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小李飞刀之乱篇

小李飞刀之乱篇

武林第一美女林诗音和龙啸雲结婚後,生下了兒子龙小雲,今年已十六岁了。

在小雲十岁那年,龙啸雲死於江湖恩怨中,从此母子俩相依为命。龙小雲是那種典型的早熟孩子,从小就对女人充满了好奇和慾望。三十六岁的林诗音,看起来像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有着一種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为风韵燎人,面如秋月,體态豐胶,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纤纤,雲发后拢,素颜映雪,一双皓□,圆腻皎潔,两条藕臂,软不露骨,带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意味。在兒子龙小雲的眼裡,母亲总是充满无比的性感和魅力。

一天,林诗音站在的梳妆台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裸體,可以说是美妙绝伦的身材,整个身體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全身肌肤曲线於柔媚中,另有一種刚健婀娜的特殊风味。只见她高耸白嫩的乳峰,豐润挺拔,嫣红成熟的乳头,微微上翘。纤细的柳腰,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浑圆成熟的美臀,显得无比豐满性感,即使自己看了也会陶醉。潔白平坦的下腹下部和美丽修长的大腿之间,有着显示成熟美妇深厚官能的艳容。伏身之际,芳草凄凄的桃源洞口,紧夹着的那条粉嫩饱满的肉缝,像成熟的水蜜桃般的诱惑媚人;柔顺黑亮的阴毛伏盖着饱满阴户,令人神往的妙处在那丛乌黑中隐隐可见;微微隆起的阴阜,美嫩滑润的蜜穴,阴唇呈粉红色,微微张开着,肉缝还红通通像美少女的阴户一般,玉洞中流出的蜜液在光照下闪着诱人的光芒,无比妖媚,性感动人。

林诗音看着自己如此豐腴艳丽的胴體,突然产生淫猥的氣氛,身體的深处出现甜美火热的搔癢感,从鼠蹊部传到大腿根内侧。这样成熟的肉體,已被闲置近六年了,在这種情形下,感到迫切的性需要。这时她不由得想起了丈夫龙啸雲,他是多麼英勇善战,每回都把自己幹得高潮迭起,可现在却独守空房……她越想越觉得浑身骚癢难当,口中不由地发出呻吟声。她幾乎立即产生了交合的慾望,晶莹的爱液从粉嫩粉嫩的肉缝中欢快到湧出来,顷刻之间,整个下體连带大腿内侧,已是湿淋淋的一片。

只见妈妈林诗音的衣裳半卸,玉乳微露,双手一上一下探入半开的衣内,迅急的动作着,龙小雲这下可明白了,原来妈妈在「自摸」啦!

林诗音继续忘情的抚慰着下體,揉捏着挺起的乳头,龙小雲也目不转瞬的瞧着。

忽然妈妈陡一转身,身上那半开的衣裳忽的滑下来,那幾近完美的躯體,惹得龙小雲的小弟高高胀起。他完全忘记眼前的着人是妈妈了,此时他眼中的妈妈只是一个在「自摸」的大美女,什麼伦理道德观念全抛到九霄雲外了。

由於衣服已经滑下,龙小雲可以很清楚的观察母亲的每一丝动作,林诗音的右手指头轻轻的揉搓着微微外翻的阴唇,间歇地将手指头插入小穴中,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划圆圈的抚摩着阴核,每一次指尖滑过阴核,都可以明显的看到她下腹的收缩;左手也没闲着,如同豺狼攫取猎物似的,不断的咬着双峰,乳尖高高耸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灯塔,引领着指尖探寻欢愉的源头。

林诗音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大,豐满的秘穴已经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头上,阴唇上闪亮着,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促的喘息;胸口、双颊已经现出红潮,双乳也胀得微微发亮,就像是《十面埋伏》的曲调,林诗音已经弹到最紧要的一节,十指如珠雨般灑落全身,汇聚到快乐的巢穴,珠雨激起的涟漪,层层叠叠,慢慢的叠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

终於,在一声惚雷后,林诗音忘情的呐喊,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龙小雲看得目瞪口呖,他从未看过,一个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畅快淋漓,无與伦比。

约莫过了三、四分钟的时间,林诗音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将泄了一身的淫水擦乾,穿回衣物。龙小雲忙轻轻的关上门回到房间,才踢踢踏踏的走回来,走到妈妈房间门口,恰巧妈妈整理好走了出来,龙小雲装傻的打过招呼,走到饭厅去,其实林诗音满脸红潮和一脸驚疑都一一进入兒子龙小雲的眼中。

妈妈见到龙小雲微微一怔,心想不知是否被瞧见刚才的好事,不过龙小雲脸色如常,心中虽有点懷疑,不过既然龙小雲不提,她当然也不可能问喽。

这时龙小雲抬起头来,看见妈妈一脸的春意,忍不住又想起刚才的一幕,「妈妈,你的脸怎麼这么红,是不是病了?」龙小雲故意问道。聽到兒子这样问,林诗音的脸更红了,她狠狠的白了兒子一眼,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你……」话一出口,连林诗音自己也吓了一跳。

「我……?」龙小雲茫然的看着妈妈问道。

「你吃你的饭,小孩子懂什麼!」说完就回房去了。

龙小雲吃完饭不久他就睡着了,可是他睡着了还是想着母亲林诗音的样子,他梦到了妈妈全身赤裸裸的,梦到他在摸妈妈那对肥大的奶子,甚至还梦到他在用力的搓揉妈妈豐满的阴户。他一直在乱梦着,把他那根巨大的鸡巴梦得更加坚挺、更加粗大,整根鸡巴都跳出了他的短裤,在短裤外高高的举着。

林诗音回到房间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当她走进兒子小雲的房间时,她看到了小雲的大肉棒。她欣喜若狂,想不到兒子现在就有一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尤其是那颗大龟头,像鸡蛋那麼大,真不知被那大龟头撞到穴心是什麼滋味?

龙小雲也许正梦得起劲,那根大鸡巴似铁棒一样耸立着,並且还一抖一抖的,林诗音的心房也跟着一跳一跳的。林诗音的心跳带动了周身的神经一起兴奋,她从未看过这么大的鸡巴,真想伸出玉手去抚摸那根可爱的大鸡巴,兴奋的小穴骚癢起来,坚挺的乳峰胀得让人受不了,她忍不住解开上衣的两个扣子,将纤细的玉手伸入,隔着胸罩抚摸自己豐挺的美乳。两粒艳红的奶头被捏得又大又热,可是慾火並没有消除,下边的小穴更是癢得厉害,於是她的手不知不觉中探进三角裤内,手指按在肉片交汇处的阴蒂上粗狂的揉动,淫水越流越多。看着兒子小雲的大鸡巴手淫,使林诗音兴奋得发狂,心中呼喊着:「好兒子,你的鸡巴好可爱,害得妈妈的小穴这么难受,快来干妈妈的小穴吧……」当她伸出玉手准备去摸兒子那可爱的大鸡巴时,又缩了回来。此时林诗音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让兒子的大鸡巴插插,可她为了达到最高的享受,强忍着心中熊熊的慾火,心想:「等到兒子睡饱精力充沛,然後再去诱惑他,让兒子主动来插自己的小穴,那样抽插起来才够味。她无力的回到房间,想着怎麼样勾引兒子来干自己小穴。当林诗音想出办法时,已是中午一点了,龙小雲这时也醒过来了。龙小雲一醒过来,看见自己的样子吓一跳,趕紧坐起来,整理好裤子继续看电视。正看得起劲时,忽然聽到妈妈在房中叫他:「小雲,你过来一下。」「喔,来啦。」龙小雲应了一声,就朝妈妈的卧房走去。走进房中发现房中没人,正纳闷间,又聽到妈妈的叫声:「小雲,你帮妈妈把衣服拿过来一下,妈妈在洗澡,忘了把衣服拿进来了。」「在哪裡?」「可能在床上。」「嗯,看到了。」龙小雲走到床边拿起放在上面的一团衣服,向浴室走去。他发觉脚下有異物,仔细一看,原来是妈妈的胸罩……他屈身拾取,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向鼻子涌来!他用手轻慢抚弄着蕾丝花边,将胸罩用手托住,捂着鼻子,静静享受着这奇妙感受,「啊……」他深深的吐一口氣,但又怕这香氣会逸失,连忙将「它」拥在胸口,心中充满着无数的暇思……此时他忽然感到两腿之间的鸡巴又不安於室,这时忽然想起在浴室的妈妈,他偷偷摸摸的走到浴室门口,发现浴室的门是虚掩着,他轻轻的把门推开一条缝往裡看,只见母亲诗音正背对着他舒服地塗抹着沐浴乳,她全身已被泡沫给遮盖住,但隐隐约约的露出那光滑细致的肌肤。

龙小雲的眼神早已被妈妈的纤手勾去了,看着那一双手在诱人的香肌上游动、起伏,他魂也被勾走了,忘记自己是来送衣服的。正值林诗音转开莲蓬头的水,她扭着那好似水蛇的腰肢,只见那泡沫像衣服般从身上褪去,从颈子到娇小的双肩、光滑动人的背部、那一双粉白的膀子……那泡沫正缓缓下滑到她那小蛮腰,但久久不肯離去,真教人心急呀!

终於,好不容易露出那雌性动物最诱人的双臀,使人想去轻咬一口!林诗音起先背向外、胸膛朝里,这时掉转身来,把两颗豐乳、一口阴户,正对着门口,那媚眼似有意无意的朝门口瞄了一眼。忽然,林诗音将一隻脚踏在浴缸边,由於双脚张开,使那阴户、阴毛显露无遗,忽然又用手去捧住阴户,自己看了一会兒,便用手指捻抠起来,又微微的叹了口氣,好似奇癢难耐,那模样真是风骚到了極点、淫到極点。

这情景震撼了龙小雲,他的鸡巴快顶破内裤钻出来了,他告诉自己不能对自己的妈妈有这样淫秽的念头,但他没办法,他小心翼翼的把门稍微再打开一点,以便看得更清楚,他的手慢慢的伸到内裤里,抚摸着那硬梆梆的大鸡巴。

林诗音早就发现兒子在门口偷窥,她原本就是故意製造機会让兒子欣赏自己的玉體,心想血氣方刚的兒子,见了这个光景,自然慾火上升、不可遏止,最好是不顾一切破门而入强奸自己。

门外的龙小雲努力地恢復理性,连忙丢下衣服跑开,他深信再这样下去便会无法控制自己!

龙小雲出来后不敢再在大厅,怕妈妈洗完澡出来会看到自己高高耸起的裤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中满是妈妈那豐满的肉體,神经传来一阵又一阵说不上来的感觉。他,十六岁却还未享受男女鱼水交融之欢,他正想:做爱的感觉是什麼呢?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侯,房门被打开了,龙小雲一看,是妈妈林诗音进来了。龙小雲仔细的一看,只见妈妈穿着一件薄薄的连衣裙,紧裹着她豐腴的身體,胸前两个扣子没有扣,高高的乳峰显而易见,很惹人注目,认真看可以看出妈妈没戴乳罩,她两侧隆起的部位上的奶头像受到挑逗一样,紧紧贴在柔软的裙衣上。走起路来,她的大腿和屁股都缓慢似流水般地颤动,带有一種肉感的诱惑,高高的乳房在蝉翼般的裙衣下,以性感的节奏急剧地起伏着。

林诗音走到龙小雲的桌前说:「小雲,上午妈心情不好,你没生妈的氣吧?」「没……没有,我怎麼会生妈妈的氣呢?」龙小雲连忙答道。

「真是妈妈的好孩子。」林诗音用手抚摸着龙小雲的头说。林诗音没有穿丝袜,大腿和龙小雲的手肘微微地接觸着,手肘放在龙小雲的肩上,手指轻轻搓揉起龙小雲的耳垂来。

龙小雲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美艳动人的妈妈身體好香喔!她的裙子那麼薄,大腿好光滑喔,好像很有弹性,看妈妈一副风骚样,和耳垂受到的刺激,搞得他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被妈妈发现,就糗大啦!」龙小雲心想。

林诗音将嘴凑近龙小雲的耳朵,说话的时候,热呼呼的氣不断哈到龙小雲的耳朵里。林诗音娇笑着,伸出手来搓搓龙小雲的脖子和脸颊,娇嗔地说:「好啊!竟敢吃妈妈的豆腐!」龙小雲顿时脸红耳赤,慌张地想要解释:「妈妈,我……」心一急,更是结结巴巴。

林诗音豐满的乳房就紧紧靠在兒子的脸旁,龙小雲视线直视着桌上的书本,不敢去看林诗音的胸部。龙小雲既不敢接觸这位年轻貌美的妈妈,又不敢接觸林诗音的目光,视线只好落到她的胸部。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