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掙扎的慾望4

掙扎的慾望4

第四節  注視下的瘋狂

穿著暴露的小玉做在自己的辦公隔斷裡,看著眼前的一個文件夾發愁。這個文

件夾是老於送給技術部主任金凱的,自己十分鐘之前就應該將其送過去了。但現在

小玉卻依然沒有起身的意思。

小玉不願意去技術部,並不是因為自己幾個星期前,在總經理辦公室高潮時的

淫叫被金凱聽到了,而是因為現在自己下體的兩個洞中插著兩個粗大的假陽具,更

主要的是小玉害怕去技術部會碰到自己的老公,而現在這樣暴露的穿著是萬萬不能

被老公看見的。

突然,本來處於關閉狀態的兩個按摩棒,猛的運轉了起來。即便已經這樣插著

按摩棒上了好十幾天的班了,這樣猛烈的刺激仍讓小玉難以消受。小玉使勁咬住下

嘴唇,還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小嘴,生怕體內喉嚨間那股逃命的叫聲逃出來。

但就在小玉準備向往常一樣迎接高潮到來時,那兩個牢牢控制住小玉身體的假

陽具又停了下來。小玉不由的失望的歎了口氣,竟然發出了聲音:「哎……」引起

了同事們的矚目,老於也走了過來:「別唉聲歎氣的了,趕快工作。」

「知道了,我去把這個文件夾送給技術部金主任。」小玉把文件夾夾在胳膊下

面,皺著眉頭站了起來。

微不可聞的「啵」的一聲,讓小玉的後庭暫時擺脫了按摩棒的折磨,小玉收緊

小穴,向門外走去。

老於壞壞的一笑,說道:「夾緊,別掉到地上。」同時衣兜裡面的手將假陽具

調到了低檔。

小玉身體一抖,連忙把雙腿加緊,快速關上辦公室的門消失在了走廊裡。小玉

路過洗手間時,真有跑進去把小穴裡的假陽具拿出來的衝動。但劉總威脅過她,讓

她老老實實的聽話,否則一定要她好看。小玉只好加快碎碎的小步,向技術部走去。

技術部離辦公樓大概有十分鐘的路程。伴隨著水晶高跟鞋的輕響,小玉舉步維

艱的走著。肉洞中的假陽具一會高速旋轉,一會低速震盪。小玉怕它們掉出來,只

得使勁收縮小穴,並把兩條腿夾緊,使得震動的感覺更加強烈。

還好一路上沒有遇到熟人,只是有幾個不認識的男職工一直色色的看著自己。

不過小玉並不反感這樣的視奸,因為暴露狂的本質使小玉在被異性用色情眼光頂住

時會感到異常興奮。

好不容易走到了技術部,此時的小玉已經滿臉通紅氣喘籲籲了。這時她看見了

一個洗手間,一咬牙鑽進了一個隔間,坐在座便器蓋子上,撩起短短的裙擺,叉開

流滿淫水的大腿,看著被假陽具撐開的小穴,用雙手抓住假陽具低端,慢慢的將其

拉了出來,嘴裡忍不住發出了淫叫聲:「啊……」小玉將假龜頭卡在小穴口,停了

下來,閉上了眼睛。

難道小玉不怕劉總的懲罰嗎?顯然不是。

小玉雙手用力,猛的將假陽具又推了進去,同時身體挺直,屁股高高擡起,全

身抖動著,嘴裡發出誘人的淫叫:「啊!啊!高潮了!」

高潮過後的小玉顯得更加誘人,她癱坐在座便器上喘了一會氣,便收拾了一下

衣服,插著那根假陽具,向金凱的辦公室走去。

金凱的辦公室是在辦公大廳中專門用半人多高的磨砂玻璃隔出來的單間,但並

不和辦公大廳共用一個門出入,小玉站在金凱的辦公室裡剛好把頭露出來。小玉在

金凱色迷迷的眼光中把文件夾交給他,然後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她瞥見了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這個身影也看見了她。在

辦公大廳另一端的劉飛看到在磨砂玻璃上緣露出來的小玉的臉興奮的走了過來。

小玉則嚇了一跳,心想自己這樣萬萬不能被老公看到。小玉情急生智,把身體

靠近磨砂玻璃,只露出一個腦袋來,對正在快步走過來的劉飛露出了親切的笑容。

劉飛沒有覺出任何異常:「親愛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劉總派我去南京研究所

主持工作。工資也給我提高了許多。」

心思敏捷的小玉立刻察覺到這次工作調動的異常,這次調動顯然跟自己被老闆

玩弄有關,但卻無法跟老公表達,只得假作興奮:「真的?太好了,這可是一次重

大的晉陞啊。」

「是呀,不過明天就要去上任。不能每天和你在一起了。」劉飛興奮的神情有

些暗淡。

小玉身著極端大膽暴露的短小衣衫,下體插著兩個不斷嗡嗡震動的按摩棒,僅

靠這塊半人多高的磨砂玻璃擋住老公的目光,以便守住自己的秘密,也避免老公的

傷心。她內心緊張極了,但看到老公的黯然神色又頗為心痛。小玉鼓足勇氣,輕輕

在老公臉蛋的啄了一下,小聲道:「別難過,還有今天晚上。」

劉飛被小玉在大庭廣眾之下的熱情舉動羞紅了臉,支支吾吾的說:「我、我先

去忙了。你也去、去忙吧。」便跑開了。

小玉看著劉飛離開的背影鬆了一口氣,卻不得不為老公離開後的日子有所擔心。

小玉看了看手錶,還有十分鐘就下班了,終於又在痛苦與快樂的地獄裡熬過了

一天。想著今晚和老公的親熱,剛剛高潮過一次的身體不禁又有些興奮。

突然老於把一張紙條扔在了小玉的面前,上書:「下班後,去廁所把衣服脫光,

全身赤裸,許不穿戴任何東西(包括些與假陽具),來辦公室找我。我已經讓保安把

攝像頭關掉了。」署名是劉總。

就在小玉認真看紙條時,老於一把拿走了小玉放在手旁的手機,嘿嘿一笑:「呵

呵,別著急,我會給你時間讓你跟你老公說明情況的。」

「叮鈴鈴……」隨著下班鈴聲的響起,小玉收拾好東西便向廁所走去。在廁所

裡,小玉等了十幾分鐘一直到整個辦公樓都安靜下來,便脫光所以衣服,又把那兩

根讓她又愛又恨的拔了出來。在離開女廁所前,小玉心中有一股不詳的預感,但小

玉自我安慰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要緊張,趕快應付完劉總,回家還要陪老

公呢。

一想到在家裡等待自己的老公,小玉心裡立刻溫暖起來,大膽的拉開廁所門快

步跑到了劉總辦公室。

「噹噹噹,劉總我是李小玉,我可以進去嗎?」小玉輕輕敲了敲門問道。

沒有迴音。

小玉心裡一驚,伸手去擰動門把手。

鎖住了。

小玉立刻慌了神,快速向女色所跑去。

也鎖住了。

小玉更緊張了,一咬牙,便想往男廁所裡鑽。

令小玉萬萬想不到的是,男廁所的門也被鎖住了!

就在這時,小玉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在辦公室的方向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腳步

聲,還有同事們聊天的聲音。眾人只要拐過一個彎,便會看到全身赤裸的小玉驚慌

失措的站在走廊裡。

小玉頓時被驚出了一聲冷汗,但快速的心跳為大腦提供了足夠的氧氣,使小玉

想到了在老闆辦公室對門的公共會議室。腦到腳到手到,在短短的一秒鐘之內,小

玉便躲到了公共會議室裡。小玉背靠著門,好像剛剛跑完馬拉松一般大口喘著氣,

但劉總的聲音卻使小玉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到了啊,去會議室開會吧。」

就在會議室門被打開的一瞬間,小玉也把自己光滑筆直小腿收回了會議室大圓

桌的下面。

這個會議室的結構很奇怪,整個房間四四方方,中間放著一個能坐十幾個人的

大圓桌,看起來這個房間更像飯店聚餐用的包間。不過幸好是有這樣一張大桌子,

小玉才可以把整個身子都藏在下面。

隨著日光燈的閃爍,昏暗的會議室頓時變得明亮起來,連桌子下面的情形都能

看的一清二楚。小玉緊張的捲曲著身體,看著二十四條穿著西褲皮鞋的腿圍在自己

周圍。桌面上開始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討論。

就在小玉緊張的等待這個莫名其妙的討論結束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深到了桌子

下面,不斷的來回抓著什麼。這隻手小玉非常熟悉,就是每天都會玩弄自己一番的

老於的手。小玉雖然極力躲避,但畢竟桌子底下的空間就這麼小,而小玉又不敢有

太大的動作,不一會便被老於抓住了肩膀。老於使勁一拉,把小玉拉到了自己的腳

下。

這只鹹豬手更是順著小玉的曲線摸到了小玉豐滿的乳房。更讓小玉難以忍受的

是老於竟然脫掉了皮鞋,用臭烘烘的大腳趾頭挑逗小玉的菊花。

但小玉現在卻無暇抗議,因為桌面上的討論竟然轉到了自己身上。

劉總開頭到:「其實咱們今天談論的主要內容是關於李小玉這個騷女人的。」

同事們頓時議論紛紛,不知道劉總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小玉這個騷婆娘最近一直穿的非常不要臉。還時不時的在辦公室裡叫春。看

著真想幹她啊。大家說是不是?」老於突然非常粗魯的說道。

「是啊,今天在我們技術部,竟然在辦公大廳裡和劉飛接吻!」說話的竟然是

加上劉總而已。

劉總繼續道:「我聽說這個臭女人特別喜歡暴露,經常三更半夜裡脫光衣服在

公園散步。」

「這個臭婊子,乳房那麼大,看著真想捏兩把啊!」老於邊說便用手使勁捏了

捏小玉的乳頭。

小玉在桌子下面聽著老闆和老於的羞辱,加上老於的挑逗,身體竟然在這麼緊

張的情況下興奮了起來。雙手不自覺的摸到了自己的陰唇上,開始輕輕的刺激。

老於不知道在哪掏出來一根假陽具扔給了小玉,並塞給小玉一個字條:自慰到

高潮!

此時的小玉已經相當興奮了,再加上有了多次在劉總辦公桌底下一邊給劉總口

交,一邊自慰到高潮的經歷。現在也並不是很害怕,於是便慢慢的抽插起來。

劉總繼續主持會議:「別光老於和小金說啊。大家也說說自己的想法吧。」

平時最會巴結人的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同事說道:「李小玉每天扭著大屁股,真

想捏一把啊。」

「捏一把不過癮,要插進她的小穴才爽!」另一個男同事說道。

「不知要插她小穴,還要插她的小嘴才行。」第三個人說。

「我要插她的臭屁眼!哈哈哈!」一個平時以豪爽著稱的男同事大喊道。

經過這幾個人一說,會議室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十個大男人你一言我一語

的不斷羞辱著小玉,談論著小玉是多麼的性感,乳房如何大,屁股如何翹,好想幹

小玉之類的話題。

小玉躲在桌子下面聽著這些淫穢的語言,越聽越興奮,乳房和後庭不斷被老於

挑逗著,一隻手捏著自己的陰蒂揉捏,一隻手抓著按摩棒不斷的抽插。大腦裡僅存

的一絲理性讓小玉咬緊牙關不發出淫叫來。

連平時最文質彬彬的一個男同事都開口了:「李小玉這麼喜歡做愛的話,真應

該去做妓女啊。」

另一人接茬道:「對啊,這個臭婆娘去做了妓女的話,咱們就能真正干到她了,

不用這樣乾巴巴的只能看,卻吃不到肉了。」

老於突然神秘道:「你們猜猜這個妓女現在在幹什麼呢?」

金凱回答:「她肯定回家和劉飛搞了。明天她老公就掉去南京了,今天不餵飽

這個騷貨,小玉這騷蹄子還不癢死啊!」

老於卻不以為然的打趣道:「誰知道呢,沒準只靠劉飛滿足不了她,現在找男

人打野炮去了呢。」

「是啊,可能那婆娘正全身赤裸的騎在小流氓身上不斷淫叫呢。」

「沒準她光溜溜的跑到哪個男廁所,找了一個陌生人就撅著屁股給人家干呢。」

「也許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下班之後就去某個妓院做兼職小姐呢。咱們有空應該

去各個妓院找一找啊,哈哈!」

「我想她最喜歡的是暴露,她應該會跑到醫院去,給那些實習的婦科大夫做免

費教材!」

「依我看啊,這些肯定都滿足不了她的三個臭洞了,她肯定會跑到建築工地的

民工棚裡,讓幾十個民工輪姦。輪完三遍她還不滿足,然後被民工抱著,下面的臭

穴插著幾個月沒有洗的臭雞巴,繞著工地轉圈啊!哈哈!」金凱說道。

此刻小玉受語言刺激而興奮的特點暴露無遺,她在桌子底下聽到這些話興奮的

要死,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已經達到了幾個小小的高潮。現在體內的快感正在急速

的積攢,準備來一個迅猛的爆發。

此時,劉總故作神秘道:「其實我知道李小玉這個騷的不能再騷的婊子現在在

什麼地方,在幹什麼。」

「在哪?在幹什麼?」同事們異口同聲的問道。

此時的小玉已經感覺到了危機,頭腦中閃過了無數的想法,但在內心的暴露欲

望和身體快感的雙重刺激下,最終的決定竟然是:即便被曝光於天下,也要達到這

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就在我們下面!拿著假雞巴正在捅她的爛逼!發騷呢!」劉總大叫道。與此

同時,老於猛的將小玉拉了上來,扔到了桌面上。

不斷飛快的吞吐著一個佈滿顆粒的粗大按摩棒。而這個按摩棒的尾段就抓在小玉一

只雪白的小手裡。另一隻小手則在使勁抓著自己的乳房,大拇指和食指用力揉捏著

自己挺立的和大個葡萄一般的乳頭。小玉的頭使勁的後仰,脖子因為興奮而變得潮

玉雙眼上吊,舌頭胡亂擺動著,從喉嚨裡發出來自內心的呼喊:「啊!啊!啊!啊!

啊!」

小玉在眾人的注視下,在十二張嘴的嘩然聲中,達到了她這輩子從來沒有體驗

過的高潮。

高潮過後的小玉嘣的一聲仰面摔倒在了桌面上,雙手雙腿無力的攤開,眼睛也

輕輕的閉上了。在這個大圓桌上,小玉赤裸的女體,好像一盤豐盛的大菜,任由男

人們品嚐。

當男人們紛紛把手伸向高潮過後任然不斷抖動的肉體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小

玉閉合的眼角流出了兩行悔恨的清淚。

男人們顯然不會放過眼前的美味,即便最文靜的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男生也湊

了上來。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的小玉只得顫聲請求道:「求求你們,今晚放過我

吧。我老公還在家裡等著我。」

「哈哈哈,給劉飛打個電話吧。」老於講手機丟給了小玉。

小玉看了看周圍的色狼們,知道自己逃不過此劫,剛剛打開手機卻被劉總攔住

了。

劉總脫下褲子躺在桌子上,指著自己早已挺立的肉棒說道:「騎在這上面。」

小玉悲哀的閉上眼睛,跨坐在劉總身上,用自己還沒有來得及閉合的肉穴將劉

總的大雞巴吞了進去,劉總一挺,小玉不由的發出一聲淫叫:「啊……」引得周圍

的色狼們一陣驚歎。

小玉這在撥號時,老於也爬上了桌子,把小玉往前一推,對準小玉撅起來的大

屁股,一下子就講粗大的肉棒插進了小玉的後庭。小玉只得叫一聲:「不要。」卻

又無計可施。

電話接通了,聽筒裡傳來了老公有些失望的聲音:「親愛的,怎麼還沒有回家

呢?」

小玉剛想說話,劉總用力一挺,小玉的話變成了這樣:「哦!抱歉,今天工作

太多了,我要加班。晚一點才能回去陪你呢,對不起啊。」

「不能放在明天再做嗎?」老公的口氣不太高興。

這時老於也使勁頂了一下,小玉連忙說道:「啊!恐怕不行呢。老於剛剛催我

呢。」

這句話則引發了周圍色狼們的笑聲。

「你旁邊怎麼這麼亂啊?」老公奇怪的問。

「他們都幹完活了,正聊天呢。我也要趕快做啊。」這時劉總和老於同時用力

頂了起來,「啊!不聊了。我馬上回去了!一定要等我啊!啊!」小玉不等老公反

應便趕忙掛掉了電話。

在這樣香艷的刺激下,劉總和老於很快就交了貨。其他同事則爭先恐後的想要

干小玉。

這時劉總發揮了他的組織協調能力:「小金你躺在地上,小玉你騎上去。」金

凱歡天喜地的躺好,小玉也無奈的跨了上去,小玉頓時感覺到一個細長的肉棒直接

插到了自己的花心。

劉總大手一揮:「你插她屁眼,你插她小嘴。你用她左手打手槍,你用她右手

打手槍。」那兩個用小玉嫩手打手槍的同事雖有些不甘,但劉總發話也不敢不從了。

小玉身上三個洞全都被插上了大雞巴,兩隻小手也被有力的大手把持著,被迫

在腥臭的肉棒上套弄。小玉感到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受到刺激,這個全方位、

鋪天蓋地的快感讓小玉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身下的只有動物的本能,在眾多雄

性生物的奸弄下瘋狂的扭動著自己單薄的身體。

一刻鐘過後,十個人已經都發射過一次了。小玉的小穴、後庭、嘴裡、身上都

佈滿了精液,好像剛剛用精液洗了個澡一般。

小玉可憐巴巴的望著劉總祈求道:「劉總,讓我回去吧。我受不了啦。我……

我回去還要和我老公……做愛啊。」

劉總沒有說話,老於卻大笑著說道:「哈哈!小玉啊,你的潛力遠不止如此啊,

即便再來十二個精壯的小夥子,也不一定能餵飽你啊!不過我今天不難為你,你再

讓我和劉總舒服一次。我們就讓你走了。」

小玉一聽,條件並不複雜,便撅起屁股乞求道:「求求你於主任,快點來插我

這個空虛的小穴吧。」

老於得意的一笑:「呵呵,進步很快嘛!你已經學會怎樣祈求主人的肉棒了啊!

我這就獎賞給你。」

老於抓住小玉的屁股用力一插,黑紅色的肉棒便整根沒了進去。老於用力在小

玉屁股上一拍叫道:「趴下!」

小玉聽話的四腳著地趴了下來。老於還不滿意,又在小玉屁股上一拍:「去辦

公室,讓同事們都看看你平時喜歡做什麼樣的椅子。」

「不要……」小玉痛苦的回過頭祈求道。

老於面色一寒威脅道:「那你還想不想回家見你那個等著幹你的老公了呢?」

小玉無奈,只得屈辱的邁動四肢,爬出會議室,在辦公樓走廊裡快速的爬行,

背後則是老於不斷的抽查。眾人跟隨小玉來到了平日大家工作的辦公室。

老於把鑰匙丟到小玉面前:「用嘴開門。」

小玉只得和一條狗一樣叼住鑰匙,費力的插進鎖孔,打開了辦公室熟悉的門。

這道門小玉開過無數次,但無疑這一次是最困難的。

一行十三人來到辦公室小玉的辦公隔斷旁邊,老於命令道:「把盒子掀開。」

「不要!求您了!」小玉自然知道盒子下面是什麼,痛苦的祈求道。

老於猛的用力一拱,雙手用力在小玉乳房上一擰,喝道:「快點!」

小玉「啊」的叫了一聲,只得頂開盒子,盒子下面赫然立著一個粗大的假陽具。

而通過椅子表面上一圈圈的水漬可以看出小玉平時淫水之豐富。

「哇!」十個色狼頓時發出了驚呼。同時開始了紛紛的議論:「我說這蕩婦怎

麼總是閒著沒事叫春呢,原來下面插著這個個玩意啊。」

「真他媽淫賤啊,上班的時候竟然用這個自慰。」

「我說這段時間空氣中怎麼總是有一股怪味,原來是這個騷婆的淫水啊。」

……

小玉聽著這樣的議論,看著自己淫水的痕跡,再加上老於的抽查,小穴又開始

了強力收縮。

老於顯然也感覺到了小玉的興奮,大叫道:「這婊子高潮啦!這婊子聽到別人

罵她就興奮啊!啊!小穴真他媽緊啊!夾的老子都痛啦!哇!出來啦!」便將腥臭

的精液射進了小玉已經被精液填滿的小穴裡。大量精液無路可去,只得逆著老於的

噴射,反噴出來,嘩啦啦的掉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攤了一攤。

老於在小玉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有些不甘心,命令道:「把地面上的精液舔

乾淨!否則我就把它們留到明天早晨上班時。讓那些女同事看看你的傑作!」

小玉心裡一驚:雖然現在自己的淫亂已經被同辦公室的男同事知道了,但對女

同事還是要保密的。想來想去,不能讓女同事們知道自己的淫蕩,因為女人的嘴,

實在是世界上最好的宣傳工具了。

小玉只得把臉貼在地面上,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在男人們的譏笑聲中將地面

上的精液舔食乾淨,心裡則想著如何應對劉總的玩弄。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