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掙扎的慾望 3

掙扎的慾望 3

第三節 腳下的高潮

第二天早晨,起床太遲的劉飛在餐桌上抓起一個包子,飛奔出了家門,同時對

仍在穿衣鏡前磨蹭的小玉喊道:"我先走啦!你也快點吧,要遲到了。"

“好的,你快走吧,馬上遲到了。"小玉心中確實盼望著老公趕快離開,但原因

卻不是她口中說的那樣。

老公離開的瞬間,小玉便飛快的脫下穿到一半的職業裝,套裝下面的身體竟然

是赤裸的。小玉拿出郵包裡那件暴露的裝束,直接穿到了身上。登上透明水晶高跟

鞋飛快的向辦公室跑去。

小玉長長的披肩發由於沒有任何約束在微風中飄散著,比那些做洗髮水廣告的

女星還要漂亮。上身是一件乳白色的無袖低胸短上衣,小玉兩個豐滿乳房的上半球

直接 裸露出來,隨著身子不斷的跑動而不斷顫動,連乳暈都有些若隱若現。小巧的

肚臍因為跑步時急促的呼吸而一收一張,顯得性感誘人。低腰緊身短裙講小玉細細

的水 蛇腰完整的展現了出來,蠻腰在跑動中強有力的扭動著,可以想像如果在穿上

這樣的蠻腰將帶給小玉的下體多門強勁的動力。

短裙緊緊繃在小玉的屁股上,使渾圓上 翹的美臀曲線展現無遺。這條裙子基本沒有

下擺,如果硬要說有的話也只是勉強蓋住小玉的關鍵部位而已。只要小玉一彎腰直

接暴露在空氣中的小穴就會映入他人的 眼簾。正如小玉現在正在進行的奮力奔跑,

就使得那迷人的聖地若隱若現。還好現在的時間早就過了上班高峰,小玉在路上只

遇到了兩個看著她目瞪口呆的男人。而 她向一頭小鹿一般,在這兩個男人反應過來

之前便跑掉了。

經過兩、三分鐘的衝刺,小玉終於跑到了辦公樓,但她並沒有去辦公室,而是

躲進了洗手間,在自己的提包中拿出了一個正在歡蹦亂跳的無線遙控跳蛋,伸出舌

頭來舔了舔,然後塞到了自己的後庭裡。

小玉忍耐著跳蛋帶給自己的快感,在門口撫平一下呼吸,便推門走了進去。正

在利用上班之前的幾分鐘拉家常的同事們,立刻安靜了下來。辦公室內所有人的目

光都 盯住了小玉,所有人臉上都是驚異的表情,也包括辦公室主任老於,只不過老

於驚異的表情中還帶著一絲得意。老於內心喃喃道:想不到小玉穿上這衣服效果這

麼 好,一會一定要找機會把她按在胯下好好奸弄一番。

小玉盡量擺出一副自然的表情,走到自己的隔斷裡,但她發現自己的座位上扣

放著一個紙盒子,盒子上寫著:"拿起來,然後坐下。"小玉慢慢把盒子拿起一個縫

隙,打算看看老於又要耍什麼花樣,從縫隙中她看到自己平日所座的椅子上多了一

根直挺挺的假陽具。如果自己想坐上去,這根假陽具肯定會被插到自己的小穴裡, 小

玉想把假陽具卸下來,卻發現假陽具被鎖固定在了座位上。

“叮鈴鈴……叮鈴鈴!"上班鈴聲響了起來,小玉看了一眼正在望著自己得意的

笑的老於,一咬牙,輕輕的坐了上去。

乒乓球大小的假龜頭分開小玉因為跑步而有些濕潤的陰唇,鑽進了小玉的體

內。小玉以前也有過偷偷把跳蛋塞到小穴裡來上班,不過那是在冬天,穿的很厚。

更主要的是假陽具的大小要比跳蛋大上幾十倍,對小玉的刺激更是強烈許多。

現在的情形是跳蛋加上假陽具,兩者合用的效果遠遠大於兩者分別用的效果,

小玉感到後庭不斷震動的跳蛋,透過一層薄薄的膜敲擊著前面的假陽具,那種感覺

真是讓人興奮的要命。

剛剛做到椅子上,小玉的臉蛋便泛起了紅潤。小玉盡量將假陽具和跳蛋忘在腦

後,把心思放在手頭的工作上。但惱人的刺激並不只來自小穴和後庭。小玉的胸部

也傳來了陣陣瘙癢。

在穿衣服的時候小玉就發現這件短小上衣胸口內側有一層粗糙的海面,但當時

時間緊迫,小玉沒有思考那是什麼東西。在跑步過程中這些海綿一直摩擦著小玉敏

感的胸部,讓小玉頗為難受,不過正在疾奔的小玉無暇顧及。

現在安靜的做了下來才發現兩塊粗糙的海綿正好摩擦著自己敏感的乳頭和乳

暈,小玉每次呼吸都會引發乳頭和海綿的摩擦。更要命的是小玉感覺自己的胸部要

比往日敏感很多,乳頭已經不爭氣的立了起來,摩擦所產生的快感更強烈了。

小玉不知道的是,這兩塊海綿不是普通海綿,而是在能使人身體敏感度成倍增

加的春藥裡浸泡過的藥棉,小玉現在的胸部至少要比平時敏感了兩倍以上。

就在小玉為自己胸部的瘙癢而苦惱不堪時,下面的遙控假陽具突然嗡嗡的轉動

了起來。小玉咬緊牙關把已經到了嘴邊的驚呼硬是別了回去,卻把自己嗆的一陣咳

嗽,再次講同事們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

“真不要臉,穿的這麼騷,還要吸引別人看。"一個嘴快的女同事說道。

“哼!她如果不吸引別人看,那她穿這麼騷幹什麼呢?"另外一個女同事刻薄的

說道。

小玉心裡面委屈極了,但又因為同事們的視奸而感到陣陣興奮。

“咳咳!"老於面色嚴肅的咳嗽了一聲,打斷了多嘴婆的議論,他走到小玉身邊,

嚴肅道:"李小玉,你跟我來一下。"

“好的。"小玉嘴上答應了,身體卻不站起來。

老於自然知道小玉為什麼不站起來,他把身體往小玉的隔斷口一檔:嚴肅道:"

速度!"

小玉一咬牙,噌的站了起來,假陽具離開小穴時甚至發出了輕輕的"啵"的一聲。

小玉咬緊牙關,用紙盒蓋住假陽具,往下拉了拉短的不行的下擺,跟著老於走了出

去。

剛剛走出辦公室,老於便繞到小玉的身後,用文件夾擋住,將手伸進了小玉的

短裙裡:"去總經理辦公室。"

小玉用手按著老於的胳膊,輕聲道"住手!別人會看到的。"

就在這時,樓道拐角走出來一位小玉熟識的女同事:"小玉你臉怎麼這麼紅?是

不是不舒服啊?"

“沒事,沒事。只是稍微有點感冒而已。"小玉連忙解釋道。

“病了就請個假吧,不用硬撐著上班吧。"

“啊!"老於的手指竟然在小玉與朋友聊天時戳進了小玉的菊花裡,把那顆跳蛋

捅的更裡面了。

“怎麼啦?"小玉的叫聲把女同事嚇了一跳。

小玉急中生智,指著自己的手錶道:"經理讓我九點一刻去見他,現在已經九點

二十了。我先走了,不用擔心我啊。"剛剛說完,小玉便雙腿使勁,跑了出去。

老於沒有料到小玉突然做出這麼大的動作,鹹豬手竟然被甩了出來。老於看著

消失在拐角處的小玉,無聊的向經理辦公室走了過去。

不出老於所料,他果然在總經理辦公室門口找到了躊躇不前的小玉。老於不理

小玉為難的神色,直接敲響了辦公室的門:"劉總,我把小玉帶來了。"

“進來。"門口傳來了劉總興奮的聲音。

劉總看著面帶愁容的小玉進到辦公室:"小玉啊,開心一點,總是皺眉頭會變醜

的。"劉總看小玉沒反應,知道自己這樣說是沒用的,繼續道:"到了這裡就沒有必

要穿衣服了吧。"

“不要……不要讓我光著身子。"小玉抗議道。

這時,老於狠狠道:"還不快脫!你想讓我把你的衣服都撕爛嗎?"

劉總盯著緩緩脫掉身上衣服的小玉嘿嘿一笑:"小玉啊,我怎麼覺得你的乳頭立

起來了呢?小穴好像也有水光啊。是不是剛剛自慰過呢?"不等小玉回答,劉總繼續

道:"如果不是,看你已經這麼興奮了,一定憋的難受吧,現在就當著我們的面自慰

一下吧。"

剛剛想回答沒有自慰的小玉,聽到後面半句話,連忙改口道:"我剛剛自慰了。

"

“哦?小玉是不是喜歡在上班期間,在有許多人的辦公室裡偷偷的自慰呢?"劉

總笑瞇瞇的繼續問道。

“……是的。"小玉只得順著劉總的意思回答。

“恩,小玉真是一個色情狂啊。"

“是的,我是色情狂。"小雨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容易的說出了這句話,更讓她

驚奇的是,在說這種話的時候,她感覺自己更加興奮了。

“下面由老於幫助你練習口交,熟練之後過來為我服務。"劉總說完便低頭工作

了。

還沒來得及說話的小玉只覺得耳邊傳來一聲咆哮:"婊子!跪下!剛才竟然跑!

看我怎麼收拾你!"緊接著身子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倒了。

剛想爬起來的小玉突然發現自己臉前戳著一根巨大的味道腥臭的肉棒。

“舔它!"老於不由分說,便把大肉棒超小玉嘴裡插了過去,小玉連忙扭頭躲開,

卻換來了打在乳房上的一個火辣辣的一個巴掌。

“啊!"從小沒有挨過打的小玉叫了一聲痛,眼角擠出了晶瑩的淚珠。

但這一巴掌也打出了效果,小玉忍著奶子上麻麻的疼痛吐出丁香小舌開始在大

肉棒上舔了起來。

口交對小玉來說並不新鮮,有時候老公沒感覺硬不起來的時候小玉就會先為老

公口交一番。但老於的肉棒要比老公的大上許多也粗上許多。

小玉的舔弄並不能使老於滿意,他扶住小玉的頭,一下子插到了小玉的嘴裡,

小玉只覺得一個滾燙的物體戳到了自己的喉嚨。想吐,吐不出來;想咳,咳不出去;

想叫,叫不出聲。只能按照深喉的技巧,盡量放鬆自己喉部的肌肉。

“哈哈,小玉,真想不到你還練過深喉技巧啊。"老於興奮的喊道,同時不停的

晃動小玉的腦袋。

“他娘的,這喉嚨太緊了,啊!比他媽下面的小穴緊多啦!我……我忍不住啦!

“只做了兩三分鐘的深喉,老於便交出了今天的第一發。

大量精液兇猛的噴射到小玉的喉嚨裡,一部分甚至直接射到了小玉的胃裡。小

玉被噎的眼淚又流出來一大票,正想趕快講口中腥臭的精液吐掉,耳邊又想起了老

於的威脅:"婊子,你如果敢把老子寶貴的精華吐出一絲來,我一定把你全身上下澆

滿精液,退到技術所去給你老公看!"

小玉深知老於什麼手段都做的出來,趕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一閉眼,像吃中

藥一般講滿口的精液都嚥了下去,自己卻被嗆的一陣咳嗽。

“恩,表現不錯。現在獎勵你,把我的肉棒舔乾淨。"老於往沙發上一座,伸手

抓住小玉的兩個乳房,笑瞇瞇的說道。

小玉知道躲不過,只得伸出舌頭準備舔食,乳頭卻被狠狠的擰了一把:"啊!好

痛!"

“笨蛋!我給你的獎勵你不知道說謝謝嗎?連七歲小孩都知道別人獎勵自己

東西要說謝謝的!"老於教訓道。

小玉低下頭:"於主任教訓的對,小玉謝謝於主任獎勵小玉舔食肉棒。"當說完

這一串話之後,小玉才發覺劉總和老於盯著自己的驚異目光,心裡立刻緊張起來,

不知道又犯了什麼錯誤。

“哈哈,到底是做文秘工作的啊,說出來的話正好聽呀!"一直外一旁觀看的劉

總誇獎道。

“是啊,不用別人教,小玉就知道作為一個女奴應該怎麼回答主人的問話了。"

老於連忙附和道。

此時小玉心中也一驚:我怎麼會自己說出這樣淫蕩的話來?為什麼我說這些話

的時候會感到興奮?難道我內心真的渴望這種羞辱嗎?

“好,既然你表現的這麼出色,我允許你一邊舔我的雞巴一邊自慰。"老於的嘴

裡又發出了新的命令。

剛剛說過一番淫語的小玉,乳房受到老於的刺激,後庭裡的跳蛋更是一直震個

不停,此時確實感到了下體的一陣陣空虛。便按照老於的要求說了一聲謝謝後,把

雙手放到了自己的陰道口。伸出兩根如蔥的手指輕輕壓在陰蒂的兩旁,慢慢的畫圈。

這時劉總把一個粗大的橡膠假陽具丟到了小玉的身邊,小玉盯著假陽具看了一

會,最終還是慢慢的拿了起來。

但老於卻不滿意小玉緩慢的動作,他用力一推,讓小玉仰面朝天躺到了地板上,

然後拿出兩段麻繩,不顧小玉的反對三下五除二把小玉的左胳膊肘和左膝蓋、右胳

膊 肘和右膝蓋捆在了一起。然後蹲在小玉的臉上,讓自己有些疲軟的雞巴耷拉在小

玉鮮紅嘴唇的上方。拿著假陽具一下子插到了小玉的陰道了。

“哦……嗯……"已經興奮起來的小玉舒服的叫了一聲。發現兩隻雪白的小手剛

剛能夠到自己的小穴,便繼續自慰起來。

令小玉感到以外的是,老於並沒有用假陽具使勁的抽插,而是不緊不慢、不深

不淺的插了起來。

小玉雙手被綁,勉強能刺激到自己的敏感點,引發的那點刺激如隔靴搔癢一般

十分不爽。後庭裡的跳蛋此時跳動的頻率竟然降低了,看起來是劉總或者老於在使

壞。 小玉只得偷偷挺起腰肢,想讓那根假陽具插的更加深入一下。但老於卻狠心的

把假陽具擡高了一些。小玉無奈,不得不繼續忍受著這種殘忍的折磨。

五分鐘過去了,小玉已經被挑逗的滿頭大汗,腰部也在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擺動,

卻無論如何也無法讓那根可恨又可愛的假陽具使自己滿足。最終小玉忍無可忍了:"

啊……求求你……求求你讓我滿足吧。"

“哈哈哈,你終於肯說出來了?"老於得意的笑道。

“是的,我是臭婊子,請你把假陽具給我,讓我高潮吧。我是在受不了啦!"小

玉的聲音裡帶上了哭腔。

“這樣說來,李小玉是一個小賤人是嗎?"老於繼續挑逗著。

“是的,李小玉是一個小賤人,李小玉不止是一個小賤人,而且是整個公司最下

賤的女人,是一個大賤人。李小玉喜歡在大庭廣眾下脫光衣服;李小玉喜歡用粗大

的 假陽具插自己的小穴;李小玉喜歡別人被別人罵成騷女人。求求你了,給我吧。

“小玉一口氣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話都喊了出來。

“哈哈哈哈!好!說的好!老於把假雞巴給她吧。"劉總終於發話了。

“謝謝劉總,謝謝劉總可憐小玉。"小玉趕忙向劉總討好。

老於自然要聽從劉總的指示,乖乖的把假陽具給了小玉。小玉一拿到假陽具立

刻將其一插到底,嘴裡發出了舒爽的呻吟:"哦!太爽啦!啊!好舒服……好舒

服……哦!啊……"

正在拚命自慰的小玉沒有注意到,劉總將老於叫到了身邊,在老於耳邊悄悄說

著什麼,老於聽完劉總的話,臉上露出了淫賤的笑容:"嘿嘿嘿,劉總放心,交給我

來辦。"

老於走到沙發旁邊,撩起沙發的邊緣擋住沙發底部的布簾,一把將小玉的上半

身塞到了沙發下面,然後將布簾落了下來,並用一件公司科研人員經常穿的白大褂

蓋住 了小玉的下半身。已經自慰到高潮邊緣的小玉猛的被這樣一折騰立刻蒙了,還

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眼前就變成了黑乎乎的一片。

就在小玉剛剛弄明白自己的處境,想繼續自慰讓自己稍微冷下來一點的身體達

到那期盼已久的高潮時,耳邊傳來了開門聲。小玉全身巨震,嚇的一動也不敢動。

因為 她剛才被弄的暈頭轉向,並沒有感覺出自己的下半身被蓋上了輕薄的白大褂,

雙眼又看不到,所以小玉一直認為自己的下體依然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裡。

小玉一動不動的等了好一會,耳邊沒有一絲聲音,連在自己體內微微顫動的跳

蛋聲都能聽的清清楚楚,小穴的空虛感再次猛烈的襲來,於是小玉慢慢的把假陽具

拉到 最高,想用力往下一插,盡快是自己達到高潮。就在小玉想用力往下插的前一

刻,門又響了。小玉再次陷入一動也不敢動的狀態。

更讓小玉感到可怕的是,耳邊傳來了男人的說話聲,而這個聲音正屬於老公的

頂頭上司–技術部主任金凱。小玉的腦子頓時嗡的一聲,好像炸開了一般。因為自

己光溜溜的下體就這樣暴露在了金凱面前。

不過金凱好像並沒有發現這個赤裸的女體,而是恭恭敬敬的說:"劉總,您找我?

“其實,金凱一進門就看到沙發旁邊放著一個奇怪的物體,被白大褂蓋了起來。不過

既然總經理將其蓋了起來,想必是不想讓自己看到,所以也不會自討沒趣的問上一

問。

“我想和你討論一下這個新專案。"劉總的聲音又變得和平常一樣,沒有一絲的

淫蕩,"別站著啊,坐下說話。老於你也坐下。就坐沙發好了。"

小玉的眼睛現在已經基本適應了黑暗,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上面的沙發底

部往下降了好一段距離,幾乎壓住了自己的臉。但她並不為這個擔心,因為金凱沒

有發現自己,對她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

接下來的談話小玉並沒有主意去聽,她只想要這個金凱趕快離開。但老於的一

句問話卻引起了小玉的主意:"小金啊,你今天有沒有看到李小玉啊?就是劉飛老婆

的那個李小玉。"

“看到了啊。今天早晨還有幾分鐘就要打上班鈴的時候,我在職工宿舍樓下看到

李小玉飛快的朝辦公樓跑。"

“你看見她穿的衣服沒?穿的可真騷啊!"老於說著用腳輕輕碰了一下白大褂下

面的物體。小玉則是渾身顫抖,她沒想到話題竟然會轉移到自己身上,更害怕老於

把自己從沙發底下拉出來。

劉總接話道:"我聽說她穿的淫蕩,還專門把她叫到辦公室來看了看呢。"

金凱也沒有料到話題會突然轉到這個上面,但看劉總都興致勃勃的談論,自己

就沒有什麼顧及了:"她穿的確實暴露,她跑的時候,我隱隱約約還看到她兩腿只見

的一絲黑和一絲粉紅呢。我一直以為我看花眼了呢。現在想起來應該是她沒有穿內

褲吧。"

“她肯定沒有穿內褲,在李小玉站起來的時候我專門看了一下她的座位,濕了一

大片呢。我確定她不但沒有穿內褲,而且在自己的騷穴裡放了電動跳蛋!"老於說的

有模有樣。

“肯定是的,我和她說話的時候,她臉又紅、腰又扭,一定是正在發情呢。"劉

總繼續道。

“沒看出來啊,平時看她那麼清純,沒想到是個這麼淫蕩的女人。竟然帶著跳蛋

來上班。"金凱不知道事實真相,都聲調中明顯帶有了貶低的意味,他繼續道:"咱

們要不要把這事告訴劉飛啊?"

小玉苦苦支撐著一動也不敢動,聽到金凱提到自己的老公更是緊張萬分,連喘

氣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一動會讓金凱發現這個淫賤的女人就在他屁股底下。更讓

小玉 痛苦的是,本來已經稍微冷卻的身體,在功率突然變大的跳蛋的影響下,再次

達到高潮的邊緣。現在自己任然急切的渴望著那根假陽具。而這根假陽具就在自己

手 上,頂在自己的小穴口,自己卻不敢插進去。

“告訴他幹什麼?告訴他之後咱們還有的看嗎?"劉總直接否定了金凱的提議。

“再說就算告訴劉飛,你覺得老實巴交的劉飛能關注自己這麼下賤的老婆嗎?"

老於也添油加醋的說著。

“恩,你們說的對。這麼淫賤的女人應該把她扒光了扔在大馬路上。"金凱順著

兩人的話茬繼續道。

“我看咱們以後有了客戶就讓李小玉去接待吧,反正她穿的這麼下賤一定會喜歡

男人的雞巴的。"老於提議道。

“完全可以。"劉總大叫著說:"我就怕這個李小玉太淫蕩了,會把客人嚇跑啊!

哈哈!"

“讓這個下賤胚子去服侍人確實擡舉她了,讓狗去操她她都不配。"金凱不知道

他的話間接罵道了劉總和老於。

但兩人並不在意,老於說:"哈哈,應該把她扒光了捆起來,扔到監獄裡面,讓

那些十幾年沒見過女人的重刑犯輪姦她!"

在沙發下面的小玉痛苦不堪,但並不是因為聽到別人罵自己而痛苦,而是因為

自己聽到這些極端羞辱的語言竟然更加興奮了,小穴口不由自主的一張一合,用力

吸允 著那個碩大的假龜頭。自己的雙手不斷的抖動,想要不顧一切的將假陽具插到

自己的小穴裡。自己只有死死咬住下嘴唇,才能忍住這種致命的衝動。

劉總給了老於一個眼色,大聲說道:"我看我們應該把全公司的男職工都聚集起

來,然後把李小玉扒光了輪姦,讓他老公看著自己的老婆在無數的男人胯下祈求他

們把精液賞賜給她,哈哈哈!"

“對!用精液澆滿她全身!把她的肚子搞大!"金凱也興奮了起來。

“輪姦她!操爆她!插死她!哈哈哈!"老於高叫著站了起來,而右腳則正好落

在白大褂下面物體的中間,狠狠的踩了下去。

小玉只覺得後庭中的跳蛋突然如鬥牛場上的公牛一般猛烈的調動起來,而那根

已經把她的魂兒勾走一半的假陽具好像穿甲彈一般飛快的衝進了自己如著火一般的

小穴 裡一插到底!小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在三個男人高聲淫笑中達到了期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