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東莞的森林二章

東莞的森林二章

二章 一節

前文講到我需要打出兩個重要電話 第一個就係我在英國時相識的香港同學 James 但不是那個 “Come On! James” 雖然一樣不太成熟 也喜歡九寨溝 但我的同學 樣子身型不錯 亦有些少家底 屋企在廣州亦有個小型污料處理廠生意(唔好問我,我都唔知乜尻野黎) 我約了他大約八時在東莞站等 致電給他想知道他會不會爽約或遲到 結果他竟然告訴我 他七點半已經到了

我屌! 兩三年前 我跟他相約到法國南部旅行 我不是很富有 只是因為看到budget airline機票真的很便宜 而再節衣宿食去旅行 約他中午十二點在birmingham的機場等 他竟然遲到趕不及來 而自行扲多千尻幾蚊港幣出倫敦坐Eurostar火車出法國 屌 如今呢條仆街去東莞叫雞佢竟然早到半粒鐘! 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

我無記錯的話 Super Freakonomics一書中 提及到一個研究 講述動物員教導猩猩關於金錢的概念之後 竟然出現動物史上第一個賣淫個案 母猩猩竟然為了得到更多金錢去買生果 而出賣自己的肉體以很多雄姓猩猩

女人為了金錢而出賣自己的靈魂 男人亦不顧一切付出自己的金錢時間做人宗旨而為的是屌一個正西 正如James可以早到半個鐘到東莞

我家中的倉鼠很懶訓 朝早上班前永遠看見牠訓得正甜 如果我跟她說每天七時正起床 我就會買一隻倉鼠女給他日撲夜撲 我覺得牠每朝會六點半起定身 而且跟我說早晨

二章 二節

得悉James叫雞準時我也很安慰 我便撥打出第二個重要電話 就是打給阿澤 阿澤是華盛頓桑拿中心(假名,自己估)的一位經理 號碼是我朋友留下給我的 (就是告訴我什麼莞式桑拿會令價值觀崩壞那位朋友) 阿澤原來能操廣東話 他說Shuttle Bus會在十分鐘後安排給我

步出東莞車站門口 很大很空曠 所以感覺空盪盪 人流疏落 風亦比香港深圳大得多 比起香港的熱鬧 實在差得遠 但也許東莞最熱鬧繁盛的地方 並不是室外

如果計從香港以北出發及陸路來說 這片土地 是我到過最遠的地方 山長水遠為的就是到這個邪惡之地 我覺得我是魔戒的哈比人佛來多 必須要將魔戒送到末日火山上 如果我是佛來多 James就是經驗豐富法力無邊的甘道夫 不過甘道夫最近很忙 身處大陸 沒有時間及不懂翻牆看香港的包膠論壇 所以今次算是由我作少許統籌

而我亦在東莞火車站正門看到甘道夫了

“好耐無見喇Frankie” 對,我忘記了說 我有一個很普通的名字 Frankie

我冷笑一聲道 “上年我地講下次見面就會o向東莞, 原來無亂up” 寒暄了幾句意義不大的話 他便跟我到路口找那架五分鐘從東莞直達華盛頓的小巴 而且是免費的 小巴不難找 離遠已經看見一架車身寫者“華盛頓桑拿中心”的灰色大陸小巴準備泊車 車身Banner之大絕對驚死唔知你去叫雞

途左經過幾間港式茶餐廳小店 走多數步 已到小巴旁邊 而剛好有位香港人拉開車門準備下車 他下車之時 跟我有半秒的眼神接觸 那記眼神 我久久不能忘記

我從紀錄片中曾經看過這種眼神 二次大戰中途島戰役時 日本南雲艦隊大敗於美軍 成為戰事的轉捩點 此役勝利的美軍 有些回到駐澳洲的美軍基地 他們凱旋迴歸基地當日 大批美軍同僚在岸邊等候著戰勝仗的夥伴 他們有很多都會接替海軍的崗位 而戰艦甲板上的勝利軍人 就是以這種眼神 望著準備接替自己的夥伴 那是一種彼累但滿足 而同時間充滿信心地向對方寄以重任的眼神

他的眼神 使我深深明白到上這一架小巴 不是為了屌西咁簡單 很多謝他 那一刻很想對這位師兄行一個軍人禮致敬

二章 三節

“怕不怕唔夠女,同其他人爭餐死”? “如果有公安會點,禁多少少錢用黎收買公安會唔會好D?” 我瞼色比較緊張 而且畢竟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 難免會發問一些菜鳥問題 令到James有些不耐煩 但作為為戰友的他 他算很耐心地解答我的疑問

他說我們有的是時間 漫漫長夜 就算第一輪沒有合我們胃口的囡囡 可以先吃個飯 再去選囡囡 然後吃囡囡 再不合心水的話 可以再吃宵夜 然後回去再選囡囡 吃囡囡 原來James也有英明的時候 以時間換取空間 的確是不錯的方案

而且他認為各花入各眼 他告訴我如果看見其他客人選了一些嚇撚死人的豬西 不要偷笑 他見過這種情況太多次了

至於公安 他安慰我說公安嚴打只是一個都市傳說 他們也要沾油水賺外快 嚴打掃黃是用來做給省政府看的面子工程 因此絕對不會打擾多港人的一些大場生意 他看了多年141討論區 從來未看過一個包膠是關於拘留所的

“你過來玩, Zeta不知道嗎?” James問道 “Zeta已經不是那一個Zeta, 而我在羅湖入境管制站出境後,已經是一個全新的我” 我知我的答案憂愁之中帶一點玄 James 呆了一呆 露出一個唔撚想理我的神色

大約五至十分鐘車程中 看得出東莞真的不算繁盛 到處也是比較矮小的平房 用小鎮來形容 也應該沒錯 沿途看見最五光十色的地方 全都是按摩場,足浴場,酒店,桑拿,KTV 每經過一間 James都指手劃腳地簡介一翻

其實車子只是轉了不多過四個彎 就已到達華盛頓 司機把車泊在正門 告訴我怎樣進去及上那一層 我輕輕說了一聲”謝” 把小巴車門手柄一拉 告訴自己不應緊張 與James昂然地下車

二章 四節

我跟James上了四樓 大堂接待小姐問我們先否已經預約了 我說我們已經跟阿澤約好 原來阿澤也站在接待處 阿澤沒什麼特別 就是一個樣子挺和善的廣東人

跟阿澤打了招呼後他便開始介紹這個桑拿中心 原來晚上那個時間 剛好有一個叫百花齊放的活動 就是指沒有上鐘的囡囡 都會全部坐著在一個大堂中 像超市的貨物一樣 給人自由地選購

我聽到”百花齊放”四字 突然興奮了起來 大聲拍了一下掌 然後道 “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不就是毛澤東於五十年代的主張嗎? 他提倡在文學藝術工作和科學研究工作中有獨立思考的自由 有辯論的自由 有創作和批評的自由 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堅持自己的意見和保留自己的意見的自由 基於這些自由的理念下 能夠給予客人一個自由自在的場合來選用技師實在是太完美的安排! 而且“華盛頓”三字能夠帶給客人一種有美國自由意識流的symbolic meaning 你們的branding strategy真係太令人拍案叫絕了!!”

澤經理好像臉有難色地簡單回答我 “是..是..對的” 而James繼續沒有理會我

在走廊轉了一個彎 便到了百花齊放的大堂 巨型U字形沙發 坐著了大約三十名技師 由於有些緊張 沒有仔細地看清楚他們的面孔 但看到他們有些穿黑色see through連身長裙 有幾個著水手裝及豹紋tube top 有兩個著我喜愛的空姐裝 亦好像有幾個穿著啦啦隊裝的 簡單來說 他們的制服沒有一個很劃一的tone或Pattern

澤經理提示我們可以坐定定 飲返杯野慢慢選 於是便帶我們坐一張細小的沙發 沙發其實就是跟小姐們的大沙發以十多呎的距離面向著 起初很不自在 因為我跟James比那些叔父輩客人來說較年輕 所有小姐的眼神都投射於我們身上 我差不多一整分鐘 還未能直視她們 我決定再點起一根純薄萬 我呼出絲絲的煙圈 隔著我們交投的視線 我看的東西 驟眼間變得像霧又像煙 迷離的感覺 終於令我可以安然地細看她們一個個的面孔

看了良久 我的分析是豹紋tube top的絕不可食用 不知是否偏見 總覺得豹紋提不起我的性慾 經常認為只有沒有taste的MK妹才會穿著 如果硬要我撲豹紋妹 我會不太好受 像撲聰明笨伯一樣

我還未仔細看清全局之際 我朋友James竟然跟經理預留一個號碼!

二章 五節 (一)

我能夠成功直視技師們後大約一分鐘 其實看見有兩三個樣子是比較標緻 但我又未能確定 因為我怕走近他們 而且小姐們的妝亦相當濃厚

“阿澤呀,幫我留住106號先啦” 原來James要留是106號小姐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