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慾望程式 DESIRE PROGRAM(第7節 完)

慾望程式 DESIRE PROGRAM(第7節 完)

七、

H告訴我藏所有精液的地點是在民權東路五段上的一個倉庫裡。我在這裡守候已經四個小時了,看看手錶也快十一點了,我想這應該是行動的時候。

我看著H給我的手錶,心裡有一陣無限的暖意,想著今天早上擁著她醒來的樣子,那時我的心情有一種說不出的平靜。那時的我有一種衝動,我不想再管這世上一切的是是非非了,我只想守著H溫暖的小穴就好了。

這隻手錶是從H的手腕上取下的,當然也帶著一絲H的體味。我原本是不帶錶主義者的,但是為了H我願意放棄我所有的原則。

我趁著警衛打瞌睡的時候混入了倉庫內,我很順利的摸到門邊,我尋找著進入的地方,很幸運的我發現了一扇窗戶,我潛至窗戶旁,略為動了一下這扇窗戶,沒有想到這扇窗竟然沒有關,我想我實在很幸運,於是我小心的把窗戶打開,一個翻身便進入倉庫裡。

目前為止一切都還滿順利的,對一個第一次幹這種事的人而言,我想我表現的應該還算不錯。我取出了手電筒,慢慢的在屋內搜尋著。

滿屋子的試管在剛開始的時候的確讓我有些傷腦筋,但是過了一會兒,我便注意到所有的精子都是照筆劃順序存放的,我現在所在的長櫃註明的姓曾的,曾是十二劃,那麼陳一定是更前面才是。

果然沒錯,我在前方幾個長櫃中發現了陳姓開頭的存放精子,我便開始一個個的找尋,這並沒有花太久的時間,我一下子便發現了陳一智精子所存放的地方。我欣喜若狂的取下這瓶試管,但是裡面顯然的有存放精液。我有些失望,但是這一切仍是在我的預料當中,如果小林的確是冒用陳一智的精子來掩護自己的罪行的話,那麼他應該不會笨到讓陳一智的精子就這麼不見才對,以這瓶試管內所存放的是誰的精子還不能說,而最好的辦法,便是取出化驗,我仔細的把這瓶精子放進我的袋子內。

實在是太順利了!順利到連我都害怕了起來:我有些不放心的看著周圍,我從一進門便覺得有人在監視我的樣子,但是環顧四週的結果,我並沒有發現任何人,我有些放心,也許是我太過慮了。

就在放鬆的時候,突然屋裡的燈光整個亮了起來,我大吃一驚,正要往角落藏匿時,前方閃出了一個人影。

「你在這裡等我?」我覺得心跳開始加速。

「是啊!」小林緩緩的從懷中掏出手槍。

看到他手中的槍,我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恐怖。

「你要我怎麼做呢?」小林將槍口指著我:「我最親愛的朋友!」

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沒想到被槍指著的感覺這麼恐怖。我退到架子後,沒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地步。

「小林,你聽我說,我只是想找出事情的真相而已,我並不是針對你…」我覺得我的腦漿快乾涸了,半天我才想出這麼一句話來。

小林笑得更冷了:「你試圖找出的真相便是針對我了!」

小林這句話像核子彈般的在心中炸開,沒想到事情真的像我想的那樣,小林是這一連串謀殺案的真兇!

「你真的殺了他們!」我不知道我說話的語氣究竟是恐懼還是憤怒,只是我覺得我的毛髮都快站立起來。

「是啊!」小林說話的口氣很淡:「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又能拿我怎麼樣?你現在只是一個亡命天涯的通緝犯而已。」

聽到小林所說的這些,我覺得心裡有一股火燒了起來。

「你不以為你這樣就可以為所欲為。至少…」講到這兒,我發現我的怒氣又消失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小林有絕對的優勢來掌握這一切,而我則是一隻隨時待宰的羔羊。

「說話啊!你不是一向都挺愛說的嗎?說話啊!你不是想破案嗎?」小林得意的一步步的走了過來:「至少什麼啊?說話啊!」

「啞了啊!我叫你說話你沒聽見啊!」他的聲音逐漸拉高,可以感覺他的情緒並不穩定:「我叫你說話,你聽見了沒有!」

接著他朝地板開一槍,子彈在我的腳前跳了起來。由於裝了滅音器的關係,整間屋子只有細細的迴音在不停的撞擊著。我幾乎嚇得尿都出來,褲襠裡有一陣微微的濕熱。

「我忘了!」小林笑了起來,向冒著煙的槍口吹氣:「我不該威脅証人的。」

我記起了懷中帶慣了的錄音機,我決定孤注一擲,於是我盡情的笑了起來,這種充滿譏諷的笑容我是最會的。

小林面對著我的笑容有些遲疑。「你在笑什麼?」果然,我的笑容讓他動搖了起來。

「我笑你得意得太早了。」我取出了我手中的收音機:「你看這是什麼。」

「哦!」我實在聽不出小林的口氣到底是驚訝還是嘲諷。

「你是不是想告訴我,我們剛才的談話已被你錄音了?」小林靠我靠得更近了,看著他手中的那把槍愈靠愈近,我覺得我的心跳也愈來愈快。

「沒錯!」我盡量裝得很有膽量的樣子:「我們剛剛的對話已被我完全錄下來了,你最好現在…」

「放下手中的武器,以免一錯再錯是不是?」小林笑起來:

「我說小毛,拜託!這種八卦老套的對白你就可以省省了。」

被小林搶白的我像一個剛被老師處罰的小孩,我怔怔的望著小林半天說不出話。

「小毛。」小林好像不是在跟我講話的樣子:「如果我現在就把你給殺了,你說你手中的錄音帶對我會有什麼作用呢?」

突然覺得小林說這句話的時候,好像帶著一種上帝的口吻,彷彿他什麼都知道的樣子,我覺得他對我的狀況暸若指掌。

「你應該不會不知道這是子母式錄音機吧!如果你現在殺了我,那麼剛剛我們談話的錄音帶便由H交給警方…」

小林的笑聲把我的話掩蓋住,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妳是說交給H嗎?」小材的笑聲裡透著一種刺骨的寒冷。

「來吧!小毛。讓我告訴你什麼才是真實的人生。」小林拿著槍示意我朝右邊走去。我這時才發現那裡有一扇門,我低頭忖思著如何驚動警衛,按理說這裡燈火通明警衛應該有所警覺才對啊:但是一直到現在我卻沒有發現警衛有任何的動作。

「別想故意製造出什麼聲音來吸引警衛的注意。」小林的聲音在背後冷冷的響起:「警衛都是我的兄弟,所以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這句話就像一把劍一樣的刺入我的心臟,絕望迅速的流過我全身。

但是,更大的絕望卻存在這扇門打開之後,眼前的景象幾乎讓我快中風了。

我看見H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嘴巴被膠帶緊緊的纏住。她一見我進來,眼角的淚便噗簌簌的落下,我轉頭看著正在冷笑的小林。

「你現在還指望H的錄音帶嗎?」小林的嘴角微揚著勝利的弧線:「我沒有想到這婊子竟然敢回研究中心,她以為她與楊智弘的秘密通路只有他們知道,告訴你,我老早就曉得了,我不知道帶過多少女人,偶爾也有男人啦!從這條秘道進出中心,我一點也不費力的就把她給逮住了。」

「不過呢!」他繼續說著:「我倒是沒有想到姓楊的會在各個角落裝監視系統。」小林拿出了兩片光碟片:「還好及時發現了,不然還真麻煩呢!當然這也得感謝你們才對。」

我咬著牙看著小林洋洋得意的樣子。

「我想你一定很想看看光碟裡面的內容吧!」小林送說送把其中的一片光碟放人他身後的電腦裡。

「很精採的,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小林讓開了身體。電腦螢幕在一陣黑暗之後,出現了我這輩子最想捨棄的畫面。

畫面裡小區根本就沒有出現,只有我一個人,畫面中只有我一個人在表演,小區就像是隱形人一樣,只見我對著空氣又是親又是摸的,而當畫面出現我靠在桌邊扭動著腰桿的時候,我真是想躲到洞裡去。那個樣子就像在自慰時被人偷偷拍下來一樣。我不斷的在空氣中擺動著,陽具的頂端刺向的不是小區溫熱的陰道,而是透明的空氣。

「很有趣吧!」小林依然是滿臉的笑容:「看著自己全身赤裸,一股勁的朝空氣抽送自己的陰莖很過癮吧!這簡直是性愛的經典之作嘛!我真是愛不釋手,看著妳的老二在空氣中直挺挺的站立著,看著你由空氣中得到的快感,看著你滿足又搪心的表情和反覆的動作,我實在快笑死了。尤其是對著空氣愛撫的鏡頭,那可真是一絕!」小林說到這兒,開始大笑了起來。

我既羞且怒的望著小林,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留情殺了他!但是除了怒之外,還有一堆問號!小區到底到那去了?為什麼沒有看到她呢?「所以我說用虛擬實境做愛很變態吧!從你剛剛畫面中的樣子就可以很清楚的了解,是吧,小毛?」

「虛擬實境?」我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巴。

「沒錯!你和小區搞得那麼一回事不過是電腦弄的而已,怎麼樣?非常逼真吧!這可是最新科技的產品哦!但是這項產品卻無緣上市,因為在實驗發現它對人的大腦有不良的副作用,但是你別擔心,你只不過是使用了一次而已,不會對你造成太大的影響的。」小林點起了一根菸:「很過癮吧!處男,為了你我還特別設定成性暴力遊戲模式呢!」

我說不出話來了,如果我不是親眼見識的話,我想我一定不會相信的,沒有想到科技竟會做到如此地步,讓人無法分辨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這套軟體的最大特性便是它除了一般系統刺激大腦的功能外,它還有催眠的功能,它能淬取每個人心中對慾念最執著的地方。」小林繼續說著:「但是這項產品已跨入神的領域了,它對人的副作用就像毒品一樣,所以還在實驗階段便被禁止了。不過,由於我其中的一個馬子是這家公司的高級幹部,所以我能得到這套系統,但是你可別誤會了,我從來就沒有用過它;只是我不懂如何拒絕女人而已。」

「那小區呢?」我突然想到小區,如果說跟我做愛的只是一場夢境的話,那她後來到底是怎麼死的?

「說到小區啊!她可是提供了另外一種性的高潮呢!」小林說著說著露出了滿意的神情,他的眼神寫滿著無限的回味。

「你到底把她怎麼了?」

「跟以前一樣啊!只不過這次的經驗比較特別。」小林舔了舔舌頭:「這是我第一次強暴別人,沒想到這種感覺這麼的美好!」

「你這個惡魔!」我握緊了拳頭:「我恨不得把你碎屍萬段!」

「哈!」小林放肆的笑了起來:「做惡魔才能享受到人世間最甜美的快感啊!像你要把我殺了不也是為你的快感嗎?」

看著小林的樣子我不禁有些反胃,這傢夥已經完全瘋了!

「小毛,我跟你說強暴一個人的感覺真的是很滿好。當然這也得有一個可以接受的受詞才行,比如說小區就是。哇!當我把她綁在鐵架上時,我看著她痛苦、掙扎的樣於,我的老二就她媽的脹得跟什麼一樣。我迫不及待的把她身上衣服剝下來,哇!那可真不是蓋的,小毛,你知道小區的身材本來就不錯的嘛!」小林愈講愈興奮,他臉上有一種難得血色。

今人難為情的是我也是愈聽愈興奮,不爭氣的器官在體內蠢蠢欲動著。

「看著她那對大奶子搖啊晃啊!我的心簡直快要癢死了。」

小林繼續說著:「我狠狠的抓著她的奶子,掏出老二就塞了進去,這是我第一次沒有前戲就直接進去的,我覺得我包皮都被她乾燥的陰道給翻起來了。你都沒有聽到小區叫春的聲音,真是令人銷魂啊!我覺得我的靈魂都快溶化了。」小林的臉愈來愈紅了:「這種快感真得快把人給蒸發了!」小林做了一個全身抖動的動作。

「然後你找了一個替死鬼,來幫你承擔所有的罪?」我忿忿的說。

「不是一個,是兩個!你跟陳一智。」小林又是那種欠扁的笑容。

「陳一智是因為我覺得他很煩,他老是認為我搶了他的女朋友而對不起他,這種只會在暗地打手槍的人,竟然要我給他一個交代,所以囉!」

「所以你殺了易青玉,然後嫁禍給陳一智。」

「小毛,你的推理不要跟連續劇一樣好不好?」小林把菸踩熄:「我根本沒有意思要殺易青玉。」

「你在胡說些什麼?」小林的說詞令我十分不滿。

「這麼說好了,是易青玉自己要求我殺了她的,我知道你現在一定不懂,但事實便是如此。」小林聳聳肩,一臉莫可奈何的樣子:「你知道,總會有一些人有些奇怪的嗜好,當然這是指在性交方面。像易青玉每次在跟我做愛的時候,她都會要求我勒住她的頸子,剛開始的時候我很不能接受這種玩法,但是後來我卻發現這種遊戲的確是為我的性生活帶來新的感受。」小林停了下來仔細的看著我。

「但是,有一次我卻失手了,我太沈迷於我的高潮,但是卻沒有想到會錯手殺了易青玉。」

「這種解釋你都說得出口。」我實在聽不下去:「小林你真是有夠不要臉。」

「我說得都是實話,至於你要不要相信,那就隨便你了。」

小林滿臉不在乎的樣子:「但是你已經勾起我說話的興趣,所以你一定得給我聽完。」

我沒有其它選擇,只見他自顧的說了起來。

「雖然是誤殺,但是我卻沒有太深的內疚,因為我總算發現了另外一種樂趣,我覺得我就像母螳螂一樣,在性交結束後立刻把男方給吃了,我覺得這種玩法實在很酷,從此我就樂此不疲了。」

「你的意思是你為了自己的快感而不斷的殺人!」小林的說法實今我咋舌。

「沒錯!」小林點點頭:「我發現只有在這種過程之中,我才能真正的享受到性愛的快感。」

我說不出話來了,這種行徑已經不能只用瘋狂來形容。

「所以我不斷的誘惑獵物,請注意我是用誘惑這兩個字,我討厭強迫別人的感覺,我要我的獵物心甘情願的為我付出一切。」

「你為了自己的快樂不惜殺人,同時還害了陳一智?」

「這又是另外一個巧合。」小林的語氣裡帶著一種事不關己的冷漠:「碰巧讓我發現他的日記,說到這一點就更好笑了,陳一智是親自拿日記來與我談的,也因為這本日記我們兩個才有更深入的認識。」小林大笑了起來。

「可是他絕對沒有想到竟然會因為這樣,反而讓他掉落萬劫不復的境界。」

「於是你利用了你職務上的方便,取出陳一智的精液留在現場,把所有的罪嫌都轉嫁給他,再加上陳一智的日記,使得所有人都認定他就是罪犯。」

「你只說對了一部分。」小林再點起一根菸:「不過這已經很了不起了,這証明你的智慧高人一等。」

我不曉得小林的話是褒是貶,但是我確定他還有我不曉得的內情要告訴我。

「但是你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是怎麼利用你的。」小林抿著嘴唇看著我:「上次我被警察懷疑的時候,要不是你幫我証明我不在場的話,我可能現在還有麻煩呢:」

「我不懂。」我拚命搖頭:「我真的不懂!」

「那天我不是找你去酒吧:」小林的臉靠我靠得很近,我嫌惡的避開。

「這又怎麼樣?」我以充滿厭惡的口吻說。

「那天我找你的時候說是九點,其實那時已經是十點多了。」小林說:「我知道你從來不戴錶的,所以你的習慣幫了我很大的一個忙。」

想不到我在無意之間竟然成就這個變態。

「但是比較麻煩的是,在那間酒店的老闆是唯一知道時間的人,所以我就必須幹掉那個老玻璃。媽的,為了這件事我還得犧牲我的屁股。」小林竟然可以把殺人這件事說得這麼輕鬆,好像是去便利超商買泡麵似的。

「你就把話說清楚吧!」我想他大概還有很多事是瞞著我的。

「如果你要知道的話,當然是還有啊!比如說你研究室失火啦!在性楊的面前中傷你啦!」小林滿不在乎的說。

我實在沒有想到小林會這樣出賣我,我還一廂情願的認為這些都只是個誤會。

「小林,我把你當做這麼好的朋友,你竟然…」我實在不曉得如何接下去。

「如果你不一直要追查出真相的話、如果你不自作主張侵入我的電腦的話,我想我會一直把你當做是我的好朋友的。」

「那陳一智日記中的小愛呢?」我突然想到失蹤的小愛,我有種念頭,她已經遭到小林的毒手了。

「妳是說那個高傲的女孩吧!嗯,她也是一個很甜美的經驗。我沒有想到她上床的樣子竟會如此的淫蕩,她各種姿勢都希望來一次,最爽的就是從她後面幹下去的時候,那種老二的充實感還有手中緊握的大奶子,真是爽到心坎裡了,那一夜我們總共來了五次,說真的殺她的時候我還真有些捨不得了咧!」

看來小林是真的把陳一智的日記當做是指南了,於是我想到了高中老師。

「拜託,我找到她的時候,她都變成一個老太婆了!身材好腫,根本就不像是日記中描述的那個樣子。」小林說這話時候,語氣充滿著憤怒。

好了,我所有的疑點都經澄清了,幾乎我所有的推論都成立,也幾乎我所有的預感也都成真了,但是我卻也沒有想到真相的起點竟會是我生命的終點。

「好了,故事說完了!」小林又再次微笑了起來:「小毛,我真是替你可惜,沒想到你會是這種結局。」小林把槍指著我的下顎逼著我不得不站起來。

我必須承認我現在非常的害怕,當冰冷的槍管頂住我的下顎時,我覺得我的睪丸有陣陣的痠麻。

「像不像被毒蛇咬了一口啊!」小林微笑著,但是我知道在他微笑的背後帶著極大的險惡。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世界不是那麼好混的!什麼狗屁道理永遠都只是道理,它永遠都不能代表這個世界,也不能解釋一切。如果你信以為真,那麼你就太蠢了!就像現在的你一樣,小毛,你就是這個教訓下的犧牲者。」小材的樣子非常得意。

我沒有說話,只是茫然的望著小林。

「小毛,本來這件事可以與你無關的。我們還是可以做好朋友的,但是,你卻想把一切弄清楚,所以今天這個場面都是你自找的。如果你只是做研究,如果你只是寫報告的話,我絕對絕對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可是你偏要這麼認真,什麼事都得搞清楚,好吧,現在弄成這個樣子。」

「但是錯本來就在你。」小林的話有些令我生氣:「如果,你不殺害易青玉、如果你不連續殺人的話,這些事根本就不會發生。」

「你看看你,又來了。」小林擺擺手一臉不屑的樣子:「你把這個世界想得太容易了,一味的追根究柢只是讓你自己受害而已,而且還連累了H。」小林邊說邊走近H。

我為H擔心起來。小林抓緊H的頭髮,整個把她的頭給揪了起來。

「小毛,我問你一個問題,妳是不是跟這個婊子搞過了?」

面對著小林的問題我一時之間竟做不出任何反應,但是我卻在小林眼中看到了失望,我有些疑惑,為什麼他會這種反應。

「看來你大概是真的跟她有一手了!小毛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這種破鞋子你竟然也會想穿。」他更抓緊了H的頭髮。

「放開她!」我怒喝起來:「聽到沒有,我叫你放開她。」

「是嗎?」小林笑得陰陰的:「我倒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保住她。」他放下了緊抓H頭髮的手,朝我走了過來。

「我剛剛一直為你可惜,你知道是為了什麼嗎?」小林的槍指著我的胸膛。

我沒有答腔。

「因為我真的覺得沒有跟你做愛是我這一生最大的遺憾。」

小林突然抓著我的屁股:「真的,我想我真很想看看你插入我身體時候的樣子。」

我覺得我全身起哆嗦。我憤怒的撥開他按著我臀部上的手。

「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的。」小林苦笑了起來:「但是因為我是真愛你,所以遲遲沒有對你下手,但是今天你逼我不得不做出會令我痛苦的決定。」小林一臉悲戚的看著我。

他取出了手銬並且把我銬在窗樑邊,接著他走向了H。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小林你要幹什麼?」我忍不住大喊。

「我要讓你真實的品嘗痛苦的感覺。」小林轉頭對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一把撕開了緊纏於她口上的膠帶。在啊的一聲之後,我看見H的痛苦的表情和聽見她淒厲的叫聲。

「仔細的看和聽。」小林說:「看我如何去滿足H和你。」

說完這句話之後,小林立刻動手撕去H的上衣,纖維斷裂的聲音和H的尖叫聲混合成一種不可思議的音色。撕開H的上衣之後,H的渾圓的乳房便像彈簧似的彈跳了出來,雖然說H乳房緊緊裹著白色的胸罩,但是這除了更加襯托出H胸前的偉大之外,並不會有損她美妙的身材。

小林在狂笑聲中硬是拉開了H的胸罩,H哀嚎一聲,兩顆肉球便更肆無忌憚的晃動了起來。天!這種畫面當是所有男人都承受不起的誘惑。

小林推擠著H的乳房,舌頭則在她乳暈上移動著。

「怎麼樣?小毛!你是不是也有感覺了?你在上她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品嘗她的奶子?」小林一邊說一邊更加緊了手中的力道,只見H一會兒縮起身子,一會兒又拱起身子,一直不停的蠕動著。我看著H緊閉眼睛的痛苦神情,心裡面真是痛苦,但是在這樣的痛苦當中卻有一種比往常更強大的慾望在體內蠢動著。

小林迅速的褪去了H的褲子,她修長的大腿和豐滿的臀緊緊陷在椅子裡。

「看啊!小毛!我們就讓這大腿帶我們到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吧:」小林擡起H的大腿,他的舌尖停在她的小腿肚上,他開始輕輕的移動著,H發出輕微的囈語。看見這種光景,我身上所有的毛細孔都快忍受不住,每一個都在收縮著,這種收縮讓我的心跳開始加速了起來。

小林的舌頭停在H兩條大腿的根部,他看了我一眼,立刻扯下了她的最後防線,好像是為讓我看得更清楚些,他特別把原本是側面的座位拉成在我的正面,H黑黝黝的森林就在我前面開展出來。小林把頭探了過去,我相信他是用舌頭在舔H的陰戶,要不是小林按著H的大腿的話,H的大腿肯定會踢了起來,接著小林掏出了陰莖把它頂在H的陰戶,他並沒有進去,只是看著我。

「求我!小毛!」小林說:「求我幹H吧!我知道你正在等著欣賞我進入的雄姿。」

「變態的傢夥!」我罵道:「快放了她!不然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小林笑了起來:「小毛,你這個人實在很可憐,你為什麼要假得那麼辛苦呢?看看你的老二,早就已經脹得不像話了,你的身體早已告訴了我你的答案。」

「你現在最希望我所做的,就是這個!」小林說完這話後,腰桿便往前挺伸了一下,H乾嚎了一聲,接著小林開始慢慢的抽送了起來:「小毛,既然你不肯承認自己的心態,那我也不逗你了,我幫你忙,讓你享受到人世間最美妙的視覺經驗。」小林邊說邊加快了動作。

椅子軋軋的聲音和H呼喊的聲音,在我體內交織成一片肉慾的聖樂。隨著小林每一次激烈的衝撞,我的心底也隨之振動,就好像是一種共振一樣,在彼此交合著性愛的樂譜。

「對…小毛…就是這種表情,盡情享受…這…一切吧:記住…高潮就是一切,好好記住…高潮,就是…我們…所追求的。」小林邊喘息著邊說著。

我已經不曉得我是該慚愧還是該興奮了,我喜愛的女人正被人騎的時候,我竟然從心底去享受這一切,啊!老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最後一切終於停止了,小林全身抖動著癱在H的身上,我在同時也洩了,把所有的精液盡情的噴灑在內褲裡。我想起小時候老媽和老爸和妓女的那一幕,我在想也許我的父親也是在這種舉動中得到他們的性的高潮,他們只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在享受性而已,就像我和小林、H在今天所發生的事一樣。

稍事休息之後,小林緩緩的走向我。

「知道性的力量了吧!在它之前無論你的學識有多麼豐富、道德有多麼崇高,終究是要屈服於它的威力之下的。」

面對著小林的說詞我沒有任何想反駁的念頭,這倒不是我認同他的說詞,而是我實在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現在剩下的工作,就是解決你了。」小林拿起了手槍,槍口指著我的眉心:「我再重複一次,我真的很不願意殺你,但是沒有辦法,為了我以後的享受,今天我只有要你和H的生命了!」

望著頂著我腦袋的槍管,我想我已經有所覺悟。

GAME OVER!眼前突然出現這麼一排字,然後也很突然的天空落下了一位天使。

「對不起您的時間已經到了!如果你要繼續本遊戲,請先儲存目前遊戲進度,待退出系統之後,再與櫃台接洽,謝謝您的光臨:請將3D顯像器置於出口處的右方架子上,謝謝您的合作!

再次感謝您的光臨!」天使說完這些話之後,所有的場景在瞬間化為一片黑暗,我怔怔的退下3D顯像器。

「可惡!都已經到最後的結局了,電腦才說時間到!這個擺明的就是叫你再花一筆費用嘛!」我唸唸有詞的走出遊戲隔間。

小林一見到我出來便立刻迎上來。

「怎麼樣!過不過癮?」小林的口氣比我還興奮:「我所言不假吧!這種新遊戲很刺激吧!」

「刺激個頭啦!」我敲了小林一個腦袋:「媽的,都到最後了,還說什麼什麼時間到了,擺明著坑人嘛!」

「這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嘛!人家是做生意啊!重點是這個遊戲怎麼樣嘛!如果值得的話,那麼多花一些錢也是值得的。」

小林說。

「你說的倒也是真的啦!」我說:「沒想到現在的虛擬實境愈做愈好,剛剛我可是真有所覺悟要被殺了呢!」

「科技!科技!」小林叫了起來:「現在是科技的時代,這些效果以後應該還會更好的吧!」

「是吧!」我漫應一聲。

「好了,玩夠了!下次我們再去找更新的同類型遊戲。」小林喜孜孜的說。

「我才不幹咧!」我一口便回絕了小林的邀請:「我可以玩真的,為什麼得靠虛擬實境:」

「別這麼嘛!電腦裡面多得是比小月更好的女人啊!」小林笑得很邪惡。

「不必了!」我推了小林一把。

「好吧!」小林放棄了遊說的工作。我面對著電腦遊戲中心走出來的人群發起呆來了。而就在那一瞬間,我似乎真的看到了H、 楊智弘和陳一智呢!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