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岳母醉人的風韻

岳母醉人的風韻

妻子因為車禍不幸身亡,而我的心跌落回了冰點。妻子去世後的那幾個月裡,我整日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岳母看見我這麼傷心難過,也不忍心這麼看著我,搬來我家勸說我!可是我的心是屬於妻子的,妻子沒有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啊!我曾經要跳樓自殺,被岳母一把拽住之後,我們倆互相摟抱著。

「天晶,我知道你傷心,可是她已經走了,我願意陪你忘卻痛苦!」岳母把我的頭深深地壓在她的高聳乳房之間,令我呼吸急速加快。

我聽岳母說,馬上吻接她口說:「香,我想娶你。」岳母本來拒絕,但頓了頓,還是順從的迎上我的吻,這一次,媽媽的小嘴沒有抵抗,任我的舌頭侵入。

吮吸著媽媽香甜的津液,我的舌頭和岳母的香舌緊緊糾纏在一起。這一吻不同於我初吻那樣轟轟烈烈,也不想今天下午其他時候蜻蜓點水半真半假的接吻,而是實實在在的情侶一般的親吻著。其中的柔情蜜意濃的花也花不開,只有無盡的愛戀。

嘴唇緩緩分開的時候,岳母在的嘴唇上輕輕的咬了一下。嫵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

「紫香(岳母名字)……我愛你!我娶你好嗎?」我溫柔的對岳母說。

「天晶……我…你要養我過世呀……否則」岳母在最後的一刻笑著答應,終於給我一個最美好的開始。

紫香看上去只有四十五歲,實際年齡卻四十歲,這種年齡差異歸功於她並顯老的皮膚,雖然並不白皙,也不像年輕女人健康紅潤,但是微黃的肌膚依舊細膩,只見少數的皺紋。這種皮膚狀況在她的臉部以下表現得尤為明顯。但是沒有滋潤的人生已經流入枯萎的泥沼,也無力再阻擋時間的痕跡。她已經四十歲了。這是個讓女人接近絕望的年紀歲月。本來在她這個年齡,女人的頸紋已經很明顯,不過她頸部只有一道細細的、並不明顯的伸縮紋,可以說保養得算不錯。紫香具備美女的基本特點:菱形臉、遠山眉、半月眼、瑤鼻、丹唇。唯一的缺點是稍微偏大的嘴巴,不過這個缺點被一口白牙補齊不足,對臉部只有襯托,沒有破壞,認真說來,她的容貌足可以打到八十分以上。她失去了一切,遭到了羞辱和嘲笑,人生支離破碎,無依無靠。她就像一艘再也找不到港口的漂流船,在孤單的世界不停地飄蕩,直到被海浪徹底地埋葬。

岳母在廚房前忙,我卻站在廚房門邊、紫香的身後,眼神充滿異樣的火花,我猛盯著那幾乎將短裙上所擠壓出來的凹陷縫隙的無限誘惑,惹得我心神不定、滿腦著胡思亂想,我真想趨前把紫香抱住,好好愛撫把玩一番,看得我全身發熱,胯下的陽具微微翹起,最後我情不自禁向前邁進,邊說道:「好香的麵!」

我以讚美為掩覆趨步前去靠近紫香的背後,胸部緊貼著紫香的背部,輕微翹起的陽具也趁機貼近紫香渾圓的屁股上,隔著褲裙碰觸了一下,我不曾如此貼近過紫香的身體,但覺陣陣脂粉幽香撲鼻而來,感覺真好!紫香忙著煮麵,一時察覺我輕浮的舉動。但她對我微笑呢!

用餐過後,紫香說:「天晶,多謝你常常照顧喲!」嬌媚的岳母她已經有10多年沒有享受過男女交合的性歡,那空虛寂寞的芳心被我挑逗得熊熊慾火,情慾復甦的岳母無法再忍受了,她不想再過著被寂寞所煎熬的日子,索性拋開倫理、放縱自己,禁不住挑逗、心存狂野淫念,姿意地拋開禮教的束縛,享受我的熱情,解解多年來飢渴難耐、沉寂多時的慾火!岳母激情地摟擁著我,張開櫻桃小嘴送上熱烈的長吻,兩舌展開激烈的交戰,她那股飢渴強勁得似要將我吞噬腹內。

便在我面那一刻岳母向我輕吻,身體裡的一團火在火熱燃燒著,顧不了那麼多了,我抱著岳母雙雙倒在我廳的沙發,那一次是我的第二次重生,岳母成了我生命裡的最寶貴的愛妻。也正好是她幸福至的下半生開始。

岳母自然樂得接受我的慇勤,她竟毫不避諱當著我的面脫掉上衣,只剩下粉白色低領背心,而裡頭未穿著奶罩,高聳的酥乳飽滿得似乎要蹦跳出來,隔著背心只見那對乳房撐得鼓脹,兩側各有一大半露出背心外緣,而小奶頭將背心撐出兩粒如豆的凸點,在岳母低胸的領口可見那豐滿渾圓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深乳溝。

瞧著岳母那欲閉微張、吐氣如蘭的小口櫻唇,在艷紅的唇膏彩繪下更加顯得嬌艷欲滴,我心想要是能摟抱岳母一親芳澤,那是何等快樂!

想入非非的我注視著她那高聳的臀部及短裙下的美腿,不禁再把手掌下移在岳母的臀部上來回地愛撫著,岳母豐盈的臀部極富有彈性,摸起來真是舒服,我得寸進尺,攤開掌心往下來回輕撫岳母那雙勻稱的美腿時便再也按捺不住,將手掌往伸入她的短裙內,隔著絲質三角褲摸著小穴。

我愛不釋手的將手移向前方,輕輕撫摸岳母那飽滿隆起的小穴,肉縫的溫熱隔著三角褲藉著手心傳遍全身,竟有說不出的刺激,我的陽具興奮脹大,把褲子頂得隆起幾乎要破褲而出!

於是,我試探性地輕喚:「媽、媽……」沒有回應,我索性大膽跨上岳母的臀部,雙手假裝在按摩岳母肩膀,而褲子內硬挺的陽具故意緩緩在她圓渾肥嫩的臀部來回摩擦,好是舒服!

其實岳母小睡中就被我的非禮有點醒過來,事後回想,我在猥褻撫摸她那豐滿的乳房與隆起的小穴時,她都清楚得很,卻沉住氣閉目假眠,享受著被人愛撫的快感,沒有去制止我的輕薄非禮,任我為所欲為的玩弄,那熱脹的陽具一再摩擦著臀部,岳母被刺激得春心蕩漾、飢渴難耐。

我右手揉弄著岳母的酥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褲內,落在小穴四周遊移輕撩,來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兩片濕潤的陰唇,更撫弄那微凸的陰核,中指輕向小穴肉縫滑進扣挖著,直把她挑逗得嬌軀輕晃不已,淫水如洶湧的潮水飛奔而流,玲瓏有致曲線豐腴的胴體一絲不掛地展現,乾媽那全身最美艷迷人的神秘地帶被一覽無遺,雪白如霜的嬌軀,平坦白皙的小腹下三寸長滿濃密烏黑的芳草,叢林般的恥毛蓋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穴,中間一條細長嫣紅的肉縫清晰可見,我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我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我色瞇瞇的眼神散發出慾火的光彩,把個岳母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紅柿!

不一會兒,岳母摟抱著我的脖子親吻,呵氣如蘭令人心旌搖蕩,我褲裡的陽具亢奮、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她舌技一流的櫻唇小嘴,倆人呼吸急促,她體內一股熱烈欲求不斷地醞釀,充滿異樣眼神的雙眸彷彿告訴人她的需求,岳母將我扶起把我褲子褪下,那火辣辣的陽具「卜!」的呈現她的眼前,哇呀!它好大呀!

我的陽具竟然粗壯更勝於岳父,岳母看得渾身火熱,用手托持陽具感覺熱烘烘,暗想要是插進入小穴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雙腿屈跪地板上,學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勢,岳母玉手握住昂然火熱的陽具,張開小嘴用舌尖輕舔龜頭,不停用兩片櫻唇狂熱地吸吮套弄著,纖纖玉手輕輕揉弄陽具下的卵蛋,我眼看陽具被美艷岳母吸吮著這般新奇、刺激,使我渾身酥麻,從喉嚨發出興奮呻吟聲!

岳母握住陽具又舐又吮一會兒,隨後我雙手撫摸著她光滑雪白的肉體,岳母真是上帝的傑作啊!我抱起嬌軟無力的岳母進入房間,把一絲不掛的岳母輕輕平躺橫臥粉紅床上,擺佈成「大」字形。在房內柔軟的床鋪上,岳母明艷赤裸、凹凸性感的胴體深深吸引著他,胸前兩顆酥乳隨著呼吸起伏,腹下小穴四周叢生著倒三角濃黑茂盛的陰毛充滿無限的魅惑,濕潤的穴口微開,鮮嫩的陰唇像花芯綻放似的左右分開,似乎期待著男人的陽具來慰藉,令初次嘗試亂倫的我渾身官能興奮到極點,我瞧得兩眼圓瞪、氣喘心跳,我想著岳母這活生生、橫陳在床、妖艷誘人的胴體就將讓我征服、玩弄,真是快樂的不得了,腦海裡回味岳母淫蕩呻吟嬌喘的模樣,使得我的陽具又脹得硬梆梆,我決心要完全征服岳母這豐盈性感的迷人胴體!我慾火中燒,虎撲羊似的將岳母伏壓在舒適的床墊上,張嘴用力吸吮她那紅嫩誘人的奶頭,手指則伸往雙美腿間,輕輕來回撩弄著她那濃密的陰毛,接著將手指插入岳母的小穴肉洞內扣弄著。

岳母被挑逗得媚眼微閉、艷嘴微張渾身酥麻、嬌喘不已。不久我回轉身子,與岳母形成頭腳相對,他把臉部埋進乾媽的大腿之間,滑溜的舌尖靈活的猛舔那濕潤的小穴,我挑逗著吸吮那鮮嫩突起的小陰核,弄得岳母情慾高熾、淫水氾濫、呻吟不斷,岳母酥麻得雙腿顫抖,不禁緊緊挾住我頭部,她纖細的玉手搓弄那昂立的陽具,溫柔的搓弄使它更加屹然鼓脹,岳母貪婪地張開艷紅性感的小嘴含住勃起的巨肉柱,頻頻用香舌舔吮著,岳母小嘴套進套出的口技使得我有股一瀉千裡的衝動!我突然抽出浸淫在櫻桃小嘴的大陽具,回身一轉,雙目色咪咪瞧著那媚眼微閉、耳根發燙的岳母,左手兩指撥開她那鮮紅濕潤的兩片陰唇,右手握著鼓脹得粗又大的陽具頂住穴口,百般挑逗的用龜頭上下磨擦穴口突起的陰核,片刻後岳母的慾火被逗起無法自制,無比的淫蕩都由她眼神中顯露了出來

「我要你佔有我,陽具快插進來啊」,岳母被挑逗得情慾高漲,極渴望我的慰藉,我得意極了,手握著陽具對準岳母那濕淋緋紅的小穴,用力一挺,「卜滋!」

全根盡入,岳母滿足的發出聲音「唔」我終於把岳母佔有了,她長長地噓了一口氣,因為她又得到充實的感覺,穴兒把陽具夾得緊緊。我邊捏弄著岳母的乳房,邊狠命地抽插她的小穴,她興奮得雙手纏抱著我,豐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動迎合著我的抽插,岳母呻吟不已,享受著陽具的滋潤。我聽了她的叫,更加用力頂送,直把岳母的穴心頂得陣陣酥癢,快感傳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勁和快感是岳母久未享受了,她已淫蕩到了極點,雙手拚命將我的臀部往下壓,而她自己的大屁股拚命地向上挺,滑潤的淫水更使得雙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為一體,盡情的享受著性愛的歡愉。

岳母不時仰頭,將視線瞄望那粗長的陽具兇猛進出抽插著她的小穴。見穴口兩片嫩如鮮肉的陰唇,隨陽具的抽插不停的翻進翻出,直把岳母亢奮得心跳急促、粉臉燙紅。忽然岳母雙手緊緊抓住床單,頭部向後仰,嬌叫一聲,她的小穴猛然吸住我的龜頭,一股股溫熱淫水直洩而出,燙得我的龜頭陣陣透心的酥麻,直逼我作最後衝刺,猛然強頂了十幾下,頓時大量熱呼呼的精液狂噴而激射出,注滿岳母那飽受姦淫的小穴。床鋪上沾合著精液的淫水濕濡濡一片,洩身後岳母緊緊摟住我,她唇角露出滿足微笑,汗珠涔涔、氣喘噓噓,我散發的熱力在她體內散播著,成熟嫵媚的我完全征服了,我也無力地趴在岳母身上,臉貼著她的乳房,岳母感到我的心跳由急遽變得緩慢,也感受到剛才堅硬無比的陽具在岳母的小穴深深緊密交合著,激發出她潛在的淫蕩意識,旖夢成真把岳母幹得欲仙欲死,真是今生一大樂事!

岳母情不自禁的一雙手如蛇般的緊摟著我,猛吻著我的嘴。我在睡夢中被她一陣熱吻驚醒過來,一看岳母那樣迷戀我的模樣,也回報她一陣熱吻,雙手再她身上亂摸亂揉,弄得她全身扭擺,笑著吻我︰「天晶!別再揉了!我被你摸得全身癢死了!」

「香!舒服吧?那你以後還要不要跟我玩呢?」

「當然要啊!我以後真的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相公!」

我被她那淫蕩的風騷模樣引得陽具又興奮的高翹起來了,挺硬的堅立在她的小穴裡面,我挺動屁股又要抽送她的桃源洞時,她忙將我推下身來,撫著我的臉頰揉聲的說︰「相公!我覺得小穴裡有一點痛,可能是第一次遇到你這樣厲害的陽具,頂得我子宮到現在還有你的精液。等一下我陪你玩通宵,到那時候你愛怎麼玩,我就怎麼陪你玩,好嗎?親愛的丈夫!」

「好嘛!親愛的紫香!到時候不許你討饒呀!」

「相公!反正我的這一條命及一切都給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誰叫我愛上你這個冤家呢!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一瞬間,岳母覺得自己就像羽化了一樣,然後就是一股難受又暢快到極點的洩出感如巨浪沒頂般襲來,她徹底地、毫無保留地丟了,將十年生命裡積聚的性慾浪潮一口氣全都釋放出去,與我灌注到花房內的陽精交融在一起,然後一股無比溫暖美妙的感覺襲上她的心頭,她只覺得腦袋一陣昏沉,然後就暈睡過去。

我們就這樣持續了幾個月,岳母自從和我經過數次滋潤,如今都是容光煥發,美艷不可方物。芳心恢復春天的氣息,初嘗「猛男」的她,既滿足又興奮,那小穴如久旱逢甘霖般享受到「性愛」的滋潤,重新沉醉在男女性愛的歡愉,岳母情欲給復甦了,而改建的香閨成了她的新天地,在那豪華床鋪上演出無數次男歡女愛的床戲,雙雙眈溺於不倫的肉慾快感裡,她自己也感覺到身體的變化,自從天天跟我做了幾次之後,她的確就像枯木逢春一樣,感覺到青春正漸漸甦醒,肌膚再次找回了彈性滑潤的感覺,臉上也不用化濃妝了,開始恢復光澤的臉龐只需淡妝,就能展現她的魅力。喜的是我的陽具是那麼粗長壯碩,小小年紀就有那麼厲害的戰技和耐力,使自己領略到性的極端滿足,若沒有遇到我,這一生真是白白的活在世上了!我的精液簡直就像是重機槍裡射出的子彈,帶著蠻力和滾燙的熱度,讓岳母禁不二次高潮,陰精飛騰噴射,因為淤積在陰道深處過多,甚至硬生生地從被陽根撐大到極致的陰穴縫裡擠出了無數,那點點像牛奶、豆漿似的濃漿是她體內最深沉的性慾、最飢渴的生殖衝動的累積體,場面淫靡到了極點。

四個月後,岳母有身孕,忙著同她結婚及辦理移去加拿大過新生活……金色的陽光照耀著白色的小教堂,聖潔的景象驅散了我心裡所有的烏雲。堅定而沉著地發動汽車,我踏上了回家的路。郊外一個非常偏僻的獨立大別墅。

那裡不只是家,還是我的伊甸園,那裡有愛妻和永生。

把車停在院門口,我下了車。

草坪上的每一株小草都掛著露珠,在朝陽的照射下閃爍出一片燦爛的光芒。

兩隻蝴蝶蹁躚著飛過我面前,我踏著自己的影子走向家門,朝陽就在我的背後冉冉升起。

這時家門忽然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前,還是那麼窈窕動人,穿著是我新買的穿上舒適的透視孕婦裝,淺藍的色調和她嫻靜的模樣很相配。雪白的肌膚透著一種清爽的味道,有些凌亂的頭髮雖然只是簡單地紮了個馬尾,但也顯得很美艷動人。我微笑著走向紫香,兩隻小鳥飛鳴著掠過屋頂。清涼的晨風吹拂著紫香的裙角,隨著黑亮的秀髮一起飄揚起來。

走近了。金色的朝陽為紫香的臉上鍍上了一層光芒,那麼的莊嚴和美麗。

輕輕地踏上台階,我站了在媽媽面前。那雙明亮美麗的大眼睛揚起來,溫柔地看著我,似乎有點奇怪我今天的輕鬆和快樂,小巧紅潤的櫻唇微張著,卻沒有說什麼。

陽光一直照進紫香眸子的深處,我看到媽媽的心靈也和眼波一樣泛起霞光。

紫香肯定是發現了我已經拋開心結,不再痛苦。紫香……

我溫柔地看著她,我的愛人。微笑著張開手臂,輕聲道:「紫香。小心我倆的bb呀!」岳母做了我妻子後,基本上習慣生活就是談談情,做做愛,偶爾上網看看過日子!紫香常穿著一襲吊帶透明睡裙,展現出來的光澤肌虜和性感的身段為我口交添!精液是她的早餐呢!

(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