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友雅琪的輪奸游戲

女友雅琪的輪奸游戲

今天晚上熱得可以,沒有一點風,我與女友都汗流脕背。雅琪很怕熱天氣,

她總覺得身體要通夾才舒服,所以她通常都穿些一件落的背心闊身長裙。

「衫闊些,太熱時不穿胸圍也不易被人察覺啊!」她解釋道。

我也沒有反對,而每當她真的不穿胸圍跟我上街時,往往很能引起我暴露女友的念頭。

雅琪擁有34C的大胸脯,加上樣子純純的,走在街上都常被人盯著看,我

不在時更經常被人有意無意的非禮,尤其是人多的地方。雅琪也像是習慣了這些

情況,只要不是太過份,她都不會出聲投訴。所以我常常覺得女友心底下有一股

被 辱的慾望,只是不敢說出來。

記得一次送她回大學,她那天又沒有穿內衣,只是穿了一件闊身的襯衣,鈕

也沒有多扣兩粒,只是剛好不致露出便算。

我與她站在路邊等過馬路,我看見剛剛轉行人綠燈的時候,一列排開的車子

在等著的都是男司機,於是便起了一個念頭。雅琪準備過馬路時我拉停了她,說

我的鞋帶鬆了,我蹲下來裝作綁鞋帶,其實是要等綠燈開始閃。雅琪不為意的四

處張望,我見燈開始閃了,便起身拖著她跑過馬路。

雅琪一跑起上來,她的大奶就拋上拋落的,我見所有車子上的司機都視奸著

雅琪的身體,心下很有快感。還未止,對頭迎面而來的一班中學男生更看得停下

了腳步來。

雅琪見有一堆人突然站在路中心盯著她,才發覺自己的大胸脯又被眾人注視

著,便順手拉一拉襯衣。但她不拉還可以,一拉之下胸前的一粒鈕又松脫了,令

她的乳溝更加顯露了出來。這下她倒有點慌亂了,手上的幾本書都脫了手。

那時候車子的交通燈又轉了綠色,後邊的車子開始按起號上來,雅琪一急,

又忘記了自己的模樣,蹲下拾起那些書本。她的位置正在那班中學男生前,她一

蹲下,基本上整對乳房便暴露在他們的面前。

我看見他們一個個貪婪的眼神與他們所站的位置,突然聯想起那些AV的場

景:一班男生圍著雅琪站著,雅琪蹲下替其中一個含,雙手被另外兩個男生捉往

自己的雞巴上下套弄,其他的向著她的身體打手槍,不消一刻,雅琪的嘴中、面

上、胸脯全是各人熱熱的精液。

想到這里我也有點不知所措,反而是雅琪起身拉著我過馬路,她還問我干嗎

站著發呆,我在她耳邊說了剛才的幻想,雅琪連忙紅著臉的打了我一下,說我思

想壞得很。

行了幾步,她卻反過來在我耳邊輕聲問我:「我被人輪奸真的會叫你那麼興

奮嗎?我真不明白,你不會喝醋的嗎?」

我不置可否,只對她笑了一笑,她便沒有再問下去。我心下只在想,看著你

被人輪奸正是令我最興奮不過的事情。

由於今天晚上要往阿久那兒開派對,所以雅琪穿了一件非常貼身的黑色吊帶

低胸背心,加一條剛好遮掩到臀部的超短紗裙。那件背心是明顯比較窄身的,令

雅琪熱得汗水直流,但我卻很喜歡,因為它將雅琪的大乳房緊緊的包著,比穿闊

裙更加誘惑。

派對過後我們在等公車回家,阿久住得比較偏遠,時候又不早,所以等了很

久也沒有車來,就連計程車也沒有一部。雅琪喝得醉醉的,天氣又熱,她的精神

開始變得模模糊糊。我叫她不如坐在地上等罷,她又搖著頭說地不幹淨,會坐骯

髒屁股。那我便先坐到地上,再叫她坐到我的大腿上。雅琪見我那麼體貼,對我

笑了一笑便坐了上來。當然,我這樣子並非全出自體貼之心。

雅琪坐了上來之後,她的胸脯便正正在我面前。她是熱得有點兒過份,我看

見她外露的上半邊乳房都滲著香汗,汗珠在她白晰的巨乳上往乳溝流下,令我不

能再忍受。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左邊乳房,汗味鹹鹹的,卻很有野性的感

覺。

雅琪被我突如其來的一下嚇了一跳,隨即向四周望了望,我顧不了那麼多,

咬著她的一邊吊帶向下扯落,一邊舔著她的巨乳,另一隻手又搓弄著她的另一邊

乳房。雅琪今晚穿的是沒有帶的胸圍,我一手解開了在前面的扣子,將它丟在地

上。

雅琪輕輕打了我一下,望著我們右邊的不遠處:「不要這樣子嘛,那邊有人

會看見的……嗯……不要啊……停手啊……」

盡菅雅琪口中這么說,她卻沒有阻止我。我往她望著的那個方向望去,果然

有些人影在晃動,這令我更加興奮,越舔越大力,舌頭集中向雅琪的乳頭吸吮,

她的汗水與我的口水混得一對巨乳滑滑溜溜。我的手也沒有停過,托著她的大奶

又搓又捏,雅琪的呼吸逐漸緊速起上來:「嗯……啊……快停下來啊,有人望過

來啊……不要,啊……」

雅琪開始不自禁的呻吟起來,我再往那些人影望過去,果然見有一個人影在

廿數尺的樹後站著,我看得不大清楚,因為他那邊比我們這邊黑暗點。我只見到

他的身影,也看到他的手彷佛在上下的郁動,他一定是在打槍了。

這觀眾令我加倍的興奮,手更大動作向雅琪的身體亂摸,我一邊吮著雅琪的

乳頭,一邊索性將她的吊帶背心全拉下,雅琪這時已變得赤裸上身了,我側了側

身,推起了雅琪,將她反轉過來再坐下,那她的背部便貼著我的胸膛,而她的乳

房便完全向外了。

我沒有停下手來,口咬著雅琪的肩頭,雙手繼續搓她的雙乳,雅琪整個人都

像軟了的依著我,她的手按著我的手,口中不斷地低吟著。

我再望望那個人,他好像站得越來越近的,我已看得清楚他的面部,他的口

微微張開,手握著自己的雞巴快速地上下動著,我怕雅琪見到他站得那麼近,便

按著她的頭往另外一邊看。雅琪不以為然,亦越來越大膽了,呻吟聲開始變大:

「大力點握我啊……啊……好舒服……咬我肩頭啊……嗯大力點……啊……

我好像在給你強奸似的……啊啊……好High啊……繼續啊……嗯……你……

你不要停啊……」

突然間,我聽見遠處有些隆隆聲,向遠處望去,看見有點光,我想是有公車

來了。我見那人亦有回頭望去,他突然兩腳一軟跪在地上,他一定是射了精。

雅琪這時也聽見了車聲,神智突然回復了點,將吊帶拉回肩頭上。我心想,

怎麼這架死車早不來遲不來,但走了這班又不知要等多久,惟有起身準備上車。

雅琪站起身後頭突然暈一暈,側身又倒在我的懷里,我扶著她在車站旁,車停下

時,我推了一推她上車,司機看見雅琪衣衫不整的跌跌撞撞,向我望了一望,我

沒有理會,別過頭來,突然才發覺雅琪的胸圍還在路邊,但她已上了上層,也沒

理由我下車去撿,於是便算了。

深夜的公車沒啥人乘搭,上層只有前面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但也已睡著了。

雅琪坐了往車後數上來的第三排,一坐下便推開了車窗伏在窗邊透氣,因為這晚

全沒有風,車上又熱得要死,我們都彷佛在一個 爐裡面。

車子不知為什麼在站等了很久還未開車,我已與雅琪繼續剛才的玩意。我要

她裝作不認識我,在公車上睡著,之後我便如AV中的痴漢般向她蹂躪。

雅琪平時不大願意與我這樣鬧著玩,叫我不要那麼變態的思想,但今晚她有

點兒酒意,剛才又給我搞得興起,也很順著我的意願,倒頭便依著窗邊扮睡覺。

我亦行開了數行,裝作剛剛上車般,我向她說,玩游戲要認真才好玩,叫她睡著

不得突然醒來,她有點緊張的點了點頭。

我正準備行往她的身邊,突然聽到下面傳來一陣喧嘩聲,一班惡形惡相的小

混混一行六人跑了上車,我聽見他們其中的一句談話:「干他媽的,起碼有33

C以上呀!」

「所以說你未見過世面,我肯定這奶罩是35B的,你聞聞,還有一股香汗

味呢!」

「我要聞,我要聞……啊!真的啊,就像剛脫下的啊!」

我心想,這必定是雅琪的胸圍,聽見他們拿著雅琪的貼身內衣又聞又索,我

的心不禁激烈震蕩。他們正向著上層一步一步的行上來,我突然起了一個 辱雅琪的惡念頭……

(二)

我輕聲的走向公車的前方,坐在最前排的位置,利用倒後鏡窺視他們,等待

他們向雅琪下手,雅琪還是不知情的坐著。那班小混混其中一個長頭發的先上到

來,前後望望,當他看見幾乎半裸的雅琪時,可能他也不相信自己的眼楮,隨即

向下示意其他人先不要吵得那麼大聲。

其他的五個混混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紛紛快步上來。

當他們見到雅琪的時候,各人都站住了。帶頭的那個向公車周圍望了望,見

只有我與那中年男人,而我也扮睡了,他立即向各人打個眼色,六人分別向雅琪

圍了上去。

他們兩人站在雅琪後排,一個是金發的,另一個則穿得整個頭都是環;長頭

發的那個應該是他們當中的大哥,他站到雅琪的身旁;另外三個看來年紀較小,

跪在雅琪的前排椅上。這樣子也好,我可以清楚看到他們每人的動作。

那大哥接過金發遞給他雅琪的胸圍,便往雅琪臉上掃去。雅琪一定以為是我

的所為,她倒是很聽我話,真的沒有張開眼望。她還在努力地扮睡覺,頭側了一

側,肩頭往旁邊輕輕一跌,一邊吊帶便跌了下來。這時,那大哥已坐到雅琪的身

旁,伸手準備往雅琪的巨乳抓去。突然間車身晃了一晃,他們都往前望了望,原

來司機終於都開車了。

長發大哥回過頭,將雅琪的胸圍丟在她旁邊,伸手向雅琪的胸脯抓去。雅琪

感受到身體被人觸摸的感覺,雖然她不知摸她的人不是我,但也感受到一股前所

未有的快感,我見她雙眼緊閉,一邊享受著自己的乳房被人搓弄,一邊慢慢扭動

身體。其他的人雖然一聲不向的站著,但從他們的眼神也可以看出他們一發不可

收拾的慾念。

雅琪看來十分陶醉那愛撫,身體不住的在椅上挪動,小嘴半開半合,迷迷糊

糊的口中發出一些呻吟聲,神態真是淫蕩得可以。

那大哥把雅琪另一邊吊帶也拉了下來,雅琪的雙乳就在這時完完全全的暴露

在他們的面前了。大哥看來也快忍不了,雙手動作開始變得急速,雅琪的身體亦

隨著他的節奏不停扭動,口裡發出的呻吟聲在我那位置也已能清楚的聽到。大哥

見雅琪的嘴又開又合,便伸了一隻手指進她的嘴內,雅琪仍然緊閉著雙眼,吸吮

著他的手指,大哥把手指一進一出的插入雅琪的小嘴內,之後拉出濕滑的手指,

在少芳嘴邊打轉,雅琪也伸出軟軟的舌頭,追著他的手指來舔。

我望望其他人的反應,那金發的看得眼快要爆出火來,滿頭是環的那個早已

解開了褲鏈,手抓著自己的雞巴在套弄著,只有另外三個不敢太動聲色,伏在椅

邊觀看。

突然間那金發的在衣袋裡拿了些東西出來,我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他遞了

給大哥,大哥向他點了點頭,接過那東西放了進雅琪的口中,之後他突然站起身

拉起雅琪的雙腿,雅琪便整個人倒在椅上了。我看不到雅琪的身體,因為她現時

全被椅子遮檔了,我只聽見雅琪含糊的 叫了一聲,她一定是打開了眼,發現一

路淫辱她的原來不是我,是一班陌生人。我見他們現在已沒有注意我那面,便悄

悄地爬前了數行,繼續窺看女友如何被人凌辱。

「小姐,你不用怕,你是給我們干定的了,就算你怎麼叫,也沒有人會救你

的。你那麼一個美媚,想來救你的恐怕也會加入我們一個行列呢!」

雅琪還在不停的掙扎,她的雙手一邊被一前面的少年捉住,一邊則被金發捉

住,她的口我現在才看到原來被一團布塞住了。

那大哥坐在雅琪的兩腿上,把雅琪的吊帶背心扯至腰間。那大哥原來手裡有

一把小刀,我開始有點擔心,我只是想看雅琪被人輪暴的情景,卻不想她有什麼

危險。大哥把刀子抵著雅琪的臉:「你也不想你那可愛的臉蛋有什麼古怪的橫紋

直紋罷?那就乖乖的我問你一句你答我一句。」

雅琪今次倒真的害怕起上來,她一向以自己的身材樣貌自豪。她聽見這句說

話之後,慢慢點了點頭。

大哥拿開了她口中的那團布:「這是你的奶罩嗎?」

雅琪紅著臉的點了點頭。

「我叫你出聲答我,你再一次逆我意就先劃一條直紋!」

「是,是,是我的。」

「你的胸有多大呀?老老實實的答我,可不要胡亂報大啊!哈哈哈!」

其他人聽到之後亦哈哈大笑起上來,惟雅琪的臉更加紅了。

「我……我有35B……」

「哈哈!我不是早說過這奶罩是35B的嗎!你大哥我對這種東西是錯不了

的。」大哥說完之後,又一手抓往雅琪的大奶上。雅琪不敢躲避,只好別過頭,

我想她是在找我。

大哥見雅琪的頭轉開,又抓住了雅琪的臉,迫她望向自己:「怎麼了?想走

么?也可以的,我總會放你,但什麼時候放,就要看你的表現如何了。現在,請

你將你的腿架起在椅背上,我想看看你穿什麼小褲子呢!」

雅琪見反抗不了,又不見了我的影蹤,惟有聽著大哥的說話去做。但這始終

是第一次這么給別人凌辱,怎麼也會覺得難為情的。

就在雅琪有點遲疑之際,那大哥又出言恐嚇雅琪:「你不快一點,我就用刀

割開你的裙子。」

雅琪怕他真的出刀,便把右腳提起來,擱在前排的椅背上。我見到雅琪的腳

在顫抖著,左腳更是無力提起。那大哥向穿環那手下打了一個眼色,他就一手捉

大哥望了望雅琪的私處,陰陰嘴的笑了兩聲,一邊開始解除自己的褲帶。他

問雅琪:「我真的看不清楚你穿的是什麼小褲子啊,你說出來給大夥兒聽聽可以

嗎?說出來聽聽為什麼會看不到的。」大哥說罷已把褲子褪了下來,內褲隆起了

高高的一團。

雅琪這時的臉更加紅了,她低下頭不敢正視他們:「我……我穿的……是、

是……T字小褲……很幼……所以看不到。」雅琪說到後面時已很細聲,幾乎聽

不到。

是最淫蕩無恥的T字內褲,因為我是一個淫娃!我隨時也等著別人來插我的小淫

穴!』你說漏一個字,我聽不到一個字就立即一刀!」

雅琪急得想哭出來,但她見金發的刀子就在自己的臉上游來游去,只好大著

膽子的跟著說出來:

「我……我穿的是……淫蕩無恥的T字小褲……因為我是……我是淫娃……

我在……我等人來插……」雅琪再也說不下去。

「插哪兒?」大哥越貼越近雅琪。

「插……插我的小淫穴……」雅琪說完別過頭去,因為大哥藏在內褲的雞巴

已幾乎貼在她的臉龐。

金發的手按著的頭,硬生生轉回雅琪的頭,雅琪的小嘴正貼住了大哥隔

著內褲的雞巴。

「用口幫我脫了內褲,接著將開你的口,伸你的舌頭出來。」

雅琪這時的神情開始變得有點迷糊,她望了望大哥,眼淚哭了出來,搖了搖

頭:「可不可以放過我?我什麼都給你們看過了……也摸過了……」

「是嗎?我倒記不起何時摸過你的小穴啊!有嗎?」

雅琪搖了搖頭。

「那你想要一隻手指先,還是兩只?三隻也可以啊,我看你這小淫娃是要定

三隻的了,哈哈哈!」

雅琪急起來,連忙應道「不,不,一隻好了。」

大哥二話不說,就伸手向後,沿著雅琪的大腿內側,一路摸去雅琪的私處,

大哥扯開了雅琪的T字小褲,手指順勢便插進了雅琪的小陰穴內。雅琪「啊」的

一聲叫了出來。

「啊!我早說你是淫娃就是淫娃了,你們看!」大哥伸出手指給眾人看,他

的手指頭全濕了,全是雅琪淫穴中的愛液。

雅琪平時也很容易濕的,在那麼刺激的凌辱場面中,也難怪她的淫水流得這

么多。

大哥把充滿雅琪的淫水的手指放了進口中吮了一下,再向雅琪的臉揩去,接

著又將手指塞了進雅琪的口中。

「小淫娃,你一定也嘗過自己的淫水了罷?看你那副淫相,一天自慰起碼有

四、五次啦!」大哥說著邊將濕滑的手指插入雅琪的頭發里。

「我沒有啊,你放過我罷,你連我……也摸過啦,你說會放我的。」

「我什麼時候說放你!我是說干定你啊!你聽錯了罷。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你再不乖乖聽話,下一刀就往面砍!」大哥說罷拿過金發的小刀在雅琪的手臂上

劃了一道小痕。

這下可將雅琪嚇得真的怕了,她連忙跟大哥說:「不要啊!我聽話就是了,

我聽話。」

大哥稍稍向後欠一欠身,等雅琪的頭可活動點。雅琪也不敢再有什麼遲疑,

便向大哥的內褲咬起,用口幫他褪下了內褲。大哥的大雞巴即時彈了出來,他的

身體上下挪動,雞巴便在雅琪的臉上揩來揩去。接著他把雞巴揩往雅琪的嘴邊,

雅琪張開了嘴,他就一口氣插了進去,干起了雅琪的小嘴來。

其他人也開始有點行動了,金發的放開了雅琪的手,一手往雅琪的巨乳抓過

去,又搓又抓,還用力的捏著雅琪的乳頭,雅琪痛得哼哼聲的悶 ,但她口中被

大哥的雞巴一出一入的插著,出不了聲。

滿頭是環的那個跪了在雅琪的兩腿中間,往雅琪的小淫穴不停的舔,雅琪的

雙腳不自禁的蹺在他的身後,倒像是很享受似的。其餘的三人也向雅琪的身體亂

摸,有兩個已經在打著槍了。

他們六人同時向雅琪下手,雅琪這時口中發出的悶哼聲,已有點像淫叫了。

她的雙腳越夾越緊,身體也開始慢慢在椅上挪動起來。

大哥按停了雅琪的頭,揪出了雞巴,向身後的手下拍了拍,他就不再舔,讓

了位置出來。

「怎麼了小淫娃,我的兄弟弄得你舒服嗎?」

「舒……舒服。」我看見雅琪的臉龐已真的起了一點變化,眼神開始不再

恐,反而有點陶醉似的,我想她的潛藏慾念可能已被引發了出來。

大哥拉起了雅琪,她跪在椅子上,屁股微微蹺起,兩手伸出按著椅背,就像

真的在等人插她似的。大哥見雅琪可始有點配合起來,更得勢不饒人的問雅琪:

「很想要人干,是不是?」

「是……是啊……」

「插你什麼地方啊?」

「插我的小淫穴,快……嗯……我要大雞巴插我……」

「還有呢?你不只一個洞可以插罷?」

「都要,都要啊,插我的嘴……插我啊……吮我的乳頭,抓我,用力點抓我

……啊……嗯……」

大哥抬起雅琪的屁股,一下便插進雅琪的小淫穴內,雅琪大叫了一聲,雙手

緊緊的捉著椅背。大哥猛力的狠狠地抽插著雅琪,金發的也把陽具塞了進雅琪的

口裡,他雙手撥開雅琪的頭發,欣賞著雅琪的淫相。滿頭是環的那個捉起了雅琪

的右手,抓著自己的雞巴在套弄,另外一個亦跳了上前一排,抓起雅琪的左手往

自己的雞巴上去,二人分別搓著雅琪那晃來晃去的乳房,其餘二人一邊打槍一邊

等著。

雅琪現在已完完全全的被慾念支配了,她的身體隨著各人的動作,口中發出

高高低低的淫叫聲。金發是第一個忍不住的,他雙手用力的按住雅琪的頭,身子

顫了幾下之後便把陽具抽出來,雅琪微微回過頭來,口中含著的精液慢慢地在嘴

角流出來,她望了望手中的兩條大雞巴,又開始含起一條上來。雅琪把雞巴含在

口中,手找著雞巴的後端用力的前後套弄,這樣兩邊輪著含。

突然雅琪吐了口中的那雞巴出來,大聲的在喘氣,一邊叫起上來:「大力點

……大力點……我來了,我來了……插緊我的穴,插我……射我,射我……啊啊

……嗯……好HIGH……射我,射我的面,射我的乳頭,大力點……啊……」

雅琪的激烈反應,令眾人都再也不能忍著,大哥反轉了雅琪的身體繼續猛力

抽插,旁邊的兩個都扯開了雅琪的手,用回自己的手套著雞巴,一個俯前向雅琪

的臉龐射去,一個就射在雅琪的巨乳上。雅琪的淫叫越來越大聲,其餘在打槍的

二人也分別往雅琪的身體上射精。

這時大哥也猛力撞了雅琪數下,哼了一聲,將雞巴拔了出來,射向雅琪的乳

上、面上;他將雞巴靠向雅琪的小嘴,雅琪伸出舌頭,把他的雞巴上的精液也一

並舔了。

雅琪很滿足的躺在椅上,身上面上都流著各人的精液,她的雙手輕輕在身上

抹,精液塗滿了全身。我看了看手錶,起碼還有四十五分鐘才到站,我在等候著

他們第二次對雅琪的輪暴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