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按摩師的母愛——Part 2

按摩師的母愛——Part 2

祥嫂開始難捺心中的慾火,雙腿不停地張張合合,把洞口推向我的中指,企

圖把它吞下!我用另一隻手把自已的褲子給脫了,只穿著內褲站在床邊,雞巴挺

起把內褲撐得高高的,我把雞巴靠在祥嫂的臉上,祥嫂雙目直望著我的下體,而

我的手指仍然在祥嫂的陰唇上遊動。

我小聲問祥嫂:「祥嫂,我可以把手指推進裡面嗎?讓妳松解松解神經。」

祥嫂立即用枕頭遮住臉,不停地點頭。我把中指移向洞口,祥嫂立即用下體

一頂,將我的中指吞進她陰道內,肉洞裡淫水多且又濕滑,祥嫂這一送,差點把

我的精子也送了出去,幸好我早有準備忍住了!

我的嘴親上祥嫂那挺起的乳頭,用舌頭輕輕地舔著,中指不停地在肉洞裡亂

撩,祥嫂香汗淋漓,不停喘著氣地喊:「啊…嗯…小忠…你已經…合格了!我…

…」

我忍著羞,把臉向著祥嫂問:「祥嫂,我真的合格了嗎?」手指卻不停在她

陰蒂上挑逗著。祥嫂被我弄得一時不知該如何應付,突然用手按著我的手不讓我

動之外,還把兩腿夾緊。

這一夾,不但沒令我的手指離開她陰戶,反而變成用陰唇裹住了我的手指,

我順勢將指頭在陰蒂上不停地上上下下磨擦著。祥嫂按著我的手開始變得軟弱無

力,還微微發著抖,陰道裡不斷湧出淫水,把我的手也濡濕了。

一陣抽搐急喘過後,祥嫂媚眼半閉,含羞地說:「你果然很有天份!我相信

你沒入錯行。按摩力度不錯,服務態度很好!記住,千萬別讓客人感到難為情,

有很多時候可以不必問,直接用身體語言即可,這一處你尚有缺點。留意!」

我的手依然在祥嫂身上遊動,我見她好像不願下床似的,便決定要狠心地把

祥嫂弄到手為止,這對我將來的信心很重要,絕不能讓她逃得過我胯下之物!我

將手指慢慢伸進祥嫂的穴內,不停在裡面打著圈,淫水也長流不息。

我說:「謝謝祥嫂妳的指點,我會記著,不過剛才我差點忍不住要洩了!」

祥嫂:「啊!為什麽會忍…不住呢?我又沒碰你!啊…嗯…哎……」

我說:「我單是摸妳的身體已經慾火難捺了,當手指插進去時,我已經忍不

住還偷偷把褲子脫了,不信妳摸摸看…是不是挺起了?我可沒騙妳!」

我拉下內褲,把挺起的粗大雞巴擺在她臉前,而祥嫂卻只怔怔的望著,尚在

想摸與不摸之間。我突然把祥嫂的手放在我雞巴上,祥嫂:「哇!真的好燙…好

粗…小忠啊…嗯……」馬上緊緊握住不放了。

我見祥嫂摸上癮後,就說:「祥嫂,妳別摸了,我快要射精了!」祥嫂馬上

在我陰囊和肛門中間的會陰上一按,雞巴的緊張情緒馬上緩慢下來。我心想:祥

嫂這招真管用!

祥嫂說:「這一下你不可以常做,往後對身體不好。」

我假裝說:「祥嫂,妳知道我難受,為何又不讓我洩出來?如果不這樣按,

那要用什麽方法才好呢?」我邊說邊去吸吮祥嫂的乳頭,要讓她再一次興奮。

祥嫂:「除了這個方法外,還有其它的…啊…你別吸了嘛!好酸啊!」

我說:「好啦!我不吸了。到底還有什麽方法嘛?妳教教我啊!祥嫂,剛才

舒服嗎?」

祥嫂:「我今天當然舒服啦!還…還…不說了,羞!」

我說:「祥嫂,還什麽了?妳說啊!」

祥嫂:「好了,我說…我還出了…一次…呢!」

我說:「那就好了,最重要是妳覺得舒服就行,我就會開心了!」

祥嫂:「小忠真會說話,我真的給你哄倒了。小忠啊!忍精還有好幾種方法

的。」

我說:「祥嫂,妳就教教我吧!好嗎?」

祥嫂:「好,我教。你腳板底離地,只用腳指尖觸地,然後舌頭向上頂住門

牙,張開眼做一個深呼吸,然後閉上眼把剛呼進的氣慢慢放出來。腳板慢慢放下

地面時,龜頭上的氣血也會緩下,那來到門口的精液給輸精管一縮就扣住了!」

我試了一下,果然心理上的緊張馬上鬆弛,龜頭上的熱氣也真慢慢緩和了下

來。

我追著問祥嫂:「祥嫂,那還有其它的呢?」

祥嫂紅著臉說:「那是在抽插時用的,可以把女人弄得欲仙欲死。」

我說:「這最重要了,妳教我吧!求求妳!」

祥嫂:「小忠,這不好吧!要我怎樣去面對你母親啊?如果我教你,那你就

要和我做愛,插進我裡面去,難為情嘛!啊…你做什麽…啊…那裡不可以親的…

會要了我的命…啊…我…哎…嗯……」

我見祥嫂多般猶豫,決定來個快刀斬亂麻,我把嘴湊上祥嫂的陰戶,伸出舌

頭舔她的陰蒂,把嘴唇吻在那粒小豆上,雖然是有一股什麽味道似的,但我不抗

拒,吻了之後,把舌頭伸進陰道內,雖然不能舔到底,卻足以把祥嫂弄得雙手握

拳,身體和下體已經不停地亂擺。

祥嫂抵受不了,喊道:「小忠,你把內褲脫了跨上來,雞巴對著我的口!」

我馬上便把內褲脫了,把雞巴送上祥嫂的口,兩人形成69法國式。

祥嫂用手指在我陰囊上輕輕掃了兩下,然後握著我雞巴摸著龜頭,愛不釋手

地把玩。

祥嫂:「小忠,你留意我的動作了,學啊!」跟著祥嫂把我的陽具湊近了嘴

巴,用舌尖在龜頭上以最輕的力度在上面輕掃而過,接著再把舌頭變得好像靈蛇

般的靈活,左翻右覆地舔,還不停利用舌的尖丶旁丶面丶底丶頂去舔丶掃丶拖丶

圈丶吸,真的令我大開眼界!

我馬上照樣用舌尖輕碰陰蒂,舌旁刮陰唇,舌面舔整個陰戶,舌底擦陰毛,

頂著陰道舔周圍的淫水,再用舌撐開兩邊陰唇,由陰戶掃拂到肛門,來往幾次後

又圍著陰蒂繞圈,將陰蒂吸入口啜吮,細心玩弄著祥嫂的整個陰戶。

祥嫂:「啊…小忠…你…學得…真快啊!我來…了…啊…受不了…別吸…我

投降了!啊……」跟著便雙腿一蹬,機靈靈地連打了幾個哆嗦。

過了好一會,祥嫂才回過神來,兩眼瞪著我說:「小忠,你真行,我給你弄

丟了兩次!我…哎……」

我打蛇隨棍上的說:「是妳教得好啊!那個妳也教我吧!」

祥嫂紅著臉說:「如要我教你那個的話,你便要插進來了,你好意思插我下

面嗎?」

我不知怎樣回答,便說:「我想學嘛!要不然我怎能提早上岸呢?」

祥嫂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好吧!我也想你能早日回頭上岸做個正當人。

那我就和你做愛,教你插,不過不可以給你母親知道,這是我倆的秘密,知

道嗎?」

我答:「我知道了,妳放心吧!我賺到錢上了岸後,一定會好好地孝順妳們

兩位。」

祥嫂:「小忠你這樣就乖了。哇!你那兒確實又大又粗,我真有點怕……」

我好奇地問:「祥嫂,妳沒試過嗎?」

祥嫂:「我怎會試過呢?我已經好久沒有被人插過了,我是一個教人的按摩

老師罷了!哪會隨便和人做愛呢?」

我想起昨晚家裡的安全套,肯定不是祥嫂用的了,那難道是母親用的?那母

親是和誰做呢?我還以為是祥嫂昨天被我弄到受不了,找個男人回家弄。

祥嫂羞紅著臉把腳張開說:「小忠,來吧!你要慢慢進,我怕會痛…大久沒

……」說完仍不放心地抓著我的雞巴在她洞邊磨了好一會,待沾滿了淫水後才慢

慢地塞進去,邊弄邊說:「真粗…又大!啊……」

我的龜頭進去後,好像進入了一條暖管似的,又熱又緊,濕濕滑滑的舒服極

了,我用腰輕輕的一挺,便頂進了大半支。

祥嫂:「小忠,進完了沒有?啊…真大啊!嗯……」

我說:「進了一半…要推嗎?」

祥嫂:「什麽?才進了一半?哇…真長!輕力推吧…啊…舒服…嗯嗯……」

我輕輕往外抽,再慢慢推進去,過了片刻後,終於將整支陰莖插進去了,把

祥嫂的陰道塞得滿滿的,我開始做抽插的動作,祥嫂則不停地呻吟著。

祥嫂:「小忠,你用九淺一深的步驟插…啊…對了…可以再進點…想不到我

竟然容納得下…哎喲!好…拖出要慢,插入要快…對了…我喊你快,你就改成四

淺一深…啊…對了…啊…我就…快…快來了…你和我一起洩吧…啊……」

我忙說:「祥嫂,我可以射在裡面嗎?妳不怕?」

祥嫂:「你動啊…別停著講…啊…我就…快了…你射吧…我安全期…快插…

不要停…四淺一深…要狂插…快啊…我…就快…啊…來了…我不要…啊…你

停啊…動…快動啊…我…呀…又來了一次…我要死了…今天來了…三次…昨天…

來兩次…啊……」

我聽了精神一振,問道:「什麽?祥嫂妳昨天來兩次了?」

祥嫂知道說錯話了,臉上一紅,說:「昨天我見了你的大雞巴後,晚上睡不

著,於是……」

我說:「於是怎樣?」

祥嫂:「於是啊…我回家用手…弄丟了兩次…羞嘛…別再問了!」

我想:用手弄也不需要安全套吧!那到底是誰用去的呢?

祥嫂和我兩人休息了一會後都各自穿回衣服,祥嫂叫我別再提起今天的事,

她還說:「小忠,你在這行不能長久做,去夜校進修吧!將來會用得著。」

我聽了後覺得也有道理,於是說:「我一定聽妳的話,那讀會計吧!」

幾天後,我果然報了名上課。教我們的是方老師,她有點像李嘉欣的樣子,

一副清秀的臉孔,皮膚潔白無瑕,以我的經驗看,一定是尚未開苞的處女!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