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媽媽爲我嫁(全)

媽媽爲我嫁(全)

媽媽爲我嫁作者:OWL1.世上不幸的人很多,有時候往往覺得那些悲慘的事總是離自己很遠,彷彿就活在一個不受到任何外界侵擾的安全環境里。但事實上,命運的轉折,總是來得無聲無息,令人無法忍受。父親在我15歲那年,得了漸凍症。一開始只是膝蓋會發抖,原以爲不過是過度疲勞所以缺乏礦物質的緣故,沒想到竟然是這種絕症。父親的家世顯赫,曾祖父一手創立的集團已經在業界豎立了強大的版圖,在祖父處於半退休之際,大部分營運已由伯父及父親負責。而在公司素以精明能幹的父親竟然得了這種絕症,這個打擊對所有人都很大。雖然最後父親被送到日本治療,還是在半年後因爲呼吸衰竭而死亡,那年他才37歲因爲父親的死,全家籠罩在愁雲慘霧之中。首當其沖的便是我的母親。父親跟母親相識在父親就讀大學四年級之時。有一天父親開著車途經某間女校,一眼瞧見一個女孩正與同學在公交車站牌下等車。女孩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鑲在中分的秀發之中,顧盼之間,神采照人,小巧挺秀的鼻子配上兩片粉色的薄唇,嘴邊不笑亦靥,白皙的皮膚在夕陽余晖的映照下更顯麗色;制服底下藏不住成熟豐滿的身段,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半掩在制服裙子里,更在這女孩的純潔之氣中增添了性感的誘惑。父親看呆了,而呆掉的又何只父親,幾乎以輻射狀10公尺內的雄性動物都看傻了眼。女孩似乎早已習慣這類毫不掩飾的侵犯眼神,仍舊面不改色的跟身旁的女同學談笑著。回到家后,父親變用盡一切方法調查這個女生的資料,數天後,幾張影印紙交到了父親手中。兩張全彩的影印中赫然便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的資料。「李筱彤…10月13日…174公分….」資料中還有女孩的父母職業,甚至身家背景,連住址都有。而後,父親對李筱彤展開強烈的追求,首先是陌生人,后來是認得臉的人,再來是會聊幾句的普通人,進而朋友、密友…但在進到男女朋友這一層時,父親可真是煞費了苦心,因爲父親在外表上算是平凡的,而且身高還比女方矮了大概5~6公分左右,父親唯二可以稱爲優勢的,只是锲而不舍的真心與身家背後雄厚的財力。但基本上追李筱彤的男生,也不乏多金又帥氣的公子哥兒。但最後父親還是沖破了重重挑戰者的挑戰,贏得了美人的芳心。而這個美人,也就是我的母親,益铨集團的二媳婦。正式交往後的兩人,自然是如膠似漆一般的恩愛,而母親美麗的臉龐及誘人的軀體,在在考驗著父親的意志力,於是在某日某夜的某時,我就被做了出來。得知母親懷孕的父親,可以說是欣喜若狂,當下便決定娶母親爲妻。但祖母是一百個不贊同兒子娶這個家世背景都不相稱的女子爲妻。而且母親左眉尾上的一顆淡褐色的克夫痣更是讓祖母說什麽都不願意。最後父親只好把我拿出來當王牌打了出去,祖母雖然還是不願意,甚至說我是不知道哪裡來的野種,叫父親不要被騙了。事情鬧到后來,還是祖父做主將母親娶了進來。於是媽媽順利嫁給爸爸,我也順利被生下來。那一年媽媽16歲,爸爸23歲。當時的學校並沒有産假,所以自從媽媽因爲懷我而休學后,一直就沒再複學。因爲祖母的關系,媽媽在婆家的日子並不好過,總是受到祖母的欺壓,會挺媽媽的只有父親,跟祖父還有大伯。祖父在我三歲那年去世,而父親也在我13歲那年過世,祖母一口咬定是媽媽剋死了丈夫跟兒子。於是少了兩大外援的媽媽,馬上被祖母掃地出門,大伯雖然不願,但基本上大伯是唯母命是從的那種人,也難怪當初家裡的事業都交給父親一手打理。我這陳家唯一的孫子,在媽媽堅持的抗爭下,終於取得了監護權。但前提是要我仍能擁有跟在祖母家一樣的物質生活,否則法院將會再度改判,將監護權判給祖母那一方。這是媽媽做的最大的努力,而祖母那邊也壓根不相信憑媽媽一個女人的能力能夠維持我跟在祖母家一樣的生活條件。我跟了媽媽之後,就改姓媽媽的姓,因此我也就變成了李明浩2.…..「哔──」「碰!!!!!!」一陣急促的煞車聲,已經是我最後所聽到的聲音;當我再度醒過來,我已然身在醫院。我左右動了動脖子,臉上一些擦傷仍舊帶著刺痛,眼角餘光撇到我床邊似乎趴著一個人。我將床頭燈打開,赫然發現媽媽趴在床邊臉上帶著淚痕正閉著眼睛睡著。不知道我昏迷幾天了。……..被趕出陳家大門后,因爲媽媽當初執意要嫁給爸爸已經跟娘家鬧翻了天,高中沒畢業的學曆又無法找到養活我們母子的工作,最後還是靠著爸爸生前生意上熟人的幫忙,才總算找到一份適合的工作。這個人也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年紀約50來歲,一張臉又肥又油,長著亂七八糟的斑,身材矮小又肥胖,還兼禿著一顆油亮亮的頭,笑起來猥猥瑣瑣,媽叫他馮叔,而我則要叫他馮伯,我私底下都叫他老龜頭,媽媽便是在他的幫忙之下才好不容易有個會計的工作,而且也是在他的特意關照之下,媽媽名爲會計,其實是領主管級的薪水。媽媽由衷的感謝他,因爲要是沒有他,我將面臨監護權被改判給祖母的命運說實在我並不喜歡他,因爲他除了喜歡開無聊玩笑之外,一雙眼睛總是直勾勾的盯著媽媽看上看下的,一副心懷不軌的樣子。有一次我剛好學校上半天,便在午休時間去公司找媽媽,媽媽要拿文件給老龜頭,一個不注意右腳高跟鞋拐了一下,文件散落一地,老龜頭跟我連忙幫媽媽撿,媽媽因爲身材高的關系,一蹲下難免窄裙就向上擠到了大腿根部,因爲在撿文件的關系,媽媽又無法用手去擋,一雙108公分長的美腿便全露了出來,連帶窄裙內的春光也全部送給蹲在對面的老龜頭,肉色絲質褲襪在裆部突起一條絲線,里頭緊裹著白色蕾絲內褲,大腿根部因爲窄裙遮住的關系,使光線微暗更散發出媚惑的光芒,而上圍也因爲身體前傾的而將原本就相當合身的套裝繃得更加的緊,兩個碩大的球體彷彿隨時都會從襯衫蹦出來一般。我不禁有種要噴鼻血感覺,想不到總是穿著寬松家居服的媽媽,居然有這麽好的身材。老龜頭看上看下看里看外,看得不亦樂乎,不期然吞了一口口水,媽媽稍微發覺到了,臉一紅,便用左手壓住裙擺,右手急急的將文件拾起,交到他手上。「筱彤,妳剛才絆了一下,有沒有扭傷?」老龜頭故作慌張的問:「要不要進我辦公室,我幫妳揉揉」老龜頭說著就要拉媽媽進辦公室,媽媽正推辭之際,我實在受不了老龜頭那副色樣,便說:「媽,我幫妳看看腳吧」說著我讓媽媽坐在她的辦公椅上,老龜頭只看了我一眼便回他辦公室去了。我心中暗自得意,我蹲在地上讓媽媽的腳伸直,準備脫掉媽媽的高跟鞋,我擡起頭來問媽媽:「媽,哪只腳阿?」「唉唷,浩浩,媽媽沒事啦,你快起來,蹲這樣好難看噢」媽笑著說「不行,要是扭傷了怎麽辦,我還是先幫妳揉揉」說著我輕輕握住媽媽兩只腳,絲襪柔滑的觸感讓我心中一動,我不禁順著腳踝一直向上看去,似若無骨的小腿肉形成一個美麗的淺弧形,在絲襪的包裹下散發著誘人的光芒,而且在膝蓋背面的腿窩附近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不自禁的小聲嗅著,繼續往上是窄裙包覆下的大腿,窄裙的群緣緊貼著媽媽的穠纖合度的大腿,兩條腿中間光影的關系使裡面一片黑暗,我多麽想再….想著想著…下體已然硬如鐵石…我趕緊收攝心神對媽說:「妳不說我就兩腳都揉了哦,妳也不怕讓妳兒子麻煩阿!」「什麽話!難得讓你當一回孝子就這麽不甘願嗎?」媽敲了我一下頭笑著說:「右腳啦」雖然我跟媽是母子關系,但是由於媽今年也才33歲而已,兼之天生麗質,看起來也不過大我5、6歲罷了,常跟媽走在街上都被誤認是姐弟而不是母子,所以我跟媽的相處模式與其說是母親跟兒子,不如說是姐姐跟弟弟。我輕輕放下媽的左腳,改坐在地上,將媽的右腳擡起來,解開媽媽黑色系帶高跟鞋的銀色扣絆,再將整支高跟鞋從媽媽的腳脫掉,一股皮革夾帶著淡淡的香水味撲鼻而來,不禁令我心中一蕩。「媽妳的腳怎麽是香的呀?」我奮力的吸食著陣陣幽香,不忘裝可愛的問「因爲媽媽有噴香水阿」媽微笑著說「爲什麽腳也要噴香水?」我吞了一口口水,故作天真的疑惑著「因爲有些上司的辦公室要脫鞋阿,噴點香水才禮貌阿」媽一邊解釋著一邊看我正經危坐的端著她的右腳認真端詳,不禁噗哧一笑:「我說林醫師阿,有你這樣用看的替人治病的嗎?你要是醫不好可不要誤了我的腳阿」「胡說,當然要先看症狀怎樣再對症下藥阿!嗯….」我故做沈吟了一會,順便多吸幾口媽媽的腳香:「應該是扭到了,我馬上幫你治」我右手捧著媽的腳踝,左手掌貼著媽的腳底輕輕旋轉著,絲襪的質地觸手滑嫩細致,真是太過瘾了。看著手裡這只美腳,五根細長潔白的腳指並攏包裹在肉色的絲襪中,不論是腳指還是指甲的形狀都是美不勝收的一幅景象。因爲好幾次不小心刮到媽的腳底,總是讓媽媽咯咯直笑,媽媽一笑,腳掌便會弓起來,看著腳指部分隨著媽媽的腳一弓一松的擺動,我突然有一種沖動想要抓起媽媽的美腳大肆的舔食,用我的口水將腳指那段顔色稍微深一點的絲襪全部沾濕。手裡撫弄著媽媽的美腳,耳邊聽著媽媽有意無意的調笑,原本只是兒子孝順母親一件很單純的事,似乎在我眼中已然變了質。媽媽的腳就像一條滿載我累積了17年慾望的小船,正要開往爆發之路。「媽這樣會痛嗎?」但我當然不能媽知道我的神情有異,我仍然沒有失去理智,我仍然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麽。「嗯…不會」「那這樣呢?」我將媽的腳稍微折向左邊媽整隻腳馬上觸到電一樣的縮起來並唉唉出聲,因爲縮得過猛,腳指還從我下巴和鼻子滑過去,雖然後來想想很爽,但當下我還是躲了一下。但我折這一下卻讓媽媽眉頭皺起,眼神中閃著疼痛的光芒,嘴唇用力的抿著。看來媽媽的確是扭傷了。此時此刻,看著媽媽苦澀的神情,我有種….好想欺負媽媽的感覺….「浩浩對不起,不小心踢到你了」媽媽不顧腳上的疼痛,馬上擔心的跪坐下來:「會不會痛阿?」媽媽一臉擔憂,讓我不禁有點內疚。媽媽是這麽相信他的兒子還是純潔無暇的小天使阿,想不到我卻已經養了那麽大隻的心魔。3.午休時間結束后,媽媽繼續回去工作,我則抱著幾欲噴發的邪欲回到家中。回到家,我像賊一樣在媽媽的房間門口徘徊。大中午的,太陽還高高掛在日頭,讓我這個想做虧心事的人有點膽怯。但色膽包天的我還是悄悄的走進媽媽的房間,打開媽媽的衣櫃尋找著我要的東西。衣櫃里滿滿掛著媽媽的襯衫、背心及窄裙還有媽媽平常穿的休閑服和幾件西裝外套,一股熊寶貝的味道讓我心目一爽,我開始翻箱倒櫃,拉開一個抽屜,裡面整齊的疊放著媽媽的胸罩和內褲,五顔六色,琳琅滿目,彷彿發出一道淫靡的光。我哆嗦著手拿起一件深紫色的胸罩,蕾絲描花圖案滾在胸罩的前緣,我將胸罩攤開來看,哇!好大一個杯阿….看了一下尺寸,36E。根據看A片的經驗,E已經是相當可觀的尺寸。當初媽生我的時候,因爲祖母的堅持,硬是從外面找來一位什麽健康奶媽來哺喂我。一想到竟然曾經跟這對大奶失之交臂,心裡便扼腕了起來。想著想著手便捏著那棉質的罩杯不停搓揉,順便拿起一件淡綠色的絲質蕾絲內褲嗅著,下體瞬間勃然大怒。撫弄了一番之後,我便走到媽媽的鞋櫃尋找我期待已久的寶物。我打開鞋櫃,裡面是媽媽衆多的鞋子,擺了一整櫃都是,有高跟鞋、高跟涼鞋,都以白色跟黑色居多,還有幾雙帆布鞋和休閑鞋,我猛力吸了一口,一股皮革的味道讓我抖了一下。拉開鞋櫃上面的兩個抽屜,第一個抽屜映入眼簾的便是滿滿一整個抽屜的絲襪,第二個則是一排排排尚未開封的絲襪。媽媽的絲襪以黑色和肉色居多,有淺得一望就透的絲襪,也有閃著光芒的半透明絲襪,有完全不透明的保暖用天鵝絨褲襪,也有同樣是不透明但卻質地柔滑的黑色絲質褲襪。每條褲襪都整齊的疊成長條狀,散發出的晶瑩的光澤讓我有點目眩,我全身微微顫抖,拿起一條半透明的肉色褲襪,入手觸感又清涼又柔滑,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想起這便是每天裹住媽媽一雙美腿的絲襪,我不禁將臉埋進揉成一團的絲襪中,奮力的嗅著絲襪的裆部,彷彿那裡還殘留著媽媽下體的味道,但即使有,大概也被媽媽香水的清香與熊寶貝的味道掩蓋過去了。我用臉磨蹭著媽媽的絲襪,並用嘴吸著媽媽絲襪腳的部分,褲裆中的陰莖早已憋得痛苦,我將硬得冒青筋的肉棒從拉鍊口拿出來,將媽媽的絲襪包覆在陰莖上摩擦著,一陣酥麻的感覺立刻從腰際上升到脊髓,我一面想著我幫媽媽按摩腳的畫面,絲襪腳柔嫩溫暖的觸感,一面在腦中變換媽媽美麗的臉龐,藏在襯衫下的巨乳,窄裙被擠到腰際的美腿,跨下的春光,散發出誘人氣息的神秘地帶,柔滑的大腿根部….沒多久我便將對媽媽美麗肉體的憧憬的及首次對絲襪的瘋狂著迷全部噴射在媽媽的肉色絲襪上。大概是滿積著對媽媽的邪念,這一射硬是射了好大一坨,盡管被絲襪包覆住,但地板上還是有一小灘漏襪之液。我爽得坐在地上,腦中一片空白,休息一下之後,趕緊收拾殘局,將地板擦乾淨,內衣褲歸位。看著媽媽的絲襪被我射得一塌糊塗,心裡除了少許愧疚之外,竟然還有一絲刺激的犯罪滿足感。想了想,還是將它包在衛生紙里扔進廁所的垃圾桶。從小到大,雖然對媽媽的態度不像其他人對自己媽媽那麽的敬重,媽媽也把我當成是朋友一般,從不會對我施加權威或壓力,而是一貫的關懷跟寵溺。在媽媽被趕出陳家之後,媽媽尚且自顧不暇還努力的跟祖母爭取我的監護權,打官司幾乎用盡了媽媽的積蓄,不然以父親的遺産,幾乎可以衣食無憂的過完下半輩子。但爲了我,她卻甘願付出。而自從爸爸死後,媽媽身邊不時出現願意”照顧她下半生(身)”的男人,我對這些人從來沒有好感,而媽媽也都以對爸爸還不能忘情、對兒子還有責任爲由拒絕。不用說,我是愛媽媽的,媽媽爲我所做的一切,母愛的關懷,都使我打自內心的珍惜這份母子親情。但自從今天中午我初次見到及碰到媽媽嫚妙的胴體之後,我對媽媽似乎已經不只是母子之情那麽單純了。媽媽在我眼中,已然是一個令我瘋狂,令我癡迷的女人….4.晚上7點多,正當我疑惑媽媽怎麽這麽晚還沒回來,坐立難安之際,門口傳來一陣轉鑰匙的聲音,我馬上從沙發上跳起來跑到大門前,媽媽推門進來,當我看見媽媽,心裡參雜著好多莫可明狀的情緒,站在玄關前不知該說什麽。「浩浩,你怎麽啦,怎麽站在門口發呆?」媽側著身子曲起右腿一面在玄關脫鞋一面笑著對我說。媽媽優雅的姿勢及裹著絲襪的修長的玉腿看得我一陣躁熱。正當我盯著媽媽的美腿發愣之際,老龜頭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操!這家夥來干什麽!?「哎呀~浩浩你好阿」老龜頭一臉假笑我皺起了眉頭,不發一語。「怎麽這麽沒禮貌,叫人阿!」媽媽趕忙說,並蹲下將高跟鞋放進鞋櫃里。「沒關系…沒關系」老龜頭一邊讪笑著,一邊緊盯著媽媽翹起來的屁股不放。不然是當我死人嗎?「還好有馮伯伯載你老媽回來,不然還要走這段路,可就苦了你媽的腳啦」媽說著便往客廳一拐一拐的走:「今天沒辦法做飯了,馮伯伯幫你帶了你最愛吃的燒賣,洗個手來吃吧」媽的,還真會獻殷勤。媽將燒賣裝盤端出來:「你們先吃,我去擦個藥」你們?這老龜頭不趕快滾嗎?但一聽擦藥我整個精神都來了,馬上自告奮勇:「媽我幫你」媽敲了我的頭一下,笑著說:「小鬼頭,沒事獻什麽殷勤,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不是阿…媽…我..」「馮叔,你自便阿」媽不再理我,自行進房間擦藥去了。餐桌上只剩我跟老龜頭,我食無滋味的咀嚼著,完全不理會老龜頭。老龜頭左顧右盼的看著我們家,一張醜嘴樂呵呵的,跟我東扯西扯的,彷彿是他家一樣,這得意忘形的樣子,讓我直想一拳轟在他的臉上。不一會,媽媽跛著腳回來,還沒坐下便用手拿了一個燒賣填進嘴裡,笑著說:「嗯~真好吃,浩浩有沒有陪馮叔聊天?」我好喜歡媽媽這麽隨性的樣子,像個大孩子一般。媽媽脫掉了套裝外套,白襯衫胸前的部分繃的緊緊的,仔細看還可以看到胸罩的痕迹。腿上的絲襪已經脫掉了,這當然是廢話吧,沒脫絲襪怎麽擦藥?雖然略爲失望,但想到附有媽媽一整天體香的原味絲襪就擺在家裡的某個地方,中午才剛尻過一槍的陽具又不禁蒸騰而起。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