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淫蕩嶽母

淫蕩嶽母

 

當時,她對我望了望,便很快轉身下樓,我卻忍不住回過頭去,只見她那豐腴的屁股結實渾圓、蠢蠢欲動的樣子,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想入非非。當然,後來終於夢幻成真,我再也沒想到,我後來能夠與嶽母是那樣驚人、那樣緊密地合爲一體,我雄壯有力的陽物後來果真進了她那迷人的秘洞。一切是那樣地出人意料,一切又是那樣地自然,那竟是我十分難忘的好去處,就是現在年輕的妻子小怡也比不得嶽母的騷情和她下體的絞動有力。

 

太年輕有時就是沒經驗,我之所以寫這篇小東西,就是實在難忘我美麗成熟的嶽母,我的肥肉肉啊!你是我全方位的性伴侶!你是我床上的最好搭檔!我美麗的嶽母!我嫩嫩的嶽母啊!

 

嶽母多次私下對我說∶「哪一天你如有新歡,只是要永遠記著我,不要忘記我就行!」我摸著她那迷死人的小洞洞說∶「哪能呐,有你這樣的好東西,我怎麽也捨不得!」一聽這話,她往往又把豐腴白嫩的屁股整個兒的壓在我身上,當然,那時,我是一次又一次地進入。

 

第一次與嶽母發生性關系是在大學一年級,其實,那時我和妻子的戀愛並未完全定下來。妻子比較任性,我有些矛盾,但又有些理虧,因爲已與她有了多次的性關系。再說,當時我對她的家庭也有些敬畏,小怡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財會總管,媽媽在文化部門工作,後來才知道她早年還報名參加過報考演員。

 

其實,我是個比較保守的人,直到現在,我也只有過兩個女人,就是她們娘倆。做愛時,我曾和嶽母說過,我之所以和小怡結婚,其實就是爲了和你丈母娘上床!說真的,今生今世,我只要擁有我肥嫩雪白、性技巧花樣繁多的嶽母,就她一人就足夠了,我不知道這世上,還能有誰比我能在嶽母身上享受的性快樂還要多?

 

那天,我本與小怡約好去看場電影,可巧得很,我到她家時,嶽母告訴我,小怡剛被公司召去開緊急會議了,估計要三、四個小時後才能回來,我便準備告辭。嶽母笑著說∶「你坐下吧!陪我談會兒,她爸爸又出差了,家中沒人,挺冷清的。」我想也是,反正,說不定小怡很快就會回來的。

 

嶽母去給我倒茶時,我發現,她黑真絲下(也有可能是喬其紗吧)渾圓的乳房清晰可見,可能是剛洗過澡,當她把茶水端到我面前時,身體似乎輕輕一晃,兩顆誘人的乳房也跟著搖擺、抖動起來,當時,我就被她那迷人的乳房所吸引。

 

這可是兩顆與衆不同的迷人乳房啊!可要比小怡的大得多得多啊!當下,我的下身就堅挺翹硬緊頂住褲頭,我只好假裝低頭喝水,目光卻時不時瞄向她豐滿的胸前。

 

沒有什麽能比這還巨大、還更漂亮的東西了,簡直就是兩座肉做的山峰,更像我手中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著,我暗暗地想。乳頭就像是點綴著的兩顆紫葡萄,在黑色的喬其紗下鼓鼓的突起。我從未與一個如此成熟美豔、身材如此玲剔透,屁股和乳房極度惹火的女人接近;更沒沒想到,小怡會有這樣漂亮的媽媽!

 

我是一個喜歡高大女人的男人。可以說,我嶽母在中國女人當中算是個高個兒,我總覺得,女人的身體太小,上床好像有不能承受、弱不禁風的感覺。我想像著嶽母黑喬其紗下那我從未曾見過的碩大的屁股,雪白嗎?肥嫩嗎?手摸上去會是怎樣呢?

 

「要是能把白嫩的她抱在懷里,該是怎樣的啊?」我胡思亂想。但再也沒料到,我心目中美麗典雅的嶽母竟很快坐在了我的身邊。

 

我永遠記得嶽母家客廳的那件紅色真皮**. 一坐下,嶽母就將豐腴的屁股挨緊在我大腿邊。我穿的是件西裝褲頭,此時,下身早已無遮無掩地頂了起來。她笑了,並看出了我的難堪表現。

 

「你還沒跟小怡上過床啊?」我吃了一驚,沒想到她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這時,她已將她細長的手有力地按住了我的裆部。

 

「上過!上過……」我語無倫次,不知說什麽好。

 

「不要害怕,讓我來教你,你不是要做我的女婿嗎?家中沒人,小怡要到十點以後才能回來呐!」這時,我發現,嶽母已氣喘籲籲了。緊接著,她一把將我摟住,嘴立即湊了上來,兩人一起倒在了那紅**上。當她把我的手牽引到她的陰部時,我發現那裡早已是一片水淋淋的了!小怡可從未有過這樣多的水啊!我感到嶽母好像是個不尋常的女人。

 

紅**上,很快瀰漫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濃烈體香,嶽母那肥白的屁股、那碩大的乳房,是我在小怡身上從見得到過的。整個作愛過程大概只有十來分鍾,可能是我太緊張的原因,白色的精液還沾到了嶽母的黑色喬其紗上。

 

嶽母柔聲細氣地說∶「你第一次到我們家來,我就看上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做我的女婿吧!你們的事,小怡都跟我說了。她任性,我以後多說說她,行嗎?」她還再一次地摸了摸我的陽物,感歎地說∶「真是小夥子,太有力了!下次你要是想我,你盡管找我噢!」我受寵若驚,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我何樂而不爲呐?再說小怡也跟嶽母一樣,是個標準的美人胎子,有個這樣將來和我暗地裡有一腿子的漂亮嶽母,小怡的任性又算什麽呐!

 

說真的,要不是道德約束的話,我一定會與我那肉肉性感的嶽母同床共枕、結爲夫妻的!有時在床上我與嶽母作愛說這話時,嶽母總是開玩笑說∶「你還不知足啊?天下有幾人能睡上母女倆的?」我總是說∶「有你一個就足夠了!」事實也是如此,直到現在,妻子小怡的性享受在我眼裡也只是一般的感覺,也許是嶽母的床上功夫太驚人、太令我迷戀了吧!

 

那天紅色**上的初遇就這樣註定了我與小怡的姻緣,再說白點,是我那屁股雪白、水澤淋淋的嶽母改變了我本有些動搖的念頭。實際上,我當時的真實想法就是什麽時候與嶽母再能有上第二次,畢竟第一次太倉促,與我年輕的功夫完全不相稱。因爲我嶽母雪白高大,我想下次一定要把她抵在牆上,雙手捧著她的屁股,好好吻她的下體、吻她的小穴,那裡面的味道真的好香,看看她到底能流出多少水來?

 

讀者們千萬不要以爲我是個絕頂的色情狂,我也僅僅是個一般的凡夫俗子而已。其實,我非常反對目前網上的一些小說,都是些什麽啊?太假了!有媽媽與兒子作愛時那樣大呼小叫的嗎?那是寫作者胡亂的性發洩,再者是寫作者素養極其低下的表現。

 

當然,我水平也高不到什麽地方,但絕不會無根據地瞎寫。可以說,我與嶽母作愛,直到現在她也從未大聲叫床,只是在這當中她會一個勁地聳動下身,當然,我嶽母擺動和絞我陽物的程度也絕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她一聲不吭,只是面色泛紅,低聲本能地哼哼唧唧著,我直覺得舒暢、過瘾,覺得今生沒白活,遇見這樣一個好嶽母。直到現在,小怡也沒有嶽母這樣的本事。

 

**性交後的一星期左右,我要到省城上學的前三天,我到嶽母家打招呼,嶽母的神情顯得很留戀。那期間,嶽父雖然一直不在家,但我畢竟有些心虛不敢上門。其實,我是多麽地想與嶽母重溫性愛啊!我是第一次嘗到如此成熟女人的滋味,實在是丟不開的。但我堅信,來日方長,我那陰戶肥嫩、屁股雪白的嶽母將來在床上肯定會加倍補償我的,她所積蓄的淫水肯定會淹沒我的相思之苦的!

 

果不所料,在小怡一家爲我送行的那天晚上時,好運來到了我的頭上。

 

我到陽台的廚房盛飯時,嶽母也走進來,我猜想,她肯定是有意識的。她對我輕聲說∶「你們的學院是在XX路嗎?」我說∶「是的。」她用手急促地摸摸我的前裆,看得出很有力∶「過不了一星期,我一人去找你!」我喜出望外,騰出手來,在她肥嫩的屁股上輕輕搓揉了兩下,她無言地笑了。

 

在看網上小說時,其實我是比較討厭那些過於色情的字眼的,所以,我也不想在這里出現這些有礙文明的詞語,但我又非常理解那些寫作者,那是表達了他們的情緒,盡管,這種情緒有時確實下流甚至無恥。我在與嶽母十三年的性交史里,作愛的次數自然是數不勝數,但真正她讓我在床上對她亂說什麽,她是堅決反對的。其實,我內心是很想對她說出的。

 

就在第二次性交時,嶽母說∶「你能不能不說啊?你不說,我反倒能使你更快活!」當時我是一邊抽送,一邊說∶「我死你啊!我的嶽母大人!我死你啊!

 

我的丈母娘!」其實,我說這話,正是表明我的真正性快樂、討好嶽母的,但嶽母卻說∶「你把我死了,你再去找別人啊?」於是,我便不再吱聲了。

 

這時,我明顯覺得嶽母下身的力度開始加大,她極度誘惑而風情地對我說∶「你不要多說話,我保你滿意。」當時,我以爲這是在賓館,以爲她怕床上的性交聲被別人聽見,可後來的許多性交事實證明,嶽母是把切實的性行爲落實在了行動上,即不說空話,多干實事。最後,她給我定下了一條規矩∶性交中使勁幹活,高潮後可以亂說,這也叫插敘插議了。

 

在我妻子出差的一段時間里,家中只有我和嶽母時,她與我的多次作愛也是從不吱聲。當然,我家中床上所發出的聲音可能一般的人也達不到,我嶽母氣喘籲籲的美妙聲,在這人世間也絕少能有人享受到,還有她那肥白的屁股,鮮嫩的陰戶,和被性快樂帶來的泛紅的臉龐,按照我嶽母的說法,我嶽父也很少遇見。

 

想到這,我那肉感無比的嶽母確實是我命中注定的桃花運,她那白嫩泛紅的秘洞確實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嶽母說過嶽父∶「不要提他,他只知道把那個軟不溜秋的東西放進去!」我想,這也許就是嶽母要在我身上尋求快樂的真正原因。

 

故事講到這里,我不得不告訴你們這樣一些情況∶第一次與嶽母在**上交歡時,我剛二十歲,嶽母那年是四十二歲,可能有人說我那親愛的嶽母太老了,那他就大錯特錯了。其實,我嶽母這樣的女人最有滋味、最成熟、最性感。

 

我今年三十歲,近年來與嶽母發生性關系的次數更是日漸增多,在一般人眼裡嶽母五十二歲,已是老了,可我的嶽母仍是那樣年輕、床上的功夫仍是那樣緊湊有力,陰戶里所流出的水也絲毫不比年輕女子少,相反,還要多得多,因爲,小怡的床上表現就可以證明。

 

噢!交待一下,我嶽母的模樣與第一夫人希拉里長得幾乎如出一轍,就是頭發不同,黑發如瀑,有時披肩,有時還風騷激蕩地燙起來,實際的年紀確實看不出來。

 

上一次,可能是前兩個月吧,我在嶽母家的床上作愛時,嶽母說∶「小強,我已經老了,你可以找人,媽媽不說你。再說這些年來,你已經給了我非常多的快樂了!」我說∶「不,不!我將與你一直作愛,直到永遠!」嶽母笑了起來∶「到那時,我下面可能已經沒有水了!」「是啊!」我也笑了起來∶「沒有水可就太乾澀了!」我說∶「丈母娘,你以後就節約些水吧,細水長流,不要每次流這麽多,女婿還被你淹死了呐!」嶽母的媚笑好色而又煽情∶「不給你這麽多水,你不真的說嶽母老了嗎?」那時間,我彷彿受到了感動。是的,我的嶽母在每次作愛時,都給了我許多快樂的回憶。那一次,我雙手緊緊端住她雪白肥大的屁股,把她仍然潮濕的陰道再一次插入我的巨大的陽物。

 

「這麽說,多年來,我下面的水已經把女婿給喂飽了,讓我再多給些你!」嶽母的陰道仍是那樣新鮮肥嫩,一點也不像老婦人的寬大,我頓時想起了一個話題∶「媽媽,你爲什麽這麽緊湊有力啊?」「你這個壞女婿,那是你嶽父無能,要是天天像你這樣昏天暗地的搞,早就寬大了!」「難道我也無能嗎?十多年了,你也與我作愛有不少次了,難道就沒給撐大嗎?」「小強你說說,我們作愛有多少次了?」我開玩笑道∶「一百次吧!」嶽母好像沈浸在美好的回憶之中,緊緊抓住我的陽物,豐滿潔白的乳房隱隱起伏∶「好女婿,我替你記著呐,有五百多次了!哎,你真了不起,我要是小怡多好啊!」「不對,其實,我每天都在嶽母啊,每次我與小怡作愛,都把她想像成你啊!

 

有一次我叫漏了嘴,我說∶「媽媽,你快活嗎?」小怡起了疑心,說∶「你把我當成我媽媽了?」我說∶「哪能啊,那不是亂倫嗎?」小怡說∶「小強,你有沒有看出來?我媽媽年輕時很漂亮的。你看,她像不像克林頓夫人希拉里?」我說∶「像,真的像!」」我已經講了,我嶽母的模樣確實像希拉里。

 

「那天,我又想起你的白屁股,又把小怡抱到**上,死命幹了一通。小怡說∶「你今天怎麽了?是瘋了?」其實,她一點也不知道我心裡想的是你,我直覺得身子底下就是你,每戳一次就感到是在戳你。小怡長得是不錯,但是屁股還是沒有你的大,也沒有你這麽白,更不要說床上功夫了!」我一邊摸著嶽母多汁的肥,一邊贊歎著嶽母。

 

「噢!你真有福氣,還睡了總統夫人!」嶽母風情地把我摟緊。

 

「對!我是總統,你就是希拉里!」好了,就此打住。

 

嶽母找到我,是在學院的傳達室,當時,同學說有位女的找你。其實,我心裡知道,是嶽母來了,我早就等待著這一天了!於是,我對同學謊稱我的一位同鄉病了,請三天假,回去一趟。天知道,我正在南方那座城市的賓館里,給我的嶽母大人昏天暗地的看「病」呐!

 

時令正是九月,夏季的炎熱使我和嶽母的情慾都達到了極點。我真不明白,天下竟有這樣風情的嶽母,嶽母說∶「我可是冒著風險、送貨上門來找我的好女婿的!」望著夕陽中嶽母裙中款款扭動的肥碩屁股,我想,幸福的時光快要到來了。

 

 

天哪!我嶽母何止是床上功夫了得?她是早有準備,我真不知道晚上會是怎樣的情形?挽著一個比自己大二十二歲的女人以夫妻名義住賓館,真是夠刺激!

 

況且,她還是已跟我上過床的嶽母!她柳腰款擺,豐臀有致,四十二歲的嶽母渾身上下洋溢著急需我無限情慾滋潤的性感。

 

我猜想,別人的感覺,很有可能把我看成是個傍有錢半老徐娘的奶油小生。

 

在賓館的鏡子前,我望了望,我稍微年輕了些,而嶽母仍然是豐盈楚楚、美豔動人。我想,她可能下面早已出水了吧?人們誰也想不到,我的嶽母要急不可待地她的女婿呐!

 

下面的過程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中。進了賓館的房間,嶽母便把我緊緊抱著抵在門上,充滿香津的嘴唇緊對著我的嘴,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姿勢,我也激動得不能自己。

 

「你準備好了嗎?阿姨。」「嗯……嗯……」她已無力地發出聲音。我用手撂起她的黑裙,迅捷地向她的陰部探去,那裡早已是一片濕潤,白嫩的大腿上也已流出了淫液。我飛快地扒下嶽母的內褲和裙子,上衣也顧不得脫掉,立即將陽物抵了進去,一切是那麽的潤滑,陰道裡面的感覺熱流一般,那可是小怡從未給過我的感覺。

 

「我操死你!我操死你!」我已找不出任何錶達自己性快樂的語言,開始死命地用起勁來。

 

「嗯……嗯……嗯……」嶽母的呻吟性感而壓抑。

 

「我死你!我死你!」我激動地呼叫著,嶽母卻緊緊用嘴吻著我的嘴,大聲喘息著∶「別說!別說!」是的,說的不如做的,我終於夢想成真了,我放開手大幹起來。搗了大約有二、三百回合,我把嶽母雪白的大腿舒展開來,正面向我,我從後面用手緊緊箍住她肥碩的屁股,把她整個人抱在懷中,兩只手幾乎接近潮濕的陰戶,捧在手上輕輕地抽插起來,我發現,嶽母肥嫩的紅潤而有亮澤。

 

大約又有百餘回合,我來來往往、進進出出的抽插,已經使嶽母幾乎在我的懷中昏厥了一般。我嚇了一跳,真以爲把她給昏了,正準備把嶽母放到床上,誰知嶽母卻說∶「怎麽不動了?」我立即感到她的下身開始猛烈地使勁抽搐,並發出一陣一陣的絞動。

 

天哪!她哪裡被我昏了,她正在充份地享受著呐!望著面色潮紅的嶽母,我說∶「你還行嗎!」「行!行!你盡管使勁!盡管使勁!」我的激情又被充份調動起來,「我操死你!我操死你!」嶽母說∶「你不要叫,要叫就叫輕點,叫我媽媽,叫我媽!」叫媽媽?這是我未曾想到的,嶽母沒有兒子,難道她有亂倫意識?再說我也叫不出口,我猶豫了下∶「阿姨!我的好阿姨!我的美阿姨!」「不!不要這樣叫,你叫我媽媽!媽媽!」「噢!媽媽!媽媽!媽媽!」這時我彷彿已處在了被動。

 

嶽母從我的懷中反客爲主,用手輕輕拍了拍床,示意我躺下,並一邊飛快地脫去上衣,露出兩只粉嫩碩大的奶子,和我緊緊親了幾下嘴後,兩手拿著我的陽物,自己將其用力地抵了進去!

 

天哪!我真不知道那是什麽樣的滋味?那是一個什麽樣的幸福時光?小怡可從來就沒這樣過。也許是我太激動,在嶽母下身不斷地扭動,陰部奮力絞動的厲攻勢下,我終於一洩而出,而嶽母肥白粉嫩的屁股仍在意猶未盡的扭動著。

 

見我已經停息,嶽母這才躺在我的身邊,我發現嶽母的下身簡直如水洗過一般,我摸上去,那肥嫩光滑的感覺如同是在絲綢上。

 

嶽母仍喘著氣∶「你還好吧?」我這才想起,我還一直沒親過她的乳房呐!

 

於是我把嶽母抱起,她的一身白肉又立即壓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輕輕從嶽母肥肥的屁股後面趟過去,屁股溝里滿是她那無窮的津液,水淋淋的,我心不禁一動,想到該如何準備下一波的到來。我用手指伸進嶽母的陰穴里,嶽母竟有些害羞的笑了,我覺得,她雖然後過四十,仍笑得那樣性感。

 

我把濕濕的手指輕輕抽出,開始搓揉起她那雪白肥嫩的屁股。

 

啊!那簡直是天下第一尤物!我敢說,那絕對是天下第一美麗的屁股!那麽地白!那麽地嫩!那樣地富有彈性!豐滿之極,圓潤無比,就像是個白瓷般的大玉盤!

 

嶽母啊,我現在正在寫與你的一生情緣,我是多麽想立即摸著下你的肥嫩屁股喲!我等不及了,小怡下個月又要出差了,你快點來啊!五十二歲的我的親親嶽母啊,我一點也不會嫌棄你!你的容顔仍是那麽豔麗,你的津液仍是那樣充滿芳香。更使我魂牽夢繞的是你那肉肉的屁股,你那水淋淋的肥嫩的陰部!我在家中把什麽都準備好了,你快點來吧!還記得那次在廚房嗎?嶽母啊!我美豔鮮嫩的嶽母!你和我永遠是天造地設的一雙!

 

我開始品味嶽母的雪白乳房。白得無法形容,這麽說吧,就像是白種人,真的,一點也不像四十二歲的女人,仍是那樣堅挺有力,肥嫩的潔白中,隱隱露出一絲絲青色。乳頭就像可愛的紫葡萄,我緊緊地吮吸著,嶽母又開始呻吟起來,我覺得,她的一隻手又摸索起我的陽物,另一隻手緊緊抱著我的頭,拚命地吮吸著我的嘴。

 

「阿姨……」我也開始動情。

 

「不!不要叫阿姨,叫我媽媽。輕點!輕點!媽媽!」我兩手緊緊勒住嶽母那肥白的屁股,又用嘴猛吸嶽母鮮嫩的乳房,「呵……呵……」又是一陣呻吟,這時我的另一隻手感到嶽母那粉嫩的大腿間又有潤滑的津液流出。

 

那三天,我和嶽母就基本上是這樣渡過的∶除了吃飯,就是做愛,就是互相摟抱撫摸、親吻。整整三天兩夜啊!回想起來,真不簡單,我與小怡自結婚直到現在也從未有過如此的作愛。我真不明白,大我二十二歲的嶽母何以調動起我的瘋狂情慾?這難道就是我一直迷戀嶽母的原因所在嗎?

 

我們倆瘋狂地交歡,嘗試著能夠想到的所有的姿勢。有時是我在上面,挺著粗大的陽物一下一下狠狠地著嶽母的騷,直到兩人都洩出來;有時是嶽母趴在地毯上,把肥白的屁股朝著我,讓我從後面猛搗她的肉;有時是嶽母用自己豐腴的乳房夾住的我的陽物,並使勁地擠揉;有時,嶽母採取上位的姿勢,坐在我的懷中,主動套弄我的陽物,使自己迅速達到高潮;有時是我雙手端著她的大屁股,在賓館的房間內一邊走動一邊進……偶爾也會停下來,喝杯水,再相互親吻。當然,這當中最多的,是我緊緊端著她雪白的屁股,一邊用手指進入她的肥逼,一邊吮吸她的肥嫩的乳房,這之後,又接著積蓄瘋狂的肉體結合。

 

在南方那座城市的賓館里,那三天我和嶽母簡直不知道什麽叫做疲倦,只知道這樣的瘋狂在家裡是很難做到的。我們都知道,機不可失!只有多辦事,多插入!我要多射精,嶽母要多流出水來。

 

就這樣,我和嶽母結合的部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流出的淫液在劇烈的摩擦下泛起一絲一絲的白色泡沫。

 

(二)我是在二十六歲那年和小怡結婚的,這其中與嶽母作愛的故事可以說是太多太多。嶽母說作愛有五百多次,我想是肯定有的,因爲,這還包括我與小怡婚後嶽母在我們家以及在嶽母家的日子,那些都是我與嶽母今生的美好回憶。

 

我曾經問過嶽母多次∶「你爲什麽幾乎從不叫床?」嶽母說∶「若有叫的勁,還不如在里暗暗使勁呐!」我想,這倒也是,難怪嶽母每次在我射精前,下身總是緊緊絞動而一聲不吭的,原來她正在使勁呐!

 

 

我還問過嶽母∶「我不明白!你都四、五十歲了!爲什麽還這麽騷?」嶽母說∶「你不是說我的有滋味嗎?有這麽多水,騷難道不好嗎?」我說∶「好極了!」「是嗎?難道我真的老了嗎?」「不!不!」那時,我直覺感到措詞不當∶「不是的,我是說,你的太好了,太叫我過瘾了!」「我的逼真的很嫩嗎?那是因爲和我的好女婿瘋狂地!你喜歡我這樣的嫩逼嗎?其實,我跟你,你是虧了,我大你二十歲,確實是個老了……嗯哼……」嶽母笑得既風騷而又燦爛,真是一個美豔絕頂的半老徐娘!

 

「不!你是我的好肥、好嫩,我就喜歡你這樣緊而小的大騷!」「饒舌!」每到這時,我那肉肉的嶽母又會主動坐到我懷中,用她那兩條肥嫩雪白的大腿和紅潤欲滴的陰唇緊緊湊到我嘴前∶「嗯哼……可以開始了嗎?」你說,我還等什麽呐?

 

與嶽母最煽情的一次做愛,是在家中的廚房,那還是在小怡的産假之中。

 

那天,嶽母正給小怡燒鴨湯,我在廚房幫嶽母洗菜。小怡在臥室說∶「鴨子不要燒乾了!鍋里的水多不多?」我回話說∶「水多呐!」嶽母聽到這,立即蹲下來對我悄悄說∶「小強!我的水正多著呐!」嶽母如此調情,引得我當時就不能自控。嶽母說∶「我真的現在就很想要你啊!我要!我要!你快點!」說著,飛快站起身來,從黑裙子里脫下三角褲,並把揣在碗櫥里。我一時性起,二話沒說,連忙抱起嶽母肥碩的屁股,把嶽母抵在廚房的牆上,原來,嶽母的下體早已是水汪汪的了。

 

「什麽時候有的?這麽多水!」我一邊使勁深深地抵入,一邊對嶽母輕輕耳語。「嗯……嗯……」此時嶽母只有扭動屁股,拚命絞動的份了。

 

我想,這樣太危險,小怡要是一進來就難堪了,便用力地抱緊嶽母的屁股,連搗了五、六十下,企圖將水淋淋的陽物放回褲頭。可嶽母正在興頭上,她用手把我緊緊箍住,主動地起我來,一下、兩下、三下……我直覺得嶽母的性技巧是那樣地豐富、那樣地騷情。小小的陽台,成了我和嶽母無比快樂的性愛花園。

 

可能是嶽母怕小怡聽出破綻,她一邊用下身猛烈地回應著我,一邊故意地大聲說∶「小強,我再多放點水,把鴨子煮爛!」是的,當時我的「鴨子」正被嶽母開水鍋一般的陰戶煮著呐!那沸騰的淫水早已將我的「鴨子」溶化了。

 

大約又了二百多個回合,我使勁地掐了下嶽母那肥白的大腿,嶽母陰戶里的嫩肉仍然絲毫沒有放我歸山之意,我只得輕聲說∶「好丈母娘,這次你饒了我吧,下次我保證連本帶利,讓你過瘾!過足瘾!」嶽母這才松開那迷人的嫩逼,我連忙將陽物放回褲頭中。盡管這樣,但我仍想像著嶽母黑裙下光溜溜的下體和濃黑的陰毛,滿眼是嶽母那白花花的嫩肉和水汪汪的肥「今天的鴨湯真是別有滋味啊!」吃飯時,我故意說道。

 

「是嗎?下次嶽母再好好地給你燒一頓!」嶽母的色情是那樣地不動聲色,真是迷死我了!而小怡在一邊正吃得津津有味,她一點也未看出我與嶽母剛在廚房進行的一場短平快的牆壁之戰。

 

嶽母與我的第一次口交是在嶽母的臥室,也是我結婚前的十天左右。其實,那段時間是我與嶽母作愛最頻繁的時期。嶽母知道,今後的我將有一個最終的性歸宿了。我相信她是深愛著她女婿的,怎麽能不利用一切可趁之機呐!因此,那期間,我也是力所能及,奮力享受著嶽母肥嫩而又雪白紅潤的迷人肥那天,我獨自一人,本是去嶽母家運電視機到我們新房的。嶽母幫我搬電視機時,對我說∶「小強,嶽母對你好嗎?」我一時摸不著頭腦,連連說∶「好!好!」嶽母說∶「我有句話憋好多天了,卻沒對你說,今天行嗎?」我不知她到底要說什麽,便上前緊摟著她,隨後抱著她豐腴的屁股坐到我的腿上。

 

平時,我和嶽母不作愛時,我最喜歡的動作就是抱著嶽母,一邊熱烈親她的芳澤,一邊搓揉她的豐滿屁股和乳房了。緊接著,嶽母很自然地回應起我,並強烈地親吻起來。

 

那時,正要進入夏天,我外面只穿著一條短褲,嶽母立即把我的褲扣解下,我的陽物正勃勃有力。嶽母說∶「小強,今天讓丈母娘來好好地親親它!」噢!在這之前,我與嶽母的性交姿勢雖然千姿百態,但嶽母卻從未爲我進行過口交,其實,我早就想提出了,但怕嶽母反感,沒想到,嶽母這時是這樣的體貼和主動,不請自來地愛撫起她的女婿。於是,她把我的陽物先是輕輕地含在嘴裡,接著又吞進吐出,頓時,我的陽物漲大得驚人。

 

嶽母邊吮吸邊說∶「你可不能娶了媳婦,忘了丈母娘啊!」我正被嶽母這新奇的口交技藝感動得欲仙欲死,連說∶「我怎麽也不會忘記你的。還是你教會了我怎麽性交的呐!哪能忘本!」嶽母說∶「你要做個好女婿、好孝子,要常抽空回來看我喲!」之後她便不再言語,開始拚命大口大口地吞吐起我的陽物來。我彷彿要爆炸了一般,下身漲大得不能自己。

 

也許是嶽母看出了我的高潮將至,她迅速地脫下褲子∶「走!到外面**上去!」是的,真難爲我可愛的嶽母還記得客廳張紅**,那可是我們第一次作愛之所在。我一把抱起肉肉的嶽母,把她雪白的身軀輕輕放在**上。

 

那天,嶽母的情慾可以說是到了極點。紅色**上,赤裸性感的嶽母顯得無比的風情,一點也不像四十八歲的女人。在整個作愛過程中,她豐乳肥臀,柳腰款擺,花心滴水不斷,尤其是我把她倒掛在**上時,她那雪白的陰戶和豐腴的屁股如月光一般迷人;還有那如瀑的黑發和細軟的陰毛,紅得鮮嫩、緊密而有力的洞穴,「哼哼唧唧」的叫床聲,使我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長驅直我深信,嶽母那聲音、那媚態,這世上沒有一個男人不會不動心,我一點也想像不出嶽母那火熱身軀里蘊藏著的無限情慾和驚天騷情,我也無法想像她那四十八歲的肥嫩洞穴里何以有這樣多的淫液!

 

可謂是天翻地覆!雖然,我與嶽母的整個作愛過程只一個多小時,但性交的力度和質量,一點也不低於當初我們在賓館里的那三天。我知道,這將是我與小怡婚前與嶽母的最後一次性交大戰,嶽母肥嫩洞穴流出的無限蜜汁,也將是她送給我珍貴的新婚禮物,我和我那白嫩而又風騷的嶽母能不珍視嗎?

 

最驚心動魄的一次作愛,是我二十八歲那年,那時,兒子剛兩歲。妻子說∶「叫媽媽過來住幾天吧!」我當然是心中暗喜,求之不得。

 

前面我已說過,我的嶽母較爲高大,我喜歡把她抵在牆上猛掀橫翻、長驅直。

 

其實,在我與嶽母五百多次的性交中,我感到最愉快的就是這種方式了,因此,在嶽母剛過來的那幾天里,我一直利用著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下手。

 

頭幾天上班,我總是提前兩小時回家,隨便找個什麽藉口,就把小保姆支到了街上,我想,小保姆絕不會很快就回來的。這時,我就與我親愛的嶽母開始那刺激的「赤壁之戰」了。

 

嶽母雖說身材高大,但柳腰纖細,她的兩條肥白的大腿,我可以很輕松地把它架在我的腰間甚至脖子上,那時,嶽母迷人的肥便直對著我熱烈的嘴唇。一般說來,我這種抵牆戰術,如果不搗足嶽母的小三、四百回合,我是絕不滿足的。

 

當然,嶽母也對這種作愛方式入了迷,在我到她的嫩深處時,她常常是連聲音都變了調,只是面色潮紅、連連喘息∶「使勁!再使勁!」於是,我只有更加努力的份。

 

然而,這樣的姿勢我雖然能得到滿足,可嶽母的高潮卻有時難以到來,嶽母總是說,時間太短了!我只好說∶「她們可說回來就回來啊!」嶽母就總是笑著說∶「什麽時候找個機會,好好大幹一番!」「還是到外面的賓館好!」可能是她又想到了幾年前我們那場瘋狂的「三日戰役」,這時,她那白嫩的洞穴內總是一陣緊似一陣,我知道她又開始發情地絞我的陽物了。

 

那天夜裡,我正在床上熟睡,忽然感到下身被一隻手有力地捏著,我以爲是小怡的,就轉過身,但沒想到,小怡正沈浸在熟睡之中,我立即意識到是嶽母。

 

她真是太大膽了,我幾乎驚出了一身冷汗,小怡就在我的身邊,如果發現,那場面真是不好收拾。

 

嶽母的手忽而輕柔、忽而有力,我的性慾一陣陣地高漲,但不知後戲如何是好。很快,嶽母的手又牽引著我的手去到她的肥里,那裡早已是淫水淋漓了,我感到嶽母小洞里火熱得驚人,於是,我悄悄下床,把渾身溫熱的嶽母輕輕地抵在了牆上,一下、兩下……四周悄無聲息,只有我和嶽母的性器發出有節奏的響聲,我們的嘴在拚命地親吻,無聲有力地吮吸,下身拚命地絞動,我感到嶽母嫩內的陣陣熱流,我的情慾又禁不住一陣無限地膨脹。

 

美豔的嶽母真是太大膽了,而這場面也太刺激了,我被嶽母帶給我的意外快感而生出一陣欣喜。我使勁地在嶽母肥碩的大腿上有力地掐了兩把,又用手在她豐滿的屁股上使勁地箍緊再箍緊,並將我的陽物齊根盡沒,一到底。嶽母可能也知道我的用意,用她的芳唇緊緊吮吸著我的嘴,並用力扭動著她那厚實肥碩的屁股,一下一下迴旋絞動著我的陽物以示回應。

 

大約只有十分鍾,我便感到了嶽母洞穴內的一洩如注,我直覺得她滾燙的蜜汁很快流濕了她的整個大腿根。我想今天我真是太興奮了,更難得的是,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嶽母的高潮我也已明白無誤地感覺到了。

 

驚險就是刺激,刺激就是快樂!我想,我那肉肉肥嫩的嶽母,今晚可以說是一萬個滿足了!

 

還有一次印象很深的是我大學畢業那年,那時,我與小怡已經定婚。本來講好了,小怡全家帶上車子到省城玩上一天,之後到學院接我。不巧的是,因爲車子的緣故,嶽父和小怡在中途抛了錨,嶽母便搭了一個熟人的便車先過來幫我收拾行李,他們父女一等車修好,便立即趕到。

 

那天真是天助我也!因爲車子有大的問題,後來他們掉頭回家了,從而,也就成全了我與嶽母的一段情。因爲,回家還需要三個小時的路程,所以,一上車我就斷定,風騷的嶽母和我在車上一定有戲。

 

我們租的麵包車一共四排,我和嶽母都心照不宣地坐到了最後一排。司機是個一聲不響的四十多歲的男子,一上車就見他只顧抽煙。上了車,不到十分鍾,嶽母就用她那細嫩的手開始摸索我的裆部,因爲天黑,車上又只有我們兩人,嶽母就更加大膽起來,不一會,她的手就徹底伸進了我的褲頭內,一個勁地捏起我的陽物來。

 

摸了大約有二十多分鍾吧,嶽母在我耳邊輕聲說∶「我要!我要!」於是,我便把手伸到她的裙內,誰知,她的內褲早已濕透了。我想,怪不得嶽母如此之急呐!

 

窗外是一片黑色,嶽母的下體是一片沼澤。我想,我總不能和嶽母躺在坐墊上無遮無掩地作愛吧,那樣實在是太不成體統。我正想著怎麽辦?這時,嶽母水唧唧的內褲已被她脫了下來。

 

那時是七月,嶽母見我發愣,便一手將我的西裝褲頭鈕扣迅速解下,露出我那勃勃有力、堅挺向上的陽物,隨後,輕輕移動她那豐腴的屁股,整個兒地端坐到我的腿上,我掀起她的裙子,嶽母雪白的屁股在夏夜的星空下輕輕一晃,我感到這個世界真是太美妙了!

 

簡直是天造地設,也許是我和嶽母都已在床上久違了的緣故,加上嶽母早已是淫水汪汪的肥,我的陽物立即隨根而沒,接著就是嶽母先是輕柔,繼而是強有力的上下套弄。

 

大約被嶽母套弄了三、四百回合,我覺得按捺不住,便強行扳弄下嶽母肥碩的屁股,這時的嶽母早已是氣喘籲籲,渾身發燙,她一手抓住我的陽物,一邊仍哼哼唧唧,真是騷情!我在爲嶽母的風騷感到歡快的同時,也爲自己沒有射精的自控力感到慶幸。因爲我知道,三個小時的路程,我肉嫩的嶽母絕不會就此罷手的,我必須養精蓄銳,整裝待發。

 

車子在黑夜中行駛,司機仍在一個勁地抽煙,他壓根兒沒有瞧見我們剛才的舉動。一時間,我大膽起來,輕聲對嶽母說∶「我要捧著你漂亮的屁股……我要親你!」嶽母知道,我的情慾高漲了。

 

隨後,我把嶽母從屁股後面整個抱起,把她白色的裙子全部撂起,並在她的背部打了個結,這樣,她那肥白的奶子和一覽無余的下身全部擁在了我的胸前。

 

盡管在夜色中看得不真切,但我聞到了嶽母份外好聞的體香,感受到嶽母一身的肥嫩。我要感謝這夜色,要不,我要到哪裡尋找這樣的作愛情境呐!

 

我摟著嶽母的款款細腰,將她的頭枕著前排的靠背,輕輕展開她的大腿,我的手開始在她濕潤的肥里遊移。那迷死人的乳房是那樣富有彈性,那肥里是那樣地滋潤,那樣的溫熱,我對嶽母說∶「你能行嗎?」嶽母興奮得頭直點,屁股在我的腿上用勁地晃動,我知道,她這是在呼喚我的陽物立即進去。

 

我捧著嶽母肥嫩的屁股,用龜頭輕輕地在她的陰門上磨擦,我分明感受到嶽母那潮濕的肥之口正一個勁地蠕動。太美妙了,我美豔的嶽母竟是如此風情地愛著她的女婿,我抱著懷中豐滿肉感的嶽母,一時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車輪在飛速轉動,嶽母肥嫩的屁股也在我懷中上下不斷地激烈套動,一切是那樣地滋潤,我覺得我美豔的嶽母就是我的全部。我抱著嶽母肥嫩肉感的屁股,彷彿是神仙一般。

 

因爲這第二次是有備而戰,我想,我得把這難得的車上別戀進行得更長。嶽母也像瘋狂了似的,迷人的嫩時而收縮、時而絞動、時而用力、時而輕柔,我被她無可比擬的騷勁深深折服。

 

這期間,嶽母的高潮肯定已有過兩次,因爲,有兩次她的呻吟綿長而沈重,只有我才能聽見她壓抑的哼哼唧唧。那時,她豐腴的屁股出現過短暫的絞動和停止,而且,我分明感覺出她燙人嫩里的滾滾熱浪,我知道,那絕對是嶽母肥今晚的最快樂時光!

 

就這樣,套弄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嶽母見我仍是虎虎有勢,便在最後加大了幅度。我想,我親親肉肉的嶽母雖說是豐姿綽約、風騷無比,但也畢竟四十多歲了,我要好好地愛惜著,將來好好受用呐!於是,很快,我便緊緊捧著嶽母的屁股,一到底。終於,嶽母在我陽物強而有力的抵入下,徹底陶醉地癱入我的懷中……那天到家時,小怡和嶽父格外地驚訝,他們還以爲我們第二天才能回來呐!

 

嶽母說∶「破車把人簸得累死了!」我想,是的,一個多小時的肉搏大戰,連我這樣的小夥子也到位了,更何況嶽母多汁多水的花心,今天在車上確實被我捅壞了,她能不累嗎?

 

(三)畢業那年夏天,我和嶽母全家到杭州旅遊,是嶽父單位的麵包車,從那邊回來已是晚上九點多了。之前我們請司機吃飯,因爲司機和嶽父、小怡他們都未吃完,嶽母說∶「我和小強上車先收拾行李,你們也快點來!」之後的事,就那樣很快地發生了。

 

一上車,嶽母就說∶「快!抓緊時間,他們很快就要來了!」我知道這次不可能盡興和從容,只能速戰速決了。當時,嶽母只把內褲脫到膝蓋,我把陽物從西裝褲頭內挺出,嶽母用裙子罩在腿上,後背向我,整個豐腴的屁股就坐在我的腿上。

 

也許是嶽母早就對我有心思,她的逼在插入我的陽物時,我明顯感到裡面的暖流和極度濕潤,插入過程非常的潤滑和順暢,沒有做一絲的準備工作。作愛過程大約只有十來分鍾,基本上都是嶽母一人上下套動,這期間,嶽母氣喘籲籲、邊邊說∶「小強啊!你把我想死了!把我想死了!」那次,我們在杭州、金華等地共玩了四天,其實,我何嘗不想多點我那迷人的美豔嶽母呐?可實在沒有機會。總體說來,那次性交太短促,但我最深的感受,就是嶽母里的水特別多,多得把我的褲頭都弄濕了。

 

在嶽父他們遠遠走來時,嶽母立即起身,把肥嫩的屁股擡起來,飛快地把褲頭拉上。他們上車時,我和嶽母裝著正收拾行李的樣子,嶽母還說了句∶「怎麽才來啊!」另外,我再補充一些十年來我對嶽母的真實感受。

 

我已說過,我最喜歡比較高大的女人,這一點嶽母一米六的個頭正合我意。

 

其實,也許有人在說一米六的個頭不能算高大,我知道這一點,但我嶽母確是一米六,如果寫得不實,我覺得,那她就不是我的嶽母了!因爲,這畢竟是我與嶽母的真實情史。

 

我嶽母的最大特點就是「白」和「肥」,請別誤解,這絕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胖,而是豐盈多姿,肥在妙處。我的嶽母肥在兩處∶一是她的屁股,二是她的騷。

 

嶽母的屁股可以說是天下第一,就是平時我倆不作愛時,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去用力地抱和搓揉,尤其是在嶽母衣服穿得少的時候,可見那兩團肥肉對我的誘惑,有時人多眼雜,我也常找機會去在搓磨,譬如在廚房、衛生間、樓梯等。

 

因爲,我和嶽母畢竟不是總在一起的夫妻,所以,我們雙方見了面,誰也不想放過誰。

 

作愛過程中,她的屁股更是我最多觸及之所在。我經常把嶽母豐滿肥嫩的屁股抱在懷中,用嘴熱烈地親吻,直至她那迷人滾燙的洞穴。嶽母的非常之白,鼓鼓的極爲豐滿,在濃黑陰毛的襯托下,雪白粉嫩,時時引起我一次又一次的猛。

 

可以說,這兩處的白,表現得是那樣地淋漓盡致和盡善盡美。

 

不得不說明的是,也正因爲是我嶽母的細腰,才更加明顯襯出了她的身段。

 

因此,諸位千萬不要以爲我嶽母就是胖,她可是真正的纖腰婀娜!我所說的「肥肥的」,其實,就是特指她的美和屁股!

 

我嶽母今年已經五十二歲,可以說,如果不是她眼角那點魚尾紋,她確實像是四十歲左右的女人,甚至還可以說是更年輕些。而當初,我與嶽母第一次作愛時,她才四十二歲。

 

另外一點,我個人絲毫沒有亂倫的傾向;再說,我一直認爲與嶽母發生性關系也算不得亂倫。我之所以與一個比我大二十二歲的女人上床,實在是因爲我的嶽母是天生尤物,非同常人,不知對不對?因此,我反對那些年齡懸殊太大的人相互作愛。試想日常生活中,真的像我嶽母這樣的一個五十二歲的女人,怎麽也不可能與一個小她二十多歲的男人性生活如此和諧、如此風情吧!

 

當然,這只是我的推測而已,或許也不是我想像的這種情形。因爲,到今天爲止,我畢竟也只了一個我嶽母這樣的半老徐娘。

 

我自今年春天和小怡落戶青島以來,心中常有些後悔,這對我的事業毫無疑問是件好事,但與嶽母的情事確實將有所影響。在來青島前,嶽母其實表現得非常不滿,但因爲我學的計算機,在同行中又有一定影響,在青島的發展要明顯出色,所以,嶽母的一些理由也無法成立。當然,對這些記謂的理由,嶽母和我都心照不宣。其實,那段時間,我非常擔心與嶽母會有所爭執、有所磨擦,但我體貼的嶽母仍然順從了我,我想,這也是嶽母深深愛我的表現吧!

 

最使我感動的是,在那段頻繁的作愛期間,嶽母常常是緊抱著我,一個勁地說∶「小強啊,你把我操死算了!省得媽媽老想著你。死算了!死算了!」我從嶽母豐腴屁股的強烈扭動中,確實感受到了嶽母對我瘋狂的愛戀。我也動情地說∶「媽啊!你也把我操死算了!」我和嶽母都知道,以後,我和她一次也就少一次了,她能不猛烈、不使勁而輕巧地放過我嗎?當然,我也把嶽母得淫水流了一次又一次。

 

在我來青島前,我與嶽母每月總有五、六次快樂的作愛,而現在我已近兩個月沒有將陽物進嶽母的肥逼了。與嶽母的最後一次性交,還是兩個月前在嶽母的床上。那次,我回原來的那座城市辦齊所有的調動手續,在兩天的匆忙中,和嶽母共渡了兩次不到兩小時的美好時光。

 

當時,嶽母笑著說∶「這下早了,要等到春節我才能開葷呐!」我說∶「很快的,到時我一定好好用我的「鴨子」補補你!」聽到這,嶽母又緊緊抓住我的陽物,猛烈地吮吸起來……時令正是九月,夏季的炎熱使我和嶽母的情慾都達到了極點。我真不明白,天下竟有這樣風情的嶽母,嶽母說,我可是冒著風險、送貨上門來找我的好女婿的!

 

望著夕陽中嶽母裙中款款扭動的肥碩屁股,我想,幸福的時光快要到來了!

 

 

天哪?我嶽母何止是床上功夫了得?她是早有準備,我真不知道晚上會是怎樣的情形?挽著一個比自己大二十二歲的女人以夫妻名義住賓館,真是夠刺激!

 

況且,她還是已跟我上過床的嶽母!她柳腰款擺,豐臀有致,四十二歲的嶽母渾身上下洋溢著急需我無限情慾滋潤的性感。

 

我猜想,別人的感覺,很有可能把我看成是個傍有錢半老徐娘的奶油小生?

 

在賓館的鏡子前,我望了望,我稍微年輕了些,而嶽母仍然是豐盈楚楚,美豔動人。我想,她可能下面早已出水了吧?人們誰也想不到,我的嶽母要急不可待地肏她的女婿呐!

 

下面的過程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中,進了賓館的房間,嶽母便把我緊緊抱著抵在門上,充滿香津的嘴唇緊對著我的嘴,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姿勢,我也激動得不能自己。

 

「你準備好了嗎?阿姨!」「嗯!嗯!」她已無力地發出聲音。我用手撂起她的黑裙,迅捷地向她的陰部探去,那裡早已是一片濕潤,白嫩的大腿上也已流出了淫液。我飛快地扒下嶽母的內褲和裙子,上衣也顧不得脫掉,立即將陽物抵了進去,一切是那麽地潤滑、陰道裡面的感覺熱流一般,那可是小怡從未給過我的感覺。

 

「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已找不出任何錶達自己性快樂的語言,開始使命地用起勁來。

 

「嗯!嗯!嗯!」嶽母的呻吟性感而壓抑。

 

「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激動地呼叫著。嶽母卻緊緊用嘴吻著我的嘴,大聲喘息著:「別說!別說!」是的,說的不如做的,我終於夢想成真了,我放開手大幹起來,搗了大約有二三百回合,我把嶽母雪白的大腿舒展開來,正面向我,我從後面用手緊緊箍住她肥碩的屁股,把她整個人抱在懷中,兩只手幾乎接近潮濕的陰戶,捧在手上輕輕地抽插起來。我發現,嶽母肥嫩的屄紅潤而有亮澤,大約又有百餘回合,我來來往往、進進出出的抽插已經使嶽母幾乎在我的懷中昏厥了一般 .我嚇了一跳,真以爲把她給肏昏了,正準備把嶽母放到床上,誰知嶽母卻說:「怎麽不動了?」我立即感到她的下身開始猛烈地使勁抽搐,並發出一陣一陣的絞動。

 

天哪!她哪裡被我肏昏了,她正在充分地享受著呐!望著面色潮紅的嶽母,我說,「你還行嗎!」「行!行!你盡管使勁!盡管使勁!」我的激情又被充分調動起來,「我肏死你!我肏死你!」嶽母說:「你不要叫,要叫就叫輕點,叫我媽媽,叫我媽!」叫媽媽?這是我未曾想到的,嶽母沒有兒子,難道她有亂倫意識?再說我也叫不出口,我猶豫了下:

 

「阿姨!我的好阿姨!我的美阿姨!」「不!不要這樣叫,你叫我媽媽!媽媽!」「噢!媽媽!媽媽!媽媽!」這時我彷彿已處在了被動,嶽母從我的懷中反客爲主,用手輕輕拍了拍床,示意我躺下,並一邊飛快地脫去上衣,露出兩只粉嫩碩大的奶子,和我緊緊親了幾下嘴後,兩手拿著我的陽物,自己將其用力地抵了進去!

 

天哪!我真不知道那是什麽樣的滋味?那是一個什麽樣的幸福時光?小怡可從來就沒這樣過,也許是我太激動,在嶽母下身不斷地扭動,陰部奮力絞動的淩厲攻勢下,我終於一瀉而出,而嶽母肥白粉嫩的屁股仍在興猶未盡的扭動著。

 

見我已經停息,嶽母這才躺在我的身邊,我發現嶽母的下身簡直如水洗過一般 .我摸上去,那肥嫩光滑的感覺如同是在絲綢上。

 

嶽母仍喘著氣:「你好吧?」我這才想起,我還一直沒親過她的乳房呐!於是,我把嶽母又抱起,她的一身白肉又立即壓在我的身上,我的手輕輕從嶽母肥肥的屁股後面趟過去,屁股溝里滿是她那無窮的津液,水淋淋的,我心不禁一動,想到該如何準備下一波的到來。我用手指伸進嶽母的陰穴里。嶽母竟有些害羞的笑了,我覺得,她雖然後過四十,仍笑得那樣性感。我把濕濕的手指輕輕抽出,開始搓揉起她那雪白肥嫩的屁股。

 

啊!那簡直是天下第一尤物!我敢說,那絕對是天下第一美麗的屁股!那麽地白!那麽地嫩!那樣地富有彈性!豐滿之極,圓潤無比,就象是個白瓷般的大玉盤!

【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