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美妻姿吟在樓上被姦

美妻姿吟在樓上被姦

我今年二十八歲,有一個相差兩歲的老婆,叫做姿吟。說到我這個老婆,不但長得漂亮,身材也保養得玲瓏有緻,更重要的是她的個性溫柔賢淑,對我這個做老公的可以說是百依百順。有這樣的老婆,當然是羨煞我那票親朋好友。每次夫妻一同出門聚會,姿吟總是眾人讚美的焦點。雖然我們一直沒有小孩,但是反正我沒有特別想要養小孩,所以也就打算順其自然。

「老婆,我出門嘍。」我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姿吟則靠著從小培養出來的專長──鋼琴,成為兼職的鋼琴家教。早上不用教課的姿吟,每天都會在我要去上班時送我到門口。

「路上要小心喔!」姿吟一如往常地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結婚已經三年了,我們還能夠這麼甜蜜,相信各位一定都羨幕得不得了。當然,我自己也覺得這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我一邊回味著臉頰上的餘韻,一邊按下電梯的按鈕。「叮!」沒多久,電梯門就打開了,裡面站著一個男人。

「早啊!余哥。」「早安!阿威。」我們互相打了招呼。這個叫阿威的男人,是住我樓上的鄰居,他人長得俊俏,身材又好,在外商公司上班,而且目前還是單身。這麼優秀的男人身邊當然不缺女人,不過阿威這個人頗為花心,常常帶女人回家過夜,但是每次看到的都不是同一個。

「余哥,看你一臉幸福的樣子,昨晚一定又跟老婆大戰三百回合了吧?」

「別亂說,我才不像你那麼厲害。」

「余哥,我真羨幕你啊,有個那麼漂亮又溫柔的老婆。要是我也能討一個這樣的老婆,我一定每天和她纏綿到半夜三點。」阿威擺出羨慕的表情說著。

「我才羨慕你呢,每天都有不同的女人投懷送抱。」雖然我知道阿威是在開玩笑,但回想起每次我們夫妻出門碰到他時,他看著姿吟的那種飢渴眼神,還是讓我隱隱覺得不安。「叮!」電梯到了一樓,我們互相道別之後便往各自的停車位走去。

「老婆,我回來了!」「老公!好想你喔∼」下班回到家,等著我的是美味的晚餐和姿吟的香吻。晚飯後我們通常就是看看電視,出門散散步,偶而睡前做做愛,和一般的夫妻沒什麼不同。有時候姿吟月事來潮,我會在半夜起床偷偷上色情網站發洩一下,相信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最近我迷上了「淩辱女友」之類的文章,尤其看到老婆或女友被別的男人射精在子宮內的橋段,最能夠讓我感到興奮。不過這也只是稍微幻想一下而已,要是我的姿吟真的被別的男人玩弄,相信我一定會氣到抓狂,更不用說是被別的男人射精在子宮、因姦成孕了。

九月的一個星期五晚上,我下班回到家。和平常不同的是今天沒有嬌妻的迎接,因為她上個禮拜開始接了一堂六點到八點的鋼琴課,我回家時她剛好出門不久。難得的一個人在家讓我有點不習慣,不過這也沒有辦法,只好一個人把便利商店買的便當放到微波爐熱一熱,用「偶而一個人吃吃晚飯也不錯」這樣的想法來安慰自己。吃完晚飯看看時鐘,才七點十分...姿吟還有一個鐘頭才會回家,乾脆上上色情網站吧。反正她最近說月經來,已經三四天沒做愛了,我就趁這機會發洩一下。走到書房打開電腦,連到我最常上的色情網站,看看我最喜歡的「淩辱女友」系列有沒有新作。喔?還真的給我找到了。我抱著期待的心情,解開褲子的皮帶,拉下拉鍊並把我的東西掏出來,準備進入淩辱女友的幻想世界裡。「吱...吱...」這時我聽見樓上隔著天花板傳來的噪音。這聲音我並不陌生,就是因為床的搖晃,使床腳摩擦地板發出的聲音。也就是說,樓上的阿威又帶女人回家了,不過今天好像早了點?算了,與其注意別人的一夜情,還不如趕快看我期待已久的色文要緊。於是我把注意力放回電腦螢幕上。

這次還是一樣精采。我在看到文章最後女主角被別的男人射精在體內卻還高聲叫春的橋段,也忍不住射了精在衛生紙上。發洩完後全身舒暢的我,不理會樓上持續傳來的吱吱聲(還在搞啊?阿威的持久力還真是不賴),走到浴室泡個舒服的熱水澡。

「我回來了。」泡完澡,姿吟也回來了。

「妳回來啦?老婆我好想妳喔∼」這次換我給她一個擁抱和親吻。

她看起來有點疲勞的樣子,想必是不習慣晚上教課吧。身為好男人、好老公的我,當然樂於幫她來個沐浴後按摩,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最後再把她抱上床去。

「嗯...老公你真好,我好愛你喔...」被我抱上床的姿吟已經是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吐出這句話之後就沈沈睡去。看著她迷人的睡姿,讓我剛剛才發洩過的小弟弟又硬了起來。不過已經姿吟已經睡著了,我只好再度走進書房打開電腦,讓網路上的A圖色文成為我的洩欲材料。

就這樣,之後的幾個禮拜五,我都過著一個人的夜晚生活。姿吟每次回家洗完澡後就上床睡覺了,而我就固定藉著上色情網站來發洩當天的慾望(有些事情養成習慣之後就很難改掉)。

又是一個寂寞的夜晚。姿吟一如往常地去上鋼琴課,而我就坐在電腦前面打手槍。這次引起我注意的是一系列的自拍圖──「把別人的嬌妻帶回家裡幹」。雖然沒有露臉,不過女生的身材好,姿勢也很大膽,畫質也很清晰,從照片中的電視播出的新聞畫面可以確定是本土自拍,而且還是這幾天拍的。

「如果姿吟也被別人帶回家幹,還被拍了照在網路上流傳...」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我發現自己變得更為興奮,手上的東西也變得更為堅硬。看來我似乎愈來愈變態了,彷彿就算老婆真的被別人淩辱,自己也能從中得到快感。一邊這麼想著,我一邊把畫面往下拉,瀏覽下面的圖片。突然,我的注意力被其中一張圖吸引過去。

那張照片中,女主角趴在床上,翹著的屁股上滿是男人的精液,而男人的肉棒和女主角的陰部間連結著一條乳白色的絲,很明顯是剛從女主角體內射完精後抽出來的。但這都不是重點,吸引我的地方是──女主角陰部旁,大腿內側的一顆痣!結婚三年,和姿吟做愛的次數少說有一兩百次。雖然她每次做愛時都堅持要把燈關掉,但我還是可以確定,姿吟的大腿內側也有一樣的痣!我感覺血液全都衝到腦部,讓視線變得一片血紅,不過卻又隱隱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有種比以往都要強烈的興奮感。證據就是,我手上的肉棒不但沒有因憤怒而軟下來,反而變的更為堅硬無比。

「那真的是姿吟嗎?會不會只是巧合?」

「是誰對她做這種事?」

「在什麼地方?」

「姿吟是自願的嗎?」

「我應不應該阻止?」

「難道我真的可以讓可愛的嬌妻受別的男人任意玩弄?」

各式各樣的念頭從我腦中冒出來。受複雜的情緒所困的我,提醒自己要冷靜下來。無論自己希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都要先把它的來龍去脈給搞清楚。我開始從照片上尋找蛛絲馬跡,不過很可惜地線索實在是太少了。雖然能夠確定是本土自拍,不過從照片上只能看見房間的擺設,根本無法確認地點,而且貼圖者也沒有任何留言。經過一番思考,我決定主動尋找線索,因此對這個主題做出留言:

第X篇回應人:Good Job xx.xxx.xxx.x

回應時間:10/21 (07:35)

回應內容:

好圖!!看得我都噴出來了!!

期待您下一次的作品!!

我按下了網頁上的「回應」按鈕,讓我回應的內容出現在網頁上。希望這個幹我老婆的人能夠貼更多圖,或是能夠對現場做出一些敘述,讓我找到更多的線索,那就更好了。不過轉念一想,如果這個人貼了更多的圖,那不也就代表我美麗的姿吟被他玩弄了更多遍?剛剛那種複雜的感覺又佔據了我的腦海。

八點半,姿吟回來了。在情況沒有明朗前,我不想要打草驚蛇,也不想因此破壞夫妻間的關係。因此我不動聲色地走到門口迎接她。不過...

「老公,你怎麼了?」想不到姿吟如此敏銳,講不到幾句話就發現我神情有異。

「沒事,或許是今天路上塞車讓我有點累。」我隨便找個理由來塘塞,卻也發現姿吟的眼神中帶著些許不安,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這讓我更加確定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姿吟了...

當天晚上我和姿吟求歡。

「不要嘛,人家好累...明天人家一定給你,好不好?」

「老婆乖,一下子就好了...」

「好吧...要溫柔一點喔。」姿吟拗不過我苦苦哀求,終於接受我的求歡。

我打開姿吟的雙腿,讓她的兩隻小腿搭在我的肩膀上,將肉棒插進姿吟的陰部,慢慢抽送起來。

「嗯...嗯...」聽著姿吟的呻吟聲,我仔細地觀察她和我交合的陰部。平常姿吟絕對不會允許我這麼大剌剌地盯著她的私處,或許是太過疲勞的關係吧,這次她並沒有對我的窺視做出任何反應。也因此我得以將眼前的景象與那些已經深深刻到我腦海中的性交圖做比對。愈看,我愈覺得在網路上那些圖片的女主角,就是我眼前的這個女人。無論是大腿的粗細、陰唇的形狀、陰毛的分佈,還是那顆痣的位置,都與我腦海中的圖片一模一樣,不同的只是幹著她的那個男人。幾天前的某個時間,有別的男人和我用同樣的姿勢幹著姿吟...這個念頭讓我興奮到極點,一時忍不住就把精液全部射到姿吟體內。過度起伏的情緒似乎真的奪走我不少體力,射完精後強烈的睡意侵襲而來,於是我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你終於醒啦?小懶豬。」隔天早上醒來,我看到的是在廚房幫我準備早餐的姿吟。她那一如往常的微笑,讓我感覺昨晚的一切似乎都只是場夢。不過打開電腦,網站上的一切卻又告訴我這已是不可動搖的事實...

之後的每天半夜,我都會偷偷爬起來上網看看有沒有新的圖片,但很可惜地,每天的結果都讓我失望(或是鬆了一口氣?)。直到第六天晚上...

星期五,姿吟要去上課的日子,也是我發現姿吟自拍圖的日子。我一下班回到家,連便當都沒吃就直衝書房,在網路上尋找我渴求已久的東西。我的直覺告訴我今天會有收穫,結果──真的讓我猜中了!

上禮拜發佈主題的那個人,這次又發佈了新的主題──「別人的老婆,能爽又能拍」。主題內是一系列,多達四十幾張的做愛自拍圖,而且這次還加上了貼圖者的解說:

“應上次Good Job與眾多網友的要求,小弟就稍微獻醜啦。

這女人是個鋼琴老師,別看她平常溫柔又有氣質,其實被我帶到床上插個兩下

就淫水流滿地,叫得比誰都騷,還一直要我射精到她的子宮呢。

上個禮拜是在我的臥房拍的,這次則是在客廳。我在這邊足足幹了她兩個鐘頭,

詳細的過程就如下面的照片一樣...”

之後就是一張張的照片還有對每張照片的解說。這篇文章已經讓我百分之百確定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姿吟了,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在哪裡發生的?我開始一張張地瀏覽圖片。其中某一張照片讓我找到了線索。照片中女主角背對著鏡頭幫男主角口交,旁邊的窗戶可以看見屋外一片漆黑,只有其他大樓的點點燈光。這代表事情發生在晚上,而姿吟只有星期五才會在晚上出門!也就是說,姿吟告訴我星期五晚上又鋼琴課,根本就是在騙我!我心中一陣難過,但是馬上強打起精神繼續尋找線索。

終於,到了最後一張照片。照片中男主角與女主角以客廳窗外的景觀為背景,兩人緊緊摟在一起,好不甜蜜(雖然男女主角臉上都有打馬賽克,看不到表情)。而仔細一看背後的景觀,幾乎和從我們家看出去一樣,只是高度有些許的不同,似乎是從比我家更上面一點的地方拍出去的...這代表,他們兩個做愛的地點就在我家樓上!而那個男人就是我每天碰面的阿威!!而且他們兩人現在就正在樓上做愛!!

 

憤怒讓我失去理智。我幾乎要拿了菜刀衝到樓上去把他剁成肉醬,不過主題最後的一段文字讓我冷靜下來:

“許多網友要我拍她的臉,而我也一直想要這麼做,但是她不肯。她說怕有

一天被老公發現,她很愛她老公,不想跟老公離婚什麼的...

話說回來,要是她老公真的發現報警那我也麻煩了,所以還是請大家將就將

就吧。今天我會再拍更多照片,下禮拜五會貼出來,敬請期待。”

是啊,我也很愛姿吟,不希望和她離婚。現在上去和他們鬧翻了我又能得到什麼?而且我的確從其中得到莫大的快感,保持現狀不好嗎?思考了一整晚,我終於下了決定。

第二天,我趁著姿吟出門買菜時跑到阿威家裡,告訴阿威我發現了他們的姦情並威脅他要報警。看阿威蒼白的臉色,似乎是沒想到我真的那麼巧會上那個網站。後來我也告訴他,如果能夠將以後每次通姦的過程全部錄下來傳給我,那麼我可以默許他們每個星期五晚上的姦情。阿威聽了簡直是不敢相信,但當然是高興地連聲答應。他還說其實從一開始就有把整個過程錄下來,只是那是作為威脅姿吟就範的材料,不敢隨便公開。聽到這句話我大感安慰,原來姿吟不是從一開始就自願和他發生關係。最後我向他要了之前所有的檔案,準備回家慢慢欣賞。

當晚我興奮地完全睡不著覺,確認姿吟睡熟後馬上溜進書房,把光碟放進電腦裡。我期待的心情,比小時後坐在電視機前等卡通開始的時候更為強烈。

 

畫面中出現的是熟悉的背景,和第一次在網路上看到的那些照片是在同樣的地方,也就是阿威的臥室,但是時間卻不一樣,不但早了一個禮拜,而且是在下午。我腦袋裡浮出阿威那時和我說的話:「我一開始是向公司請假,假扮送貨員到你家用藥把姿吟迷昏,再把她帶回家裡強姦了。」看來影片中就是那所謂的「一開始」。只見畫面中的阿威正在調整攝影機,而姿吟則不醒人事地躺在阿威的床上。

 

調整完攝影機,阿威脫光自己的衣服走到床邊,腰彎了下來。我以為他會開始脫姿吟的衣服,沒想到他竟然伸手輕握姿吟的臉,低頭將自己的舌頭伸入姿吟的口中。看著自己老婆的嘴別的男人恣意入侵,我握在手中的肉棒變得更為堅硬。

阿威就這麼的吻了兩三分鐘,然後終於開始脫姿吟的衣服。姿吟上半身只穿著薄薄一件短袖T恤,當然是被阿威毫不費力地脫了下來,純白色的蕾絲胸罩也馬上就被他解開,姿吟的乳房也就彈了出來。阿威一邊吻著姿吟,雙手一邊揉搓這對大小適中且形狀完美的乳房。過沒多久,阿威終於忍不住了(看著螢幕的我也快要忍不住了),將姿吟的牛仔褲連內褲一起脫下。這時畫面上只剩一對全裸的男女,只見男人將自己的陰莖插入女人的陰道,開始不斷抽送。

「唔...嗯...」不醒人事的姿吟,竟然會隨著阿威的抽送,發出細細的呻吟。

「婊子,看我插死妳!」聽見呻吟的阿威看來似乎更加興奮,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聽著肉與肉快速撞擊的啪啪聲音,我感覺自己似乎快射精了,於是趕緊停下自慰的動作,讓一抖一抖的肉棒稍微恢復冷靜。

又過了四五分鐘,阿威終於忍不住射精的衝動,於是將肉棒從姿吟的陰道拔出,放到她熟睡的面前,咻咻咻地射了姿吟滿臉精液。看見姿吟清秀的臉龐上滿佈著別人的精液,我握住肉棒的右手也忍不住加快速度,讓自己的精液暴射而出。

第一段影片就這樣結束了。雖然我總覺得不夠過癮,但是體力已經無法負擔,加上射精後的疲勞感,使我決定把剩下的留著過幾天慢慢欣賞。

之後幾天我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那些剩下的影片,無奈剛好親戚來玩,書房讓給他們當臥室,使我一直到五天後親戚離開的那個晚上,才有機會再次看到老婆被人玩弄的情形。星期五下班回家,見家裡空無一人,馬上打開電腦進行期待已久的計畫。

我打開第二個影片檔。這次地點和上一部相同,而時間也和我在網路上的照片一樣。根據阿威的說法,這就是他拿第一段影片威脅姿吟,要姿吟每個禮拜五以上課為由來他家和他做愛之後的第一次。

臥室本來空無一人,幾分鐘後一對男女走進房內,不用說當然就是阿威和姿吟。阿威雙手抱著姿吟,雙手在她身上不斷遊移,而姿吟的身體感覺很僵硬,情緒似乎非常緊張。

「陳先生,你說過只有這一次沒錯吧?」姿吟問著。陳先生是她一直以來對阿威的稱呼。

「對,只要妳今天任我玩弄,我就會把上次的影片還給妳。」阿威的雙手沒有停下來。

「還有,以後叫我阿威就好了。」突然.阿威的雙手在姿吟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啊!」姿吟驚叫起來。以往我在床上對她非常溫柔,她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要受到男人如此粗魯的對待。阿威放開了姿吟,對她說:「來,妳自己脫衣服吧!」

「這...能不能先把燈關掉?」要在老公之外的男人在前脫光衣服,對保守的姿吟來說非常困難,更何況是在燈火通明的地方。

「沒得談。妳再不脫,我就要把影片傳到網路上了。」阿威不耐煩地拒絕了,姿吟聽到阿威說要把影片放到網路上,大驚失色地說:「我脫我脫!求你不要把影片流出去!」然後馬上伸手褪去自己的衣服。

脫掉衣服的姿吟露出她美麗的身體,但是在陌生的男人面前,她只能害羞地用兩手勉強把自己的三點遮住。

「有什麼好遮的?上個禮拜妳全身每一個地方都已經被我看光了。」阿威抓住姿吟的雙手,把它們從姿吟的胸部和陰部前移開。這句話讓姿吟回想起那天發生的事,難過的表情馬上顯露於她蒼白的臉龐上。阿威抱住姿吟開始親吻她,姿吟不敢反抗,只能讓阿威的舌頭在自己的小嘴中攻城掠地,發出滋滋的聲音。

阿威畢竟經驗老到,高超的吻技加上熟練的愛撫技巧,讓姿吟漸漸失去抵抗的意志。只見姿吟臉上泛著潮紅,原本抓著阿威想要制止他愛撫的雙手也漸漸放鬆。最後姿吟完全閉上雙眼,兩隻手也無力地垂下,看來是被阿威完全制服了。

阿威見時機成熟,於是把姿吟輕輕放在床上,褪下自己的襯衫和西裝褲後跪在床前,把頭埋進姿吟的雙腿中間。

「啊!!」姿吟輕輕發出尖叫,身體震動了一下。她沒想到著個迷姦過她的男人會幫她口交。不過陣陣快感從下半身傳來,讓姿吟的神志愈來愈模糊。姿吟開始低聲呻吟,下體也慢慢變得濕潤。阿威不忘趁機用言語羞辱她:「小淫娃,妳看妳剛剛還說不要,現在下面卻濕成這樣。」保守的姿吟聽到這種淫話哪受得了,羞得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說:「我沒有,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怎樣?」

「...」姿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不敢搭腔。「不說是吧?那我只好把影片放到網路上了。」阿威又用影片來威脅她。

「因為你...幫我口交...」

「要說『舔我的雞邁』。」阿威故意要姿吟用粗俗的講法,讓姿吟更是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因為你...你...舔我的雞邁...」姿吟掙紮了良久,好不容易小聲擠出這一句話。聽到平常端莊賢淑的姿吟說出「雞邁」兩個字,讓我興奮得差點噴了出來。

「那我舔妳的雞邁讓妳爽不爽啊?」阿威更進一步用言語淩辱姿吟。

「......爽」

「我聽不到,大聲一點!」阿威邊說邊加快了舌頭的速度。

「...爽!你舔得我好爽!嗚嗚嗚嗚...」姿吟終於受不了阿威言語和肉體上的折磨而崩潰,開始啜泣。阿威知道這時的姿吟已經自暴自棄了,可以完全接受自己的擺佈,於是停止了口交,準備開始重頭戲。

「剛剛舔得妳很爽是吧?放心,接下來我會讓妳更爽!」阿威將自己20公分長的大肉棒對準姿吟濕潤的陰道,用力插了進去。哭泣中的姿吟受到突如其來的衝擊,痛得兩隻手在半空中亂揮,但馬上被阿威抓住壓在頭上。可憐的姿吟只能咬緊牙關,專心抵抗每一次從下半身傳來的痛楚。不過阿威身經百戰,當然知道自己的大肉棒要如何才能讓女人獲得快感,相信姿吟被阿威的肉棒征服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房間裡這時候只剩下姿吟偶而發出的呻吟聲,與床因為搖動而使和床腳與地板摩擦發出的吱吱噪音。我看了影片上面的時間──七點十五分,這不正是我在上網看著色文打手槍的時間嗎?一想到自己在打手槍,而美麗的妻子竟然在僅僅隔著一片天花板的地方被人淩辱,我終於再也忍耐不住,卡在精關前的精液一瞬間暴射而出,噴得螢幕上到處都是。

本來以為射完精後自己應該會冷靜下來,但是腦中突然出現的一個念頭又讓我的肉棒迅速變得堅硬無比:「上次妻子被淩辱的時候我只是在看色文打手槍,而我現在看的不但是妻子被淩辱的完整過程,而且我美麗的妻子現在也正在樓上的某處被阿威幹著!」我發現比起影片,自己更想要親眼目睹妻子被人幹的經過,於是我迅速穿起褲子,決定到樓上去碰碰運氣。我連電腦都來不及關,離開房間時,喇叭正傳出來姿吟的淫叫聲。

我走到阿威住家的門前,把手伸向門把,祈禱奇蹟的發生。雖然阿威玷汙了我的老婆,但是他這個人生性大方,而且又善解人意,在知道我有喜歡看老婆被淩辱這個癖好之後,說不定會給我機會在現場看他和姿吟相幹。「喀恰」一聲,想不到門真的被我打開了!!我欣喜若狂,一邊在心中感謝阿威,一邊躡手躡腳地往客廳走去。

阿威和姿吟不在客廳,不過這邊的擺設有點淩亂,看來剛剛兩個人可能在這邊大戰過三百回合,現在已經轉移陣地了。「喔...喔...」突然間我隱約聽到姿吟的聲音從書房那邊傳來,於是輕輕地隨著聲音而去。書房的門是半開著的,我躲在半開的門後面,透過門縫窺視書房內的光景。書房內有兩個書櫃和一張書桌,書桌上有一台電腦。姿吟上半身趴在電腦前,雙腿站在地上,成為一個”┐”形,身上已經滿是兩人的體液。阿威則是站在姿吟背後彎腰幹著她。第一次親眼看見自己的老婆被人幹,那種複雜的感覺又湧上我的心頭,不同的是,這次憤怒的情緒已經幾乎完全消失,只剩下嫉妒與興奮的感覺。我睜大眼睛瞧著兩人在我面前上演的活春宮,深怕漏掉任何一個鏡頭。

阿威的一隻手不斷搓揉姿吟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握著滑鼠不時移動著。這時我注意到電腦原來是開著的,而螢幕上出現的,正是那些網路上姿吟和阿威相幹的自拍照!

「妳看這張,姿吟妳這表情多淫蕩。」阿威藉著這些照片助性,嘴巴還不忘說些羞辱姿吟的話。

「還...還不是你害的。都怪妳把...把人家幹得好爽,人家才...會露出那種表情...」姿吟被幹得上氣不接下氣,嘴巴上卻不肯服輸。現在的姿吟看起來完全沒有影片中那少婦的矜持,反而很享受身後這男人帶給她的快樂。

我把褲子的拉鍊拉開來,掏出老二想要打手槍。大概是拉拉鍊的聲音被阿威聽到了吧,阿威轉頭往門口這邊看來,發現了正在看自己老婆被人幹還想打手槍的我。他給我一個微笑,然後轉回頭去對姿吟說:

「記不記得在客廳的這張?那時候妳叫得好大聲,我怕妳老公在樓下會聽到,不得不捂住妳的嘴巴。」阿威故意提到我來羞辱姿吟。

「誰...誰叫你那...那時候一直弄...弄人家的肛門,弄得我好...好爽...」姿吟聽到「老公」兩個字,似乎更興奮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