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人偶

人偶

請進。」我邀請她進了我的屋子,而她也毫不懷疑地走了進來。然後我先將她帶到了客廳。

「這個房間不怎麼樣嗎」

「是嗎?可我很喜歡它喲。要不要先喝點咖啡」

我那樣說著,向廚房走去。而她則象當然地一樣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而我一邊燒開水的期間,一邊與她聊著天。很快,我就了解到她是什麼類型的女人。如果考慮普通的男女交往,那樣的女人我可是敬謝不敏,不過,如果考慮我的目的,她可是理想的女人

(桀桀桀。好戲在後頭呢)

她的名字是「沙織」,今年22歲,不過,那無所謂,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她的姿容,即使性格也沒關系,.至於原因······

她是我剛剛在街上泡到的妞,然後帶回家的。

我能看出來她對自己的身材容貌很有些自信,

不過她今天落在我的手裡,只能怪她自己倒黴了······

(說回來,那個女人還真讓人討厭呢!)

為了把她騙來,今天我可陪著她到處轉,還把我當笨蛋似的到本城最貴的餐廳吃飯,當然最後請客的是我

不過,現在這無所謂了。

不久,我煮好咖啡,問她。

「要加糖和牛奶嗎?」

「加糖,2勺」我聽到的是她粗魯的回答,如果對那樣的態度發怒,對我而言倒不如考慮之後的事情更讓我來得興奮。

「糖2勺,OK」也許因為我太興奮,毫不在意地回答著。

嘿,這種類型的女人無論發生怎樣的事也應該沒人會不介意吧。

果然,她只是注視著電視,對我往咖啡裡加糖的動作並不理會。

這樣的話,桀桀桀,別怪我啊。 N Y& | :F

返回客廳,我把咖啡杯放在茶幾上,而她看也不看,擡手就喝。

慢慢喝吧···那會是你最後的咖啡呢。 6 0A E~

在之後是一小時裡,我裝著與她閒聊,盡可能投其所好,靜待那一刻的來臨。

「對了,沙織小姐。不如玩一點遊戲吧?」

「厄?遊戲嗎?玩什麼呢?」她看起來沒什麼精神的回答著。

看來,藥效發作了,好,繼續。

「我們來玩個小戲法,我可對催眠術有所擅長哦」

催眠術?說謊吧,那樣的事不是騙人的嗎?」 再加把勁。

「其他人的幾乎都是了,可是我的不一樣喲」

「真的假的?」

「求求你嗎,好歹有樣東西讓我好好表現一下嗎」

我保持一貫的低姿態,對於她這樣的女人這是最有效的。

「沒辦法,那就試試吧」

上鉤了,我暗自偷笑,馬上行動。

「謝謝!終於有個表現的機會呢··· 啊,首先你先全身放鬆,對,就是這樣」

然後我突然地用手指對她一指。

「看著這個手指喲∼看」

明白到她的視線集中在我的手指上,我偷偷地漸漸發功了。

「就是那樣,就是那樣。指尖變得大起來,大起來,現在看著它,看著它」

接著她連眨眼的事也忘記了,獃獃地看著我的手指。

明白到她的意識完全被手指吸引,嘴半開著,口水也下來了。

該到下一步了。

現在,她的自我思維運動完全停止了。對她來說,我的話語變成「魔法的語言」。

「喏,現在你的眼皮漸漸變得沈重起來···」

慢慢地她合上自己的雙眼,5秒後完全閉上了。但是嘴依舊半開著,口水也掛在那裡。我作為微微點頭,已經差不多了。

「好,從現在開始我數3下,到時我打個響指,你就醒來。而那時你就是我忠實的僕人。明白了嗎?」

她閉著眼,輕輕點頭。此時我心理稍微有些欠疚,不過,都到了這一步,那樣的事已經不用在意了。

「好!1···2···3!」

響指!

她的眼睛又睜開來,但那個眼瞳中根本沒有焦點。我很明白,現在她的視野裡什麼都沒有的狀態。總之,還有的救, 如果···接下來我什麼都不說的話。

「沙織,我從現在開始所問的事,要一五一十地回答。明白嗎?」

「是。主人」

「首先是你的名字?」

「是···沙織…」

她慢慢地開始回答。

好象挺順利的。

「今年幾歲?」

「···24·····」

果然,剛才沒說實話。

為了下一步計劃,我必須收集更多的信息。

居住地址,出生地,家族構成,就讀學校,人際關系等,她的信息不斷被我得到。

可能是因為這個惡劣性格吧,相熟的朋友極少,現在也遠離家人獨自在本城工作。

桀桀桀,對我來說,單身生活只會更方便呢。

接著我又開始問起更隱私的問題。

「身高,體重是多少?」「····161cm···49kg····」

「三圍呢?」「是··84·52·88···」

「鞋子的尺碼是多少?」「··24····」

「血型呢?」「····B型····」

「愛好?」「是··購物···」

問的差不多,該奔主題了。

「首次**是在什麼時候?」

面對這樣的問題,她依舊機械地回答著。

「····14歲的··春天··」

「還真早啊。那,對方···]

[學生會的··學長····」

「地方在哪裡?」

「··學長的··房間······」

「從那時起到現在和多少人干過了?」

「好一個淫娃。那裡面你現在有幾個在交往?」

「······5人···」

「厲害。懷孕過嗎?」

「有···20歲的時候·····」

「墜掉了?」

「···是···」

「那樣啊。下一個問題。你的性感帶在哪裡?」

「··頸項··和···奶頭·····」

「是那樣嗎?有趣」

「…是…」

資料收集的差不多了,那麼,還要做什麼?桀桀桀,看著吧。

{那麼,先脫衣服吧,全部脫掉,脫光」

「···是···」於是她站起來開始脫衣服,一點都不介意脫衣服的事,一轉眼她就變得赤身裸體了。

啊,我眼光果然不差,相當好的身材呢,尤其是那84的胸圍,桀桀桀。 「沙織。你的手現在是萬能的,不管什麼都能撕開。明白嗎?」

「···是,主人···」她再次點頭。

看著吧,受到了我的「魔法的語言」影響的人,能做出許多不可思議的事來···即使那是對於人來說不可能的事。

「你的身體上有一層人皮,來象脫去衣服一樣把他從···· 你的身體上脫下來!」

她迅速地把雙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對,就那樣把手貼到胸上。然後,左右用力拉!象脫襯衫一樣拉···就是那樣」

f終於她的手緊緊抓住胸口,就那樣一口氣分左右拉開手臂,然後簡直象脫去了一樣大衣一樣·····

她的身體現在裂開成了二部分,以她的胸的正中心被她自己的左右手,脫下來了一件完整的人皮。

剩下來的肉肉的,可以清晰地看到血液的流動還有內髒和骨胳,而她依舊沒事似的站在那裡。

該開始收尾了,我打開放置在書架上的小櫃子,從裡面取出了一個女孩子樣子的人偶,把它放在茶幾上。

「沙織,這是最後的命令」

「…是…」

「你現在進入這個偶人,今後這個東西就是你的新身體,明白了嗎?」

「···是···明白了」

說著,她沒有人皮的身體開始融化,漸漸化成一灘血水,然後全部流入了那個偶人之中,一滴不剩。

「沙織,現在心情怎樣?桀桀桀,今後你就安心在裡面好好安睡吧」

我拾起人偶,將它放回書架上的小櫃子裡,如今那裡已經有了10尊人偶。

然後,我撿起沙織留下的人皮,輕輕撫摩著。皮膚好光滑啊···不行,我等不急了!

很快,我也脫地赤條條的,從人皮胸口的裂縫鑽入,將還殘留著沙織體溫的人皮,象「全包式緊身衣」般穿了起來。只是我身材高大,穿上人皮後的樣子,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不過很快變化來了。 我感到全身骨頭都吱吱嘎嘎響了起來,身高不斷縮小。不僅僅是身高,手腳也開始變短,下體的小兄弟也變得小起來,直至消失。反過來原來松垮的胸和臀卻挺翹起來。

如今我已經完全同那個沙織一模一樣,,我已經完全變成了「沙織」本身。

「終於結束了。好,聲音也很完美。」我站立在梳妝台前,看著自己的身體。與剛才看到的赤裸的沙織的身姿完全一樣。胸部的裂縫象從來沒有一樣地消失了。試著動了動手臂。好,看來已經完全適應沙織的身體了。接著我穿上剛才她脫下丟開的衣服,鏡子裡顯現的身姿與沙織剛才進屋的時候完全一樣了。

「桀桀桀,這個身體暫且先讓我玩玩吧!新生活要開始了呦,沙織」

我打開壁櫥,將自己收藏的高級女裝挑出幾件,放進沙織的皮包裡,而在壁櫥裡,還有好幾件人皮掛在那

「那先回沙織的高級公寓吧。那,沙織娃娃。好好看家吧!」我面向書架說著

然後關上門離開屋子,只剩下在小櫃子裡無法言語的偶人,在那裡排列著····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