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校先生6

女校先生6

 

第六章◆重生的幸福

「卡嚓。」移動病床固定在了密室之中。兩張移動病床上,分別躺著一男一女,他們都在昏昏的睡著,臉色蒼白但呼吸還算勻稱,已經是保命成功。一示香此時的嬌靨上,除了殘留的淚痕外,哪裡還有一絲悲傷的神色?美女醫生甜甜的笑著,溫柔得甚至稱得上是柔情似水的眼神,一動不動的盯著我看。

「我長得很好看?」我望著眼前躺著的這對多災多難的夫婦,神情仍舊冷漠的說道。

因為剛才對少婦的治療,我耗盡了所有的真氣,差點還走火入魔,現在的我臉色疲憊而汗流浹背,再加上易容成的粗獷模樣,怎麽看都像是剛剛從建築工地下來的。

「先生……在京香的心目中,你是最帥的男人!」京香大膽的說道,並在話音落下的瞬間,驀的踏起腳尖,在我滿是汗水的臉上印上了唇印,「謝謝您,先生……」

「如果我沒有救活她,?是不是準備用手朮刀追殺我?」

「咯咯……怎麽會嘛?」京香的嬌膩像極了小春,「先生您無所不能,有您在,什麽病人都能救得回來的。」

不得不說,美女醫生的馬屁還是很有用,我的聲音逐漸沒有那麽冷漠了,「他們明天就會醒來,要多輸液幾天,才能讓他們下床。記住,可不能讓他們說太多的話,必要的時候,?給我塞住他們的嘴巴。」

「是!」京香俏皮的舉手行禮道。

「星期六的手朮繼續,?也注意隱藏一下他們兩人的行蹤,警察一般不會來到小診所探查的,盡可放心。」

「嗯……先生,您就要走了嗎?」

「還有事?」

「您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的房子就在後面,今晚我在這里守著他們,您……您休息到精神好了再走吧。」京香眼中的神采溫柔得要融化人的心靈,「都是京香不好,讓您這麽疲憊……」

「遇上這個事情,要是袖手旁觀的話,就不配當一個醫生了。」我拍拍她的肩膀,「京香,?也很好。」

說著,我還是往門外走去,「不過,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山下搶的東西只有送回去了,警方的追究才不會太過嚴厲。」

「啊……先生您要代他還回去?」京香嚇得拉著我,「不……太危險了!」

「放心,我會處理好的。」我示意她松開手道。

京香和我相處了這麽一段時間,早就知道我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只得無奈的松開了手,「那……你小心一點……我待會兒打電話給你……」

「好。」

接下來的幾天,我仍舊在診所和學校之間走動,三個小老婆們沒有出來的機會,除了在學校裡面拋拋媚眼之外,卻是沒有機會表示她們的哀怨。只不過,每天她們都會和我燙上一個小時的電話粥,情侶之間的情話是怎麽也說不完,並且早就預定好了這個星期天,還要和之前一樣的度過。

小美人兒們食髓知味,像是每個懷春的少女一樣,期待著自己的男人和自己做出那舒爽而又激情的床上愛戀纏綿。

經過和小老婆們的床上歡好,我體內的陽氣得到了充分的滋潤,正是陰陽調和的妙處體現之際,如此大的好處,我怎麽會不答應?況且,少女們嬌柔稚嫩的胴體,同樣也是讓我沈迷的物件啊!京香的診所那邊,一切也都順利。我當晚就將大包放回了警察局,失而復得之下,警察和護衛都覺得很奇怪,再加上同一時間,那些還沒來得及細看的錄像數據,全部神奇的被消除掉了,抓捕工作頓時陷入了僵局。山下光治,也就是搶劫珠寶店的年輕男子,暫時也算擺脫了危機。

他的妻子山下慶子,也就是眼睛看不見的少婦,和山下光治幾乎是同一時間醒了過來。

兩人聽到京香給他們講述對方的行為,都難過得抱頭痛哭,在京香的勸說下,好不容易才平靜下心情,沒有影響傷情。

經歷過九死一生的一對小夫妻,當然懂得什麽是珍惜,在這幾天之中,他們都互相鼓勵著對方,心態健康之下,恢復得也很快。

周六的時候,我動手朮的病患,是一個小會社的會長。他就住在附近,因為聽說了之前兩個病人的神奇經歷,這一次特地前來,想要我給他治療長年累月的風濕病。

本來會長還有些懷疑,但一聽京香說起,主刀的醫生要他十分之一的家產,會長反而放下心來,乖乖的拿出了自己公司的交稅記錄,支付了五千萬日圓的治療費用。

京香驚奇的問他為什麽,會長正色的道:「風濕病已經折磨了我二十多年,如果醫生能徹底治好我的病的話,五千萬日圓不算貴。更何況,敢收我十分之一家產的醫生,怎麽也該有點本事吧?沒那個能力,他敢收那麽多錢嗎?」

風濕病分為風、寒、濕、熱痺四大類,主要指侵犯關節、肌肉、骨骼及關節周圍軟組織的疾病。其中每種病情又根據季節和深處寒熱地帶的不同而分出枝節,總的說來非常的麻煩,一般只能緩解疼痛,而不能治本。

早在古代,《金匱要略》和《傷寒論》中,就提到了這種疾病,名曰「其風氣勝者為行痺,寒氣勝者為痛痺,濕氣勝者為著痺。」、「其熱者,陽氣多,陰氣少,病氣勝,陽遭陰,故為痺熱。」

如果要用簡單的話來說,那就是病情發作的時候,手腳骨骼和各處韌帶,疼痛得幾乎讓自己想要把那處地方給砍掉的病,那就是風濕病了。會長的雙手已經是嚴重變形,像是雞爪一樣的彎曲,看上去有些恐怖,而這,正是長年累月所形成的。仔細詢問了他的病因和發病的情況,我心中大致有了了解,拿出準備好的三十八枚金針,分別插在了他手臂和身上的穴位上。半個小時不到,會長發現自己整個身子慢慢的僵硬起來,但有一股氣勁,推著體內的某些東西,往手上逼過去。

等不了多久,頭上淋漓大汗的同時,他的手上居然冒出了細微的白煙。

再過一個小時后,金針拔出,會長整個人像是在水中泡過一樣,衣服全都濕了,偏偏手上乾燥得很,絲毫水分都沒有。

等到從榻榻米上站起來,會長驚喜的發現,身體一陣輕松,連呼吸都暢快了很多,一直感覺很沈重的雙手,又有了一點靈活的感覺。

「現在只是開始,你的風濕病是長年累月形成的,要驅除病根不是一日兩日的功效。」看著欣喜的會長,我淡淡的道,「你每十天來一次,如此十次治療,就可恢復正常。」

算下來這個治療幾乎要三個多月,但是這麽一說,會長的心卻越見踏實:不急不躁、徐徐而治,才是大家風范啊!這五千萬花費值得!揮手讓千恩萬謝的會長離開,我拿起他留下的支票,淡然一笑,走進了三樓的一問病房。

這里住著的正是山下夫婦,有了我的精心治療,山下慶子早已可以起床走動,山下光治雖然還沒有從床上下來,但傷口已經結疤,最多一周后也能出院了。

看著冷著一張臉的我,正在和妻子說話的山下光治臉色一喜,「先生,您來了!」

我瞧了瞧依偎在他身邊,一臉溫柔的山下慶子,微微頷首,算是答應了。

山下慶子雖然看不見,但有著丈夫的提醒,她也露出笑容,「先生,光治說他很快就可以和我回家了呢,真是謝謝您對我們的照顧了。」

我用這個身分一貫冷淡的口氣道:「現在東京警視廳雖然沒有張貼拘捕令,可是他們仍舊在盤查那次劫案,你們有什麽打算?」

「我和慶子商量好了。」山下光治握著妻子的手道,「京香小姐說,可以讓慶子在這里幫忙,清洗被褥、病服之類的,平日里就和她住在一起,吃飯和生活都不用擔心。」聽著他這麽安排好妻子的生活,我立刻知道了他的打算,「你準備去自首?」山下光治點頭道:「是啊。我這個不算什麽大罪,又沒有傷害到人,還因為先生將珠寶首飾還回去,情節就更是輕,估計幾個月到一年就可以出來了。到時我就接回慶子,回復我們原來的平靜生活。」

「是啊,平平淡淡的生活才適合我們。」山下慶子溫柔的道,「這還得多虧先生將我的大動脈堵塞治好,這可是連大醫院的醫生都沒有辦法醫的病呢。沒有了這個隱患,我們會生活得很開心的。」

「?不想再看看朝陽了嗎?」

「不想了。」山下慶子笑了起來,「那只是一個夢想而已,相比起虛幻的東西,我要抓住眼前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光治就是我的幸福。」

我微一點頭,將口袋的支票遞了出去。

不明就裡的山下光治接過來一看,嚇得差點將支票抖落在地上,「五千萬!?不,先生,您、您這是什麽意思?」我淡淡的道:「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有一家普布克醫院,那裡的眼科醫生是全世界都很有名氣的,你們拿著這錢去美國吧。」

山下慶子此時也明白了怎麽回事,她趕緊摸上了丈夫的手,將支票拿起來,雙手遞到我的面前,「先生,不能這樣!您已經給予我們太多了,我的眼睛怎麽樣都沒有關系,我不在乎的,真的。」

「叫你們拿著就拿著,? 隆!刮依淅淶撓值莩  徽胖劍  富  鋇氖慮椋  一嶠小勾  惆錟忝嵌  謾5攪嗣攔  痛蛘飧齙緇埃  皆鶴勻揮腥死唇幽忝牽    才藕檬質酢      曄質鹺螅    曛  誆恍  乩矗  腋涸鸞  侔傅氖慮楦愣  !

山下光治顫顫巍巍的接過寫著電話號碼的紙,下一刻掙扎著跪在了病床上:「先生啊!我……我給您磕頭了!」

感受到這份情意的,並不是只有山下光治,山下慶子也陪著他一起,跪在了他的旁邊,兩夫妻的頭在床上「砰砰」的磕著,轉眼已經是淚流滿面。

「夠了,山下光治,你的傷口還沒有痊癒,你這樣做,是想我再給你做一次手朮嗎?」我伸手一擋,將兩人的肩膀抓住,不讓他們動彈。明顯的,這個冷笑話並不好笑,兩人雖然停止了磕頭,但眼淚還是止不住。

「好好的準備一下吧,要感謝的話,等到你們回來再說。」我一邊淡然說著,一邊往門外走去,「到時請我到你們家裡吃飯吧,我喜歡吃中國料理。」

屋裡兩人有多麽大的感激心情,我不用再看也能感受得到,為了不讓他們太過激動,我只能選擇走出來。而病房的外面,一個穿著雪白醫生袍的美麗少女,正靠在牆上,溫柔的紅著眼圈。

「?又在偷聽?」我凶惡的看著她道。

「先生……」美麗少女根本沒有理會我做出來的凶惡,嬌軀一縱,撲到了我的懷里,「嗚……嗚……」

芳香入鼻,我下意識的伸出手,想要撫摸她的秀發,讓她別哭,卻猛然間想起,現在我的身分可是冷漠的北美第一神刀,是不能溫柔的。

「好了,都這麽大的人了,動不動就哭,?知不知道這樣很幼稚?」我板著臉訓斥道。

「嗚嗚……可是人家忍不住嘛……」京香抽噎著道,「我從來、從來、從來沒有見過先生這麽好的人……」

好人?或許在用納克這個名字時,身為北美第一神刀的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人。然而當我變成醫生時,好人這個稱謂就是諷刺了。到底我內心是善良的還是邪惡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搖搖頭,將心中的思緒拋開,我將京香輕輕推開,「明天?帶著他們的護照去旅行社訂機票吧,時間三天後就可以。五千萬夠他們在那邊補度蜜月的了,也算我們對他們堅貞愛情的獎勵。」言罷,我轉身走了出去。

京香卻是愣住了,旋即露出宛如嬌艷花朵開放的笑容。

我們!

他在說我們呢……

第七章◆校規第三條

星期六的晚上,又是一場纏綿的盤腸大戰。要不是這棟房子的隔音措施實在不錯,我都懷疑,是不是整條街道都能聽到三個小老婆的嬌喘呻吟。經歷了前面兩次的歡好和適應,晚上吃飯泡澡過后,少女們就激情萬分的開始了求歡。

對付三個稚嫩的小美人兒,我並沒有留情,分身不住的在少女們的體內進出著,蜜徑的良好包容性,讓無論將她們撐得多麽狹緊,美少女們總會黛眉輕蹙的適應下來,嫵媚萬分的配合著分身的征伐。

明天周日可以睡瀨覺,小老婆們就也沒有珍惜體力,都非要被我弄得飛上雲端不住的飄蕩,才心甘情願的倒在床上昏睡。

待到將小嬌妻們伺候得滿足了,我才將生命的精華灌進了千影的身體,滾燙的熱流打得本已昏迷過去的她,又是一陣下意識的抽播,這才松閑了抓緊我虎背的玉手。

看著少女們滿足無比的嬌媚,我心中不免得意起來,雖然得到三個少女的處子之身是巧合,但是現今我和她們已經是離不開的一家人,在我的生命中,她們就是我要珍惜和疼愛一生的女人了。而在她們的心中,我的地位也是一樣的重要的,我有這個信心。

相比三個嬌美可愛的小懶蟲,我可沒有睡懶覺的習慣。雖然我要抱著小美人兒們睡覺,沒有再調息打坐,但依舊是早上六點,我就睜開了雙眼,將身上的巨乳美少女溫柔的移到一旁,自己越過香噴噴的玉臂肉林,走到客廳中。早上我喝一杯豆漿麥片就足夠,其餘的時間,我一邊在院子里活動著身骨,一邊打開小型收音機,聽著日本以及世界的當日新聞。今天是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節。

新聞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各個國家在千禧年的政策,都是以經濟為主,中東阿富汗的塔利班仍然在進一步的打壓政府軍隊,南美毒梟依然在肆意的踐踏著政府的權威,歐美以及東亞平穩得很,連局部戰爭都沒有。

從我收到有人要刺殺日本內閣首相的消息,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周,按理說早該有所行動了,這中間難道出了什麽紕漏?

莫非是他們因為找不到像我這樣的高水平殺手,所以放棄了嗎?要是這樣的話,我的五十多億就會全部完蛋,要是自己的錢虧了也就虧了,但其中大部分可是我小老婆們的錢,就算她們不在意,我心中也是愧疚得緊。然而就算是想著要血本無歸,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去接手這個任務,老頭子制定的規則雖說很是煩瑣,但我從來都會遵守。

奶奶的,幸好我現在還差三個任務,錢就可以開始進入自己的賬戶了,一千萬美金殺一人,半年左右也就能還給三個小老婆了。一想到這里,我也不去再想日經指數的問題,專心的運氣修行起來。

知道三個小老婆要來,昨天我就去超市買回了肉類和果蔬,中午照例給她們準備一頓豐盛的午餐。

本來我對料理的興趣不大,可看著小美人兒們吃得開開心心的樣子,我也很高興能滿足她們的胃口。

看來我柳俊雄無論在床上還是床下,都是一流的出色男人啊!

上周給小美人兒們做的是四川料理,以麻辣著稱的四川料理好吃是好吃,可作為平素吃慣了平淡口味的日本人,少女們長期吃腸胃就接受不了。所以今天我選擇的是中國八大菜系之中的淮揚料理。別看四川料理如今喜歡的人很多,民間可謂第一,但實際它在正統的宴席上,是沒有一點地位的。歷代宮廷禦膳之中,首推山東料理,其次就是淮揚料理,而到了今天的中國中南海國宴,第一選擇正是淮揚料理。

淮揚菜選料非常嚴謹,講究鮮活,主料突出,刀工精細,味道鹹淡適中,幾乎適合全世界人的口味。

水晶餚肉、碧螺蝦仁、糖醋排骨、白汁圓菜、雞油菜心,外加一道香桔燉雞湯,就耗費了我兩個小時的時間。

廚房有保溫的爐子,將五道菜放進裡面,最後的香姑燉雞湯用小火煨著,擡頭一看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半。房間里一點動靜都沒有,小老婆們比上周日睡得還要沈。

我微笑著搖搖頭,看來十六、七歲的少女們,縱欲還是不行的啊,下次得節制一點了,不能將她們弄得太過高潮叠起,否則長久這麽下來,少女們的身體一定都會吃不消。

「叮咚!」

一聲門鈴的響聲,一謬我邁向房問的腳步,轉向了大門口。

我在監視屏幕上一瞧,一個穿著雪白和服的絕色美少婦,正俏生生的立在門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日本、在這個時候,來敲門的人,也只有這位嬌俏的美少婦了。

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見到百合,我對她也很是想念,於是順手一按,大門自然的打開了,而直到這時,我腦袋才忽然想起,現在我可不是一個人,房間里還睡著三隻可愛的小懶豬呢。

鐵閘門已經開了,現在再不打開屋子大門的話,就更加顯得心裡有鬼,無奈之下,我只得硬著頭皮將百合迎進了屋子。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