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給老婆做主

交給老婆做主

我與阿珊兩人赤裸裸的驚愕的團在我家主人房的大床上,我的老婆惠玲同樣驚愕的跌坐在剛打開的房門前。一切象定格了。這似乎是意外,或許也是註定,終於讓惠玲知道了,而且是最徹底的捉姦在床。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一切都已成定局,至於以後的事情就交給老婆做主了。

當天老婆回去他媽媽家過夜,而我也沒有心情和阿珊繼續,我打老婆的手機,卻老是關機。我彷徨的等待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我放工回家,發現老婆惠玲已經回到家裡,並且帶回了一個男人。只見,老婆正和那個男人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原來我認識那個男人,他就是老婆的上司李總。

李總一看見我馬上跟我打招呼︰“小康,真是謝謝你啊﹗你真大方﹗”

我莫名其妙,什麼謝謝我啊?

這時候老婆站了起來,向我使了個眼色,於是我跟著她來到廚房。

來到廚房老婆纏著雙手,眼睛也沒有看我,冷冷的說道︰“你今天就去睡書房,李總要在這裡過夜﹗”

什麼?我一時間回應不過來。“你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我說今天李總要在我們家的主人房過夜,你得去睡書房。”老婆冷冷的說道。

“開玩笑,那可是我們的房間,怎麼可以讓別人睡呢?”我盡量壓低聲音說道。

“呵﹗”老婆冷笑一聲︰“你怎麼會這麼健忘,昨天你才找了個人睡過,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哦,我知道,老婆可能是在刺激我。她的氣還沒有消。

“那讓他睡睡是沒有什麼問題了,只是……”我還沒有說完。

“你到底明不明白?”老婆才看著我打斷我的話說︰“今天不但主人房是他的,應該說今天他是這間屋的主人,一切使用權都是他的,包括我﹗你明白嗎?”

“你……你說什麼?你……”我目瞪口呆。

“你可以找女人回來睡覺,我當然也可以找男人回來,這是公平的,不是嗎?”老婆說道。

“你瘋啦,你根本是在鬥氣﹗我的確不對,但是都過去了﹗你何必把它放在心上呢?”我說。

“哈~~過去?我不認為已經過去,我還深深的記得昨天你的爛狗hi是怎麼插在那爛#洞的,這是過去嗎?”老婆切牙說道。

“你怎麼能這麼小氣,只不過是出來應酬一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說。

“對,你說的對,我也只是出來應酬一下,你是男人,你就更應該大量一點,對吧?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老婆說完就想轉身走。

我一下拉著她,這時候我已經被她激怒了,我舉起了手掌想狠恨的扇下去,但是我停住了,老婆輕盈的淚水滴在我的手上。

“你打啊,你不是男人,我跟你說,今天無論你看不看得下去,我都已經決定了,你現下也可以離開這裡,也可以留下來,隨你的便,但是請你不要妨礙到我們。”老婆說完便掙開我的手離開了廚房。

我舉起的手無奈的呆在那裡。究竟我做錯了什麼?但看老婆的態度,似乎是無比的認真,難道她真的打算跟李總那個嗎?不敢想像。

我急忙回到大廳,這時候老婆已經坐回李總身邊。

“啊,小康,你吃了飯沒有,我和惠玲已經在外面吃過了。”李總說道。

“哦,是嗎?我也吃過了﹗”我也坐下在他們旁邊的沙發上。其實我還沒有吃飯。

“ 我想不到小康你原來是這麼大方的,早知道我就直接跟你說好了,其實我從惠玲來到我們單位,我就開始喜歡她,我約了她好多次,她就是一直不願意,說什麼也比不上老公重要,你知道嗎?我還開除了原來的秘書,一心想叫惠玲接她的職位,直到今天她才答應,說是小康你同意了。你也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的,當然我也不會虧待你,哈哈哈﹗”李總笑著說道。

“是嗎?那你不必客氣,當自己的家就行。”我賭氣說道,我是故意說給老婆聽的,看她耐我如何。想找個人來氣我,我是不會中你的計的。

惠玲見我這麼說便摟著李總的手說道︰“李總,你也聽到了,我家小康是很大方的,你也不必客氣,這裡就是你的家。”

“哦,果然大方,那恭敬不如從命啦。”李總笑著說,說完就當著我面把手搭在我老婆的香肩上。

惠玲被他一抱也順勢靠在他的懷裡,裝出一副甜蜜狀,如若無人。

電視播放著無聊的節目,他們看了一會,惠鈴好像想到了什麼,在李總耳邊耳語了一陣,李總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他們便一起站起身向書房。

“老公你自便啦﹗”老婆笑著摟著李總經過我身邊的時候說道,李總也向我笑了一笑。

不知道他們搞什麼名堂。我假裝在看電視,但實際上卻留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因為書房的大門是正對著大廳的,我很容易就能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只見他們一進到書房,惠玲就打開電腦。哦,我想起來了,電腦裡收藏著我在摩洛客下載的電影,足足一個分區,難道老婆是想帶李總看A片嗎?在我思考的時候,他們已經坐好,李總坐在我平時坐的大班椅上,而老婆則乖巧的坐在他張開的兩腿之間的空位上,形成李總環抱我老婆的姿勢共坐在一起。

為了看到電腦的畫面,我調整了位置,但是他們的身體還是擋住了畫面。無奈我只好靜觀其變。

李總經常在我老婆耳邊說什麼引得老婆哈哈大笑,他的鹹◎手乘機在老婆身上上下其手,老婆也沒有反抗,反而笑得更大聲,就這樣我看著他們不時的低聲說大聲笑,幾乎都把我氣暈了。

他們嬉戲了一陣,老婆站了起來,她走到書房門前大聲的說︰“讓我先把門關上,以免給別人偷看。”說完對我一笑便關上了書房的門。

可惡﹗誰偷看了,這可是我的家。她分明還是在氣我。

他們關上了門,我也不能再觀察他們了,反正這樣,我一不做二不休,來到書房的門前,把耳朵貼在門上,想聽清楚裡面的聲音。

可惜他們說話的聲音太低了,我根本聽不見,也只好回到大廳,繼續看電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看著掛鐘,他們進去的時候是7點25分左右,現下是8點30分,也就是說,已經一個多小時了,他們到底在裡面幹什麼?該不會是幹上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書房的門打開了,我老婆惠鈴走了出來,我看她先是看了我一眼,我也同時看著她,她的衣服有點亂。

我連忙走過去想問她,她似乎也知道我要問什麼,她一又把門關上,然後對我說︰“你放心,我還沒有被他上。”

“難道你真的要這樣做嗎?”我說。

“你還以為我是開玩笑的嗎?”老婆堅定的看著我。

“你未免太任性了﹗就算是報復我,你也不必這樣做啊﹗”我說。

“你錯了,昨天我可是想了足足一個晚上,我才決定的,我想通了,有時候我也要為我自己作打算,過往的我太天真了,過於相信愛情,但是我到昨天我看見你和那個女人搞在一起,我才知道現實就是現實,現實中是難以找到愛情的。”老婆神情嚴肅的說道。

“但是……”我想說些什麼,嘴巴卻吐不出更多的字。

“ 況且,你不知道,李總在很早的時候就想引誘我上床,甚至開出了非常不錯的條件,只是當時我的理念還太過保守而堅決的拒絕他。如果他對我日後的生活帶來好處,我的身體算什麼,你也認同吧,至少不象你那樣只是為了性慾就隨便跟別的女人上床,而我為的比你來得高尚。而且,事情發展到了現下這個地步,事實已經不受我的控制了。”老婆說道。

我無言以對。

“你想知道我們在裡面趕什麼對吧?我告訴你,剛才我和李總在裡面看你在摩洛客下載的電影,我們已經醞釀好足夠的情緒,雖然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做愛,但是我的身體也已經讓他摸遍了,至於下一步,我們會先去洗個鴛鴦浴,我勸你還是先離開這裡避開一下比較好,不然,你自己難受﹗”老婆說。

老婆說完她那些話便回到書房,接著不一會,她和李總相擁著走了出來。

“啊,小康,你下的電影真是好看,看得我雞巴硬硬的。”李總看見我站在門口,便對我說道。

我那裡有心思回答他,我只是木木的站在哪兒,他們倆也沒有多理會我,只見他們一起走進了浴室,但是這一次他們沒有關門。

“李總,關門吧。”說話的是我老婆惠鈴。

“怎麼了,老是關門開門的,一點都不方便,我在家裡的時候連拉#都是開著門的,自己的家裡還害羞啊,不關了。”李總說道。

老婆默默看了看我,李總則三兩下便脫光了自己,我看到他那半硬的雞巴,長18CM,粗4CM,我感到驚嘆,即使大家都是男人,怎麼就是如此多的不同呢。老婆準備面對的將會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小玲,你也快脫吧﹗”李總說道。

老婆的已經似乎也接觸到李總的那個怪物,那是除了他老公我以外第二個男人的身體,她臉紅了,我可以看得出來,她的猶豫,緊張,慌亂,我全都感受到。雖然是知道將會跟眼前的男人發生關係,但是到了真正想對這個人展開自己,釋放自己時卻又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何況自己的老公正在目睹著這一幕。

老婆猶豫著,但是李總已經開始幫她脫著上衣。老婆看向了我,眼睛哀求著我“你快點離開”。

我眼看著自己的老婆正被另外的男人一件一件的脫去身上的衣服,不一會,老婆只剩下內褲跟胸罩。我終於看不下去了,一下子跑進書房,並且把門關上。

隔壁的浴室傳來水聲,他們已經在洗了,我無奈的坐在大班椅上,發現電腦還沒有關,於是我打開文檔,看看他們究竟看了些什麼電影。文檔的歷史記錄裡,記錄的基本都是外國A片,而且都是講述一女多男的多P電影。

我在納悶,李總為什麼要我老婆看這些多P電影呢,因為我的電腦裡絕大多數都是以美少女為主的日本少女A片,那些外國多P只是少部分,而他選擇這些電影又是為了什麼呢?李總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想不明白。

我再細心的觀察了一下,我還發現了唯一一部日本片,名字叫“天生淫蕩妻”,我記得這不A片的內容,它是講述一個人妻在老公上班後勾引房東,大學生,兒子上床,後來還當著老公面進行多P,最後那老公也一起進行老婆主導的亂交派對。

難道我老婆今天的想法都是來源與這裡嗎?想不到我原本要來打飛機的電影現下竟然成了我老婆讓別人幹的啟動劑。不會的,一定不是這樣的,她的行為應該只是要報復我,只是這樣,她應該不會那麼淫蕩的。我滿腦子的疑問。

既然老婆想要以這樣的模式來報復我,我是沒有怨言可講的,誰叫我錯在先,或許老婆出軌後便會氣消,那麼我也只能尊重事實,交給老婆做主。與其亂猜我還是希望知道真相,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開始想知道他們的行動。

我靜悄悄的打開書房的門,浴室的水聲更大了,我知道他們還正在洗,於是我故意的站在浴室前。哇,浴室裡的畫面叫人噴血,因為我老婆惠玲正一絲不掛的蹲在地上用手認真的洗著李總的雞巴,雖然很多肥皂泡,但是還不難看出李總的雞巴已經完全的傲立起來。

老婆 看見我明顯是嚇了一跳,“你……?”

我先是一呆,然後馬上說道︰“老婆,剛才阿強叫我去P酒,我要出去了。”

“哦……”老婆胡亂的答道,原本在洗李總雞巴的手似乎忘記動了。。

“好,小玲就放心交給我吧,我不會讓她失望的,你放心去玩。小玲繼續洗的。”李總說。

其實我那裡是去P酒呢,我走到家門前,然後看看他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再開門故意用力的把它關上,那聲音主要是讓他們聽到以為我已經離開,但是我人其實還在家裡。

現下我首先要早個地方躲起來。這個其實我也早就想好了,就是雜物房的書櫃,剛好上個禮拜把書櫃裡放的舊報紙買掉,那裡正好藏一個人,於是我無聲無息來到雜物房藏好。

我默默的告訴自己,無論一會兒看到什麼場面都得冷靜,忍耐,不然會引發非常尷尬的局面。

還不知道,他們知道我走了以後會不會玩得更放呢,會不會提及我呢,我忽然有種偷窺般的快感,不,應該是真正偷窺的快感。

漆黑的書櫃散發著陳舊乾燥的灰塵味,空氣不是很新鮮。我看著漆黑,彷彿漆黑中總是出現老婆為李總洗雞巴的一幕,那個畫面的確是我活到現下最為震驚的,沒有想到我那美艷動人的乖老婆竟然一絲不掛的裸露在別人面前,而且更甚至為一個老公以外的男人洗雞巴,那是多麼的叫人震驚。

我老婆其實真的很美,跟她一起逛街總是引來不少羨慕的目光,結婚的時候,我的同學都說我取了個明星般漂亮的老婆,更有人問她是不是香港明星陳慧琳。

我靜靜的等著,終於我等到他們從浴室裡走出來的聲音響起。我知道他們已經洗完澡,不知道他們下一步尊被幹什麼呢?我輕輕的打開書櫃門,然後離開書櫃躲到門後,透過門縫觀察外面的情況。

門房剛好斜線可以看到主人房的位置,但是我發現他們不在主人房,這時候大廳傳來李總的聲音。

“小玲,不用拉上窗簾吧。”李總說道。

“別人會看到的。”老婆答他。

“難道你沒有試過脫光衣服在家裡嗎?”李總說。

“當然沒試過,我平時最暴露都穿著睡衣的。”老婆說。

“你真是完全沒有情調,難怪你老公要到外面找女人。”李總說。

什麼,李總怎麼會知道我們家裡的事情,怎麼知道我到外面找女人的,一定是老婆告訴他的。原來他一開始就知道我老婆的報復行動。

老婆沒有出聲,接著就沒有了聲音。

我大著膽探頭出門,只能看到大廳的一角,只看到李總一絲不掛的坐在我先前坐過的那張沙發上,而我老婆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幹什麼。

“小玲,先前你老公在的時候那麼合作,但是你老公走了反到在這個時候做起家務來啦,我們還是進房裡吧。”李總說。

“家務總是要做的吧,你自己先到主人房,我做完便進來。”老婆說道。

“小玲,你不用逃避了,我知道,你答應跟我發生關係是因為你老公在外面搞女人,但是,現下你老公也因為內疚而默默的接受了你報復的行動,看,他都離開了好讓你玩得盡興,你就放開一點,反正是他負你,不是你負她,你沒有對不起他。”李總說道。

李總好狡猾,也確實很會說話,竟然在企圖解開我老婆的心理屏障,老婆你千萬不要上當。

“好,我也知道你們男人都是喜歡別人的老婆,而對於自己的愛人總是置之不理,我勞工的確不該為他可憐。”老婆說道。

看來老婆對我的事還是耿耿於懷,不忍以平時的她是不會這麼容易被騙的。

“這就對了,他怎麼對你,你就十被還給他。”李總說道。

這時候老婆也出現下我的視線裡,只見老婆她身上果然一絲不掛,李總示意老婆坐在他的懷裡,惠玲乖乖的坐下。

李總抱著惠玲,說道︰“小玲,我想問你,其實你有沒有想過有這麼一天?”

“沒有﹗”老婆說道。

“哪,你要說真話,你真的連一點幻想都沒有?”李總說。

“哦,我……”老婆猶豫了。

“說吧,反正都到這個份上了。”李總說。

“其實,前段時間被你逼得緊的時候,”老婆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我……有想過要不要……給你一次……”

“哦,那就是說你早就想被我幹了吧﹗”李總得意的說道。

“才不是,只是,我也害怕沒有了現下的工作啊﹗”老婆說道。

“哦,那你是什麼時候才有這樣的想法的呢?”李總說道。

“是那天見到林生夫婦進入你辦公室,然後我看到……”老婆又說不下去了。

“啊,那天我和林生夫婦玩3P的過程你都看見了?”李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