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王母推倒计划

王母推倒计划

我是个最最低等的仙人,乾的是在人间可以领到「9527」那样编号的活。

其实没成仙之前我还是很NX的,在人间我可是号称淫皇,哪个少女聽到这名字

不会大驚失色,哪个妇人聽到这名字不会春心暗动。上至宫廷贵妇,下至乡野村

姑,哪種女人不是我想淫就淫的。

可是人心就是那个不知足啊,我竟然妄想着弄个仙女玩玩。於是我就开始不

断地找那些修真的女人姦淫,直到我把那个叫什麼娥眉的修真门派里的女人吸个

精光后,我发现像我这样的人竟然也飞升了。

可是仙界的生活没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好,一上来我就被分配去倒夜香。更让

我感到悲哀的是,以我傲视人间的功力,在这里连什麼都不是,而直接让我想去

自杀然後投胎的是,仙界竟然禁慾,真是默默无语两行泪,耳边响起驼铃声。

这时我後悔啊,本来在人界多逍遥的日子的啊,数不清等美女等我去泡,我

这是何苦啊!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我痛苦並快乐着倒着夜香。

就这样幾百年过去了,我依然倒着夜香,不过因为我的勤快努力,从原来为

各種闲杂人等的倒夜香变成了为王母倒夜香。我也知道了,仙界之所以禁慾就是

因为王母这个老妖婆。

倒夜香其实有很多好处,例如能知道很多别人不能知道的东西。我就清楚王

母为什麼要发布禁慾令,表面上说了为了清心寡欲,其实是因为她自己得不到满

足,所以也不让别人快活。

为什麼有这个推断,因为我掌握了仙界最大的秘密:玉帝竟然是个基。而发

现这个秘密后,我的心不仅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虽然我一直老妖婆老妖婆地叫,

但是你要问我,这仙界谁最有女人味,那我说除了王母谁都没这个资格。

嫦娥号称仙界第一美女,但是她却没有王母那種高贵的氣质,而且王母身上

透着一股熟透的女人味。进一步地讲王母是整个仙界除了玉帝,最至高无上的存

在,这更让人多了一種去征服的慾望。

我想我堂堂淫皇在仙界默默无名地倒了幾百年的夜香,不做出点什麼对得起

淫皇这个称号么,还有就是,我是淫皇啊,曾经无女不欢的淫皇啊,让我继续禁

欲下去,我还不崩溃掉。

於是前无古人後无来者的王母推倒计划,就在我脑海里形成了。但是弄王母

上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难度绝对不比当年那猴子大闹天宫低,甚至高得多

得多,要是我也有猴子那本事,不用说王母,我连观音都不放过。

可惜我没有,所以我得慢慢计划着,一步都不能出错,不然就是我形神具灭

的时候了。

仙界如果不禁慾的话,绝对是个好地方。那些在人间难得一见的奇花異草,

在这里满地都是,随你採摘。仙界的福利还是相当的好的,虽然我地位底下,我

还是有着自己的府邸,虽然只是一座小房子,但是我还是很满足了。

经过我幾百年不懈地努力,「淫仙露」这个世上最厉害的春药就在我手中诞

生了。这药是我专门为神仙设计的,别说你大罗金仙,就算如来亲临,我也让他

春情勃发。而且此药最大的特色,就是无须口服,一觸既发。我最大的優势就是

我是倒夜香的,这就让我跟王母有了间接的接觸,而且,这種接觸还是不可避免

的。

推倒王母计划就这样开始了。

这天像往常一样,我早早就起来然後跪在王母的宫殿门口等待。跟我一起跪

的还有好多低级仙人,这些低级仙人地位跟我差不多,不过我分工不同罢了。不

一会兒,我就看见一群莺莺燕燕簇拥着一个华贵的美妇人从宫门口走了出来。我

趕紧把头低下,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等她们走出宫殿後,一个紫衣仙女在宫门

口宣道:「现在你们可以打扫了。」

这个仙女是管理王母的宫殿的,地位相当高,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叫什麼,

不过搞定主人,那侍女那还不是迟早是我的?

我跟着一大群下仙後面走进了王母的宫殿,接着就又被幾个仙女分成了好幾

队。我的队里就我一个男仙人(嗯,这就是夜香使者的最大優势了,除了玉帝,

男神仙中也就只有我这夜香使者才有资格进入王母的寝宫),我们这队是打扫王

母寝宫的。进去后,就开始各干各的了,不过有专门的仙女进行监督。

老规矩,我双手捧着马桶,然後毕恭毕敬地向那个主管仙女请示了之後就走

了出去。清理马桶有一个专门的地方叫仙露台。神仙们的尿经过仙露台就变成雨

水降到人间。我捧着马桶,闻到一股尿骚味以及一股让人血脉贲张的淫香,定了

定心神,我腾起雲来就向仙露台飞去。

仙露台洗马桶的人很多,都排起队来了,不过我有专门的位置。认真地把马

桶用仙泉处理干净后,就向回趕去,路上没多少仙人,这么早,大部分仙人都还

在打坐。我迅速掏出淫仙露在马桶抹了起来。回到王母的寝宫,向主管仙女请示

后,我小心翼翼地把马桶摆好。然後退在一旁等其他仙女打扫完毕。

等打扫完毕后,老样子又排成队出了宫殿。现在我的心简直是悬在空中,在

抹淫仙露的时候没啥子感觉,但是现在我却紧张得要死,王母那可是有着幾萬年

修为的存在啊,萬一我的淫仙露被识穿,那我就掛定了。回到自己的窝后,一整

天的时间,我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

第二天早上,相安无事,我心裡一阵激动,这就意味着差不多成功了。

一样的流程,我再次进入王母的寝宫,一进去我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那是女人淫液的甜美味道。我成功了,我心裡一真激动,但是立马就平静下来,

像往常一样地打扫起马桶。

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大半了,我已经成功地挑起了王母的性慾。从第一眼

见到王母起,我就就知道王母欲求不满,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在王母的寝宫里闻到

这浓郁的淫香,这说明这个仙界的皇后的自制力那绝对是无與伦比的,能在幾百

年的时间里独守空房却没自慰,那真的是很不容易。我也为别的仙女倒过夜香,

我十分清楚自慰对那些仙女来说是家常便饭。

这次我没抹淫仙露,这东西不能用多,王母是个精明的人,这一点我相当清

楚,一次她可能当自己情慾失控,如果太频繁就会产生疑心了,我不能拿自己的

小命开玩笑。不过按照我的计划,有了这第一次,可能以後不用淫仙露,王母就

会自觉地自慰了。我的任务就是,偶尔抹点淫仙露,给王母加加佐料,直到她忍

受不了。

事实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刚开始王母房间里那淫香是偶尔有幾天才出现,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香味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一直到每天都有,而且越来越浓

郁。我知道推倒王母计划很快就要成功了。

而王母整个人也换了个人似的,从我刚见到的时候那锁在眉头的幽怨到现在

眉梢眼角荡漾着春情,偶尔还会不经意间展露一丝媚态。但是王母毕竟是王母,

就算这样,根據我的观察,她还是没有完全地被慾望控制着,看来那幾萬年的修

行还是很有作用的。

「奇怪,今天娘娘怎麼还没出来?」旁边窃窃私语声起。

我也很奇怪,按理王母早就该出来的,今天等了半天竟然也没见出来,不过

我心裡也有点忐忑不安,会不会是我的计划暴露了?正在我胡思乱想中,王母出

来了。我顺势瞟了一眼过去,这一瞟不要紧,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王母吗?

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高贵庄严的王母么?

虽然王母眼角那春情早就开始荡漾了,但在这之前,那庄严肃穆的表情从没

变过,一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今天,天啊,不敢想象,只见王母眼角含

春,双眼迷離,一副慵懒的神态,那神情就像一个幸福的小妇人,要多诱人就多

诱人。

我眼都看直了。突然王母好像注意到我的注视,一眼扫了过来,我突然就象

被电了一样,天啊,王母竟然向我放电,虽然我早就期待这一天,但是绝对没想

到来得这么快。

但是好景不长,那放电的眼神,转瞬就变得犀利。我才发现自己失态了,马

上低下头,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还不断地颤抖着。

看来王母也没真正注意我,就在众仙子的簇拥下出去了。我才发现自己出了

一身冷汗,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怎麼说我都是经过大阵仗的人了,上过的美女比

有些人看过的都多,怎麼就这样失态了?差点就功亏一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

今天的王母真是太太太诱人了。

打扫完,我回到了自己的小窝,开始下一步的计划。现在我有百分百的信心

搞定王母了,不过我还差一个機会,一个让王母旁边的莺莺燕燕都離开她身边的

機会。不过这个機会每年都有一次,就看我把握得怎麼样了。

最近的日子对王母来说那绝对是相当难熬的一段日子,在她的一生中还从没

这么难熬过。好象就是从一天开始,自己的情慾好象就突然之间爆发了,那天晚

上她第一自慰了。她感到很羞耻,她是高高在上的仙界的皇后,竟然自慰了。

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从这以後她每天晚上都寂寞难耐,全身酥癢,那感觉

就像被萬条蟲子爬遍全身一样,忍无可忍,接着不自觉地安慰,一直歇斯底里地

泄掉为止。

以前虽然也是独守空房,但从没有这種感觉。不过她没懷疑到任何人头上,

她盲目地认为仙界还没有谁有这个胆子。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她发现自己的

情慾更是一天一天地在涨,有时候她都忍不住想拉个仙人进来雲雨一番,但是萬

年的修行让她每每在关键时刻总算是悬崖勒马,但她发现这種自制力越来越弱,

有时候她看到那个倒夜香的小仙都忍不住想拉他以给自己安慰。

而早上的事更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那个倒马桶的小仙,竟然用那種赤裸

裸的眼神看着自己,王母觉得那小仙的眼神充满着渴望还有佔有,那是一个男人

看一个女人的眼神。

从没哪个仙人用这種眼神看过自己,在王母的记忆里,就算玉帝也一样。

蟠桃盛会快到了,我的機会就要来了。在仙界有天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在蟠

桃盛会后的三天里,各種仙人不得随意走动。我试着打聽过,可惜没个结果,只

知道这条规定是在孙猴子大闹天宫后才有的。这个機会我得好好把握,这条规定

意味着,在蟠桃盛会结束后的三天里,王母身边空无一人,機会啊機会。

今天是蟠桃盛会了,各路大仙齐聚瑶池。各路小仙也是兴高采烈,战战兢兢

地忙活着。我则继续倒着我的马桶,但是今天不一样,我在马桶上抹了大量的淫

仙露。想到晚上就可以尝到王母那美艳成熟而有高贵无比的仙體,我有点患得患

失。

大仙们开着蟠桃会,小仙们也趁着这機会走亲访友。我躲在小窝里神不守舍

地等着夜晚的降临。在我的胆胆颤颤中,蟠桃会结束了。趁着夜色,我带着一堆

淫具躲进了王母的寝宫里。

在我的期盼中,王母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一个人,真的是一个人。我的心跳

开始加速。

今年的蟠桃会是王母这一生中过得最难受的。忍着全身的酥癢,坐在宝座上

一坐就是一天。而下身那酥麻的感觉却一阵一阵不停地传来。就在玉帝旁边,王

母幻想着自己光着身子在众仙面前自慰,幻想着各位大仙用那硕大的阳具来安慰

自己,而在这中间王母脑中出现最频繁的就是那个倒马桶的小仙,还有他那大胆

的眼神。

就在仙界最大的盛会上,王母高潮了两次。仗着无边的法力,王母並没有让

任何人发现自己的異样。

王母拖着一身的疲惫,进了自己的寝宫。

在我的目瞪口呆中,王母手一挥,身上那华丽的衣服就没了,只剩一个乳白

色的肚兜,连亵裤都没穿,然後径直来到马桶前面蹲了下去。

「王母在我前面脱衣服了,王母在我前面方便了。」我的脑海里只剩这幾个

念头。

那豐腻雪白的肉體,那若隐若显的黑森林,还有胸前那两粒鲜红的葡萄,我

的口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谁?」王母突然大喝一声。然後站了起来,对准床底,手上开始准备法术。

「完了。」我心裡只剩哀号一声。对着王母,我知道根本不可以逃走,就算

逃走也是死路。「唉,功亏一篑啊。」我钻出床底,准备接受该来的命运。

「是你?」

我没想到王母竟然还记得俺这个倒马桶的,不过,那阴寒不带一丝感情的声

音,吓得我两腿直发抖。

「启禀娘娘,是小的。」反正要死,我就装回英雄吧,虽然英雄没啥子好下

场。我把头抬了起来,「轰!」晕了,我又晕了。王母竟然没把衣服穿回去,我

这一抬头,刚好又看到了那神秘的黑森林,我能不晕么?

看到我的反应,王母才发现自己幾乎就是光着身子,一抬手准备施法穿回衣

服,可是心底的一丝渴望把这个动作硬生生地拉了回去。如果这时候我把盯着黑

森林的头再继续向上抬的话,就会发现王母的脸上闪过一抹嫣红。

「大胆小仙,你在这里鬼鬼祟祟有何企图?」说完这句话,王母心裡也纳闷

了,按照自己以往的性格,这小仙早死了千次萬次了。我怎麼了?王母不禁一阵

迷茫。

我也奇怪,早做好了死的准备,王母竟然问出了这么一个弱智的问题。当我

抬头看到王母那迷茫的眼神的时候,我心裡不禁大喊一声:不用死了。

「娘娘,小的是来侍侯娘娘的。」我脑子迅速转动,王母绝对是发情了,但

是让她接受我可能还有一定难度,我要拖延时间,拖到淫仙露发作,那就不是死

不死的问题了。

「大胆,还敢在本宫前面胡说八道。」王母突然象下定决心般,就要痛下杀

手。

「糟糕,这女人果然狠毒,说变就变。」我一着急,不管其他一下就撲到王

母身前,抱住王母那算玉腿,大哭道:「娘娘饶命啊,小的是一片真心啊,小的

真的想侍侯娘娘啊。」

「天,好美的双腿,能摸到这双腿我真是死而无憾了,当然不用死最好。」

我真的佩服自己,就快死了,竟然还有这種心思。王母的皮肤那真是好啊,

又滑又嫩,还有那隐约的體香,真是王母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不过我估计我

是形神俱灭的,鬼都当不成了。

当我抱住王母的双腿的时候,王母全身一阵颤动,眼看就要施放的法术也消

失了。喉咙发出了一丝「嗯」的轻吟,可惜的是我没聽到。

此时王母内心做着激烈的争斗。一个声音:我要男人,就算倒马桶的也行,

我要人安慰,我受不了了!另一个声音:你是王母,天界最高的存在,你怎麼可

以做出这種淫荡的事情?

在王母内心激烈交战的同时,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反正要死,先摸个够本先。

让我没想到的是,王母竟然就那麼獃獃地站着让我摸。不过从那不时变幻着的眼

神,我知道,我要努力地摸,不然绝对是死无全屍的。我的主攻目标就是那片黑

森林,当我右手抚上那毛茸茸的神秘地方的时候,我聽到了一声熟悉的呻吟声。

我心中大叫一声:加油!然後把头埋了进去,王母不愧是王母啊,连淫液都

是香喷喷的,那狂涌而出的淫汁意味着我活命的希望又大了一分。我用舌头不断

挑逗着王母的那颗小豆豆,双手在王母豐满的臀部不断地抚摩着。我估计这时候

淫仙露应该也开始发挥效用了。

王母这时候,心中的交战早已经结束。也开始了享受,虽然还有一丝不甘,

但蜜穴里传过来的那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早把第二種声音踢到九霄雲

外去了。

「嗯……啊……」王母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手也不自觉地把我的头使劲地朝

密穴里压。

「呼,小命终於保住了。」我一阵放鬆。接着就使开全身解数来抚慰这个怨

妇,我知道要是没把王母给满足了,我还是死路一条。

这时,我的舌头早伸进王母的蜜穴裡面,像小蛇一样到处挑动游荡。我的舌

技可是我引以自豪的,在人间就靠这舌头,我也能让泄身无数次。

「嗯……嗯……抱我去床上……」王母呻吟道。这时候的王母早把什麼身份

地位的忘得一干二净,现在她只想要一个男人,要一个能让自己满足的男人。

「小仙遵命。」我想能让王母说出这句话该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荣幸了,当然

玉帝那基不算啊。

我粗暴地把王母扔到床上,曾经纵意花丛的我十分明白,对於这種强势的女

人,我要在床上表现得更强势才能征服,这时候的我早不用为自己的小命担心,

少了这份担心,征服一个女人,那可是我的唯一技能啊。

果然王母对我的粗暴没有反感,一双迷離的眼睛看着我,诱人的红唇上下开

合,吐着芬芳的香氣,饱满的酥胸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隔着丝白肚兜我都能看到

那两粒饱满,再下去就是那一手可握的纤腰,那对我来说不再神秘的黑森林现在

粘满了乳白色淫汁。真不愧是天界的第一女性啊!我心裡感慨着,为了这具完美

的肉體,我现在是死也情願啊。

「羞死人了,你还在看什麼啊。」王母看我站那獃獃地看着她的身體,不禁

一阵娇嗔,「好人快来啊。」

聽到王母的娇嗔,我清醒了过来,如果以前有人跟我说,王母会这样跟人说

话,那我是死都不信的,真是没想到啊,果然是个極品女人。「靠,我发什麼愣

啊,又不是没看过女人?」一阵暗骂,然後撲了上去。

我早已经慾火烧身,一把把王母搂了过来,然後对着那湿润的红唇就吻了过

去。让我意外的是,王母的吻技显得是相当的生疏,唉,看来玉帝这基真的不懂

珍惜啊。我如饥似渴地狂吸猛吮王母檀口裡的甘露津液。虽然吻技生疏,但是王

母却也在努力地配合我把小舌头伸过来让我品尝。

这一吻好似要到天荒地老,直到王母都快喘不过氣来我才離开了她的香唇。

「啊……」王母抚着自己的胸口,不断地喘着氣,随着呼吸,那坚挺的乳房

在肚兜里不断地跳动。

我从背後抱着王母,一隻手从肚兜裡面伸了进去,粗暴地抚摩,揉捏,挤压

那细腻的玉乳,另一隻手继续挑逗着王母蜜穴外那颗充血涨大的小豆豆。

王母转过头来,继续让我享受檀口裡的琼脂玉液。

我突然使劲一捏王母的阴蒂,「啊……」王母一声长嘶,蜜穴里的玉液狂涌

而出,我豪不客氣地低头照单全收。

泄身後的王母软倒在床上,仰躺在床上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胸

前的饱满正有规律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声起伏着。看得我是慾火狂烧。

不废话,我立马除去多餘的衣服,提枪上马。我对准王母的小穴就是一个直

塞!

「哦……好胀,好胀……」刚泄完身的王母发出一声娇吟。

为了今天,我可是等了好幾百年了,像我这样一个人能忍受幾百年的禁慾,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那幾百年的慾火,我想要一口氣就发泄出来。

我下身不断耸动,大肉棒在王母的小穴不断进出,乳白色淫汁随着肉棒不断

地湧出来。我一把扯掉王母身上的肚兜,然後毫不客氣地咬了上去。

「啊……轻……些……!呜呜……太深了……!哦唔……唔唔……太……重

了……好人……我不……行了……!啊……!」王母眼珠一翻晕了过去。

这身體也太敏感了吧?

我不管这么多,继续努力着。

「嗯……嗯……」很快王母又醒了过来,还主动地扭动腰枝,战力果然强大

啊。

「好人……相公……你好棒……啊……啊……好舒服……」我知道,这个美

艳的贵妇以後離不开我了。

毕竟是禁了幾百年的欲,突然一股快感传遍全身,我知道我要射了。我紧紧

抱住王母,然後下身使劲地捅了幾下,积蓄了幾百年的存货,向王母的花蕊里狂

喷……

「啊……人家要升天了……」被我的精液一烫,王母也一下子高潮了,再次

晕了过去。

片刻后……

王母幽幽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我故意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说道:「娘娘饶命,小的该死,小的该死,不敢侵犯娘娘尊贵的玉體。」

王母看着我那滑稽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也有一種感动。这才是女人和男人

的关系啊,跟了玉帝幾萬年,玉帝就从没跟自己调过情。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丝

明悟,她知道自己不单是身體就连那颗心也離不开这个男人了。

「大胆小仙,敢轻薄哀家,哀家现在就罚你永永远远地侍侯哀家。」看来王

母也不是个没情趣的人啊。

「小的领旨。」我哈哈一笑,然後上前紧紧地抱住了王母,这个以後属於我

一个人的仙界第一女人。

我知道美好的明天还在等着我。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