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狂笑江湖

狂笑江湖

狂笑江湖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十数年。   十年前武林中的六大高手分别为『一狂、二凤、三门主』。「狂儒」─独孤无我、「粉红罗刹」─巫若梦、「綵衣仙子」─冷冰心、千毒门主「九指毒王」 ─罗於淳、莫名岛主「剑无痕」─莫剑锋、咆哮山莊「百兽山莊」─任纵横。   某日、大雪纷飞的长白山上的草芦忽然起了大火,而芦边的悬崖站着三个 面黑人,其中的一人出声∶「狂儒己被逼下悬崖,而且身受数種剧毒,我看大概活不了了」。   另一人说∶「天下任我们纵横了」。   说完,三人一起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的笑声旋绕着白雪飘渺长白山┅┅                 (一)   初入江湖数年前黑道已慢慢的统治江湖,正道已经落到无法对抗的局面,江湖上姦淫掳掠之辈四处纵横目无王法。   这日,天津城旁的树林内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声∶「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树林内有着一男一女,女的细长的凤眼低垂,覆盖在浓密的睫毛下,粉颊似梅,十足姑娘家的娇柔模样,男的则是一副獐头鼠目且露出一副淫贱的笑容,而女的四肢则平躺在地。   那名男子∶「想不到望月楼第一美少女『闭月羞花』°°陈思妤会落在我手上,看来我公孙羽艳福不浅。」   思妤道∶「你若敢对我做出不耻的事,我的师门绝不会放过你的。」     公孙羽∶「连少林方丈我千毒门都不放在眼裡,而况是你这个全是女门徒的望月门。」话毕,便动手撕下了思妤的上衣,顿时一对美白的双峰蹦了出来,只见白里透红的双峰上有着两粒鲜红挺立的蓓蕾,公孙羽道∶「想不到年纪轻轻的但是乳房却不小,想必下面的小穴必一定不错,但和一个毫无反应的作爱是完全无乐趣,让你先吃下本门的独门春药『烈女淫』,到时你便会求我和你作爱了。哈!哈!哈!┅┅」   话毕便拿出一粒碧绿色的药丸让思妤服下,盏茶时间过後,只见思妤满脸通红双眼充满了血丝,口中发出了「噢┅┅啊┅┅嗯┅┅」的叫声,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双乳。   公孙羽见状,便兴奋的脱下了思妤的裤子,只见在她的小穴旁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阴毛,公孙羽再把她的臀部往上抬,只见她的阴户高凸起,长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的闭合着。公孙羽用手拨开粉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   公孙羽吞了吞口水後便脱了下裤子,只见一根黑色的阴茎耸立,正当要将阴茎擦入之时,突然旁边出现了一个的男子,剑眉、星目,组合成个性十足的美少年,偏偏那俊俏的面庞又堆满了不羁和顽冥,英秀无伦、无比俊美。   只见这俊美的少年出声道∶「无耻狂徒,尽幹些姦淫掳掠的事,还不快些停手!」   公孙羽见只是一名十五、六岁的青年,心中充满了不屑,回道∶「哪来的毛头小子,竟敢来壞本大爷的好事,莫非不想活了,看老子送你一段路。」   话未说完,只见五指已到达少年的胸前,忽然剑光一闪,地上多出了一条手臂,少年道∶「跳樑小丑也敢在本少爷面前现丑,莫非不想活了。乖乖的把解药拿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   公孙羽脸色惨白的道∶「此及本门独步的春药『烈女淫』,此药无独可解,在中毒後必需在两个时辰内和異性交合,否则就会慾火焚身而亡。」   少年聽完公孙羽的话後,心想∶「我是应该救她,还是任由她慾火焚身而亡呢?」      一旁的公孙羽见少年正在低头沉思,便发起了全身的功力奋力一击,想一招把少年击毙於掌下。就当公孙羽接近时,突然又弹了回去,且倒在地上,胸口喷出了血柱,当场死亡。   当少年回头观看思妤时,却发现思妤已将整个雪白身體贴近他的身前,口中不断的发出「嗯┅┅我┅┅要┅┅噢┅┅我┅┅好┅┅难受┅┅救救┅┅我┅┅ 嗯┅┅」少年心想∶「如果不救她,如此一个年青美貌的少女就会身亡,俗话说送佛送上天,我只好┅┅」   没想到少年还未有任何动作时,思妤已自动手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将自己葱白细长的小手来回不断的抚摸着他的阴茎,火热的温度就传了过来,不知不觉中的他的阴茎已有了反应。思妤慢慢捧起了他的阴茎用手套弄了一两下,就伸出她鲜红的舌头,开始舔着阴茎的尖端。   舌头在龟头上飞快的转动着,接着她开始把整隻阴茎往嘴裡抽送。她的头随着一前一後的来回的抽送,凹陷的双颊里发出阵阵吸吮的「滋滋」声,阵阵的快感从他的小腹湧出,渐渐冲向不断撞击着他龟头。   思妤一阵吸吮後,把他推倒在地,起身跨坐在他身上,对准肉棒坐了下去,他只觉得肉棒被温软湿滑的肉洞紧紧裹住。思妤不时地上下套弄,增加磨擦的觸觉,他不停的享受着舒爽的感觉,思妤努力地上下起落着,光滑的背脊上不禁流下汗珠,坚挺白皙的双峰不断的上下抖动。   望着她耸动的肩头,飘动的秀发,他忍不住的反客为主把思妤推倒在地,这时他才清楚的看到思妤的柔润的乳头己经突起,平坦小腹下是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殷红娇嫩的肉片一目了然,好一处桃花源地散发着处女的媚力,般般若红落了下来。   他挺起了高翘的肉棒,对准了思妤的洞穴用力的插了住去,就在他插入的同时,思妤发出了充满满足的叫声,虽然是未经人道的缝窄肉洞,但因春药的原故早己泛滥成灾,娇嫩紧实且充满弹性的肉洞,仍将他约20公分长的肉棒吞食进去,一下子全根尽没。也因他不停的快速抽送,挤得思妤张口吐氣春声连连。   思妤因无尽的快感而流出了大量的淫液,也藉着思妤淫液的润滑及不断的叫声,更加重了他的兽性,毫不憐香惜玉的加速肉棒的抽送,他清楚地感受到阵阵湿黏的热流,不断的刺激肉棒,他紧拥着她不停抖动的玉體,在紧窄的肉洞中来回不停抽送。随着抽送的次数增加,她的娇呼更加高亢了,又湿又紧的肉洞和肉棒激烈的不停地磨擦,带给两人无穷的的畅快。   突然一股大量淫液湧向了他的龟头,终於他忍不住将大量的精液狂喷出来,两人不支双双倒地,昏昏沉睡过去。   月上西头,思妤因为是第一次的原故,因此阵阵的抽痛使她清醒了起来,双眼一睁开,印眼裡的是一个一见倾心的男子。一阵风吹来,使思妤觉得有些冷,顿时才发觉自己身上未着一物,且桃花源洞流出白稠的液體及丝丝血丝┅┅再看见一旁的美男子也一丝不掛的躺在一旁,公孙羽的屍首也躺在血泊当中,大概的情况也瞭然於胸,不禁流下泪水。   一旁的少年也因思妤的哭泣声醒了起来,他看见思妤在一旁哭泣,不禁出声道∶「姑娘事非得已,姑娘请原我的无礼,我┅┅我┅┅」   思妤见他已醒,拭了拭泪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一切情况我瞭然於胸,並未有任何责怪公子的意思,一切都怪我自己不小心,着了公孙羽的毒,一切都是命啊!」   两人相互沉静了一回又互相谈了起来,原来男的名叫柳清风,初入江湖为了是找寻师父的仇人,讨回一段当年的仇恨。两人又谈了一回,思妤提议先回望月楼,再陪同清风一同找寻仇人。   清风的因为觉得夺去了思妤的贞操应对思妤负责,而思妤则认为已是清风的人了,所以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因此才有此提议。   两人整理好了衣服,又看了看这个洞房,才一同離去┅┅                    (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