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麻辣空姐

麻辣空姐

六本木的街道不知今晚為何如此寧靜,打扮入時的男女,三三兩兩談笑著走在街頭。中呎麻美獨自一人在昏暗的酒吧裡喝著雞尾酒。

那是一家播放著輕柔爵士樂的酒吧,麻美此時坐在吧台前,此時大約還有十幾位的男性顧客,麻美雖然一個人在獨飲,但是她美麗的臉龐,早已深深地吸引其他男人的注意。

麻美有著白晰的皮膚,五官分明的輪廓,一頭烏黑亮麓的頭髮披在肩上。她穿著一件全黑的緊身洋裝,渾身散發出一種令人窒息的危險女人香。

麻美的雙頰通紅,塗著玫瑰紅的唇膏的嘴唇,益發顯得嬌豔欲滴。此刻的她沈醉在微醺的美好氣氛裡,慢慢地麻美感到下腹部逐漸燥熱起來。

好想投入強壯男人的懷抱中。

但是,朝麻美吹口哨的男人,她一個也看不上眼,沒有所謂的紳士,但真的紳士她也受不了,因為環繞在她四周的大多都是紳士,個個顯得呆板。

麻美是A航空的女性服務員,國際線的空服員在工作一週後,照例有三天的假期。

麻美一直都在接觸完全不同的男人,各式各樣的男人都對麻美的肉體感到無比的興趣。麻美閉上雙眼,進入自我想像的空間中。 這是一個下著傾盆大雨的夜晚。麻美撐著傘橫過被雨淋濕的公園,那是一座經常有醉漢

出入的公園。

果然,麻美被六個衣衫襤褸的男人攔住了去路,他們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好似要將麻美吞下一般的眼神,一眨也不眨地凝視著麻美。

「請讓路。」

「小姐,把衣服脫掉。」

眼前一位壯漢向麻美伸出手來。

「不!」

胸前衣服的扣子被扯開,麻美正穿著空服員的衣服。在麻美的想像空間裡,她一直都是穿著空服員制服。

男人們向麻美蜂擁而上,墨綠色的制服被他們剝得精光。

「不!住手!」

赤裸的胴體不斷地激烈地反抗。

最後她被壓在大雨滂沱泥濘的地面,一次又一次被那些汙穢的男人貫穿。

「不行……..」

美麗的容貌扭曲著,同時心中升起陣陣的快樂。 「好美的頭髮。」

一句讚美,將麻美拉回現實中,她回過頭去看見一位穿著得體的男士站在她身後。

「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男人指著左邊的椅子,等待麻美的允許,麻美的妄想世界中,慾望逐漸地增強。

啊……想被如此野獸般的男人擁抱……想進入慾死慾仙的境界……。

紫色的縷空內褲潮濕起來了。穿上這種性感又大膽的內褲。為的就是要讓這種男人看到。

「出去嗎?」

男人用環著麻美的柳腰,以充滿引誘性的口氣說道。

「對不起!」

麻美將他的手推開,他不是她心目中的人選,她想要的是如同野獸般的男人。麻美意興闌珊地離開酒吧。

表面上麻美是週末漫步街頭的歡樂女子,但在她心中有一份熱切的渴求。

麻美走著走著;轉入一個十字路內的巷內,那裡有棟正在施工的大樓。在一片寂靜之中可聽到尖銳的金屬摩擦聲。

有一個男人正在施工,他上半身赤裸正在使用機械在穿洞,黝黑的胸膛十分壯碩厚實,二條手臂的肌肉也清晰可見,身上豆大的汗珠散發出一種男性特有的味道。

麻美好似被綁住一般定在現場無法移動,她無法將視線從男人碩壯的上半身移開。

男人此時感到有人在看他,於是轉過頭來,臉上毫無表情,睜著雙眼打量著麻美。

想讓他抱……..想被這個男人的老二搞得神魂顛倒…………。

和男人冷淡的視線恰好相反,麻美眼中充滿無法阻遏的慾情。

男人面無表情地看看這位性感的女人,又再度轉過頭去。

啊……麻美的騷穴想被他貫穿……啊,拜託,看看這裡……..。

麻美慢慢地向這名肌肉發達的男人靠近。

「有什麼事?」

在距離三公尺左右的時候,男人又機械性地轉過頭來向麻美冷冷地問道。

「嗯,我想……….」

女孩子又不能直接開口要求需要他的擁抱,她緊盯著眼前的男人,下體感到陣陣的疼痛。•

「如果沒有事,那就趕快回去,在這裡會弄髒你漂亮的衣服。」

「對,對不起……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麻美舉起後跟,高跟鞋的鞋跟挾著許多砂粒。

「啊……..」

取下鞋子的麻美,展現優美的身體曲線。緊身的洋裝隨著翹起的腿,幾乎快要掩蓋不住大腿了,只要再高一點,就可以看到內褲了。

「你能幫我清理嗎?」

男人走向前,扶住麻美的身體,男性體臭和汗味,帶給麻美一種幾乎暈眩的感覺。

「啊……….」

麻美無意識地靠近男人的胸膛,鼻子嗅著如同野獸般的氣息。下腹部感到刺激著,並非只有麻美一人,香甜沐浴芳香,從麻美胸前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體臭,以及高級香水的味道,這一切帶給男人大腿間無比的刺激。

「你的腳,還好吧!」

男人再次開口地說道,她放鬆身體,完全倚靠這男人一雙有力的手臂扶持。

男人原本環繞在她柳腰上的手,突然朝她豐滿的臀部落下。

「啊,啊……….」

麻美充滿肉感的乳房向男人的胸前靠上去,柔軟且富彈性的觸感,讓男人渾身燥熱起來。

「你,你叫什麼名字?」

「麻美……」

麻美靠著男人厚實的胸膛,喘息似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小林,我第一次遇見你這麼美麗的女人。」

小林一邊說,一邊拉起麻美緊身洋裝的裙擺。

「紫色的內褲,相當挑逗的顏色。」

「啊,不好意思……..」

質地輕柔的內褲緊貼著豐滿的臀部。小林慢慢地扯下那件性感的內褲,雪白豐滿的臀部立刻展現在眼前。

「麻美,好美的臀部啊!」

小林雙眼佈滿血絲,緊盯著麻美令人窒息的美妙曲線。

「啊……討厭。」

小林忍不住地撫摸那渾圓且充滿彈性的臀部。

「啊……啊……」

麻美一陣麻痺,心中升起強烈的慾望。

「啊……肉棒……想要大肉棒……..」

小林的手指探進臀部深深的裂縫中,指尖上下來回探索著騷穴。

「啊……好癢喲。」

強烈的電流流貫麻美的脊椎。

「你臀部的尺寸是多少?」

「啊……八十八」

麻美蠕動赤裸的雙臀低聲地回笞道。

小林一手愛撫摸著麻美的臀部,又用另一手伸進胸罩裡,他解開扣環,將胸罩扯開。

「啊……..嗚……..」

乳頭聳立,從麻美妖豔的唇邊發出激動的喘息聲。

「麻美,你真是波霸型。」

「啊……..」

自己感到驕傲的胸部受到稱讚,麻美露出滿意的神情。小林由下至上,由輕而重.不斷地揉捏愛撫摸著麻美的雙乳

「麻美,你相當喜愛男人的撫摸吧!」

「討厭……麻美才不是那種人。」

「說謊,每天晚上你大概都被不同的男人愛撫吧!」

「啊……..好,舒服喲……….」

麻美興奮地抑起頭來,喉間發出嬌媚的呼喊,逐漸升高的慾火,使得肉襞蠢蠢欲動。她再也無法忍受,伸出雪白的指頭,一把握住小林的下腹部,下面堅硬且碩大。

「啊……….」

麻美吐著熱氣,開始柔軟地愛撫著膨脹的部份。

「想摸摸我的老二嗎?」

「…………」

「麻美,怎麼樣?」

「嗯,想摸。」

肉襞的疼痛終於戰勝被認做淫蕩女的恥辱。

「你真美,你一定會喜歡的。」

小林放下撫摸麻美乳房的手,此時他膨脹的褲檔,彷彿快要爆裂一般。

「麻美,你若想摸,就要幫我將褲子脫掉。」

麻美一腳跪在沙上,眼睛慢慢閉上,她一下將工作褲及內褲一起脫下。彈跳出來的大肉棒,叩打著麻美的臉頰。

「啊……..」

麻美睜開眼睛,眼前聳立著前所未見的雄偉肉棒,整條散發著紫黑色的光芒

「啊,好大喲……….」

她欣喜地驚呼道,並且忘情地吻著肉棒,此刻已忘記自己正身在六本木的大街上,她以舌頭不斷舔舐吸吮著龜頭。

「怎麼樣?我的老二。」

「啊……太棒了……」

她擡起頭望著小林,口中仍含著龜頭,她以溫柔的雙唇緊緊地吸吮著龜頭,也會不時地轉變換著刺激的方式。

「嗚……嗚……嗯……」

「麻美,可口嗎?」

「嗚……我的技術還好吧!」

「啊….快,快刺,我忍耐不住了。」

麻美吸吮著粗硬的肉棒,肉襞不斷地分泌著愛液。

「啊……從後面……..刺吧!」

麻美上身趴下,翹起令男人為之瘋狂的臀部,小林雙眼凝視著白如凝脂的臀部,一口氣將肉棒埋入狹窄的縫隙裡。

「啊……….好厲害喲……..」

尖硬的龜頭彷彿要刺爛肉襞。正如同麻美在酒吧裡所幻想的一樣,等待已久的快感,就在這一瞬間傳遍全身。

「你,期待很久了吧?」

「啊…..我喜歡雄壯的男人…..從見到你的那一刻開始…..嗯…..我的騷穴就已經在等待了……」

搖晃著雙臀的麻美,一面喘息一面坦白地說道。

在六本木的巷道內的大樓裡,和陌生男子性交,這使麻美感到異常的興奮。

一次又一次使麻美骨骼作劇響的穿刺,更使得她全身幾乎融化了。

「啊……好,好爽……….」

麻美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迴蕩在寂靜的工地大樓中。麻美竟會在這種地方和這樣的男人交合,說出去任誰也不會相信。

「麻美,好美的騷穴啊!」

小林一邊稱讚著,一邊奮力地突刺。

「啊……你的……..老二也很棒……我快瘋狂了….」

「啊……喂,麻美,好像要來了。」

拂亂的長髮,淫蕩的神情,擺動的臀部,以及豐腴的雙乳,這一切都使小林感到無比的刺激。,

「麻美,高聲叫出來。」

肉棒強烈地收縮,小林又再奮力一刺。

「啊……..來了。」

咕嘟一聲,子宮似乎也感受到白濁飛沫的沖擊力,麻美整個人被歡喜的波浪所吞噬。

即使是坐在計程車裡,或是已到了位於南青山的公寓中,麻美下腹部完美滿足的餘韻都還沒有消失。

麻美希望和那男人再相會一次。他不是讓人一夜就可滿足的對手。

啊……多麼想在聞聞那男人的味道啊……..

如同野獸一般的汗臭味,肌肉發達的上半身,紫黑粗大的肉棒。那個男人令麻美肉體的深處感到麻痺。她再一次深夜走上六本木的街頭。

全紅的緊身洋裝,使得凹凸有致的曲線原形畢露。波霸型的胸部,纖細的柳腰,再配上左右搖擺的豐臀,那是一副足以讓男人心動眼紅的絕佳身材。

麻美今天又走進那晚的小巷中,男人今夜也在工地裡工作著。赤裸的上半身泛著汗水的光澤,光看到這一幕,麻美的媚肉便不禁潮濕起來。

小林機械性冷冷的問道。

「你還是忘不了我的功夫嗎?」

小林充滿男性魅力的動作,令麻美看得發呆,她不禁伸出濕潤的舌尖,舔了舔塗著玫瑰紅的朱唇。

「我今晚想去澡堂洗澡,若不早點去,可能會關門。」

一邊說著,小林一邊穿著上襯衫,走向麻美的座車。

「我們又可以大幹一場了。」

小林坐在麻美的身旁,他伸出左手撫摸在短裙下的圓潤大腿。

「討厭……..」

麻美伸出手來將他的手制止,但是在座車狹小的空間裡,到處瀰漫著小林的汗臭味,那種接近野獸的氣味,幾乎要使麻美失去理智。

「你的工作是什麼?」

小林一面注視著擋風玻璃,一面如此問道。

「貿易公司職員……」

「你說謊吧,你若想我的老二,就必須說實話。」

小林用左手鑽進麻美的內褲中,沿著裂縫輕輕地撫摸。

「啊……不行……」,

一陣甜美的電流流過,麻美忍不住地呻吟起來。

「真是敏感啊!」

「我是空中小姐……」

「啊,原來如此,難怪你如此的美,身材又好。」

聽到麻美是空姐的小林,將指頭更用力地向裡面深入。

「啊……在這裡不行。」

「聽到你是空中小姐,我的老二立刻興奮起來,等一下,非要請你安撫一下。」

這時恰好碰上紅燈,麻美將車子停下,小林立即抓住麻美的秀髮,將她的臉壓在汙穢的工作褲上。

「不行……」

麻美抵抗表示反對。

小林這時和麻美交換坐位,還是硬將麻美的臉埋入他的下腹部。

「喂,吸我的寶貝。」

他將拉鍊拉下,雄偉的大肉棒立刻彈跳出來。麻美聞到一股強烈的性臭,剎那間理性頓失,如同本能一般將頭埋了下去。

車子再度的啟動,麻美抓住聳立的肉棒,用唇含住龜頭她並以舌頭不斷地舔舐肉棒的根部,白晰的面孔上浮現紅暈,喘息聲也變得急促起來。

「好棒,麻美,你是空姐。大概也對客人口交吧!」

美麗的空服員對小林的服務,使得他下腹部一陣酥麻。

「嗚……嗯,喔……..」

麻美上下來回地吸吮,美麗的秀髮,更搔得小林股間忍不住地顫抖。 一會兒他們便來到澡堂的門前,小林將車倒進車庫後,便從車上走了下來。

「你也來吧!」

「我在這裡等吧!」

麻美有種不好的預感,因此拒絕下車。

「很舒服啦!跟我一塊去吧!」

小林打開車門,勉強地將麻美拉下車來。他推著麻美,硬將她帶往男澡堂。

看到美女突然出現,坐在櫃台前的老闆也感到吃驚。接著在脫衣處的一位學生模樣的男孩也瞪大眼睛凝視著。

「二人份。」

小林將費用放在櫃台上,然後押著麻美進入脫衣處。小林將襯衫脫掉後,拉 起麻美的手放在自己褲子的腰帶上。

「麻美,幫我脫。」

「是,是的……」

麻美跪下雙膝,將手放在小林的褲腰上,一口氣她將褲子扯下,同時也把他鞋子一起脫下,此刻在她眼前是一位全身赤裸的魁武男性。

「啊,真是不好意思……」

麻美被站在一旁的男孩看得不好意思。

「麻美,吻吻它。」

「不……會被看到。」

「不行也得行。」

小林用力將麻美的頭壓下,硬是強迫她親吻龜頭。

「啊……….」

莫明的恥辱感使麻美全身如同火燒一般。但是,真正的恥辱才剛開始呢!

「麻美,你也把衣服脫了,一起進去吧!」

「欸?!……….」

麻美剎那間竟懷疑自己的耳朵。

「麻美,全脫吧!」

小林伸出手來要解除麻美身上的束縛。

「啊,不行……….」

麻美被壓在下面還沒來得及阻止,背後的拉鍊已被小林拉下來了,一瞬間她的緊身洋裝已被扯下一半了。

麻美性感的身材,連老闆和男孩都看得目瞪口呆。

她穿著黑色的胸罩和內褲,縷空的蕾絲胸罩嵌在雪白的肌膚裡,而幾乎透明的內褲,僅僅覆蓋在恥丘上,原來麻美穿上這一身具有挑逗性的內衣,是為了要讓小林觀看的,但是她卻沒料到,會被陌生的男人看見,麻美雪白的肌膚因害羞而全身通紅。

「麻美,你真美。」

「不要一直盯著看嘛……..我會不好意思啦。」

男人們熱切的眼神使她肌膚感到疼痛。但是在她內心裡卻覺得甜蜜。

「這套內衣真性感,但是穿著衣服是不能進澡堂的,麻美你還是全脫吧!」

小林一把便將性感的胸衣扯下,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好像迫不及待地彈跳出來,不停地晃動。

「不……..」

麻美立刻用手臂抱住胸部,企圖遮住男人們的視線。

「最後是內褲了。」

男人們此時飢渴的視線都落到倒三角形的茂林神秘處。

「不行……被看見了……..」

麻美連忙放下左手遮住下腹部。

一絲不掛站在男性脫衣處的麻美,此時在三個男人的硯姦下,雪白的肌膚上似乎沾染了差恥,全身散發出一種妖媚的氣息。

「好美的肉體,麻美你穿著衣服太可惜了,像這樣全裸不是很好嗎!」

小林將手撫摸著麻美充滿慾情的臀部,將玻璃門推開。他押著不情願的麻美進入澡堂。

寬廣的澡堂中只有四個人在沐浴,三個人在池中,一個人在沖洗身體。對於突然出現的裸體美女,四個男人都嚇了一大跳,瞪大雙眼凝視著。

「討厭……好糗喲!」

麻美好像企圖讓四個男人肆無忌憚的凝視。她擺動豐滿的雙臀,更令男人怦然心動。

「麻美,讓我抱抱你。」

小林從麻美的背後將她環抱出,使得她無法動彈,同時他開始愛撫麻美的雙乳。

「啊……..討厭……..」

麻美對於自己全裸的身體,全部被陌生男子盡情飽覽一事,從心中升起一種滿足的快感。

啊……裸露的胸部,騷穴的恥毛,全部被看見了……….。

雖然她閉上雙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男人們向她成熟的肉體投以飢渴的目光。

這時站在櫃台的老闆,以及像學生樣的男孩也都全裸地進入澡堂中。

「啊……這裡不行……饒了我吧,你……….」

麻美全身遍紅,她感到有些輕微的暈眩,小林以肉棒猛然地朝她恥溝突刺,使得她下半身一陣酥麻,淡粉紅的乳頭,不知在何時早已聳立起來。

小林用手指彈彈麻美的乳頭,就搬了張圓形的椅子坐了下來。

「麻美,幫我洗身體。」

他把肥皂遞給麻美。

「好,好的……..你……」

麻美將肥皂摩擦起泡,然後塗在小林的背上。

「你在做什麼?我要你用胸部來洗啊!」

「用胸……胸部來洗?」

「我要你用你那有彈性的雙乳來替我洗。」

「這……我不是妓女啊……..」

「你不行嗎?」

「在這裡,要我如此裸露,我就很不好意思了。我只習慣二個人獨處時才做愛……在這裡我實在受不了了。」麻美小聲地哀求道。

「你注意到其他男人的眼神了嗎?你最好明白這裡並不只有我和你而已。」

小林將起泡的肥皂,重重地塗在麻美一雙晃動的乳房上。

「啊、啊……不行。」

小林塗抹肥皂的雙手如同愛撫一般,使麻美的乳頭產生敏銳的反應。這時在她豐滿的胸前充滿著泡沫,只剩下粉紅色的乳頭露在外面,這景象份外地誘人。

此時小林將麻美強拉過來,將她豐滿的乳房靠在自己厚實的胸前,乳房因強力擠壓而變形。

「好了,麻美,上下左右擺動乳房。」

「啊……..」

麻美只得聽命令行事,不斷來回擺動乳頭,在小林的胸膛上溫柔地摩擦。

「啊……啊……」

塗上肥皂,肌膚與肌膚摩擦的感覺,比想像中還要美好,麻美不禁發出淫蕩的呻吟,繼續擺動豐滿的乳房,在小林的上半身來回地摩擦。

其他六個男人都獃獃注視著,全裸的美女對小林所做的服務,麻美的乳房也逐漸地變得更加堅挺。

「啊….好大….好美喲!」

麻美這時用豐滿雙乳的深深乳溝,夾住小林雄偉的肉棒。受到左右柔軟肌膚的挾擠,小林分外覺得刺激。紫黑色的粗硬肉棒,搭配著白裡透紅的柔嫩肌膚,這景象格外使人慾火高漲。

「麻美,舒服嗎?我好爽喲!」

「啊……我也很美妙……」

麻美此時已經絲毫不在意身旁六個男人的觀看,她專心一致地用乳房壓擠揉搓小林的肉棒。

「啊!…..讓臀部也……」

小林站起身來慢慢地轉動,讓麻美的雙乳也能夠摩擦自己的臀部,受到尖硬乳頭的摩擦,一種強烈的快感由胸部傳遍全身。此刻麻美的騷穴已流滿愛液,站在一旁視姦的男人們,無一不想從後面直搗麻美的騷穴。

不論是澡堂的老闆還是其他的男人,對於麻美妖豔的口戲都為之興奮,他們的肉棒全都勃起,逐漸向小林和麻美靠攏過來。

「啊……..」

感受到男人們心情的麻美突然睜開眼睛,眼中充滿妖媚情慾的光輝。在她周圍全部都是雄偉聳立的肉棒。

「啊……大老二……..」

六條粗硬的肉棒,一下子出現在麻美的面前,使得她忍不住地流下愛液。她的視線再也無法離開它們,它們每一根也似乎都對麻美的騷穴感到無比的興趣。很自然的,麻美伸出右手捉起澡堂老闆的肉棒。

「啊……好熱喲…….」

麻美感到一種充滿慾望的活力,她發出欣喜的歡呼聲,同時她又伸出左手,捉住一位中年男子的肉棒。

「蕩婦,被六根肉棒圍住很爽吧!」

小林從背後伸出手來揉搓麻美的胸部,同時輕聲問道。

「啊,….你不要這樣,….我在這種地方裸露,已經很難為情了……啊..,你不要再取笑我了…..」

麻美雙手握住兩根肉棒,同時又用舌頭舔舐眼前站立的男人,她陶醉地閉上雙眼,好似非常美味一樣吸吮著陌生男子的肉棒。

「啊……你….快刺我的騷穴。」

六個男人的性臭使麻美感到迷亂,她的肉襞潮濕,同時也開始蠢蠢欲動,開始尋求愛撫。

「這裡是澡堂,在別人的面前這樣要求好嗎?」

小林一面揉捏她的乳房,一面呢喃地說道。

「啊,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的騷穴,正等著你呢…..看到了更好….我的胴體,多麼喜歡被觀看啊!」

麻美一邊握住二根肉棒。一邊左右扭動著臀部挑起小林的慾望,她身邊的男人此時雙眼都佈滿血絲,緊緊凝視著如同妖精的女人。

「啊……你……拜託……快刺我……」

在男人們面前要求性交,使她感到異常興奮。

「喔……..」

從麻美右手所握的那根肉棒尖端,噴出白色的黏液,那黏液噴灑在她的胸部,弄髒了粉紅色的乳頭。

「啊……快點,快讓我爽……..」

麻美依照順序,輪流愛撫了那五根肉棒,同時自己並吸吮著小林的老二。

「嗚……」

這次是一位中年男人達到高潮,黏稠的精液一下子灑在麻美精神恍惚的臉上。

「啊……麻美也想要……喂……不要讓我等……趕快穿刺我的騷穴。」

麻美拭去臉上的黏液,然後高舉圓潤的雙臀搖擺著。

「啊……快來……快刺……」

麻美興奮高聲的喊叫。

「淫婦,你那麼想要我的老二嗎?」

「想……我的騷穴疼得受不了了……快,快插入。」

麻美大膽的將雙腿張開,暴露出恥毛深處的花唇。

「啊……不只是看到……我等不及了….,快,用肉棒快搗爛我的騷穴。」

小林和其他六個男人的眼睛,都靜靜地注視著麻美蠢蠢欲動的騷穴。

「啊,麻美的騷穴很性感吧……喂,你們有何意見?」

「你的騷穴非常美麗。」

一位腹部突出大約四十多歲的男人如此說道。

「很高興看到….麻美的騷穴,真是不同凡響。」

小林再也抗拒不了了,他抓住渾圓的臀部,打算要一舉貫穿麻美鮮豔欲滴的蓓蕾。

「啊……來囉……..」

麻美趴下上半身,再次舉高臀部。

「去吧!」

小林奮力的突刺。

「啊……好……好棒……」

熟爛的肉襞受到猛烈的攻擊,麻美發出喜悅的呼喊。

堅硬粗大的肉棒,不斷地深入騷穴的盡頭,含住肉棒的肉襞,也因喜悅產生強烈的收縮。

小林好像在向其他男人誇示似的,努力地向她媚肉進攻。

「啊……好……好美喲!」

麻美貪婪著小林威猛的攻勢。

「這個女人是個空姐。」

小林急促地喘息著,同時擡起頭來向大家說道。

「真的嗎?」

男人們的眼光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啊….當然是真的….我是空姐….一個很棒的空姐….好爽喲……好喜歡,大老二!」

麻美此刻全身都沈浸在歡偷的氣氛中,拂亂的長髮蓋在面頰上,更增添她幾分淒豔的性感。

「淫蕩的空姐。」

小林一面沈溺於麻美的媚肉中,一面調侃似地責難她。充滿肉感的雙臀,此時浮現顆顆豆大的汗珠。

「啊……喂……麻美,好像要來了……」

一種彷彿快氣絕的聲音,迥響在寬廣的澡堂。

圍在麻美身邊的男人,每個都禁不住地手淫起來。他們充滿血絲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凝視著麻美忘情的恥態。

「啊……不行……來……了……啊……」

臀部一陣激烈的震動,麻美被精液的洪流所吞噬。

「嗚……..」

達到美妙高潮的麻美,那種喜悅的表情,也令其他男人陸續釋放出自己的精液。

混濁黏稠的液體,灑滿麻美的背部和臀部。而且,最後麻美的花園,也被小林的黏液所掩蓋。

麻美又再次的出勤。這次是要飛往歐洲十天左右。

到達巴黎後,麻美和機師及其他地勤人員一塊吃晚飯。飯後她便回到飯店休息。

麻美沐浴後,便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今晚她想早點休息。當她的眼睛一閉上,眼前立刻浮現小林的身影,想起在工地激烈的性交,以及在澡堂的一切,想著想著,她不禁感到身體發熱,竟無端的呻吟起來。

啊……想你……..。

她右手伸進下腹部的繁茂森林中,花蕊已迫不及待地等待刺激了。

「啊……..」

輕輕的一觸,一陣興奮的電流立刻貫流全身。

離開小林雄偉的肉棒已經十天了。在飛機上麻美不時地想起小林的大老二,在她的腦海中,已經再也離不開男人的肉棒了。

想要肉棒……無論如何也想要……..

十天以來,麻美一直強忍著被小林擁抱的衝動。此時她想著想著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麻美醒來後,看看時鐘已是半夜十一點了。此時飯店的酒吧應該還沒打烊。

麻美想點酒讓自己醉一醉,反正這時候她已經全無睡意了。剩下的只有滿腔的慾情。

麻美裸身穿上深褐色的洋裝,裡面胸罩和內褲都沒有穿。

窈窕的身材包裹在緊身的洋裝下,益發突顯出成熟女人的玲瓏曲線。前胸領口的設計,是採深 V 字型的造型,誘人的乳溝有一半裸露在外面。如使覆蓋著布料,下面的乳頭依然清析可見,麻美站在鏡子前面,梳攏著

美麗的秀髮,膝上二十公分的短裙,遮掩不住歐美女性修長腿部的曲線美。

麻美打扮完畢,便蹬上高跟鞋離開了房間。

麻美從上面走進酒吧中,那裡燈光昏暗,正看放著以前曾流行過的香頌。大約有五個包廂,幾乎裡面都有顧客,大多數是白人、而其中只有一個大概是日本人的東洋人。

麻美對於集中在她身上的視線暗自感到高興,她走到吧台前的高腳椅旁,舉起性感的大腿坐了上去。她一面凝視酒單上的洋酒名,一面擡頭看看酒櫃上所陳列的各式名酒。吧台裡有二個酒保,不時地將眼光投向麻美的胸前。被巴黎的男人觀看,無疑也是另一種刺激。

酒保遞上一杯全紅的液體,她拿起酒杯,以她妖豔的朱唇輕輕啜上一口,灼熱的液體流過喉嚨,竟使她肉襞也感到蠢蠢欲動。她覺得有人視線一直緊隨著她,當她回過頭去,目光恰巧和那日本男人不期而遇。

多麼有魅力的男人啊……..

他打量著麻美豐潤的雙臀,臉上浮現一種嘲弄似的微笑。麻美轉身回去、又輕啜一口手中的烈酒。

一股強烈的古龍水味撲來,那個男人坐到麻美的身旁。

「你是A航的工作人員吧!」

男人看著麻美的側面、如此問道。

「欸……..」

「我也是乘A航來巴黎的。我在飛機上看到你就驚位天人,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你。」

「好美的臀部啊,配上纖細的柳腰,真是上帝的傑作,令人無法抗拒的臀部。」

「這樣啊!」

麻美故意裝得面無表情。

「請問尺寸多少?」

男人無禮的問道。

「對不起,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麻美微怒地斜睨著他。

「你生氣的模樣也很性感哪!」

男人發出卑猥的笑容,同時繼續緊盯著麻美的面龐。

「……..」

麻美不理會男人的視線,她一口氣飲盡杯中的酒。

是個怎樣的男人,才剛見面便稱讚別人的臀部,甚至還請教尺寸……。

「告訴我如何?」

男人繼續追問道,似乎不得到答案他是不會善罷干休。

「胸部也是波霸型的耶,讓我看一點乳頭吧!」

男人偷窺著麻美的胸部,大聲地說道。

或許在酒吧中的其他人並不能聽得懂日語,但是麻美對於男人露骨的言語,依然感到不好意思。

「你的身體,一個晚上五十萬元賣給我好嗎?」

男人一邊喝苦威士忌,一邊輕鬆的說道。

「欸..現在,你到在說些什麼?」

「我在說,我出五十萬買你的騷穴。」

男人認真地說道。

「請你注意你的態度。」

麻美不耐煩地站了起來。

「空姐,請等一下。」

麻美被他強而有力的手臂拉回座位。

「我想看看你的胴體。我的老二也對你響往已久,想要和你共享魚水之歡。」

「和我?」

麻美的下腹部感到一陣甜美的疼痛。

「我想買下你。」

男人伸出手來撫摸麻美的臀部。

「不行!」

「好美的臀部,你沒有穿內褲吧!」

男人的眼中閃閃發亮。

男人的手離開她的臀部,然後移向她的背部,他拉住拉鍊,一點一點地往下拉。

「不……請不要……」

麻美企圖阻止男人迅速下降的手。

「今夜你是我的臣子了。」

「……..」

拉鍊已被拉下,麻美整片背部都暴露出來。而胸部如今也已是若隱若現了。

「怎麼樣?一個晚上五十萬。」

「嗯……..」

麻美小聲的允諾。

麻美害怕如果不笞應,她將會在眾人面前被脫光展示,但是男人的強勢作為,不禁令她的下腹隱隱作痛,同時出賣肉體的言詞,也令她心蕩神馳。

只做一個晚上的娼妓。只是一個晚上的奴隸,在巴黎的飯店裡,讓一個好色的年中男子肉體上得到解脫。

「好吧,就在今晚,我屬於你的。」

男人將她的拉鍊拉上,雪白的背部又再度被遮蓋住。

「你這簡直就是強迫性的嘛……•」

「從在飛機上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要得到你。」

「我想不管是誰在飛機上看到你,都會想像你騷穴的模樣。」

男人將手放在麻美的大腿上,開始遊移撫摸。

「不行……..」

當男人的手來到她大腿的根部,麻美伸出手來制止他,但是男人伸出手指,輕觸她下腹部亳無屏障的神秘處。

「啊……..」

麻美從喉頭深處發出呻吟。

男人以撫摸恥毛的快感為榮,在這大眾場合,偷偷地愛撫女性的恥毛,令他全身感到特別的興奮。

這個男人名叫近石,是一家中型貿易公司的老闆,由於工作上的需要,必須經常往返國內外。也因此能夠接觸不同國家各種類型的女人。美國、法國、義大利、菲律賓等等。外國的女人大都身材高挑,體臭強烈,對於性交態度也很大方。但是他仍覺得日本女人最好,害羞的神情,低聲的呻吟,細柔雪白的肌膚,以及氣味美好的體臭。

坐在旁邊這位雙頰通紅的女人,正是近石理想中的對象。而且又是空中小姐,穿著墨綠色制服,舉止高雅端莊的空姐,最近正是男人們心目中憧憬的對象。五十萬元十個晚上還算是便宜了呢!

「你的名字叫什麼?」

「啊……麻美……」

「麻美嗎?好名字。」

近石熱切的眼神注視著麻美,手指尖不禁探進裂縫中。

「不,不行……受不了了……」

麻美全身一陣痙攣,愛液源源不絕地流出。

近石將裂縫敞開,手指探進深處。

「麻美,你的騷穴好濕喲!」

「討厭……不要說了。」

「麻美,你不想要嗎?」

近石說著說著便將頭埋入麻美的胸前,開始專心地舔舐起來。

乳頭被舌尖挑逗得興奮起來,麻美全身早已酥軟。

「啊..在這裡不行……到我房間吧……..」

「快點,我的寶貝也不耐煩了。」

近石擡起埋在麻美胸前的臉,抓住她的手,引導她撫摸他那膨脹的下腹部。

「討厭……..」

「麻美,要插你的喲!」

近石的褲子膨脹的過份。

在一流的飯店酒吧中讓男人愛撫媚肉,現在又撫摸男人堅硬的下體,麻美一想到自己淫蕩的行為,花園不禁更加潮濕起來。

「麻美,握住它。」

近石大聲的說道。

「在這裡,我受不了……進房間再開始好嗎?」

「你是我買來的女人,你只能服從我的命令。」

近石拉下褲子的拉鍊,強迫麻美握住裡面的肉棒。

「啊……好大喲……」

麻美溫柔地揉搓,從肉棒到垂下的囊袋。

「麻美,你功夫很好嘛,這就是個中的樂趣。」

近石說完,又將嘴湊近麻美的乳房,貪婪地吸吮起來。

「啊……….」

雙乳一下子聳立起來,近石又以雙手不斷地揉捏那渾圓且富彈性的乳房。

「嗯……好窘喲……」

麻美閉上眼睛,不禁想起在男澡堂的種種。

「我想看到你的臀部。」

「到房間,帶我去房間……在房間做好嗎?……」

麻美低聲地哀道求。

「好吧!那麼,你大聲說想要我的寶貝。」

近石咬著麻美乳頭的同時,如此命令道。

「這種事我怎麼說?」

「到現在應該不會不好意思了吧,而且,你大叫老二,我相信誰也聽不懂,因為這裡不是日本啊!」

「快,快喊你想要大肉棒。」

「嗚……好吧。我是你買的女人……我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麻美彷彿已下定決心。

「大、大肉棒……我想要….,,嗯,去房間吧……讓我能完全擁有你的老二吧!」麻美晃動著豐滿的雙乳,同時大聲的說道,雖然她認為沒人能聽懂,但她的心臟幾乎快要停止了。

麻美扶住男人的手臂借力站起來,並用雙手抱住裸露的胸部。當他們走出酒吧後,近石一口氣將麻美洋裝的拉鍊拉了下來。「啊……..」

麻美全裸地走進電梯,在電梯裡他倆唇舌緊緊地糾纏在一起,完全無視旁人的存在。

「嗯……嗚……」

只聽到電梯裡傳來熱烈的吸吮喘息聲。近石一面撫摸著麻美的雙臀,一面忘情的吸吮著。到了五層樓。兩人從電梯中走了出來。

「我的房間在最裡面。」

「啊,不好意思。」

麻美想再穿回洋裝。

「做什麼?不要穿呀,麻美你要全裸地走進屋裡。」

「啊……不行,你為難我嘛!」

「從現在起,你要把自己當成是母狗。」

近石毫不留情的命令道。

近石推了她一下說:「麻美,躺在床上。」

又特別在她的乳房上圈了好幾圈的帶子,使她的乳房更堅挺,乳頭更顯得突出。

近石的目光看著麻美的腋下,無毛而蒼白,使得這個女人看起來好虛弱,他的臉埋在腋下,嗅著她的體味。

「哦!好香啊!」

近石又拿起了一種特製的毛刷,一端都是毛的棒子,柔軟毛的棒子,是用來洗高級衣服的刷子。

他緩緩的接近床,臉上淫笑著:「呵呵呵……」

「哦!幹什麼?」

麻美閉起了眼睛,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

「咬呀!只是幫妳洗一洗。」

近石接近麻美豐滿的乳房,閉始用刷子碰觸麻美的乳頭。

「哦!不要啊!」

麻美被綁著的肢體,振動了起來。

「哦!妳看妳的乳頭,像豆子一般的可愛,我們來洗一洗,刷一刷,這樣會更漂亮的。」

近石拿著刷子,在麻美的左邊乳頭搓著。

「嗚……」

麻美敏感的乳頭疼痛著,腰挺立了起來。

「怎麼了,舒服吧!麻美。」

近石看著美女痛苦的表情說著。

「我會讓妳更舒服的。」

他又再度往她右邊的乳頭搓著。

「啊……嗚……」

乳頭的刺痛,使麻美全身感到痛苦。

「感覺怎樣?麻美。」

近石在她的乳頭左右的搓洗著。

「好痛!我的乳頭好痛哦!」

麻美痛苦的說著,她那敏感的乳頭比被咬著還要痛苦。

「別叫了,麻美!應該很舒服的。」

他又將刷子在她的肌膚上刷著。

「不要啊!好痛呀!」

麻美痛苦的哀求著。

刷子在她的左右乳房上上下下的刷了十幾次。

麻美不斷地叫著,近石說:「妳這聲音是在叫啊!還是在哭啊!」

「來,我們來試一試妳的腋下。」

「哦哦哦——」近石的舌頭舔著麻美的腋下,這種舉止使麻美成熟的裸體感覺非常的疼痛感。

近石舔著美人的腋下,使他的股間的棒子興奮而挺立著,她的右腋下被唾液弄濕了。

「嗚嗚……」

近石轉移陣地,在她的左腋下用鼻腔用力的嗅著,刷子依然刷著麻美乳房上突起的乳頭。

「好痛,我的乳頭好痛……」

麻美哭著,看著近石。

「別出聲,麻美。」

近石毫無憐惜之心,強力的刷著乳頭。

「哦!唉喲。」

全身激烈的疼痛,使麻美的身體搖晃著。

「不要啊!好痛。」

激烈的疼痛,使美女的臉扭曲了。

「來!我們再來看看妳的花園。」

近石撫摸她漆黑繁茂的陰毛,打開她的花唇,看到了肉壁有溼溼的光采,他看著麻美說:「妳這淫亂的女人,我要讓妳痛得覺得快感。」

「啊!不要啊!」

麻美還似哭的哀求著。

近石的臉靠近她的兩腿之間,在她的花園吹著熱氣。

「啊!啊啊……」

柔軟的肉壁起了激烈的反應。

近石變態的說:「來,我把刷子的另一端插進,妳要夾緊。」

近石用手指彈了一下肉唇。

「啊!」

麻美痛的叫著。

近石將刷子的另一端插進她的秘洞裡,壯淫的叫著:「……」

麻美痛得咬牙切齒。

「要夾緊,才會舒服啊!」

「妳看妳都溼了,一定很舒服吧!」

近石用刷子的棒子搓著她的秘洞,同時用牙齒咬著她的乳頭。

「啊嗚……」

麻美像野獸一樣的叫著,痛楚帶給她快感。

「快啊!夾緊……」

「哈哈……妳也會痛啊!妳這個娼婦。」

麻美一直忍受著他的變態行為,因為她已賣身給他,可以拿到一筆相當高的酬勞。

「快點進去,進去……」

近石滿足的抽送著洗渥棒。

「啊……啊……」

麻美那女性肉體敏感的部位,也難逃魔掌。

「啊!痛!」

麻美的裸身起了一陣痙攣,她感覺自己快迷失了,她的身體左右搖晃著,痛苦的尖叫。

「痛嗎?」

近石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麻美的痛苦表情,他從冷藏室拿出了一瓶酒,順著洗渥棒倒進她的秘洞內。

「喔——」美女的臉苦惱著,深鎖眉頭。

「嗚——」下半身被變態的行為弄著,成熟肉體的麻美兩手兩腳又被綁著,乳頭被刷了九十下。洞口又被粗硬的東西插著,現在又將酒倒進她的秘洞裡,這種變化,使麻美痛得快死掉了。

「嗚——痛……好痛啊!」

麻美大聲的叫著,腰左右的振動著。

近石的虐待行為,使他自己興奮了起來,他喝乾了瓶子裡的酒,他的棒子翹起,看著麻美痛苦的表情,他咆哮著說:「喔!我受不了了。」

於是他將洗渥棒抽出來,用怒張的棒子侵犯她的花園。

「啊!」

麻美長時間挾著洗渥棒,近石一抽出異物,使她像被監禁,而獲得自由一般,鬆了一口氣。

「啊啊……」

棒子突進她濕潤的花唇,甘美的電流貫穿她的全身,他一口氣將整支棒子深深的埋入。洗渥棒在她的乳房上刷著。

「啊啊!麻美,好舒服。」

近石的棒子在她的體內抽送著,一手拿著洗渥棒在她左邊乳頭刷著,他用嘴含著一邊的乳頭。

「哦……喔……」

麻美覺得整個身體燃燒了起來。

「嗚嗚……」

妖豔的唇熱熱的喘息著,她又痛苦又喜悅,全身像被火灼燙一般,搞得她受不了,不斷的呻吟著。

「啊!太棒了……麻美。」

麻美的頭髮散亂著,近石的腰不斷地運動著。

「啊啊!好熱啊!我的身體要燃燒起來了,好熱啊!」

麻美的腰迎合他的棒子,貪求著快感,使得她的聲音像火一般的熱烈。

「啊!啊!麻美,我要射出來了。」

近石的腰迅速的動著,白濁的精液暴發了出來。

「喔!喔嗚……」

二個人的裸身汗水淋漓,身體痙攣著,同時,近石得到了慾望的滿足,他在她的花園噴灑出精液。

麻美的兩手兩腳被綁著,張大了嘴巴含著肉棒,清洗近石噴射出精液時所殘留的精液。

近石轉過身,將屁股對著麻美的臉說:「快!舔我的屁股洞。」

麻美的美貌覆蓋著近石的屁股,她很猶豫地伸出了舌頭,舔著近石的屁股洞。

「喔——」一種銳利的刺激在近石的腦中作響,使她不由得叫了起來。

麻美想了一下,將舌頭收回。

近石壓著她的頭,將棒子插進她的嘴巴,叫著:「淫婦,快吸我的棒子。」

近石的腰不斷上下的動著,他熱熱的射精感在他的龜頭前面衝過去,麻美的嘴裡感覺那支肉棒的膨脹,放出了精液。

麻美吞下了最後一滴精液,他呻吟著:「啊!好舒服哦!」

於是近石解開了麻美,抱著麻美,渡過了美好的晚上。

在這三天中,近石抱著麻美,滿足這個美女,自己也享受滿足的快感。

近石離去後,麻美回到了日本。

在這一週,她不斷地想著,想起了她躺在小林的懷裡。由於她性慾十分激渴,所以她才會與近石做性愛的交易。

她不斷的想著小林。~~~麻美已經接近花癡一般淫亂的女人。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