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奇妙豔遇

奇妙豔遇

蕙美原本是一個家庭主婦,最近蕙美常會到一家高級室內遊泳館去遊泳。其實,蕙美並不是要去遊泳,而是去跟兩個男人偷情。

整件事情,發生在三個禮拜前。

那是某個禮拜一的上午,在此之前,蕙美收到一張遊泳池的免費遊泳券,是附近一家新開幕的遊泳池所做的促銷活動,遊泳券上還註明了其他附加服務:「溫泉SPA」「免費瘦健身課程」。健身加上貪小便宜的心理,促使蕙美來到這家新穎的遊泳館。

那是一間很先進的遊泳館,似乎是非常神秘的地方,蕙美來到櫃臺,只有一位男士。

「您好∼」年輕的男人露出非常健康潔白的牙齒,全身古銅的膚色,糾結著雄壯的肌肉,他裸著上半身,很讓人,特別讓蕙美這種卅出頭歲的女人,存有好感。

「這張可以用嗎?」蕙美拿出遊泳券。

「可以。」男人爽朗的回答:「請進。」

蕙美點了頭,然後沿著樓梯到了上方的更衣室。 遊泳館內人很稀疏,事實上,好像是沒人,除了熱帶風情的巴台有一名女人之外,蕙美看不到第三個人。

蕙美來到用紅字寫的「更衣室」,裡頭也是空蕩蕩的。怎麼回事?她想。

從大更衣室的窗外射入了陽光,整個空間很明亮,感覺很不錯,蕙美感到很舒服,於是脫下了外衣,露出蕙美的身體。本來對於在公共場所裸露,蕙美是很難為情的,但是現在整個更衣室空空蕩蕩,只剩她孤單一人,有何不可?於是,蕙美脫下了所有衣物,包括淺粉色的內褲。 更衣室內有一面落地鏡子,蕙美來到鏡子前,正面看著自己。那感覺好像有一個熟悉的裸體女人站在蕙美前面。

蕙美是比較骨感的那一型女人,從大學以來就是這樣了。 胸部不夠豐滿,一直是蕙美最大的遺憾,雖然丈夫曾經說過,「我就是喜歡一手把握住妳的感覺」。 蕙美修長的身材跟玲瓏的腰身,是她引以為豪的部位,丈夫曾經說過,最愛蕙美腰部下方那削瘦的骨盆,享受妻子那稜有角的骨感。每當做愛時,丈夫總是用力地碰撞蕙美的下腹,似乎那能帶給他一種無上的快感。

正在蕙美帶點自戀地欣賞自己細長骨感的胴體時,突然聽見更衣室有男人的笑聲,他們臉上的神色,帶點看到獵物的興奮與好奇。那是兩個大約卅幾歲的男人。

「啊!」蕙美跟所有女人一樣尖叫,趕忙拿著衣物遮住自己的正面。

「別慌張。小姐。」其中一個男人說:「我們在這裡看很久了。」蕙美腦海一片昏亂,原來自己在這裡顧影自憐了半天,通通被兩個男人偷看光了。突然,蕙美很想罵人。

「你們再不走,我要叫人了。這是女更衣室!」蕙美說。

「有嗎?」先前說話的男子看了看外面,說:「我們沒看到有個 女字啊。」 蕙美現在才想起來,只因為「更衣室」的字樣是用紅字寫的,所以先入為主就認為這是女性更衣室。

「這裡更衣室是男女共用啊!」

另一個男人說:「我們可以進去吧?是不是?」原本的男人點頭,於是兩人走了進來。蕙美緊抓手上的衣物,遮住自己骨感的肉體,深怕一個不小心春光外洩。 兩個穿著男泳褲的男人,加上蕙美一個裸體的女子。就在這個空間裡。

男人們背著蕙美,一點也沒有拘束地脫下了泳褲,剎時,蕙美看見他們壯碩的男性臀部,那均勻黝黑的肌肉,她並不是沒看過男人,但一次看到兩個男人像是運動員在更衣室裡恣意脫下衣衫的粗野模樣,卻是生平第一遭,害她羞得把臉別過去,連忙躲到一間小更衣室裡。

男人什麼也沒說,似乎對這種情況見怪不怪。

「妳是收到遊泳券來的吧?」一個男人在小更衣室外這麼問。

蕙美耳根發熱,想起剛剛看的陌生男人體魄,他們都是很高大雄偉的男性,才只剛剛這麼一眼,蕙美竟然腦海裡都是那個畫面了。

「一定是吧?」另一個男人說:「我們還要付錢呢。」

「剛剛的女人長得不錯。」男人說:「身材也還可以,讓我看的都硬了。」

「恩,腿很修長,皮膚也好。搞起來一定爽翻了,哈哈。」聽著他們一言一語,用粗魯的男性言語談論自己,蕙美簡直聽得耳根發熱到極點。

「恩,你們…..在說我嗎?」 突然蕙美聽到有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

「就是啊,」其中一個男人說:「正在說你呢。」

「是嗎….」那女人聲音嬌媚地說道:「說我啥?」

「說你….很好看,身材也很好,搞不好…..幹起來很舒服啊!」另一個男人說,聲音帶著挑逗。

蕙美聽著這樣淫浪的對話,竟然發生在這麼一個公共場所,真懷疑自己是不是上了賊船?但此時絕對不是奪門而出的時候。蕙美把門緊緊鎖好。

「是嗎∼∼」門外的女人的聲音帶點似笑非笑。大更衣室突然安靜下來,不久,蕙美聽到一陣喘息聲,那是男女的喘息聲。

「喔∼嗚∼∼」女人呻吟的喘息聲音,迴盪在空蕩的更衣室內。此時,蕙美再也不懷疑這裡正在發生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他們竟然就在門的另一邊做起愛了。

「啊啊」的叫著,聲音中帶著說不出的歡愉與曖昧。蕙美能清楚聽到男人們在她身上親吻的聲音,那種「嘖嘖」的聲音。突然蕙美發現自己有了體熱,大約是聽著這樣的聲音,讓蕙美產生了某種反應吧? 蕙美不禁輕輕打開門的一角,從門縫中觀看外面的情景。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眼前竟然是這麼淫穢的情景。

只見一個白晰的女人胴體,正高蹲在男人們的面前,她長髮披落胸前,臉被男人的臀部遮住了,蕙美是從男人們的腿縫中,看到女人那對渾圓的乳房。 女人一邊喘息,一邊發出「則則」的吸吮聲,蕙美知道她在幹什麼,類似的事情,她也曾應丈夫的要求而做過,但是一次幫兩個男人口交,卻是她作夢也想不到的噁心事情。

蕙美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心想:「這可是女更衣室啊,他們怎能在這裡做這樣的事情?」

男人似乎很性急地將那女人的身體扶了起來,將她推在牆壁上,她身體自然彎曲接近九十度,臀部正對著後方男人的下體之處。

蕙美看到一個男人背部靠牆,正半低頭埋在女人的胸前吸吮,他下體那根翹起來的肉根,很明顯地頂著女人的下體。 而另一個男人則握著自己的肉棍,從背後將傢夥送入女人的臀部。女人眉頭皺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她嬌喘了起來。因為那男人正狠狠地擺動臀部操幹起那女人了!

這種「夾心餅」的性交方式,似乎讓那女人相當忘情,她開始狂亂地呻吟著,「嗯∼啊∼」聲音似乎帶點痛苦,卻又有更多的興奮刺激。 兩男一女開始毫不拘束的幹了起來,根本忘記這裡是公開場所。

蕙美開始臉紅,整個心跳得相當迅速,最令她感到興奮的,是兩條黝黑粗壯的男性肉體,正夾纏著一條雪白的女人肉體,男人粗壯突起的肌肉,跟女人柔細的肉體線條形成強烈的視覺對比。那種對比,讓蕙美產生強烈的生理反應,她光是偷看,就已感覺自己下體濕潤了。

那女人的表情相當歡愉,卻帶點皺眉的痛苦,蕙美看不到她全部的臉部表情,只能從她的喘息與呻吟聲去想像那種肉體愉悅。被男性的硬物進入自己柔弱的身體,大多數的女人都會產生強烈的反應,而男人越強壯,女人感受的愉悅就越大吧! 視覺與想像交錯而產生的快感,讓蕙美感到無比的興奮!

「妳很欠幹喔!濕搭搭的,真是個欠人操的婊子!」男人一邊用力地頂著女人的下體一邊罵。

啊…是啊….欠你幹啊……啊啊…..啊啊….」女人的私處含著男人的硬屌,又聽著男人的言語,變得更加淫浪,叫春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大得足以在門外的長廊間迴盪著……。

「老公沒餵飽喔?」另一男人邊玩弄她乳頭,邊笑道:「真是騷貨,欠幹的小母狗。」

「我是啊…..」女人叫著:「母狗….」

「正被大狼犬幹的小母狗∼」男人邊說又邊操她。

「啊…..死了∼人家要死了∼」女人這麼叫著。 一場A片似的淫亂做愛情景,挑逗著蕙美的視覺。

 

蕙美撫摸著自己的私處,她陰道口的愛液,如同豪雨填滿的水池一樣,慢慢流了出來,滴在地板的磁磚上。蕙美的兩根手指摸在自己的陰核上,另一手則撫摸自己胸前的那一對肉團,不自覺地翹起屁股,好像在等待男人來幹似的。 陰核傳來的快感相當激烈,蕙美感覺腦子空蕩蕩的,才沒有多久,一股強烈的肉體收縮帶她攀上了頂峰,蕙美忍住自己的叫聲,整個人像要爆炸的氣球一樣,高潮的刺激從陰核那一點直逼到全身,漲得全身都是那種攀上極樂山頭的快感。 淫水從蕙美的肉體上沿著大腿慢慢流下。她修長的身軀糾結在一起,腿軟的想要整個人蹲下來了。

「好緊啊….妳不是結婚了嗎?」男人流著汗水,絲毫沒有停下操幹的動作,「緊得我都快被噴了∼吼∼」發出男性的浪叫。

「啊啊∼嗯嗯∼∼」女人嬌喘著,雪白的肌膚滲透著汗珠,女人在男人的操幹下,已經成為淫亂的女獸了。她的乳頭被另一個男人吻到有點漲痛,但是下體被另一男人的肉棍頂撞著,兩種感官上的刺激,在她體內取得微妙的平衡。

男人們換手了,不,應該說是「換屌」,只是換上的那根屌更大根,蕙美想像那根屌塞入自己緊密的陰道內,更是有種受不了的需求感。 換上來的男人似乎要改變一下姿勢,他把女人抱著躺在地上,讓那女人張開她的大腿,然後慢慢把那根充血到無比大的男性肉根慢慢塞入女人的腿間。女人嘴裡含著原本男人的屌。又是吸了起來。 男人下體壓著女人,絲毫不留情地幹著她。

「啊啊∼啊∼老公∼∼」女人叫著。

「叫老公啦∼」男人邊頂邊笑:「比你老公強多了吧?」

「啊∼是啊∼親老公∼哥∼」女人叫著:「強多了∼真得…….好棒∼∼從來∼∼沒被幹得這麼爽∼啊啊∼∼」呻吟之聲之大,讓人難以想像。 男人似乎被女人的呻吟刺激得更加興奮,根本不放手地攻擊女人的最深處。想像一根陌生的硬屌在陰道裡面抽插的情景,更讓蕙美產生了第二次情慾。

蕙美興奮極了,她沒想過跟兩個男人做愛,會讓女人產生這樣的反應,那肯定有兩倍的愛撫、兩倍的愉悅!她想。

女人躺在地板上,張開大腿接受男人的操幹。而她的嘴,也正吞著另一個男人的陽具,而那男人正一邊享受跨下被女性吞吐的快感,一邊則撫弄把玩著女人的那對突起的雙乳。女人的一對乳房是很誇張的大,當她躺著時,竟然還是這麼明顯碩大,被操幹時還不停晃動,蕙美不禁產生了一種女性的嫉妒感。這更衣室的地板,像是成了兩男一女的大床。

男人很快速而有技巧地摩擦女人的陰道裡外,抽插之間,都讓女體感到整根肉棍在位移,足足有五分鐘。

終於「喔喔…..快到了…..人家快丟了…..」女人這麼叫著:「給我….丟給我….我都要…..都要…..啊……」女人達到高潮了,很顯然,女人的高潮是相當難達到的,因為前一個男人並沒有讓她這樣,第二個男人也足足幹了十分鐘,才讓她達到如此的高潮。

而蕙美自己,卻是很容易達到高潮的女人。

男人們都還沒有洩,不知道吃了什麼?

兩個更衣室裡面的女人,一個被操幹而洩身,一個則是自慰而達到高潮。可見這兩男人的確很行。蕙美不禁升起了一個很淫亂的想法。

「如果現在加入他們的混戰,會怎樣呢?」蕙美心想。光想到這樣,就很讓人難已自拔了,況且自己身體正全裸著,毫無任何防備。

「裡面的,可以出來了嗎?」男人叫著:「光是看,多沒意思呢。」

蕙美一驚,原來他們還記得自己。

突然,小更衣室的門被打開,男人正面對著蕙美。

「啊!」蕙美驚叫:「幹什麼?」

自己還在自慰呢,啊」。男人笑著。

蕙美這才警覺,她的手正撫摸著自己的下體,另一隻手則放在乳房上,任何一個男人都知道她正在幹什麼。

男人很主動地撲了上來,滿滿地摟住蕙美,蕙美叫到:「不要∼」

男人很粗壯,蕙美沒有能力抵擋,整個人被撲到牆上。

「不要啊∼」蕙美叫著:「救命啊∼」 即使想像中是如何誘人,但是遇到陌生男人真的要上她,蕙美還是感到一股強大的威脅感與恐懼。 男人撥起蕙美的左腿,正勃起的男性陽具從蕙美的兩腿間那個緊密的入口送進去。簡直是可以用「滑進去」來形容,因為蕙美的下體早已經濕的不像話。

「啊∼」蕙美強烈感覺陰道被一個堅硬的異物進入,手淫之後,陰道更加敏感,所以這樣的感覺更加強烈。男人開始擺動操幹起蕙美,蕙美感受到一種奇妙的快感,她搭住男人的肩膀,嘴裡還是喊著:「不要啊∼」

男人的確很會幹,整根粗壯的陽具在蕙美的陰道裡面來回抽插,蕙美感覺到陰道複雜密佈的神經傳來一種總和的快感。男人很強勢地佔據蕙美的身體,蕙美感覺那帶有稜角的龜頭磨得自己的陰道好麻、好辣。陰道也不聽話地收縮了幾下。

「喔∼這女的更棒∼」男人邊幹邊吻的蕙美的臉蛋,「很骨感的淫浪女人∼」

「啊啊∼啊啊∼」蕙美隨著男人操幹的韻律,不知覺地淫叫了起來:「唔∼∼∼啊啊啊∼∼」外頭的女人也是,兩個女人的呻吟聲音此起彼落。

男人很粗暴地幹著蕙美,蕙美每被他頂撞一次,就感覺到無比的快感,兩腿巴不得要收緊了,原本踩在地上的腿也離了地,變成被男人撐住身體。

「啊∼∼∼啊∼∼∼∼不行啊∼∼我∼∼∼∼啊啊∼∼∼」蕙美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快感直衝腦門,原來,她高潮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