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全家樂

全家樂

一個依山傍水鄉村,翠綠的青山下,一個庭園式的豪華建築,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個巨富。不錯這個豪宅的主人雄伯因經商有成,成爲巨富後返鄉所建,正所謂富貴不歸故裏,如衣錦夜行,無人知曉也。房屋分成四區前區爲主宅後分左中右三區各約100公尺距離,內部老樹、草坪、灌木、竹林、小橋、流水;配置宛若一人間仙境,除主宅較高有和室房、卡拉OK、健身房、會客室、室內泳池…前有超大庭院外,左中右房均有獨立,庭院中以蜜林隔開;非常獨立互不幹擾。數代單傳且窮困的雄伯,是希望打造這種空間讓子媳可盡情奸淫,多子多孫,繁族葉茂,但萬萬沒想到卻造成一家人的淫亂,不過因爲一家親的淫亂,換口味的欲望徹底滿足,衆子媳無婚外情全家樂融融。

雄伯退伍後孑然一身北上謀生,因緣際會而成富豪,娶妻素琴生三子,均已結婚且任職家族企業,但雄伯爲免媳婦亂權貪財,禁止媳婦進入家族企業。家庭簡介如下:

姓名 年齡 職務 配偶 年齡 職務雄伯 55 董事長 素琴 52 婦協顧問振禮 32 董事長 蘭珠 30 國中老師文逸 30 總經理 貴英 27 房仲業主任文凱 27 執行長 小金 26 民營企業課長夏天的夜晚月亮高挂天邊微微一絲涼風,老大振禮因老婆去受訓悶得睡不著覺,到庭院散步,寂靜的黑夜裏只有蟲聲唧唧…突然一個黑影偷偷的往文凱的房子方向過去,再一瞧那人不是老爸嗎?疑中生暗鬼,引起振禮好奇的監視20分鍾後,再去一探虛實,振禮蹑手蹑腳的繞過竹林穿過矮灌木到窗邊,這時候從文凱的房子裏面傳出了女人的喘息呻吟聲,而文凱出國開會怎麽回事,振禮一顆心已快從嘴理跳出來,爸爸……好爽啊!透過小小的窗縫往裏面瞧,看見一對赤條條的男女正巫山雲雨,揪纏在一起,女的一雙雪白的玉腿翹得半天高,男的跪在女的兩腿之間,兩手撐著床墊,腰部急速上下擺動,女的淫聲連連,男的氣喘如牛。

振禮仔細一看男的不就是自己的父親。女的不就是小弟媳小金,喔……好美……好爸爸……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漲……好酸……好充實……喔……啊……小聲點,當心被聽到!雄伯輕聲的說,屁股則狠勁的前挺。

喔……爸爸!媳婦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親爸爸,再用力一點!……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插幹得媳婦爽死了喔……啊…插進子宮了…房內的翁媳兩人,得熱烈非常,而他們根本不知到窗外一雙色眼及一個心懷不軌的計畫正在蘊釀著小金因極度舒爽,像個蕩婦般的大聲浪叫著,搖擺著纖腰,好讓爸爸插在自己騷屄裏的堅硬肉棒,能夠更深入蜜屄深處。

哎呀……冤家……好爸爸……你真會幹……幹得我……我真痛快……會插屄的好爸爸……太好了……快呀……幹死我……哎呀……好爸爸……你幹得我……舒服極了……美……太美了……我不行了…小金的兩片陰唇一吞一吐的,極力迎合雄伯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用力頂著床頭櫃,屁股死命地向上挺動,配合雄伯的插幹。看到媳婦那股淫蕩騷浪模樣,使得雄伯更用力的插幹,插得又快又狠。

啊……大雞巴爸爸……啊……媳婦爽死了……嗯……又泄了啊……媳婦……又要泄給我的親爸爸了……啊……來了……啊……啊啊……泄……泄了……在雄伯的狂抽猛插之下,小金蜜穴裏的嫩肉激烈地蠕動收縮著,緊緊地將雄伯的肉棒箝住,一股蜜汁從小金蜜穴裏的子宮深處噴出來,不停地澆在雄伯的龜頭上,讓雄伯的龜頭也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雞巴上,拼命地抽插,口裏大叫道:小寶貝……快用力……挺動屁股……爸爸……我要……要射精了……小金於是挺起肥臀,拼命地往上扭挺著,並用力收夾小穴裏的陰壁及花心,緊緊地一夾一吸雄伯的大雞巴和龜頭。啊!好媳婦……夾得爸爸好舒服……哇……爸爸……爸爸射了……二人都已達到了熱情的極高境界,二人緊緊地摟抱在一起,全身還在不停的顫抖著,連連的喘著大氣,兩人同時達到高潮了。

振禮趕忙走人溜回房間去了,翁媳倆洗個鴛鴦浴後雄伯便走了。

話說振禮越想慾火越大,想著弟媳一身浪肉美妙的叫床聲,一根肉棒直挺挺的便又去敲小金的門,小金以爲爸爸又回來,正要發驕謓卻看見大哥,只得怯怯的問什麽事,振禮說進去再說,但小金卻說晚了不方便,但振禮哪管那麽多一溜煙閃了進去,坐在沙發上看著小弟媳的驕小身軀,不但面貌姣好,還擁有一副非常勻稱的好身材,身上那襲淺藍色半透明睡衣,及私密處淺藍三角褲,更使她顯得性感萬分。便不顧一切從後方抱著小金,不斷上下的撫摸弟媳的軀體,同時親吻其粉頸

小金恐懼到了極點,說你到底想幹什麽?她想逃,但又能逃到哪去呢

別……別傷害我……我求求你……

好說好說,既然你可以給阿爸幹得這麽爽,今天老子慾望十分高漲,非得找個人來泄精不可,全家只剩你一個女人在家,我只想爽爽的在你嫩穴裏爽快的射幾次精就好了,那是很舒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說不要傷你,我怎舍得傷你?

小金先是一驚,既而想大哥已知她與爸爸的奸情,且已進房來了一不做二不羞索性今晚爽個夠,又不是自己勾引大哥且可保密。

心念一轉啊!大哥……人家現在正要睡覺……啊……您這樣叫我怎麽辦……弄得人家好癢……

振禮一聽,立刻將雙手動作一變,一手摟住小金的細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領內,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來,嘴裏說道:小金我來替你止癢了吧?

小金被摸揉得全身酥軟萬分,雙乳抖動,媚眼如絲,小嘴吹氣如蘭。於是附在振禮的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啊!大哥……別摸了!癢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振禮的硬是充耳不聞,一手繼續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氣地翻開了裙擺,伸入三角褲內,摸著了飽滿的陰戶,濃密的草原,細細柔柔的,順手再往下摸,陰戶口已濕淋淋的,再捏揉陰核一陣,淫水順流而出。

小金的被挑逗得豔唇抖動,周身火熱酥癢,嬌喘道:大哥!別再挑逗我了,我的騷屄癢死了……我要大……大雞巴幹我……

小金邊說邊撒嬌的亂扭身子,使得自己濕濕的陰戶不斷地在振禮的大雞巴上磨擦,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來。她的陰戶越來越熱、兩片陰唇越來越大,像一個饅頭一般高高的鼓起,淫水越來越多,不但把自己的褲子搞濕,連振禮的褲子也沾濕了。

兩人兩的性器隔著簿簿的兩條褲子不斷的磨擦,振禮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將雙手變動一下,飛快的把弟媳的衣褲脫個精光,一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來,嘴裏說道:好弟媳!我來替你解決你的需要好了!

小金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一雙尖挺的乳房,粉紅色的小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豔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雪白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豔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豔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矣。

小金除了丈夫、公公外,還是第一次被別的男這樣的摟著、摸著,尤其現在摟她、摸她的又是自己的大伯,從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體溫,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顫抖。

振禮順手先拉下自己的內褲,把已亢奮硬翹的大陽具亮出來,再把她軟軟的玉手拉過來握住。

小金!快替我揉揉,你看我的陽具已經要爆炸了。

另一只手毫不客氣的插入弟媳穴內,挖著了豐肥的陰戶草原已是濕淋淋的如沼澤,再捏揉陰核一陣,潮水順流而出。

小金的陰戶,被振禮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難當,再被他手指揉捏陰核及摳陰道、陰核,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使她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爽是五味俱全,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連握住振禮大陽具的手都顫抖起來了。

振禮猛的把她抱了起來,往她房裏走去,邊走還邊熱情的吻著她美豔的小紅唇。她縮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擺布,但口中卻嬌哼道:好大哥……快幹我……求求你……快幹……我……喔……

振禮把她抱進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緊張沖擊著她全身的細胞,她心中多麽想大哥的大雞巴插入她那小肥穴裏面去滋潤它,可是她又害怕,若被人發覺如何是好?但是在小屄酸癢難忍,須要有條大雞巴插插她一頓,使她發泄掉心中如火的慾火才行。

管他亂倫不亂倫,不然自己真會被慾火燒死,那才冤枉生在這個世界上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偷吃了她想通後心一橫,痛快要緊呀!振禮像饑渴的孩子,一邊抓住弟媳的大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擺動。

小金感到如觸電,全身癢得難受,振禮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輕哼:喔……喔……好大哥……癢死了……喔……你……真會弄……振禮受到弟媳的誇獎,弄得更起勁,把兩個奶頭捏得像兩顆大葡萄一般。

小金被逗得氣喘噓噓、慾火中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她叫道:好振禮,別再弄弟媳的奶奶了,弟媳下面好……好難受……

振禮聽到弟媳淫浪的聲音,像母貓叫春一般,心中想:沒想到弟媳原來是這麽淫蕩。

於是他對弟媳說:弟媳,我下面也好難受,你也幫我弄,我就幫你弄。

說著也不等小金答應,就來個69式,讓自己的大雞巴對著小金的小嘴,自己則低下頭,用雙手扳開弟媳的雙腿仔細看。

只見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一條像發面一般的鼓鼓肉縫,一顆鮮紅的水蜜桃一般,不停的顫動跳躍。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濕了。

振禮把嘴巴湊到肛邊,伸出舌頭輕舔那粉紅的折皺。

舌頭剛碰到粉肉,小金猛的一顫:別……別碰那裏,壞大哥……小金沒叫你弄那兒。

好弟媳,那你要我弄哪兒?

弄……弄……前頭……

前頭……前頭……就……就是弟媳的小屄嘛,你這壞大哥。小金嬌淫的道。

好弟媳,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幫你弄小屄。說完,就把嘴對著弟媳那豐滿的陰唇,並對著那迷人的小屄吹氣。

一口一口的熱氣吹得小金連連顫抖,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振禮乘機托住豐臀,一手按著屁眼,用嘴猛吸小屄。小金只覺得陰壁裏一陣陣騷癢,淫水不停的湧出,使她全身緊張和難過。接著振禮把舌頭伸到裏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癢。小金只覺得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拚命挺起屁股,把小屄湊近振禮的嘴,好讓他的舌頭更深入穴內。小金從未有過這樣說不出的快感、舒服,她什麽都忘了,她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啊……噢……癢……癢死了……

好大哥……啊……你……你把弟媳的騷穴……舔得……美極了……嗯……啊……癢……弟媳的騷穴好……好癢……快……快停……噢……

聽著小金的浪叫,振禮也含含糊糊的說:小金……騷小金……你的小屄太好了。

小金,我的雞巴好……好難受,快幫我弄……弄……

小金看著振禮的大雞巴,心想:振禮的雞巴真大,恐怕有八、九寸吧!要是插在小屄裏,肯定爽死了。

禁不住就伸出兩手握住:啊……好硬、好大、好熱!不由得套弄起來。

不一會兒,振禮的雞巴變得更大了,龜頭足有乒乓球大小,整根雞巴紅得發紫,大得嚇人。

由於振禮雞巴第一次受到這樣不倫的偷情刺激,使振禮像瘋了一般,用力的挺動著配合弟媳的雙手,自己的雙手則用力的抱著小金的大屁股,頭用力的埋在小金的胯間,整張嘴貼在陰戶上,含著陰蒂並用舌頭不停得來回涮著。

小金的陰蒂被他弄得膨脹起來,比原來大兩倍還不只。小金也陷入瘋狂,浪叫道:啊……啊……好大哥……弟媳……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嗯……嗯……嗯……振禮也含著弟媳的陰蒂含含糊糊的應道。

這一對淫亂的兩人忘了一切,瘋狂地搓揉著對方的性器……猛然間,他們幾乎是同時叫了起來:啊……同時高潮了。振禮的精液噴了小金一臉,小金的陰精也弄的振禮一臉。

振禮依依不舍的離開了弟媳的陰戶,把小金抱在懷裏休息了一會,擡頭看著弟媳帶著滿足的笑容、並沾著自己精液的臉問道:舒服嗎?

小金看著振禮滿臉興奮得羞紅了的臉,輕輕的點了點頭說:舒……服。

看著弟媳嬌羞的模樣,振禮忍不住又把弟媳壓在身下,小金無力的掙紮了幾下,風騷的白了振禮一下嬌聲道:你還不夠嗎?

振禮看著弟媳的騷樣,心中一蕩,雞巴又硬了起來,頂在小金的小腹上。

小金一下就感覺到,吃驚的看著振禮:你……你怎麽又……又……

看著弟媳吃驚的樣子,振禮得意的道:它知道你沒吃飽,想請你的肉穴吃個飽!

被調情搓揉了一個多小時又聽這樣淫亂的話,小金覺的非常得刺激,呼吸急促,臀部頻頻扭動,眼睛放出那媚人的異彩,嘴唇火熱,穴兒自動張開,春水泛濫,好想讓人幹。於是她嬌淫的說:那就讓弟媳的小嫩穴嚐一嚐你的大雞巴吧!

振禮如何忍得住,興奮的把腰一挺,啊……兩人兩都忍不住叫了起來。振禮覺得自己的小振禮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

好爽……弟媳的肉穴真好。

好大哥,你的雞巴真大,弟媳從來沒被這麽大的雞巴幹過。太爽了!快用力幹。振禮熱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緊緊的摟著他的頭,丁香巧送。小金雙腿緊勾著振禮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陽具更爲深入。

振禮也就勢攻擊再攻擊,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連續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響聲不絕。不久,小金又樂得大聲浪叫道:哎呀……冤家……你真……會幹……我……我真痛快……會插穴的好大哥……太好了……哎呀……你太好了……幹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

同時,扭腰挺胸,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玉臀在左右擺動、上下抛動,婉轉奉承。

振禮以無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她嬌媚風騷、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振禮的陽具都塞到陰戶裏去,她的騷水一直流不停,也浪叫個不停:哎呀……幹的我……舒服極了……哎呀……插死我了……

大哥……嗯……喔……唔……我愛你……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不和你分離……

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極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極了……

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弟媳被你幹的爽死了啊……用力幹……把弟媳……的肉穴……插爛……

小金的兩片陰唇,一吞吐的極力迎合振禮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振禮的胸前和背上亂抓,這又是一種刺激,使得振禮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又狠。

騷弟媳……我……哦……我要幹死你……

對……幹……幹死……騷弟媳……啊……我死了……哦……小金猛的叫一聲,達到了高潮。

振禮覺得弟媳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的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雞巴頂住弟媳的子宮,小金覺得有一股熱流射向子宮深處。

小金被振禮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暈過去,她用力地抱著無力得趴在自己身上的振禮,振禮的雞巴還留在小金的子宮內。

狂潮之後,振禮邊拔出雞巴,邊對著小金說道:騷弟媳,你的肉穴吃飽了嗎?

小金擡起頭,吻了振禮滿是汗水的額頭一下說:大雞巴大哥,騷弟媳的肉穴從未吃得這樣飽過。

那你怎麽感謝我?

你要小金怎麽謝,小金就怎麽謝。

真的?讓我仔細的研究研究你的身體好嗎?

玩都被你玩過了,還不是跟大嫂一樣還有什麽好看的?

她說著,將身體翻過去,振禮把她翻來覆去。

她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隱約的分出兩種顔色。自胸上到腿間,皮膚極爲柔嫩,呈現白皙皙的,被頸子和雙腿的黃色襯托的更是白嫩。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起伏著。

乳上兩粒黑中透紅的乳頭更是豔麗,使他更是陶醉、迷惑。細細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赤黑的陰毛,更加迷人。毛叢間的陰戶高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更是令人著迷。

振禮看到此,整個神經又收緊起來,馬上伏身下去,吻著、吮著,雙手也毫不客氣地在她的雙峰上、小腹上、大腿上,還有那最令人銷魂的地方,展開搜索、摸撫。

在振禮雙手的撫摸之下,她那深紅的大陰唇,如今已是油光發亮了。振禮用手去撥開她那兩片陰唇,只見裏面出現了那若隱若現的小洞天,洞口流出了那動人的淫水,振禮一見毫不考慮的低下身去,吻著那陰核,同時將舌間伸進那小洞裏去舔。

振禮舔的越猛烈,小金身體顫的越厲害,最後她哀求的呻吟著:大哥!我受不了了,快插進去,我……難受死了。

於是振禮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氣,雙膝翻入她的雙腿內,把她的雙腿分得更開,用雙手支撐著身子,挺著火熱的大雞巴,對準了桃源洞口,輕輕磨了一下。

小金知道振禮的大雞巴一觸到陰戶,忙伸出她的右手,拉著振禮的雞巴,指引著振禮,振禮屁股一沈,整個龜頭就塞進陰戶。這時小金那紅紅的香臉上出現了無限笑意,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振禮一見如此,更是喜不自勝,屁股猛然用力一沈,把七寸多的大雞巴一直送到花心,他感到大雞巴在陰戶裏被挾的好舒服,龜頭被淫水浸的好痛快。

抽了沒多久,陣禮將弟媳的雙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雞巴,對準小屄滋一聲又一次全根盡沒了,蔔一聲又拔將出來。

就這樣蔔滋!蔔滋!大雞巴一進一出。

果然,這姿勢讓小金的陰戶大開、陰道提高,大雞巴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時男的可低頭下視兩人性器抽插情形。振禮看著大雞巴抽出時,將小金的小屄帶著穴肉外翻,份外好看;插入時,又將這片的穴肉帶入穴內。

這一進一出、一翻一縮頗爲有趣,看得他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由於剛泄了兩次,所以這次他抽插得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內的淫水被大雞巴的碰擊,卻發出美妙的合擊聲:蔔滋!蔔滋!蔔滋!……這時的小金也感神魂顛倒,大聲浪叫著:好…插得我痛快極了!

振禮!你真是我最好的親丈夫,好大哥……我好舒服,啊!太美了!

哎呀……我要上天了……

大哥……快用力頂……啊……唔……我要……出……來了……喔……

振禮的龜頭被火燙的淫水澆的好不舒服,這是多麽美,長了這麽大,第一次嚐到偷吃異味,也領略了偷吃的樂趣。

小金淫精一出,振禮將她的雙腿放下,伏下了身,吻著她的香唇,同時右手按在她的雙乳上探索。

嗯!好軟、好細、好豐滿!振禮撫摸小金的雙乳,感到無限享樂,不禁叫道。

振禮的大雞巴將小金的小屄塞得滿滿,小金的香唇也被他封得緊緊的。

小金吐出了香舌,迎接振禮的熱吻,並收縮著陰道,配合著振禮大雞巴的抽送。

由於振禮泄了兩次,這一次重燃戰火,根本不想射精,於是抽插更是凶猛,火勢燒的更劇烈。

振禮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小金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忽然小金大聲浪叫著:啊!美……太美了……我快活死了……振禮你太偉大了……你給我……太美了……插吧……把小屄插穿了也沒關系……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了!

她像一只發狠的母老虎,魂入九霄,得到了高潮。

他像一只餓狼,想要生吞小金,用盡了全身力量。

這時後小金全身一顫,一股火熱的陰精又噴射而出,真是太美了。

振禮的龜頭被淫精一灑,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小腹一緊,丹田內一股熱呼呼的精子像噴泉似的全射到她的子宮內。

啊……美死了……振禮……我……

喔……喔……太爽了……小金如癡如醉的喘息著,振禮也滿足地靜靜摟著她,享受這射精後的美感。

這時敲著淩晨三點半的報時,小金趕緊叫振禮回去,否則等下爸爸晨起運動,那一切都完了。不得已,只好穿起衣服,依依不舍……食髓知味的振禮小金忘不了那夜的……,但紙包不住火,狂亂的代價竟是讓小金的嫩穴成了家中所有男人射精的爽洞,也引發全家淫亂的開始。

越來越大膽的小金,只要老公不在總會找爸爸或大哥狂交一翻,這麽隱密的環境也造就了他們疏於防範的心理,一個月光皎節的夜晚十點多鍾,文逸想去找大哥聊天甫出庭院,看見小弟媳往振禮那邊走去,那麽晚了怎麽會…文逸退回去幾分鍾後,就在庭院外名爲散步實爲看看裏面的動靜。而振禮和小金竟在振禮的庭院幹了起來,不時傳來小金的叫床聲,喔……大哥!小金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親大哥,再用力一點!……啊……大哥……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大哥……的大肉棒……插幹得小金爽死了喔……啊……

小金忘情的大聲浪叫著,搖擺著纖腰,好讓振禮插在自己騷屄裏的堅硬肉棒能夠更深入蜜屄深處。

啊……大雞巴大哥……啊……小金爽死了……嗯……泄了啊……小金……要泄給我的大哥了……啊……來了……啊……啊啊……泄……泄了……

小寶貝……快用力……挺動屁股……大哥……我要……要射精了……

啊!親妹妹……夾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達到了熱情的極高境界,緊緊地摟抱在一起,連連的喘著大氣,文逸硬著老二,滿腔慾火的徘徊在兩家人中間走道。

突然文逸看見大嫂走過來,放高音量說大嫂回娘家怎麽這麽快就回來,兩人一聽魂都飛了,小金抓起衣褲繞到屋後的竹圍小縫躜了出去,振禮也抓起衣褲往屋內沖了進去鑽進浴室洗澡,但兩個人都有一點預感,文逸應該知道他們的奸情。

文逸故意閑話家常幾句以拖住蘭珠,但看見蘭珠一身細肩連身短裙,裸漏出纖纖玉臂,修長美腿滿腔慾火的慾火更加高漲,急著要去堵住小金消魂一番,便繞到他們中間的小道,話說小金閃出之後楞了一會兒,才還魂穿好衣服驚魂未定繞最外圍的走道回去,文逸叫一聲小金把她下得魂都飛了,顫抖的說二哥,文逸故意說那麽晚了還散步,怎麽衣服沒穿好頭發也亂亂的,一面走過去抱起小金就往下體摳了去,一根硬棒頂著小金的股溝,小金知道無解了,只得任他文逸脫掉自己的褲子,掀起小金的裙子拼命摩擦小金的臀部揉搓她的大奶,滿足了猥亵行爲之後,扯下她那沾滿精液的三角褲叫她彎腰挺臀,一根肉棒直插而入,毫無憐香惜玉的狂抽猛插起來,剛高潮後的小金全身酥軟,這種姿勢讓她十分不爽,而文逸也累了,叫她躺下來,架起她的雙腿,又猛幹了十多分鍾後,文逸終於滿足的射進小金的肉穴裏,並叫小金用嘴把他肉棒清乾淨,還故意說謝謝你滿足了二哥需要,以後要隨傳隨到。被文逸揉躏得疲憊不堪的小金,慌張的抓起三角褲護著泥濘不堪的陰戶一拐一拐的離開,她深怕這只是惡夢的開始。

雄伯自從嚐到小媳婦小金的甜頭後,三不五時的約了小金,兩人總是瘋狂又盡興的淫亂一翻,但他不以此爲滿足,腦筋動到另外兩個媳婦身上去了。論身材外貌都是極品,而年紀也只多幾歲而已,玩起來應該都很好玩才對,想到這裏雄伯一根肉棒又硬得直挺挺的。老婆、小媳婦小金又上班,她又不願去嫖妓,只好去自家的卡拉OK去唱歌轉移注意力,正當他唱得魂然忘我,門一開大媳婦蘭珠進來了,雄伯一見機不可失,說來來來來陪爸爸唱歌,而他專挑對唱的情歌,翁媳倆唱著男女對唱的情歌,一首接一首,氣氛越來越好越好,也漸漸的落入雄伯掌握中。蘭珠這時也處在情迷神醉中,不知何時,他們已經停止了唱歌,兩個軀體扭在一起,厮磨著。

在這甜蜜氣氛下,她和他,都進入了如醉如癡的境界中!蘭珠在雄伯的肉棒頂著小腹的刺激下,性慾洶湧,更加受不住,她沒有想得太多,也許她亦不在乎失去與否,進入了不顧一切的狀態,毫無防範之意!

朦胧中感覺爸爸的手,真的掀起她的長裙,撫摸著她的大腿美臀,並將她的三角褲向下拉。她的潛意識中一陣欣喜,因爲她這時神智瞢怔,非常熱切地渴望他占有她,於是便與他配合,讓他去拉。他多麽渴望爸爸馬上將她壓倒在軟綿綿的地毯上,翻江倒海,放縱盡歡……雄伯又開始了狂熱的親吻,吻她的臉、她的唇、她的脖頸……當他吻到她的酥胸的時候,她的身子被壓得向後仰去……在這個熱情如火的階段,她和他,都進入了如醉如癡的境界中!蘭珠在雄伯的一再挑逗下,性慾洶湧,更加受不住她在心裏呼喊著:快一點,我等不及了!

她感到陰部已露出來了……她渴望爸爸快點充實她那空虛的地方……她的雙臂緊緊環繞著他的脖頸,仰著頭,與他親吻……等待他的下一個動作,心中哀求著:爸爸,快點……我的心肝……你爲什麽不快點……快把我放倒在地上,……占有我……快呀!

突然,爸爸一把將她平抱起來,走到沙發前坐下,把她放在他的腿上,在她全身撫摩。

她陶醉地享受著,任其所爲。

他已把她的三角褲褪到了膝蓋上。

然後他又將她托起,平放在沙發上。

他把手指伸進了她那愛液激淌的陰道中,一進一出地滑動……她感到十分享受,秀目微閉,微微呻吟著;她胸前那兩座高聳的乳峰,隨著急促的呼吸聲,上下波動……見可愛的媳婦反應如此強烈,益發用力,手指更加深入……她的陰道不由自主地緊縮、再緊縮,用力夾著那只似遊魚般迅速進出的手指……突然,似一陣猛烈的電流通遍全身上下,她一下進入了高潮之中,遍體肌肉緊縮。

她不由大叫一聲,雙腿緊緊挾著雄伯的手,挾得那麽緊,那麽有力,恨不得讓全身每一處都與他連接在一起……很快,立即變得渾身癱軟;接著,玉體痙攣幾下,便靜止不動了,胴體象無骨一般,軟軟地癱在沙發上,一條光潔的玉腿伸在沙發外,拖在地上……而她經過高潮的洗禮,已逐漸開始蘇醒。

當她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情時,驚恐地抓著他的手,從陰道中拉出來,小聲說道:不!爸爸,這不行!這……我這是怎麽啦……。 他把手指伸進了她那愛液激淌的陰道中,一進一出地滑動……她感到十分享受,秀目微閉,微微呻吟著;她胸前那兩座高聳的乳峰,隨著急促的呼吸聲,上下波動……見可愛的媳婦反應如此強烈,益發用力,手指更加深入……她的陰道不由自主地緊縮、再緊縮,用力夾著那只似遊魚般迅速進出的手指……突然,似一陣猛烈的電流通遍全身上下,她一下進入了高潮之中,遍體肌肉緊縮。

她不由大叫一聲,雙腿緊緊挾著雄伯的手,挾得那麽緊,那麽有力,恨不得讓全身每一處都與他連接在一起……很快,立即變得渾身癱軟;接著,玉體痙攣幾下,便靜止不動了,胴體象無骨一般,軟軟地癱在沙發上,一條光潔的玉腿伸在沙發外,拖在地上……而她經過高潮的洗禮,已逐漸開始蘇醒。

當她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情時,驚恐地抓著他的手,從陰道中拉出來,小聲說道:不!爸爸,這不行!這……我這是怎麽啦……。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