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人妻調教之前後

人妻調教之前後

星期天的下午……在青山街上充滿春天的陽光。

柔和的陽光照射在面臨街道的咖啡廳內---坐在窗邊的三個女人身上。

她們的形態各不相同。但是,都是惹人注目的美女,不只是進入咖啡廳內的男

人,連經過的男人也會投以驚羨的眼神。

「我真羨慕……」

一直聽杏子和美鈴談工作的事情的綾子,突然開口說話。

「什麼……?」

兩個人同時露出驚訝表情。

「因為…妳們兩個人都很活躍。」

「真是的。怎麼會。」

「是呀。我們只是彼此對工作發牢騷而已。」

不錯,她們談話的內容確實是那樣,但對綾子而言,即使是那樣也感到羨慕。

三個人都是學生時代的好朋友,現在二十八歲。杏子是銀座小俱樂部的媽媽桑

,美鈴是民間電視台的播音員。

兩個人都還是單身,只有綾子結婚成為家庭主婦。

大家都是千金小姐出身,大學也是以良家子女多而知名的女子大學。她們的性

格和外表一樣,各不相同,生活的際遇也各異。

杏子的個性爽快,有男性化的感覺,從學生時代便熱中戲劇,大學畢業後也進

入劇團,還和同一劇團的男團員結婚,但一年後離婚。以前當做兼差的特種營業,

變成她的本業。

可能是職業關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年輕的美鈴,從學生時代就有看得開的

個性,常說快一點找個有錢男人結婚,好過舒服的生活。但擔任播音員至今仍是獨

身。

面貌和性格,在三人中最女性化的綾子,在學生時代和美鈴是相反的,希望做

上班族。當時的杏子和美鈴都有異性關係,唯有綾子一點也沒有那種花邊新聞……

但並不是不受歡迎,甚至比她們兩人還受到男性的歡迎。

大概可以說是性格吧,學生時代的綾子和她的外貌相反,有不讓男人接近的氣

質,加上自視甚高,同時對異性慎重又膽怯…所以另外兩個人都說她是討厭男人的

女人。

這樣的綾子,上班族生活不及兩年便結婚,而有強烈結婚慾望的美鈴,變成綾

子所希望的上班族,只能說是命運了。

「對了……」

杏子看著綾子的臉說︰「今天的綾子,從見面時就好像很沈悶,是發生了什麼

事嗎?」

「真的,好像沒有精神。」美鈴也點頭表示同意。

「我沒有那樣……可是……」

「可是什麼呢?」

「至少不是開朗的表情。和老公吵架了嗎?」

「還是他有了外遇呢?」

「妳們兩個別瞎猜了。」這樣被連珠砲似地間,綾子感到困惑。

「不像你們說的那樣。我和他結婚五年了,沒有吵過一次架。」

杏子和美鈴互望一眼,然後擺出敬仰姿態一鞠躬說︰「喲,真教人羨慕哪。」

「討厭,我不是那種意思。可是這樣的夫妻不也有一點怪嗎?」

「可是他很溫柔呢?」

「雖然是那樣………」

「還要怎麼樣呢?難道太溫柔使妳難過嗎?」

「杏子,別開玩笑了。」

「可是,綾子,這樣未免自尋煩惱吧。」

杏子拿起一根煙,用熟練的動作點燃,吐出一口煙,然後看著綾子的臉色,試

探的說︰「他是不是有外遇呢?」

「這個……我不知道………」

「聽妳的口氣,好像不在乎似的。」

「可是這種事懷疑起來就沒完沒了了,我不喜歡那樣。」

「綾子,只因妳沒有發覺就讓他有外遇嗎?」

美鈴驚訝的問。

「還有什麼讓不讓,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哦!沒想到綾子還有這麼看得開的想法……這也是結婚五年的產物嗎?」

「是不是結婚五年後,綾子多少也想要一點刺激了呢?我本人有俱樂部不能相

陪,美鈴多少可以抽一點時間吧。偶爾把綾子帶出來走動一下。」

「是啊,綾子也應該不像以前那樣討厭男人了吧。就算有一、二次出軌,也不

足為怪的。」

「對,女人受到男人歡迎的時間不是很長,趁現在好好享受一下吧。」

「討厭,妳們都在胡說。妳們這種人叫做損友。」

綾子向還在笑的兩個好友瞪一眼。

當然,這個時候杏子本身對綾子說的「偶爾帶綾子出來走動一下」的話,做夢

也想不到後來會造成意外的結果………

====================================

第一章 危險的徵兆

二十八歲……但還有相當的魅力………。

綾子站在洗臉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裸體,心裡如是想。

確實在她身的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說是有美妙

的身材,不像有一個上幼稚園的兒子的母親。

大小適中的乳房,形狀佼好。即使乳頭也仍然有成熟的色澤,向上挺出,表示

現在正是可吃的時候。

還有細細的柳腰,向下擴大的臀部,雖然生產後大了一些,但仍末損及身材,

反而比過去更性感。即使綾子自己看了也會陶醉。還有在下腹部,有顯示成熟女人

深厚官能的豔容。

就這樣像檢查自己的裸體的綾子,突然產生淫猥的氣氛,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

火熱的搔癢感,從鼠蹊部傳到大腿根內側。

綾子想這也難怪。這樣成熟的肉體,已被閒置二、三個月了。

在這種情形下,即使是丈夫的性行為不完全了,也會感到迫切的需要。

可是,經營廣告代理商的丈夫,不但是工作狂,而且認為為工作可以犧牲家庭

。就是這一天晚上也一定到後半夜才會回來。

進入浴室淋浴時,綾子已經對打在乳房或屁股、大腿上的水珠產生刺激。

站在浴缸裡,靠在牆上,採取一隻腳踩在浴缸邊緣的大膽姿勢,手指伸到陰毛

下,把陰唇分開。用淋浴的篷頭對正那裡。

水滴打在肉縫上……敏感的陰核、腔口,像遭受到愛撫。

「啊……啊………」

從身體裡湧出的快感,使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膝蓋不由得顫抖,漣漪般的甜

美搔癢感,從子宮深處傳到後背………。

「唔………」

高潮感使綾子忍不住扭動腰肢,很快就洩了。

在傭懶感的餘韻中淋浴後,把香皂塗在全身時,不由得回想一星期前和杏子發

生的意外事件。

在面對青山街的咖啡廳,綾子和杏子、美鈴會面過後一個月。

這一天,綾子到銀座購物,順便去位於赤阪的杏子公寓。

已是星期天下午二時,但杏子好像前不久還在床上,身上穿著睡衣。

「對不起,突然來打擾………」

「沒關係。妳又不是我需要特別招呼的客人………」

「妳昨天晚上是不是回來得很晚呢?」

「差不多。經常都是如此。」

「很累吧。」

「是啊,和妳不一樣,沒有人供我吃喝的。」

在客廳和廚房兩個地方談話時,杏子泡好咖啡回到客廳。

「不過妳那樣也有輕鬆的一面………」

「我聽美鈴說了,原來綾子是灰姑娘夫人。」

聽到杏子如是說,綾子只好苦笑。

從上一次見面後,美鈴有幾次帶她去夜遊。也去酒吧或狄斯可玩樂。但和單身

的美鈴不同,綾子畢竟是有丈夫的人,所以規定自己最晚也要十二點回家。

這件事使美鈴揶揄她:「簡直是灰姑娘。可是妳已結婚了,應該說是灰姑娘夫

人吧。怎麼樣?夜遊好玩嗎?」

聽杏子如是問,綾子喝一口咖啡,說:「還好,好像能調劑一下生活………」

 

「可是,綾子,上一次和美鈴一起見面時,妳是不是還有其他事情想說呢?我

不是說生活無聊,而是有更大的苦惱………」

「苦惱嗎?」

「直截了當的說,就是性的問題。」

綾子對杏子的敏銳第六感很是驚訝。

「看樣子我說對了。」

「為什麼………?」

「我看得出來。不是為夫妻吵架,也不是老公有外遇,又難以開口的話,應該

只有這件事了。」

「………」

「妳太見外了吧……連我也不能說嗎?」

綾子不知如何回答。此時,杏子來到坐在沙發上的綾子身邊,把手放在綾子肩

上,溫柔地催促道:「一個人苦惱也不是辦法。還是說出來吧。」

綾子還是猶豫不決。

綾子的丈夫立花和杏子也不是完全沒有關聯。說起來立花本來是杏子俱樂部的

客人,在一次派對經由杏子介紹,成為兩人結婚的契機。

當時立花對綾子是一見鍾情,經由杏子表達其意,然後就是立花的強迫性約會

和求婚。綾子好像被迫不得不結婚了。

想到杏子必能了解男女之間的事……於是綾子將難以啟口的事說出來。

約從一年前,綾子和丈夫力性生活一直保持二、三個月有一次的狀態,當然結

婚之初是不同。丈夫要求綾子時,唯有前戲是驚人的仔細,幾乎是舔遍綾子全身的

那樣熱情。

但自從幾乎沒有向綾子做性要求後,前戲也開始馬虎,而且在性行為當中,綾

子發覺丈夫根本沒有興趣。甚至於性行為做到一半,丈夫的陰莖已萎縮。

綾子產生強烈的屈辱與不滿,但對道歉的丈夫也不能發洩出來。

就在這種情形下,有一次丈夫對綾子提出很奇妙的事,要求綾子毫不客氣的辱

罵,用腳踩萎縮的陰莖。

綾子感到驚訝,同時看到丈夫的卑劣表情,讓她產生厭惡感,無法答應他的要

求。

「原來如此。他當時一定是想要綾子虐待他。」

杏子聽到綾子的話,露出同情的表情繼續說:「也許還不能確定是被虐待狂,

但這世界上確實有那種男人。」

丈夫是被虐待狂!

綾子本身也有這樣的疑惑,可是不願承認,現在連杏子也這麼認為,就不能不

承認這件事了。

於此之際,杏子在綾子的耳邊悄悄說:「說起來,讓這樣有魅力的妻子變成欲

求不滿,妳丈夫也真是個罪人。」

「杏子………」

綾子既驚訝又狼狽。杏子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綾子的手指根部,同時另一

隻手撫摸從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

「女人和女人也有辦法解決欲求不滿的。」

有意的在慌張的綾子大腿上向上撫摸,杏子露出詭異的微笑。

「跟我來吧!」

「可是………」

綾子猶豫時,杏子的手指放在綾子的嘴唇上,表示要她不要說話。然後用妖艷

的眼神看著嘴唇,用手指撫摸。再用雙手捧起臉頰,輕輕把嘴唇壓上來。

不知何故,綾子無法拒絕。而且,柔軟的嘴唇互碰的剎那,全身瞬即火熱,產

生和異性接吻全然不同的興奮感。當杏子的舌頭伸入時,好傢受引誘似地也用舌頭

纏繞。

兩人的舌頭瘋狂的互纏,杏子的手溫柔的揉搓綾子的乳房。綾子不由得發出甜

美的鼻音,在杏子的引導下也撫摸杏子的乳房……。

當嘴唇離開時,綾子羞得擡不起頭。

「我們一起去淋浴好不好?」

杏子輕聲說:「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一起洗澡了。」

聽到杏子的開朗聲,綾子才敢擡起頭。

「自從學生時代和美鈴三人一塊旅行後就………」

「是啊……已經是很久的事了,真想看一看變成妻子的綾子的裸體。」

「杏子,真討厭。」

兩人相視而笑。

在杏子催促下,綾子從沙發上站起來。看到春天的陽光照射在陽台上的情景,

和剛才產生厭惡感相反,有了興奮之心情,覺得身體開始發熱,隨杏子身後走進浴

室。

兩人脫光衣服後,杏子凝視綾子的身體說:「妳的身體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

而且更性感。同性的我看了都喜歡,恨不得咬一口。」

「討厭,不要一直盯著我看。杏子,妳的身材也和學生時代一樣,一點也沒變

。」

她們彼此讚美的話,並不是奉承,兩個人確實擁有佼好的身材,和幾乎透明的

白皙肌膚。如果說有差異,不過是綾子的臀部比杏子豐滿了。

「己經脫光了,就不要難為情了好不好?」

看到杏子的臉上出現開朗的笑容,綾子也就順從的點頭。

杏子打開淋浴的開關,熱水像張開的傘,淋在赤裸的兩個女人身上。

綾子又被杏子擁抱親吻。綾子任由杏子擺弄,閉上眼睛時,不知為何,好像看

到美麗的陽光。

身體如置身夢中,綾子也主動的將舌頭伸入杏子的嘴內,心裡還希望這樣的美

夢永遠不要醒過來。

柔滑的肌膚互相吸引,緊緊貼在一起。熱水淋在火熱的身上,十分舒暢。杏子

在綾子的脖子、耳垂上輕吻,並讓綾子轉過身去,從後面擁抱。

「這樣光滑……真是………」

從後面用雙手捧起乳房,在綾子耳邊輕聲細語。

在耳朵上感受到杏子的火熱呼吸,和柔舌的愛撫。當乳房受到揉搓時,體內的

骨頭幾乎要溶化,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在後背感受到杏子的乳房密接,屁股感受到陰毛的刺激,產生異常興奮,頭昏

眼花,只能勉強站穩。

於此之際……杏子的手移動到綾子的下腹部,輕撫陰毛,手指滑入神秘的肉縫

內。

綾子忍不住使身體後仰,電流般的快感使身體顫抖。杏子的手指在花瓣間撫摸

,找到最敏感的陰核,在那裡巧妙地畫圓圈愛撫。

「唔……不要………」

「綾子,看妳已這樣溢出來了………」

「不要說了………」

綾子的聲音有些沙啞,很難過似地用雙手壓住胯下的杏子的手。如果讓她這樣

繼續愛撫的話,可能真的無法站穩了。

「好像積壓不少欲求不滿。」

「因為………」

「不要說了,把一切交給我吧。」

杏子笑著想把香皂塗在綾子身上,但綾子還是自己把香皂抹在自己身上,杏子

也只好讓她自己洗了。

用淋浴沖洗身上的泡沫後,杏子將淋浴沖在綾子身上。然後神秘兮兮的說:「

淋浴是很美妙的。」

同時把雙腿分開,讓水沖到胯下。

「啊……唔………」

在浴室裡響起亢奮的哼聲,杏子仰起的臉上露出苦悶的表情。

「綾子,我也給妳弄。」

綾子還在猶豫時,篷頭已來到她的胯下。

熱水打在肉縫和花瓣上,湧出甜美的搔癢感。

「不……不要啦………」

綾子發出顫抖聲音,像摔倒般蹲下去。

「妳真敏感,難怪會欲求不滿。」

杏子笑著抱起綾子。

「現在我們兩個女人到床上好好享受吧。」

杏子的唇貼在綾子的耳朵上訴說,然後輕咬綾子的耳垂。

「啊………」

綾子的身體猛然顫抖一下,不由得抱緊杏子………。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