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拿錢買的好色文–淫亂關系

我拿錢買的好色文–淫亂關系

宋明,今年三十歲,前些年無事可做,就跑起了買賣,沒想到越弄越紅火。一次,宋明由於偷稅,被稅務局叫去,正好遇見高中同學高潔,高潔今年三十一歲,人長的挺漂亮。高潔見著老同學,怎能不幫忙。

宋明也識趣地送這送那,一來二去,兩人就熟了。宋明人也聰明,沒幾天就認高潔爲乾姐,跑起買賣也方便。這以後,宋明買賣做大了,弄了不少黃色錄像帶、畫報之類,經常帶給高潔看。

高潔三十齣頭,勁正大著,一來二去兩人就搞上了。高潔自從與宋明搞上之後,宋明更是隔三差五地與她看錄像,好在宋明還沒有成家,所以兩人操穴也很方便。前一陣宋明又弄了一些走私的藥物,弄得高潔像個蕩婦似的,覺得總是不過瘾。

這天宋明閑著沒事,來到稅務局。高潔正在辦公室與大夥閑聊,見門一開,宋明伸進頭:「大姐。」高潔便走了出去。

高潔問:「什麽事?」

宋明笑道:「沒事,現在忙嗎?」

高潔一聽也笑了,瞧瞧左右無人,低聲道:「你想拿雞巴操大姐的穴?」

宋明點點頭。

高潔一看上午十點半了,便道:「快下班了,我進去說一聲就走。我中午還得回家,去你那太遠,不如到我妹妹那,我妹夫不在家,家裡可能沒人。」

宋明道:「好吧。」

一會兒,兩人走了出來。高潔的妹妹高芳,二十八歲,比她姐姐長得還漂亮。宋明早想操操高芳,一直沒有機會,高潔與宋明的事,高芳是知道的。有一次宋明與高潔在高芳家正操到緊要關頭,高芳突然回來了,但高芳高潔姐倆感情很好,高芳也沒說什麽。

高芳家就在稅務局旁邊的一個六層住宅,高芳家是頂層。宋明和高潔上了六層,高潔打開了門,進屋后又鎖上了門。

剛要進屋,兩人就聽“撲哧撲哧”地響。兩人是過來人,一聽就是操穴聲。兩人一驚,這是誰?

這時就聽屋裡有個女的道:「飛哥,好像門響。」

男的道:「哪有的事,你丈夫不出差了嗎?讓我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的穴真他媽的操起來舒服。」

說完,就聽屋裡“咕叽咕叽”之聲大作,男的喘著粗氣,女的嬌哼連連。

宋明和高潔一聽,女的是高芳的聲音,男的一聽就不是高芳丈夫王虎的聲音。宋明和高潔對視了一下,宋明想:(高芳跟她姐一樣,也是個樂子。)高潔想:(原來妹妹也有這個愛好。)

兩人不由的都笑了。

宋明一拉高潔,兩人輕輕走進廁所,高芳家的廁所是帶浴盆的,很華麗。

宋明道:「別打擾他倆,看樣子還是剛操起來。」

高潔道:「那我倆?」

宋明道:「別閑扯了,快脫吧,想操穴不在這還出去操呀?」

高潔道:「這廁所里怎麽操呀?」

宋明道:「你沒看錄像里,站著操呗。」

高潔一聽沒話說了,先把稅務局的外套脫了,又把襯衣扣解開,把裡面的乳罩撸上去,露出兩個滾圓的大乳房,兩個乳頭一顫一顫地,又把內褲和褲襪一起退到腳脖,一叉腿,道:「就這麽將就吧。」

宋明一邊把下身脫光一邊道:「上衣不脫還行,你把下身脫光吧。」

高潔又把下身脫光。

宋明笑道:「來,大姐,給小弟吮吮雞巴。」

高潔道:「雞巴都這麽硬了,還讓我給你吃雞巴。」

說著,蹲下身,用手握住宋明的陰莖,塞進嘴裡,吮了起來。

宋明輕哼道:「哎,大姐,再緊點。」

高潔聽了,兩手抱住宋明的屁股,將宋明的陰莖全部含進嘴裡,用力吮了起來。

高潔又吮了一會宋明的雞巴,宋明道:「大姐,差不多了。」

說著,宋明兩手抱住高潔的頭,將陰莖在高潔的嘴裡使勁地抽插了兩下,便從高潔的嘴裡抽出陰莖,宋明讓高潔用手扶著浴盆,撅起屁股,宋明站在高潔的屁股後面,先用手摸了摸高潔的陰戶,只覺高潔的陰戶濕漉漉的盡是淫水,既而用中指捅進高潔的陰道,來回幾下,高潔的陰道里就更加濕潤了。

高潔呻吟道:「哎呦,舒服死大姐了,別用手指頭捅大姐的穴,快用大雞巴操大姐的穴吧。」

於是宋明便把挺起的雞巴捅到高潔的陰戶上,一支手扶助雞巴,對準高潔的陰道口,向前一挺身,噗地一聲,就把雞巴全捅進去了。

高潔微哼一聲道:「這麽操穴是挺刺激,你就猛干吧,把姐的穴操得舒服就好。」

宋明一邊退出大半截雞巴又使勁地捅進去一邊說:「想不到你們姐倆在一個房間里操穴。」

高潔道:「你快點操吧,別一會他倆操完了再把咱倆堵在這里。」

宋明一聽也不說話,站在高潔的身後,躬著腰,兩手握住高潔的兩個大乳房,一邊使勁地揉搓著高潔的兩個大乳房一邊猛烈地把雞巴抽出捅進。

高潔兩手支著浴盆,搖頭晃腦地呻吟道:「舒服死了,弟弟的大雞巴太硬太粗了,把大姐的穴操的火熱火熱的,大姐舒服死了。小明,再狠點操大姐的穴,使勁干,下下都把雞巴干到大姐穴的最深處。」

宋明一邊使勁地將陰莖在高潔的穴里抽插一邊氣喘噓噓的道:「大姐,你放心,小弟一定把你操的舒舒服服的。」

兩人邊說邊就在廁所里好一頓狂抽亂送。

兩人這邊操著操著,那邊屋門一響,就聽高芳道:「飛哥,求求你,先別操了,小妹的穴里泄了不少的精,我到廁所拿塊手巾擦一擦,要不都流到地毯上了。」

男的道:「不行,我非要把你的穴搗爛再說。以前我追你,你對我帶搭不理,我今天非操服你。」

說完就聽一陣叽咕聲,高芳嬌哼道:「哎呦,我的親哥,我服,我服了。哥哥,你就讓我先擦擦穴,我把你給妹妹我操出的淫水擦乾淨,妹妹我再叉開兩腿,讓哥哥操妹妹的小嫩穴,還不行嗎?」

男的笑道:「服了也不行,我就是要操你的穴。」

又是一陣大響,高芳氣喘道:「飛哥,你這種接火車頭的操穴法太厲害,再操就把小妹操死了。不信你摸摸小妹的陰毛都濕了,那都是小妹流出來的淫液。」

男的道:「那就先歇一會,你不要去取手巾嗎?那你就爬著去,我在後面用雞巴在你的穴里頂著你,反正今天我的雞巴就不打算從你的穴里抽出來了。」

宋明和高潔在廁所里正操的使勁,一聽此話,忙靜止不動。

就聽兩人真從地毯上爬了過來,高芳邊爬邊呻吟道:「哎呦,飛哥,你輕點捅,你的大雞巴都捅到小妹的心上了。」

高潔一聽忙輕聲道:「小弟,你快別操了,他倆來了,快把雞巴拔出去。」

宋明聽了,又將陰莖在高潔的陰道里使勁地抽插兩下,把高潔操的又哼叽兩聲,正要把雞巴從高潔的陰道里抽出來,廁所的門被打開了。

高芳趴在地上一邊開門一邊說:「飛哥的雞巴怎麽這麽粗,操得我真是欲仙欲死。」

一擡頭,高芳不禁啊了一聲,只見她姐和宋明正摟在一塊,下身緊密結合著正看著她呢。

高芳臉一紅道:「你們什麽時候進來的?」

雖然高潔和宋明操穴時被高芳見過,但是高潔因爲還有一個男的在一邊,也有點不好意思,便想把宋明的雞巴抽出去,不想宋明卻緊緊摟著高潔的腰,將陰莖死死地頂在高潔的穴里,不肯抽出來。

高潔撅著屁股站在那一邊對宋明道:「死鬼,快把雞巴抽出去。」

一邊對高芳道:「你倆剛操穴時,我倆就進來了,沒好意思打擾,就跑這里來了。」

正在高芳後面操高芳穴的男的一聽廁所里有人,一驚,忘了把雞巴從高芳的陰道里拔出來,探進頭,一看也是一對男女,說話時,那男的還不時地扶著女的屁股,在女的陰道里抽動兩下雞巴,便問:「這是誰?」

高芳和那男的都一絲不掛,況且那男的雞巴還在高芳的穴里插著,高芳紅著臉道:「這是我姐和她那個。」

那男的長的英俊,很潇灑,也將陰莖在高芳的陰道里使勁地捅了兩下,高芳紅著臉回手打了那男的一下道:「啊,還操呀。」

那男的笑道:「原來是大姐,真是有緣。即是都在干這事,也沒什麽不好意思的。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任飛,是阿芳她們科的醫生。」

宋明這時從高潔的穴里拔出了雞巴,哈哈一笑道:「有緣有緣,我叫宋明,做買賣的。」

在一陣笑聲中,宋明和任飛握了握手。任飛邊和宋明握手,邊拿陰莖在高芳的陰道里捅了幾下。

高芳紅著臉對任飛道:「都什麽時候了,還不快把那玩意拔出去。」

宋明和任飛一聽哈哈大笑,倒是高潔高芳姐倆相互看了一眼,也笑了。

高芳道:「也真是的,你倆來也不說一聲。」

高潔道:「我還以爲沒人呢。」

任飛道:「既然到這了,都到裡屋說吧。」

說著把陰莖從高芳的陰道里拔出來,高芳這才紅著臉從地上站起來,四個人走進了裡屋。

高芳家的臥室地中間放著一個大雙人床,一邊一個床頭櫃,靠窗戶放著一個寫字台。

高芳最後一個進來的,只見大腿內側和陰毛上都濕漉漉的,高芳一笑:「真不好意思。」

宋明道:「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大家碰都碰到了,見都見到了。來,誰也別不好意思,你倆不也沒操完嗎,接著操。」

說完,把高潔推倒在床上,騎了上去,一手挽起一條高潔的大腿,把個粗硬的陰莖噗地一聲齊根插進高潔那粉紅色的陰道,大力抽送起來。

高潔在下面笑罵道:「死鬼,你不能慢點。」

轉頭又對高芳道:「二妹,別不好意思了。啊呦,操得舒服,來吧,二妹。」

高芳還沒吱聲,任飛道:「還是大姐爽快,來,阿芳,你用手支著床頭櫃,撅起屁股,我還在後面操你。」

說著,任飛將高芳摁在床頭櫃上,讓高芳叉開兩條大腿,拿著粗大的陰莖對準高芳的陰道,也是噗地一聲齊根插進高芳的陰道,操了起來。

任飛和宋明把高芳和高潔倆操了一會,任飛道:「明哥挺有實力呀,操了半天,速度絲毫未減。」

宋明笑道:「你倆操了半天了,自然有些累,我和大姐才操,自然有力了。」

高潔笑道:「瞧這倆小子,邊操穴還邊討論上了。」

又道:「二妹,小飛操得怎麽樣?」

高芳邊氣喘噓噓邊笑道:「他呀,剛才你們沒聽見,把我都快操死了。」

高潔道:「這麽厲害?二妹,咱們四人來個連體大戰怎麽樣?我接管一下小飛。」

任飛道:「既然大姐看得起,我和明兄換一下又何妨。」

宋明道:「只怕芳妹不讓我操她的穴吧。」

高芳笑道:「那有什麽不讓操的,你要樂意,隨便你操。」

於是,宋明從高潔的陰道里拔出陰莖,伸手拉住高芳的手道:「來,都到床上來操。」

任飛笑道:「明哥,看我把芳妹給你頂到床上去。」

說著將陰莖抽出大半截,使勁地捅進高芳的穴里,把高芳捅的向前一聳,順勢趴在了床上。

高芳呻吟道:「你想操死我呀。」

宋明爬了過來,見高芳一擡頭,便將陰莖塞進高芳的嘴裡,道:「來,芳妹,給哥哥吮吮大雞巴。」

高芳擡頭正張口呻吟,卻被宋明把陰莖捅進嘴裡,只覺宋明粗大的陰莖濕漉漉的,鹹絲絲的,高芳也不管那許多,把宋明的雞巴全含進嘴裡,用力吮了起來。

任飛在高芳的後面又抽送了幾下,便拔出陰莖,上床爬到高潔的身上。

任飛道:「大姐,來,也給小弟我吮吮雞巴,小弟給大姐吃吃穴。」

高潔笑道:「跟宋明學不出來好。」

說著用手握住任飛的陰莖,驚訝道:「哇,小飛,你的雞巴上怎麽這麽濕。」

任飛笑道:「那還用問,都是阿芳的淫精呗。」

高潔道:「小飛,大姐的穴你就放心地操,使勁操,看大姐能不能挺住。」

任飛道聲好,便飛快地抽插起來。

高潔道:「好粗的雞巴。」

那邊宋明爬到高芳身上,先一挺屁股,把個粗大的雞巴完全捅進高芳的穴里,才舒了一口氣,在高芳的耳邊說:「芳妹,其實我早就想操你的穴,只是沒有機會,今天總算如意以償了。」

高芳道:「想操就操,以後我沒事時,你只管來操,我總是叉開雙腿的。」

宋明道:「有你一句話,我就放心了。」

高芳道:「現在快操吧,操完再說,你看我姐他們都操半天了。」

宋明笑道:「看你這騷樣,穴里的水又多了。」

高芳嗔道:「你壞你壞。」

宋明便把高芳的兩腿扛在肩頭,讓高芳的穴高高向上,把個雞巴死命地捅了起來。高芳也學高潔的樣子,把滾圓的小屁股向上亂聳。

幹了一會,任飛又讓高潔跪趴在地毯上,從後面把陰莖插進高潔的陰道,兩手把著高潔的屁股,操了起來。那邊宋明也讓高芳趴在床上,也是從後面插進陰莖,兩手握住高芳的兩個乳房,抽出送進。

高芳也是面色微紅,香汗淋淋,哼哼唧唧,側臉問:「大姐,飛哥操的怎麽樣?」

高潔哼道:「操的舒服極了,小飛的雞巴真有勁,每一下都操的我狠狠的。你呢?」

高芳道:「也是一樣,明哥的雞巴不次於飛哥。」

四人便不再吱聲,只有氣喘聲和操穴聲交織在一起。

一會,先是任飛猛地加快了速度,高潔也把屁股向後猛頂,緊接著宋明也猛操起來,高芳的屁股也瘋樣地向後狂聳。屋裡刹時有趣起來,兩個男的的陰莖飛似的抽出送進,兩個女的也同時聳屁股挺腰。

只聽高潔啊地一聲,任飛放慢速度又操了幾下,便趴在高潔身上不動了,接著宋明和高芳同時叫了一聲,也不動了。

四人喘了一會,高潔道:「好爽。」

高芳道:「真得勁。」

四人相視不由得都笑了。

宋明先拔出了陰莖,甩了甩,陰莖上全是高芳和自己的精液。

宋明笑道:「看看,看看,芳妹的淫水多少。」

高芳臉一紅,輕打了一下宋明的陰莖,笑道:「那都是你射的精。」

側身抓了一把衛生紙,擦著兩人的精液。

那邊任飛也拔出了陰莖,任飛指著自己濕漉漉的陰莖笑道:「看大姐的陰精還不少呢。」

高潔笑道:「那還不是讓你操的。」

只見高潔的陰道里正往外流著白湯。四人又笑了起來。

又忙了一會,四人都收拾好了,宋明道:「大姐和芳妹真是一對妙人,說句實在話,芳妹比大姐長的漂亮一點,大姐比芳妹豐滿一些,兩人操起穴來,真是各有千秋,但我雖操過大姐和芳妹,卻不知兩人的穴有何區別?」

任飛笑道:「正是,我也想看個明白,剛才只是操穴,也不曾注意。」

宋明道:「大姐和芳妹不妨躺在床上,讓我和飛兄比比。」

高芳和高潔一聽,不由得一笑:「這兩個死鬼,花樣還不少。」

說完,兩人上了床,靠在床頭,並排坐下,叉開了雙腿,宋明和任飛趴在床上,細看了起來。

宋明先用手摸了摸高芳的陰戶,又摸了摸高潔的陰戶,道:「外表上差不多,都挺軟的。」

任飛道:「芳妹的陰毛比大姐的長。」

高潔高芳一看確實,高潔的陰毛密而不長,高芳的陰毛又密又長。

明和任飛又用手對高潔高芳的陰道一頓亂捅,摸兩人的乳房,讓高潔高芳用嘴吃兩人的雞巴。玩了一會,便停了。

四人在床上躺了一會,高潔忽道:「今天我們四人碰到一起,也是有緣,又相互操了穴,感情也不錯,我看我們四人不如結爲兄弟姐妹,日後也好方便。」

其他三人一聽都同意,便結拜起來。

高潔三十一歲是大姐,宋明三十是二弟,任飛二十九是三弟,高芳二十八是四妹。

四人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結拜,先由最小的高芳跪下,大姐高潔走過來,叉開腿,高芳用嘴在高潔的陰部一頓舔,然後宋明任飛的陰莖被高芳依次吃過,然後是任飛宋明最後是高潔依次依法施爲。

儀式過后,四人緊抱在一起,以是慶賀。

高潔看錶已是十二點多了,忙先告辭回家,宋明任飛也相繼離去。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