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我進大學才一個多月,就有了一次奇遇,真沒想到大學裡男女之間對性的態度完全與我在中學時截然不同。第一次去實驗樓上實習課,做到一半想大便。出去找廁所,因為是實驗樓,走廊上空無一人,走到盡頭,找到一廁所門掛「男」

字門簾,急掀簾而入,不料內有一女生正好小解完,褲子褪到膝蓋處,叉開著大腿站在那兒,低著頭正用面巾紙仔細的在擦拭陰部。

我長到18歲,還是第一次看見成年女人的生殖器,立馬呆立當場,只覺有股熱血由腳底板直衝頭頂,又直達陰囊,熱熱的,感到自己的陰莖開始充血勃起了。

女生漂亮與否並未注意,只呆呆的盯著看她用手指翻開的陰唇處,而忘了應該避開。

那女生大概是大三或者大四的學姐,見我傻傻的在看她陰部,卻絲毫不以為怪,仍舊不慌不忙的擦了幾下,將面巾紙甩進紙簍,還故意將生殖器露著朝向我,以戲謔的口吻對我說了一句:「真有這麼好看嗎?要不要過來看仔細些。你是大一新生,第一次來做實驗吧,對面的才是男廁所,我們經常故意掛錯簾子來消遣你們才進校的小男生小女生的」。她「格,格」的笑著,慢吞吞的拉上三角褲,又提上牛仔褲。我一驚急忙退出,已大汗淋漓。我出來後,心跳加速,久久不能平靜。昏頭昏腦,懵懵懂懂的走進對面掛著「女」字門簾的男廁所內。男廁所內大便蹲坑是平行的二排,神思恍惚的就跨上一個蹲坑,脫褲子的時候,勃起的陰莖「噌」的一下跳了出來,筆直的翹著,腦子裡還在想著那學姐誘人的陰部和那叢陰毛。

由於經過剛才的驚人場面,一下子沒了便意,蹲著只覺得陰莖漲得難受,就低頭看了一下,忽然眼角餘光感覺有點異樣,側臉一看,我又被嚇得呆住了:只見在右排對面的坑位蹲著一個女生,正瞪大了眼睛也在看我的屁股和陰莖。

她的褲子褪到小腿彎處,正用手揭內褲上的衛生巾,她大概與我一樣,被驚得呆住了。巧的是我倆蹲的方向剛好相反,成了臉對臉了。我定睛一看,認出她是同班女生,她正在發愣的看著我的下身,估計是被我那根長長粗粗的陰莖給嚇住了,而沒想到自己也赤裸著下身朝著我,一邊的屁股和大腿讓我一覽無餘。就這樣我們都呆看著對方的屁股部位,傻了足有半分鐘之久。

忽然,我倆同時驚醒過來,急忙一起提褲子。她皮膚粉白,小巧玲瓏,在她站起來時,我眼光立即一掃她的下腹和陰部,但見她陰部毛極少,大陰唇紅紅的,小陰唇很發達,站起來時能看見突出在大陰唇外,令我心潮澎湃不已。

緊接著的事是我始料不及的,她拉上內褲後很快又拉上了褲子。而我站起來時忘了自己勃起的陰莖,足足有17公分長,36毫米粗,是那麼顯眼的朝她沖著,這下完全的徹底暴露給她看了,我慌慌張張的拿著陰莖往褲子裡塞,男生都知道,勃起發硬的陰莖是很難彎下來塞進牛仔褲的,硬彎會很痛,而且會造成陰莖傷害,我的汗又下來了。

偷眼看見她半張著嘴,瞪大著眼睛傻傻的看著我在弄那個大陰莖,她見我側臉看她,臉剎時通紅,低下了頭,忽然看見自己手裡還拿著那塊帶血的衛生巾,趕快扔進了便坑裡。我被她一嚇,總算陰莖充血消退,變軟縮小了些,終於能夠放入褲子裡,拉上了拉鏈。

而後,我倆鬼使神差的發生了令我至今仍舊暴寒不已的對話,足以證明我倆進入了思緒混亂的地步了。

美媚:「來上廁所啊?」(天知道她為什麼會問出這麼一句毫無意義的話)

我:「是啊,你也來了?」(我當時真的說話沒經過大腦思考,一點邏輯都沒有了,跟著她的語句也講了一句廢話,我敢對天發誓,我其實是說她也來上廁所,決不是問她月經來沒來。)

美媚:「是啊!(我發現她臉紅得很好看,也出汗了)真倒霉,提前好幾天就來了。」(看來她的思維也很混亂,並不比我強多少,把我當女同學了。)

「……」(無語,我們實在是找不到話了)

終於,在這當口,我倆都把褲子提上了。美媚臉色回復了點正常,我的思維也轉過點彎來了。突然我倆異口同聲的說:「你走錯廁所了吧?」說完這話,美媚定定的看著我,坦白講,她長得很好看,眼睛也很大。

美媚:「這是女廁所啊,簾子上不是寫著麼?」(口氣變的強硬起來,意思是一個大學生還不認識男女廁所麼?看樣子,我要是找不到走錯的證據,她很可能認為我是故意進來偷看她,而當我是色狼的。)

我差點又崩潰了,一日內兩次被女生指責走錯廁所,這要是傳出去,我這大學也就不用念了。可是又不能跟她解釋是剛才走進那個廁所,看見有女生在小便被趕了出來,所以才進這個廁所的。我覺得自己的腦子裡面就像是一桶糨糊,都被粘住了無法思考。

終算天無絕人之路,被我抓到了極為有利的證據,證明了我的清白。我對她說了一句不能不佩服自己的話:「這是男廁所啊,我問過的,簾子掛錯了而已。

那個小便池總不會是女生用的吧?「說罷,我得意的指了指廁所裡面那很典型的男式小便溝。

果然此話具有極大殺傷力,她的臉一下紅的更勝剛才。頭都垂下去了,嘟嘟囔囔著小聲對我說:「哎呀,我沒注意啊,你可別跟人家說。你能不能用身體幫我擋著一會兒,我還是得換一下那個東西。對面那個女廁所,男生還會進去的,我也不敢進去換呀!」經過剛才驚人的一場對視,加上她知道自己走錯廁所的打擊,估計她的思維非常混亂,居然忘了我就是個男生,竟然還叫我幫忙,掩護她換衛生巾。

於是,又出現了更奇特的一幕:在以後的幾分鐘裡,她躲在我背後換衛生巾。

這時我的頭腦清醒了一些,知道機不可失,藉著微微的側頭,我用眼角偷看她背對著我,又褪下了褲子到大腿一半處,彎著腰低頭在擦剛才匆忙拉上內褲後又沾上的分泌物,她由於穿著短短的T恤衫,翹起著圓圓的白白的屁股就離開我半米多,從腰一直到大腿完全赤裸著,光溜溜的屁股漂亮極了,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想到女人的屁股會是這麼好看,而且距離我又那麼近。

她好像根本沒想到我會偷看,半彎著身體使我很清楚的看見了她深紅色的肛門和半個陰部,鼓鼓的粉紅的大陰唇夾著一條縫,發達的小陰唇紅紅的突出很高。

我只覺得自己象被電擊了一下,血沖腦門。雖然我還不敢去摸她,但二次看見女性生殖器的視覺刺激讓我興奮過頭,隨之而來的性衝動使我再也忍不住了,知道自己要射精了。

由於是10月份,穿得少,怕射精弄濕了褲子,我在還沒射精前及時的拉開拉鏈,掏出粗大發硬的陰莖,我失控了,就是天塌下來也不管了,我乾脆轉過身體緊盯著看她漂亮的屁股和陰部,邊看邊興奮的快速手淫。可能是我粗重的呼吸聲驚動了她,或者她已經換好新衛生巾,她在拉上內褲的同時直起身體轉了過來,眼前的情景使她更加大吃一驚,相信她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看見如此粗大的陰莖和發紫的膨脹的大龜頭,她一定誤以為我剛才弄傷了,腫起來了,因為她好像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就說了一句非常經典的關切話:「你是不是很痛啊?」

這輕輕的一句話,我達到高潮了,精關打開,濃濃的精液急速的噴射出一米多遠,我心一慌,再看看她,只見她漲紅著臉,一手掩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叫出來,一手拉著外褲忘了扣上,兩眼死盯著我仍在一股一股射精的陰莖,滿臉的驚訝。

終於我射精完了,還用手將陰莖由根部往前反覆擠了二次尿道裡的精液,用手紙擦乾淨逐漸軟下來的陰莖,把它塞進內褲拉好拉鏈。奇怪的是,由始至終,她好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樣,即不離開也沒有尖叫,就驚奇的看完了我的射精表演,看我擦乾淨陰莖,穿褲子。但可以感覺到她呼吸和我一樣非常急促。

平靜了下來後,我看著她,她看著我,又處於僵持狀態。我很奇怪,我們倆人今天肯定都有些精神錯亂,失了常態。她並沒有立即離開的樣子,反而看看我,又看看地上那一大灘精液,表情非常古怪,結果又說了句讓我無地自容的話:「你弄好了啊?你那個裡面出來的是不是精液啊?」我只好很尷尬的點點頭。接著幸虧她講了句提醒我的話:「這麼多,人家會不會看見?」萬幸的是廁所在走廊盡頭,實驗樓走動的人又極少。無奈下,我向她要了幾張女生常備的面巾紙,把地上的精液胡亂的抹掉了,我抬頭看她表情曖昧的笑嘻嘻的,很有興趣的看我做這些事。完了後,她看著我滿頭大汗尷尬的臉,「哧」的一笑,伸頭往門外左右看了一下,就溜了出去。我慢慢的鎮定了情緒,重新解了大便,也回到了實驗室。進門時我偷偷的掃視了一下,大家都很專注的在做實驗,沒人注意我,發現就只有她在看我進來,我故意不去看她,做我的實驗了。這天整個下午的實驗中,我覺得她情緒反常的昂奮,實驗也不做了,有意的在我面前走過許多次,還幾次停下來和我邊上的同伴講些廢話。我清楚的感覺到她雖然在與別人講話,眼睛肯定望著我,在看我的表情,我一次也沒去看她。可我的腦海中總是晃動著她美麗的雪白的圓屁股,還有那紅紅的陰唇。由於刺激太深刻,當天夜裡,我夢見了她,是與她性交的色夢,都遺精了,弄得我怕室友知道,小心翼翼的換內褲。

第二天,沒什麼動靜,我知道她沒跟任何人講這件事,心裡很感激她。幾天後,她開始故意找些事來要我幫忙,我也不敢拒絕她,看見了她,眼前馬上會浮現出她漂亮的圓屁股和紅紅的陰部,陰莖就忍不住的會勃起。她肯定發覺了這一現象,因為在沒人注意的情況下,她總是表情古怪的故意盯著我的褲檔看,害得我不由自主的隆起了一大塊,弄得我很尷尬很辛苦,她卻似乎非常開心。我有點怕見到她,遠遠的看見她過來,我只好趕快繞道逃走,但好幾次她會神出鬼沒的突然在我面前出現,故意找我講話,簡直有被她盯上了的感覺。

在廁所事件後的一星期中,我在二人接觸中,明顯的感到她似乎在猶豫著有什麼話要說,我總覺得我沒有這麼容易太平,又擔上了心事。過了幾天,她終於耐不住了,一天晚飯後約了我去學校操場,我知道這事情總得有個交代,不敢不去,心中也祈禱她不要有惡意。我們進行了第一次關於那件事的討論,她提的問題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至今我也沒搞清楚女生思維的方式。

見面後,她不知所云的亂七八糟說些什麼我都忘了,我知道正題還沒開始,任她去說,最後她似乎下了決心,問了一個我死也沒想到的問題:「你那天是不是在……在……手淫?」

我張口結舌呆望著她,又是大流汗了。她的大眼睛緊盯著我看,並沒有嘲笑我的意思,我赧然的說:「是!」緊接著她又問:「那天你那個……裡面射出來的真的是……是精液嗎?不要騙我。」我不知道她腦子裡想什麼,只好回答:「是的,不騙你。」

她好像很滿意,想了一會,就有點害羞的說:「那天我看見你脫褲子蹲下來時,你的那個……那個……東西很大很長,是不是人家說的『勃起』啊?」

這時的我,簡直象刑犯,有問必答:「是勃起。」

想不到她接著問了個關鍵問題:「人家說男生只有性興奮時才會勃起,為什麼你才進來就那樣了?你是不是故意進來讓我看的?」

問完就緊盯著我眼睛看。我腦袋裡「轟」的一下,思維差點又混亂,這把我問住了,遲疑了一會,我認為還是老實交代比較好,(我故意說得含糊些)於是就說一開始進過另個廁所,看見一個學姐在小便,所以就那樣了。

想不到在這些細節上是永遠別想在女生面前混過去的,她死纏爛打的緊盯著問,為什麼看見人家小便就勃起,一定看見什麼了。最終是我投降,只好徹底交代了全過程,說看見了學姐翻開的陰唇,就引發性刺激,陰莖就勃起了。

她顯得非常興奮,問得非常刁鑽,最後連學姐有很濃的陰毛都被她問出來了,令我佩服女生追根尋底的本事。這些問題她肯定想了許久,梗在她心中,不問明白誓不罷休。

我看她又恢復了笑嘻嘻的調皮表情,似乎很滿意,以為就這樣算過去了。可她不像放我走的樣子,從她看我的眼神中,明顯的感到她在想一件什麼事,令我有點莫名其妙和忐忑不安。

終於,她像下了決心,問了一個我最害怕的問題:「那天你手淫是不是因為……因為……偷看了我?」我頭皮一緊,當然矢口否認。

「那你已經穿好了褲子,為什麼又拿出來弄?而且又勃起得很粗很長?」我張口結舌,流汗不止。「那天你穿上褲子的時候,我看到你那個……東西已經變小變軟了。你自己說的,男生性興奮了才會勃起的,你肯定偷看我了,不然為什麼又勃起變大了,要在我背後手淫,還……還……射精了?」她絲毫不放鬆的問。

我呆呆的看著她,摸不準她的目的,不敢回答,這時我肯定像個大傻瓜。「你倒是說呀,你到底偷看了我沒有?看我什麼地方了?」

我還在思考怎麼回答才不會惹惱她,忽然,我腦中有個感覺一閃:她似乎並不是生氣的樣子和口氣,反而好像期待我承認是偷看了。我知道伸頭縮頭都是一刀,心一橫:「是,我偷看了你,對不起。」看不出她的反應如何,似乎並不在意我的回答,眼神有點迷茫的在想什麼,我吃不準,怎麼覺得她好像有點興奮了。

「那……那……你看見了我哪兒?我那個……就是那個,你也看見了嗎?」

她吞吞吐吐的又問。發覺她不問徹底不甘心,真不理解女生想事情的邏輯。我反正已經承認了,就乾脆全招吧,好了卻這件事:「是的,我全都看見了,我興奮到極點感到要射精了才手淫的,也不能怪我,男生都會這樣的。」

她定定的看著我,明顯的有點激動:「你不要騙我,是真的看見了嗎?連我那個……就是女生的那個,你明白的,你也看見了嗎?」真不明白她為什麼對這個細節如此感興趣,非得證實我確實看見了她的生殖器。

「是,我不但看見了你的整個臀部,還看見了大半的陰部。算了,我們都別追究了,我的陰莖也全讓你看了,還看了我手淫射精,你也沒吃虧,我們扯平吧。

我向你道歉好了。「怕她翻臉,我息事寧人的說。

「你真的是因為看見了我的……那個,才勃起的,才手淫射精的嗎?」她追根尋底的非問個明白。

「真的,我從來沒看見過女人的生殖器,你不但人很漂亮,你的那個又長得那麼好看,非常讓我著迷,所以我一見了就沒法忍住,因為怕射精在褲子裡,才拿出來手淫射在地上的。真的對不起,也怪你太好看了。」我想到應該特別吹捧一下她,讓她虛榮心膨脹好過關。

她好像沒生氣,也沒有繼續問下去,看著遠處發了一會呆,就說你回去吧,自己卻坐那兒沒動,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回到寢室,有了心事睡不著,反覆想了全部過程,好像情況並不壞。第二天懷著不安的心情留意了她,看見她還是很開心的樣子,心中的石頭總算落地了

她還是不斷找我做事,為了討好她,我也很賣力。後來她又老調重彈的反覆問了我幾次,我甚至把看見她有發達的小陰唇,陰部的顏色,陰毛稀少,好看的肛門也交代了出來,她終於相信我完全看光了她的隱秘處。而且我居心不良的大肆形容她生殖器和屁股如何漂亮,迷人,她還很開心滿意,真是個幼稚的可愛的小女生。

此後,她的問題越來越露骨,開始打聽男生的性生理,甚至還問我陰莖怎麼會勃起,勃起時是痛還是舒服,男生用什麼方法手淫,怎麼會射精的,射精是什麼感覺,等等,我故意說得很神秘,很有高潮的樣子。我還裝得很老實的樣子,向她交代了自己以前許多次「遺精」時做夢的淫穢內容,胡編亂造的誇大形容一通。她卻深信不疑,興趣十足,對此常常表現出一種強烈的好奇心,有很迷戀的表情,根本沒想到我是在暗暗的引誘她。

我們的交談越來越放肆,我已經掌握了她的心態,恭維她讚美她的話越說越順口,她非常喜歡我說她漂亮,即使我說對她有想入非非,想她常常想得陰莖勃起,也沒生氣過,她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會害羞了。同學們看見她老是與我粘在一起,根本不會想到其中的奧秘,只以為我們是一對戀人,就不再有人約她。我們也從來不去解釋,更方便的在一起,除了討論些功課考試外,就是亂講那些淫穢事情,她會問些感興趣的男生的一些風流韻事,我就投其所好,胡亂編些下流故事講給她聽,她卻樂此不疲。

我們已經熟悉得無話不說,毫不避諱的亂談,甚至她還嬉皮笑臉的問過我幾次:想不想再看看她的陰部?我說想極了,那是我在世界上第一想看的最漂亮的東西了,她就笑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大色狼,說批准我在夜夢中夢見她,可以玩她的生殖器,甚至遺精在她陰道裡她也管不著。

有很多次我真的夢見與她性交射精,在互相講瘋話時就告訴了她。別看她在人前很斯文秀氣,非常規矩的樣子,對夢裡我與她性交射精的情節卻反覆問得相當仔細,聽了還要聽,一點都不嫌煩,不嫌粗俗。我想,大概她第一次看見男人當著她的面前射精的印象對她刺激太深刻,所以對射精有著異乎尋常的興趣。此外是由於我倆不尋常的那次機會,打破了二人的假面具,已經沒有性隔閡了。

漸漸的我發現她好像非常希望我夢見她,還非得問清楚與她性交了沒有。她很喜歡聽我講述那些淫穢的夢境過程,會詳細問一些細節,甚至連怎麼插入,射精了沒有都會問到。其實有許多夢醒了會忘掉許多情節,我哪記得這麼多,為了滿足她,我只好胡編些情節哄哄她,她居然聽得臉紅心跳,津津有味。弄到後來,我也變得喜歡她問這些很刺激很放蕩的問題,我倆的心理狀態都有點變得很淫蕩了。

但有一點應該說明,其間,我們雖然很親密交談,胡言亂語的,甚至「操?」,「?子」的詞都會脫口而出,早就不再用「那個」「這個」含糊詞了,而直接說「?」「卵」「?」等淫詞了,但都沒有過實際越規動作。她雖然對性很有異常的興趣,其實還是個很規矩的小姑娘,我也是個很謹慎很怕事的人,不想有任何過失影響自己的學業和前途,所以我倆只是口頭過足了意淫的癮,我二人把「性」

講得天花亂墜,卻都不敢有實際行動。平時的學業還是非常努力,我是優秀學生,她還是班幹部呢,在人前我們從來沒有下流行為和髒話。

第二年夏季,在一次亂談中,她又問我是不是真的很想看看她的?(她早就不再用「那個」來指自己的生殖器了),我說想極了,她就說看我可憐,讓我滿足一下願望,答應明天讓我仔仔細細的看,這讓我足足興奮了一夜。

第二天下午沒課,她穿著一條很漂亮的裙子,主動把我拉到操場邊角落一個清靜處,看看周圍,下午時分操場上人很少,遠處只有些不怕熱的同學在踢球。

她說這兒絕對安全,下午絕少有人路過,她仔細觀察和檢查過了,因為周圍有一大圈齊胸高的密密的小樹,即使有人路過,離開我們最小也有20米,我們可以看見周圍很遠的一切,絕對保證我們能看見別人,而別人根本看不清楚樹後陰影中的情景,讓我放心好了,看來她準備了很久,一直想做這件事。

她坐在長椅的一頭,讓我站在她面前,要我把「?」拿出來,先給她看我的二顆「卵蛋」(她的原話),再讓我給她表演陰莖勃起的過程。我當然願意極了,於是趕緊拉開拉鏈,把軟軟的陰莖拉出來,前後套弄了幾下,為了讓她看清楚,就放開手,在她美麗的大眼睛的注視下,我開始興奮了起來,陰莖充血,一跳一跳的勃起,慢慢的變粗變長,翹昂了起來。她坐著頭正好與我的?一樣平高,眼睛就離開約20公分,她這次是超近距離的親眼目睹了男人陰莖的勃起。我知道她內心一直想看陰莖肯定想了很久了,昨天說讓我看她的生殖器,只是個借口,其實真正目的是想看我的,反正我也很願意。

她興奮得臉通紅,呼吸很重,那美麗的大眼睛,盯著看得眨也不眨。我為了討好她,知道今天一定要好好演示一下陰莖勃起後的模樣,就暗暗的努力收縮盆腔肌肉,使陰莖充血更多,變得很長很粗,表面血管畢露,龜頭髮紫膨脹得很厲害,像個小雞蛋一樣,她瞪大著眼睛微微張著嘴,驚訝的表情可愛極了,更讓我激動不已,覺得自己今天很有英雄氣概。為了讓她更興奮,我把自己的陰囊也拉出褲子外,使二個卵蛋掛在勃起的陰莖下,她簡直看呆了,相信這是她長這麼大,所見到的最神奇最刺激她性慾的事情了。我見她非常渴望的樣子,就主動提出叫她摸摸它。於是她很猶豫的伸出一根手指碰碰我的陰莖,手還在微微發抖,我就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想縮回去,我堅決的拉過來,直接讓她手掌貼著我的睪丸,輕輕的撫摩。等我放開後她沒縮手,還是在繼續慢慢的摸著卵蛋的大小,不停的眨著大眼睛,非常著迷的表情。我看她已經不緊張了,就叫她握住我的陰莖,讓她感覺一下陰莖的熱和硬,她輕輕的握著不動,我就叫她用力握住體會一下。她的手很熱很軟,我叫她握住陰莖前後套弄著,我感覺非常舒服。她反覆的看和摸了有十幾分鐘,叫我自己手淫射精。「我射精的射程可達一米五呢!」我得意地說。「真的啊?那你看著我的?,快點射給我看!」她一臉渴望地說,坐在那兒曲起了雙腿,向外八字形叉開,我一看,原來她準備得很充分。並沒穿內褲,把裙子拉上來褪到大腿上,就使陰部整個裸露著,我近距離看得非常清晰,她的大腿非常光潔雪白,大陰唇勃起很高,大概是性興奮充血的原因,以前是紅色的小陰唇,現在成了紫紅色。由於她雙腿叉開很大,那條陰縫微微張開了,能看見陰道口,大陰唇很光潔,表面由於性慾高漲,流了許多騷水而全濕透了。

這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這麼清晰的近距離看女人光光的大腿,看成年女人的生殖器,原來女人的生殖器是那麼的美麗,我簡直看呆了,只覺得頭腦發熱,不由自主的握住陰莖瘋狂的手淫著,沒弄幾十下,就激動得射精了。精液噴湧而出,她看得非常專心,當我射精射得遠時,就笑個不停。她就這樣看了我全部的勃起和射精過程,直到陰莖軟縮了,她又小心的捏著它晃來晃去,奇怪它怎麼又變得這麼小了,最後還用指尖沾了一滴精液,以二個手指研磨著,體會它的粘滑狀況,滿足了好奇心。相信她和我一樣,是有生以來的頭一次這麼淫穢瘋狂。

後來這樣的遊戲她常常來找我做給她看,簡直樂此不疲。我們還互相摸過許多次,她很喜歡摸我的陰莖,讓它在她手裡慢慢的勃起變硬變大,每次幫我手淫,看我射精。也常常要我摸她的陰戶,但她每次總是警告我,絕不允許我手指插入她陰道,只要求幫她按摩陰蒂和大小陰唇,她就會很快達到性高潮。我因為很喜歡她,很尊重她,我是個很守信的人,從來沒有破壞她的規定。

有許多次,我特別想性交,她也不肯答應,就想出了這樣的方法:讓我站在她身後,抱著她,她撩起裙子,拉下內褲,用她的屁股和大腿根部緊緊的夾住陰莖,叫我像真的性交一樣頂戳她的屁股溝。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陰莖戳著她軟軟的屁股,比手淫更刺激更舒服。

在做這個的同時,她的背緊靠著我,叫我手伸到裙子裡,為她按摩陰蒂和小陰唇,一會兒她就全身顫抖著,達到高潮了。我發現她性慾很強,興奮速度很快,在我射精之前,她常常會有幾次性高潮

我倆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同學們都認為我們是情侶,從不懷疑我們,倒避免了許多的麻煩。就這樣,我倆一直相安無事,保持著這種莫名其妙的「廁所裡的友情」(這是她起的名稱),一直到大學畢業,我們互相摸遍了對方身體的任何部位,甚至她給我看過陰道口的處女膜,我為她舔陰部吸乳房,她幫我口交,還嘗過精液的味道,卻從沒有發生過陰莖插入陰道的真正性交,我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傻,這簡直是奇事一件。

畢業後,我們有一段時間沒聯繫,我交過幾個女朋友,都沒什麼感覺,心裡還是很想她,好多次夢見她,每次都會引起遺精。一年後,她打了我家電話,聽到她的聲音我激動得不得了。原來她也在本市找到很好的工作了,她說一直想我,忘不了我,常常夢見我,問我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我簡直心花怒放。

後來,她就做了我老婆。她告訴我,對交往的其他男生總是沒有激情,說話也從來不敢象與我一樣輕鬆,放肆,懷念跟我相處的無拘無束心情,她就是期待著與我在一起的感覺,這跟我的情緒一樣。我倆簡直就是緣份夫妻,對她而言,就是上錯廁所嫁對郎。

她非常迷戀我的陰莖,還是對它的勃起和射精仍舊那麼感興趣,這一定就是性學家所說的:首次最強烈的性刺激會影響一個人今後的性意識。我最喜歡象以前那樣在她背後抱著她,用她的屁股和大腿根部緊緊的夾住陰莖,我邊抽動邊幫她手淫按摩陰蒂,她還像在大學時一樣,很快會有幾次性高潮。現在我們可以全身脫光光的在家裡做了,感覺更刺激更放鬆,我會射精弄得她屁股上,大腿上一塌糊塗,邊玩邊說著我倆永遠不厭煩的淫穢的情話。

【全文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