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丈母娘的心結打開了

丈母娘的心結打開了

丈母娘的心結打開了

大戰數番後桂芝早已放開,此時淫蕩無比,屁股扭擺著浪聲四起。

又狂洩了一次,志文已經發現桂芝打開心結,心中大慰,狂頂了幾百下後肉棒

已到了不得不洩的邊緣。

急忙將桂芝掀翻在地,跪在旁邊抓住桂芝的頭髮拉過來,將精液悉數射在桂芝

臉上,末了又把還沒完全軟化的肉棒塞進桂芝嘴裡抽送了幾十下。

桂芝心裡雖然不願意卻又不忍拒絕,只好任女婿的肉棒在自己嘴裡進進出出。

倆人清理好一切後已近黎明,趕快往家裡走。

志文一路攬著桂芝的腰肢又是柔聲安慰,生怕桂芝還放不下這兩天的事。

第二天蘭兒什麼也不知道,根本想不到這兩天是何等的驚心動魄。

桂芝和志文有了某種默契似乎也不如第一次事後那麼矜持了,志文看在眼裡喜

在心頭。

可惜之後的幾天裡一直找不到機會,志文也不至於膽大包天再摸進桂芝房裡,

連和桂芝說話的機會都找不到。

最糟糕的是志文發覺桂芝的床上功夫遠超蘭兒,那種快感在妻子身上根本找不

到,心想總得想個什麼法子得到母女倆。

很快過了五天,家家戶戶又開始該幹嘛幹嘛。

志文終於可以找到機會和桂芝談談了,桂芝心頭仍有疑慮,雖不拒絕志文在自

己身體上亂摸亂親,但硬是不肯那根自己也極度渴求的肉棒插進浪穴。

說是不能對不起女兒,志文雖然未能得逞心中反而高興。

原來桂芝只是不想對不起女兒,其他的顧慮都已經不是難題了,心想這個顧慮

就相對容易解決。

說也是怪事,志文和蘭兒同床兩個多月了不見妻子有任何懷孕的現象,在村裡

女人不能傳宗接代可是會被村民瞧不起的。

志文突然之間有了主意,不禁為自己的計策得意起來。

野兔開始蠶食莊稼,桂芝家裡勞力不夠,以圈養家畜為主,但也有幾分地,總

不至於任野兔啃光吧!

以前這個季節都是母女倆夜晚去田間輪流拿竹梆子敲打嚇走野兔。

現在家裡有男人了自然這種責任落在志文身上,於是志文住進了山坡的一間茅

屋裡,母女倆輪流送飯。

第一天晚飯是桂芝送過來,志文邊吃邊想著計策,時不時看看桂芝。

桂芝只道志文又想作那事,心裡也是矛盾,又想又怕。

果然,吃過飯後志文就把桂芝拉進懷裡親吻,這裡是半山坡,放眼望去一個人

都沒有。

桂芝膽子也稍微大了點,但任自猶豫該不該抓住這難得機會再淫亂一次。

就如志文所說這事只要當事人不說就沒人知道,心裡一寬身體也半推半就起來

志文扯下褲子又把桂芝剝得精光,看看那床本就是隨便搭起的估計承受不了倆

人體重,於是分開桂芝雙腿令其雙手趴在床沿屁股翹得高高的。

志文一手從背後伸過去玩弄乳房,一手摳進桂芝淫穴裡,摳了一陣後把肉棒插

了進去。

桂芝又品嚐到這根肉棒心中一陣滿足,踮著腳尖任志文的肉棒在屁股上蹂躪。

這次因不必顧慮被人聽到桂芝也有些放肆,自己都想不到會變得如此如此淫蕩

浪叫聲肆無忌憚的從嘴裡飛出,志文幹了一會又把桂芝推在床邊仰躺,下半身

懸空,自己走到床沿抓起桂芝雙腿用力一分,洞門大開,肉棒在陰道內又運動起來

桂芝雙腿被抓著頭顱左右搖擺,一付享受的樣子,雙乳顛得亂晃。

志文看著自己的肉棒在丈母娘陰道內進進出出十分好笑,這次沒有顧慮幹得快

活無比,桂芝又洩了一次。

志文卻開始研究起桂芝的屁股,又圓又大很堅實,據說屁股大的女人生育能力

強,要不是嶽父死得早肯定能生一窩。

志文把桂芝雙腿放下身子扳成側臥,大腿和身體呈九十度角,自己仍然站在床

沿抽插。

這麼美的屁股不玩可真是浪費,手指插進屁眼裡立刻感到直腸壁箍住手指。

看來還沒被開墾過啊,今天有福了,志文興奮的將手指塗滿淫液輪流插進肛門

桂芝被幹得大汗淋漓,正猜想女婿這是要幹嘛就發現肉棒竟然換了地方往肛門

插去。

下體一股撕裂的痛感比當初破處還疼,慘叫出聲來屁股扭動著就往牆裡躲,但

卻被志文用雙手固定住動盪不得。

直腸每次被肉棒抽送都疼得冒汗,卻苦於無法脫身只有聽天由命任志文折磨。

說也奇怪,抽插了幾十下後痛楚減弱竟伴隨幾分快感,直腸壁特別是肛門周圍

本就分佈很多神經,比陰道敏感多了。

因此一旦直腸適應異物後快感就一波波襲來,桂芝的哭喊又轉變為呻吟,只覺

得女婿的肉棒在下體的兩個洞輪流進入,兩種不同的快感交替在全身遊走。

受不了這種刺激又達到了高潮,那張小床差點被閃塌,志文越來越控制不住,

最後把肉棒使勁插進肛門讓龜頭在腸道深處射了一堆精液。

桂芝得到空前滿足,但還是擺出一付長輩的姿態告誡志文這是最後一次了。

志文把桂芝抱在自己腿上坐好,訴說自己是多麼想天天擁抱著她入睡,她的肉

體是多麼讓自己留念。

桂芝聽得面紅耳赤,羞得把頭壓得低低的。

聽著這些淫蕩的語言,自己內心竟也春意盎然。

志文看似無意實則有意識喚起桂芝的回憶,不怨其煩描述前幾次桂芝的肉體如

何扭動令自己興奮,叫床如何淫蕩讓肉棒屹立不倒。

桂芝拒絕著這些聲音但那些刺激的場面又像走馬燈一樣在腦海裡閃過。

志文見時機成熟,於是問桂芝願不願意隨時都可享受性交的歡愉?

桂芝渾身一怔,心跳加速,自己何嘗不想擁有那根肉棒呢,但…不行啊,女兒

怎麼交代,內心十分痛苦。

雙手不由自主摟緊志文,志文於是全盤脫出計策。

說蘭兒可能沒生育能力,這事日子久了可不成,村民怎麼看待這一家人?

不如由桂芝勸說蘭兒,代替女兒生育,只要計劃得好沒人知道其中秘密的。

桂芝心中一動,自己最近也很奇怪,兩個多月了,以女婿如此強的性能力怎麼

女兒就是不見動靜呢?

不會生育的女人會被罵作母騾子的,假如自己不答應的話,志文因沒有後代會

不會哪天撇下母女倆離開呢?

又一想那自己以後豈不成志文的老婆了?當時羞得無地自容。

志文見桂芝臉羞得通紅,手指羞答答的玩著衣帶,猜想桂芝已經心動。

又加緊攻勢向她分析蘭兒的心理,指導從哪幾方面勸說容易成功。

桂芝一直默不作聲,心中作著激烈的思想鬥爭。志文根本不待她有清醒的時刻

,一直軟聲勸慰。

良久,桂芝終於開口答應好好想一想,然後推脫時間不早,起身收拾了碗筷離

開草屋。

以後的兩天桂芝沒來,都由蘭兒來送飯,志文心想可能還在考慮吧,由於有心

事也沒性趣,觀察蘭兒也不見有什麼異樣,急得抓頭撓腮。

又這麼過了幾天志文幾乎絕望,這天中午一個人閃進來,志文一看居然是桂芝

,從桂芝害羞的表情裡志文猜到幾分。

果然桂芝告訴志文她已經向蘭兒說了,本以為蘭兒會考慮很長時間,哪知蘭兒

隨隨便便就答應了,願意和母親分享自己的男人。

志文也沒想到事情竟如此順利,以後可以同時擁有母女倆了。

下體一陣衝動就向桂芝求歡,桂芝推開志文說有個要求,他們這種不倫關係一

旦桂芝懷孕後就終止。

志文大笑著說一切沒問題,心裡卻想哪有那麼簡單,以後總得想法長期維持下

去。

就在大白天,女婿把丈母娘按倒在地上,用各種姿勢把婦人蹂躪得天昏地暗,

志文第一次把精液射進了桂芝的子宮內。

從此志文每天輪流在桂芝母女倆房間內留宿,直到有一天桂芝悄悄告訴志文自

己有10來天沒來好事了。

志文心中一動,跟蘭兒商量為方便以後照顧桂芝不如三人同住吧?

蘭兒已經習慣了現在這種不同尋常的家庭關係,也就答應了。

志文把大床搬進桂芝房裡拼在一起,當夜母女倆破天荒和志文睡在一起。

志文在中間偏頭看看桂芝又看看蘭兒,桂芝母女倆都把背脊對著志文,雖然母

女共夫已成為現實,但裸體睡在一張大床上還是羞愧難當。

志文饒有興致的用手去撫摸母女倆的屁股,母女倆都不約而同的顫抖。

志文大感有趣,把嘴伸到蘭兒的屁股溝上舔起來,故意要讓桂芝聽到所以舔得

很賣力。

桂芝聽著女兒哼哼嚌嚌的呻吟,屁股又被志文的手指上下遊走,心裡是又驚又

羞,淫水緩緩流出。

志文盡量把下體擺正,強行把桂芝的頭按在自己肉棒上套弄。

桂芝無地自容,卻不得不受志文擺佈。

初時不敢看女兒的胴體,但耳邊不時傳來享受的浪語,嘴巴也賣力的吞吐起來

,一隻手悄悄伸進陰道裡手淫。

蘭兒被舔得春心萌動,聽著母親為志文口交發出的聲音自己也被刺激得渾身燥

熱。

志文一時興起令母女倆並排跪在床上厥高屁股,將肉棒輪番插進去。

眼前的肉體一具膚色白晰一具顏色稍暗,一個是光滑細膩一個是成熟健碩。

不同的感受把志文的肉棒刺激得堅硬如鐵,不一會兩個屁股就被撞擊出一片紅

色。

志文讓桂芝仰躺,蘭兒坐在母親頭上享受母親舌頭的溫柔,自己跪坐著抓起桂

芝雙腿把肉棒狠命捅進去,頭伸過去叼住蘭兒的乳房吮吸。

同時幹兩個女人志文雖然興奮卻漸感體力不支,於是靠在床頭讓母女倆舔那根

肉棒。

母女赤裸相向早已認命,在她們的思想意識中陽具是神聖的,兩張嘴把肉棒舔

得通體晶亮,時不時舌頭還互纏在一起。

初時的矜持都消失了,反正都是自己的男人嘛。

就這樣三人輪番大戰,赤條條的肉體沾滿了三人的體液和亂七八糟的淫水。

志文恨不得再有個化身一同加入戰團……

精疲力竭後才把精液噴灑在母女口腔內,左擁右抱摟著一老一少兩具肉體睡去

母女倆盡心盡力共享著同一個丈夫,總忘不了弄些土產給志文滋補精元,志文

依古文記載的《黃帝內經》採陰補陽,身體倒也經受得住。

桂芝懷孕後,志文讓蘭兒在肚子裡塞些衣物偽裝好,憑著自己的機智總算蒙騙

過去。

志文不再和桂芝同房,事情似乎又回到了起點,但志文經常會在月色皎潔的夜

晚來到河邊。

上次在河水裡把丈母娘幹得狂洩的那一次,竟然令自己如此刻骨銘心……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