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廚房韻事!!!

廚房韻事!!!

劉鳳家的廚房其實只是一間泥胚的小房子,只開了一個窗口排風,只有一口破黑鍋和一把勺子,就連調料都只有鹽一種。平常人家喜歡的味精和雞精之類的在這都是一種奢侈品。就連最普通的醬油都沒有。劉鳳一臉高興的拆開了各種調料和塑料盒子一一擺好後,又把那些讓人讒得不行的食品都一一擺好,慢臉歡喜的拿過一隻雞開始燉了起來。

“嬸,我想你了!”陳炎見這一幕心裡有些發酸,不過以後自己在的話肯定會讓她們母女都過上好日子的。輕輕的走過去從後邊抱住了二嬸。

劉鳳還過頭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寫:黑子,嬸先給你做飯吃!你還年輕這事做多了對身體不好。

“那你想嗎?”陳炎雙手鑽入了二嬸寬松的衣服里,尋找到那對圓潤的酥乳把玩起來。

劉鳳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陳炎高興的蹲來。把她的褲子往下一拉,仔細的看著雖然已經不年輕但顔色還是特別紅潤的兩片花瓣。劉鳳感覺一涼趕緊想去拉自己的褲子,手還不停的比劃,大概是意思是:現在是大白天的,要是有人看見就不好了。

“嬸,沒事!小麗她們都上學去了,還會有誰來啊!”陳炎說著已經忍不住湊上前去親上了鮮紅的花瓣,舌頭更是靈活的鑽進了已經有些發熱的花穴里尋找到敏感的豆芽舔弄起來。

劉鳳心裡也是想,顫抖著把鍋里加上不少水後慢慢的打開自己的雙腿享受著那種舒服的感覺,雙手扶著竈台把最隱秘的地方全暴露在了侄子面前。

愛撫了一會就感覺二嬸的水越來越多,呼吸也變得快了起來。陳炎已經按耐不住,起身將褲子往下拉了一些,從後邊扶住了二嬸的大p股慢慢的進入後開始有節奏的動了起來,劉鳳濕漉漉的頭發跟白嫩的酥乳隨著後邊的撞擊前後的擺動起來,讓陳炎忍不住伸手將她的衣服往上拉了一些,把酥乳也暴露在了空氣中後將它們抓在手裡搓揉起來。

“嬸,你這好緊啊!夾的我的大家夥很舒服!”陳炎一邊動著一邊感慨,這二嬸都生了兩個小孩但依然如少女一樣的緊湊。

劉鳳回過頭妩媚的看了一眼後又投入了這消魂蝕骨的好事里邊!扶住竈台的雙手也已經越來越無力了,嬌嫩的上也布滿了快樂的汗水。兩人以這個原始的姿勢媾和著,在劉鳳無力的迎來了第四次高峰以後,陳炎也憋不住了快速的抽了幾下後把大寶貝拔出來後想噴到二嬸的小背上。

這時候劉鳳緩慢轉過頭來蹲了下去,將大寶貝含進去後吞吐了幾下後黏稠的精華就爆發了出來,劉鳳一邊吞咽著一邊套弄,直到大寶貝被炸了個干淨才慢慢的將它吐了出來,愛憐的親了一下。陳炎被這種漣漪的感覺弄得特別的爽,一想到原本保守的二嬸在自己的熏陶下也會了這些花樣,而且還將自己的精華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心裡就都是滿足感。

“二嬸,好吃嗎?”

劉鳳白了陳炎一眼後,起身拉好自己的衣服,陳炎也將褲子拉了上來。這時候竈台里的柴火已經燒光了,劉鳳示意陳炎先去等以後將頓好的雞端了上來。倆人圍坐在炕台上吃了起來。

陳炎親密的夾過一塊雞肉後吹了吹,送到了二嬸的嘴邊問:“嬸,你還沒告訴我到底好不好吃,還有就是爲啥你那麽急色想要我這些東西啊!”

劉鳳將雞肉含進了嘴裡後才用手寫著:不好吃,臭的!但小麗說我皮膚好了!

陳炎一聽馬上笑了起來,看來二嬸一擺脫生活的困苦也是像正常的女人一樣在意起了自己的容貌,邪的說:“嬸,你得承認這主要是我的功勞吧,你看我把你上下兩張嘴都喂飽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是該獎勵點什麽。”

劉鳳臉紅了紅拍了陳炎的腦袋一下後又寫:小畜生,你都把嬸的身子糟蹋了還想要什麽?

陳炎又夾了一塊雞肉遞了過去:“嬸,這雜叫糟蹋啊!咱們這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再說了這家裡沒個男人是不行的!以後有我在你就少操點心,讓小麗她們也別干那麽多的活。(芝麻小說網 )好好的讀書才是正事,家裡一切有我呢。”

劉鳳幽幽的歎了口氣寫著:黑子,嬸也沒怪你!其實嬸自己也念想了好久,只是咱們這種關系是見不得光的,我真不知道要是小麗她們知道的話會怎麽看我這個當娘的。要是事情傳了出去我就沒辦法見人了。

“沒事,咱們小心一些就行了!小麗這些y頭現在哪懂的那麽多,不說這些了。嬸,你看看我都給你帶了什麽好東西來。”陳炎怕把氣氛弄得低沈,趕緊把帶來的紙箱拆開後把里邊的,衣服和女人穿的睡衣都拿了出來。

劉鳳看著陳炎買來的這些衣服,居然還細心的買了一些par之類的女人衣服,而且還幫小麗這倆y頭買了不少裙子和睡裙之類的,心裡欣喜之餘卻瞄到了一些羞人的衣物,說是nei衣還不如說只是透明的布片,根本擋不住什麽,一看就是那種女人穿的,劉鳳馬上責怪的看著陳炎,還好女兒們不在,不然的話看見這些衣服會怎麽想。

“嬸,這些都是情趣nei衣,是男女之間的時候增加興致的,沒人的時候你再穿給我看好不好?”陳炎知道劉鳳骨子裡還是很保守,趕緊解釋道。

劉鳳想都不想的搖了搖頭,這樣的東西怎麽穿在身上,比光著身子還羞人。陳炎磨了好一會還是沒辦法說服劉鳳,沒辦法的情況只好暫時先妥協了。想著小麗她們也快放學了,小螢現在還讀小學,學校中午早早的就會放假放她們有空回家幫忙干點活,劉鳳趕緊起身把那些羞人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直留下正常的那些。

“嬸,我得走了!下午還有事!”陳炎有些戀戀不舍的說道。

劉鳳也是臉上有些憂傷的比劃起來:快走吧!正事要緊,以後別買那麽多的東西了,嬸這有得吃就行了!

吻別了二嬸後,陳炎滿臉春風的騎車回到了家裡。腦子里還不時的浮現著剛才在竈台旁邊騎著二嬸時她那種滿足的模樣和讓人瘋狂的風情,以後自己真的是爬寡婦牆了,不過這寡婦卻是自己的二嬸,想想都覺得刺激。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