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含羞忍辱的女傭 (1-4)

含羞忍辱的女傭 (1-4)

第一節 天災

 

「嗚嗚……我死了,你可怎麽活呀?我可憐的孩子。」美芬望著熟睡中的兒

子,心如刀割。

「嫂子,你可千萬不能尋短見呀!嗚嗚……我們家這是怎麽了呀?」雅琦哭

哭啼啼地勸美芬。

這一家子太不幸了!

美芬今年30整,兒子剛滿10歲,身患怪病,每個月都要去醫院換血,一

次就要花費2000元;大學同學的丈夫下崗後開的士,一周前車禍身亡,美芬

在一個月以前剛剛下崗;婆婆聽說兒子死了,當時就腦出血身亡;公公也是腦出

血,幸虧搶救過來,可是落得四肢不靈;小姑子今年才剛滿18歲,剛剛考完大

學,還不知道能否錄取,就是錄取了,也沒錢上學呀。

夫家沒有什麽親屬了,家裡的積蓄早被兒子的病拖空了。原來一家子就靠丈

夫拚命開的士賺錢養活,現在丈夫死了,沒有了經濟來源,狠心車主還逼著美芬

四處借錢賠了車款,現在弄得美芬連借錢的地方都沒有了。

美芬娘家更是指望不上,遠在窮山溝里,爲了供養美芬大學畢業,一家變賣

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還借了好多外債。現在父親癱瘓在床,家裡只有靠60

歲的老母維持,還有16歲的妹妹等著美芬每月寄些錢讀中專,小弟才13歲,

已經辍學回家幫母親干農活了。

「是呀,現在這殘缺的一家老小都指望著我呀,家鄉的父母弟妹也指望著我

呀,我要是一死了之,他們還靠誰呀?也只有死路一條呀!」美芬內心苦楚,感

覺這生活擔子太沈重了,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無論如何我得找份工作!」美芬咬緊牙關。

可是社會無情,一連半個多月,硬是沒有找到一份工作,即使髒活、累活、

工資低的活,也有那麽多下崗的、外來的人搶著干。美芬家裡已經兩天沒有吃飯

了,可是美芬就是死也無法做出上街乞討的舉動。已經試過去當三陪,可是年齡

太大,競爭不過那些年輕小姐,連三陪都做不成,真是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

呀!

老家又來信了,那邊也是揭不開鍋了,等著美芬寄個20、30元的應急。

可是現在美芬全部的財産就只有手裡攥著的這5角錢了,她要用這錢給兒子買一

個饅頭充飢。

「天啊!爲什麽這樣對我?!」美芬歇斯底里地大聲哭喊。

美芬步履蹒跚地走著,她要去買最後一個饅頭。她不知道明天該怎樣活?

********

第二節 當上保姆

********

「哎,李大姐,這兒有個保姆的活你干不?」街旁的一家職業介紹所里的小

廖看見這些天跑來無數次的李美芬路過,就沖她喊。

「什麽?有活?干,干,什麽都干!」美芬像瘋了一樣沖進職介所,把小廖

嚇了一跳!

「李姐,今天有個老闆來要保姆,要求必須是大學以上學曆,30歲以下年

齡,女性,相貌嬌好。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病?現在哪還有年輕女大學生當保姆

的。剛才你路過,我才猛然想起你條件正刮邊,要不你去試試?」

「謝謝!」李美芬突然跪在小廖面前。

「哎!李姐,你這是干什麽?快起來,快起來!」

「小廖,謝謝你給我找到工作,可是我沒有錢付中介費呀!」

「嗨!李姐,看你說的,你這麽困難,這點忙我還是能幫的。你先別謝我,

快去試試罷,還不知那老闆要不要你呢!對了,那老闆今年36,私營企業家,

獨身,有車,有房,有企業,很有錢!工資給的也高。要不是一來他是個獨身男

人,二來他要求大學畢業,這麽好的工作怕是早給別人搶走了。快去吧,這是他

電話。」

「好,我這就去。」

美芬立即趕到那老闆家。

「叮咚∼」

「誰呀?」

「是我,李美芬,剛才跟您通過電話。」

「哦,等等。」

門開了,美芬面前出現一位中年男人,中等個,微胖,很有氣質。

「請進。」

「謝謝。」

美芬忐忑地走進屋子,「天哪!」屋裡裝修豪華,令美芬目眩。

「小姐請坐,你願意來我這做保姆?全天的?」男人審視著美芬,「這女人

長得真有味道!」男人心裡暗喜。

「我叫李美芬,長沙師範畢業,今年30歲,丈夫死了,我也下崗,家裡有

老有少,全指望我了。先生求求你留下我罷,工資多少都行,什麽活我都會做,

我還燒得一手好菜。」美芬說著,「撲通」一下跪在了男人面前。

「啊!這……」男人盡管很有氣派,但絕沒想到眼前這漂亮少婦爲了這保姆

工作竟然如此,這倒很合他心意。「不過……這裡面恐怕有問題。」多年商場鏖

戰,使男人學會謹慎,「你一個大學生,怎麽願意干保姆?」

「先生,我真是需要這份工作養家糊口,不瞞你說,我家老小已經兩天沒吃

飯了。」美芬難過地低下頭,兩行眼淚流了下來。

「真的?這年代還有吃不上飯的?」男人無法相信,可看眼前這女人很是賢

淑舉止,不像姦猾之人。

「那好吧,我先說說我的規矩。其實我要求很少,一是聽話,二是勤快、乾

淨。工資嘛,每月1000元。你看行嗎?」

「什麽?1000元?保姆通常每月工資才400元呀?」美芬驚愕,以爲

聽錯了。

「對,1000元。因爲你是大學生呀,另外我要求嚴格呀!」

「謝謝!謝謝先生!」美芬激動得直磕頭。原先在單位,美芬工資也不過就

是500元左右呀!

「那你明天來吧,以後不要叫我先生,要叫我主人。」男人的語調溫和、親

切。

「啊?!哦……嗯!」美芬內心咯登一下,一種怪怪的特殊感覺一閃而過,

但立即消失了。

「要說『是,主人』。」

「哦,是主人,奴婢記住了。」美芬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回答。

美芬曲意發揮的回答,「奴婢」二字著實令男人滿意。

「好好,天不早了,快回去吧!哦,對了,我名字叫張峰,沒結婚,父母都

在國外。」

「主人,我……」美芬欲言又止。

「哦?還有什麽事?」

「主人,我能不能先預支一點工資?我家……」美芬的眼圈又紅了。

「該不會是騙錢的吧?」男人有些猶豫,「好吧,這里是500元,你先拿

著。」

「謝謝主人!」美芬又是磕頭,然後拿著那500元悄然退出房間。

美芬來到大街上,高興得一路跑跑跳跳,路過飲食店,一下子買了好多吃的

東西。

「大家快來吃呀,好東西!」美芬回到家,高興地招呼兒子、小姑來吃飯,

又給公公拿到床前一些東西吃。

「嫂子,哪來這麽多好吃的?」雅琦驚訝地問。

「好妹妹,你吃吧,嫂子找到工作了,以後天天都能吃上這些好東西。」

「是嗎?那太好了!什麽工作?」

「當保姆,那家人挺好的。不過小妹,以後我要住到那家,這家可就靠你照

應啦!」

「行,放心吧!那你什麽時候去?」

「我這就去,免得夜長夢多,丟了這份來之不易的好工作。兒子,你要懂事

呀!」美芬有些淒然地囑咐兒子,然後收拾了一些簡單的衣物就走了。

「叮咚∼」

「嗯?誰呀?」這麽晚了,會是誰?張峰有些納悶。

「主人,是我,美芬。」美芬不知怎麽竟然低聲下氣地說出了這麽一句。

「啊?!」張峰倒是驚訝了,「看來她真是很需要這份工作。」

「來,進來吧。」

「謝謝主人!」美芬好像已經工作很久了一樣,很自然、很甜蜜地叫著「主

人」。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張峰帶著美芬熟悉一遍他這所近600坪的大房

子。

「好了,主人,您休息吧,我明白了。」美芬落落大方地請張峰到客廳坐,

然後就麻利地開始工作了。

「主人,給您咖啡。」美芬給張峰端來一杯濃香的咖啡。

「哦!好好!」張峰真是很滿意地看看美芬,「你很討人喜歡!」

「謝謝主人誇獎!」美芬嫣然一笑,轉身又去忙碌了。真是勤快麻利之人,

不到兩個小時,已經把獨身男人的亂窩收拾得乾淨整齊了。

「來來,美芬呀,你也累了,來這里坐坐,看看電視吧!」

「嗯。」美芬大方地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邊跟張峰聊天,一邊看電視。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