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朋友妻的騷洞

朋友妻的騷洞

朋友妻的騷洞

好同學的老婆常言道,朋友之妻不可戲。

可是我呢?卻接二連三地玩了我好朋友,好同學的老婆,不知道是爲什麽,

是她們的先生無法滿足她們的性需要,還是故意的引誘我,換換口味,新鮮的呢?

更或者偷情別有一番滋味,要不她們還有其他的理由,我就不得而知了。

話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因爲公務必須到旗山出差走一趙,須得留宿旗

山兩三天的光景,心想,如此的浪費旅社費用,不如買點禮物,到多年不曾碰面

的老朋友家中盤桓幾日,待公務事了,再行回程,這樣不但可以省下旅費的開支,

又可以和多年不見的朋友歡聚幾日,把酒言歡,這樣不是很好嗎?那天下午,約

莫四時卅分左右,便到了旗山,因爲老友家中並未裝有電話,只能按址尋找,所

以一路尋來到達老友家中時已是傍晚時分,也正是晚餐的時問,俗話說,擇日不

如撞日,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適時地砬上了旗山大拜拜,多年未見,老友是親切

熱誠的招待,惟恐怠慢了我,在席間頻頻不斷的勸酒,所幸,我不才,酒量比別

人可以多喝兩杯,唯一遺憾的是,老友的酒力並不好,幾杯下肚,已渾然忘我,

更遑論其他了,於是友妻在半扶半架的情形下,三人便回到家中,安頓好老友之

后,友妻便對我道「該去洗澡了,我給你去放洗澡水。」

望著友妻那剛健的身材,心想,老友真是好福氣,居然娶了這麽一位年輕漂

亮的女孩當太太,人家的老婆我能怎麽樣,又能夠怎麽樣呢?是不是?由於旗山

是個鄉下小地方,浴室的設備,並不是很完善的,既然借宿於此,就將就湊合著

用它幾天吧,可是問題就偏偏出在這里,因爲我洗澡的時侯,喜歡引哼高歌,也

許是我的歌聲太美了,太有磁性了,竟把友妻引來對我全身窺視一番,嘿嘿,不

巧,卻被我一眼發覺,乃就對友妻說「要看就進來,乾脆一點,進來看比較清楚」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誰知友妻,竟真的推開門走了進來,差點沒把我給嚇

壞,只見她一進門,反手鎖門,不言不語的脫去自己的衣裳,兩眼直勾勾的望著

我跨下的寶貝,她那種既興奮,又緊張的表情,讓我看的真想笑出來,她好似替

自己丈夫洗澡似的,不做作,不扭怩,從頭到腳爲我梳洗的乾乾淨淨。她有著高

聳的雙乳,潔白而細嫩的皮膚,小腹平坦,臀部向後微微翹起。神秘的三角洲,

是多毛緊密而又發亮,那若隱若現的生命之洞,看的我跨下的寶貝,不禁怦怦的

跳動,一見友妻如此大膽的作風,我也不好再假裝下去,一手撥弄著她的乳房,

一手則遊走全身上下各重要部分,最後還是來到神秘的泉源一穴,哈!穴里穴外,

早就泛濫成災,這股水可以淹死不少善良男子,經過雙手的遊走探索,我深深地

感覺出她是多麽的饑渴,多麽需要一個健壯似我的男人給她滿足,給她安慰?她

一邊扭動的充滿熱力的軀體,乳房拚命的磨擦著我的手臂,一邊用手握住我跨下

的寶貝──大雞巴,她真是可人兒。不但全身上下配合著我的愛撫,扣弄,更不

時送上香吻,以示激勵,過不久,我的命根子,在她纖纖小手微微套弄下,已是

越脹越大,越來越硬,她呢,則是面泛春桃,嬌聲連連口中不時哼、啊、哦、唔

的低呤,身體越來越靠近,也愈貼愈緊,我幾乎無法抗拒她那散發出來的熟力,

我知道我該上了,便把她輕輕放仰在地上,張開雙腿,用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

在她陰蒂的上下,來回不停搓揉著、磨著,磨得她有如乩童般的亂抖,臀部和小

穴一直想啃掉我大雞巴的樣子,好浪,好騷,突然間,我出其不意地一挺腰,一

送力,大雞巴便進了三分之二,我充實了她的穴,充實了她那空虛已久的生命禁

地,只聽她狂叫 。「好雞巴,用力的插,好好的使勁,我裡面好養,用力吧,

大雞巴哥哥。」

「哦   哼   我好舒服  快  哦  大力的干   哦   」

這一聲又一聲的呼喚、浪叫,猶如愛的鼓勵,我當然毫不保留的,開始拿出

我的絕活,慢慢的抽送,采秘術鯨吞九吸之法,把雞巴一點一點的移出,用丹田

之力,使龜頭猛吸子宮壁,不停地在洞里上下振動,然後吐氣開聲,扭腰旋轉雞

巴整個齊根直頂穴心,此一絕活,幹得她直叫美,直叫好,親哥哥大雞巴,好愛

人,好漢子,什麽字眼都出來了。

「哼   哼   你比他強太多了  你真行  哼   哼   。」

「大雞巴哥哥   哼  乾死小穴吧   小穴好舒服  哼   。」

「好小穴美嗎?我會乾死你!我會讓你升天的。」我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干,

死命的插,由於雞巴受到穴內淫水的潤滑,使我的雞巴感到特別的舒暢,也越插

越有勁,我不住地叫著   「浪穴   痛快嗎  爽嗎   要不要再大力

一點。」

她以行動表示了她的反應和感受,雙手狠狠地抱住了我的屁股,臀部不斷往

上挺,不停的蠕動,更慘的是,還用嘴吹著我肩膀、手臂,於是我把動作加快加

重,並不斷的親吻她的嘴,她的乳房,以增加她的快感和刺激。「親哥哥  好

哥哥   快  哦  快  哦   我要泄了   」

「哼   大雞巴用力  快   哦   我要爽死了   哦  哦」

突然間,我背上感到一股涼意,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舒泰。

「哦  哦   樂死我了   啊  好舒服   好爽   唔  」

我和她雙雙同時泄了身子,達到人生的高潮,之後,友妻見我滿身大汗,便

站了起來,給我獻上了一個深深的長吻,才又爲我梳洗一番,此時此刻,此情此

景,真是無聲勝有聲,我們相互的評監著對方,欣賞對方,似乎都感到相當滿意。

友妻領著我走出浴室,到了她爲我所準備的房間,開始第二回合的交戰,由

於體內酒精作祟的緣故,所以我的雞巴便很快的勃起,一副雄糾糾氣昂昂,傲然

不可一世,友妻見我的雞巴又再次且又很快的硬起來,臉上不禁流露出垂涎欲滴,

想要好好保留這根大雞巴,我的雙手毫不客氣的摸著她雙乳,友妻也品□著我的

大雞巴,嘴巴不停的吸吮,舌頭輕舔我的馬眼,玩著我的蛋蛋,在她嘴巴的吸弄,

夾攻之下,大雞巴感到實在是舒暢,我實在忍不住的叫。「好嘴巴  哦  哦

你真會吸  好美   哦   。」

她一聽到我這爲舒服而不覺的叫,更加賣弄她的嘴上功夫。「呼滋   呼

滋   呼滋   」過了幾分鍾,我一見友妻的陰戶早已是濕淋淋的,有如潮

水般的泛濫,兩片陰唇一張一合,好似想把我這根雞巴吃掉,在這種情形之下,

我怎能放著我的雞巴不用,讓它閑著,於是我叫她轉個身,背對著我,看著自己

這根發紅的大雞巴,也讓它好好的去直搗黃龍,讓她的穴在我的面前投降,干、

插,我一定要好好的弄死她,不由分說,大雞巴直刺刺狠狠的插入她的陰戶,雙

手並抓住她的乳房,我更叫友妻的屁股,前後移動,增加她陰戶的磨擦,大雞巴

頭的陵溝,因爲友妻穴內的淫水太多,一進一出的順便帶了不少淫水出來,使得

我和她的大腿上沾滿了淫水,也因爲如此,更增加了不少的情趣。「劈拍劈拍劈

拍   哼   哼   哼   」

混合一種交響樂,肉與肉的撞擊聲,雞巴和穴的抽插聲,更有淫蕩的呻吟聲,

這種偷情的樂趣和心情,是我生平首次體驗的,實在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哼哼親哥哥好雞巴哼你真行哼哼

。」「快乾死小穴   哼   好爽  好來   哼   」

友妻這般大聲的浪叫,我還真怕吵酲老朋友,怕友妻這一聲聲的浪叫,把我

們多年的友誼因此結束,可是一見友妻如此的浪蕩,好似她的小穴從來不曾喂飽,

不管三七廿一,這會兒也顧不了那麽多,爲了讓友妻能飽食一頓,我更加賣勁的

干,拚死的狠命的干,就這樣的抽插,約莫過了半小時,我也有點累了,提議友

妻換個姿勢來玩,我仰臥在床上,友妻在上面,我知道這種姿勢最容易讓女人到

達高潮,容易讓女人感到滿足,我也可以順便休息一下,友妻一隻手握住濕淋的

大雞巴,一手則撥開她的陰唇,兩個東西對準好了之後,兩腳微張,屁股一坐,

一下子就全都把我的雞巴塞進了穴里,她發出了噓的滿足聲,她坐在我身上很有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