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北國戀曲

北國戀曲

北國戀曲

他眼睛望向窗外, 北國的冬天是那樣的蕭瑟, 銀雪遍地的寒冷。

車上原本不多的乘客似乎有著一種淺淺的哀愁, 讓偌大的車箱更顯寂

寥。

他拿出早紀她寫給他的信, 一種莫名的激動湧上心頭。

「想不到她還記得我。」他嘆了一口氣。

陣陣熱氣化成白色煙霧凝聚在眼鏡鏡片上, 模糊的視線中似乎可

以看見早紀纖細的身影飄動著, 楚楚動人。

他將頭靠向椅背, 閉起眼睛沈思著。

猶記得當年以一名交換學生的身分來到日本, 寄住在早紀的家中

,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裡, 和高校生的她發生戀情, 感情是那樣的甜蜜

濃郁, 生活是那樣的充實愉快, 可是結局是必然的難過。

異國戀情原本就難有結果, 更何況本國政治因素的動盪, 加上雙

親沈重的傳統觀念, 在在都逼使他倆分離。

愛情沒有國界, 不分種族, 只要兩情相悅即可。

他鄙視說出這種話的人。

巴士到站後, 他走下車, 抬頭望過去, 這一帶的住宅區看起來沒

有什麼變化。

冷不防一陣寒風襲來, 他凍的直打哆嗦, 手指更拉緊披在身上的

大衣。

在走過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後, 他來到了伊藤家。

他瞧著門旁的門鈴, 還是決定敲門, 正如幾年前他剛到的時候一

樣。

出來應門的是早紀的妹妹。

幾年不見, 昔日活潑好動的小女孩已經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美

人了。

她又驚又喜地帶著他走進屋子內, 聒譟地詢問昔時非常寵她的臺

灣大哥哥, 伊藤太太拿給他脫鞋, 接著領他到客廳中。

一向好客的伊藤先生拉著他坐在塌塌米上和他談天著。

溫暖的熱茶去除他對雪天寒冷的畏懼, 他緩緩地喝著。

「好暖和啊… 」他發自心底地感激著。

幾年前他還是一個靦賟的學生, 現在已經是伊藤先生的老友。

他和伊藤先生熱烈地談論各種話題, 國家大事, 生活體驗, 工作

牢騷等永遠說不盡,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是晚上。

一直等到伊藤太太催促這兩個久未謀面的男人吃飯時, 他才驚訝

地發現時間過的真快, 可是早紀並未回來, 他感到疑惑, 於是趁著吃

完飯後, 再次談話的時候向伊藤先生提起。

「早紀啊, 她現在已經搬出去住了… 如果你要去拜訪她, 」他

起身走到櫃子邊拿出紙筆。

「嗯… 她的住址。」寫完後, 伊藤先生重新看了一遍, 將紙條

交到他的手上。

「這樣也好, 早紀就要結婚了, 你也順便去祝福她… 」

「嗯, 我會的。」他點了點頭, 早紀信中已經提到她要結婚的事

, 所以他沒有十分訝異。

深夜當他要上樓休息前, 經過早紀以前的房間時, 他停下來, 打

開房門靜靜地凝視出神。

這幾年, 它似乎沒有什麼變化。

空房中, 似乎可以見到穿著著藍色水手服的早紀正笑臉盈盈地對

著他招手, 毫無瑕疵的臉蛋上兩個圓圓的酒窩十分可愛。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她的男朋友會不會像我以前對她那麼

好呢﹖」

他再度把自己封進過去的回憶中。

忽然一陣聲音從耳邊響起, 「想早紀嗎﹖」伊藤太太正抱著棉被

要給他, 經過走道時看見他發呆, 很關心地問著。

「喔, 喔, 對不起… 對不起… 」他為自己的失態表示歉意。

忽然轉個念頭「這個… 早紀通常什麼時候會回到她的住處呢﹖」他

緩緩而堅定地問著…

那是一個陰霾的午後, 他徒步走過整個都廳, 大街上面無表情的

人群從他身邊流過, 他也消逝在無邊無際的人海深處。

一滴水對於汪洋大海的無奈, 他深深地再體悟。

在咖啡館中坐著, 看著前方的成雙成對年輕的情侶, 往日的情懷

歷歷在目, 隨著時間流逝, 愛情的表現方式始終未曾有重大的變化,

早紀就像前面那個熱情的少女一般, 讓那個顯然較為內向的男孩不知

所措。

他倆也曾經如此的戀愛過。

戀愛, 就像是美夢一場一樣, 充滿著希望。

他是一個沒有夢的人。

時間很快地結束, 侍者很禮貌地請他離開, 他點了點頭, 拿起行

李, 走向櫃臺付帳, 心想著明天回去的行程, 約定伊藤一家來送行的

時間。

剛來日本第一天的夜裡時在問了伊藤先生早紀的地址, 但是他並

沒有馬上就去找她, 他不曉得為什麼就是有點怕, 可笑的是連怕什麼

他都不清楚。

趁著最後的一天, 他要去看看早紀, 那個浮現在他腦中清麗的異

國少女。

回到茫茫的人海中, 他看了一下手錶, 時間還很早, 還不到早紀

下班的時候, 於是他轉進一座公園, 坐在公園的長板凳上, 他看見緊

湊日本生活的另一面, 寬敞的公園使他遠離道路的塵囂, 靜謐的翠綠

使他沈沈睡去。

到底還是傍晚蕭瑟的北風驚醒他, 他整理一下狼狽的衣裳, 然後

急急地走開。

前面那些老人大概認為他是一個外國的流浪者吧, 他心想。

持續走了一段路, 早紀的公寓已經在眼前, 心中真是十分的激動

, 可是理性卻不斷地要自己趕快離開, 無法言喻的恐懼感也竄上心頭

理性和慾念激烈交戰著, 手腳不聽使喚像是被控制的木偶一樣地

走上台階, 最後停止在門前。

在過了十幾分鐘後, 寒風伴隨著, 他還是站定在門前, 伸起的指

頭始終沒有勇氣按下門鈴, 儘管這是一件多簡單的事, 他在腦中翻騰

著, 是要進去屋內, 還是只和她打聲招呼然後離開, 或是就讓這一切

隨風而逝, 永遠不再見面。

正當他在門外猶豫不決時, 大門忽然開啟, 早紀沒想到他正在門

外, 既驚訝又歡喜地看著他, 好不容易相戀多年的情人終於再度見面

了。

她一句話都沒說, 把他拉進屋裡來, 隨後關上門, 緊緊地摟住他

, 靠在他寒冷的背後。

那是一個溫暖的夜晚, 他倆互換著多年來的種種情思。

他們對坐著, 早紀的美依然令他傾心, 低頭不語的她多麼惹人憐

愛。

還是他先發問: 「妳… 呃… 妳現在的男朋友對你好嗎﹖」

「嗯, 他十分地愛我, 可是… 不過沒有你以前那樣地在乎我的

感受… 」她低著頭語氣平淡地說著。

「這樣… 那我就較放心了… 」他凝視著早紀, 「當年匆促地

離開, 我對妳感到十分地愧咎, 妳是一個讓我掛心的女孩, 如果妳能

幸福, 那我也就安心了。」

他輕輕地呼出一口氣, 心裡面無由地有點淒涼。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