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那一夜不堪回首

北京那一夜不堪回首

2004年7月,我從小玩到大的好友L君從加拿大多倫多回國探親,而同

期我正好受公司的指派去北京出差。於是乎,先L君一步到北京的我,順便給L

君在海澱區的某四星級賓館開了房間。由於我的要求,L君的房間在我隔壁。

安排好了房間,時間已過中午,L君的所乘的飛機半個小時之後即將抵達北

京。由於我們曾經在電話中約定,由他請客在北京瀟灑幾天,所以懷著色狼之心

的我便藉機到賓館一樓的超市內購買了兩盒傑士幫(安全套,很有名的品牌)。

出於爽自己,害別人的目的,我挑的傑士幫都是浮點型的。

7月的北京天氣熱得要死,脫光衣服走進浴室,剛沖涼到一半,L君的電話

就打進了我的手機。簡單交待了賓館所處的地址和房間號碼之後,我草草的擦了

身子,等待著與好友的久別重逢。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L君便敲響了我的房門。

簡單寒暄了幾句,兩個老色狼便急不可待的研究起了尋花問柳的行動計劃。

就在我們還沒決定到底去哪裡HAPPY的時候,賓館房間的內線電話突然

響了起來。

「肯定是主動上門的小姐!」

L君和我沒少在賓館叫雞,這種情況倒也司空見慣了。早就聽說北京的賓館

雞檔次很高,素質一流,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嘗試,想不到今天就可以美夢成真了。

「您好,請問先生需要特殊服務麼?」

果然不出所料,電話那端傳來來了一個甜美的聲音。由於電話開著免提,我

和L君都可以聽到對方的聲音。憑著多年的叫雞經驗,我和L君都可以肯定,這

個聲音要是換成叫床的話,那簡直就會讓人渾身酥麻。

交換了一下眼神,我立刻輕車熟路的問到:「什麼價位?」

「由於服務水平和項目的不同,價位在您選中滿意的服務人員之後面議!」

不愧是他媽的首都,連小姐說話的素質都這麼高。要是在我們的老家,一聽

有門兒,那邊立刻就潮水一般的自報服務項目和價位了。

「那你就把服務人員帶上來吧!盡量多帶幾個,選擇的餘地也大些,免得麻

煩!」

小小的暗示了對方一下,我們並不是沒有經驗的傻小子,隨即掛上了電話。

打開電視沒有多久,門口處便響起了門鈴聲。

「誰?」

明知道是貨到了,可我還是隔著門鏡看到了四個女孩之後才打開了房門。畢

竟不是在自己老家的一畝三分地,萬一出點意外,我們可就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了。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句話總是沒錯的。

「先生您好!是您需要服務嗎?」

門開處,四個靚麗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簾。逐個打量了四個女孩的相貌,哥

們心中不禁一陣狂喜。要說叫雞,哥們也不是第一次了,可長得這麼水靈的嫩雞,

哥們還真是第一次遇到。連忙把四個女孩讓進房間,隨手關好房門,我和L君一

起仔細做起了進一步的觀察。

說實話,這四個女孩的長相都十分養眼,特點也是各有千秋。

為首的一個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上下,穿著一雙精緻的高跟涼托,露著白玉般

的美趾。在高跟涼托的支撐下,她的個子比我這個一米七五的男人還要高出一塊。

這妞的體形更是絕對的苗條,小蠻腰充其量不到一尺七,細得簡直一臂可圈,

而且短裙下的大腿修長筆直,黑色蕾絲的吊帶小衫更顯皮膚的白皙,披肩長髮,

怎麼看都和T台上的模特不相上下。

可惜這妞只有一點缺憾,那就是咪咪有些小,雖然不是飛機場,但也絕對一

手可以掌握。

第二個妞的個子不高,屬於小巧玲瓏型的,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雖然身材

不高挑,但長相比之高個的那個妞卻妖艷了許多。而且這妞一雙豪乳,蜂腰翹臀,

眉目含春,一看就是床上功夫了得的超級騷貨。更為重要的是,這妞的年齡眼看

著比其他三個女孩大了幾歲,伺候男人的經驗也一定十分豐富,玩起來肯定爽快

異常。而且……聽進門後的問好聲就知道,這妞就是打來電話聯繫生意的那個。

第三個妞和第四個妞基本屬於長相中上,但體形優美的類型。若是扔到我們

老家那邊,絕對屬於緊俏商品,可跟前面的兩個妞一比,她們倆的姿色就要差了

許多。

所以很快的,我和L君便選定了第一個和第二個女孩,其餘的兩個女孩見生

意沒了也不失望,微笑著道了聲「再見」,便禮貌的離開了房間。看著她們倆的

背影,我心理不由得一陣感歎:「這他媽的就是素質啊!要是換成老家那邊的小

姐,選不中早就給客人臉色看了!」

關好房門,我和L君卻產生了分歧。他和我都想要那個聲音甜美的矮個女孩,

最後在協商之下,吃人家的嘴軟,我不得不退讓了一步,把矮個女孩讓給了L君。

但L君也答應我,明天晚上再找這兩個女孩包夜,好互換著品嚐一番。

送走了L君和矮個女孩,我鎖好房門,淫笑著走向了這個高個的女孩。

「叫什麼啊?」

我摟著她坐到床邊,一隻手開始不老實的摸上了她的大腿。雖然我現在有些

色急,可一句話不說,直接操槍上馬也未免太沒品位了。小小的調情一番還是必

要的,不能讓人家北京雞看輕了我們這些東北爺們不是?!

「聞馨,新聞的聞,溫馨的馨!」

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原來這個妞嗓音的甜美程度絕對不在L君的那個

矮個妞之下。我在心裡歡呼一聲,暗自高興撿到寶了。

「多大了啊?哪裡人?」

我嘴上還在問著,手已經老實不客氣的探進了聞馨的黑色吊帶小衫。一摸之

下我不禁有些驚喜,這個小騷貨竟然沒有帶胸罩,小衫之內空無一物,我的手沒

費吹灰之力便撫上了一座柔軟的肉峰。摸著聞馨的咪咪,我的小JJ立刻有了反

應,這妞的咪咪雖然不大,可手感卻是極佳,柔軟得幾乎如油似水,而且柔軟中

還帶著少女天生的彈性。

「2……20了,哎喲……哈,哈爾濱人!」

聞馨雖然沒有反對我的侵入,可身體還是明顯的顫抖了一下,說話聲也變得

斷斷續續起來。雖然我可以肯定這妞絕對不是處女,可她身體的敏感程度告訴我,

這妞入行的年頭並不很長。玩了這麼多年的小姐,這點判斷能力哥們還是有的。

「喲,還是個東北老鄉呢!」

我一邊故作驚喜的套著近乎,一邊開始輕輕的揉搓起聞馨的椒乳來。雖然這

種套近乎的手段並不能使我少花一分錢,可對於小姐接下來的配合程度還是有幫

助的。畢竟讓她在心理上親近自己一層,總比她產生抗拒要好得多。哥們就曾經

靠著滿嘴的近乎,讓一個小姐在正常的服務之外,免費讓我插了一把後庭。

「先生也是東北人嗎?」

聞馨顯然也不想讓話題陷入尷尬,於是便藉著我的話跟了下來。

「別先生先生的,按東北的習慣,叫大哥吧!我聽著舒服!」

話越嘮越近,我的手也從溫馨的左胸挪到了右胸。此時我的小弟弟已經支起

了帳篷,顯然是有些急不可待了。溫馨用餘光發現了我的身體變化,很乖巧的用

一隻纖手隔著褲子撫摸起我的小弟弟來。這一下我可把持不住了,渾身上下立刻

充滿了慾火,輕輕的將聞馨推倒在床上,我立刻湊上前去,品嚐起了她的香唇。

聞馨的香唇並沒有塗抹唇彩和雜七雜八的化妝品,倒是很合我的胃口。哥們

一向討厭油糊糊的唇彩和潤唇膏,因為那總是讓我覺得啃的是兩塊化學制劑,而

不是香滑的朱唇。

「嗯……」

聞馨輕哼了一聲,微微閉上了雙眼,臉上滿是嬌羞的紅潤。這種玩高級雞的

感覺就是不一樣,甚至讓我覺不出是在叫雞,而彷彿是在和自己的小情人偷歡。

雖然聞馨的表情有可能是裝出來的,可就憑這演技也比老家那些一上來就主

動脫下褲衩,嘴裡高呼著「老公我愛你」的小姐強上百倍了。

「大哥!我想沖個涼……」

就在我將聞馨的黑色小衫褪到一半,即將欣賞到她的那對小肉球時,聞馨突

然嬌滴滴的請求去浴室沖涼。她的請求讓我心中一動,暗自高興起來。一想到一

次鴛鴦浴就這樣簡單的被老子騙到手時,我立刻忍住慾火,答應了她的請求。

我的善解人意讓聞馨十分滿意,她羞答答的主動吻了我一下,便起身走進了

浴室。我並沒有急著跟上去,而是在浴室響起水聲之後才脫光衣服,躡手躡腳的

朝浴室摸了過去。

「靠,小騷貨,看來你是不介意和我洗鴛鴦浴啊!」

輕輕擰動了浴室的球形門鎖,我發現聞馨竟然沒有在裡面反鎖浴室門,這不

禁讓我的獸慾更加強烈了幾分。猛地推開浴室門,我衝上前,一把抱住了背對著

我的聞馨,雙手隨即緊緊的扣上了她的雙峰。

「啊!」

雖然明知道是我在背後搞鬼,聞馨還是下意識的尖叫了一聲。聞馨的嗓音本

就十分甜美,再加上水流滋潤下的雙峰細膩柔滑,手感極佳,我的小弟弟立刻被

刺激得一柱擎天,毫不客氣的頂上了聞馨的翹臀。

「寶寶,我陪你一起洗好不好?」

雖然嘴上是詢問的語調,可我手上的行動卻絲毫沒給聞馨留下拒絕的餘地。

我一手撈起她那雙修長的美腿,一手穿過聞馨的後背,按在她的乳峰之上,

略一用力便將聞馨放入了浴盆之中,自己也緊跟著跨進了浴盆。

「就知道你不會老老實實的等著!」

聞馨故作嬌嗔的白了我一眼,隨即便羞澀的給自己擦起了香皂。我一見聞馨

默許了我的闖入,興致立刻漲得老高,一把搶過香皂,輕輕的在聞馨身上滑動了

起來。聞馨顯然被我撫摸式的動作搞得有些動情,一雙秀目逐漸緩緩的合上,鼻

子中開始發出輕微的淺哼,氣息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舒服麼?寶貝!」

「嗯!」

「寶貝你的乳房好漂亮啊!」

「盡騙人,比我漂亮的你不知道摸過多少了吧?」

隨著時斷時續的調情,我一邊擦著香皂,一邊仔細打量著聞馨的身體。這個

女孩沒脫衣服就已經是姿色驚人了,現在的她一絲不掛,玉體橫陳更是美艷得不

可方物。一對並不高聳的椒乳彈性十足,卻又柔軟似水,沒有一丁點的硬塊,玫

瑰色的乳頭小巧如豆,微微挺起,乳暈的橢圓形邊際十分整齊,大小適中,簡直

就是乳中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