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亂世紅顔】(第一部完結,共七章) 一

【亂世紅顔】(第一部完結,共七章) 一

第一章亂之始

天啓皇朝1360年春,恰逢當代皇帝龍擎天四十大壽,整個皇宮內到處張

燈結彩、彩棚滿布,一片忙碌的景象。

鑲有金絲的紅色地毯不僅鋪滿了整個皇宮的各個交通要道,甚至是整個皇城

之內也是紅毯滿布,營造出一種喜氣的氛圍。

工的飛檐,紅綢帶編織成的繡球點綴其間,宮殿的門窗以及殿柱之上貼滿了紅色

的壽字。

由於第二天便是擎天大帝的壽辰,一時間深宮內各處盡是忙碌的太監和宮女

的身影,老太監和老宮女吆喝小太監小宮女的聒噪聲不絕於耳。即使是平時一臉

嚴肅站崗的大內侍衛都被大壽牽了進去,到處幫忙布置明天的國宴。

一壇又一壇醇香的美酒自皇宮的酒窖內被起了出來,即使是密封的,偶爾間

溢出的酒香也是讓人迷醉不已。

濃郁的酒香這一干幫忙的大內侍衛饞的不行,但也僅僅是眼熱而已,他們可

不敢有什麽想法。先不說大內侍衛禁止飲酒,這些百年美酒可是用來招待那些王

族貴庸以及朝廷重臣所用,可不是他們能碰的。

一個個身材纖瘦的年輕小太監在幾個老太監的指揮下忙著懸掛各種燈籠、紅

貌美如花的小宮女們也未能閑著,各種精美的細小裝飾、皇族的壽服、皇宮

大殿的燈火讓這些少女們忙的手忙腳亂,但是她們的臉上卻罕見地洋溢起純真的

笑容。

正是如花似玉年紀的她們未能像平凡人家的少女一樣享受著爲數不多的純真

年華,或許也只有在忙碌這種奢華的國宴時才能稍稍地找回屬於她們這個年紀的

快樂吧!

大壽讓得原本森嚴有序的皇宮內增添了些許的忙亂,但是也讓有些清冷的讓

人不寒而慄的深宮多了一絲人氣。

或許這正是皇族所需要的吧!所謂是『高處不勝寒』,掌握著最高權力的他

們習慣了發號施令、對人生殺予奪,但是卻失去了平凡人之間的正常的交往,冷

漠的人際關系讓他們感到刺骨的寒冷,於是他們不惜以奢華到了極點的宴席來彌

補他們內心的那種莫名的對熱鬧缺失。

想到這一點,那麽所謂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類的或許也能夠稍

微有所理解。也許曆史上那些喜好大辦宴席、好大喜功的皇帝或許並不是在意與

享受宴會的奢華,而是宴會上的熱鬧氣氛讓久居皇宮的他們眷戀不已。

皇宮到處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也就是皇帝處理政事和后妃的宮殿能夠稍稍

的安靜一些。

但是有一個地方卻是安靜地出奇!

淩月宮!

這是一座華麗宏偉的宮殿,但是奇怪的是大白天周圍不僅僅一個守衛都沒有,

而且就連一個宮女和太監都找不到。

整個宮殿的周圍寂靜的讓人害怕!

或許只有一些武功高強的人才會發現,表面上宮殿外圍空無一人,但是一些

陰暗的角落,卻有著淡淡地危險氣息散發出,似乎只要有人靠近,便會招來無情

地殺戮!

宮殿外部安靜地出奇,但是走進宮殿外圍的殿門,一陣又一陣令人銷魂的喘

息聲不斷地傳來,夾雜著肉體撞擊的淫靡聲,交織出一曲令人血脈噴張的性愛交

響曲!

這要是被宮里的人聽到的話,絕對會嚇個半死。因爲這不是皇帝哪個妃子的

寢宮,而是當今皇帝最疼愛的淩月公主龍淩月的居所。

這位淩月公主乃是當今皇帝唯一一個雲英未嫁的女兒,也是當今皇后楚鳳柔

嫡出,是最小的一位公主,今年剛滿二九芳鄰,可謂正是談婚論嫁的年紀。

並且這位淩月公主一向知書達理,性格溫柔和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容貌

更是和當年京都第一美人而今的皇后楚鳳柔一樣地國色天香、傾國傾城。

不知有多少王侯子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欲取其爲妻,但是最終都被皇帝

一一否決,可見其受寵程度!

但是現在她的宮殿內竟然傳出如此不堪入耳的淫穢之聲,這要是傳了出去絕

對會引起軒然大波,無數王侯子弟的心絕對會碎掉一地。

那麽,到底是誰有這麽大的膽子竟敢在深宮之內與當今公主苟合呢?

宮殿內的寢室中

門窗緊閉,屋內的光線有些暗淡,蜜金色的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繡有

花鳥圖紋,兩畔鑲以金線的鳳尾裙、粉色的貼身上衣、月白的亵衣、濕漉地亵褲

悲哀地躺在地上,被一身華麗地男子服裝衣物稍稍遮住。

從衣物散落的順序來看,女子的粉紅色宮裝被男子的華服蓋在下面。

由此可以猜測出先是男子挑逗女子,將其挑弄地下體蜜流潺潺、芳草地花露

陣陣,浸濕了最貼身的亵衣、亵褲之後,才將其剝地乾乾淨淨,然後男子才褪去

自身的衣物,盡情地魚水之歡。

寢室中間的大床上,薄薄地粉紅色紗簾垂下,依稀可見兩具赤裸的肉體在不

斷地糾纏著,肉體地撞擊聲、女子壓抑地喘息、男子粗重地鼻息濃重地交織在一

起。

細看去,兩人用的是傳統地男上女下式。

女子修長、白皙的小腿被男子扛在肩上,導致女子渾圓、挺翹地美臀被迫地

翹起,神秘地桃花源毫無遮擋地暴露在男子的巨槍前,承受著男子巨槍一次又一

次的深入。

萋萋的芳草地上盡是交合時從蜜穴所帶出的桃花蜜,將並不是怎麽濃密地烏

黑毛發弄得濕漉漉地,緊緊地貼在幽谷處。於是,最神秘地溝壑便清晰地顯露出

來。

一根紫紅色的巨槍粗暴地撐開兩瓣粉紅色的花瓣,將這兩瓣明顯還有些嬌嫩

的花瓣撐成一個悲哀地圓形,花瓣一副不堪承受的嬌美模樣,但是卻無力地阻止

火熱地巨槍進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被其深入、抽出、深入、再抽出。

巨槍進出時很兇猛,將花瓣蹂躏地都翻轉過來,露出桃花源內粉紅色的嬌嫩

美肉。與此同時,因爲進出地迅猛,巨槍和花瓣地結合處不斷地湧出桃花源內的

那白色的淫靡液體,不斷地附著在已是濕漉漉地烏黑毛發上,就連身下的月白色

絲綢床單上也是淫迹斑斑、不堪入目。

向上看去,掠過女子那,光滑的小腹,精緻的肚臍,盈盈不堪一握的纖細柳

腰,而後到達兩座白皙、圓潤而又高聳的乳房,即使是躺下也沒有讓它們的大小

有所減少,依舊是那麽地挺立,兩個粉紅色的小小蓓蕾點綴其上,更添一絲絕美

的景觀。

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兩座高聳豐滿的乳房上各有一隻大手,在用力地、毫不

留情摧殘著這絕世美景。

兩只美妙地乳房被兩只不解風情的大手盡情地蹂躏,不斷地變化出各種淫靡

的形狀,時而扁、時而圓。大手的手指也沒有閑著,兩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各夾住

一個精緻的蓓蕾,不住地挑逗,撥弄、擠壓,似乎在配合著對手掌對乳房的蹂躏

一般。

再向上便是女子猶如天鵝般修長白皙的脖頸,繼續便是那張那張蘊含著傾國

容貌的俏臉,新月樣美麗的黛眉,一雙星眸細長明媚,玲珑的瑤鼻,粉腮含情,

點绛般的朱唇,如雪的瓜子臉暈紅片片,細膩不帶絲毫瑕疵的雪肌如酥似雪,道

不盡的妩媚動人。

竟和淩月公主如出一轍,或者說躺在床上被人肆意蹂躏的就是集萬千寵愛於

一身的淩月公主!

此時地淩月公主臉上暈紅滿布,眼神迷離,黛眉好看的皺起,表情似是舒爽,

又似是痛苦,還有些羞愧的恥辱,精彩萬分。

淩月公主朱唇緊緊地閉住,似乎是在壓抑著蜜穴內巨槍觸電般的刺激導致的

呻吟,但是更多的卻是害怕被發現的恐懼。

「怎麽?不敢叫出來?怕被發現嗎?叫吧!叫的大聲點!最好讓整個皇宮都

聽見你那淫賤的叫聲!讓他們都知道你是個表面端莊高貴的公主,而實際上卻是

一個淫賤、欠乾的婊子!哈哈!哈哈哈哈!」一直埋頭苦幹的男子擡起頭直視著

淩月公主含淚的星眸,放肆地大聲說道。

「不…不…我不是……嗚嗚……我不是……」淩月公主似乎是被刺激到了,

淚水洶湧而出,哭泣著反駁,但是聲音卻是那麽的無力。

「不是?那你爲什麽在父皇大壽之際會和你的弟弟赤身裸體的躺在你自己的

宮殿內的床上呢?你說呀!爲什麽?」男子有些陰柔的面孔浮現詭異的表情,眼

中似是又無盡地陰謀,大聲地質問。

他這一說透露出一個驚天的秘密,原來和淩月公主在白日宣淫的男子不是別

人,正是她的胞弟——三皇子龍滄溟。

當今皇帝龍擎天只取了一位皇后和兩位貴妃,共育有三子兩女,可以說是天

啓皇朝曆史上妃子數量比較少的一位了。

其中皇后楚鳳柔來自天啓三大王族之一的楚氏一族,一共生了兩位皇子和一

位公主,分別是大皇子也就是當今太子龍雲杉,三皇子龍滄溟,以及二公主也是

小公主龍淩月,其中龍滄溟和龍淩月乃是一對龍鳳胎。

而現在躺在床上的,就是這對皇室唯一的一對龍鳳胎,龍滄溟和龍淩月這兩

位皇子公主,他們一母所生的巨槍和桃花源此時卻緊緊地結合在一起,緊地不能

再緊,絲絲淫液順著巨槍而滴落到月白色的床單上,浸濕了一片有一片月白色的

區域。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求你不要說了…嗚嗚…」淩月公主也只能無力地

反擊著,哭泣著,羞愧的淚水自眼角滾滾而下,大滴大滴地滴落在枕邊。

「哼!無話可說了吧!我親愛的姐姐!嗯?啊哈哈哈哈!」龍滄溟似乎很喜

歡看到龍淩月這種表情,高興地大笑起來。

「我親愛的姐姐,我們來換個姿勢如何?」龍滄溟似乎還沒有發泄過,俯下

身子在龍淩月的耳邊輕輕說道。

「不…我不要…我不要那種羞恥的姿勢!我不要……」輕柔的話語在龍淩月

聽來簡直就如惡魔般嚇人,嬌軀激烈的扭動著以示反抗,眼中的羞愧更加的濃郁

了。

「不要?難道你想你身邊的人都知道我們之間的事嗎?還是說你想讓他們都

來欣賞你這具世間罕有的嬌軀呢?」龍滄溟陰森森地威脅道。

「不…不…我…我聽你的就是…」龍淩月似乎是想起了龍滄溟的手段一樣,

畏懼地順從。

只見她吃力地撐起酥軟的嬌軀,將身體翻轉過來,雙手撐著床面,像一隻發

情的小母狗一般,平跪在床上,將豐潤、渾圓的美臀朝著龍滄溟那根如怒龍般挺

立的紫紅色的巨槍。

日光從三角形的窗縫中照射下來,映出那女子雪白的屁股。雙膝跪在床上地,

雪白修長的大腿夾的緊緊的,又圓又翹的屁股高高聳起,白滑的臀肉上濕淋滿是

淫水,在有些昏暗的日光照射下白花花一片。

一國最得寵的公主,尚未成婚,便在床上擺出如此淫蕩、誘人的姿勢,而且

在身後肆意地欣賞自己赤裸的豐潤臀部,以及兩瓣圓月香臀之間那已是飽受蹂躏

的蜜穴的人,竟是她的親弟弟,強烈的羞恥感和背德感讓龍淩月星眸中積存的淚

水無聲地滴下。

「哈哈哈!不錯!我的好姐姐!看來你沒有忘記我對你的教導啊!你知道我

最喜歡的就是你這個像母后一樣豐滿、渾圓的屁股,只可惜姐姐你的屁股才開始

發育,還沒有母后那般豐滿、挺翹,不過都是那麽地欠干!」龍滄溟一邊撫摸著

龍淩月挺翹的美臀,一邊啧啧稱贊。

「你……你竟然亵渎母后!你……」龍淩月在聽到龍滄溟的話語之後顯得非

常的激動,滿是淫水的白嫩屁股像觸電一樣顫抖起來,竟生出勇氣出聲斥責。

「亵渎?哼!我就是亵渎了!怎麽了?我不僅僅要在嘴上亵渎,總有一天我

會狠狠地干穿母后那個淫賤的屁股!我會讓你們一起撅起屁股跪在我面前,像母

狗一樣晃動著屁股求我干你們的!」龍滄溟一提到皇后楚鳳柔就顯得情緒無比地

激動,面容有些瘋狂的扭曲,肆無忌憚的說著大逆不道的話。

「你……你這個禽獸…你竟然對母後有這種骯髒的念頭,你不怕父皇知道了

殺了你嗎?」龍淩月顯然被龍滄溟的話驚得渾身劇顫。

「哼!父皇?…………」龍滄溟冷哼一聲,沒有回答,但是眼中瘋狂和陰謀

的神色卻是越發的明顯。

「就是大皇兄知道了你也會死無葬身之地的!」龍淩月在提到大皇兄也就是

大皇子龍雲杉的時候,語氣無比地崇拜,似乎這個大皇兄是她的偶像一般。

「哼!你這個賤人!我還沒教訓你,你還教訓起我來了!我乾死你這個賤貨!」

龍滄溟顯然是氣急而怒,巨槍對準龍淩月飽受摧殘的桃花源,狠狠地刺了進去。

「~ 啊~ !好疼!」龍淩月一聲慘叫。

「哼!疼嗎?這才開始!今天我要好好地教訓你!我親愛的姐姐!」龍滄溟

嘴角勾起一抹陰森的笑容,攬住龍淩月的柳腰,狠狠地律動起來。

龍淩月的肉體緊湊而充滿彈性,屁股又滑又圓,就像一顆皮球,被龍滄溟干

得啪啪作響。

巨槍插在她熾熱的蜜穴裡面,抽送間,火熱的蜜肉彷彿糾纏在龜頭上,隨著

肉棒的進出來回翻卷。淫水從肉穴中噴濺出來,順著白皙的大腿一直流到膝彎。

龍滄溟越干越是使勁,強烈的征服慾望在他心頭燃燒,他要徹底征服自己的

姐姐,讓她在自己胯下扭動著屁股達到高潮。就好像自己的母后在自己的胯下扭

動著屁股一般,龍滄溟肆意的狂想。

龍滄溟抓住龍淩月的屁股朝兩邊分開,陽具貫入蜜穴,直接搗在龍淩月柔嫩

的花心上。龍淩月白嫩的屁股拚命一縮,濕豔的陰唇猛然收緊,喉中「啊」的一

聲,發出顫抖的慘叫。

龍滄溟一連十幾下,都盡根而入,重重搗在她蜜穴的盡頭。日光自窗中斜射下

來,映在龍淩月臀間,那兩片火熱的小陰唇緊緊貼在肉棒上,紅得彷彿滴血。粗長

的紫紅色巨槍在龍淩月又白又圓的屁股里抽送,搞得她淫水四溢,粉豔的性器彷彿

一朵濕透的鮮花,不住亂顫,顯得十分淒豔。

龍淩月不住哭叫著,任由她的弟弟盡情的抽插著她熱情的幽谷,被迫地拚命

地挺動纖腰,一次又一次地承受著他的渴求,感覺幽谷當中被他一次次地插出了

水花,他的蹂躏愈來愈快、愈來愈深……

花谷中的刺激美的令女子不由自主地哭叫連連,強烈的刺激轉化成了酥透芳

心的抽搐,很快便爽倒在陽具之下。早已忘記了抽插自己的是自己的親弟弟!

寢室內的交響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卻是夾雜了女子不只是痛苦還是舒適的

叫床聲,這一曲亂倫的曲目不知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淩月宮內淫靡的亂倫仍在持續,皇宮內其他地方的忙碌也在持續,一切似乎

都那麽的有節奏。

京都城外

兩個男子起著駿馬飛馳在春天的曠野里,一位是一身月白色的貴族服飾,劍

眉英目、渾身散發著高貴氣息,騎馬時給人一種君臨天下之感。

另一位則是一身雪白的衣衫,面目儒雅,給人一種算無遺策、似乎一切都在

其掌握之中一般,就好似一位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的軍師。

「太子殿下!您在聖上大壽前夕縱馬出城,這可能會讓聖上不高興的!到時

候三皇子那一派又得給您製造麻煩了!」儒雅男子一邊禦馬一邊對身邊的高貴男

子說道。

「悠然!外出在外不必拘禮,叫我大哥便是。你也知道我最不喜歡那種場合,

看著那幫廢物一般的王族貴庸我就氣不打一處來,天啓的天下都被他們給葬送了,

哼!。」

原來散發著高貴氣息的男子便是當今太子龍雲杉,而他身邊的是他的幕僚莫

悠然,師出鬼谷,是鬼谷一脈當世的兩位傳承者之一。

鬼谷的當代谷主諸葛神機算出當世天啓皇朝必將大亂,於是便遵循鬼谷的慣

例,在亂世之際打發麾下兩名最傑出的弟子,一男一女出谷協助未來之主平定天

下。

當然這兩個人也是競爭者,誰輔佐的人勝出,誰就是鬼谷的下一任谷主。

龍雲杉也是無意間碰到莫悠然,結果兩人一間如故,相見恨晚,最終莫悠然

做了龍雲杉的軍師。

至於另一位女子,莫悠然也不知其去向,不過莫悠然卻是無比凝重的說以後

此女必是其大敵!

這讓得龍雲杉一陣惋惜,如果能夠盡得鬼谷子弟,何愁天下不平!

今天,龍雲杉受不了皇宮的嘈雜,拉著莫悠然出來散散心,也就有了之前的

對話。

「額,那悠然就僭越了!大哥!雖說你看不慣那些個王族子弟,但是目前你

只是太子,想要整頓天啓,還要等您榮登大寶再說。現在,當忍還是得先忍,不

宜沖動啊!」莫悠然緩緩道來。

「哎!我也知道,可是看著天啓目前內部起義頻繁、吏治腐敗、王族世家割

據一方,外部北有契丹騎兵侵擾、南部蠻族也是蠢蠢欲動、海上還有倭族窺視,

真是一團爛攤子啊!可惜父皇不複當年的威勢,不然……哎!」龍雲杉劍眉緊皺

痛陳國家局勢。

「其實這一切都很好解決」莫悠然語不驚人死不休。

「哦?何解?」龍雲杉驚異。

「一場席捲全天下的戰爭,也可以理解爲改朝換代!」莫悠然直視龍雲杉的

眸子,一字一頓地說道。

「…………」龍雲杉皺眉未語。

良久,幽幽一歎吐出二字

「契機」

莫悠然沈默,有些話未必要說的很清楚,說清楚就是大逆不道了!

「走吧!不去想這些事!我們去看一看這初春三月的桃花如何?」龍雲杉馬

鞭一揚,豪氣萬丈,縱馬狂奔。

莫悠然微笑,緊緊跟上。

兩個年輕人策馬揚鞭,任由吹面不寒的楊柳風歡快地拂過他們的面頰,鼓起

他們的袍袖。馬蹄踏著落花飛掠過蔥郁的樹林和稻田,一路上引得不少行人駐足

回眸、指點觀看——真是少年英武、意氣風發,難得一見的俊逸人物!

不多時,兩人來到一片依山傍水的桃林,將馬拴住,在河邊默默地行走著,

觀賞著開的正是燦爛的桃花。

桃花是春日裡最嬌柔的花,豔麗繁華往往只有一瞬,但是,也正因著這短暫

的美,更加博人憐惜;桃花也是春日裡最爛漫的花,花開成片,如香雲薄霧,在

陽光下盡情散放著美麗。

桃花的美,如詩如夢……

兩位俊逸而沈默的青年在桃花林間漫步走著,聽憑枝上的花瓣紛紛揚揚地飄

落在眼前。

突然,一陣悠揚的琴聲傳來!

兩人細細聽去,一時間竟癡了!

時而,琴聲铿锵有力!似萬馬奔騰,百舸爭流!讓人彷彿置身於一片戰場,

萬馬咆哮,刀劍縱橫!激起人心中無限的豪情。

時而,琴聲婉轉悠揚!如小橋流水,溪水潺潺!讓人彷彿瞬間來到了一座詩

情畫意的水城,水流緩慢,人的心似乎也隨之而寂靜!

…………

「叮!」

最後,猶如寂靜的夜中一滴水滴落入水潭一般,一曲輕輕而止。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

龍雲杉和莫悠然也在曲終之時清醒過來,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驚

訝,是哪位琴藝大師再此,能夠演繹出如此千變萬化的樂曲,其琴藝必然已是登

峰造極。

兩人快步向前,皆想要見識見識這位奇人。

很快地,一座坐落於桃林旁的湖水中的小亭映入眼簾,一個典雅似仙的身影

正從亭中走出,身畔的小丫頭自動被兩人忽略,看清這位女子的容貌之後,兩人

竟同時地癡了。

一個清澈典雅如曹植《洛神賦》那個「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

之回雪」那個「飄忽若神,淩波微步,羅襪生塵」的女神。

這個世界上會有人不食人間煙火嗎,會如此靈慧玉潤嗎?

龍雲杉癡呆著望著那個彷彿從古代仕女圖里走出姗姗而來的女孩,目不轉睛,

他從來沒有如此地失態過。

微風吹過,帶起一陣飛舞的桃花,花瓣如同紛飛的花雨,在空中搖曳著飄落,

一位典雅如仙的身影自花雨中緩緩走來,如夢似幻,好似下凡的仙子一般清雅絕

塵。

女子穿著粉色雲裳,賽霜勝雪的絕美容顔沒一絲可挑剔的瑕疵,雪白的嬌顔

透出淡淡紅暈,清秀可人,一雙剪水瞳人,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

娴靜之餘,帶有似水溫柔。

她清麗明媚、豔光照人的容顔,晶瑩剔透、純潔無暇的肌膚,宛如明珠美玉,

光彩內涵,容潤含蓄,那張優美雅緻的臉宜喜宜嗔,嫩滑的肌膚白里透紅。

柳絲般的秀發隨風飄散,伴隨著漫天紛飛的花瓣,美的像是隨風起舞的花中

谪仙!

落英缤紛,映襯著她如玉般晶瑩美麗的臉頰。微風吹起她粉紅的衫子,長長

的秀發隨風輕舞,恍如出塵地仙子般,清麗脫俗。

女子素手輕擡,接住幾瓣粉色的花瓣,拈花一笑!

這一笑,魅惑衆生!

這一笑,傾國傾城!

這一笑,天地失色!

似乎天地都爲這一笑而寂靜,漫天的花雨皆成了這一笑的襯托,萬花失色!

龍雲衫的心也隨著這一笑而徹底的沈淪,表情徹徹底底的凝固,眼中早已沒

有了湖邊的美景,只有那一道天仙般的清雅身影!

這一刻,他終於知道爲什麽曆史上有那麽多的皇帝爲搏美人一笑而不惜以整

個天下來換。

如果可以的話,他現在願意用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來換取眼前美人兒淡淡的

一笑!

莫悠然卻是被這一笑驚出一身冷汗,陡然轉醒,心神劇顫,天地間還有如此

美貌的女子,僅僅是隨意的一笑,就讓他這個修習過鬼谷獨門靜心心法的他心神

大亂。

他能夠感受到,不遠處的女子沒有用上任何的魅惑,僅僅是拈花一笑的魅力

便足以惑亂天下!

看了看身邊的太子,只見他仍然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已經漸漸遠去的女子,暗

歎一聲,自古君王多風流,將其喚回神來。

龍雲杉在莫悠然的提醒下蓦然回過神來,只見那位女子已經走遠了,龍雲杉

心中一急,起步便追。

他身爲天啓太子,自幼修煉天啓曆代皇帝都修習的功法「天炎啓龍訣」,而

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已將九層的功法迅速地修煉到第七層的境界,直追當代皇

帝龍擎天的第八層,追個女子自然不在話下。

幾乎是瞬息而至,出現在那位典雅如仙的身影面前,如此詭異地出現,將那

位女子嚇的花容失色,而她身邊的小丫頭更是尖叫出聲,讓龍雲衫頓時尴尬不已,

追得太急了,把人家給嚇著了。

定了定神,龍雲衫穩定下心境,露出一抹真誠的笑容,彬彬有禮地說道:「

這位姑娘,在下龍雲衫,在湖邊賞花之時,有幸聽的姑娘的天籁琴音,龍某深爲

姑娘的琴藝所折服,有心結交,冒昧地請求姑娘芳名!」

對面的這位女子也漸漸地從驚嚇中回複過來,似乎是確定了面前的男子不是

鬼怪,但還是用一種受驚后的眼神打量著他,這讓龍雲衫好是尴尬。

女子平息了一會兒,似乎是確定龍雲衫不是壞人之後,才輕啓朱唇,開口說

道:「小女子複姓慕容,名嫣月!」

聲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盤,清脆而又柔潤,聽的人心頭一陣舒暢。

「慕容嫣月!」

龍雲衫默默自語。

身後的緊隨而至的莫悠然卻是有些吃驚地念叨:「慕容?四大世

家之一的慕容世家的女子嗎?」

第一章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