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猥褻的電話

猥褻的電話

第一章 猥褻的電話問卷調查

差不多該來電話了。

我買菜回來,拿起無線電話,興奮的走向客廳。把電話放在玻璃桌上,舒舒服服的坐在雙人座的沙發上。

就好像跟前有一個我想誘惑的男孩,高高的翹起二郎腿。

身上穿的米黃色洋裝的下擺撩起,露出黑色褲襪的雙腿。

這樣的大腿,真想讓那孩子看到。

在大腦的銀幕上出現一個少年的臉孔。是國中三年級的兒子從小學時代就是同學的三村洋介。

好像很難為情似的雙頰紅潤,但還是受到好奇心的驅使,不斷的向裙內看去。

洋介,快打電話來吧。今天和過去不一樣。說不定會做到電話性交…

最近到下午的這個時間,我一直期盼洋介來電話。因此買晚餐的菜時也盡量的快一點趕回來。

說到第一通電話,那是二星期前的事倩。聽到鈴聲,我拿起電話,傳來不是很自然的尖銳聲音。

是竹內太太嗎?我是W公司接待客戶的中村。今天為褲襪的事情,想請妳回答本公司的問卷調查,所以……。

說起W公司,是生產女性內衣的大公司。

我立刻知道,打電話的人絕對不是W公司的職員。好像用什麼機械改變音質,唯說話的特徵是無從改的。說話時不斷的露出幼稚的口吻,毫無疑問的是三村洋介的聲音。

洋介為什麼這樣胡鬧……

我一時之間,很想澤備他,但還是放棄了。他現在是國中生,冒充女性內衣廠商的職員打電話來,一定有什麼異常的目的。

隨時都可以罵他、現在和他開一個小玩笑吧。

在我的腦海裡出現一種期待。就這樣假裝沒有發現,談下去吧。一定能知道像他這種年紀的男孩,對女性有什麼想法了。說不定還能了解十五歲少年對性的看法。

想起來,兒子雅和最近好像經常手淫。偶爾在他的房間看垃圾桶時,會聞到精液獨特的味道,洋介應該也是一樣的。

「太太,聽到了嗎?」

我保持沈默,他卻迫不及待的追問。

「我在聽,要做什麼問卷調查呢?」

我盡可能用開朗的口吻說。在電話裡聽到他咕嚕一聲吞下囗水的聲音。

「是……本公司現在正在調查三、四十歲的婦女穿什麼顏色的褲襪。請問,太太喜歡什麼顏色呢?」

我想笑出來,但還是忍住。既然想假裝問卷調查,就應該想好適當的問題。這樣足以證明是假電話。

我假裝考慮,忍著笑,以認真的囗吻回答:

「當然不是經常穿同顏色的褲襪。因場合不同,穿的顏色也不同。」

「什麼場合?比如說……」

「這個嘛,穿洋裝時就要考慮配色,去參加葬禮就不能穿白色褲襪。如果說去學校參加母姐會,就不能穿鮮豔的花紋褲襪。」

「太太有花紋褲襪嗎?」

很顯然的,洋介的聲音開始興奮,或許他喜歡那種褲襪吧。

「嗯,各色各樣都有。不過,穿的機會很少,因為我丈夫不喜歡。」

「那麼……是照先生的喜好穿褲襪嗎……?」

不是這個意思。不過對女人來說,雙腿是表現性感的所在,偶爾穿丈夫喜歡的,到了晚上,他很可能會想跟我做愛吧。」

「是….是的。」

只是幾句煽動好奇的話,洋介已狼狽不堪,從電話裡感覺得出呼吸急促了。

國中生就是這樣。聽到這種程度的話就激動了?

我覺得洋介很可愛的同時,下半身也不由得火熱而搔癢。如此一來,我想說更剌激的話好使洋介更興奮。

「說到配色,不只是和洋裝,也要考慮和三角褲的平衡。穿穿黑色三角褲時,褲襪自然也要黑色……」

「黑……黑色三角褲……」

「嘻嘻嘻,我是很喜歡黑色的內衣,所以黑色的褲襪也比較多。不喜歡厚的。」

「是…….是…….」

「我認為褲襪薄的比較好。我的皮膚比較白,所以淺黑色或灰色的話,大腿的部分看起來像透明,我喜歡這一類的。」

「是,妳很適合穿黑色的褲襪。」

「嗯?你認識我嗎?」

「不,不是的。我只是聽到聲音,就覺得會是那樣……」

我又要忍著笑不出來。他既然露出馬腳,也許我應該告訴他已經知道他是洋介了。

我並沒有說出來。說話的內容不是什麼嚴重的,可是當他知道我早就發覺的話,一定很難為情的。說不定再也不敢來找兒子玩了。

再者,沒想到和國中生談話會如此剌激。就這樣假裝不知道,他以後可能還會打來這種電話。

既然如此,就多說一些他喜歡聽的話吧。

我這樣決定。下午除了買菜和準備晚飯之外,幾乎無事可做。這種電話遊戲能打發無聊的時間。

「太太,今天就談到這裡為止。以後還可以打電話來嗎?」

聽到他用顫顫兢兢的口吻說。

「當然可以。隨時都可以打電話」

「謝謝,在下一次之前,能不能請太太檢查一下種類厚薄,有沒有腳後跟的……」

「好的,我一定會看一看不過我的都是有腳後跟的」

「是。今天謝謝太太了。」

放下電話時,我嚇了一跳。怎麼回事?我好像濕了。

這就是下午的電話開始的情形。

其實我對內衣也很有興趣。

第二天,洋介到家裡來。和往常一樣向我鞠躬後就和雅和上樓,進入兒子的房間。

我覺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異樣的光澤。

洋介真的把我當做女人看了嗎?

想起和洋介的對話,昨天晚上一直沒有睡好。不知為何,他說我適合穿黑色褲襪,使我很高興。如果洋介說的是真心話,等於是他早就注意我的腿了。

對了,就穿黑色褲襪給他看。如果盯著我的腿看,就證明他是把我看成女人了。

我想確定他的心思。因為是同學的母親想和我開玩笑,還是因為我是女人對我有興趣,我想把兩者分清楚。

我回到臥室穿薄襪,嚴格的說是灰色,但在我看來是淺黑色。為能看到大腿的部分,換上黑色的短洋裝。

就這樣泡了紅茶端去雅和的房間時,兩個人正在玩電腦遊戲。可能是輪到雅和,洋介立刻回頭看我。

他的視線盯在我的洋裝裙擺上。

他果然對我有興趣。

(你就大膽的看吧,這是為你穿的。)

我這樣想著,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你們可要趁熱喝。」

「是……」

精神集中在遊戲的雅和根本沒有回頭,洋介卻立刻伸手拿茶杯。假裝注意電視畫面,不斷的向我偷看。

「這是上次買的,好玩嗎?」

我用不在意的囗吻說完,在洋介的旁邊坐下。

「很好玩,我還不太行。不過,雅和玩得非常好……」

洋介的視線又移到我的下半身。我側坐後,配合洋介的視線,盡量分開腿。這樣不會太下流,而且能露出大部分的大腿。

果然,洋介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的大腿,似乎已忘了電腦遊戲,一心只顧看我的大腿。

洋介,黑色的褲襪怎麼樣?因為我很適合穿,所以才穿紿你看。仔細看吧,回家以後再好好的想一番。

我把大腿分開到極限,洋裝的下擺緊繃,他可能連三角褲的底部也看到。我想今天晚上他一定也會想起我的……。

「啊……完蛋了!」

雅和好像失敗了,電視上出現遊戲結束的字樣。

我急忙收回大腿,站起來。

「你們慢慢玩吧。」

說完,我下樓梯時,覺得身體深處有搔癢感。在廁所裡拉下褲襪和三角褲時,陰唇確實濕潤的。因為給洋介看大腿,我好像興奮了。

啊……身體搔癢,用自己的手指安撫吧。

雖然這樣想,但差不多該準備晚飯了。換一件新三角褲後走進廚房。

他今天晚上一定會想著我而手淫的.明天下午很可能可能又冒充W公司的人打電話來。那時後要說更大膽的話挑逗他。

我在心裡想,這樣可以使單調的生活增加一點趣味。後來又發生使我更期待的事倩。洋介臨走時進入廁所,等我進去時,那件剛脫下的黑色褲襪不見了。

意外的是三角褲還留下來。這樣使我想起他在電話訪問時的內容。

那一次他也只問褲襪的事。他的性格大概只對女人的腿有興趣吧。偷去的褲襪是做什麼呢?聞味道嗎?還是自己穿……

想到洋介的模樣,我不由得興奮起來。是夜,難得主動的把身體依偎在丈夫的身上。

從第二天起,到下午四點左右,電話一定會響。除星期六和星期日我和洋介有了共同的秘密時間。

和他談話並不容易。

因為表面上他得假裝W公司的訪問員,而我是被訪問的家庭主婦,談話內容不能太露骨。

假裝的談話也到了限度,差不多該說出真相,然後說兩個人能愉快的………

我的這種念頭逐漸加強,對他來說這樣是更好。

不過,揭穿真相時可不能嚇壞他。

我興奮中也感到緊張,說穿之後他也許立刻掛斷電話,再也不敢來,所以我說話時必須小心謹慎。

四點十分,電話鈴響了。

是太太嗎?我是W公司的中村。今天也可以談一談嗎?

洋介一如往常,以戰戰兢兢的口吻說。

「沒有關係,不過,今天我有話要對你說。」

「是…….」

「你是洋介,對不對?」

「什麼?這……那……」

從電話裡感受到他狼狽的樣子。

「你要鎮靜,求求你不要掛斷電話。我一開始就知道這電話是你打來的。」

「從開始嗎?」

「是啊。對不起,一直沒告訴你。和你談話很快樂,所以捨不得說出來……」

電話裡傳來洋介嘆息的聲音,大概多少恢復一些冷靜。

「洋介,你打電話的事我沒有告訴任何人。你也沒有吧」

「這…….是….」

「既然這樣,你就不要再說你是W公司的職員,恢復你自己吧,然後我們再談內衣等話題吧。」

「真….真的嗎?阿姨,真的要和我談內衣的事……」

「嘻嘻,我是說真的。和你談喜歡的褲襪顏色,我就很快樂,最好今後也能這樣。先把改變聲音的機器拿掉好不好……」

「哦,是……」

聽到喀喀的聲音,然後傳來洋介的聲音。

「對不起.阿姨我做這種事……」

「沒關係,果然還是這種聲音好。你用什麼樣的機器昵?」

「在學校很流行,只是裝在電話上就能發出各種聲音,也能變成女人的聲音。」

「真了不起,但以後不要再用了。」

「阿姨,知道了。」

「洋介,你現在在哪裡打電話昵?」

「在我家,我是把無線電話拿到我的房間。」

「哦,那樣別人是聽不到的。我也一個人在客廳。坐在沙發上發呆,你在房間的什麼地方呢?」

「我在床上。每次紿阿姨打電話,都在這裡。」

洋介以難為情的囗吻說。

他說在床上的話,不由得使我發揮想像力。

「在床上是什麼姿勢呢?難道是赤裸……」

我半開玩笑,但他很顯然的緊張了。.

「阿姨好厲害,我下半身是赤裸的。和阿姨說話會慢慢興奮,為了以後的方便就這樣了。」

「你說方便……是把小雞雞……」

「嗯,我和阿姨打電話時,每一次都揉搓雞雞的。」

「啊!洋介……」

我全身熱了起來。談話的內容是有某種程度的刺激,但還沒有想到會這樣,感到子宮一陣搔癢,溢出火熱的蜜汁。

「洋介,問你一件事。第一次打電話來的第二天,你來我家了,然後把我的褲襪拿走了,是不是?」

「嗯,可是……那是……」

「嘻嘻,不用擔心……沒有責備你的意思。只是對你拿回去做什麼用感到興趣,能告訴我嗎?」

對我的問話,他沈默了。

「洋介,我不會生氣的,所以告訴我吧。」

「那一天……阿姨送茶水來的時候,我看到阿姨的裙內,阿姨的大腿豐滿而迷人,從很早就認為阿姨很適合穿黑色的褲襪。」

「我知道,所以穿黑色褲襪是為了你。」

「為了我嗎?」

「是呀,前一天不是在電話裡說溜,說我適合穿黑色褲襪。」

「哦,好像是……」

「所以我才特意穿那個褲襪到樓上的,你來的時候我還沒有穿褲襪。」

「我記得。在玄關見面時,於前面看到雪白大腿,我差一點昏過去。」

「你還是國中生就那麼會拍馬屁了。」

「我不是拍馬屁,早就認為阿姨的腿很漂亮,那樣在近處看還是第一次。我是拚命的忍耐,恨不得過去摟抱。」

「其實,你抱也沒有關係的。」

「啊…阿姨……」

洋介發出興奮的聲音。

他說過下半身是赤裸的,說不定還用手握陰莖哪。

「那麼,沒有穿褲襪也會喜歡我的腿嗎?」

「那是當然。不過我還是最喜歡穿黑色褲襪的時候。透過褲襪的材質,阿姨的大腿更美,所以臨走上廁所時看到那個褲襪在洗衣機上,就忍不住想要……」

「所以就拿走了嗎?」

「阿姨,對不起。」

「沒關係,這樣我反而放心了」

「什麼?這是什麼意思呢?」

因為你在電話裡一直提褲襪的事,所以我想到是不是你只喜歡女人的褲襪,對我的身體一點也不關心。只要是褲襪,誰的都無所謂。

不是那樣的,我確實很喜歡褲襪。但那是因為我喜歡女人的腳或大腿,當然不是什麼樣的腿都可以。能使我興奮的人,包括阿姨在內,只有兩個人。

「還有一個人是誰呢?」

「那個人是……….」

在電話裡也聽得出洋介有些慌張。

洋介對什麼樣的女性感到興趣,我很想知道。但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

「好吧,重要的是你拿走我的褲襪做什麼用呢?」

「嘿嘿,怪不好意思的……」

洋介笑一下,沒有說下去。

我沒有催他,只等他繼續說下去。

「開始是一面聞味道,一面手淫。只要想到褲襪穿在阿姨的大腿上我就很興奮,可是這樣還不能滿足,第二次手淫時,在射精前的剎那就用褲襪包住我的雞雞。」

「你是射在褲襪上嗎?」

「嗯,本來不想弄髒的……因為太興奮……所以….」

我感到身體越來越熱,不停的溢出蜜汁,可能三角褲也濕了。

「洋介,你的雞雞現在是什麼狀況呢?」

「這個……硬了……」

「啊……我真想看到……親眼看到洋介的雞雞」

「噢!唔…..啊….」

聽到洋介的嘆息聲,我也受到刺激,產生迫切的需求。

「洋介,開始揉搓雞雞了嗎?」

「嗯,我在揉搓。」

「告訴我,現在你在想什麼?」

當然是阿姨呀。穿黑褲襪的阿姨大腿,還有露出一點點的三角褲

「現在拿著那個褲襪了嗎?」

「當然哪。每一次都看著褲襪,一面摸一面打電話的。」

「啊……洋介……阿姨也可以嗎?」

「可以什麼呢?」

「嘻嘻嘻,手淫呀,因為我也想和你一起得到舒服。」

「阿姨!太棒了。我很興奮。」

洋介的聲音大了起來。從電話裡能聽到好像是揉搓陰莖的聲音。

「阿姨,今天穿的是什麼衣服呢?有穿褲襪了嗎?」

「我在等你的電話。當然穿上黑色的褲襪。」

「阿姨!我想摸!用我的手摸阿姨的大腿。」

好啊。你就想像吧。這個褲襪光溜溜的,很舒服吧。還可以把手伸入大腿的縫裡。

「唔……阿姨……」

我左手拿電話,右手摸大腿根,又用大腿把手掌夾緊。

幻想有洋介的手插在大腿間的情景,子宮立刻產生搔癢感。

「啊……感覺到了。洋介,你有感覺到嗎?你的手在我的大腿間。」

「阿姨,我真的想摸。每一次看到阿姨,我就想摸妳的大腿。」

「好吧,就在最近會讓你摸的。現在你要好好的幻想,想著給我脫褲襪的樣子……」

「是我給阿姨脫褲襪嗎?」

「是呀。快一點給我脫吧。直接甪手摸一摸大腿看吧。」

我從沙發上站起來,用右臉和肩夾住電話,雙手撩起洋裝,用手指勾住褲襪的腰。

「啊……洋介……不要急死我吧……」

「阿姨,我受不了了。」

洋介的呼吸更急促,好像揉搓陰莖的速度加快了。

我幻想洋介開姶拉我的褲襪,露出雪白大腿時,洋介瞪大眼睛脫去黑色的尼龍褲襪,我重新坐在沙發上,用右手輕輕撫摸

「洋介,你把我的褲襪脫去了,那麼就摸吧。在我的大腿上,愛如何摸就如何摸吧。」

「噢?阿姨….」

洋介的聲音急促可能快要射精了。

「洋介,還差一點,求求你再忍耐一下。」

「不行了,阿姨。我好像已經……」

他好像聽到了難以克制的狀態,現在我只好加快速度了。

我把放在大腿的右手,從三角褲的褲腳伸入,手指摸到陰毛和濕潤的陰只是說話就這樣濕潤!

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手指繼續摸到陰核。

「唔…….啊…….啊…….」

下意識的發出哼聲,陰核充血變硬,等待手指的愛撫。

「阿姨,我好像不行了,要射出來了。」

洋介泫然欲泣的樣子。

壓在陰核上的手指,如畫圓圈般揉磋。過去未曾有過的感覺,從後背向上擴散。

啊……過去手淫從未曾有過這種感覺……

我對自己的身體反應感到驚訝,手指的活動更加快。

左手在乳房,隔著洋裝揉搓時,全身更猛烈顫抖。

這樣愛撫下去,很可能和洋介一起達到性高潮。

「洋介,你就盡情的揉搓雞雞吧,心想著我給你揉搓。」

「唔……阿姨……有一天會摸我嗎….」

「當然,不只如此,我會用嘴吸吮你的雞雞的。」

「用阿姨的嘴嗎?啊……我已經……」

「我覺得很像看到你的小雞雞了。我要把它放進我的嘴裡,然後射在裡面吧。我會把你的白果汁全喝下去。」

我緊閉眼睛幻想洋介的陰莖插在嘴裡的情形。從身體深處溢出更多蜜汁

「阿姨!我不行了……啊……射出來了……」

「啊……洋介……你是射在我的嘴裡……」

就在洋介發出哼聲後,我也達到性高潮,全身猛烈顫抖。電話掉落於地。

啊……我洩了……

連拾起電話的力氣也沒有,只好把軟綿綿的身體靠在沙發上。

其後,每天和洋介享受電話性交的快感。想到洋介也許會藉機要求發生性關係,多少有一些不安,但他好像從電話中即能滿足,沒有進一步採取行動。

洋介是兒子的同學,如果不感到內疚,那是假的。電話是很奇妙之物,不會讓人產生羞恥感,洋介和我都能盡情的暴露彼此的慾望。

就在這樣的時候,從洋介的母親小百合聽到使我大受打擊的話。

從母姐會回來,因為久未見面,和她一起上咖啡店聊天。

「真由子,妳家有沒有什麼W公司打來的問卷調查電話?」

「什麼?W公司的問卷調查……」

我嚇了一跳。

難到洋介也給自己的媽媽打那種電話嗎?

心裡產生這樣的疑問,無法立刻回答她的問題。

「妳家沒有嗎?」

「嗯……我家沒有……什麼樣的問卷調查呢?」

「嘻嘻嘻,好笑極了。剛開始只問喜歡什麼顏色的褲襪,後來就說起色情的話。譬如說現在穿什麼三角褲,和丈夫每周幾次……」

「連這種事也問……」

我感到驚訝。聽她所說的問卷內容,一定是洋介做的事。一定是用機器改變聲音,難道小百合連自己的兒子的聲音也聽不出來嗎?

「是不是惡作劇的電話呢?像W公司那樣一流的廠商,怎麼可能做那種色情的問卷調查呢?」

我故意用不感興趣的口吻說,因為開始對洋介感到氣憤。他一面說喜歡我的腿,卻又給自己的母藽打同樣的電話,讓我有被騙的感覺。

「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人的惡作劇。奇妙的是,那個人說話的口吻很像雅和。」

「什麼?像雅和!」

「當然是另外一個人,只是口吻很像,聲音完全不同,但那種氣氛是相同的,所以我很放心的和他交談。因為我覺得是和雅和在談話。」

我立刻了解狀況。打電話給小百合的確實是雅和。洋介和雅和,彼此以對方的母親為對象,玩起色情電話遊戲。

「他對妳說什麼呢?」

「真由子,因為是妳,我才說實話。在電話裡說著說著,我真的有性感了。何況,丈夫幾個月都沒有碰我一下。想到對方是年輕男子,怎麼會不動心呢?而且是在電話裡,不會真的發生那種事情,他要求脫三角褲我都會答應他的要求。」

「妳是真的脫三角褲了。」

「說實話,不但脫,還和他一起手淫。我感到很刺激,能知道他在電話的一端揉搓自己的雞雞。這就是現在流行的電話性交吧。」

小百合感到難為情,臉泛紅。

我的臉也紅了,因為我對雅和產生難以言喻的氣憤。想到他瞞著我和小百合做電話性交,心裡充滿怒火。

雅和!絕對不可以這樣。媽媽是不會答應的!

我這樣想時,小百合露出撫媚的笑容說:

「我真的想要紅杏出牆了。」

「妳的意思是……和電話裡的那個男人……」

「是呀。雖然還不清楚是什麼樣的男人,我想是二十來歲的男孩吧。先不說會不會真的發生關係,我是真的想和他見面,對方也是這麼說……」

我很鷘訝。雅和和小百合見面後會做什麼呢?

絕對不可以!絕對不能讓雅和和小百合做那種事情……

看到坐在面前的小百合,覺得她好像是淫蕩的妓女。絕對不能把心愛的兒子交給這種女人。

「妳不覺得我們已經到了可以做冒險的年齡嗎?我最近常常受到洋介的刺激。」

「這是什麼意思呢?」

「妳家的雅和也是這樣吧!越來越像男人,讓我覺得好像看到丈夫年輕的時候,不知不覺的會凝視洋介的下半身,還會想到和丈夫比起來,誰的會更大。當然不能和兒子有染,只是有時很渴望年輕的男人。」

我覺得能理解她的想法。雅和的身體確實像大人,有時只穿一件內褲走出浴室時,真不敢看他的身體。打掃房間時,存廢紙簍裡發現沾滿精液的衛生紙,下半身就感到一陣火熱。

我會和洋介玩電話性交的遊戲,也許是受到兒子的刺激吧。

可是我和洋介不會發生更進一步的關係,也希望雅和不要有進一步的關係

「和他見面還是不好吧。如果是變態的話……」

「不要緊,從談話中多少也了解他的人品。」

事到如今,只有直接勸雅和,別無他法了。

我懷著沈重的心情回家。

「雅和,我有話和你說,先洗完澡後到媽媽的房間來吧。」

看到雅和去浴室,我以很平淡的口吻說。

「有什麼事呢?」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想和你談一談。」

「知道了,媽媽。」

我一定要讓他離開小百合才行……

我回到臥室,脫去洗完澡後穿上的睡袍,也脫去粉紅色的三角褲和乳罩,重新換上黑色的蕾絲三角褲。

穿上這個三角褲,雅和一定滿意。

我心裡想,只是單純的要求雅和不要和小百合通色情電話,他應該不會立刻答應,對於一個無法處理性慾的年輕男孩而言,小百合而言,小百合一定是很珍貴的女人。

怎麼樣才能阻止他呢?

得到唯一的結論並不需要很多時間。

只有我做他的女人。

當然不是沒有顧忌,盡量說不願意兒子被搶走,但母子性交實在是罪惡深重。

可是進一步想,我早就在雅和的身上感到男人的存在。小百合也說過,從現在的兒子身上,常常會聯想到丈夫年輕時的情景。

又不是今後永遠發生關係,在雅和進入大學,有女朋友之前,我代替女朋友應該不是問題。

我已經有這個意思了。就以身體而言,還有很大信心。就是每週也會去遊泳二次,和二十多歲時的身體應該沒有多少變化,更不會輸給小百合。

沒有問題,雅和一定會回到我的身邊來。

我從衣櫃拿出黑色睡衣穿著,透過很薄的布料看到身體曲線,比赤裸更顯得惱人。對性交不很積極的丈夫,在他最需要時也會讓我穿上這件睡衣。

幸好丈夫去美國出差兩個星期,現在可以說是最好的機會。

我坐在床邊,心跳越來越快。

雅和也許會感到驚訝,說不定會畏縮不前。我也不能太畏縮。

正在激勵我自己時,聽到敲門的聲音。

「進來吧。」

雅和穿著睡袍進來了。

「啊!媽媽……我……那個……」

雅和看到我坐在床頭,很明顯的心裡動搖了,東張西望,不敢看我。我穿這種睡衣,他是第一次看到。

「你在看什麼?把門關上,坐在這裡吧。」

「嗯……」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