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浪婦

浪婦

第一回:98年,俺從東北到上海跑生意,俺爺們去年開金礦時候讓火藥炸死

了,俺帶個妞妞覺得沒了生路,後來和村子裡的嘎子一商量他說:“跟俺走吧,

咱倆倒服裝,去上海。”俺今年35了,已經不怕出頭,也就和嘎子干起來了,一

兩年下來,自己有了幾個固定的客戶,也有了點錢,俺就自己幹了。

人到了這個年齡,對那個的需要越來越強,俺偷偷的買了個自慰器,沒事的

時候自己玩,後來跑生意的過程中,認識了小張,小張今年才22,對中年女人特

感興趣,一看見俺,雞巴就挺起來,俺們經常在一起操屄玩,俺張的還算可以,

身子也干淨,所以兩個人玩的時候連避孕套都不用,那天俺從東北回來,小張到

車站接俺,一看見俺下車,連忙跑過來,和俺打招呼,他幫俺拿東西,從車站出

來打了個出租,到俺家去,俺在上海租了套房子,俺不在的時候,小張就搬來住,

在車上這小子就不老實,一開始摸俺大腿,然後就摸到襠裡,弄的俺癢癢的,可

俺又不敢大聲的說,只把他的手弄開了,到了家,一進門,小張就從後面抱著俺,

聲都顫了,說:“好姐姐,你可回來了,想死我了。”

說完就拿雞巴從後面頂俺,俺打了他一下,說:“你想俺?

是想和俺操屄吧?“小張淫笑的說:”好姐姐,你就讓我操操吧,你這幾天

沒在,我都快憋死了!“說完,就扒俺的褲子,俺一邊掙扎,一邊說:”小弟弟,

姐姐剛回來,你到是讓姐姐喝點水,歇歇腳,姐姐讓你玩個夠。“小張一邊脫褲

子,一邊說:”先嘣一鍋再說!“說完,把大雞巴掏出來,一手按著俺的後背讓

俺趴床上,一手把俺的褲子扒了下來,30多歲女人的屁股格外的肥,又白又嫩,

小張急的把手揚起來,衝著俺的屁股就‘啪!’‘啪!’的幾下,抽的俺的屁股

蛋直顫,俺頓時一激動,屄裡的水馬上就冒出來了,嘴裡還浪浪的哼哼著:”小

老弟,姐姐讓你操屄!姐姐讓你操屄!“小張一聽,更來勁了,下手更狠,‘啪!

‘’啪!‘的一陣脆響,然後從後面把雞巴一挺,’滋!‘的一聲就進去了,

小張的雞巴是特大號的,又粗又長,雞巴頭和小孩的拳頭差不多,兩個大雞巴蛋

在下面當啷著,一操屄就拍在俺的大腿上,特來勁!小張這麼一杵,正杵到俺的

心上,俺’唉呦‘一聲,叫:“小老弟,你慢點呀,等俺的屄裡流水你再操呀。”

小張可不聽這個,拿大雞巴就來了幾下狠的,直入直出,俺屄裡的淫水就流

的更多了,屄裡一滑溜,雞巴進出就更帶勁了,滑不流丟的,操起來還帶著聲兒

呢,‘撲哧!’‘撲哧!’的,俺一陣的發騷,浪淫淫的說:“小弟弟,你操姐

姐的浪屄!

操姐姐的浪屄!操的姐姐嗷嗷的叫!你快操俺!俺浪死了!俺就欠操!操到

俺心兒裡去了!你操俺,俺給你報數!1 ,2 ,3 ,4 ,……35,36,……“俺

就這麼和弟弟玩,這是他教俺的,他說:”我操你一下,你就叫數,最後我射精

的時候告訴我,一共操了你多少下?“俺喜歡這麼來,挨操還要報數,多爽!

俺一邊報數,一邊把橡膠自慰器拿出來,然後遞給小張,小張先讓俺用嘴把

自慰器舔濕了,然後‘撲滋!’的一聲插進俺的屁眼裡,下面用雞巴操俺屄,上

面用自慰器操俺屁眼,操的俺別提多爽了!俺更來勁的報數,兩個人操了半個多

小時,小張要換個姿勢,小張上床,往床上一躺,大雞巴挺挺著,然後讓俺背對

著他,蹲下用屄套他的雞巴,可俺屁眼裡還插著根膠皮棍呢,小張就讓俺自己用

手拿著膠皮棍捅俺自己的屁眼!他正好從後面看。俺羞羞答答的一邊喊著數,一

邊操著屄,一邊還用膠皮棍給自己通屁眼,俺心說:城市的老爺們怎麼那麼會玩

呢?

一會,小張就來勁了,翻身坐起來,抽了俺兩下屁股蛋說:“趴那。”俺忙

的趴在床上把肥肥的屁股稍微掘起來,小張把俺屁眼裡的橡膠棍拔出來,然後用

手扒開屁眼衝著屁眼吐了口唾沫,然後把硬硬的大雞巴頂著屁眼慢慢往裡擠,雞

巴頭太大了,怎麼也弄不進去,急的小張直抽俺的屁股蛋,俺浪叫著說:“小老

弟,別著急呀,咱有的是時間,慢慢玩呀,你抽俺也沒用呀,俺的屁眼太小,雖

然不好進,可進去了就緊了……”

俺還沒說完,小張猛的一用力‘撲’的一聲,楞是把雞巴頭操進去了,俺覺

得屁眼好像讓人堵住了,悶悶的,小張把雞巴又往裡操操,直插到雞巴根,俺覺

得好像插到俺的肚子裡了,俺又說:“小老弟,又走大姐姐的後門了,別著急,

慢慢玩,姐姐浪著呢。”小張是年輕人,聽不得這個,在俺後面跟狗上槽子似的

快速的操著,俺浪浪的哼哼著,小張讓俺給他講個黃故事,俺想了想說:“俺從

東北來的時候,在火車上就想你了,俺想和你操屄,俺買了兩根大火腿,然後躺

在鋪上,一根插在俺的屄裡,一根插在俺屁眼裡,就這麼自己搞,後來俺浪的直

哼哼,俺下鋪有個小老頭,還以為俺病了,過來問俺‘妞,你病了?’俺衝著他

一笑說‘大爺,俺沒病,俺正給自己通下水呢。’小老頭一聽俺說的話,雞巴竟

然挺起來了……”小張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把大雞巴從俺的屁眼裡拔出來,

對俺說:“躺床上,張大嘴,我喂你奶!”俺不敢不聽,忙的翻身躺下,把嘴張

大,小張順勢騎在俺胸口上雙手狠狠的抓住俺的奶子,俺清清楚楚的看見大雞巴

在俺面前直晃,雞巴頭上已經流出了白花花的雞巴液(精液),雞巴頭和雞巴莖

上還沾著俺屁眼裡的東西,小張一邊有節奏的擠著俺的大奶子,一邊把雞巴舉到

俺的臉上,問俺:“想喝奶嗎?”俺說:“俺想喝。”小張憋的臉紅脖子粗的又

問俺:“我操你操的舒服嗎?”俺說:“舒服死了,尤其是俺的小屁眼,讓老爺

們的雞巴通通,真爽!”小張終於忍不住了,大雞巴一陣猛挺,“滋!”的一聲

從龜頭茲(ci)出一股濃濃的雞巴液,茲的多老高可沒落在俺的嘴裡,卻落在俺

的臉上,俺撒嬌的哼哼著,緊接著小張又茲出一股雞巴液,這次正好掉進俺嘴裡,

這就算餵了俺一口奶,小張渾身哆嗦著,兩只手使勁的纂著俺的大奶子,一下下

的茲出雞巴液讓俺喝了好幾口奶。最後俺看著小張的雞巴縮成了個小團。小張疲

憊的翻身躺在炕上。

俺下地打來熱水把小張的雞巴清理好,怕他著了涼,俺又給他蓋好被子,然

後俺把從東北帶來的貨收拾了一下出門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