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大嫂與表妹…..續

大嫂與表妹…..續

第四章肉棒貫穿

下弦月,杉木在矇矓月光中有一股奇異的美。阿秋與砂田併肩散著步,而胸口彷彿晨鐘般撞個不停。

砂田靜靜地握著阿秋的手,阿秋彷彿在瞬間觸電一樣,男人的手比想像中的溫和柔軟,他的手掌傳來她所愛男人的體溫。

「阿秋,很抱歉,把妳帶到這裡來。」

「嗯!」

「因為我今晚覺得特別寂寞,所以無論如何好想見到妳?」

但阿秋無法說出,她也很想見他,好像只要開口,眼淚就會掉下來似的,所以一直壓抑著。

「阿秋…」

砂田突然停了下來,阿秋也停了下來。

「啊…」

當阿秋要出聲時,砂田早已用嘴塞住她的嘴了,那甘甜的唾液在口中擴散著,阿秋的身體也愈來愈炙熱。

「阿秋,我愛妳。」

砂田把阿秋的身體壓在杉木上,並吻著她的唇,另一隻手則去解開她衣服的鈕釦。

她所穿的衣服,並不像穿裙子般容易侵入,所以砂田只好慢慢解她的釦子。

「啊…不行!」

阿秋本能地拒絕著,但是砂田已經將釦子解開了,而且手指也伸入她的下腹。

「不要!砂田…不可以!」

「阿秋,我愛妳。」

男人的手指已經伸入她的陰部附近了,她雖然一直未允許他這麼做,但是一星期前,看到阿茂與玉枝那偷情的一幕之後,常常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所以身體很快就慾火燃燒,雖然口中拒絕,但是下半身早已溼潤了。當砂田的手指在撫弄時,更是發出啾啾的聲音來。

「啊…啊…嗯…」

被壓在樹幹上的阿秋,不停地喘息著。

「摸看看…」

砂田說完將阿秋的手,拉到自己的股間。

「啊!」

在不知不覺間,長褲早已滑下去,那裡是一支聳立的肉棒,她嚇了一跳,趕緊把手縮了回去。

「沒關係,動一下,會更大的。」

砂田笑著把腰往她身上擠,阿秋開始笨拙地用手去摸它。而男人的肉棒,不知何故愈膨脹愈大,感覺有點可怕。

「哇啊!真的變大了。」

「很害羞哦…」

「妳不用害羞,大家都是這樣的。」

「……」

「任何偉人,他們一定會做這種事的。」

「但是…」

阿秋整個臉都脹紅了。砂田將她的衣服拉到腳下,並將她紅色的裙擺拉起來,而將那巨大的肉棒刺入那秘肉中。

阿秋也相當興奮,不知不覺間,把大腿張得開開的,砂田讓自己的腰部稍微彎一下,便於肉棒的狙擊。

「可是這個樣子,有點可怕?」

「如果沾到草衣服會全溼掉,而且妳的和服也會弄髒的,所以站著玩,是最好的。」說完,砂田用手抬起阿秋的一隻腳。

「砂田…請等一下…」

「什麼事?」

「……」

阿秋很想問砂田,但是就是開不了口。

「什麼事…說看看!」

「這個…做這種事,對我們女性而言是不可以的,除非你和我結婚?」阿秋終於一口氣說了出來。

「結婚?」

砂田沒想到她會說出這句話來。

砂田口中不知喃喃說些什麼,但阿秋早已是按捺不住,緊緊地抱住砂田。

「和我結婚吧!砂田,求求你,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求求你。」她哭泣地哀求道。

「阿秋…」

砂田有些迷惑,不知該如何作答,只有不停地安撫似地撫摸她的背。

不久,阿秋拭去淚水,離開他的身體,而且強顏歡笑道:「對不起,我不應該提的…」說完後,頭也低了下去。

「不,是我不好。但是我希望妳能夠了解,我因為工作常會調動的關係,要不然我會馬上和妳結婚,這一點請妳一定要相信我。」

砂田溫柔的話語傳入阿秋的耳中,阿秋覺得自己太過任性了,砂田一定也為不能結婚而煩惱吧!所以就溫柔地靠在他胸前。

「我愛你,砂田!」

然後她積極地挽住他的脖子,而砂田也立刻恢復剛才激昂的情緒之中,然後抬起她的一隻腳,將他堅挺的肉棒,一口氣地刺了進去。

「啊…嗚…」

砂田的腰開始前後抽動著,阿秋也配合著他搖動著身體。

雖是有生第一次的性交,而且是靠在杉木上,沒想到她被破瓜是如此地順遂。

「感覺如何?」

「嗚…嗚…」

阿秋不知該如何回答,好像炙熱的鐵棒在體內轉動著,只是一股痛楚與灼熱感,但談不上快感,但卻覺得很幸福。

因為和心愛的男人結合為一,雖然男人並未答應她何時結婚,但是他愛她是可以肯定的,他們絕不像阿茂與玉枝那種亂搞男女關係的。

砂田的熱根整根插入裡面,在男人激烈的運動中,阿秋陶醉在從未有過的幸福感之中。

待續……

第五章衝擊

開始進入收割時期,全家老小一起總動員,但阿茂依然無所事事。因為他大哥沒有請他幫忙,因為長男,所以對弟弟就要特別地慎重。

他笨手笨腳的幫忙,比擺著臉色坐在那兒更麻煩。如果他無事可做的話,可能就會到東京或大阪去,這就是長男狡猾的一面。

但是,阿茂毫不介意地繼續住了下來,那一向未嫌棄他的大嫂,似乎希望自己能留下來。顯然他哥哥並未發現他和嫂子的姦情,所以依然作威作福,只是阿茂一點也不在意了,反而在心裡嘲笑著他。

阿茂和玉枝之後,又數度發生肉體關係。

地點是穀倉,時間不一定是早上或者是晚上,只要是能避開人的耳目,他們就盡情地玩樂一番。

那一天,正好阿勇有事要到其他村莊,他們利用這個空檔來到穀倉,但是玉枝仍像以往一樣,不肯自己脫下衣服,而且板著臉孔。

「阿茂!那個沒來,怎麼辦?」

「那個?」

「就是女人一個月來一次的…」

「月經,月經有來嗎?」阿茂詢問道。

「現在一定懷孕了。」

「那一定是哥哥的小孩,如果論次數,哥哥一定比我還多吧?」

「我不清楚,但我並不想和你有小孩…」

「但是,妳與哥哥已經結婚已經半年多了,如果三、四年,而突然懷孕,才令人覺得奇怪呢?」

「話雖如此,但憑女人的直覺,我認為這個孩子是你的。」

阿茂嚇得連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哥哥知道懷孕之事嗎?」

「我並沒有明講,但是他似乎很高興,一直在想要取什麼名字呢!所以現在不可能墮胎了。你想,到底應該怎麼辦才好呢?」

「如果哥哥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而感到高興,不是很好嗎?」

「但是,我還是很耽心…」玉枝說著,緊緊地握住阿茂的手。

「放心,想看看,我和哥哥也蠻像的,所以,絕對不會有人懷疑的…」

「不是指這件事,我所耽心的是…」玉枝認真地說道。

「你不是說那一天感覺有人在偷看嗎?那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一直想那會是誰呢?」她很擔心地說道。

阿茂早已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如果玉枝懷孕的事屬實的話,那一夜的偷窺者一定不會不吭聲的,而且那一夜的確看到人影了。

「阿茂!會不會是…」

「是誰,妳說出來看看!」

「阿秋…就是表妹阿秋,那女孩最近都以怪怪的眼光看著我,而且眼光並不友善…」

聽到阿秋的名字,阿茂嚇了一跳,她這麼一說,他也覺得阿秋最近的態度的確不同,以前她總是紅著臉趕快逃開,但最近總是斜眼看他,甚至於把臉別過去。

「有可能是她。」

「如果是阿秋的話,為什麼到今天都沒有說出來呢?」

「她比較害羞,哈哈哈哈,她從小就是那樣。」

阿茂雖然笑著,但他決定去問個清楚。

自從知道妊振之事之後,夫婦的關係也跟著變了,總是拚命工作的阿勇,最近也會開心地開開玩笑。夫婦的生活方式,他也因玉枝的身體,而決定不再碰她。好不容易懷孕,如此使之流產的話,那可不得了,所以他性慾高漲時,只是摸摸玉枝的肚子而已。

「你只要不常做應該沒關係的。」玉枝忍受不了,向自己的丈夫說道。

「不,為了生出健康的寶寶,我一定會忍耐。」然後把身子翻了過去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