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斗羅之可憐的小舞

斗羅之可憐的小舞

“三哥,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胖子剛被不樂欺負,便立馬回來請求唐三幫助。“走吧。”唐三淡然的說了句,便讓胖子為他和戴沐白帶路,路上巧遇小舞。

小舞今天穿著一條棕色長褲,上身是簡單的白色貼身小衣,她的身材雖然沒有朱竹清那麼火暴,但全身修長的感覺卻另有一番風味,尤其是那纖細的驚人。卻又彈性十足的小蠻腰,和背後那垂至腳后地黑亮蠍子辮,更有幾分鄰家小妹的美感。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帶著幾分疑惑,盯視著唐三四人。

“你們鬼鬼祟祟的要干什麼去?胖子,你的臉怎麼腫了?讓人揍了?”

馬紅俊乾咳一聲,唐三三人畢竟和他一樣都是男人,他也不避諱什麼,可小舞卻是女孩子。又一向不滿他那解決邪火的方式。一時間,頓時有些不想說出自己挨揍的經過。

小舞上前幾步,借著月光看清了馬紅俊臉上的傷勢,頓時義憤填膺地跳了起來,“這是誰這麼狠?竟然把你揍成這樣。戴老大,不會是你吧?”

戴沐白撇了撇嘴,“我會對自己兄弟下狠手麼?胖子這是和別人爭風吃醋被揍地。我們正準備給他找場子去。”“那還等什麼,算我一個。敢打我兄弟,非要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小舞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脾氣。剛進學院的時候,她對胖子是有些成見。但這麼多天過去了。大家彼此相互關照度過了這段魔鬼訓練。成見早已消失。更何況,她當初在諾丁學院就是大姐頭,沒少干給人找場子打架的事,平時大家切磋下手都有譜,終於有了打架的機會,她的樣子看上去比馬紅俊還要著急似的。

“五妹,你真是太好了。要不。我以身相許吧。”眼看小舞不但沒有阻止眾人去尋仇。反而立刻加入進來,胖子頓時大為感動。心中的郁悶也隨之消化了幾分,最後一句明顯有了他一向猥瑣的本性。

“你要對誰以身相許?”唐三看著胖子,聲音有些怪異。

胖子看了唐三一眼,趕忙嘿嘿一笑,“當我沒說,三哥,咱們快走吧。”

四個人變成了五個,趁著夜色,踏上他們熟到不能再熟地路徑,五人催動魂力,風馳電掣地朝著索托城而去。

小半個時辰后。

“胖子,你平時就到這里解決邪火問題?”戴沐白的眉頭都要皺到一起了。

呈現在五人面前的,是一排平房。這是索托城內一個偏僻的角落。面前的平房只有三米多高,看上去不少地方都已經破損了,門口掛著幾盞粉紅色的燈籠,燈籠下站著幾個濃妝艷抹,明顯年紀不小的風塵女子正在向過往地行人兜售自己。

奧斯卡地嘴角牽動了一下,“難怪你總是說草窩里也有金鳳凰,這還真是個草窩啊!”

對於馬紅俊的品味,戴沐白和奧斯卡實在有些不敢恭維。小舞和唐三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除了好奇以外,到沒有什麼特殊地感覺。

正在說話之間,從草窩中已經走出來一個人。唐三五人是站在草窩對面一個陰暗角落之中的,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從對面很難看到這邊。

“就是他。”胖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正像胖子形容的那樣,從“草窩”中走出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皮膚黑黑的,一米六多點的身高,臉上掛著幾分滿足的淫笑,右手上裹著紗布,下身穿著一條帶著幾個破洞的大褲衩,腳踏一雙人字拖。搖頭晃腦的朝街道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哼著小調,“今天大爺我心情好啊,出來遛遛鳥兒。”

“上不上?”胖子的雙拳已經攥的劈啪作響。

“等會兒。”小舞一把抓住馬紅俊肥厚的肩膀,另一隻手將身前的蠍子辮甩到腦后,俏臉上掛起一絲人畜無害的微笑,“你們待會兒再出來,看我的。”

一邊說著,小舞邁著小碎步,從側面朝著那叫不樂的猥瑣大叔走去。

“小舞要干什麼?”馬紅俊有些疑惑的看向唐三。誰都知道唐三是最了解她的。

唐三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有些無奈的道:“你等著看就知道了。”

小舞看似走的不快,但卻正好攔在那猥瑣大叔面前。

“叔叔你好。請問,附近有賣糖果的麼?”

不樂剛從草窩中出來,整個人都沈浸在滿足之中。突如其來的聲音令他愣了一下,擡頭朝聲音的來源看去。頓時,他那貌似憨厚的面龐上多了一種特殊的光彩,身體的某些部位立刻就有蠢蠢欲動之勢。

不得不說,夜晚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小舞看上去是那麼的可人。稚嫩白皙的小臉,修長黑亮的蠍子辮,雖不算豐滿,卻也有些規模的身材,尤其是紅撲撲的小臉上那一抹青澀,對於不樂這種老淫蟲來說,更是充滿了誘惑力。不樂雙眼看著小舞一陣放光,心中暗道,好一個漂亮可愛的小蘿莉。蒼天啊,大地啊,難道這是你們送給我的禮物麼?

咳嗽一聲,不樂飛快的收起自己眼中淫褻的光芒,挺了挺胸,擺出一副嚴整的姿態,變化之快,如果不是小舞一直注視著他,恐怕都要被騙過。

“小姑娘,這麼晚了還出來買糖果啊?這邊如此偏僻,你就不怕碰到壞人麼?”不樂板起面孔的時候,加上他那貌似憨厚的外表,別說,還真有幾分道貌岸然的樣子。

小舞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叔叔,那你是壞人嘛?”她那細聲細氣的樣子看的不遠處的戴沐白、馬紅俊和奧斯卡心中不禁一陣抽搐。這還是在對戰中摔他們像摔沙包一樣的風騷小舞麼?這,這也太能裝了。不樂聽著小舞的疑問,立刻義正言辭的道:“叔叔當然是好人了。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啊?”

小舞小臉上飛起一抹羞紅,“我叫小舞,快十三歲了。”

不樂呆了一下,心中暗道,快十三,這麼說才十二?喉結隨著吞咽吐沫有力的動了一下。這送到嘴邊的嫩肉要是不吃,真對不起自己。

“你才十二歲就長這麼高了,將來一定是個大美女。小舞,這邊可沒有賣糖果的,跟叔叔走吧,叔叔帶你去買糖果,然後再送你回家。好不好?”

小舞笑了笑,乖巧的點了點頭,道:“好啊!”

不樂也沒想到這小姑娘如此好騙,眼看她答應和自己走,頓時心中大喜,一雙小眼睛朝周圍看了看,按照記憶朝著一個偏僻的方向走去。為了不打草驚蛇。他強忍著沒有去拉小舞地小嫩手。

偷眼觀看小舞,小舞那纖細的小腰肢走起路來輕搖慢動,她的臀部並不算太大,但腰肢實在太纖細了,所以帶起的那一抹弧線令不樂這個老淫蟲不斷的偷偷吞咽著口水。再加上小舞近乎完美的容顏,如同風擺荷葉,雨潤芭蕉。他心中原本泄掉的那股邪火已經逐漸升騰而起。對他這樣年紀的老淫蟲來說。外在地刺激尤為重要。眼前地小舞又豈是草窩中那些土雞所能相比的?

越走越偏僻,周圍已經很少能看到行人了。不樂帶著小舞拐了個彎。來到一個幽深黑暗的小巷子中。

“叔叔,到底哪裡有賣糖果的啊,這邊好黑,我有點怕。”小舞細聲細氣,似乎有些驚慌的說道。

不樂嘿嘿一笑,道:“小舞啊,這大晚上的,吃糖果對身體不好。還是讓叔叔帶你看金魚吧。”

“看金魚?哪裡有金魚?”小舞好奇的問道。

不樂停下腳步,伸手就開始解自己地褲帶,“馬上就有了。”

不樂連忙解開褲帶,露出了他那個十八寸長的大雞巴,快速地向小舞頂了過去,小舞早有防備,側身一閃便躲了過去,並用她那長長的蠍子辮纏住不樂的脖子,一下子把他甩了出去。

“唉啊,疼死我了,這妞太狠了,不行,大爺我一定要把她乾的死去活來,讓她知道惹怒我的下場,看來前幾天買的那包藥可以派上用場了。”看著迎面走來的小舞,不樂不著痕跡的服下一粒藥,又將從口袋中的香囊捏爆,而這,小舞卻並未發現。

“大叔,我讓你嘗嘗我獨創的八極摔的味道吧。”小舞一臉無害的說道,接著,縱身跳起,那富有彈性的雙腿瞬間夾住了不樂的脖子。

“哇,好香啊。”不樂覺得自己都快要被這美妙的處子花香迷倒了。

正當小舞準備發力時,忽然發現自己的魂力正在迅速減少,小舞大驚失色,急欲將腿收回。不料不樂早有準備,迅速伸出雙手抓住了小舞那富有彈性的小腿,雙手用力一張,小舞便面朝不樂褲襠之間,雙腿被不樂架於肩上。

望著眼前那根熱氣騰騰,臭味熏天的十八寸雞巴正頂在自己的嘴巴上,小舞不禁羞怒交加,想喊唐三,卻又怕那根惡心的東西趁機插入自己的口中。

“真是個極品啊,連下面都那麼美味。”說話間,不樂便將頭伸向小舞的兩腿之間,長長的舌頭在小舞的褻褲上舔了一下。

“啊”下身被舔不禁讓小舞失聲尖叫,不樂趁機將身子往前一頂,半根雞巴都沒入了小舞的櫻唇小口。

“唔”小舞被插的話都講不出,小舞把心一橫,迅速地咬了下去,想以此將不樂插在自己口中的雞巴咬掉。但當小舞反應過來時,不樂卻已將那大雞巴拔了出來。

馬眼處一道黃色的液體噴射而出,小舞閉口不及,讓那充滿騷味的尿液射入口,剩下的尿液則是浠浠瀝瀝的尿在了小舞的臉上。

看著身下的那位的可人喝了自己的尿液,不樂就覺得自己快興奮的噴了,“真想現在就把這小妞給了,真是太銷魂了。”不樂一邊隔著褻褲舔著小舞的小穴,心中一邊美美的想著。

“快放開小舞”唐三快速地從之前躲的地方衝了出來,他沒想到自己只是一愣神之間,小舞就被不樂給淩辱了,還被其慘忍地來了次口爆,這對唐三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唐三滿眼通紅的盯著將小舞雙腿架在脖子上的不樂,他不知道小舞為什麼會突然失誤被不樂抓住雙腿,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只知道不樂必死無疑,否則難解他心頭之恨,竟如此對待自己最愛的小舞。

“三哥”小舞帶著抽泣的聲音喊了一聲。唐三聽了心中更是怒火中燒,覺得將不樂千刀萬剮都難解此時之恨。

然而,讓唐三目眥欲裂的是,不樂不但未把小舞放了,反而趁著小舞叫唐三的時候,再次快速的將他那大雞巴往小舞的嘴中抽送,“唔”小舞面色痛苦,眉頭緊皺。

“噗,噗,噗”快速的抽插了三四下后,一大片白色的精液噴射而出,噴的小舞滿嘴滿臉都是,不能怪不樂這麼早就射了,只能怪還是蘿莉的小舞太有誘惑力了,而且不樂還要防著小舞的嘴,以防她忽然咬下來,再加上小舞的男友唐三就在跟前,在唐三面前口爆小舞更讓不樂覺得刺激異常,所以才導致如此快速的噴射。

“嗚,嗚,嗚”小舞輕聲嗚咽,後悔剛才要為胖子強出頭,導致現在自己慘遭不樂淩辱。

“你!”聽著小舞的嗚咽聲,唐三隻覺的自己的心都快要爆炸了,只見唐三周圍光芒閃爍,旁邊的戴沐白和胖子朱紅駿亦是如此,他們想要以此來一舉拿下不樂,救下小舞。

“三哥,我前天便是被那個罩子罩住后動不了了。”胖子怕唐三吃虧,連忙提醒道。但唐三早已被怒火衝昏了頭腦,哪裡還管得上這些,唐三的眼中只有小舞,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將小舞救下來。

唐三快速的衝了過去,正好被不樂武魂中的一個罩子罩住,而胖子和戴沐白雖然有心留意那個罩子了,但關鍵時刻,那罩子竟忽然變大,瞬間也將胖子和戴沐白罩在了其中。

“我說小哥,你的女人,大爺我笑納了”不樂走到唐三跟前淫蕩而又得意地笑了。而懸掛在不樂身上的小舞卻早已淚流滿面,小舞自知自己即將被侮辱,不禁心中愁苦,小舞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正準備咬牙自盡之際,不樂忽然湊到小舞兒側說了些話。

“我勸你別搞花樣,你若自盡了,我就當著他們的面奸你的屍體,然而再雇些豬,狗來干你。”不樂陰狠的說道,小舞聽了則恐懼的瑟瑟發抖起來。

“小胖子,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這麼快又給我送了個極品小妞。”不樂又轉身對朱紅駿說道:“等我什麼時候玩膩了,我就把她送到這當妓花,也給你上她的機會,看你就知道你垂涎她很久了。哈哈哈”不樂抱著小舞大笑的走掉。

“轟,轟,轟”

“三哥,現在該怎麼辦。”唐三三人終於擺脫了罩子的束縛,胖子連忙焦急地問道。

“大家一起分頭找,一發現小舞就發信號通知。”唐三一臉陰沈。

在一個昏暗的小房子中,一個有著傾城絕色面貌的少女雙手被綁在床頭,雙腳成大字型被綁在床尾,那微微凸起的前胸給人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真是個風華絕代的少女啊,沒想到我不樂也有機會上如此少女,也許此少女將來還有可能成為封號斗羅。”一想到自己有機會上一個未來的封號斗羅,不樂就有些急不可耐了。

“真香啊!”不樂湊到小舞兩腿之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你這變態,快給我滾開啊。”看到不樂的動作,小舞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臉上更是羞怒交加,只是雙手,雙腳被繩縛住,無法動彈。

“我就是變態你又怎樣,等下我這個變態就讓你欲仙欲死,讓你欲求不滿。還有,你也不要指望你的同伴能尋覓到這。”不樂淫蕩的說道。

“呸”小舞索性將眼閉上,不去看不樂那得瑟的嘴臉。

不樂見此,不以為然,望著小舞那極聚誘惑力的櫻紅小唇,不樂下意識地舔了舔自己的干嘴唇,便馬上撲了上去,強吻小舞。

“唔…”小舞激烈的掙紮起來,她沒想到不樂會趁她閉眼之際,偷襲她的嘴唇,這可是她的初吻啊,本來是要留給三哥的,可現在卻…一道清淚不由地從小舞的臉頰滑下。

不樂粗魯的親吻讓小舞有些喘不過氣來,她覺得自己全身都開始變得酥軟起來。

“小美人,感覺爽不?”不樂淫笑著。

“呸,惡心死了,你快給我滾。”小舞一臉不屑。

“哼,你騷貨還給我裝,明明很爽卻又昧著良心說話。”不樂彷彿被激怒了一番,身體坐在小舞身上,用手粗魯地撕扯著小舞的衣服。

“咝”小舞的衣服很快被脫的只剩下那一條小小的褻褲,望著身下這個完美無瑕的身體,不樂越發覺得自己中大獎了。

“放開我。”小舞激烈的掙扎著,但仍無法擺脫繩子的束縛:“三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不知道你口中的三哥會不會放過我,我只知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等你被我干千八百次后,你覺的你的三哥還會要你嗎?”不樂無情的抨擊著小舞。

“是啊,自己已經不純潔了,三哥還會要我嗎?”小舞一時間愣住了。

“現在還是好好享受吧。”不樂的大手忽然放到了小舞那小的可憐的乳房上輕輕揉搓著。

“啊”嬌小可愛的乳房上不斷傳來前所未有的快感,小舞不禁失聲嬌哼。

“現在爽了吧…”不樂大笑。

小舞羞愧難當,心頭暗罵:“你真沒用,這種人摸你也會產生快感。”

“不行,大爺我也要爽一下。”不樂突如奇來的話語讓小舞心中一跳。

只見不樂身體紅光閃爍,接著便出現了兩個類似奶罩的粉紅色罩子。那兩個罩子不偏不移的罩住了小舞的胸部,然後開始一點點的蠕動了起來。

小舞只覺胸部處麻麻的,好似乳房正在長大一般。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不樂看著小舞的表情,得意地說道,小舞只是把頭一測,閉口不言。

“這是我的武魂:注奶催生罩。故名思義,它可以快速的增大你的乳房,最少都能到34D,而且,它還有一個更好的技能…”不樂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死死的盯著那個注奶催生罩。

“好,成了。”不樂一把拿掉罩在小舞奶上的罩子,只見一個36D的粉嫩美乳瞬間暴露在空氣中。

“哇,太漂亮”不樂忍不住流下了口水。接著,不樂那雙漆黑的手便抓住小舞的美乳不斷的揉捏著。

“這奶真他媽的有彈型。”不樂嘴吻向了小舞的美乳,然後大口大口的吮吸起來。

“不要啊…你快放開你的臭嘴”胸部傳來的陣陣快感讓小舞覺得快迷失自我了,忽然,小舞渾身巨顫,接著,奶頭處噴出了一大片白色的液體,不樂一點不剩都吞進了肚中。

“真香啊,處女的母乳真是好喝。”不樂咂了咂嘴巴。小舞看著從自己奶頭噴出的白色液體,完全愣住了:: “我不知道你口中的三哥會不會放過我,我只知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等你被我干千八百次后,你覺的你的三哥還會要你嗎?”不樂無情的抨擊著小舞。

“是啊,自己已經不純潔了,三哥還會要我嗎?”小舞一時間愣住了。

“現在還是好好享受吧。”不樂的大手忽然放到了小舞那小的可憐的乳房上輕輕揉搓著。

“啊”嬌小可愛的乳房上不斷傳來前所未有的快感,不禁失聲嬌哼。

“現在爽了吧…”不樂大笑。

小舞羞愧難當,心頭暗罵:“你真沒用,這種人摸你也會產生快感。”

“不行,大爺我也要爽一下。”不樂突如奇來的話語讓小舞心中一跳。

只見不樂身體紅光閃爍,接著便出現了兩個類似奶罩的粉紅色罩子。那兩個罩子不偏不移的罩住了小舞的胸部,然後開始一點點的蠕動了起來。

小舞只覺胸部處麻麻的,好似乳房正在長大一般。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不樂看著小舞的表情,得意地說道,小舞只是把頭一測,只口不言。

“這是我的武魂:注奶催生罩。故名思義,它可以快速的增大你的乳房,最少都能到34D,而且,它還有一個更好的技能…”不樂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死死的盯著那個注奶催生罩。

“好,成了。”不樂一把拿掉罩在小舞奶上的罩子,只見一個36D的粉嫩美乳瞬間暴露在空氣中。

“哇,太漂亮”不樂忍不住流下了口水。接著,不樂那雙漆黑的手便抓住小舞的美乳不斷的揉捏著。

“這奶真他媽的有彈型。”不樂嘴吻向了小舞的美乳,然後大口大口的吮吸起來。

“不要啊…你快放開你的臭嘴”胸部傳來的陣陣快感讓小舞覺得快要迷失自我了。忽然,小舞全身顫抖了起來,緊接著,小舞的奶頭處噴出了一大片白色的液體,不樂則一點不剩的把那些液體都喝了進去。

“真是太香了,處女的母乳就是好喝啊。”不樂咂了咂嘴巴,意猶未盡。小舞看著自己奶頭處噴出的白色液體后,完全愣住了:“為什麼我那裡會噴出那種東西。”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籠罩在小舞心頭。

“你是在害怕為什麼會噴出白色奶汁吧?那都是它的功勞。”不樂指著注奶催生罩淫蕩的笑道:“是時候破你身了。”

小舞全身一怔,接著淚如湧泉,但不樂可沒有憐香惜玉的意識,他粗魯的扯掉了小舞的褻褲,滿是胡須的嘴巴大口大口的吸著小舞的陰蒂。

“啊”下身傳來的感覺讓小舞不能自已。

不樂見時機成熟,快速的將那十八寸的大雞巴塞入了小舞那幼嫩的小穴。

“嘶…”不樂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原以為自己可以一下子穿透小舞的處女膜,但小舞的處女膜不知為何,竟十分的堅硬,不樂不但沒有插破小舞的處女膜,反而把自己的雞巴給插疼了。

“媽的,你這賤逼,差一點就讓大爺我的雞巴插斷了。”不樂重重地打了小舞一把掌,五指印馬上在小舞的臉上浮現。

“切,自己垃圾就怪我”小舞不屑的看了不樂一眼,不樂見自己被鄙視,心中怒火中燒,決定一定要給這小妞好看,不樂將全身的魂力都聚集在手指上,快速的將手指插進了小舞的小穴,不過,小舞的處女膜仍沒有破,這也許是小舞是由萬年魂獸化人所帶來的性質吧。不過,不樂還是敏銳的察覺到剛才小舞的處女膜顫動了一下,知道這樣有效果,便快速用力的抽插了起來。

“快停手……快停啊”不樂快速抽插讓小舞覺得自己的下身快被插壞了。

“要我停下來?可以啊,只要你叫我一聲好老公。我就不插了。”不樂陰險的笑道。

“你癡心妄想。”小舞強忍著下身的劇痛,將頭別到了一邊。不樂見此,陰陰的笑了一聲,再次加大插得速度和力道。

“啊,我不行了,快住手啊,我要死了。”小舞大聲的叫著。

“那就叫好老公”不樂嘿嘿的笑道。

“不要,打死我都不要……啊……好……老公快住手,我快死了”小舞最終還是沒能抵抗住,向不樂低下了她那高傲的頭顱。

“好…老…公,我都叫了,你怎麼還不放手啊。”小舞不滿地驕哼道。

“好,這就放手。”不樂用盡全身的力氣和魂力對著小舞的小穴進行最後一次抽插。

“啊”小舞大聲的尖叫了起來,她感覺自己的下身被完全撕裂了,幾滴血色的血液從小舞的小穴中流了出來,不樂的最後一插終將小舞的處女膜插破。

“嘿嘿,現在可以讓你嘗嘗我的厲害了。”這次由於只有一點處女膜的阻擋,不了一下子插到了最深處,在小舞平坦的小腹上都能明顯的看出一點點凸起。

“你無恥。你不是說我叫你老公后你就不插了嗎?”小舞一臉被欺騙的憤怒。

“我說的是不用手插,沒說不用這插,而且,你都叫我老公了,我插你當然是天經地義的是了。”不樂一臉無賴。

漸漸地,小舞覺得下身不是那麼疼了,反而有些快感……

正當小舞覺得快感要到頂峰時,不樂似是發現了一般,故意停下不插。

“你…你…快點啊”小舞覺得自己真地是個騷貨,這樣就忍不住了。

“那你要叫我什麼”不樂故意吊著小舞的胃口。

“好…好…老公,你快點嘛”小舞嬌哼道。

不樂聽了,覺得全身都軟了,便立馬快速的抽插了起來。

“噢…太爽了。”小舞傲嬌傲嬌的叫著,這一刻,她和不樂一起高潮了。

“不樂,就想最近怎麼找不到你,原來多在這干小妞啊”忽然門口又出現了兩個人。

看著那兩個人淫邪的目光,小舞絕望的閉上了眼.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