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的刺激

感官的刺激

感官的刺激

(一)風流老總出陰招,漂亮少婦中圈套十萬鈔票作誘餌,威逼利誘施強暴

隨著第一顆紐扣迸開,在空中飛了起來,掉在茶幾的玻璃上,發出了清脆的

響聲,李雪已經無助地放棄了掙扎,腦海中忽然間想起了前兩天剛剛看到的一句

話:「生活就像強奸,當你無法反抗時,就閉上眼睛享受吧。」現在,真正的強

奸來臨了,她也真的已經無法反抗了。

罷了!她長出了一口氣,下意識在推拒的雙手軟了下來,劉寶山頓時像山一

樣壓了上來,嘴一下子印在她那姣好的臉頰上,狠狠地親了一口。「寶貝兒,你

可讓我等了好久了。哈哈……」

李雪今天穿的是一件米黃色連衣裙,現在胸口的幾個扣子已經都解開了,露

出了裡面那件白色帶蕾絲邊的胸罩,胸罩和她那豐滿的胸部相比,顯得不夠大,

只能起到一個托住胸部,不讓下墜的作用,豐滿、細膩的乳房在空氣中不停地起

伏著。

劉寶山感覺到身子底下的女人已經放棄了反抗,放慢了動作,將手覆在那柔

軟、暖和的乳房上,讚歎了一聲:「寶貝,你的咪咪好美啊。」說著,忽然用力

揉捏了起來,同時臉埋在那深深的乳溝裡,貪婪地聞著李雪身上的體香,又探出

舌頭,在那傲人的乳峰上舔著。

室內佈滿了慾望的喘息聲,劉寶山急切地將李雪的連衣裙褪到腰間,解開了

胸罩,釋放開了那被束縛住的美乳,左手在李雪的右乳上愛撫著,同時用嘴含住

了左乳上那個紅色的乳頭,吮吸著。

李雪完全放棄了反抗,躺在床上,任由劉寶山擺佈。她閉著眼,努力不去想

著以後如何面對今天的這一淩辱,她只希望這一場惡夢能趕緊過去。

但是劉寶山一點都不急,雖然為了身子下的這個女人,他已經計劃了許久,

今天終於可以如願,但他不是那種無法控制自己的人。他想好好地慢慢享用這個

尤物,按照他的想法,只要慢慢地挑逗,他相信身子底下的這個女人會被自己挑

起慾望,配合自己的。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幾個女人能夠反抗得了自己的功夫。

想到這裡,劉寶山不禁淫笑了起來。手上更加用力地揉動著李雪富有彈性的

乳房,口中賣力地吮著。

李雪作夢也想不到,自己昨天怎麼會出差錯,賬從自己手上過,竟然會少了

十萬元。這是一個她連想都不敢想的數字,假如要自己賠,除了把自己賣掉,無

論如何也是還不掉的。她回到家也不敢跟老公講,怕身體不好的老公會更著急。

今天,劉總把她叫到辦公室,說要談談,她忐忑不安地來了。

一開始,劉寶山還是和顏悅色地安慰她,很親熱地拍著她的肩膀,讓她別擔

心,事情總是會查清楚的。她還很感激,沒想到,安慰了一會,劉寶山忽然摟住

她,把她壓在身下。她用力反抗,但是劉寶山的一句話讓她登時沒了反抗的勇氣

了。劉寶山說:「只要你順從我,這十萬元就算了。」正是這句話擊中了她的要

害,讓她一下子泄了氣。

劉寶山不愧是情場上的老手,經驗十分老到,一點也不會猴急。在李雪高聳

的乳房上他足足花了十分鐘,他知道這個地方是所有的女人的敏感帶,他要讓李

雪徹底地崩潰。所以他不惜花了很長的時間來攻擊這第一個堡壘。

果然,在他的挑逗了撫弄下,李雪的乳房開始佈滿了慾望,慢慢挺了起來,

乳頭如充血般,漲大了許多,硬挺著。劉寶山用指頭輕輕地刺激著那兩顆乳頭,

另一隻手開始向下,探向女人的下體。

李雪也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乳房發漲,乳頭漲得都有點生疼了。

更糟的是,她發現自己忽然下身有點空虛的感覺,那種久違的慾望好像開始

擡頭了。

她已很久沒有過令她滿足的性生活了。丈夫林子義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

前年又是一場大病。使得李雪本來就無法得到滿足的性慾更加無法得到滿足了。

她很以自己偶然出現的渴望為恥。事實上,她一直不敢面對自己的慾望。她

努力讓自己相信,自己是沒有什麼慾望的。但是,現在的事實好像在告訴她,她

的慾望並非已經遠離了她的身體,而是一直潛伏在身體裡,現在,終於開始擡頭

了。

李雪的身體有點發燙,不僅僅是因為劉寶山的撫摩。她覺得口有點干,不禁

呻吟了一下。劉寶山的雙手如魔鬼般,時輕時重地在她的胴體上遊走,還不時在

一些比較敏感的地帶若有若無的拂過,讓她有點焦躁。她試圖讓自己相信這是因

為感到羞辱,但是她的身體有點不爭氣,有些微快感和渴望好像已經開始從下體

傳來了。她下意識地微微張開自己的雙腿。

劉寶山的手隔著李雪白色的蕾絲內褲輕輕地揉著那肥厚的陰阜,口中不禁歎

出聲來,「小雪,你這裡真的是好地方啊。令人銷魂!」他手摸著李雪光滑的大

腿,馬上又不舍地回到那三角地帶。

劉寶山探出食指,一下子鑽進了那有點緊的內褲裡,穿過毛發,摸索到李雪

的陰道口。洞口已經有點濕了。劉寶山老練地找到了陰蒂,輕輕扣了兩下,李雪

忽然有點忘情地呻吟了一下,聲音裡竟然帶著一點渴望和淫蕩。劉寶山聽到李雪

用微如蚊聲的聲音叫了一下:「別,啊」

李雪有點迷糊了,體內好像有一團火慢慢地燃燒了起來。口中只覺得好乾。

她張開了口,用力地呼吸著。劉寶山知道這個女人的慾望已經開始在控制她

的身體了。自得地一笑,忽然低頭埋在李雪的胯間,嗅了兩下那佈滿著淫蕩氣息

的體味,張嘴就貼在李雪的陰道口。

李雪哪裡試過這陣式,不禁輕呼了一聲。結婚三年來,她和老公三年如一日

地,只試過男上女下的體位,哪裡敢想到有男人會用嘴巴湊到自己的私處。

劉寶山伸出舌頭,逗弄著李雪的陰蒂,這種強烈的感官刺激和想像的刺激登

時讓李雪渾身一哆嗦,整個人如同被電擊般一麻。從未有過的感覺一瞬間轉化成

肉體的刺激,四散開來。李雪口中「嗯」了一聲,雙腿不禁夾緊,不由自主地夾

住了劉寶山的腦袋,想讓他更加用力地舔自己。

劉寶山如何不懂?吐出靈舌,一下子探入李雪的陰道裡,很快地攪著,刺激

著陰道口那些敏感的地帶。

李雪整個人如泥般化掉,腦袋中一片空白,只能感受到肉體的刺激正從劉寶

山的舌頭上傳來,一波又一波地襲來,讓她只能出氣。什麼羞辱、什麼十萬、什

麼強奸,早已經不知飛到哪裡去了。她只想好好地滿足一下,三年來沒有滿足過

的身體。李雪用力地夾緊了雙腿,早已經忘了是在公司的辦公室裡,毫無顧忌地

大聲呻吟了起來:「啊……啊……」

劉寶山知道這個女人已經為自己所征服。當時在把目標盯住李雪的時候,劉

寶山已經知道林子義身體不行,他知道李雪的慾望肯定是不可能得到滿足的,因

此,他當時就知道只要自己略施手段,李雪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就得乖乖地

聽身體的話,任自己為所欲為了。果然如此,劉寶山自得地想著。

慾火早已經讓他的陽具怒挺,收在褲子裡,漲得有點難受。他不想再拖延,

先發泄一下再來慢慢玩李雪。他起身,三下五除二,很快地脫掉了身上的衣物。

胯上的寶貝昂首向天,黑裡透紅,龜頭漲得有如小雞蛋般。

李雪正眯著眼在體味這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忽然下體處一空,不禁急切地張

開眼看看怎麼回事。卻正見劉寶山在脫衣服,只見劉寶山身體十分健碩,那件內

褲一脫,那話兒如槍般挺立。不禁一呆:劉寶山的陽具比起林子義的大了不少。

卻見劉寶山往前一步,挺著那桿「槍」湊到李雪臉前。那鮮紅的龜頭正好對

著李雪的嘴不到兩公分,就這樣在她眼前微微地晃動著。李雪可以聞到一股男人

特有的體味鑽入鼻中,有著一種挑逗。她有點渴望眼前的這根灼熱的肉棒可以插

入到自己體內。

劉寶山見李雪沒有反應,一愣,馬上明白了,眼前這個女人還不懂什麼意思

呢,不禁一聲淫笑,道:「寶貝,用嘴幫我吸一下。」說著,也不等李雪反應過

來,將腰一挺,就把陽具往她微張的嘴裡一捅。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