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鄰居程姨

鄰居程姨

她一直是我心中最有女人味的女人,長大了,電視媒體書本裡的美女再多,可我覺得還是她最好。因為她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回憶。

那時候我還小,念初三,她兒子念小學六年級。我平時很罩著她兒子,他被欺負總去找我,她也知道,雖然她不許,應該還是心存感激。

我那個時候整天在外面混,學習很爛,認識的都是不三不四的人,剛好那年我們這裡開始流行上網。之前的電腦房都是玩單機遊戲,像是大富豪紅色警戒之類的遊戲。 那個時候有10多台電腦就是網吧了。

在網絡裡我看了很多的黃色小說,圖片,電影,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幻想的對象都是她。我的隔壁鄰居,程姨。他的丈夫人很老實也很隨和,就是喜歡吹牛逼。我不怎麼搭理他。他的工作是水電焊,有時候在旺季要半夜一兩點才能回家。

從這以後我每次看見她就意淫,晚上睡覺也是,挺著睡著,挺著起床,至此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搞到她。

我這個人很幽默,也很會來事,有時候看見她買菜回來我就主動幫她拿,邊走邊聊,逗的她很開心,她的笑聲很自然不做作。我就在想,不知道她叫床聲什麼樣?

那是8月份的一天,剛好我畢業了,下午3點多,我上樓的時候看見了她拎著餃子面,因為我在後,正好看見她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隱約能看見她內褲的輪廓,我主動幫她拿菜,她回頭看向我,說聲謝謝。我說不用,應該的嘛!

我們住在同一層,她開了門進去了,我真的有些不捨,但當時年紀還小,膽量有限也沒敢怎麼樣。意猶未盡之餘正準備開門的時候,她門又開了,伸出頭說,海波,能幫我把冰箱挪一下嗎? 電源接觸不好,總斷電。

我馬上說好,脫鞋就進屋了。發現毛毛(她兒子的小名)沒在,我說毛毛呢?她說去她姥姥家了,我今天收拾收拾準備也去,這不你叔的工地在後湖,毛毛也正好放假我們準備都過去,他上班能方便些。我說那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我想你們怎麼辦?

她哈哈的笑著說,你可真會說話,我當時不是做作而是真的不捨,深情的看著她的眼睛,大約56秒後她的視線很不自然的移開,之所以說不自然,是我第一次看見了她的這種眼神。我開始挪動冰箱,雖然我是個小夥子,但還是很吃力,我們倆才把它挪開,原來插排老化鬆動,所以總斷電。我搞定這一切後,已經是滿頭大汗,當時天真的很熱。我洗洗手,把嘴裡的口香糖吐了。從上樓看見她我就嚼了塊,因為抽煙,嘴很臭,不想給她留下壞印象。

房間裡就我們兩個人,有些靜的尷尬。她說累壞了吧來吃根冰棍,說著走向冰箱,背對著我正哈腰拿冰棍,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個箭步衝過去,從後面抱住了她腰。

她驚叫了一聲,連忙說快放開。當時也是害怕也是激動,嘴裡說著只有她能聽清的話,我喜歡你,我愛你,程姨我愛你,真的。她用手拽我的手,說你胡說什麼,你這是幹什麼。我說真的,騙你我是狗不得好死。程姑讓我親一下行不 ?就一下。她開始掙扎,但我抱的很緊,死死的抱住她。她說你快鬆開,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不會怪你。快鬆手。她家冰箱的旁邊就是沙發,我一下把她抱起,扔到了沙發上,身體壓著她的身體,雙手在她發軟的身體上亂摸。當時那一剎那就感覺像是做夢,多年深藏心底的淫慾一下爆發了出來,激動的我有些發抖。

我聞著她的體香,聞著髮香。看著她流汗的容顏,熱的發紅的臉,我真的崩潰了,當時我就在想,就算她將來告我強姦我也認了。她低沉的嬌喘,似乎欲語還休。

太迷人了,我的嘴一下吻住了她的嘴,頓時刺激的快感串遍了全身。她咬著牙,不讓我的舌頭進入,我就吸她的嘴唇。又舔她的耳朵。雖然她還在反抗,但怎麼擋住我的激情。她抵抗越來越無力,最後像羔羊一樣任我宰割。我再次把舌頭伸了進去,她牙齒開了個小縫,我順勢把舌頭伸了進去,和她的舌頭攪在了一起。我扒開了她的上衣,脫下了胸罩,玩弄著她的豪乳。她的乳房有些下垂,但還是很大很豐滿。乳頭像小葡萄似的挺著,被我捏,被我玩。

我扒下了她的裙子和內褲,純棉的內褲感覺有些潮了。我乾脆跪在了地闆上,掰開她的雙腿,濃密的陰毛下隱藏了深紅色大逼。我看過不少黃色電影,書籍,也不止一次曾經幻想給她舔逼,所以當時的我就冷靜了許多,我張開大嘴還是恨不得一下把她逼吃掉。我含住了她的大逼。水很多。因為沒洗澡,出了很多汗。有股尿騷味,這更刺激了我的獸慾。我舌尖舔她的陰蒂。她很興奮,像是在推我的頭,又像是抱住我的頭,她開始抓我的頭髮。

呻吟著,嘴裡還說,不要舔很髒。我說程姑逼不髒好香,以後我天天舔。我把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內。她挺著逼深怕我舌頭進的不夠深。我脫下了褲子,雞巴早就漲的不行,一跳一跳的。她下身光著,上身還有衣服,當時的景像現在回憶起來都覺得淫蕩。

我對準她的大逼,衝了過去,雖然之前有過性交,但從沒這麼刺激過,所以來回在她小穴周圍亂撞。她不知道這麼動了一下,雞巴一下就進去了。她呻吟了一下,她的逼被我舔的水很多,很順利的就進去了,它像小嘴一樣,吸允著我的肉棒。可能是太激動,不一會就出來了。但我當時年輕,體力也好,不一會就又硬了,搞了足足有4次、最後一次她射了。當時我還不知道女人射到底什麼樣,只是感覺她小穴裡的水一下多了。好多。

當我拔出雞巴的時候還往地闆上滴水。從開始到結束我們能摺騰了兩個多小時。她不像開始那樣矜持了,顯得自然了。我抱著她說程姨,喜歡嗎?她不做聲,我又問,她使勁了掐了我下大腿根說你壞死了。

從此後我們一直都保持著這種關係。直到2007年。 她得了乳腺癌。右邊了乳房拉掉了。我們才結束這長達5年的關係。 其實到了後期,她真的很迷戀和我在一起。因為我她去做美容,保持身材,每天鍛煉。雖然這都是小細節。但我真的很感動。

在這裡我想和大家申明一點,有些人以為女人逼黑就是亂交的結果。其實不是這樣。程姨這些年,除了我就只有她丈夫日過她的逼。

還有就是我的太太,我18歲認識的她,給她破的處。她的小穴我從第一次看就是黑黑的。 所以有些女人逼黑是天生的,不要因為逼黑而誤解錯過一生的緣!

【全文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