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電梯上的瘋狂

電梯上的瘋狂

 

剛從警官學校畢業,被分發到離家近的警察單位,今天正是我向局裡報到的

日子…

「長官好!」

「喔!你是新來報到的對吧!不用說了,以你的成績去管我們局裡的資料檔案

室吧!把這些文書手寫資料都要打成電腦檔案後歸檔,知道嗎!」

「是喔!」

「怎麼?!有問題嗎?!」

「報告長官!沒有!」

「那還不快去!」

「Yes sir!」

於是我就來到這資料室進來整理資料,那裡已經有一位年紀較長的老警員,他

不太會電腦,看到我新來的就把厚厚的資料檔全搬到我面前來。

「好好幹!知道嗎!」

「是!」

老鳥有令,菜鳥只能聽令。看著這塵封已久,堆積如山的檔案及公文,我看了

不禁搖頭嘆氣。隨便揀了一本後便翻開資料夾,原來這是一本紀錄犯罪紀錄的資料

檔案,上面寫的文字讓我開始不再埋怨,細細閱讀:

順得,一個在市立圖書館待了大半輩子的老書生,他面黃肌瘦,一直在準備考

試, 屢試不中,人生了無生趣。

一天近黃昏四、五點,正是高中生下課時分,一名穿著白色上衣,黑色百褶裙高中

制服的女學生,背著書包,坐到了順得身旁的位子上。

順得原本已經昏沈沈,忽然敏銳的鼻子嗅到了淡淡的雅香,順著香的來源處轉

頭看去,眼角的餘光已經感受到坐在他身旁的女學生是一名姿色絕美的女學生,那

白皙 的皮膚吹彈可破,讓順得原本欲睡的睡意就此精神抖擻。

可芳,高三生,一頭披肩的長髮,美得不可方物,學校成績優秀,以零缺點的

活在這世界上,讓看見她的所有男學生無不拜倒在她的黑色褶裙下。順得雖老,但

從小看日本A片長大,一見到如此美貌的高中女生也是心動到不行,坐在她身邊,

凝視著書本,腦海中浮現的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幻境。

忽然,原本在順得桌上的的筆以不名原因掉落在地上,他順勢低下了身子,伸

手撿起這支筆,這才發現桌子底下的世界是多麼的美好。他看到了桌子下四處張望

的好風景,明白了這個時刻許多高中女學生會來讀書館自修,心中感謝她們的用功

身處在這間自修室讓他感受到無比的幸福,這裡簡直就是臺北市女子高級中學

共和國,北一女、中山、景美、和平…等盡入眼簾,讓順得看得都快樂到不行了,

穿著 淨白無瘕的白襪,比例甚好的美腿比例,越來越短的裙子,讓順得興緻勃勃的

流口水。

年輕女學生的小腿就是有不同的感受,現在時下的年輕人的身裁一個比一個成

熟,一個比一個來得阿娜多姿,順得俯仰了許久,忽然見到十點鐘方向的那名女學

生撼動了兩三下,這兩三下的功夫可讓順得心曠神怡許久,終日無法釋懷。

可芳坐在一旁看著這怪怪的糟老頭,伏在桌下已十分鐘,那種不動明王的安靜

讓她 覺得有異,看他眼珠子中透出發紅的血絲,讓她不禁有些好奇。

「你在看什麼啊!」

突然間的說話聲已讓原本不想起來的順得回了神,而所有在自修室自習的好男

人好女 人們,全部的眼光都落在可芳及順得這兩個人身上。

順得看著可芳,她單純而又清新可人的面容,讓順得望著她流口水。傾刻間,

一滴口水就這樣直線落體。

可芳伸進自己右手邊的口袋,好心的拿出一張衛生紙給順得,而順得仍是望著

她流口水。

可芳看著他的嘴巴裡一直流口水,便用手上的衛生紙朝他擦去,順得這才清醒

…。

順得接過了衛生紙,看著可芳繼續看著她的書,他有一鼓難以控制的衝動,忽

然離開自習室的座位,進了廁所,打開馬桶蓋,掏出脹痛無比的老二用手不斷地搓

揉,想著可芳的一言一語,及那些高中女生的裙下風光,終於,一陣抽筋後一發而

洩,精液全部射進馬桶中,順得大呼一口氣,按下開關,將精液沖向太平洋。

當順得再回到座位時,已經不見可芳的人影。他有些失望,剩下的時間,他的

腦海中幾乎全是她的影像。

自修室響起趕人曲,順得收拾自己包袱,坐了電梯要離開。

門一開起,走進來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可芳,順得望著眼前的美人想入非非…

「先生…!?」

順得看著她而忘了要關電梯門,不過門還是自動關上。

這樣的小小空間,只有順得與可芳,順得不住望著她,而可芳也沒有逃離他的

視線。

突然間,電梯停止了,裡頭的燈也停止供電…。

眼前一片漆黑,兩人也一片安靜。

順得看著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怪可怕的,於是到用手到處亂抓,身

體四處走動著,可芳則是一個人原地不動,忽然間,順得就在黑暗中碰觸到可芳。

順得此刻心裡想的是與可芳兩人同時待在一個地方,沒有別人打擾,現在腦海

中浮現的是一段段A片的情節:

「你要做啥?!」

「妳還不曉得嗎?!讓我來教教妳疼疼妳…。」

「喔!不要,不可以…」

就這樣,順得腦中所浮現的就是這些不堪入目的畫面。突然間,可芳問道:

「先生!先生!你幹嘛抱著我啊!」

順得這才回到現實,眼前是一片黑暗,他放下碰觸可芳的手,可是心裡仍是癢

癢的,忽然間,靈機一動,想到可以滿足他獸慾的方法,這會二話不說,他再度抱

住了可芳。

「先生!??你在做啥啊!快放開我啊!」

可芳想用手擺脫眼前的糾纏,不開卻聽見一個聲音,

「小姐!妳在跟誰說話啊?!」

「當然是跟你這個色狼啊!在這個電梯裡,除了我跟你之外,還有誰啊!快放

開我啦! 不然我要叫了。」

可芳命令他道。

「沒有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這個聲音的語氣極為驚訝,完全撇清責任。

「你別騙人了,除了你,還有誰…」

「小姐,我站在按電梯門的這邊啊…」

可芳看他話說得誠懇,不疑有他,但是可芳這會兒急了,如果不是他的話,那

是誰在摸她的身體,並對她上下齊手,,心裡不斷嘀咕到底是誰。她不住地要推開

在她面前的人,並不住地掙扎。

只是她越掙扎,那個人的動作越是粗爆,先是在她的頸子上不斷地強吻強吸,

接著一股力量強壓將她到逼到角落,她無力抵抗。接著只見她的白色上衣就被粗暴

地強烈扯開,一對堅挺的雙峰上多了兩隻手在搓揉。

可芳大覺不妙,向順得求救道:

「先生!救命啊!快幫我把前面的人拉走,他在對我做出不規矩的行為。」

只聽見順得回道:

「妳在哪裡啊!現在電梯一片黑暗,我根本看不見妳。」

這會兒可芳的感受到有人正粗暴地吸吮著她的乳頭,她痛到尖叫道:

「好痛…啊…不要……,先生…救我…」

「妳在哪??!…」

這會兒可芳感受到有一隻手正遊移到她的腹部那,隨即便順著下去隔著裙子撫

摸她的下體,她震憾極了,「啊………」接著在她吶喊間那隻手已翻開她的裙襬直

接碰觸她下體,並且那個人用手指頭不斷地猛摳她的私處。

可芳驚懼極了,她連忙用手要去掰開那個人那隻手,不料那個人力量太大,不

斷搬移不開,還被那個人用身體再度將她壓向角落,可芳開始緊張地落淚,

「嗚…嗚…不要…不要…」

當那個人的手伸進她的內褲裡,並且手指進入她的陰道口內,可芳一陣禁臠,

而那根手指不住地摳弄著她的陰道,搞得她無力招架,一時之間只覺得腿軟,也忘

了反抗,就在那一瞬間,她的內褲就被那個人大力扯下,接著她的右腿被架起,架

著那個人的腰間,隨即她的身體又被一陣強烈撞擊而向後退,她才醒覺到有人正在

侵犯她,連忙用手護住她的私處,並求救道:

「先生,你在哪???快點救我…」

順得這時輕拍她的肩膀道:

「原來妳在這,沒事的,我在這裡。」

可芳這時才鬆懈心房,放開原本用手護住的陰道口,以為一切的危機就要結束

,沒想到她才一放開手,那個人的身體便隨即壓向她,並且準確無誤地對準她的陰

道口插入一根肉棒,可芳一時之間還來不及反應,只感覺整個人的身體又退到角落

,那個人抵住了她的陰道口後,一個用力,肉棒就進入了一半後被阻擋,此時的可

芳痛得喊叫:

「啊……好痛……不可以……啊…」

只見那個人繼續撞擊她的陰道口,讓她臀部一再被撞向電梯的牆壁上,被撞擊

一下,可芳的痛苦就越加深,直到那個人的整個肉棒全部沒入她的陰道後,她痛到

不行,聲音尖銳到震耳欲聾,嘶喊道:

「啊………」

只見那個人還不死心,一直向她陰道內頂入,一直頂到她的子宮壁上,接著可

芳的被他抓住的腳被擡到那個人的肩上,可芳無助地被那個人不斷蠻橫地撞擊她的

陰道並抽插,越快抽後越快插入,一次比一次頂得大力,整個電梯也因為可芳被不

斷地撞擊而搖愰。

「啊啊啊………放了我…求求你…啊…啊」

可芳的求饒沒有絲毫的效果,換來的只是更大的撞擊力道,不一會兒間,她的

另一隻腳也被他擡起,整個人的背被貼至電梯的牆壁上,她的雙腿被那個人分得好

開,而且頂得力道是剛才的雙倍,可芳的整個陰道因為被他掰開而放大,陰道內的

淫液和可芳處女的落紅全部沿著陰道孔流了出來,並且滴在電梯的地板上。此時的

可芳聽見電梯裡傳出水滴的聲音:

「溚…溚…溚…」

她哭得更傷心,搖著頭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過了一會兒,她原本分開的雙腿忽然被併攏,並且推向她,她的胸部被擠壓到

快要不能呼吸,此刻她發覺那個人抽插的速度加快,而且每一次的抽插都頂到她的

子宮壁上,讓她痛不欲生,除了哭泣外還是哭泣,閉著眼睛只希望這個惡夢快點結

束。

可芳以為以這樣的體位就快要結束一切惡夢,沒想到那個人頂到一半忽然停住

,肉棒緊緊地插進她的陰道內,只見她身體被懸空抱起,之後她的背貼地,雙腿依

舊被併攏推向前方,之後一個人的重量正壓向她身體,她一時之間承受不住,痛得

喊叫:

「啊…………」

她的這一叫太過綿長,讓那個人感受到她銷魂的聲音,抽插她的不僅使出全力

,還利用身體的重力加速度猛攻可芳的下體,可芳的陰道壁也承受不住如此撞擊,

陰道口撕開了一道傷痕,鮮血汨汨地在她的陰道內滿溢,可芳痛得暈眩過去。

那個男的越戰越勇,不斷地抽插,在抽插間,滾燙的精液在可芳的陰道內爆發

出來,射進她的子宮。

當電梯恢復了供電,一片刺眼的光現讓順得很不能適應,當順得順利到達一樓

,電梯的門打開了,只是沒有半個人,原來這棟大樓不曉得有兩個人被困在電梯裡

,全都下了班。

順得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離開那……

隔天,可芳終於睜開了明眸,眼前的景象讓她很驚訝,她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

,下體疼痛的她,回想起昨天的情景簡直是惡夢。

*  *  *

接下來我又看了其他的檔案,不過印象最深的還是頭一筆資料。我一直將我所

看見的資料全數打成電腦檔,由於我相當投入,以致於我忘了吃飯的時間,而我的

前輩早已準時下班回家,我則是一直忙到隔日的淩晨。

這時資料室的門被打開了,探頭進來的是我的長官,原來是我的長官,他看見

資料檔案室有燈,進來看了一下,

「還在啊!已經淩晨一點了…」

「喔!報告長官,我想把事情處理到一定的進度再走。」

「嗯!你這個新人很不錯,繼續表現,將來有機會我會好好的提拔你的。」

「謝謝長官!」

「別忙太晚喔!早點回去休息!」

「是!長官!長官慢長!」

看著長官離去的背影,我心裡鬆了一口氣,這些檔案上所紀錄的正是我愛看的

文章,所以才會忘記時間忙到現在,看來我還是別表現得「太突出」,萬一長官把

我調離這裡豈不是得不償失嗎!?

以上文學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