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姐夫的榮耀12

姐夫的榮耀12

書名:《姐夫的榮耀》第十二集

作者:小手

出版:河圖文化

出版日期:2012/01/12

內容簡介:

一次跟蹤得手後,好奇心驅使著李中翰繼續探究姨媽的秘密。只是他沒想到,

這回居然得知小君的生父是誰!這個秘密,讓李中翰與姨媽之間的關系更加接近,

甚至,到了危險邊緣……

趙紅玉仗著背後強大的勢力前來談判,一開口就是天價!再配合張思勤適時

提出買回別墅的要求,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另一樁陰謀的引線?

秋家姐妹在這個「巧合」裡面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幫手?還是對手?

目錄:

第一章 小露身手

第二章 獅子大開口

第三章 下輩子做男人

第四章 懸崖驚魂(一)

第五章 懸崖驚魂(二)

第六章 取暖

第七章 打針

第八章 沒見過這麼淫蕩

人物介紹:

「我」、李中翰:一位年輕、帥氣,從沒野心到很有野心,從笨蛋到姦猾的

小白領。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蠻、古靈精怪。暗戀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書,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杜大維:投資部經理,狡詐多疑、陰險好色,出色的投資顧問。

葛玲玲:杜大維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環境影響,潑辣兇悍,

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嫻:??公關秘書。

朱九同:??公司總裁。

何鐵軍:上寧市委書記。

羅畢:??的副總裁兼總經理。

楚蕙:羅畢的妻子,小麥色的肌膚獨一無二。

唐依琳:??的頭號公關。

莊美琪:公關部秘書主管。

楊瑛:李香君的同學。

閔小蘭:李香君的同學。

喬若塵:李香君的同學。

侯天傑:??的財務經理。

張思勤:??的大股東。

張亭男:張思勤的兒子。

曹嘉勇:??的大股東。

章言言:??的公關。

趙紅玉:??的公關。

何亭亭:??的公關,何書記乾女兒。

羅彤:??的公關。

樊約:??的公關。

何芙:何書記的女兒。

秋雨晴:何書記地下情人。

秋煙晚:何書記妻子。

孫家齊:??策劃部職員。

第一章 小露身手

我心髒狂跳,來不及整理衣服,迅速推門而入。見一樓沒人,我沖上二樓,

在樓梯口卻看見小君靠在郭泳嫻的臂彎裡打哆嗦,而郭泳嫻也是一臉驚詫。

我焦急地看看小君又看看郭泳嫻:「怎麼了?」

郭泳嫻還來不及說話,小君哆嗦著指了指靠近樓梯一側的小房間,顫聲說:

「媽媽好嚇人。」

「嚇人?」我大感驚奇,趕緊朝小房間走去。推開一絲門縫,裡面透出朦朧

燈光,我緊張地瞄了兩眼,沒發現異常。我繼續把門推開,終於看見姨媽半裸著

身子盤坐在小房間的中央。

我大感驚奇,踏入房間,赫然發現姨媽身下的地磚上有一圈水跡。水跡猶新,

估計是姨媽身上的汗水。

她薄薄的睡衣已濕透,修長白?的脖子滿布汗珠,穿著健身褲的兩條豐腴長

腿交叉盤起,左右兩臂垂放在大腿上,手掌握成拳,雙目緊閉,如老僧入定。

我越加好奇,眼珠子在姨媽鼓鼓的胸脯上打轉,薄薄的睡衣裡是一款性感的

胸罩。由於睡衣濕透,我能看清楚胸罩的蕾絲與吊帶後扣。

可以確定,姨媽身上這款性感蕾絲內衣是楚蕙代理的FIRST。

汗珠不停從姨媽的臉頰滴落,不偏不倚滴在兩團無比飽滿的肉峰上。飽滿之

處完全蔑視這幾滴汗液的敲打,因為它們渾圓挺拔,就算有一隻手按下去也無法

令它們屈服。可是每一顆汗珠的滴落猶如一把小鐵錘一次次敲打我的心房,我既

興奮又緊張。

這是我如此近距離欣賞這雙無與倫比的肉峰,雖然我曾經傷害過它們,甚至

留下令人憤怒的牙印。幸虧牙印沒有破壞它們的美感。我很想走上前撫摸這兩團

肉峰,安慰它們,為我曾經的魯莽道歉。

可惜我沒有勇氣。雖然伸手可及,但姨媽的強大可不僅僅只是擁有一雙無與

倫比的肉峰,她還能輕而易舉地將我捏成兩截。

何況她此時充滿神秘,往日的波浪長發紮成海螺型發髻,發髻正上方赫然籠

罩著一團裊裊的霧氣。

頭上冒煙是神仙的標志!我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眼花,但要說姨媽是

神仙也不太可能。我心驚膽顫又好奇重重,剛想走近細看,突然一道空靈的聲音

傳來:「快滾出去,把門關上。」

我嚇得渾身哆嗦。這道空靈的聲音似姨媽的聲音,又略有不同,彷彿從遙遠

的四面八方匯集而來。

我趕緊後退至門口,一隻小手抓住我的胳膊,將我猛拉出房間。我回頭一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將房門輕輕掩上,我怔怔地看著小君,她與姨媽都

怪怪的。在這三更半夜裡,兩位怪怪的美女都充滿神秘氣息,令我啼笑皆非。

「會不會是鬼上身?」小君柔柔地半靠在我身上,半瞇起眼睛思考。看她傻

傻嗲嗲的樣子,我又憐又愛。

她仍對計程車司機所說的恐怖經歷心有餘悸,突然發現姨媽怪異奇特的行為,

這位三千美人都無法比擬的仙女不被嚇哭已算是奇跡。

我暗暗自責,告誡自己往後少在小君面前說鬼怪的事:「世上沒有鬼,別

怕。」

小君顫聲道:「不怕、不怕,只是媽媽這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剛才我和

泳嫻姐姐聽到房間有古怪的聲音,我們就推門看一下。誰知、誰知……哥,我敢

肯定媽媽不是鬼上身,所以沒……沒什麼好怕的,看你們比我還膽小。」

「嗯嗯,是哥膽小。」我苦笑,這時候必須遷就小君,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姨媽的模樣連我見了都心底發毛,何況是小君?聽她聲音在發抖,我心疼不已。

郭泳嫻走過來,輕輕抱住小君顫抖的香肩:「我本想帶小君去看方姐,哪知

方姐的房間突然反鎖。我以為方姐不想被人打擾,就帶小君到廚房喝飲料。小君

喝完了就說困,我見已是深夜了回去不安全,就勸小君到左邊的小房間休息。沒

想到我一推開門,就發現方姐坐在地上,那小房間相對簡陋,也不是方姐平時住

的房間。突然看見這模樣,把我和小君都嚇了一大跳。」

我笑問:「媽會不會是在練瑜珈?」

郭泳嫻搖搖頭:「不像。」

小君的羊角辮搖得更猛:「我也覺得不像。」

我朝郭泳嫻擠了擠眼:「難道……難道真是傳說的中邪?」

話音未落,我身後突然傳來姨媽嚴厲的聲音:「我不是中邪,而是被你氣瘋

了。」

我猛然轉身,身後真是如假包換的姨媽。她看起來體態輕盈、冷艷高傲,那

海螺型的發髻依然盤在頭頂,只是布滿汗絲的美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我注意到

姨媽身上披著一件小外套,把傲人的曲線隱藏起來。

怎麼回事?姨媽怎麼會從大家的身後出現?我們三人都站在姨媽剛才盤坐的

小房間前,此時姨媽在我們的身後出現,又把我們嚇了一大跳,這是變戲法還是

真見到鬼了?

「啊!」小君一聲怪叫,撲到郭泳嫻的懷裡。

我雙手發麻,心跳加速:「媽,你是怎麼出來的?我剛才還看見你在左邊的

房間裡,現在你卻從右邊的房間出來。媽該不會是仙女轉世吧?」

姨媽一聲嬌斥:「胡說什麼?媽剛才在練功。」

「練功?哦。」我略有所思又疑竇叢生:「那為什麼媽不在自己的房間練?

你也不跟泳嫻姐說一下,把小君嚇壞了。」

「媽本想在自己的房間練,可是媽住的房間裝飾豪華,又鋪了昂貴的木地板,

媽擔心練功出汗會把木地板弄壞,就去左邊的空房。那房間比較空曠,鋪的又是

不怕水的瓷磚。」

「媽還沒解釋你是如何從左邊的房間跑到右邊的房間?難道這世界上真有什

麼乾坤大挪移?」我不敢直視姨媽,眼簾垂下,忽然發現姨媽下身依然穿著貼身

的健身服。

不知為何,我的眼光下意識地瞄了一下姨媽的下體,健身服太過貼身,雙腿

間隆起一處丘陵。

我腦袋頓時一陣空鳴,血氣上湧,趕緊把目光轉開。只是眨眼間,我的目光

又悄悄向那塊神秘的丘陵看去,如同中魔咒一般,我再也不願意將目光移開。

姨媽何等敏銳,我如此猥瑣的視線豈能不被她察覺?姨媽一聲厲喝,美臉驟

寒:「你們兩個三更半夜不待在家,專門跑來這裡審問我嗎?哼,白天的事情我

還沒有找你們算賬,晚上又跑來搗亂。是不是翅膀長硬了?」

見姨媽發怒,我心頭大駭,趕緊將視線轉移,把小君搬出來救火:「小君想

媽了,我就帶她來。媽千萬別生氣,聽說練功最忌諱生氣了。」

「媽媽別生氣,都是我不好。我實在太想媽媽了,就纏著哥帶我來,都是我

不好。」一旁的小君拚命維護我,我感動得真想上去抱住她親兩口。

「哼!」姨媽的臉色稍緩,眼神卻依然盯著我。

我陷入困惑之中。如果沒有什麼乾坤大挪移,那姨媽只能從左邊房間的窗子

出去,然後進入右邊的房間,把反鎖的門打開走出來。可是兩個房間的窗子一東

一西,要想完成這些匪夷所思的動作,除非姨媽會飛簷走壁。

姨媽真會飛簷走壁嗎?我心裡嘀咕,估計郭泳嫻與小君也是這麼想,但大家

想問又不敢問。因為繃著臉的姨媽氣勢逼人,大家只能將疑惑吞進肚子裡。

姨媽柳眉輕挑,冷峻的眼神意外地轉到郭泳嫻身上。郭泳嫻一陣緊張、無所

適從,卻聽姨媽冷冷道:「我看你是想見小嫻吧!」

我一聽,心髒頓時砰砰直跳,姨媽這是怎麼了?雖然我與郭泳嫻的關系是公

開的秘密,但姨媽也不應該當著小君的面挑明。

看來姨媽仍然在生我的氣,她仍然無法釋懷被我跟蹤的事,特工被一個蹩手

蹩腳的笨蛋跟蹤而渾然不知,又被我偷聽到秘密,這是一名特工所無法容忍的。

我暗暗後悔,貪圖一時的好奇與刺激,竟然置姨媽於挫敗的境地。作為一名

特工,一次失敗就意味著一切的終結,包括生命與使命。雖然我只是惡作劇,但

以姨媽的傲氣,她一定很難原諒自己。從她靈氣全消的雙眼中,我讀到了自責與

羞怒。

「如果只想見嫻姐,我又何必帶小君來?」我用世界上最溫柔的聲音安慰姨

媽,希望她能讀懂我的言下之意。

我來這裡不僅是想見郭泳嫻,更想見見美麗的姨媽,相信姨媽一定能領會我

幽幽歎息中所隱含的深意。姨媽臉色微變,抿了抿小嘴說不上話,唯獨胸脯微微

起伏不停。她如此內斂沈著,能讓我看出身體出現異樣已是匪夷所思,估計是被

我的話深深震撼。

郭泳嫻見氣氛不對,急向我使眼色,恰到好處地站出來打圓場:「方姐,你

不是失眠嗎?練功後能不能改善?」

姨媽一臉冷淡:「我沒事了。出了一身汗,現在有些困了。我先洗個澡,洗

完出來後,最好不要讓我見到他們兩個。」

「方姐……」

郭泳嫻並不想我離開,雖然幾乎天天見面,但她對我有種依賴,加上年紀偏

大,又與姨媽關系密切,她偶爾會表現出大老婆的姿態。除了小君,她幾乎不把

我身邊的女人放在眼裡,就是在公司裡遇到戴辛妮,她也不卑不亢,絕不低聲下

氣。

「沒得商量,我不想見他們,老惹我生氣。」姨媽滿臉怒容。

但在我眼裡,這應該是惱羞成怒。她埋藏多年的秘密被我偷聽,換做是別的

女人早離我遠遠的;可是姨媽畢竟是姨媽,她必須面對現實,因為她與我之間有

著無法割捨的血緣親情。

「媽……」小君跺跺腳想撒嬌。

往日,姨媽都會一臉溫柔地接受小君的撒嬌,可今天姨媽的心情顯然惡劣到

極點:「不聽媽的話,以後就別叫我媽。」

「嗚……人家回去就是啦!」小君的小嘴微扁,似乎強忍著眼淚,姨媽如此

絕情,讓小君難以接受。

姨媽看了小君一眼,轉身就走,留給我們豐腴的背影和世界上最美的臀型。

姨媽穿健身服實在性感,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加上剛才那詭異的老僧入

定,姨媽在我心中越來越神秘,更吸引我。

「回去吧,你姨媽今天的心情很不好。」郭泳嫻郁悶地看著我。知道我要來,

她一身性感的打扮,睡衣裡蕾絲隱現、乳溝清晰,滾動的豐滿與姨媽有得拼。我

丹田火熱難耐,更不願意早早離開。

可是,姨媽的話就像無上的懿旨,哪怕我是皇帝天子也不敢違命。見小君噘

著小嘴不吭聲,我歎了歎:「我們走吧。」

一層薄雲遮擋晴朗的夜空,大地一片蕭瑟,就連一直鳴叫的秋蟲也安靜了下

來。誰都不願離開燈光明亮、溫馨舒適的屋子,投身於蕭瑟的黑暗之中,何況這

燈光明亮、溫馨舒適的屋子本來就屬於我的領地,我為什麼要離開?

站在小洋樓前,我摟著小君的香肩,依依不捨地向郭泳嫻道別。不知是不是

因為風流多情的緣故,我的依依不捨竟然喚醒眼眶裡的濕潤。

「快走吧,等會你姨媽洗澡出來看見你們還在,連我也會被罵。」郭泳嫻溫

柔地撫摸小君的羊角辮。盡管小君是我的至愛,但郭泳嫻對小君一點敵意都沒有。

因為小君不會威脅她的地位,她很願意與小君一起分享我。

踏入蕭瑟的夜色中,我與小君苦苦等待計程車,我發誓半個月內,為自己也

為小君添置一輛小車。

「哥,你是不是跟王怡姐姐有一腿?」此時,小君的眼睛是這個世界上最明

亮的地方。

我看向黯淡的夜空:「沒這回事,你的小腦袋瓜別一天到晚胡思亂想。」

很熟悉的冷笑,帶些嬌嗲:「別在我面前賣鐵錘。我問你是給你坦白的機會。

別不識時務,識時務者是烏龜,不識時務者連烏龜都不如。」

「咳咳。」我乾咳了兩聲,只好承認:「哥與王怡姐是有過一腿,不過那是

好久以前的事了。」

小君憤怒地猛跺腳:「你……你這個下流胚子!色情狂!你比媽媽更討厭!」

我靈光一閃,趕緊轉移小君的火力:「是啊!?這麼晚了,媽還要把我們趕走,

真是莫名其妙。」

小君晃了晃腦袋,嘟噥道:「哥,要想知道媽媽有沒有古怪,不如……」

小君一邊欲言又止,一邊轉動靈動的眼珠子,我看得出她眼睛裡沒有多少怒

火,倒是有滿腔的好奇。我不禁暗暗欣喜,小君可能默許王怡的存在。

「哥也想知道媽有什麼古怪,不如……」我轉身眺望不遠處的小洋樓。

郭泳嫻這邊依然透著燈光,想必姨媽還在泡澡。而王怡那邊已是漆黑一片、

燈光全無,彷彿佳人已就寢。

「討厭,說話說一半。快說!」小君嬌嗔中又跺了跺腳,感覺她與我之間有

了相同的靈犀。

「不如不走。」我笑答。

小君冷笑:「不走就一定會被媽媽打成豬頭。」

蕭瑟的夜色中,小君的冷笑仍然美不勝收。

王怡仍穿著猩紅色的內衣,因為我一眼就看到她薄薄的睡衣內有一抹隱約的

猩紅。待小君走進浴室洗澡,我忍不住問:「怡姐,你不換內衣?」

王怡嫵媚搖頭,對於我突然而至,她眼裡閃耀著難以壓抑的興奮:「我會不

得換。我只有一件這種顏色的內衣,這件內衣會給我帶來好運。」

「不就是房子升值了,高興成這個樣子?總不至於把房子賣了、大賺一筆,

然後遠走高飛吧?」我把手滑進王怡的內衣裡,揉捏把玩兩粒熟悉的小葡萄。

王怡垂下眼簾,佯怒道:「我都懷了你的骨肉,還會遠走高飛嗎?」

我賊賊壞笑,手上的動作更放肆:「說錯、說錯,等會我會狠狠地刷牙,刷

刷這張臭嘴,懇請怡姐不要生氣。」

王怡這才轉怒為嗔:「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你買給我的房子升值了,我

當然高興;同時這也證明我旺你,既然我旺你,你一定會經常來看我。」

我動情大笑:「一定、一定,怡姐的旺夫穴要經常來愛愛。」

滿臉嬌紅的王怡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一條嶄新的男性內褲:「今晚是你第

一次在我這裡過夜,我要你抱著我睡。」

「以後我會經常來這裡抱著你睡。」我萬丈柔情,大手掀開內衣,熱力穿透

王怡胸前每一寸肌膚。滾燙的肉柱不知何時跳出樊籠,頂在同樣猩紅的蕾絲內褲

上。

王怡一聲歎息:「中翰,你這呆頭鵝,其實很早以前我就暗示過你可以追求

我,可你眼裡卻只有戴辛妮。我想問你,你是真的看不上我嗎?」

「我真是呆頭鵝一隻!如果早知怡姐在暗示、早知怡姐能旺夫,我什麼女人

都不追,就娶怡姐一個。」

「哼,你捨得郭姐、辛妮,捨得那些花花綠綠?」王怡當然知道我的話有灌

水,不過她仍然興奮不已。

此時她全身上下熱得足以將冰山融化,見肉棒挑進猩紅蕾絲內褲裡,她馬上

用茂密的陰毛溫柔地摩擦著光亮黝黑的龜頭。

「娶了怡姐我就發大財了,發了大財自然能把花花綠綠都迷住。到那時不管

郭姐還是辛妮,統統都會送上門來,免得我一個個去追求,多辛苦、多麻煩啊!」

王怡紅著臉啐了一口:「去你的。」

我大笑,粗壯的肉棒老馬識途,哪怕王怡倚牆站立,大龜頭仍然能插進濕潤

的蜜穴:「腿分開點,好緊。」

王怡的內褲沒脫下,對於我的催促她也無能為力。瞧了瞧身邊的浴室,王怡

嬌聲道:「褲子沒脫分不開。嗯,好粗,別在浴室門口弄,小君……小君會聽

到。」

「聽到就連她一起收拾。」我下身半弓,尋找到最佳角度挺入,終於將整條

大肉棒完全插進最深處。也不管王怡是真擔心還是假矜持,我連續三十幾下兇悍

的抽插,把她弄得媚眼如絲、浪聲不斷。我剛想將猩紅內褲扯下,浴室門卻突然

打開,小君從裡面探出嬌嫩的裸體。

「哥,你們先停下來,快去看看。」小君興奮地直跺腳,她的羊角辮已放下,

滿頭青絲如雲似瀑、無風自動,唯獨發梢盡濕、水珠垂滴。

「看什麼?」我尷尬地拔出肉棒,在小君的注視下塞回褲襠。只是肉棒硬挺

著,強塞回褲襠簡直就是受罪。

天苑別墅在城西算是首屈一指的別墅。

當初在這一帶買別墅時有幾種考慮。首先是天苑別墅遠離繁華的城東,金屋

藏嬌之地自然要選擇戴辛妮不常去的城西;另外,城西的房價比城東便宜不少;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天苑別墅依山而建,設計錯落有致,每兩棟形成一個連

體。

兩棟房子之間的間隔很近,房子的二樓陽台相連,各有半腰高的精美工藝漆

鐵圍欄分隔,打開圍欄兩個陽台就能互通。

王怡與郭泳嫻住在這裡,既能獨立生活、有自己的隱私,又能彼此照應,我

自然少了擔憂。

王怡喜歡栽花,她家陽台上種滿各種各樣的花草。據說愛花之人心地善良。

此時,我正彎著身子躲在一株茂密的大葉榕盆栽旁,窺視著郭泳嫻家陽台上

的一切。那邊陽台上一個熟悉的人影令我大為緊張,我極力屏住呼吸,以免被陽

台上的人察覺。

其實兩個陽台相隔十公尺,大葉榕枝繁葉茂,陽台中間又隔著兩排漆鐵圍欄,

就算姨媽耳朵再靈,也不可能聽到我的呼吸聲。

只因姨媽神秘強悍,我對她敬若神明,在她身上或許一切不可能都會變成可

能。幸好,我有了偷窺姨媽的經驗,所以膽子比別人大一些。小君就怕得要命,

她躲在王怡家浴室的窗口遠遠地觀望。

姨媽不認識王怡,更不知道我沒有帶小君回家,她壓根沒想到旁邊的小洋樓

也是我的領地。我不禁暗暗得意,狡兔三窟也不過如此。

「我該怎麼辦?我快瘋了!靖濤,他跟你很像,越來越像。他受傷的樣子與

那年你在清邁受傷時一模一樣,唉!」

歎息聲清晰而傷感,如泣如訴。姨媽叨念的靖濤是誰?清邁這個地方我略為

知曉,是一座靠近緬甸的泰國小城,那裡風景優美、安靜祥和,難道姨媽去過?

據說一代歌後鄧麗君就仙逝在清邁,傳言鄧麗君也是一位資深特工。如果姨媽去

過清邁,那會不會與這位絕代歌後有過接觸?

這時那邊陽台上的幾盞琉璃燈突然亮起,把陽台照耀得如同白晝。一位雍容

的熟婦拿著大毛巾,一邊擦頭發一邊從屋裡走進陽台,香風飄動。我眼睛一亮,

對郭泳嫻豐盈的體態神迷不已。

郭泳嫻輕輕走到姨媽身後,柔聲問:「方姐,我們還要等嗎?趙紅玉可沒說

一定會來。」

我心髒劇跳,不敢相信趙紅玉要來。

「不知道中翰與小君到家了沒?」姨媽沒有轉身,仍然背對著郭泳嫻,微微

的秋風將姨媽的歎息傳到我的耳裡。

郭泳嫻笑答:「城東到城西哪有這麼快?估計還在路上。」

姨媽漠然轉身:「剛才來的那人一定與趙紅玉有關系,想不到身手這般了得,

看來這個趙紅玉不簡單。」

郭泳嫻一愣,停下手中的動作:「那會不會是趙紅玉?以前在公司裡可沒發

現她有武功底子。」

我頭皮發麻,心想:趙紅玉怎麼陰魂不散?纏不了我,纏上郭泳嫻,不知道

她又要耍什麼陰謀。

姨媽輕輕搖頭:「剛才那人不是趙紅玉,是一個男的。哼,跑得夠快,我竟

然沒發現他往哪邊跑。」

「如果是趙紅玉的人,恐怕早被方姐嚇壞,說不定趙紅玉改變主意不來了,

我們會不會白等?」郭泳嫻微微甩動濕發,舉止隨意卻優雅大方。

我暗暗驚詫她在姨媽面前的淡定,這表示她與姨媽的關系非常融洽。

姨媽冷笑兩聲:「他們急著要錢,不會不來。再說,我與那人也沒發生沖突。

唉,李中翰也夠渾蛋的,自己來就算了,還帶著小君。萬一發生什麼事情,我怕

嚇到小君。」

「我知道,這也是方姐把他們趕走的原因。」郭泳嫻放下手中的毛巾,上前

抱住姨媽的胳膊,柔聲說:「其實也不能全怪中翰,小君既想方姐又愛黏中翰。

她吵著要來,中翰哪能拒絕?不過,趙紅玉非要見中翰,中翰又不在場,這件事

她恐怕不想談。」

姨媽傲氣十足:「不想談也要談!哼,想訛錢想瘋了,居然訛到我們頭上!

我今晚倒要看看這個趙紅玉是何許人!」

一陣夜風吹來,剛沐浴出來的郭泳嫻衣著單薄,她忍不住把身體往姨媽身上

靠著取暖。

我暗暗嫉妒,改天我也要抱著姨媽散步,在姨媽身邊我總有一種特殊的安全

感,我喜歡這種安全感,就如同辛勞的水手喜歡避風港一樣。

郭泳嫻越摟越緊,和姨媽一起越走越遠,加上風向改變,她們說些什麼我聽

不到,心中一陣焦躁。窩在大葉榕旁半天,手腳酸麻、腰脹脖子硬,可我卻一動

也不敢動,那滋味苦不堪言。

幸好兩位大美女蓮步輕移,又沿著陽台邊緩緩走來,越走越近,與大葉榕的

距離已不到五公尺,令我喜出望外,趕緊豎起耳朵。

「方姐,你在夢中老嘀咕的那位靖濤,真的很像中翰?」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