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特务的SM特训(6)

女特务的SM特训(6)

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2009-12-14 08:32 編輯

(六)

又一个清晨来到了,老韩和马荫又是一早来到了训练场,给我们带来了早餐。但我们都没有胃口吃了,大家都是勉强喝了点牛奶就不再吃了。老韩见了,再看看我们的脸色,也知道我们是累了。於是並没有马上堵我们的嘴,让我们继续训练。而是和衣姐商量了一会,然後打了个电话。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我们的医生毛芳就到了,她见了我们的模样虽然有些吃驚,但见惯不怪的她(在国安局工作了多年什麼怪现象没见过!)很快就平静下来,动手给我们做身體检查。

很快她就有了结果,我们是疲劳过度,要好好休息。並给我们开了一剂安神补氣的中药。老韩衣姐和毛医生商量后,就帮我们三人鬆了绑,衣姐虽然也很疲劳,但她坚持要带着捆绑休息。老韩也没有勉强她。

鬆了绑,我们当然轻鬆了很多。但我心裡觉得空落落的。难道我真的喜欢被捆绑?我也对自己的这个感觉感到困惑。马荫拿着药方出去买药了,老韩和毛医生去准备沐浴的药水。当我们走进浴池时,麻木、疼痛、快意一起湧上来。随着不適的感觉的消失,倦意也就袭来了。我坐在浴池裡就睡着了。

“起来!起来!去吃药,回床上睡。”一阵呼喊把我们从梦中吵醒。这是三天来我第一次睡着。我摇了摇沉重的脑袋,努力睁开眼睛。只见衣姐蹲在浴池边在叫我们从水裡起来。衣姐的捆绑依旧。透过透明的丁字裤,可以看见麻绳还是勒在阴部,阴道里还塞着假阴茎。

看着蹲在我面前的衣姐,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大问题。衣姐现在的模样,就是我们下一步的训练,而我还是处女,我的初夜难道要交给那没有生命的橡胶棒?我呆了,两眼紧紧盯着衣姐的阴部,全忘了衣姐为什麼叫我们。

“林潔,林潔!”衣姐连叫了我两声,我才“啊!”了一声,清醒过来。

衣姐看看我,又看看自己的下身,问道:“小潔,你想什麼呢?”

我脸一下就红了,轻声说道:“衣姐,我们还是处女呢……”

後面的话我支支呜呜地说不出来了。衣姐看看我,又看看自己的下身,忽然恍然大悟,说:“怪我,怎麼没考虑到这个情况呢。你们先去吃饭、吃药,我和老韩商量一下,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

“我们有什麼要求?”小媚还没有反应过来,问道。

慧虹已经不是处女了,她知道我指的是什麼,就替我回答了:“小笨蛋,你是不是处女?”

小媚扬起脸说:“当然是。”

“那不就对了,我们很快也要象衣姐那样训练了,你的第一次真的願意交给那个死物吗?”

小媚一聽,脸立刻变得通红通红的,拚命摇头。

我们起来后,穿好衣服(所谓衣服,也就是乳托、透明丁字裤、吊袜带、长筒丝袜)和高跟鞋,回到大厅,早饭还摆在那裡,这时我们都感到饿了。於是再次吃起了早饭。这是三天来我们吃得最香的一餐。正吃着,衣姐回来了,对我们说:“吃完饭,就到我的办公室去打电话與你们心爱的人联系吧(衣姐办公室的电话平时是打不了的)。今晚我们放假,你们可以去约会。不过,十二点之前要回来。”

话音刚落,小媚就跳了起来:“我吃完了。”

说完就往衣姐的办公室跑。不一会,就兴高采烈地出来了。对衣姐说:“我们约好七点半去绿荫阁喝咖啡。”

衣姐微笑地点点头,回头望着我和慧虹。慧虹忙说:“衣姐,不用考虑我,我已经经历过了。”

我望着衣姐,不知道说什麼好,虽然我不願意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死物,但我也不願意把少女最宝贵的初夜随便交给一个我不认识、不喜欢的人。在大学里,我有很多追求者,但他们與我心中的理想对象的差距也太远了,而我从小在孤兒院长大,然後就是上学读书,还没有更多地接觸过社会,因此认识的人很少,我把自己的初夜交给谁呢?

“衣姐,我还没有想好,等等在告诉你,好吗?”我迟疑好一会才对衣姐说。

“好吧,那大家先休息,睡觉起来再说。”

毛医生早把中药煎好了,我们喝了中药后,就回宿舍休息了。上床后,她们很快就睡着了,衣姐由於喝了中药,也睡着了。而我这时却没了睡意,我的初夜交给谁?张三,不好;李四,不行;王五,太矫情;陈六,没深度……老韩,对!就是老韩。虽然他没有英俊的相貌,但人好。处事干练、果断,又不失细心、周到。外表对人很无情,内心却很懂得关心、照顾别人……(这时我还不知道老韩是衣姐的老公,按一般人的常识,谁也不会想到的)是他了。有了结果,睏倦马上就袭来了,很快我也就睡着了。

“起床了,吃晚饭了。”又是衣姐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狠狠地伸了个懒腰,睡得真舒服。衣姐的精神也好了很多,睡眠真是好东西。老韩早为我们准备了豐盛的晚餐,(这一觉,我们从上午一直睡到下午六点)而我们也早就饿壞了,衣姐还是被捆绑着的,我们要喂她,她拒绝了,还是象前两天一样舔着吃。

晚饭吃完了,小媚换了衣服去约会了,慧虹还要再睡。衣姐问我:“想好了吗?准备到那约会?十二点前要趕回来哟。”

“衣姐,我不出去约会了,就在这里把我的初夜交给老韩吧。”我低着头,红着脸,小声说。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