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叫吳曉萍。當我孤寂、無聊地坐在電腦前寫下往事的時候,很難說清我心裡的滋味。

(一)渴望強暴

我升上高中的時候15歲,與其她低年級的小女孩被高二、高三學長追得團團轉不一樣的是,幾乎沒有一個高年級的學生注意我。

我那時侯還算是一個未成年的也沒有發育的小傢夥,走路都不敢抬頭挺胸。看到身邊的小姐妹頻頻約會,我心癢得很,夜晚睡到寢室的床上,摸著一根毛都沒長的陰戶,不由得偷偷歎氣。

進入高一第二學期的時候,機會終於來了一個叫孫雁南的男孩寫情書給我。他雖然很帥氣、很高大,但是有些陰鬱,說實話,我渴望被他強暴,被他強有力的手臂摟住一定很過癮。可是他似乎很膽小,每次站在我一起,都不動我一下。

有一天,一個個子不高、但是更加帥氣的男孩攔著我,要我說我自己的名字,我裝著很羞怯的樣子不肯說,他狂笑道:「我看你的胸部又小又平,就叫你小平吧。」啊?居然歪打正著。

從此,那個叫陸俊峰的男孩見到我就「小平妹、小平妹」的叫個不停,有一次他趁著停電摸了一把我還沒發育的小乳房,讓我幾天都心神不定的。實際上,我喜歡這種直來直去的男孩,讓我感覺很過癮。而那個也許是真愛著我的孫雁南呢,連我的手都沒牽過。

我聽說,孫雁南是很有希望考上一所好大學的,所以不自覺的心偏向他一些,我裝做無意地透漏了陸俊峰騷擾我的事情,於是他倆幹了一架,孫雁南贏了。可是,他直到考上大學,都沒有動過我。

(二)等待開墾

孫雁南考上大學後,不停地寫信給我,可是這時的我,對於這樣一個不在身邊,而且根本上就沒有發生肉體關係的男孩,幾乎很難有感覺。

這時候,一個我認識的高三學姐傳給我一封信,是一個叫方葉生的男孩寫的,雖然我聽說這個傢夥平時很花,但出於寂寞,我和他偷偷約會了。

方葉生的父母是生意人,經常不在家。一個週末,他約我去他家裡,反正無聊,我也就去了。因為約會是被親吻已是很平常的事了,所以,我一進他家,他就很粗暴地把我撲在床上,吻我,用手拼命地搓著我平坦的胸部,我的嘴雖然被他嘴唇堵住,還是不由得發出幾聲含混的呻吟。

他的手向下遊移,插進我的內褲裡。摸到我的陰唇的時候,他興奮地抖了一下,我感覺到他壓在我身上的下體有些跳動,但是我沒有阻止他的動作,而是扭動著身子,輕輕地叫了一聲「啊」。

大概是我的反應給了他很大的鼓舞,他解開了我上衣的紐扣,由於乳房還沒有很好的發育,我沒有圍胸罩。他的舌頭開始在我那有些發硬的乳頭上舔了起來,我更加用力地扭動著,不是拒絕,而是興奮。

但是就在他要解開我褲子紐扣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孫雁南。這個第一次表示喜歡我的男孩,一星期寫一封信給我,在信中透露出的真摯情意曾經讓我的好姐妹盛余芳大加讚歎,而他又是一個那麼有前途的男孩,我是沒理由選擇身上這個無賴沒出息的方葉生,而捨棄他的。

我突然伸出雙手,用力拉住褲子,並且很堅決地叫道:「不可以!」我心裡已經做出決定,要把自己的貞操獻給真愛我的男孩——孫雁南。

方葉生有些驚訝,隨即垂頭喪氣了。我馬上穿好衣服,坐到桌子邊,不看他,也不說話,內心裡十分尷尬。他突然惡狠狠地抓住我的手臂,問我:「你是不是還在想著那個姓孫的傢夥?」我沒有說話,覺得在剛才他那樣興奮的時候,突然破壞了他的興緻很不好意思。

過了一會,我說:「對不起,我不想這麼早就做這個事情,我才16歲啊。」他也平靜下來,問我:「那你以後還理不理我?」我點了點頭,自己也說不清是表示理他那,還是不理他。

後來方葉生約我的時候,我竟然儘量找出藉口不去赴約。不過只要去了,我對他親我、摸我的動作沒有絲毫拒絕。有一次,他拉著我的手去摸他的下體,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的那東西,硬硬燙燙的,還不停地跳動。

對於他提出的性交要求,我開始是很堅決地拒絕,但是越到後來我越難以抵製住誘惑了。自從那次在他家裡發生那件事情後,我腦子裡整天都在幻想著性交的情景,下體也細水長流了。可是幾在這個時候,孫雁南竟然不給我寫信了,我幾年後才知道,他是試探我是否對他有感覺呢。

然而我是個很懶的人,他不寫信我也就不寫過去了,況且我這時候性慾旺盛,晚上經常偷偷手淫到好晚,精神很差。我驚喜地發現,我的乳房變大了一些,陰戶上也長著稀疏的幾根毛了。方葉生摸著我的乳房也明顯感覺到變化,要我解開上衣給他舔,我想這樣反正也不會失去貞操,就讓他舔,舔得我幾次受不了,真想跟他真刀真槍幹一場,但是我拼命抑製住了,因為快要放寒假了,我一定要等孫雁南回來。

快放寒假的時候,孫雁南寫信給我了,他說他是打球摔傷了,並且告訴我回家的日期。我接到信後,內心裡百感交集,懷著極為複雜的心情回信,我卻裝著不在乎的樣子,我想這封信肯定有些刺痛他了,否則,他不會一回來就很敏感地捕捉到我和方葉生的事情。

(三)禁欲時代

孫雁南回來的時候,我們正在期末考,由於下午正好是我討厭的數學,我沒有參加。聽班上的姐妹們說,看到他在教學樓上跟以前的哥們聊天,很高興的樣子。我想到自己和方葉生的事情,頓時覺得很齷齪。我知道他晚上會約我的,所以晚自習我請了病假。

他是被一個我很討厭的叫陳姍華的女孩帶來的,我心裡很不安,不知道陳姍華跟他說了什麼。他見到我一點都不激動,約我到操場上去走走。一開口,我就知道他已經知道了我的事情。他旁敲側擊地問我的生活,我一句都不說,心裡在罵:「你這個笨蛋,說這些無聊的幹什麼?我為你留清白的身體到現在啊,快說正題吧!」可是在操場上轉了幾圈之後,他的心情越來越壞,把我送到寢室門口,說明天會去送我回家就要走了。

我站著不動,心想即使晚上不約我出去,總得吻我一下才走吧?他看到我不動,走了回來,我心裡砰砰直跳。誰知道他只是很溫柔地說了一句:「進寢室吧,天冷。」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我知道,他對我很生氣,尤其是我剛才一句他想聽的話都沒說,讓他可能有些憤怒了。

我對他這樣的呆子也很生氣。所以第二天他送我的時候,我沒要他送多遠。我看得出,他的眼睛有點紅,昨晚肯定沒有睡好。但是跟他走在一起,我備感壓抑,他有點刨根究底的樣子,恨不得要我承認錯誤。

他轉身走的時候,我心裡酸了一下,突然有了要根方葉生做個了斷的想法。所以,我直接上了開往方家的船。我告訴方葉生,我只愛孫雁南,我和他要正式分手了。他父母在家,他沒有把我怎麼樣。而且我嚇唬他,寒假開學的時候,孫雁南要找人打他,他這個膽小怕死的傢夥,自此再也沒有糾纏過我了。

寒假孫雁南打了幾次電話給我,但是我討厭他那種頤指氣使的語氣,後來就讓我母親去接,我母親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我則在旁邊有些放肆地笑。孫雁南對我肯定很失望了,我們再開學時,他到學校去過,但是沒有找我,後來一年都沒有再寫信給我。

而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年中也沒有再跟其他男孩勾搭過。也許在我心裡,覺得失去了孫雁南很可惜,我也很氣自己吧。

高三一年,我的成績滑到穀底。一想起孫雁南曾經鼓勵我,要跟我在他那所大學的湖邊約會,我便自我解嘲地笑起來。我幾乎不怎麼上課了,就喜歡睡覺。

白天一個人睡在寢室裡,獨自撫摩著自己雖不豐滿但是很光潔的身體,心裡很為孫雁南可惜,他別說摸,看都沒有看過呢。學校終於不能容忍我的曠課了,勸我退學回家,和我一起的,還有盛餘芳、占形燕等人。

由於退學時間是高三下學期,2001年的那個冬天可能是我最快活的時光了。雖然不再跟男孩鬼混,但是可以光明正大地蹺課,玩累了也可以去教室看看。元旦之前,我聽說孫雁南寫信給陳姍華了,心想莫非他們還有一腿?我找人偷來了信,竟然很意外地看到,孫雁南在信裡問到我的情況。

一種跟他重修於好的想法誕生了,我馬上買了一張賀卡,就寫了幾句很簡單的話寄了出去。我明白,對於一個如此苦戀著自己的人來說,這樣就足夠了。果然,他回信了,說回來要來看我。

(四)花開花謝r

孫雁南回來的時候,我們已經放假了,他也沒有給我家裡打電話,我以為他是敷衍我的。第二學期一開學,我就到學校去收拾東西回家,聽到占形燕說,孫雁南在找我。

他見到我,有點強顏歡笑的樣子,我知道他沒找到我之前,跟陳姍華談了很長時間,也許陳姍華告訴他了吧。

他極力要我留下來陪他,他說他有好多話要跟我說。我明白,他想把我留下來的目的,是想在晚上佔有我了。可是我跟家裡說過當天回去的,所以反過來邀請他去我家。誰知道他膽子變大了許多,也不怕我母親了,竟然真跟著我回了家,盛餘芳和占形燕也順便到我家去玩。

父母和哥哥隱約知道我跟他的關係,尤其是得知他是一所重點大學的學生時,都極為滿意。我和盛餘芳、占形燕商量,到他大學的那個城市去學電腦。但是,臨到出發時,盛余芳被家人阻止了。

我和占形燕在哥哥的陪同下來到他的城市,卻對那所在報紙、電臺、電視上做廣告的電腦學校大為失望,極力要求回家。孫雁南挽留無果,只好眼睜睜看著我們登上了回家的列車。

後來,孫雁南多次打電話給我,要我再去那個城市,我有些心動了。況且,我明白,我留在家裡,將永無出頭之日。於是,我再次收拾行李,一個人來到縣城乘車了。

(五)上錯花轎

然而正當我在月臺上等車的時候,我才發覺我站錯了月臺。而遠處,從我目的地方向開來的反向列車正疾馳而來。我看到人群中有熟悉的臉孔,是我同班的幾個女同學。她們極力約我去南昌去學電腦。錯過了該乘的列車,我心煩得很,鬼使神差地跟著他們來到南昌。

天下的電腦培訓學校都是一個樣,如同天下烏鴉一般黑。到南昌,我們根本學不到什麼東西,同來的幾個姐妹被一些有錢人家的子弟泡了,一回來就跟我說她們床上的事情。

而這時候,一個浙江的帥哥向我拋來了橄欖枝。失望加上寂寞,我開始和他約會,我們進展很快。

孫雁南千方百計地給我打電話,寫信給我,我心已亂。為了他我堅守了三年清白之身,可是命中註定,他無法享用我的肉體吧。我開始逃避他,並很快和浙江的王霸誕上床了。

那天,王霸誕約我去他屋裡看錄像。說起來好笑,我們學電腦的,快半年了,都還不會上網,打字用拼音一分鐘才十三、四個字,所以平時的日子很無聊。王霸誕的屋我們以前經常去,但都是幾個人一起。那天我進去後才發覺,只有我們兩個。

他放的是《玉女心經》,到性交鏡頭的時候,看得我臉紅耳熱,而他已經摟住了我,手從我衣下擺伸了進來。一年多了,突然重溫被男人摸的感覺,我渾身如同觸電一樣,興奮莫名。我主動地和他接吻,他沒來得及摸我下體就開始脫我衣服了。

我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他的下體,他興奮地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好,讓你看,對了,你用自己的手把它拿出來」說罷便以眼神催促著,這時的我已失去了理智,我將手伸向王霸誕的褲襠間,一抓,是那麼硬,那麼大……我慢慢的拉下了拉鏈,由內褲內將他的陽具掏了出來,看到那黑黝黝的那麼粗大,還不停地點頭,不禁嚇了一跳。

他不給我繼續欣賞的機會,突然把我的腳用力張開,並開始舐我的陰部,因這姿勢好像要尿尿的樣子,我的臉紅到了耳根,但是,好舒服喔……「你的乳頭是粉紅色的,是處女麼?」王霸誕一口氣把襯衫、褲子、內褲脫掉,一絲不掛的,騎到了我身上。

繼續撫摩了幾下,他說道:「我受不了了,我要進去了」他粗硬的東西碰觸著我花瓣的入口,終於來了,但,那瞬間,一陣激烈的疼痛。

「痛,好痛!」「啊?你真的是第一次麼?」我痛得眼淚都要出來了,沒有說話。他緩緩的塞進來,粗大火熱的東西完全的被包了進去。不知是痛還是熱,我死命的抱緊王霸誕。

他邊吻著我邊說道:「曉平,放鬆一點,我動不了了。」他看我很緊張,用手指在我的小小乳房上畫著圈,我感到一陣陣酥麻,不由得鬆開了手。我感覺到他的那根東西正慢慢的抽離我的下體,突然重重地插了進去,我「啊」地大叫一聲,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讓我的心好象要從胸膛了飛了出來。

緊接著,他像小雞啄米一樣,用很快的節奏在我的陰道裡進進出出,我呼吸開始不暢起來,只好深吸一口氣,然後重重呼出來,陰道裡磨插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想要大喊,但是我害怕別人聽見,拼命咬住嘴唇。隨著他越來越快的節奏襲來,我感到無處發洩,張開嘴巴,朝著他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他「啊」地叫了一聲,頻率卻更加快了起來,我感覺到自己正被帶到高高的天空上去了。

突然,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氣,趴在我身上不動了,我感覺自己猛然降到穀底,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問道:「恩,你怎麼了?」他有氣無力地說道:「快要崩潰了,歇歇先。」我可不依,用力地抖動著下身,並瘋狂地把他壓到身下,自己抽動著。過了一會,他仿佛不甘被壓迫似的,捲土重來,下面的那根東西更粗更熱了,我快活地「哼」了幾聲,被他嘴唇堵住了,只得用手在他被上亂抓。

忽然,我感覺到他的東西在裡面激烈地跳動起來,一種暖暖的東西開始大朵大朵地噴射,他低低地吼叫,我們用力相擁,想讓這一刻停留更久。大約過了7、8秒鐘,跳動停止了,但是他的東西還是硬硬地,好象伸長了許多,抵在我的身體內的某個地方,讓我動都不想動。

他的那根東西終於慢慢軟化了,被我的下體擠了出來,他把臉埋在我的兩個不甚豐滿的乳房間,嘟囔著什麼,我暫時不想說話,也沒理他。

過了好一會,他從我身上爬起來,看了我下體一眼,然後吻了我一下:「謝謝r你!」我知道他在謝我把第一次給了他,但我覺得他的表現不夠熱烈,問他:「會珍惜我嗎?」他有些疲倦地點點頭,說道:「好多血,我來給你擦乾淨吧。」我一翻身,有些害羞地說:「恩∼∼你轉過去,我自己來。」他有些粗暴地略帶戲謔地扳開我的雙腿:「含羞什麼,我剛才什麼都看到了。」我捶了他一下,隨他去了。他用手指撥開我陰唇,我感覺有什麼東西立即流了出來,立即捂著臉,說道:「別這樣……快擦掉啊。」他動作很溫柔地擦了起來,一種癢癢的感覺傳遍全身。我起身看被單,好大一灘血啊,不由得驚呼出來。

有了第一次之後,我的需求十分強烈。如果說看到被單上自己的血的時候,覺得對孫雁南還有一絲歉意,後來我就徹底在性天欲海享受了,差不多把孫雁南都忘記了。他當然不會這麼容易忘記我的,接二連三寫信給我,我回信告訴他,我們並不適合,如果他願意的話,我可以做他的好妹妹。這封信徹底刺痛他了,他的回信十分憤怒,我正好就此不理他了。

和王霸誕幾度消魂,但是他一直不肯把他房間的鑰匙給我,反而只準我每個星期一、四去他那裡,平時很難找到他。

快要放暑假時,我怕回家後與他很長時間做不了那個事情,就想天天呆在他一起。一個週末,百無聊賴地來到他房間時,看到門鎖著的,正想往回走,忽然聽到幾聲女人的呻吟。這種呻吟我再也熟悉不過了,就是在性交很快樂時發出的,我不以為然的笑笑,卻發覺好象聲音是從王霸誕房間傳出來的。

我把耳朵貼在門上,聽到裡面果然有人在做那種事情,更要命的是,間或傳出幾聲含混的說話聲竟然就是王霸誕的。

我拼命地擂著門,心裡的火苗一躥三丈。裡面有人問:「誰呀?主人不在裡面。」竟然是那個女的在說話!我更加火了:「你這個王八蛋,我聽見你的聲音了,給我開門!」王霸誕開門了,冷冷地看著我。我沒有哭,只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指甲恨不得穿透他的骨頭。

那個女的衣服還沒穿好,一對豐滿的白花花的乳房顫動著,很妖嬈地走過來,說道:「怎麼了?沒看到過人家幹事啊?來,王哥哥,我們表演給他看。」我憤怒地罵了一聲:「賤貨!」她揚起手掌,狠狠地打了我一下,然而王霸誕卻事不關己地,走回房間坐下。我本想也給她一巴掌的,但是突然洩氣了,捂著臉跑回寢室,把自己摔在床上。

第二天,我收拾好東西,誰都沒有告訴就回了家。我是再也不會回到南昌那個傷心的地方了。

(六)徹底墮落

回到家,爸媽見到我很親熱,令我有些羞愧,我只好編了一個謊言,說是放假了,心裡自然惴惴不安下半年的開學。

「暑假」的日子有些無聊,我給盛餘芳、占形燕打電話,她們竟然都不在家,我只好一個人躲在自己房間裡看三級片、手淫。十幾天過去了,沒有做那個事情,我開始發賤了,欲望膨脹得厲害。

一個下午,桌上的電話響了,是一個叫汪健碧的男人打來了,他是孫雁南的高中同學。他說他回來了,要回家,有許多東西要帶,一個人帶不動,問我能不能幫他。反正也無聊,我接到電話,跟媽媽說了一聲就出去了。

汪健碧這個人我並不陌生。高中的時候,他追班上的陳姍華,經常喝醉酒就到我們班上去胡作非為,聽說現在在孫雁南一個城市。陪著他翻山越嶺地來到他家,天有些晚了,但是要趕回家還是可以的。

我告辭的時候,汪健碧挽留道:「天快黑了,別回去了,我明天送你。」見我還是有些猶豫,他悄悄地說:「我可以跟你講講孫雁南的事,想不想聽?」於是我留了下來。但是晚上是跟他媽睡,所以根本上就沒有聽到關於孫雁南的什麼事情。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跟我往回家的路上趕。本性終於露出來了,一貫的潑皮無賴的樣子,涎著臉在我身上亂摸,過分的是,居然還說我是他遇到的乳房最小的女孩。我生氣了,一路上沒有理他,徑直回家了,他就住在鎮子上一個好朋友的單位宿捨裡。

晚上,天氣有些熱,接到汪健碧的電話,說一個人在朋友宿捨裡無聊,正好可以跟我說說孫雁南的事。我本不想理他的,但是坐在家裡很難受,就到了鎮子上他那個朋友的單位宿捨裡。

他光著上身,穿著沙灘褲,我從來沒有見過肉體這麼醜的男人。他一開始倒是真的跟我說孫雁南的事,他說孫雁南大一的時候,有一個長的很象我的外係女孩子追他,但是那時侯他心裡只有我,竟然拒絕了,後來也一直沒有戀愛。

再說了一會兒,他的手就開始在我的腰部摸來摸去了,我心裡有一種抗拒感。因為畢竟他是孫雁南的好朋友,如果我跟他發生那種事情,孫雁南是肯定會知道的,我於是站起來要走。他一把把我按在床上,狠狠地掀開我的小T恤,咬著我的乳頭,在我還沒來得及說「不要」之前,他已經解開我七分褲的紐扣。他要強暴我!但是我心裡竟然迸發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激情,在裝著很用力地扭動身子反抗的時候,竟然發出一聲很消魂的呻吟。

他很用力地捏著我的陰部,手指插了進去,我痛苦地叫了出來,這個變態!他竟然留了很長的指甲,把我的陰壁颳得生生作痛。他似乎沒有繼續前戲的意思,掏出那根東西就往裡面捅。說實話,他的東西不長,但是由於我的陰部緊縮,塞進去之後感覺很充實。

他個子也不大,所以動起來有種風馳電掣的樣子,讓我有些昏眩。他可能是一個天生的虐待狂人,抽空用嘴巴大力啃我的胸部,雖然很痛,卻讓我有種很過癮的感覺。但是好景不長,過了不到一刻種,他就趴在我身上噴射了。

雖然電扇是最大的風力,但是我汗出如漿,於是把捨不得從我肉體上下來的他推到一邊去,他就一動不動地隨我擺佈。我看得出他很滿足,但是我卻意猶未盡呢。我把他的身子翻過來,趴上他的胸膛上,輕咬著他的乳頭,一隻手伸到他的下體,輕輕地捋著他的陰莖。

他睜開眼睛,活力再現了,陰莖也慢慢挺了起來,於是用力把我壓了下去。可是他卻硬而不久,就在插進去的時候,又軟了下來,他罵的一聲「媽媽的」,就用軟蛇一樣的東西在我陰道口反復摩擦,讓我本因抽插而有些麻木的陰唇有些感覺了。不負眾望,他的東西終於重振雄風,這一次搞了二十多分鐘。

他不肯讓我回家,我只好和他睡在一起。我反復央求他不要把晚上的事告訴孫雁南,他答應了。後來我才知道,他一到孫雁南面前就說了我們的事。

(七)亂倫之樂

第二天,我估計爸媽都到外面去打牌去了,才偷偷溜回家。鬼鬼祟祟地拿鑰匙打開門,卻發現哥哥一臉陰沉地坐在我房裡,電視沒開,電扇也沒開,我覺得氣氛不對,想要輕輕掩上門溜之大吉。

「回來!」我聽到哥哥這樣大聲叫道。一向疼愛我的哥哥怎麼會這樣對我說話呢?我忐忑不安地重新開門進去,看了哥哥的臉色,我決定使出殺手鐧——撒嬌。我用無法掩飾的略帶顫抖的聲音撒嬌道:「哎呀,哥哥,怎麼了,嚇死你妹妹了。」我走近他,聞到一股酒味——他很少喝酒的,連啤酒也不例外,看來一喝就喝醉了。知道他是喝醉了,我心裡反而坦然了。

誰知道一向很有效的撒嬌這次卻沒有生效。哥哥繼續用很大的聲音質問我:「昨晚哪去鬼混了?」我撒起謊來已經是不需要打草稿了:「恩,我去陪鎮子上的麗娜了嗎,她家昨晚就她一人。」「砰」的一聲,哥哥把一張什麼紙重重地拍在桌上:「你看看吧,你不要以為你的事情大家不知道!」我狐疑地拿過那張紙,一看不由得大驚失色。原來是我們南昌的「學校」寄來的一封信,說我在校不思學習,亂搞男女關係,要勒令我退學。

我最怕就是學校讓我家裡知道那些事情了,不知道爸媽是否看到了這封信了呢,現在在哥哥面前,我忍不住哭了。「哭個屌!說,你昨晚又是跟誰鬼混去了?」我不敢說,哭的聲音放小了一些。

哥哥又「砰」的拍了一下桌子:「你知道我為什麼26了,還不找老婆成家嗎?我就是想你有點出息,能多讀點書,所以一心掙錢給你花!你在高中時我就不說了,讓你去學電腦,你不去孫雁南那裡,去南昌鬼混,好了,現在被開除了,你還不思悔改,昨晚又跟哪個男的去混,你跟妓女有什麼區別?你對得起我嗎?」

聽到哥哥說我跟妓女沒什麼區別,我又放聲哭了起來。哥哥騰地站了起來,抓住我的手臂,將我重重地扔在床上。我雙手抱著頭,猜想到哥哥可能要揍我了,急忙蜷縮起身子。他卻一把拉起我的T恤,扯下我的乳罩,對著我的乳房狠狠地扇了兩巴掌。

一切來的太突然,我驚恐地望著他。我這種驚恐無助的樣子,可能一下子激發了他的欲望。他紅著眼睛,噴著酒氣朝我壓了上來,惡狠狠地罵道:「與其讓嫖客幹,不如讓你親哥哥把你幹死!」我哭道:「哥,不要這樣啊……」可是他似乎失去了理性,扯開了我的內褲。

可能由於喝多了酒的緣故,他的動作有些笨拙,可是十分有力。他用兩隻手將我的雙手按在床上,陰莖胡亂地在我的下體頂來頂去,搞得我渾身酥麻。我雖然仍在哭,可是看到無法反抗了,就坦然了一些,偷偷向哥的下體望了一眼,啊,他的那根竟然那麼大!可是在沒有指引的情況下,他的陰莖三過陰門而不入,更離譜的是,有一次竟然戳到了我的肚臍眼上。

他怕我反抗,將我的雙手舉過頭頂,用一隻手按住,另外一隻手扶著陰莖,向我的陰道狠狠刺了進去,我不由得「啊」地叫了以來,感覺他那根好象刺到了我的嗓子眼一樣,堵得慌。

我害怕從他嘴裡噴出來的酒味,偏過頭不肯對著他,他粗暴地揪著我的耳朵,將我的臉拉了回來,滿是酒味的嘴巴往我的嘴唇上蓋了下去。底下是進進出出的快感,上面卻是我討厭的酒味,我抗拒地搖著頭。他卻嫌不過癮呢,一隻手拉著我下巴,趁我嘴張開時,舌頭伸進去亂攪。

我「嗚嗚」地呻吟著,雙手卻不自覺地加大了力量,摟著哥哥的腰,想讓他動的幅度小一些。可是我哪摟得住他,他一邊如潮水般地向我襲擊,一邊嘴裡還狠狠地叫:「幹死你這個婊子!幹死你這個婊子!」由於在身上的是哥哥,我不敢發出淫蕩的叫床聲,只好拼命地咬著嘴唇。

真是「一波還未平息,一波又來侵襲」,接二連三的撞擊讓我渾身的運動元素啟動了,我用雙腿用力地抱住哥哥的腰,身子則隨著他的頻率賣力地抖動,無處發洩的雙手則在他背上起勁地抓撓,汗水將我的長髮都浸透了。

他很陶醉地閉著眼睛,仿佛沒有我這副白嫩的肉體在下面似的,機械快速地播種,我終於忍不住呻吟起來,感覺到他的東西在我體內忽然中漲大了一倍,然後仿佛聽到「吱吱」的聲音,哥哥在我的陰道裡噴射了。

他停止了抽插,剛才還那麼孔武有力的身體一下子垮到在我上面。他抓住我的乳房,臉在我的乳溝裡輕輕摩擦,發出滿足的歎息。

等他睜開眼,看到身體底下原來是他的妹妹的時候,忽然有些慌亂,急忙穿好衣服,拉開門走了出去。我則仍然躺在床上,回味著。說實話,儘管是亂倫,這次我的感覺最美妙。

後來,我才知道那封信只有我哥哥一個人看到了,爸媽還不知道呢。而哥哥,雖然時常對兄妹亂倫有種罪惡感,卻被我白嫩的身體征服了,不會說出信的事情的。

過了半個月左右,汪健碧打電話給我,讓我去他那裡。我跟爸媽說,我要去孫雁南那裡學電腦了,不想回南昌。父母對我跟孫雁南的事情,是最為支援的,但可以說知之甚少,還不知道我們分手了呢。

哥哥雖然知道內情,但是也沒有說什麼,遞給我一大筆「學費」的時候,他大概有些心疼了,一開始肯定沒有想到跟「妓女」妹妹性交的代價竟然這麼大吧?

(八)柳敗花殘

到了汪健碧的那個城市,他已經在車站等我了。晚上,我們在外面吃完飯他就帶我回去了。八月的天氣,屋裡面很悶,但是他卻急不可待地要脫我衣服。

正要拉下我牛仔褲的時候,他好象忽然想到了什麼,遞給我一片口香糖樣的玩意,說道:「嘿嘿,它能讓你更加放得開的。」我想也沒想就咀嚼起來,而他卻已經在撫摩我的陰唇了。我感覺到從身體下部緩緩升起一股別樣的暖流,讓我心跳加快、口乾舌燥,於是我使勁地張開腿,讓自己陰部纖毫畢露,並且兩隻手開始撫摩自己的乳房。

他騎了上來,並將身子挪到我胸部的位置,把那根有點燙的東西放在我乳溝裡,示意我用乳房給他按摩。我將乳房用力地向中間擠,他在我胸部嫩肉的包圍下,仍不甘寂寞,性交一樣地抽插。我感覺到他的龜頭吐出了一些黏液,並且隨著陰莖來回搓動,包皮一翻一縮的,刺激著我胸部最敏感的神經。

他把那條黝黑的東西放在我嘴邊,我毫不猶豫地含住了它,用牙齒輕輕咬齧。可能這樣有些刺激,他的喘息有點粗重,忽然將整個下體壓在我臉上,陰莖卻在我嘴裡來回抽動起來。我給他搞的喉嚨癢癢的,但是咳嗽不出,感覺有些窒息,卻無法抗拒,只好左右擺頭。我感覺到他的東西開始漲大了,忽然有了理智,拼命地推開他,但是還是有幾滴精液射到我的臉上。

這次,他的東西卻沒有因為射精而軟化(我猜想他肯定吃藥了),用力撇開我雙腿,插了進去。可是我經過剛才那樣的挑逗,陰道裡已經分泌出大量液體,使他的抽插過於潤滑,我都感覺到快感不是很大。他分開自己雙腿,狠狠將我的腿夾在中間,我自己也暗暗在陰部運勁,想要把他夾的更緊一些。

他的動作十分迅猛,可是由於要夾著我的腿,接觸不是很深入,經常一抽之間,我陰道無法含住,陰莖就抽了出來,他只好再次插進去。我發現,陰莖插進身體的時候,我會興奮地顫抖,於是央求他多拔出來幾次,然後重新插。

我們從床上滾到地下,渾身沾了灰也不在意了。交合之間,他狠狠喘氣,我賣力呻吟,二重奏配合的很有默契,加上下體兩人的液體結合,發出「嘰嘰」之聲,我屁股拍著地闆發出「啪啪」之聲,熱鬧極了。

這樣瘋狂地進行了三十分鐘,我們都汗出如雨,都感覺到筋疲力盡,幸好這時他噴射了,滾燙的精液刺激得我淫興大發,又不停地將身體拋起,拋起。

第二天,他去上班了,我一跟人睡到十點鐘。後來經常是這樣,我忽然感覺有些孤單。我和他之間,幾乎沒有什麼話可說了。

他只是偶爾跟我說起孫雁南的事情,言語之間頗有些嘲笑的味道。是啊,孫雁南三年都無法跟我上床,他三個小時就做到了,我在別人眼裡,甚至在汪健碧眼裡,會不會顯得很賤呢?

有一天,他垂頭喪氣地回來了。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拼命喝酒,喝完酒之後,將我直接按倒在地就幹。誰知道幹到中途,他「哇」地吐了我出來,吐得我胸部一片狼籍,然而他仿佛感覺不到似的,一動不動,過了一會竟然發出了鼾聲。

我扶他上床,一個人在黑暗裡一遍一遍擦洗自己的身體,忽然想起孫雁南起來。跟他同在一個城市,卻一次都沒有見過他,他應該大三了吧?因為我,他跟汪健碧多鐵的關係也煙消雲散了,汪健碧也沒去找過他。

我忽然有點想見孫雁南了,可是我肯定不甘讓汪健碧帶我去。到這裡這麼長時間,我就被他放在房裡,有空就性交,他也沒有帶我到任何地方去玩,所以孫雁南的學校在哪個方位我都不曉得。而我已是殘花敗劉,見到他又能怎樣呢?

第二天,汪健碧沒有起床上班,我以為他喝醉了,也不以為意。誰知道第三天、第四天還是這樣,我才知道他失業了。他偶爾也偷偷出去找找工作,回來也不跟我講什麼,拉著我就做愛。我有些急,我告訴他,兩個人找工作總比一個人好,要他也帶我去找找看。他猶疑再三,還是同意了。

我找工作遠遠比他順利。出去第一天,我就在一家商場找到了一份售貨員的工作,而他遲遲沒有進展。我上班以後,他和我說話更少了。我知道,他內心肯定很自卑,做愛都不經常了,做了也是在我還沒感受到歡愉的時候就射了出來。我的欲求越來越得不到滿足了,終於跟同一櫃組的男孩暗渡陳倉。

那一天,我坐公交跟那個男孩去他住的地方偷歡。車子正好經過孫雁南的大學北門,我和他竟然在這種不期望的情況下見面了。他從車前門上來的時候,我看到他了。僅僅半年多的時間,他長胖了許多,大大掩蓋了他的帥氣,雖然是笑著的,但是眉宇之間仍然讓人感到一絲憂鬱。盼望著見他,可是並不希望是這樣見面。

於是,我把臉埋在身邊男孩的手臂裡。他還是看到我了,很驚慌的一瞥,眼裡立即有了刺痛,看來,他不但一眼就認出了我,而且仍然在乎我。我腦子很亂,連他什麼時候下車都不知道。

過了幾天,一個叫趙國福的傢夥來看望汪健碧。他走後,汪健碧把門關起來,一臉陰沉地坐在我面前。我被他看得低下了頭,心裡立即覺察到不妙。

果然,他問道我最近跟哪個男的在一起,我支吾著不肯說,他重重地扇了我一耳光,我愣了。他大概覺得太衝動了,連忙摸著我的臉說對不起。他告訴我,你偏偏讓孫雁南看見了,讓我的臉往哪裡擱啊?孫雁南看見了還不說,他又告訴了趙國福,你給我這頂綠帽子真是大啊!我不知說什麼好,哭了。

(九)人走茶涼

發生那件事之後,汪健碧一再向我道歉,我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就辭掉了那份工作,跟他很快和好了。然而,他的性功能似乎一天比一天衰退,我只有趁他不在時手淫聊以止渴。

天漸漸地冷了,汪健碧卻仍然沒有找到工作,我卻懶懶的,也不太想找工作了。汪健碧本來就沒有什麼積蓄,我從家裡帶來的幾千塊錢也花得差不多了,我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睏境。

我捨不得剪掉長髮,因此要經常洗頭的,但是我們窮的洗髮水都買不起了,我只好用肥皂洗頭。更要命的是,汪健碧患了一種怪病,先是咳嗽吐黑痰,接著就是吐血了。我要他去醫院去看看,他掙扎著說沒事,可是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我們只好回家了。

回到家的那個冬天,我的日子很不好過。汪健碧在治病,自然無法跟我做那種事情,哥哥又趁虛而入,一次又一次地姦淫著我的肉體。儘管能讓我很歡愉,但是罪惡感與日俱增。

那個冬天的夜晚,我經常接到不明電話,經常在深夜電話來了,等我去接,那邊卻一個字也不說,等我掛掉。我猜到可能是孫雁南,也許他僅僅是想聽聽我的聲音呢,我內心升起了對他的強烈負疚。

第二年的出天,汪健碧的病好了一些,我們又回到了那個城市。可是這次,汪健碧的運氣更差了。不僅找不到一份合適的工作,還三番五次被勞動仲介欺騙浪費大量精力不說,白白扔掉不少錢。

他有一天痛苦地告訴我:「看來這裡是不肯留我了,我想到廣州去看看。」他問我的意見,我因為想到了孫雁南,決定還留下來。於是他和我約定,冬天的時候再來找我,就背上行囊南下了。

他走後,我開始找工作,並且很快地找到一種品牌酒的促銷工作,除了可以供自己的生活外,還勉強可以偶爾奢侈一回。時間就這樣飛快地走到了冬天,孫雁南已經大四了。

我休息的時候,經常去他的校園去看看,在學校的垂淚湖(又稱天鵝湖)邊一坐就是很久,偶爾有大學生來挑逗我,我意興闌珊,雖然不免摟摟抱抱,卻沒上過床。我經常偷偷地跟在孫雁南的背後,卻沒有勇氣上前去跟他說句話。冬漸漸深了,汪健碧卻終於沒有了消息,在我的意料之內。

冬天正好是酒類的黃金時期,喝我促銷的酒的客人很多,他們喝醉了,就不免動手動腳的。反正我也不是處女的,看得開了,正好借機賺點外快。歡場生活,我可以說是如魚得水。我漸漸總結出一個經驗:男人在玩女人的時候,對於過於順從的女人並不是很感興趣,他們往往喜歡在征服女人的時候遇到阻礙。

其實,男人骨子裡天生有種強暴的欲望,如同女人骨子裡天生渴望被強暴一樣。所以,在客人面前,我經常裝出不情願的樣子,拼命護著自己的身子,不讓他們那麼容易地脫掉我的衣服。這一招很有效,我憑著這招征服了許多歡場老鳥。

(十)迷失風塵

過年的時候,我沒有回家,別的姐妹都走了,留酒店促銷的女孩子很少。那一天,一個中年老闆在酒店請客,我進去推銷我們的酒,他很爽快地接受了。

說實話,老闆雖然人到中年,卻很有魅力,我決定勾引他了。由於在空調包廂裡,我穿的很少,倒酒的時候,我有意無意地用乳房觸摸老闆的臉、背以及手臂等部位。每一次觸摸,他的眼睛都亮了一下,很有興趣地看著我。我心裡暗暗得意:上鉤了。老闆酒量很好,一直到酒席結束,都保持著很好的風度。酒後再開包廂休息,他喊我進去結帳。

我很矜持地拿著帳單進了他的單人包廂。他半帶著酒意,說道:「來,小姑娘,到我跟前來。」我裝著不解風情的樣子,走到他面前,卻站得離他一米之遠。

他不明所以地點點頭,問我:「小姑娘多大了?」我怯怯地回答道:「19了。」他的眼睛又亮了一下,繼續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接著就進入正題了:「小妹妹今晚陪陪我好不好?」我退後了一步,說道:「不,老闆,我馬上要回家。」「回什麼家呀!」他站起來,一把拉住我,就往懷裡摟,我拼命地掙扎,用帶著哭音的聲音拒絕道:「老闆,別這樣,我不是那種人,你快給我結了帳吧……」「等下一起結,給你更多,哈哈哈!」他強暴地撕開了我的上衣,將我按倒在沙發上,接著又扯我的褲子。

我雙腿亂踢,但也不是亂踢,因為我看得很清楚呢,踢著踢著幫他脫下了我的褲子,並且沒有踢到他身上的緻命部位。我輕輕地哭喊著:「老闆,求求你,我怕……」「怕什麼,寶貝」他邊說著,邊脫掉自己的褲子,掏出那根又硬又燙的陰莖就往我裡面插。「啊……」我大叫一聲:「痛啊!」

他以為我是真的痛,其實我這時候正爽的很不得大叫呢。他沒有立即動,運勁於下體,讓他的東西在我的體內跳了跳,我故意偏過頭去不理他,拼命擠出幾滴眼淚。老闆連忙將嘴唇合在我的眼睛上,舔幹了我的「淚水」,然後緩緩地動著下體。

我仍然裝作不情願的樣子,並且用手抵著他的胸膛。他的腹部有些贅肉,影響了他下體和我的結合,何況我又是故意夾緊兩腿,讓他頗為不爽。他用哄小孩的語氣說:「寶貝,別這樣,我不會虧待你的,來吧。」我動也不動,依舊一副抗拒的樣子,但是卻進一步激起了他的獸欲,他也不管我真痛還是假痛了,橫搖豎插、進進出出起來。我感到很過癮的,但是為了不讓他看出破綻,裝出齜牙咧嘴的樣子,不時發出痛苦卻又消魂的呻吟。

他被我徹底征服了,並沒有堅持多長時間就在我體內一瀉如注。完事之後,他還戀戀不捨地趴在我身上,玩弄著我的乳頭、乳房,舔著我的「眼淚」。

我這次的表現讓這個叫董大川的老闆太滿意了,他包養了我。就這樣,我整天就在他給我買的房子裡面睡睡覺、上上網,然後就是化化妝,等著他的到來。

日子過得寂寞無聊,於是我開始了這篇自傳形式的小說。也許是紀念些什麼,也許就是娛樂一下讀者諸君吧。就在我要完成這小說的時候,我和孫雁南卻又相遇了。

前天,我在我房子的社區閒逛,看到一個很熟悉的身影在不遠處走著。我三步兩步跑過去,喊了一聲:「孫雁南!」他轉過頭,表情很複雜地看著我。他分明瘦了許多,又回到了我們剛認識的那個樣子了。

看到他偉岸英俊的摸樣,我的心卻忽然如同初戀的少女一樣砰砰直跳。正好董大川去了外地,短期不會回來,我邀請他到我房子裡去坐坐。他猶豫了一下,就跟我走了。

關上門,我的衣服就無聲地滑了下來。孫雁南似乎沒有什麼表情,伸出手來撫摩我的乳房,我滿足地閉上了眼睛。五年了,我最終還是把自己的身體獻給了他。他還會在乎我的這副肉體嗎?我當然敢肯定,我的身體比五年前成熟,有魅力,只要他肯佔有我,我肯定能讓他進入極樂仙境的。

可是,胸部的動作卻沒有繼續下去,我卻聽到了他在往門口走。我走過去,從背後抱住他,問道:「雁南,你……?」

他輕輕推開我,手正好按在我的乳房上,卻沒有多停留一段時間。他有些冷淡地告訴我:「如果是五年前,甚至是一年前,我看到你這個樣子會發狂的。但是,你知道我這一年來,跟多少初中生、高中生上過床嗎?我以前喜歡你,就喜歡你那種純純的、羞澀的樣子,我現在喜歡女孩子,仍然喜歡這樣的。我很喜歡她們稚嫩的肉體,以及做愛時發出的初經人事的哭泣。在你身上,我肯定是不會找到。」說完,他就轉身走了。

我無力地靠在門上,聽著他的腳步聲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