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掙扎的慾望 5

掙扎的慾望 5

第五節 椅子上的屈辱

小玉舔完地面上的精液,爬到舒服坐在電腦椅上的劉總面前,低聲說道:「請

讓我服侍您的肉棒。」

「好啊,不過我有些累了,你坐上來吧。」劉總爽快的回答讓小玉有些意外。

小玉面朝前跨坐在劉總的肉棒上。劉總從後面抓著小玉的兩個大乳房,對金凱說:

「小金啊,我好像很久沒有去你們技術部了嘛。我現在想過去看看怎麼樣?」

金凱還沒有回答,小玉先叫了出來:「不要!去技術部要路過職工宿舍樓,會

被人看到的。」

「這樣啊。」劉總故作深沈的猶豫了一陣,繼續道:「那我就去職工宿舍樓慰

問一下吧。特別是劉飛,明天就要去外地了,真應該看望他一下才是啊。」

「不,我覺得我們還是去技術部比較合適。」小玉連忙改口到。

「好!就去技術部!」劉總拍板道:「天已經黑透了,小金推著我去就好了。」

然後扭頭對圍在周圍的人們說道:「其他人注意,今天加班內容涉及公司機密,真

是辛苦大家了,你們可以回家了。」

眾人自然理解劉總的話是什麼意思,答應一聲便散去了。

劉總一邊插著自己懷裡的小玉一邊對後面推椅子的金凱說道:「小金啊,看來

我決定在全公司修無障礙通道的作用很大啊。咱們以後可以經常這樣玩嘛。」

「劉總真有先見之明,這些無障礙通道修的太好啦!」金凱奉承道。

轉眼便出了辦公樓,劉總看著天上的繁星,使勁戳了小玉兩下,搞得小玉不由

的淫叫了兩聲。

劉總哈哈一笑說道:「小玉你叫的好聽啊。小金你先停下來。我想在這裡作首

打油詩。」

此刻小玉非常的緊張,現在停留的地方正好是自己家樓下,雖然周圍沒有什麼

明顯的燈光,但樓上的燈光還是使這裡頗為明亮的。此刻劉總竟然要做淫詩是在讓

小玉無法接受。她剛忙用力收緊小穴,扭動腰部,好讓劉總趕快射出來,以免被人

發現。

劉總自然感覺到了小玉的攻勢,他用力把小玉一按,說道:「你很著急嗎?著

急也沒用,在我作出這首詩之前我肯定不會射出來的,哈哈。」

但小玉的淫功也不是蓋的,在小玉的淫蕩攻勢下苦守了進十分鐘的劉總不要說

寫詩了,就算說話也說不連貫了。

在一旁的金凱發現了劉總的窘態,連忙遞給劉總一張紙條說道:「劉總,我剛

剛在您的啟發下想出來了一首拙詩,您看合適嗎?」

劉總終於找到了一個台階下,連忙命令小玉道:「趕快把這首詩念出來,我就

賞賜給你精液!」

小玉也想盡快結束這次淩辱,連忙用自己甜美的嗓音吟誦了出來:「

蟲鳴配淫叫,懷中騷女抱。舉頭望繁星,挺腰射一炮。」

劉總哈哈大笑道:「好!吟的好!詩好!音好!人也好!我這就『挺腰射一

炮』!」說罷劉總的腰部還真奮力挺動了起來。

小玉連忙配合劉總的動作,加緊小穴、扭動腰肢、嘴裡還發出輕聲的淫叫:

「啊……好舒服……劉總你好厲害啊。乾死小玉啦……啊……哦……小玉要高潮

啦……哦!丟了!」

小玉一邊淫叫一邊達到了一個小小的高潮,劉總終於也在小玉的刺激下把精液

射到了她的陰道深處。

小玉疲憊的站起身子,準備回辦公樓的女廁所拿回自己的衣服和隨身物品。但

劉總卻裝作奇怪的問道:「小玉,你還不趕快回家陪你老公,跑回辦公樓幹什麼?

難道想念你那些可愛的小玩具?」

「我得回去穿衣服啊,這樣子怎麼回家?」

「你穿著那樣的衣服就能回家了?」

「這個……我可以自己用鑰匙開門,在我老公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進去。」此

刻的小玉也有些犯難,以往都是她一下班就飛奔回家,然後換回正常的衣服等老公

回來,今天卻碰到了這種情況。

劉總手一揚,把一把鑰匙丟給了小玉:「這是你家門上的鑰匙。不用回去穿衣

服了,就這樣光溜溜的回去好了。」

「可是……」小玉為難道,因為這樣回去,萬一被老公看到,再怎麼樣也解釋

不過去了。

「怕被你老公看到是嗎?我記得你家電話是放在臥室的床頭吧,洗手間則在門

口。我五分鐘之後給你家打電話,慰問馬上就要去外地的劉飛,你可以趁這段時間

打開門,溜進洗手間。怎麼樣,還是我關心你吧。」劉總臉上竟然露出了親切的笑

容。

小玉看到老闆的笑容竟然感到內心生出了一絲溫暖,真心的說了句:「謝謝。」

便轉身跑走了。

小玉沒跑兩步,又停了下來。原來前方有兩個四、五歲的孩子正在小玉所住的

樓梯口的燈光下歡快的拍皮球,沒有一絲要離開的樣子。

五分鐘的時限馬上就要到了,小玉心中焦急萬分。但轉念一想,只是小孩子而

已,就算讓他們看到了,他們也說不明白,也就不會有人相信。於是小玉將自己柔

順的披肩發弄到臉前面,深吸了兩口氣,一隻手擋著臉,飛快的朝樓道裡衝刺了過

去。

小玉用餘光看到,兩個正在又蹦又跳的小孩子,突然停止了一切動作,獃獃的

看著小玉,皮球掉到了一邊也沒有主意到。沒有注意到皮球的並不只是兩個小孩,

正在奮力奔跑的小玉也沒有注意到皮球滾到了自己腳下。

小玉只覺得腳下被什麼東西輕輕絆了一下,她連忙伸開雙臂、叉開雙腿保持平

衡,好不容易使自己沒有摔倒在地。濕漉漉的小穴和不斷起伏的乳房卻直接暴露在

了兩個小孩好奇的目光裡。小玉察覺到自己的時態,連忙護住自己的隱私部位,準

備快步離開。身後卻響起了小孩子帶著哭腔的叫聲:「球!球不見啦!嗚嗚嗚……」

小玉雖然著急回家,但自己把小孩子的球踢飛了,惹得小孩子傷心痛苦心裡面

實在是不忍心。經過短暫的天人之交,小玉終於沒有邁開上樓的腳步,而是急匆匆

的轉過身去尋找那不知道飛到哪裡去的皮球。

也許是老天有眼,皮球並沒有被踢遠,只是滾到了旁邊的花壇裡。小玉顧不上

自己赤裸的身體持續曝光在小孩眼裡,把皮球遞到哭泣的小孩手中,才「噔噔噔」

的跑上了樓。

終於來到了自己家門口,這些天來每次走到這裡小玉都會長長的舒一口氣,因

為知道進到門裡面,小玉就可以換上正常的衣物,回到正常生活之中了。但今天的

小玉卻不敢向往常一樣急切的打開家門,而是把耳朵貼在門上面,仔細聽裡面的聲

音。

等待的時間往往是漫長的,小玉在心中默數了三十秒後門內任然沒有響聲:難

道劉總欺騙自己?

就在這時,樓下傳來了兩人說話、上樓梯的聲音,正是住在小玉家樓上的鄰居。

小玉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難道真的要自己光溜溜的去見老公嗎?小玉拿著鑰匙

的手不斷顫抖著,只要稍微擰動一下自己就可以回到溫暖的家中,但卻要面對老公

驚訝的眼神。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小玉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算被鄰居看光也不能被老公知道

實情,讓老公傷心。

小玉正在苦苦思考如何說謊才能欺騙鄰居使,門內響起了電話鈴聲。但小玉仍

然不敢開門進去,直到老公熟悉的聲音透過厚厚的防盜門穿到小玉的耳朵裡,小玉

才扭動鑰匙,飛快的鑽到了門裡。而晚到一步的鄰居只從正在急速閉合的門縫中看

到貌似有一個白花花的東西閃了一下,奇怪的愣了愣神。

一進家門,小玉就大喊了一聲:「老公!我回來啦!我先洗個澡,你別著急,

在床上等著我哦!」在這同時鑽進了洗澡間。

正在接電話的劉飛雖然想馬上就把自己可愛的老婆捉上床,但卻不得不跟劉總

說一些走形式的客套話。

衝進洗澡間的小玉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但她接下來的任務卻不輕鬆,自己

剛剛被十幾個大男人輪姦了一遍,身上沾滿了汗水、精液、口水混合而成的腥臭液

體,小穴和後庭紅腫的翻開著,裡面也被精液填滿了。體表的痕跡容易清洗,只要

多打兩遍浴液,小玉便又恢復香噴噴的本色了。但體內的精液卻不是這麼簡單就能

清洗乾淨的。後庭暫時不用管,老公從來沒動過小玉的後庭,也不喜歡玩菊花。

但小穴裡的精液卻人小玉犯了難,無論小玉用蓬蓬頭怎樣沖洗都沖不到裡面

去,卻引的自己又有了感覺。

思量了半天的小玉終於有了主意。她把蓬蓬頭從軟管上擰了下來,然後慢慢將

軟管塞到了自己的小穴裡,輕輕打開了水閥,水流卻都從軟管和肉壁只見的空隙中

流了出來。小玉無奈,只得繼續將軟管往裡塞。這時門外傳來了老公有些煩躁的詢

問:「親愛的,還沒有洗好嗎?」

「馬上好了!」小玉心裡著急,右手把軟管直接抵住了自己的花心,左手將水

閥開到了最大。頓時一股強大的水流直接噴在了小玉最嬌弱的地方,小玉不禁發出

了一聲嬌叫:「啊……」

「親愛的怎麼了?」等的不耐煩的老公竟然直接推門進了浴室。而此時的小玉

的渾濁水流從翻開的小穴中倒流出來。

小玉被老公的突然進入嚇的一哆嗦,以為自己奇怪的舉動被老公看光了,但小

玉的眼睛卻告訴小玉的大腦老公並沒有表現出異常。原來,劉飛帶著的近視鏡片,

因為浴室裡的大量水汽而變得模糊一片,遮蔽住了老公的視線。小玉趁著老公擦拭

眼鏡的時間,忍著快感將水管從小穴中拔出來,直接撲到了老公懷裡,嬌聲道:「老

公,咱們去床上做吧。」

劉飛懷中抱著濕漉漉的美人,心中頓時一蕩,看著小玉出水芙蓉般的美貌,剛

才的急躁頓時一掃而空,兩手用力,把小玉整個人抱起,朝臥室走去。小玉把頭貼

在劉飛的胸膛上,乖巧的團在劉飛懷裡,好像一隻聽話小兔子。

劉飛把小玉輕輕放在床上,看著小玉紅撲撲的臉蛋,微微張開的紅唇,再也忍

不住了,一口吻了上去。小玉也積極的回應著老公的熱情,一條滑嫩的舌頭,伸到

了劉飛的嘴裡,與老公的舌頭糾纏、翻滾,表達著兩人的激動心情。

劉飛撫摸著小玉依然帶著水珠的肌膚,小玉則把劉飛礙事的衣物一件件扯了下

來。當脫下最後一件三角內褲後,老公勃起的陽具彈入了小玉的手心,小玉低語一

聲:「老公,我要……」便引導著那根火熱的陽具進入了自己剛剛沖洗乾淨的小穴

裡。

已經忍耐多是的劉飛則順著老婆的引導將肉棒插到了那個緊實的小洞裡,一點

也沒有發覺這個小穴與往日的不同。小玉配合著老公的抽插扭動身體,嘴裡發出小

聲呻吟。兩人漸漸進入了狀態。

正在舒服的劉飛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自己的老婆在被按摩棒折磨了整整一天

後,又剛剛遭受了十二個大男人的輪姦。但他如果知道了也一定佩服小玉的體力、

精力與性慾。即便是妓院中最老道的妓女經過這樣的玩弄八成也站不起來了,一般

女性說不定已經送到醫院急救了。而現在小玉竟然仍然在自己老公跨間興奮的扭動。

興奮的劉飛沒有堅持很久便射了出來,自然沒有使已經高潮多次的小玉達到高

潮,不過小玉一點也不遺憾她抱緊趴在自己身上的老公,感受著老公的提問心中感

到無限的溫暖與安全。雖然老公不能給與自己足夠的性快感,但老公卻能給自己帶

來溫暖、關懷與安全感。想到這裡小玉不由的把老公抱的更緊了一些,暗暗下決心,

就算遭受天大的苦難也要堅持住,不能讓老公傷心。

「小玉,我去南京後,你會想我嗎?」劉飛香了小玉一口後問道。

「當然會想你啦。我自己在家肯定會寂寞的。」小玉失望的說。

「一想到你我就不不想去外地了呢。」劉飛臉上露出了苦悶的表情。

「沒事啊,現在通訊這麼發達,咱們可以視頻啊,反正我在家裡,無論幹什麼

都不會有人知道的。」小玉安慰道。

「可是我去了南京之後和同事一起住一個宿舍,視頻多少會有些不方便啊。」

「咱們還可以打電話啊,性愛電話你聽說過嗎?」說道這裡小玉竟然想到剛剛

自己一邊被老於和劉總插一邊給老公打電話的情形,不由的在心中罵自己淫蕩,但

越是這樣想自己越是興奮,她感覺自己的小穴又濕了。小玉忙搶在老公說話之前道:

「車到山前必有路,咱們還是抓緊現在吧。老公,我又想要了……」

第二天清晨,劉飛提著小玉利用休息時間給他收拾的行李,在自己老婆含情脈

脈、依依不捨的眼神中,踏上了去南京的路途。

看著老公的遠去,小玉下定決心,為了自己的老公,一定要擺脫劉總的控制。

因為經歷了昨天輪姦的小玉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一開始只是兩個人知道自己的秘

密,現在竟然變成了十二個,說不定幾天之後就會有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早晚會

傳到老公的耳朵裡。小玉明白了,諸如劉總、老於這種完全掌握有主動權的人的保

證是不值得信任的,自己必須奮鬥,取回自己的影像,然後和老公遷移到別的地方,

永遠的離開這群惡魔。

小玉剛剛送走老公便連忙跑回家,換上性感的衣裝往後庭裡塞入不斷震動的跳

蛋,向辦公室走去。一進到辦公室小玉就發覺男同事們看自己的目光明顯不同,技

術部主任金凱也在辦公室裡與自己的同事們閒談。一見到小玉進來,眾人便慢慢向

小玉靠攏,在門口與小玉隔斷中間形成了一個勉強可容一人通過的通道。金凱更是

若無其事的周到小玉身旁,伸手在小玉屁股上揉捏起來,小玉不敢在這種暴露狀態

下久留,只得從人群中間擠過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路上自然少不了鹹豬手的騷擾。

來到自己隔斷的小玉發現男同事們自覺的大概圍成了一個環形,把自己和辦公

室內的女同事隔離了開來。聰明的小玉一下就明白了眾人的意圖:這幫色狼想看自

己如何坐到假陽具上面。

想到自己就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假陽具插到自己的小穴裡小玉雖然害羞,但心

中卻興奮了起來,她把紙盒掀起來,那根佈滿乾涸的淫水痕跡的粗大橡膠肉棒赫然

呈現在了眾人面前,正在以聊天為偽裝的男同事們一下都安靜了下來,引得辦公室

裡的女同事紛紛好奇的向裡面張望,卻因為男同事的阻隔而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正在小玉撩起裙子準備坐下身子用自己已經濕潤的小玉套住那粗大的橡膠棒

時,假陽具突然轉動了起來,發出嗡嗡的聲音,小玉看了一眼正在看著自己壞笑的

老於,咬緊牙關緩緩坐了下去。

消失在小玉的體內,不由的流出了口水,有人甚至發出了驚歎聲。

小玉在幾十道目光的注視下,感受著自己私處被看光的快感,感受著假陽具的

粗大,感受著一波波的震動,感到自己的身體更加興奮了。但內心的道德標準卻時

時警告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是萬萬見不得人的,但事實卻是自己被十幾個男人圍觀。

在兩種矛盾的思想的影響下,小玉的臉上露出了害羞、痛苦又享受的表情,連

報經風月場的老於都看的有些呆了。在小玉完全在椅子上坐穩,並用短短的裙擺蓋

住自己臀部的側面後,眾色狼才有些依依不捨的散開,回到了自己座位上開始工作。

而女同事們看到男人們都散開了,便好奇的湊過來瞧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卻只

看到李小玉穩穩的坐在座位上認真工作,不由的莫名其妙的搖搖頭離開了。

直到此時,小玉的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來,開始今天的工作。卻聽到了辦公室

另一端同事的喊聲:「李小玉,麻煩你過來看看這個表格。」

「好。」小玉雖然心裡面不願意,但也只能輕輕的站起身子,迅速用紙盒把假

陽具蓋住,走到了那位同事的隔斷裡,卻發現同事給她看的表格根本就是空白的,

而自己一過來,男人的大手便滑到了小玉的大腿內側。

「你覺得這個表格這樣做可以嗎?」男人裝模作樣的問道。

「還好吧。」小玉無奈只能配合著他演戲。

「你覺得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嗎?」男人顯然不想現在就放小玉走。

小玉當然也不想站在這裡被他摸:「沒有了。」留下這樣一句話,便擺脫了這

只鹹豬手快步離開,回到了自己的隔斷裡。

就在小玉剛剛費力的坐好後,旁邊一名男同事又開口了:「小玉,這裡有份文

件,給你看一下。」

小玉明白了大家在合夥玩弄自己,讓被假陽具固定在椅子上的自己出醜。小玉

是聰明人,偏偏不按照色狼們的預想站起來,只是雙腳用力蹬地,電腦椅一滑,來

到了那位同事身邊。但這一蹬不要緊,由於身子被假陽具完全固定住,這一蹬的沖

擊力全都轉移到了自己的小穴裡,引得小玉身體不由的一顫。但男同事們卻不知道

小玉的感受,他們只是看到小玉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站起來,頗感失望。

小玉便這樣被眾人叫來叫去的玩弄,一天的時間便過去了。在這一天時間裡,

她利用在各位同事見走動的機會仔細查看了同事們的物品,沒有發現他們手中有自

己暴露的證據。

第六節 人肉郵遞員

第二天一上班,小玉便被劉總叫到了辦公室,但劉總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扒光小

玉的衣服插進她的小穴,或者讓躲在大辦公桌下面給自己口交,而是給了小玉五個

透明中空的塑膠圓球。每個小球表面都有一個編號,小球裡面則塞有一團紙條。然

後給了小玉一個紙條,說:「讀出來。」

小玉拿過紙條一看,紅潤便立刻爬上了小玉的臉蛋,為難的看著劉總不願意讀。

「今天的小玉不太聽話呢,我這裡有一個視頻文件,我把它發給全體員工每人

一份如何?」劉總若無其事的說著,他根本沒有注意到,小玉的已經記下了這個文

件的名稱和存放位置。

小玉一咬牙,讀了出來:「你好,我從現在起是劉總和員工之間通訊的專用人

肉郵遞員,請您用您尊貴的手指從我淫賤的小穴裡扣出一個小球,把您想寫的話寫

在紙條上,放在小球裡,然後再塞回我空虛的小穴。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您肯賞臉,

多扣挖幾下我下賤的淫穴,我將不勝感激。謝謝您的合作。」

「知道怎麼做了嗎?」劉總問道。

「知道了。」小玉低聲說道。

「那還愣著幹什麼?」

小玉忍著內心的痛苦,微微劈開大腿,小球也不用潤滑,直接塞到了自己已經

洪水氾濫的小穴裡。五個小球一下子就把小玉的小穴填滿了,小玉不由的皺起了眉

頭。

「去吧。」老闆拍了拍小玉的屁股說道。

小玉卻不離開:「但是,這五個小球分別送給誰呢?」

「你讓他們每個人都掏出來看看是不是給自己不就可以啦。」劉總無所謂的說

道。

小玉自然不樂意:「但是,但是那樣辦公效率會下降很多啊。求求你劉總,告

訴我這些紙條分別是給誰的吧。」

「好吧,看你這麼可憐,我就告訴你。」說著拿起了一根油性筆。

小玉不明白老闆想幹什麼,只是獃獃的看著。

「還不把衣服撩起來?難道讓我寫在你白白的小肚子上?」

小玉明白了老闆的用意,連忙講短小的上衣撩了起來,她自然不敢讓老闆把字

寫在自己沒有衣服遮掩的小肚子上。

「繼續往上撩。」劉總看著小玉把兩個乳房都露了出來才滿意。

劉總大筆一揮,在小玉的雙乳與大肚子上寫上了一些文字。小玉想看,卻被劉

總攔住了:「你如果敢看,我就敢把字寫到你的臉上。這些字是給收信人看的。」

小玉自然不敢違抗,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小玉首先來到老於的玻璃隔間裡,站到老於面前,張了張嘴,卻沒能說出什麼。

急脾氣的老於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小玉的屁股上:「有屁快放!」

小玉紅著臉說道:「於主任,我從現在起是您和劉總之間通訊的專用人肉郵遞

員,請您用您尊貴的手指從我淫賤的小穴裡扣出屬於您的小球,裡面有劉總的指示,

然後請您把想寫的話寫在紙條上,放在小球裡,然後再塞回我空虛的小穴。在這個

過程中如果您肯賞臉,多扣挖幾下我下賤的淫穴,我將不勝感激。謝謝您的合作。」

老於從來沒有這樣玩過,頗感興趣:「我怎麼知道哪個小球是我的?」

雙頰已經通紅的小玉擡起雙手,慢慢講短上衣撩了起來露出了劉總醜陋的筆

「哈哈哈,我看你不光是郵遞員啊,你還是一個便簽啊!」說著便把手指插了

進去,但卻不拿小球,而是玩弄了起來:「這些球是你自己塞進去的嗎?」

「是的。」小玉無奈的回答。

「你喜歡做這個郵遞員嗎?」

「不喜歡。」

「你竟然不喜歡劉總派給你的工作!?你是不是不想繼續干啦!」老於臉拉了

下來,手指卻加強了對小玉的刺激。

小玉被玩弄的有些興奮了,又加上老於的脅迫,只得回答:「喜歡。」

「哈哈哈,我看你確實喜歡啊,都這麼濕了。」老於把手指抽出來往小玉的臉

上抹了抹說道。

小玉皺著眉,卻不敢躲開,只得冷冰冰的說道:「請您把屬於您的小球取出來,

我還要給其他人送信,耽誤了劉總的事情就不好了。」

「可是,這裡面沒有屬於我的小球啊。」老於給了一個小玉萬萬沒有想到的回

答。

小玉一聽,馬上想轉身離開,卻被狡猾的老於捏住了小穴裡的一塊嫩肉,走動

的拉力讓小玉發出了一聲嬌叫:「啊!」

「嘿嘿,你不知道這些小球是送給誰的嗎?」老於明知故問。

「不知道。」

「你想知道嗎?」

「不想。」

「為什麼呢?」小玉的回答讓老於也有些吃驚,但他沒有等小玉的回答,繼續

道:「是不是想讓大家都玩弄你的小穴呢?」

小玉雖然想說出真正的理由,但知道說出來反而不符合老於的心意,沈默了一

陣後回答道:「……是的。」

「哈哈哈!去吧!」老於放走了小玉。

離開老於辦公室的小玉,有些鬱悶,她猜想必然在收信人名單上的老於竟然不

是收信人。不過去老於玻璃隔斷一次也不是沒有收穫,小玉看到了兩張與刻錄有自

己暴露視頻一模一樣的光碟,一張放在敞開的廚子裡,另一張夾在辦工桌的文件裡。

接下來的究竟去給誰送信,讓小玉頗為頭痛,只好一個一個的來了。

小玉先回到自己座位上裝模作樣的拿起一個文件夾,然後走到辦公室裡最老實

的同事身邊,小聲說出了那段令她既羞恥又興奮的話。這位老實巴交的大男孩雖然

在昨天也玩弄了小玉一番,但內心還是對這種事情不太能接受,聽到小玉對自己說

出這樣赤裸裸的誘惑,自己的臉先紅了個透。

小玉看著他可愛的窘態感到更加大膽一些,撇開雙腿半蹲下來,主動掀起衣服

露出了身體上的字跡。男人看著小玉身上的字跡竟然慢慢念了出來,小玉自然不會

放過這個省時省力的機會一一記在心裡。還有另外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小玉的陰道裡

塞有老闆給這位同事的小球。

知道要送的目標後,小玉的工作輕鬆了許多,雖然免不了遭受一些挑逗、玩弄,

不過她還算順利的把四個小球送了出去。

最後一個小球是給金凱的,當小玉進入金凱的玻璃隔間時緊張的心情已經基本

消失,而體內的興奮度經過前面一系列的玩弄已經相當高了。

經沾滿淫液的大腿,直接把上衣衣扣解開,柔聲說道:「金主任你好,我從現在起

便是您和劉總之間通訊的專用人肉郵遞員,請您用您尊貴的手指從我淫賤的小穴裡

扣出一個小球,把您想寫的話寫在紙條上,放在小球裡,然後再塞回我空虛的小穴。

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您肯賞臉,多扣挖幾下我下賤的淫穴,我將不勝感激。謝謝您的

合作。」頓了一頓覺得還不過癮又加了一句:「您還可以玩弄我的乳房和後庭哦。」

這句話一出口,小玉便興奮的要命,她沒想到自己竟然在沒有受到脅迫的情況下說

出這樣淫蕩的話。

金凱也被小玉的話挑逗起了性質,把手伸到小玉的小穴裡口挖著,玩弄那些小

球:「這麼濕,你是不是一直這樣淫蕩啊?」

「是的。」小玉瞇著眼睛回答。

「你老公去了外地,昨天晚上怎麼過的呢?有沒有去勾搭小流氓呢?」金凱一

邊玩弄一邊問道。

「沒有。」小玉回答。

「沒有?那是不是去妓院做兼職了?」

「也沒有。」

「這可奇怪了,你這麼淫蕩的身體,晚上沒有男人豈不是非常難受?你昨天晚

上怎麼過的?」

小玉被這樣玩弄著,想起了昨天晚上自慰的情形臉蛋不禁更紅了:「我……我

自慰了。」

「自慰一定沒有被男人操來的爽吧。」

「是的……」小玉被玩弄的越來越興奮。

「那我今天晚上去你家過夜怎麼樣?」金凱說出了自己一番問話的目的。

「這樣不好吧。」小玉雖然嘴上拒絕了,但心裡竟然有一些後悔。

「不好?」金凱猛的捏住了早已勃起的陰蒂。

「啊!不要碰……那裡,太……太敏感了。」小玉顫抖著小聲呻吟。

「但是我看你很爽的樣子啊。」金凱顯然不會放過小玉。

伴隨著金凱的揉捏,小玉感到快感猛烈的襲來,自己正在向高潮邁進:「啊!

不要這樣,我會……我會忍不住的……」

「那我就把手鬆開了啊。」金凱在小玉馬上就到到達高潮的時候竟然停了下來。

「不,這麼這樣……」小玉非常失望的說道,又情不自禁的加上了後半句:「我

想要……」

「呵呵,騷貨,想要我給你高潮,你也要答應我的條件啊。」金凱輕輕的刺激

著小玉的陰蒂,把小玉吊在高潮的邊緣。

「請你晚上到我家去過夜。」小玉爽快的向金凱發出了邀請。

「哈哈哈,高潮吧!」金凱捏緊小玉的陰蒂,飛快的刺激著,另一隻手也將兩

根手指插進了小玉的小穴。

「啊…」小玉剛想高聲淫叫出來,突然想起金凱的玻璃隔斷只有不到一人高,

連忙把自己的玉臂伸到自己的嘴邊狠狠的咬了下去,硬是忍住了大聲叫床的衝動。

高潮過後的小玉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金凱卻依然不放過小玉:「咦?我的三

號球怎麼看不到呢?」

「不會的,它們都在……我的小穴裡面。」小玉紅著臉回答。

「你看,這是二號。」金凱把一個小球摳出來給小玉看了一眼,然後又塞了進

去,引得小玉一陣喘息。

然後又拿出了另外一個:「這個是五號。」塞進去之後又換了一個:「這個是

一號。」把一號球塞進去之後,金凱又扣挖了半天,竟然一下拿出來了兩個小球才

道:「這是四號和二號。」

「啊……不要兩個一起,好痛。」小玉抗議道。

金凱沒有理會小玉自顧自的說道:「沒有三號球啊?」

小玉奇怪的看著自己的小穴想了一會,突然說道:「我明白了。三號球應該是

別人玩弄我的時候推到深處去了……」

「有多深呢?」金凱聽到小玉的解釋,開始使勁講手指頭往小玉的體內插。

「停!快拔出來,好痛!別再插了。」小玉雖然這些天來受到了無數奸弄,但

小玉依然緊密堅實,還遠遠盛不下一個成年男子的手臂。

金凱用了一番力氣之後也發現了這個事實:「那怎麼辦呢?你這個郵遞員難道

要藏匿信件嗎?」

小玉顯然也沒有想到小球竟然會跑到裡面扣不出來,但當她想到女人生孩子的

時候,嬰兒就是從陰道出生的,自己雖然沒有生過孩子,但應該也能行:「這……

我用力把它『生』出來吧。」

「哈哈哈,有你的。我來幫你接生!」金凱大笑道,但他卻把另外四個小球往

裡面又塞了塞。

「你幹什麼?」小玉連忙問道。

「嘿嘿,你先用外面著四個練習一下,找找感覺吧。」金凱笑著說。

「好吧……」小玉無奈只得答應了。

金凱抓著小玉的兩條腿夾在椅子的扶手上,擺成了一個M形:「用力哦。我接

著呢。」

小玉雖害羞的很,但也只能咬緊牙關使勁往外用力。前兩個比較順利,陸續掉

到了金凱的手中,引得金凱一陣亂叫:「出來啦,哈哈。出來啦。」

但第三、第四個就不簡單了,小玉用了好幾次力才把兩個小球擠出來,腦袋上

也滲出了細細的汗珠。她氣喘籲籲的說道:「呼,真費勁啊。」

「還有一個呢。繼續用力啊。」金凱催促道。

「咿呀……」小玉費力的收縮著自己陰部的肌肉。因為玩弄有些紅腫的陰道口

一會兒變大一會兒變小,好像一張嬰兒的嘴一張一合的。

小於一邊用力,金凱一邊聒噪道:「呀呀,看著小穴太誘人了,一張一合的好

像要吞進什麼東西去一樣啊。」「流水了,流水了,小球沒見到,水倒是流出來了,

小玉你好敏感啊。」「怎麼還不出來呢?是不是小球在裡面太舒服了?你捨不得把

它吐出來呢?小玉你未免也太淫蕩了吧?」「我好像看到什麼東西了,出來一點

了,又退回去了。小玉你怎麼又把它吞回去了呢?」

小玉這邊早已累的滿頭大汗,卻不得不回答著金凱的提問:「出不來啊。你,

你幫我拿一下啊。太費力了。」

「你要我幫你拿?好啊,嘿嘿。」金凱邪惡的伸出兩個手指,把已經到達陰道

前半部分的小球又推了回去。

「不要,你幹什麼。怎麼又推進來了?」小玉連忙叫道。

「你不是讓我幫忙嗎?我看你這麼享受『生』小球的過程,當然幫你推進去,

讓你能多爽一會啦。」金凱把用手指堵著小玉的陰道口繼續道:「我這麼體貼你,

幫你的忙,你還不趕快謝謝我。」

小玉自然一肚子的委屈,卻無從發洩,知道鬱悶的說道:「謝謝你。勞您大駕

真是不好意思。您休息吧,下面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呵呵,小玉的嘴真甜啊。」金凱得意的笑了笑把手拿開了。

小玉只得再次發力,想辦法把小球擠出來,又經過了大概五分鐘的努力,小玉

終於把小球「生」到了陰道口的位置上。

金凱看著沾滿淫水的小球從小玉被撐大的小穴裡冒出頭來激動的喊道:「出來

啦,出來啦。」

小玉則滿頭大汗的鬆了口氣:「終於出來了。」

但這時小玉突然感覺到小穴口的異常,金凱也大叫了起來:「哎呀,又縮回去

了。」

小玉連忙再次收縮肌肉,小球正好卡在了小穴口,小玉多一分的力氣也使不出

來,小球卻在小穴口一動也不動了。小玉連忙想用手把小球摳出來,卻被金凱抓住

了雙手:「你自己說要生出來的哦。不許用手。」

「我……沒力氣了。」就在小玉說話的同時,力氣也洩了下來,小球則縮回了

小玉的陰道內。

金凱把嘴貼到小玉的小穴上,伸出舌頭舔弄著小玉的陰蒂說道:「嘿嘿,還得

我幫你吧。」

「別,別把它捅進去!」小玉緊張的抗議。

「嘿嘿。」金凱笑而不答,繼續舔弄著小玉的敏感部位。雙手還抓住了那兩個

被寫上黑色大字的乳房,揉捏著。

「啊……啊!哦……」小玉順應著金凱的玩弄呻吟著,已經很興奮的身體快速

向高潮進發。小穴也不斷的痙攣收縮,隨著小穴的一陣陣收縮,陰道口的小球也一

步步的向外走。小玉的淫叫聲越來越大,她趕忙用手摀住嘴,避免淫蕩的聲音被辦

公大廳裡的人聽到。

突然小玉身體猛的繃直,嘴裡發出:「唔!」的一聲,小玉達到了高潮。而陰

道也猛的收縮,「噗」的一聲輕響,小球竟然被高度收縮的陰道擠了出來。

感覺到那個頑固的小球終於離開了自己的身體,小玉「呼」的鬆了一口氣,癱

軟到了座位上。

當小玉小穴中塞著無封「回信」回到老闆辦公室後,劉總並沒有再難為小

玉,只是和往常一樣把小玉扒光塞到辦公桌下面,為自己口交而已。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