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極品家丁改肖青璇(龍肆版)

極品家丁改肖青璇(龍肆版)

極品家丁改肖青璇(龍肆版)

※※※※※※※※※※※※※※※※※※※※※※※※※※※※※※※※※※※※※※※※※※※※※※※※※※※※※※※※※※※

 

※※※※※※※※※※※※※※※※※※※※※※※※※※※※※※※※※※※※※※※※※※※※※※※※※※※※※※※※※※※

林晚荣大军出征,家中女眷以肖青璇为首执掌后宫

 

很为大1326;的出雲公主,又是林晚荣的第一个女人,平日里恬雅、出尘;坚贞,宽容她最是喜欢與巧巧亲近,因为她觉得在她心目中,巧巧便是当初的自己一样,所以巧巧便成了他这一系的二当家。

董青山近日社团搞的有声有色,恰巧路过林俯,因为许久没與姐姐相聚,此时提着些卤味便来拜访,门口家丁见是这京城龙头董大爷,哪裡敢怠慢,便恭谨的将他引了进俯

无聊的座在大厅之中品着西湖龙井,等待着姐姐出来向见,因为巧巧平日里节俭持家,喜欢亲自下厨,此时还在忙活着厨房的活兒,青山心想,哎,姐夫如今是多大的官啊,姐姐居然还那麼节俭,微微摇了摇头,抿了抿嘴,这味茶水可是好东西,於是便大口大口的往嘴裡灌,哎,由於喝了太多的茶水,难免有些尿急,见一时半会姐姐也来不了,还是先去茅房解决先

步出大厅,顺着花园绕了个圈,却不知茅房在何处,而且这林家大宅不允许男丁进入,寻遍了也找不到一个下人, 董青山憋着泡尿忧郁着是不是该在花园里解决。

“嗯……哈……嗯……相公……你幾时回来啊”忽然间,董青山聽见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一处房间内传出,他便悄悄的走了过去,在纸糊的窗口用手指舔了舔撮了个小小的纸洞,往裡一瞧……

董青山此时看见白白嫩嫩的一个大白屁股。

 

原来肖青璇確其实想好好泡泡澡,心想反正家裡也没有其他人,唯一一个巧巧此时还在厨房忙活,就没有什麼好顾及的。她坐到浴桶之内,聽太医说要运动一翻肚子里的胎兒才能健康,反正这热水一时半会还洗不了,不妨先来段安胎操,就趴木桶之上,翘高屁股,做着肘称运动,做着做着,这姿势却让她想起和林晚荣的鱼水之欢,心裡难免有丝異样。

从懷孕到现在,林晚荣就不敢碰她,而且家中姐妹众多,虽然肖青璇外表端莊却属於内媚的那種,在床上很容易冲动,终日烦闷,慾念躁生,却不知道要怎麽排解这相思之苦。

肖青璇翘高雪臀,手心弯绕过大肚子,从两腿间去护住阴门,那裡有一点湿湿的,她用一根指头在上面点了点,觉得解癢了一丝,便又再点了点,挺舒服的,也不顾羞耻用整个手掌去磨揉,一连幾翻按弄,肖青璇忘情的抚慰着,眼神迷離,肌肤充血,沉醉不己。

不久之後,大量的水份便溢透了她的整个阴户,粘腻的感觉她闭着不是,合着也不是,肖青璇趴在那裡银牙一咬,直接挖弄起穴兒来了。自己的身體最是清楚不过,她按着肉缝不停的前後抚摩,大腿欢娱的颤抖轻摇,喉咙里回荡着诱人的叹息,董青山便看的是眼主瞪的铜铃那麼大,肖青璇美在心头,饶的是武功高强此时深陷美妙颠峰之中哪还管的了外面动静。

董青山顿时傻眼,没法将平日里艳丽高贵的出雲公主肖青璇和眼前翘臀自慰的怨妇串连在一块,他盯着肖青璇的豐嫩美穴,暗想,我靠,憋着泡尿鸡巴却硬了起来,这等难受是男人应该明白(龍肆:恩,那是相当难受)

肖青璇完全没想到这林家大宅中居然还有外人,只顾不停的用手指在阴户上磨来磨去,董青山从她高翘的屁股下,瞧见她的大阴唇相当肥厚,红撲撲、圆嘟嘟,这就是姐夫说的鲍鱼穴吗?同时那裡长满了软毛,看起来如毛笔一般,可是过不了幾时,那纷乱的青草,就都被沼泽里豐富的水份所淹没,伏贴在肉丘上了。肖青璇的脸虽然看不见,董青山却可以从她那断续的呻吟想像出她愉悦的表情,他忍不住伸手在自己的硬鸡巴上摸着,脸色涨的通红唾涎直咽。

肖青璇用食指和无名指将穴兒缝撑开,董青山便又看见,她的小阴唇也十分发达,颜色更深,扭曲返折的肉片堆挤在大阴唇的内层,可是再裡面色泽又一变,变成红通通水汪汪的黏滑腴脔,大嫂用中指在突起的阴蒂上觸了觸,整个人慄慄地发抖起来,那嫩穴兒肉也蠕蠕的扭动不已。肖青璇更用力的挑撵拨弄,显然十分痛快,“哦……哦……”的埋首闷声唤着,然後她将中指向後一探,毫不费力的就将整隻中指没入浪穴之中,並且出出入入的缓缓抽送。

此时肖青璇的芊芊玉指越抽越快,浪水也越淌越多,左右大腿都各有一条溪流蜿然的泠

泠而下,她这时已经骚昏了头,淫浪声高高低低,“哎哟……哎哟……”乱叫,屁股头摇摆不定,穴兒则是被指头抠得“咕唧,咕唧”直响。

突然肖青璇停顿下来,董青山以为她完蛋了,肖青璇喘了半天,挣扎的撑起来,爬到旁边在书桌前摸来摸去,找到一件什麽东西又爬回来。这次她仰天躺下,屁股已经很靠近床缘,大肚皮高高的隆起,两腿弯踞,将那东西抓来胯间,仔细一看原来是文房四宝——毛笔,而且这毛笔是相当的大,是林晚荣平日里画山水画的,偶尔也用来烤肉时刷鸡翅膀。

肖青璇拿着毛笔,此时将毛笔,抵扣在穴兒口,董青山才知道,她是寻找替代品来着,他很想就这样走进去和肖青璇肉搏实战的销魂一番,却又有点心虚旁徨,恍惚间,肖青璇已经将那毛茸茸的笔头弄进了半截。

这一来肖青璇更是身子猛抖,她扭动着娇躯,那硕大的肚子鼓在那裡,她一手捧住右边乳房,闭眼媚叹用力的揉握,脸蛋兒左右摇晃,那林晚荣最喜欢的如瀑布一般的黑发被汗水黏得脸颊上,红红薄薄的性感珠唇微微张开,断续的吐出诱人的呻吟,下體轻轻摆动着,毛笔在阴户之中上冲下刷,忙碌不已。

那温润挠人的笔尖毛发,连续的压迫在阴唇與壁肉上,给肖青璇娇嫩的地方带来空前强烈的刺激,她沉沉地呜咽着,突然高声尖叫,腿肉因为颤抖而快速晃动,董青山也替她紧张起来,她手持笔柄,狠狠的用力插着,然後越发迅速起来

终於双腿猛然一夹,两手都静下来不再活动,嘴巴“哦……”的长长一叹,双腿也软软地张开,脚踝颓然垂下松放着,任由那毛笔慢慢被挤出小穴兒外,然後“咕吱”一声,一大团清清黏黏的淫水跟着冒出小穴口,上面浮着零星的泡沫。

董青山看都看傻了,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淫水可以流得这般驚心动魄的,那窑子里的妓女跟我这青旋嫂子相比根本要向其拜师才行。

屋子一下子安安静静,只剩下肖青璇的呼吸声,董青山知道,这时不走等会兒说不定要糟,他又轻轻的退过身子,蹑手蹑脚的回到大厅坐好,悲哀的是,此时还没有小便,在忍感觉那小兄弟都快炸了。但是他的心还是通通的跳着,满脑子都是肖青璇方才自慰的景像。

他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端起一杯龙井又灌了自己一可口,喝到一半猛的想起,一口将龙井喷出老远,我草,这尿憋的啊!那是相当滴难受!

肖青璇这时候端莊的来到大厅,站在主椅旁扶着椅子挺着个大肚子,她向董青山招呼着。

“青山兄弟,你怎麼来了?巧巧那丫头还在厨房忙活,倒是把弟弟给冷落了!”肖青璇典雅的一笑哪裡有半点刚刚那淫荡模样,董青山连连施礼,抵着头用眼角偷偷的看她,肖青璇已经上下又整理修饰过,穿着一件雪白的华丽的白色袍子,还是那麽艳丽高贵!

肖青璇挺着大肚子,想走过去为董青山添茶,董青山连忙说:“嫂子你身懷六甲,这種事让我来就好了!”

肖青璇嫣然一笑,摸摸肚子有些欣慰道:“不打紧,这孩兒在我肚子像他爹一样顽劣的跟猴子似的,我要不多走动这孩子准踢我!”

“哦……那嫂子你也要担心些!”董青山陪着笑说,然後顺着肖青璇的眼神无奈的给自己又添了一杯茶

“青山弟弟你楞着幹什麼?这西湖龙井可是好茶,你可要好好品尝一下!”肖青璇微笑的催促道

“恩!!”董青山闭着眼睛,表情尽量保持不让自己痛苦,猛的灌下了那杯龙井,心想,再憋真出人命了要

肖青璇则看着董青山的样子,心中觉得奇怪,正想伸手拿那茶杯,忽然“叮当”的一声,那琉璃杯子被她不小心碰翻落在了地上,董青山忙睁开眼,杯身已经四分五裂,茶水灑泼了一地,肖青璇急忙蹲下来要捡拾,董青山连忙蹲下身子,连声说“嫂子……我来我来……”

肖青璇肚子那麽大,当然不方便弯腰,董青山拿了个斗子,开始将琉璃碎片一一捡起,肖青璇虽然不能帮上忙,还是半蹲在被旁边看着他,因为肚皮的阻挡,她不能像平常一样端莊的並腿侧蹲,只能张开双腿微蹲,由於是长袍,这下摆裙子並不长,董青山忙着手中活兒,忍不住用撇眼去偷窥她的裙底,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那鸡巴又是涨大起来,比那尿憋的涨的更加大。

肖青璇沐浴时自慰完,暂时得到些满足,清洗油腻的身子,却发现那亵裤湿得黏腻骯脏不能再穿,而且有身孕到现在基本都没有穿亵裤(古时一般不穿内裤,到了汉朝以後才有内裤之说,特别是懷孕期间那就更没的穿了),心想算了,不穿也没有关系,方正家中没有男丁,便直接光着屁股,放下裙摆,缓缓出屋子来。

董青山从肖青璇的腿间看进去,交错的毛发又浓又密,天哪,肖青璇没穿亵裤,胖嘟嘟的两条白大腿含夹着馒头般的肉穴,在阴暗的草丛下隐约见到粉红色的裂缝。

董青山手上在收纳着破片,两眼贼贼的盯牢那神秘处不放,鸡巴在裤裆里又胀得極硬,心情已经忍耐到崩溃的边缘,这尿不让人撒,这精总让人射吧?

“啊呀!”董青山道:“嫂子,你三寸金莲都弄湿了呢……”

果然肖青璇的脚踝背上,都被飞溅了点点的水滞,她低头查看,突然看见自己凉嗽嗽的下阴,才醒起自己没穿亵裤,而且怕早已被董青山看的清清楚楚。

她羞红了脸,压膝撑臂想要站起来,董青山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来。突然转蹲到肖青璇面前,趁她还来不及动作,一把捞向她的腿间,摸在阴户上,果不其然,那兒还有丝丝的潮湿感觉。他立刻将指头按进夹缝里,曲着指头挑动着。

“啊!”肖青璇驚呼起来:“大胆董青山,你敢对本公主无礼?”

董青山不理她,只管在她肉穴上轻扣着,肖青璇突然牙酸起来,她下意识的抵禦着,抬起屁股要躲避,董青山的手掌如影随形,黏住她的阴户不放,而且挖得更深入。

“啊……”肖青璇难过的说:“董青山……你好大的胆子!!”

董青山只管轻拢慢拈抹復挑,肖青璇抓住他的肩膀,屁股还挺翘在半空中,人却急急的喘吁起来。

“啊……董青山……”肖青璇不知道要说什麽。

“公主殿下,好嫂子!”换董青山问了:“青山在幹什麼呢?”

肖青璇才平静没多久的春潮又开始澎湃激荡,董青山的指头已经深入到她的肉洞兒中,挖搔着她體内的褶皱嫩肉。

“嫂子,”董青山又问了:“说呀?”

“大胆……你这壞胚子……”肖青璇皱紧了双眉,说:“我……我要告诉巧巧……”

董青山的手掌摸到一大堆刚泌出的浪水,晓得她口是心非,便吻上她的脸颊,肖青璇用明亮的大眼睛看他,也不闪避,董青山又吻上她的嘴,她默默的承接着,董青山和她吻在了一起,同时扶她站起来,手指却仍然挖在她的嫩穴里。

“唔……唔……”肖青璇哼着。

“走,嫂子我带你沐浴!你脚都被茶水弄湿了!”董青山说。

“啊……我刚沐浴回来!”肖青璇喘氣道

可是董青山却不将指头拔出来,只搂着她向起初的那屋子走去。肖青璇被他玩得四肢无力,哪裡走得动,董青山搀着她向前走,肖青璇一边走,一边“嗯……哦……”不停。这娇媚的呻吟回荡在花园过道上

好容易走到青旋的屋子。董青山这才将指头抽離肖青璇的窄门,他让肖青璇扶着木桶站着,他蹲在背後,脱去肖青璇的步鞋,拉起肖青璇的裙角要她提着,其实她的裙子已经很短了,但是董青山还是要她提好,肖青璇就乖乖的聽话,让雪白的大屁股对着董青山。

董青山拿过水漂,将桶中热水灑到她的脚上,帮她冲去茶水痕迹,同时也在她小腿上到处摸着。不久那茶水就都洗掉了,双手却还是细细地在肖青璇腿上摸索着,而且向上攀升到大腿这里来,肖青璇的身體旷时日久,被他摸得春心荡漾,将头倚在木桶上,一语不发的任他轻薄。

董青山再揉上肖青璇的屁股,那肥嫩的两片肥肉,现在两边都被扯出纹理,董青山伸舌头在上面舔着,肖青璇麻癢难当,轻摇腰枝抗议。

董青山站起来,两手从裙底摸进肖青璇的腰侧,再向前环搂着肚皮抱着她,说:“肚子好大啊……嫂子……这是三哥的種吗?”

“相公想要一举得男。”肖青璇说。

董青山的手又向上钻,捧住肖青璇两只巨乳,伸手进长袍之内,手指找到大乳头,用力得捏着。

肖青璇“唔……唔……”的,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董青山抽出双手,去解她的长袍,解开扣子撩了起来,肖青璇顺从地提起双臂让他脱去,董青山将袍子扔到书桌上,再将她的亵衣也解下,於是一个赤裸裸的大肚妇呈现在眼前。

肖青璇不敢看他,趴在木桶上将脸躲进臂弯中,她聽见後面 的布料磨擦声,知道董青山正在脱衣服,她更不敢回头了。

不久之後,她感到董青山贴上来了,屁股上有他热烫的东西觸着,她配合的张开双腿,董青山就将那东西顶在她最需要得地方,她“啊……啊……”的叫出来,董青山开始侵入她,她那兒许久没有男人造访,十分欢迎,不由自主的摇挺着来接纳,一截,又一截,再一截,哦!顶到终点了,她更快乐的再“啊……”一声,没想道董青山仍然在向前推,更深了,压迫得花心都扁了,还来,天哪!抵到心兒口了。

 

“啊……青山……”肖青璇忍不住回头说:“啊……你……究竟还有多少?”

“嗯……”董青山将仅剩的一小段也插进去:“都给嫂子了。”

“哦……天哪……比相公的大这么多……啊……”

肖青璇将屁股翘高,董青山开始抽送,肖青璇受到大肚皮的影响,只能让董青山自己摆动,董青山用力而缓慢的把长鸡巴送进拉出,以防她的身體受不了,才不过一二十下,肖青璇浓稠的分泌就沾得俩人下體都黏糊糊的。

“嫂子,怎麽这么浪呢?”董青山摇着屁股问。

“怪你……都怪你啦……啊……啊……”

“还怪我,”董青山拆穿她的秘密:“我刚才有看见嫂子哦……在浴桶里……光着屁股……也……也不知道干什麽……摇啊摇的……叫啊叫的……为什麽啊?嫂子不舒服吗?”

“啊……”肖青璇羞極交加:“你……你……你……怎麼可以偷看我……啊……”

“公主浪不浪呢……”董青山取笑她。

“你……你……你这壞胚子……嗯…………哦……”肖青璇哼着说:“壞胚子……啊……啊呦……好深哪……哦……相公不在……啊一个个都骚……你姐是最骚的……啊……好深……

 

“好嫂嫂,”董青山摇着屁股摸着她那硕大肚皮笑道:“外甥乖,舅舅来看你了!可别抓舅舅鸡巴当糖吃哦?”

“呸……,你这个干嫂子的王八蛋……哦……你是谁的舅舅?…………哦……”肖青璇啐他:“啊……你又不是我弟弟……好深哪……要见你外甥……啊……好深……啊……干你姐……巧巧去……”

“真的?我姐不是还没懷孕嘛,既然嫂子那麼说我还是拔出来了吧,干我姐去!”董青山说。

“不行,不行,”肖青璇可着急了:“你先引诱嫂子的……啊……啊……再插……再插……哦……哦……对……乖弟弟……哦…………哦……嫂嫂好可憐……嗯……天天都想要……啊……天天都……好想要……好青山……啊……啊……

董青山将身體轻轻弯贴到她背上,两手仍然玩弄着她的乳房,嘴巴去吻她的脸颊,肖青璇转头过来,眯着美目享受他的亲吻,他将她的脖子腮帮都吻个够。

“哦……”肖青璇仰着脸问:“好青山……青璇…不要了……穴要叫你插开了……嗯……嗯……你为什麼还要干我……”

“恩?对哦,那我不干你了……”董青山快快的插着说:“唔……那还是拔出来吧……”

“啊……啊……不要拔……壞蛋……?”肖青璇被幹得太舒服了:“壞蛋……啊…得了便宜……啊……还卖乖……巧巧居然有那麼……啊……能……能幹穴的弟弟…啊……啊……嫂嫂……这公主……就这样被你……幹上了……噢……噢……哎……我……我……我快了……弟弟……好青山……”

董青山聽到她的催促,连忙将双手扶住她肚皮的两侧,才更加快速度和力量弄,整间屋子“噗嗤噗嗤”的尽是插穴的声响,那木桶幾乎被摇破了!

“啊……啊……我……我来了……啊……啊……真好……啊……大鸡巴┅┅哦……哦……天哪……弄死我了……唔……唔……”

肖青璇咕噜的又是一大股浪水冒出,她不会喷,却总是一大滩一大滩的流,董青山停下来,问她:“嫂嫂累不累?”

 

“不累……不累……别拔出来!”肖青璇拚命摇着头!

董青山聽到命令慢慢把龟头顶在她的小穴口,由於龟头被尿胀得很大,所以一开始就要撑开她的小穴,她美丽的脸孔有点扭曲,不敢太急插进去,但他却忍耐不住,把她的屁股一抱,往董青山的身體一按,他整根大鸡巴直插进肖青璇的小穴里,把她弄得雪雪呼痛,而董青山却感到她那温热的肉壁包着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體湧上,传来兴奋和刺激。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