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特务的SM特训(3)

女特务的SM特训(3)

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2009-12-14 08:33 編輯

(三)

这时,我午饭时喝的三大盘牛奶出事了。由於喝下的水分太多,我有了尿意。於是我向老韩走去,想向他示意,老韩一下就看出我的意图了,他摇摇头,说:“不会帮你松绑的,憋不住,你就这样去厕所排泄。”

看到老韩一点替我松绑的意识都没有,我只好拚命强忍着尿意。但忍了一会,我实在忍不住了,於是我只好去厕所解手。一坐下去,膀胱内的尿液就涌了出来。我的阴部本来就被麻绳磨得生疼,再被尿液一浸,更是疼痛难忍。好一会,疼痛才减轻了点。但湿淋淋的内裤和裤袜贴在我的胯处和大腿上,好不舒服。再加上尿液的臊味一阵阵的熏上来,我差点被熏倒了。

当我再次来到大厅时,慧虹和小媚又回到了大厅,重新训练了。这次我走不了猫步了,而是分开两腿,艰难地走着。突然“叭”的一声,我的屁股如火烧一般疼痛。

“走猫步!”一个炸雷在我耳边炸响,我一激,回头一看,只见老韩不知什麼时候手裡拿了一条皮鞭,来到我身边。刚才狠抽了我一下。我趕紧又走起了猫步。当我走过她俩身边时,我发现她们都看着我的裆部,小媚还有意用力吸吸氣,我知道,她们这是在笑我尿裤子。我瞪了小媚一眼,继续走着猫步。到了墙边转身时,我扭头看了看镜子中我的屁股,透过薄薄的丝袜,可清晰地看见屁股上有一道红红的鞭痕。

这时,老韩又拿出幾条绳子,让衣姐过去,只见他把衣姐半吊在天花上,(大厅的天花上有五个铁钩,开始我还以为是以前掛吊扇的,现在才知道是准备用来吊我们的)。然後撕掉了衣姐的乳罩,撕烂了内裤和裤袜,这样衣姐身上,除了腿上有幾片烂袜子外,是一丝不掛了。然後他叫我们都过去,看着。只见他让衣姐的双脚分开站好,然後挥起皮鞭抽打起衣姐来了。一鞭接一鞭地抽向衣姐的大腿内侧,乳房,臀部。每抽一鞭,衣姐就疼痛得抽搐一下,从被堵塞的小嘴发出一声闷哼。只一会工夫,衣姐身上就布满了红色的鞭痕。

鞭打持续了半个多钟头后,老韩才放下了衣姐,衣姐哪还支持得住啊,才一放下,她就瘫在了地上。我们关切地围上去,查看衣姐的伤情。衣姐见我们围上来,就挣扎地站起来。老韩说话了:“今天是你们第一次训练,就先练到这里。大家回宿舍休息吧。”

回到宿舍,一看钟,已经差不多七点了。我已经被捆绑了七个多小时了,我疲惫地倒在床上,眼前又闪回了白天的一幕幕情形,心潮起伏难平。我抬起头,看了看,只见小媚和慧虹也倒在了床上。笃笃笃,耳边传来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衣姐来了!我们趕紧坐起来,只见衣姐还是赤裸着全身,那粗糙的麻绳没了丝袜和内裤的阻隔,直接勒在衣姐娇嫩的阴唇上,对阴部的刺激就更大了。而衣姐的乳房上、腹部、大腿内侧的红色鞭痕还是那麼醒目。不过可以闻到一阵清凉的药味。(看来,老韩是先带衣姐去医务室疗伤了。)

衣姐是来看望我们的,虽然衣姐不能讲话,但我们从衣姐的眼神里,看出了衣姐对我们的关心和安慰。看着衣姐,我忍不住流泪了,衣姐要比我们辛苦十倍,在我们被捆绑之前,衣姐已经被捆绑、悬吊了三四个小时,然後又和我们一起走了幾个小时的猫步,最後还被鞭打了半个多小时。可她还有精力来安慰我们。她的精神力量真大。小媚和慧虹也被衣姐的精神感动了。

衣姐来到我的床边,抽了抽鼻子,笑着摇了摇头。衣姐也在笑我尿裤子。我也忍不住笑了,脸“刷”的一下变得绯红。衣姐用鼻子摩擦了一下我的脸,帮我擦擦眼泪,然後挨着我坐下了。我把头靠在衣姐的肩膀上,好象有了温暖和依靠。小媚和慧虹也过了来,慧虹腿长,抢先坐在了衣姐的另一边,把头也靠在衣姐的肩膀上。小媚只好爬上床,靠在了衣姐的背上。我们三人把衣姐围在中间,静静地坐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韩把晚饭送来了,有牛奶、蔬菜泥、鱼肉块和米饭。他把晚饭摆在地上,为我们摘了塞口球后,就走了。我们只好坐到地上,趴下去,又拱,又舔的,好不容易才吃完了晚饭。吃完后,我们全成了大花脸。衣姐说:“来,我们互相洗洗脸。”

说完就先帮我舔脸上残留的饭菜渣,然後我帮衣姐舔。小媚和慧虹也学我们的样子,互相帮对方舔干净了脸上的饭菜渣。

我们吃完后不久,老韩就来了,这次他带来了一位身材很健硕的女子,他们把地下收拾干净后,又拿来了一套床上用具,把宿舍的那张空床铺好。我一直纳闷,宿舍只有我们三个人,怎麼有四张床。原来那是给衣姐预备的。

大约八点半,老韩和那位健硕的女子又回来了。老韩向我们介绍说:“这位是马荫,我的助手。”

说完,两人开始为我们松绑。我的手早就没了知觉了,一鬆了绑,我的双手都不会动了。好一阵,才有了一点知觉,那时刺痛的感觉让我直抽冷氣。老韩说:“都去浴室泡药水浴,可以帮助血液循环,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药水。”

衣姐对我们说:“走吧,去浴室。”

浴室的直径两米的大浴池果然盛满了热水,腾腾的蒸氣里满是药味。那尿湿的底裤和裤袜早让我难以忍受了,我趕紧脱了衣服和鞋袜,跳进浴池。小媚和慧虹的底裤也早被渗出的爱液湿透了,所以也趕紧脱了衣服跳了下去。刚泡下去时,那身上绳索勒过的地方是钻心的疼痛,不一会,疼痛感就减轻了。很快就没有痛感了,身上的红色勒痕也消失不见了。也不知我们泡了多久,正当我们还在享受热水浴时,马荫突然来叫我们。说时间快到了,要排泄的趕紧去排泄,该换衣服了。於是我们从浴池裡爬起来,到淋浴头下冲了个淋浴,擦乾身子,冲进厕所,排泄了一些**,就又到器材室去换衣服了。

我这次挑了套粉色的内衣,还是肉色的丝光裤袜和白色的高跟鞋,小媚和慧虹都没有变化。衣姐改变了装束,只穿了黑色皮革的乳托,只有一个框,托住乳房,不让乳房下垂,而乳房则是全露在外面的,黑色的吊袜带,黑色的长筒丝光袜没穿底裤,黑色的高跟鞋。见我们都穿戴好了,老韩又让我们化化妆,当我们都妆饰得光鲜靓丽后,老韩和马荫就又把我们捆起来了,还是如同白天一样,捆得紧紧的。只有衣姐有些不一样。

老韩和马荫先把我们三人捆好后,才捆衣姐,在捆衣姐前,老韩从一个柜子里拿出幾样东西,先拿了两个小铃铛,铃铛上有铁夹子,他把铃铛夹在衣姐的乳头上,就又拿出一个橡胶制的假阴茎,足有十幾厘米长,女人手腕般粗细。底部有一个铁环,老韩蹲下去,很仔细地把那假阴茎塞入衣姐的阴道,长长的假阴茎全塞了进去,只留那铁环在外面,老韩转了转那假阴茎,让绳索刚好能穿过铁环。当老韩收紧绳索时,那假阴茎被压迫得更深入了。我看见衣姐咬紧了牙关,强忍着疼痛。

老韩一点也没有憐香惜玉,把绳索捆得特别紧。等他捆好后,衣姐已经是全身冒冷汗了。这时,老韩才给衣姐穿上一条黑色透明的丁字裤。把我们都捆好了,老韩又拿出了塞口球,把我们的嘴全堵了起来。然後对我们说:“祝你们今晚做个好梦,明天还有更多的训练内容等着你们呢。”

说完,老韩和马荫就走了。等我们走出器材室,老韩和马荫已经关了灯,上了电梯。这宽大的地下室就剩我们四个被绳捆索绑的女人了。关了灯的训练大厅一片漆黑,只有大厅对面通向我们宿舍的走廊有一丝光亮。於是我们摸黑向那边走去。

空荡荡的空间中只有我们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笃笃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