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和女友一起調教媽媽

和女友一起調教媽媽

父親兩年前去世,家裡只有我和媽媽。媽媽46歲,護士,1。64米,皮

膚白白嫩嫩的,大眼楮一閃一閃的,很像日本女優。我一直暗戀媽媽,就我發育

開始,媽媽就是我的手淫幻想對象。

我在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公司上班,很不幸,因為財政危機公司裁員,我出

現在名單。在工作間歇期,我郁悶無比,在家裡呆著也沒意思,經常出入酒吧借

酒消愁。有一次,在我身邊,一個酒鬼糾纏坐台小姐,動手動腳,滿嘴髒話。我

好心提醒他兩句,那家夥對我大吼,「你是什麼東西?狗雜種!」本來丟了工作,

心裡就一肚子氣,我一拳打在那家夥臉上,扭打在一起。最後酒吧的保安趕來,

我們分開。坐台小姐對我很是感謝,她叫小梅,和我同歲也是22歲。我們聊得

很投機,彼此喜歡上了對方。聊到男女問題時,小梅問我有沒有喜歡的女孩。我

嘆了一口氣,向小梅吐露了心聲,媽媽會反對我們在一起的,而且我愛小梅同時

也暗戀媽媽。小梅想了一會說,這個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敢不敢做。她湊到我

嘴邊悄悄說了她的計劃。我大吃一驚,連連搖頭。小梅一嘴巴打在我臉上,說

「敢想卻不敢做!剛才你還很有勇氣呢!原來是個廢物!」我想這是個機會,於

是和小梅秘密策劃了調教媽媽的方案。

第二天,我趁媽媽出門買菜,電話叫小梅到我家來。小梅帶了挎包,說裡面

裝的調教工具,詭異的一笑說,老公調教你媽媽以後,我們就結婚,不用擔心她

反對了。我們把DV攝像機擺好預定位置,就在客廳裡面等獵物上門。終於聽到

媽媽開門的聲音。看到小梅,媽媽問她是誰?做什麼的?我說是小梅,酒吧坐台

小姐,我的未婚妻。媽媽生氣的放下菜籃,對我大罵,說我沒出息,怎麼能娶個

小姐?接著和小梅說以後不許和我來往。小梅也毫不示弱,和媽媽對罵起來,很

難聽。最後發展到兩人動手。小梅一把拉住媽媽的盤發,使勁往下拉,拉到褲襠

下然後騎上媽媽的脖子。小梅示意我動手,我拉著媽媽淩亂的頭發,牽狗一樣拽

到沙發上。按住媽媽的雙手,讓媽媽仰面躺著。小梅夾住媽媽雙腿,開始扒褲子。

媽媽反抗並且大聲哭叫,小梅上去幾個嘴巴,一下把媽媽打蒙了。小梅趁機

利索的扒光媽媽的褲子,還把扒下來的黑色蕾絲內褲堵住媽媽的嘴。「怎麼樣?

騷貨!

讓你也嘗嘗自己的味道!「第一次看到媽媽的下身,我下面一下就挺了。媽

媽的絲襪被剝下來蒙住眼楮。當拉扯下媽媽胸罩時,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媽媽的乳房好美,在媽媽的扭動下上下起伏,跳舞一般。媽媽被自己的內褲堵嘴

說不出話,叫春一般的呻吟著。小梅說,」你不是討厭小姐嗎!把你也變成小姐!

小梅從挎包里取出一個小管,說「這個是潤滑劑,來,媽媽,兒媳婦好好孝

敬你哦」給媽媽肛門上了潤滑後,取出一個帶腰帶的橡膠棒,圍在腰上,然後雙

無余。

小梅把橡膠棒對準媽媽的肛門,先探進去一部分。小梅忽然好像想到了什麼,

小梅拿出手機,播放起了動感音樂,伴隨著音樂的節奏一下一下地抽動。媽媽受

到前所未有的恥辱,臉紅的番茄一般,淚水泉水一樣湧出,濕透了蒙在眼楮上的

絲襪。小梅越插越開心,不斷說著侮辱媽媽的話,在媽媽肛門和陰戶間來回抽動。

「媽媽,你哭什麼啊!兒媳讓你開心一下吧!」小梅拿出繩子困住媽媽雙腳,

夾住媽媽的雙腿,用指尖撓腳心。媽媽小腳努力的躲避,腳尖繃緊來回晃動,但

是徒勞,媽媽從輕聲呻吟到破泣為笑。小梅玩了個更絕的,一隻手撓腳心,一隻

手掐乳頭,把媽媽搞得一邊哭一邊笑。盡管我一直按著媽媽的雙手,但是媽媽反

抗的更厲害了。小梅說看來要進一步調教,要先消耗母狗的體力。把媽媽陰毛打

了個結,栓在一根線上,另一端纏在小梅手指上。我和小梅把媽媽翻身,弄到地

上,整成狗一樣的跪地姿勢。小梅騎上去,手裡拉線,嘴裡叫著「狗兒聽話哦!」

媽媽開始還倔強的不從,但是在線的拉動下,明知是騎在她身上的小梅控制,卻

疼痛難忍,屈辱的狗一樣爬行。小梅雙腳腳趾夾住媽媽的乳頭,左右用力控制方

向。

媽媽什麼也看不見,完全聽從小梅的擺布。小梅故意戲弄媽媽,幾次讓媽媽

撞牆,每一次都很重,媽媽痛的原地打轉。在客廳里爬行了很多圈,媽媽已經一

身汗水,氣喘籲籲,終於體力不支,爬在地上。

我和小梅把媽媽擡到臥室里,松開眼罩和嘴中的內褲,把媽媽雙腿分開,這

次媽媽一點反抗的力氣也沒有了,很配合。小梅解下媽媽栓在陰毛上的線,取出

小鏡子和剃刀。「不要亂動哦,剃刀很快的」媽媽嚇得一動也不動,乖乖的被小

梅剃光了陰毛。「呵呵,媽媽的陰戶剛才被橡膠棒插的,現在還大開著,好像在

開口笑呢!我們給它喂點東西吧!」小梅從冰箱取來了冰塊,慢慢從媽媽陰戶塞

進去。媽媽的陰道第一次品嘗冰塊的刺激,不斷收縮,比生我時候還痛苦,痛的

媽媽終於喊求饒了。小梅說「終於求饒了?呵呵!以後記住你的身份,你是我和

你兒子的狗,取名叫芳芳。以後要絕對聽話,不然就要調教你哦,知道了嗎?芳

芳?」媽媽點點頭嗯了一聲。小梅上去一個嘴巴,「狗是這麼答應主人的嗎?給

我叫!」媽媽羞紅了臉,小梅把一個冰塊放到媽媽眼前,媽媽小聲學了一下狗叫。

我才明白,原來媽媽狗叫的聲音是如此甜美,媽媽,我終於把你調教成母狗

了!

小梅還不滿意,「大點聲!到我滿意為止」媽媽哭著大聲學者狗叫。小梅終

於滿意的笑了,拿出給媽媽準備的帶鈴鐺的項圈,套在媽媽脖子上。「以後記住,

你是我們的母狗,名字叫芳芳,不許說話,吃飯要爬在桌子下,不能用手;上廁

所要叫,主人帶你去……」媽媽都叫著答應了。我和小梅把媽媽栓在床頭,小梅

說她去做飯。我到廚房和小梅親熱了一番後,回到臥室欣賞著曾經是媽媽的芳芳。

我想再羞辱一下,把剛才在客廳拍攝的DV拿給媽媽看,媽媽扭過頭,我說

「不許不看,要聽主人話哦!」媽媽無奈的觀看了剛才屈辱的一幕。廚房傳來了

香味,我牽著媽媽到廚房,讓媽媽跪在桌子下的坐墊上,小梅給媽媽兩個盤子,

一個裝食物,一個裝水。吃飯前,小梅說「芳芳,吃飯前要感謝主人,知道嗎?」

媽媽疑惑的眨著大眼楮。「就是飯前要舔主人的腳,表示感謝哦」媽媽叫了一聲,

爬到我和小梅腳下,舔自己兒子和兒媳的腳。柔軟的舌頭舔在腳趾和腳背上,感

覺美妙極了。吃飯時候,媽媽就爬在桌子下,小梅一隻腳挑逗著媽媽乳頭,我用

腳趾探尋著媽媽陰戶,濕潤而富有彈性。媽媽不敢反抗,狗一樣舔水喝,一不小

心分神,用手抓了東西吃。小梅踹了媽媽一腳「忘記了不能用手嗎?吃完飯再調

教你!」媽媽一緊張,連忙說道歉。「你又犯了錯誤,不知道不能說話嗎?」我

把探尋媽媽陰道的腳趾放進了媽媽驚愕而張開的嘴裡。媽媽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只好含著,品嘗兒子的腳味和自己陰道騷味的綜合味道。吃過飯,我和小梅到我

的房間午睡,把媽媽栓在桌子下。午睡後,我和小梅從房間出來,對桌子下的媽

媽說「芳芳,你犯錯主人也有責任的,沒有調教好你,現在主人要好好調教你哦!」

媽媽害怕的躲在桌子角,小梅把媽媽硬拉了出來。我拿繩子把媽媽雙手反綁,

吊了起來,只讓媽媽腳尖著地。媽媽叫著求饒,扭動著身體,把項圈上的鈴鐺晃

的叮當作響。我給媽媽肛門處插進了管子,「主人給你好好清洗一下,好了,小

梅,放水吧!」自來水直接灌進媽媽的直腸,媽媽的肚子鼓起來,簡直和孕婦一

樣。

媽媽痛苦的站不住,但是一下跪雙臂又被吊的很痛。媽媽不斷扭動,叫聲都

走了音。小梅在媽媽後面放了一個大水盆,忽然把管子抽出來,媽媽的肛門猶如

噴泉一般把水噴射出來,落到後面的大水盆裡面。小梅拿來媽媽平時健身用的健

身塑膠球,放在水盆上,同時把繩子提高,媽媽腳尖落到球上。球在水上翻滾,

媽媽必須不斷調整姿勢才能踩到球上不落空。「芳芳,這樣是鍛煉你的平衡力哦!

加油!」不一會,媽媽小腿肌肉劇烈抽動,痛苦的哼唧起來。我和小梅把媽媽放

下來,媽媽一下子癱坐到地上。我和小梅給媽媽小腿按摩,才止住抽筋。媽媽無

力的依靠在我身上,這次媽媽聰明了,乖巧的舔我的腳趾,表示感謝,同時也不

忘不時舔小梅的腳趾。忽然媽媽面對廁所叫,「要上廁所吧!」「恩,應該是!」

我牽著媽媽到廁所,媽媽剛想坐下,小梅把腳抵在媽媽臉上,「狗狗是要劈

開腿尿尿的哦!」媽媽只好靠牆,慢慢把腿分開到90度,由於緊張和羞澀尿不

出來。

小梅說,老公你幫芳芳一下,這次是特例哦!我明白了小梅的意思。從媽媽

後面插進了22年前我來過的地方。好溫暖!好舒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媽媽

先是吃了一驚,但是在我和小梅的淫威下,不敢反抗,只好接受。爸爸去世後,

媽媽的陰道一直閑置,所以處女一樣緊緊的。媽媽好像找回了熟悉的感覺,閉上

眼楮享受著自己兒子的孝敬。放鬆下來後,媽媽的陰戶流淌出了淫水和尿液,臉

上泛起淡淡的紅暈。

晚上,給媽媽洗過澡,我和小梅一邊吃葡萄一邊看電視,小梅撫摸著一絲不

掛的媽媽,順手給媽媽嘴裡送一粒葡萄。電視熒光屏映襯下的媽媽很嫵媚,天生

尤物,做被調教的狗是在太合適不過了。我和小梅當媽媽的面親熱,甚至做愛。

小梅向媽媽炫耀私處「比你的年輕,而且是有毛的哦,哈哈!」睡覺前,媽

媽被栓在我和小梅的床下,躺在她的坐墊下。半夜,小梅說想上廁所,但是不願

意動。

「芳芳,快爬出來!」媽媽情急下忘記自己是在床下,床都被媽媽撞的晃動。

媽媽爬到床前,小梅說「芳芳,帶我到廁所!」小梅騎著媽媽到廁所,「主人是

可以坐下方便的哦!除非你是大便才可以坐下,明白了嗎?芳芳?不過主人在方

便後,為了清潔,你要用嘴把主人方便的地方舔干淨哦!」媽媽低下頭給小梅清

潔了私處,小梅回來後說,媽媽的口活很不錯,弄得她很舒服,結果我們在床上

有搞了一次。

媽媽被馴服後,就成了我和小梅的母狗。一直乖乖的,到我和小梅結婚那天,

司儀讓媽媽向來賓講話,結果媽媽習慣性的狗叫,呵呵!搞的所有客人目瞪口呆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