時老師對自己說的話:「保羅,身為光系魔法師

,其實並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你要知道,我們的職責就是消滅黑暗生物,

而這些東西往往難得存在世上,所以我們會非常寂寞。不過,如果一且有這種東

西存在世上,那麼,他一定非常強大。」

事實上,教會屬於官方組織,教會的神官消滅黑暗生物乃是天職,不過誰都

不知道,大陸上還存在著一些奇怪的魔法師,擁有自己的信仰。而那種來自心靈

的信仰,往往比外界賦予的責任更加真誠、更加沈重。

「維爾特,我知道你還留有餘力,那麼,讓我看看教會對於神的忠誠究竟有

多高吧。」

保羅突然將聚光陣擴大了一倍,而他的斗篷頓時高高揚起,似乎無處不在的

狂風席捲了他。

暗黑的氣息發出了一陣顫抖,神殿開始大片崩塌。

「嘿嘿,沒有想到,一百年後,居然還會有這種光魔法師!你的實力倒是超

出了我的想像,喔,可惡的家夥,破壞了我的計劃,看來,只有先解決掉你們,

然後再讓我那可愛的小寵物解決掉外面那些不自量力,想要尋找神殿的卑微人類

!」

一個嘶啞低沈的聲音在眾人頭頂上響起,保羅的聚光陣光圈被一股無形的壓

力壓迫住,頓時呈現內陷的趨勢。

而貢獻出力量抗衡暗黑勢力的幾個人,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維爾

特心裡一慌,他似乎覺察到保羅微妙的心思;他心中默默吟誦咒語,對其他幾個

神官說道:「藉助神靈的力量,讓我們破除掉黑暗的屏障吧。」

一股龐大的力量從眾位神官身上發出,聚光陣又再度擴大不少,周圍的空間

已經不堪重負,突如其來的力量打破了平衡。

 

「轟!」

神殿的一方突然坍塌了,大片的石塊從天而降,灰塵高高揚起,刺眼的亮光

從外面照射進了陰暗潮濕的角落,一股發黴的味道從神殿內散發出去,

 

「喔!成功了!」如釋重負的保羅收起聚光陣。如果亡靈法師繼續強撐,這

座神殿會在頃刻間冰消瓦解,成為一片巨大的廢墟。他恐怕並不想看到這種結果

,所以自己破除了暗黑魔法陣。

「出來吧!卡農!」

一行人從大門往外跑去,在神殿之外,保羅大聲說道。

保羅說完這句話,沈寂了幾秒鍾,忽然,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從遠處傳來,

幾個人被這種要命的聲音弄得一陣心驚肉跳:是什麼樣的恐懼讓人發出了這種聲

音?

 

「龍!」史威恩兩眼一黑,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影子,心差點蹦了出來。

是龍!幾百米之外,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長達五十米的巨型生物,蛇一

般的身體最少有三十米在半空中,它的嘴裡吐著長長的黑色火舌,渾身長滿了紅

色的刺狀物,正往前翻滾著前進。而慘叫聲,正從那個方向傳來。

可以想像面對被這種可怕生物追殺時感受的恐懼。

「這就是卡農所謂的寵物?它正在殘殺人類,吸收他們的魂魄,用來增強自

己的力量,該死!」保羅恨恨說道。

老者盯著那頭怪物,臉上也露出了駭然表情,「這不是龍!不過,也快要成

龍了。原來,亡靈法師放出了消息讓大陸的高手趕來這裡尋找神殿,是為了讓他

的寵物填飽肚皮,化身成龍!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是一頭黑水蛟,來自這片

古老森林的低等生物。唉,萬物都想力爭上遊,以一頭黑水蛟化身為龍,需要多

大的勇氣,不知道是可敬還是可畏。」

老者歎息的聲音被史威恩聽到了;敢情這不是一條龍,只不過是其他的生物

,妄圖進化成龍?

艾麗雅更是輕蔑地看了這個醜八怪一眼。沒有龍族的血脈,低等卑微的種族

,居然敢存有這種妄想,真是可笑!即便成了龍,也不過是血統最為低下的龍族

 

「史威恩,這不是龍,你真是瞎眼了。」艾麗雅的聲音讓史威恩心中猛地一

跳,看來,這個丫頭對這種問題十分敏感。

史威恩擡頭看了那「怪物」一眼,那東西比起當日在龍潭經歷的種種奇事來

說,根本不足為奇。但這怪物依然是個可怕的巨型生物,尤其是那條吐著火焰的

黑色長舌,就像一條讓人無法掙脫的長繩,一旦被縛,就得入了它的血盆大口,

看上去就更加可憎可怖。

「艾麗雅小姐,既然這家夥妄想成龍,你就教訓教訓它吧,最好殺了這種蠢

貨。」史威恩撇撇嘴,心裡說道。

 

「哼,本小姐才不屑於和這種東西動手。不過,我倒是對那個亡靈法師很感

興趣,那個光魔法和暗魔法,本小姐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哪個龍族曾經使用過。」

艾麗雅隱忍至今,完全是少女的好奇心,只因為她對暗魔法感興趣,她想親自解

決掉這個亡靈法師。

 

「不過,它似乎沖著我們來了。」史威恩的話沒錯。的確,那條蛟龍向著眾

人翻騰而來,它那怪異的巨大身體對人類來說,是一種強大的壓迫。

「對付它!」比起亡靈法師,維爾特對這種傳說中的生物更有興趣,幾個神

官抱著同樣的心思,他們迅速結集起來,準備迎敵。拿劍的老者和保羅也警覺地

看著這個龐然大物。要解決亡靈法師,必須先殺了這個怪物。不過——

老者和保羅對視了一眼,看出了彼此心中的擔憂,如果這個時候亡靈法師從

暗中偷襲,誰也不能保證腹背受敵,能不能自保。不過現在只有硬著頭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